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最后一案

198.遗留的笔记本22

【书名: 最后一案 198.遗留的笔记本22 作者:长生千叶

最后一案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汉末召虎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    胶囊是在肠内溶解吸收的,并不会被唾液分/泌或者在胃酸破/坏,如果灰色风衣男人吃的是一颗普通药片,恐怕就算是再怎么“催吐”,现在也和那些呕吐物融为一滩了。

    谢纪白面色不太好,说实在的,他有点嫌弃,好在唐信戴着手套,不过就算是这样,他让人觉得不太好。

    唐信说:“老大,苏老板交给我,这里是医院,我带苏老板去抽血急救,你们把这个人先处理一下,以免时间长了发生意外。”

    陈万霆看了一眼处于半昏迷的苏半毓,他现在实在很想陪在苏半毓身边,他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着,然而并不是时候。

    陈万霆知道这个工作交给唐信来说最靠谱,迟疑了一下,点头说:“小白,你和唐信一起吧。”

    “我知道。”谢纪白说。

    灰色风衣男人腿部受伤,被唐信的“催吐”手段弄的几乎爬不起来,看起来真是没比苏老板强到哪里去。陈万霆立刻带着人把灰色风衣男人带走了。

    好在这里就是医院,他们完全不需要浪费什么时间。唐信把胶囊放在证物袋里,交给谢纪白,然后把苏半毓抱了起来,快速的往抢救室去。

    谢纪白在路上联/系了医生,他们到的时候已经准备好了,立刻开始抢救。

    谢纪白帮不上忙,他在外面等着,唐信跟进去了,去看苏半毓的情况。

    苏半毓呼吸困难,心跳也不稳定。在他的手臂上找到一个注射针/孔,因为有出/血和红肿,所以非常的明显。

    医生立刻给苏半毓抽血化验,同时给他做必要的抢救。

    苏半毓半途醒过来了,看到了唐信,他似乎松了口气。

    唐信立刻说:“苏老板,你看的出来我是谁吗?”

    苏半毓艰难的点了点头。

    唐信说:“不要放松,苏老板。你已经获救了,再坚持一下,千万不要放松,老大在等你呢。”

    “我知道……”苏半毓似乎在说话,不过声音过于微弱,以至于别人都听不到。

    他虽然很困,但是不敢睡觉,生怕自己一闭眼就会彻底的睡过去。他现在无比的想念陈万霆,他努力睁着眼睛,在心里安慰自己,马上一切就都过去了。

    陈万霆将人押回了警探局,安排好了看/管的事情,毕队和艾队都在,他们也知道陈万霆担心苏半毓,就让他赶回医院去,这里暂时有毕队和艾队负责。

    在苏半毓抢救的时候,唐信还让人将那颗红色的胶囊拿去化验。那颗胶囊或许是□□,或许就是解药。

    灰色男人吞噬这颗胶囊,没准是想要自/杀,另外一种可能自然是不想让他们得到这颗胶囊,说明它很重要。

    分析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并不是毒/药,服用之后并不会致/死,但是一时半会儿,他们没有全面的实验仪器,也不能得知这颗胶囊的具体作用。

    而苏半毓情况不稳定,虽然在急救,不过他的状况时好时坏,说不定能支持很久,说不定下一刻就会不行,医生只能做常规抢救。

    唐信看着那颗胶囊,最后决定留下一部分样本,剩下的药粉重新装进新的胶囊里给苏半毓服用。

    这或许是是最后的办法。

    大家全都在抢救室等着,已经是三更半夜了,谁也没觉得有一丁点的困意。

    唐信终于走了出来,抢救室的灯也灭了。

    谢纪白冲过去,问:“怎么样?”

    唐信说:“暂时没有危险了,苏老板睡着了,让他好好休息。”

    苏半毓被转移到病房24/小/时看/护,他在服用胶囊后大约两小时,各项指标稳定下来。

    那颗药是真的解药,但是药效多长时间,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因为苏半毓情况的问题,只能有一个人陪护,陈万霆留下来,其他人就都离开了医院。

    大家全都回了警探局去,那里还有个灰色风衣男人等着他们。

    不过唐信没有立刻过去,而是先带着剩下/药粉的标本去做化验。他们需要根据药粉标本,合成出更多的药才行,不然等药效果了,苏半毓还是会危险。

    谢纪白听唐信这么说,忍不住有点担心。

    唐信说:“别担心,这并不是很难,我有朋友就是专攻这个的,我给他打电/话,让他赶紧从国外过来一趟。”

    唐信是唐家的少东家,人脉自然是很广,尤其他开口托人办事,别人也乐意卖给他一个人情。

    唐信打了电/话,对方答应明天一早就到。

    被/关在警探局的灰色风衣男人很安静,他身上有一把手/枪,不过并没有派上用处。除此之外,他并没有带通信工具。

    谢纪白和唐信回来的时候,毕队看到了他们,就走了出来。

    谢纪白问:“情况怎么样?”

    毕承远说:“他什么都不说。而且,这个人好像真的有短期记忆丧失症,有的时候他表情挺奇怪的。”

    “什么都不肯说。”谢纪白说。

    “别着急。”毕队说:“他不说不代/表我们什么也不知道。陈艳彩已经在调/查关于他的信息了。”

    陈艳彩信心满满,以前他们只是在录像里或者照片里看到灰色风衣男人,那些东西都是可以被动手脚或者处理,所以他们无从知道灰色风衣男人真正的信息,但是现在不同了,这个人就被/关/押在审讯室里。

    陈艳彩给他做了生物分析,说:“他又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我需要一些时间,就能知道他以前都在哪里住过待过了。”

    这种举动,听起来有点像是大海捞针,不过陈艳彩还是很有信心的。

    唐信笑眯眯的说:“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一样线索。”

    他说着就拿出一个证物袋,里面装着一颗红色胶囊。

    谢纪白看到这颗胶囊就想起那摊呕吐物,感觉整个人都不舒服了,说:“你怎么还留着?”

    唐信说:“里面的药粉我留了一点样本,然后就装在新的胶囊里给苏老板服用了。这个胶囊皮是我留下来的。”

    “留这个做什么?”陈艳彩问。

    唐信说:“你们仔细看,有没有发现它和那种普通又廉家的胶囊皮不一样?”

    谢纪白和陈艳彩全都摇头。

    唐信耐心的给他们解释,说:“这种胶囊皮和普通的不一样,我们可以从这个胶囊入手查,找生产这种胶囊皮的厂家,我觉得,这种厂家可能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找出这些厂家,顺藤摸瓜,范围就要小很多了。”

    “听起来可行。”谢纪白说。

    ……

    苏半毓在医院住了三个月,期间吃了不少药,唐信的朋友用标本配出了相似的解药,不过这种药本身对于身/体的损害很严重,不能长期服用。然而苏半毓的情况又必须要长期服用,所以就算正常之后,也要恢复很长时间才行。

    陈万霆全程陪着他,他请了一个长假,C组的队长的工作就先交给谢纪白了。

    苏半毓说:“我早就没事了,你不用每天陪着我。”

    陈万霆说:“我被你吓怕了,我一步都不能离开。”

    苏半毓笑了笑,说:“上次你出事,我也是这种想法。”

    陈万霆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说:“今天身/体感觉怎么样?”

    “很正常。”苏半毓说。

    陈万霆说:“医生说再观察一周,如果没问题就让你自己回家去吃药了。”

    苏半毓说:“小白那边怎么样了?”

    “他和唐信还在外地,估计也要一周后才能回来。”陈万霆说:“他们说回来就来接你出院,小白说让唐信给你做点补品养养身/体。”

    苏半毓说:“他们还顺利吗?”

    陈万霆说:“别担心,一切都顺利。”

    三个月的时间,谢纪白他们忙的几乎都在警探局住下来了,家里都落了厚厚的灰土。他们追查这灰色风衣男人背后的势力,直到半个月前,终于发现了一个可疑的地方,很有可能是苏半毓所说的那个培养基/地,就是离得C市有些远。

    他们发现之后,立刻联/系人赶到了那个地方,不过情况不怎么乐观,培养基/地已经处于半空的状态了。里面的人走/光了,留下了大量的仪器和设备,不能拿走的东西很多,倒是给谢纪白他们提/供了更多的线索。

    陈艳彩那边大海捞针三个月,总算是有了进展。竟然找到了灰色风衣男人在C城落脚的地方,在警探局不远。

    灰色风衣男人和莫随一样,也有短期记忆丧失症,众人找到他的家里,在他家里找到了大量的笔记本,他必须把自己所做过的事情,一点一点的记录下来,不然就会忘记。在一个单独的房子里,密密麻麻的摆放在数不清的笔记本,那种场面竟然有点壮观。

    这么一来,他们发现了更多的东西。灰色风衣男人有一个单独的笔记本,记录了很多名字和联/系方式,有一部分是他选中的目标,另外一个部分就是培养基/地成员的信息。

    他们找到了重要的名册,就又开始忙碌起来了,他们要找到名册上所有的人,一个也不能漏掉。

    让谢纪白震/惊的是,莫随培养的现在的灰色风衣男人,而现在的灰色风衣男人已经开始培养的他的继承人。五个名字,也是下落不明。

    唐信本来以为三个月忙完就能大功告成了,然而他想的太美好了,接下来又是三个月和三个月。

    唐信瞧着窗户外面黑漆漆的天,在路灯的光线下,竟然能看到几片雪花飘下来了。

    唐信说:“小白,外面下雪了,一会儿路该不好走了,不如先回家吧。”

    谢纪白这才抬起头,外面真的下雪了,好像雪花还不小。现在天气已经冷了,也难怪会下雪,眼看着马上就要过春节了。

    谢纪白答应了,收拾好了东西和唐信一起出门。

    唐信早上开了骚包车来,因为是周五,还想着抽空和谢纪白去约会,不过现在都凌晨一点了,适合约会的地方早就关了门,只好开着车带谢纪白回家了。

    车子开到了停车库,谢纪白准备下车,唐信忽然说:“小白,过年有什么打算?”

    谢纪白摇了摇头,说:“没什么特别的。”

    唐信说:“和我回家吧。”

    “回家?”谢纪白一愣。

    唐信说:“我已经和段局说好了,给我们一起请年假,我们都累了那么长时间了,总该放松一下,趁着春节,你也没什么事情,我想带你回家,就是回去见见我小叔。”

    谢纪白更傻眼了,唐信的意思是见家长?

    唐信父母去世之后,都是他小叔照顾他的,听说非常有钱,一直在国外生活,家族还挺大的。

    谢纪白有点发憷,不太想去。

    唐信立刻伸手将人搂住,抵着他的额头,说:“我就是想让你看看我以前住的地方。嗯……当然了,顺便带你到国外结婚领证。”

    唐信说着就牵起了他的手,谢纪白左手无名指上和唐信戴着款式一样的对戒,唐信低下头来,吻了他的手指一下。

    谢纪白耳根有些发红,刚才想拒绝的话完全说不出来了。

    谢纪白终于点了点头,说:“好。”

    然后想了想,问:“你叔叔喜欢什么东西?”

    唐信被逗笑了,说:“我小叔很开明的,而且也很疼我。我喜欢的他肯定不会不喜欢,所以小白,不如你就来讨好我吧。”

    谢纪白正在很认真的思考问题,听唐信不正经,翻了个白眼,就要下车。

    唐信又把人给拦住了,说:“别走别走,小白,我还有礼物要送给你。”

    唐信说着就拿出一个口袋来,特别精致,白色的纸袋子,带着金色花纹,上面系着红色的绸缎蝴蝶结。

    谢纪白狐疑的打开,从里面掏出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兔尾巴一样,手/感特别的好,有点像个手/机挂链,或者说是手/机防尘塞?不过这个防尘塞的塞子也太大了。

    谢纪白忍不住都摸了两下,顺着毛球,说:“这是什么?”

    “看来小白很喜欢。”唐信说:“那太好了,我们快点回去用上它。”

    谢纪白不明所以,然后就被唐信抱上了楼。

    很快的,谢纪白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气得直想把毛/茸/茸的兔子尾巴塞/进唐信的嘴里。

    上次唐信弄了个羞耻的情/趣猫尾,谢纪白已经记一辈子了。这回唐信又弄来个情/趣兔尾巴……

    谢纪白不戴,唐信也没辙,他可不想睡一晚上的客厅。而且陈万霆还在隔壁,墙也不隔音,要是让他听到自己欺负小白了,估摸/着明天就活不下去了。

    唐信只好把兔子尾巴扔出了卧室,这才心满意足的将谢纪白吃下肚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谢纪白睡到自然醒,发现唐信不在身边,应该是在厨房做饭,他能问道一股饭香味儿,肚子里瞬间就热闹起来。

    谢纪白翻了个身,腰有点酸,昨天唐信太疯狂了,让他稍微有点吃不消。他不想起床,趴在床/上伸手摸了一下手/机。

    手/机好像比平时沉了?

    谢纪白将手/机抓过来一瞧,原来是因为手/机上挂了一个挂坠。

    谢纪白脸色瞬间很精彩,五颜六色的闪变着。

    唐信竟然把昨天的情/趣兔尾巴改造成了手/机挂坠,然后就挂在了谢纪白的手/机上……

    唐信在厨房接到了谢纪白的短信,立刻关上了火,然后往卧室去。

    谢纪白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没有字,就一个颜文/字“(╯‵□′)╯︵┻━┻”,这可把唐信逗笑了。

    唐信早饭也不做了,刚迈进卧室,顿时就被“兔子尾巴”给砸了个酸鼻,谢纪白完全没有因为腰疼而影响到准头。

    唐信走过去,在谢纪白的嘴唇上吻了一下,说:“小白,早安。”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最后一案相邻的书:吞噬星空后传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