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放啸大汉

第六章 【丛林生死斗】

【书名: 放啸大汉 第六章 【丛林生死斗】 作者:寇十五郎

放啸大汉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触不可及重生之我是BOSS蚀骨贞观帝师控球先生斗鱼之顶级主播大主宰九阳帝尊福星高照位面劫匪吕清广本纪终极高手    张放根本来不及思考这两人为何要对自己下杀手,一切全凭本能,一手握剑柄,一手按卡簧,拔剑出鞘,堪堪挥至胸前,对方的凶器已砍到。

    铮!一声刺耳金铁交鸣,张放年少力弱,又是仓促应敌,握剑的手臂一麻,差点脱手飞出,人也被震得向后踉跄。

    瘦小汉子没想到猝然袭击,居然也会失手,这小子也太警觉了吧。未等他再度出击,身后的壮汉已吼叫一声,抖开布囊,拔刀从他身旁冲过,劈向立足未稳的张放。

    张放这会手臂还有些发木,根本抬不起来。身后韩氏兄弟一左一右扶住他的身体,反应快速的韩重一声怒喝,挥弓格击,啪地一下,拍在刀身,将壮汉刺来的长刀打歪。

    壮汉吼叫着连劈数刀,居然都被韩重以弓臂拍击格开。真看不出,这韩家幺郎竟有恁般好身手。

    这时张放才看清两名汉子手持的都是笔直狭长的单刃刀,刀身呈青灰色,宽窄似剑,笔直无弯弧,刀柄尾部有一个圆环——正是典型的汉制环首刀。

    韩重的箭不好,但弓却是材质十分坚韧的柘木所制。而壮汉用的虽是铁刀,但汉代的治铁技术普遍较差,普通的环首刀还真未必能削断坚木。韩重挥舞着鸡蛋粗细的弓臂与手持环首刀的壮汉对攻,一时半会,铁器居然奈何不了木棍。

    山道窄小,两旁是陡坡,不击倒韩重,就没法伤害张放。韩重以身当敌,相当于以一敌二。

    瘦小汉子觑了个空,倏地从壮汉身侧闪出,一刀刺来,刀刃从弓臂下方穿过,猛地一挑,将韩重的弓挑飞,壮汉适时举刀平戳向韩重胸膛。

    韩重赤手空拳,如何能抵挡两个持刀汉子,眼见就要伤在刀下……

    壮汉环首刀刚刺到中途,突然眼前一暗,剧痛攻心,吼声如负伤野兽——左眼正正插着一支箭矢。没有流血,但形状可怖。

    箭矢是韩骏射出的,准则准矣,只是箭头为骨制,而且又是自制软弓,杀伤力不足。如此近距离,却也只是射瞎了壮汉的左眼,未能贯脑而毙。

    壮汉眼睛中箭,顿时失去方向感,原本戳向韩重胸膛的刀尖,结果却从左臂外侧滑过,割伤了韩重手臂。

    生死交关,韩重浑然不顾手臂淌血,怒吼一声,挫身猛扑而上,一头撞入壮汉怀中,两人缠抱着骨碌碌滚下山坡。

    瘦小汉子根本不去理会同伴,障碍一去,立即挥刀直取张放。

    韩骏刚搭上第二支箭,冷不防那瘦小汉子突然舍弃主要目标,反手猛劈一刀,将箭矢斩断,更将韩骏连人带弓震得翻滚下山坡。

    猝袭得手的瘦小汉子呲牙冲张放狞笑:“这下没有挡路石了,小子,受死吧!”

    青琰在四人中最为瘦小,而且又手无寸铁,在瘦小汉子眼里,只怕还要张放保护,毫无威胁可言。但是,很快他就为这种轻视付出了惨痛代价。

    青琰腰间沉甸甸的布囊总是须臾不离身,张放知道里面盛放着不少大小如鸽蛋的圆石,之前一直猜不透青琰带这些石头干什么,但很快青琰就让他大开眼界。

    但见青琰伸手入囊,抓了满满一手石头,手掌摊开,另一只手拈起一枚圆石,脱手飞掷——以这枚飞石为发端,接下来短短两三秒内,青琰手臂倏伸倏缩,迅捷无伦将掌中的五六枚圆石闪电般掷出。速度之快,直如幻影;动作之流畅,很有几分后世赌桌上荷官发牌的潇洒,又似山西刀削面大师傅的削片之势。

    连珠石弹密集地击打在瘦小汉子的脸膛,瞬间青包肿起,皮破血流。瘦小汉子痛呼不已,身躯摇晃,脚下踉跄,差点摔下山坡。

    青琰扭头对张放大叫:“往林子跑!”

    在这一瞬,张放与青琰交换了一道会心的眼神,重重点头,转身飞跑。而青琰则不断以飞石袭击,瘦小汉子叉开五指,以掌遮面,石块打在掌心、胸膛,虽疼痛难忍,终究是皮肉之伤,未能造成致命威胁。这也是青琰人小体弱,投掷的暗器又是杀伤力最弱的飞石,倘若换成是飞刀、袖箭之类的锐器,早把对方干趴下了。

    瘦小汉子连连怒吼,冒着弹雨步步紧逼,而青琰盛石块的布囊即将见。,觑个空回头,见张放的身影已没入林中,立即拔脚飞跑,方向与张放相反。

    瘦小汉子睁着肿胀的眼皮,吐出一口混合着血沫与碎齿的血痰,咬牙切齿向张放的背影追去。

    张放手按肋间,亡命狂奔,汗出如浆,心跳如鼓,双脚灌铅。上辈子加这辈子,头一回被人持刀追杀,说不怕是假的。这是无法无天的古代,又是荒山野岭,自己更是个身份不明的“黑户”,被人宰了随地一埋,找谁喊冤去?

    张放跑着跑着,突然似被杂草横枝一绊,整个人向前扑倒,但在着地瞬间,紧急一个前滚翻,险险避过脸撞地的悲剧。

    当张放用剑鞘支撑着身体,勉强爬起,身后却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回首——瘦小汉子距自己只有十步之遥。

    猎人与猎物,距离只有十步,一个筋疲力尽,一个气喘如牛,两双眼睛死死瞪视。

    “小子……没人……没人能跑得过我刘快腿,你就认命吧。”瘦小汉子刘快腿抹了一把脸,血迹与汗渍混合,将一张本就难看的脸抹得血污不堪,在幽暗的林子里,更显恐怖狰狞。错非张放的神经早被职业磨得够粗大,只怕脚都要发软。

    张放喘得难受,抓紧一切机会,尽力调整呼吸,根本答不上话。

    刘快腿缓缓抬起环首刀,刀尖对准张放:“若不怕痛,就用你的剑自裁;若是怕痛,我可以代劳。”

    张放稍稍缓过气,一点点将剑拔出鞘,青莹莹的剑锋与青灰色的环首刀形成鲜明对比,剑尖同样戟指对方:“从没、挨过刀剑……不知道怕不怕痛。不介意的话,等会你来告诉我。”

    刘快腿狞恶一笑:“不知死活的小子……好!咱这来告诉你。”踩着厚厚的软泥腐叶,发出沙沙之声,一步步逼近。

    张放神情平静,振声道:“你死之前,能否告之,为何追杀我?”

    刘快腿怒极反笑:“到阴曹地府去问吧!”声落,脚步加速,借势腾空跃起,环首刀高高举起,凌空下劈。

    张放却在此时,做了一个出人意表的动作——锵地一声,还剑归鞘,淡淡道:“既如此,你就去死吧。”倏地伸手拽住一旁横出的树枝,将之弯成弓状,猛然放手,树枝猝然弹出,像一根软棍,重重鞭打在刘快腿半空中的身体上。

    枝折叶散中,刘快腿发出不甘的怒吼,整个人打横摔落在地——下一刻,地面轰然裂开,碎叶腐泥四溅,刘快腿连惊叫声都来不及发出,瞬间陷入地底。随着一声短促的惨叫,一切归于寂静。

    张放抬袖抹去额角渗出的冷汗,好险!这一记兵行险着,总算奏效。早在青琰叫他往林子里跑的同时,两人就已想到利用陷阱收拾杀手,这也是张放果断退走的原因。反正杀手的目标在他,绝不会与青琰纠缠,只要分开跑就没问题,事态发展果如张放所料。张放之前绊倒摔跤都是计算好的,正好借前扑翻滚之势,不露痕迹跃过陷阱,这才引得刘快腿入彀。

    未曾想这刘快腿身手恁般了得,竟然来了个凌空扑击,无巧不巧正避开陷阱,若不是正好有一根横伸的树枝出奇不意的话,张放估计少不了要吃苦头,甚至负伤。好在一切有惊无险,这不明身份的杀手……张放探头朝坑底看了一眼,昏暗的坑底下,一人横卧,寂然不动,有淡淡的血腥味扑鼻而来,显然已毙命。

    纵使张放见多了死人,纵使这属于正当防卫,纵使不是自己亲手所杀……但终究是终结在自己手上的一条生命,那种心如坠铅、尿意澎涌的感觉,令张放浑身绷紧,虚汗不停,久久不能挪步。直到听闻青琰与韩骏的呼声,方才如同噩梦醒来一般,拭去额头冷汗,定了定神,拖着如灌铅的双脚,向呼声迎去……

    另一个杀手也死了,而且死得更早。

    当韩重舍身撞击,与敌缠抱翻滚下山坡时,只觉天旋地旋,半晌爬不起来,以为必无幸理。没成想,半天也不见有人拿刀扎自己。勉强支起身体一看——寻丈开外,那壮汉仰面朝天,原本插在眼珠上的箭矢,已在翻滚时磕碰折断一半,余下一半,竟齐根而没,尽数贯入脑中……

    四个平均年龄不足十四岁的少年男女,险之又险干掉两个持凶器的亡命之徒,除了韩重受了点皮肉之伤外,余人皆无事。四人面面相觑,后怕之余,更是庆幸之极。

    调整并消除负面情绪之后,张放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弄清楚,这两人为何要杀自己。

    只是搜了两具尸体,除了两把环首刀与几十枚五铢钱外,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把刀、钱都收起来,尸体……要不要报官?”张放不太清楚大汉朝的法治情况怎样,便询问韩氏兄弟。

    兄弟二人一齐摇头:“这两个凶人必是逃亡的盐隶,官寺抓到也是个死。咱们……还是别惹麻烦了。”

    张放试探道:“你们的意思是……自行处理了?”

    韩氏兄弟对视一眼,朝张放用力点头。

    张放咬咬牙,拳掌用力互击:“好吧,那就把他们埋了。记住了,这事谁也不能说。”

    韩氏兄弟与青琰猛点头。

    张放仰首望向昨日来时的方向,深长地吸了口气——突如其来的灾难,不明身份的杀手。或许,那场车祸未必是天灾,而是一场有预谋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放啸大汉相邻的书:妖在西游天烽重生1994之足坛风云冒牌少主网游之主宰万物重生之逍遥生活鬼夫无限演习网游之见钱眼开恶魔法则合租情人坟墓中爬出的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