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金银错

88.金镜难补

【书名: 金银错 88.金镜难补 作者:尤四姐

金银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总裁校花赖上我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    今天是头七,老古话说头七魂魄会返家,那么婉婉也一定会回来吧?

    人太多,会不会吓得她不敢进来?她一直是恬静腼腆的,干干净净地来,干干净净地去,在世俗的染缸里沉浮了二十三年,却从来没有动摇过她的丹心。如今她走了,但愿魂魄未远,他唯恐她怯步,让所有人都回避,只留下铜环一个,他有些话要问她。

    外面昏天黑地,银安殿里却安静下来。入夜了,只听见悠长的磬声在风雨里飘荡。铜环跪在灵前烧纸,他依旧守在寿材旁,即便她只剩一个躯壳,他也不忍离弃。

    棺中人神态安详,似乎死亡才是解脱。他一遍又一遍地望她,控制不住眼泪,到现在才懂得什么叫心如死灰。他的女孩,他知道她成长中的一点一滴。他曾经盼着她长大,盼着迎娶她,可是当她真的纡尊降贵歇在他身旁,他却没有保护好她。

    这样的诀别,是要他的命了。她走了,他还图什么?悔之晚矣,当初为什么要谋反,就算削藩又怎么样呢,只要夫妻在一处,粗茶淡饭也是香甜的。

    他对着那张脸,满肚子的话要说,又不知从何说起。哽声抽泣,每一句吐露都艰难异常。

    “错都在我,是我压不住心魔,非要建功立业。我野心太大,不配高攀你。我在外这一年,没有一天不在想你,我想过回来见你,可是我害怕,怕你埋怨我,我没脸面对你。如今我多后悔,早知道会是这样了局,我还谋什么天下!你十六岁下降我,跟了我整整七年。可是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不足半数。这些年究竟怎么虚耗至此,我以为我有的是时候补偿你,谁知来不及了,你不给我这个机会了……”

    他声声悲泣,血泪如雨。人总是要到失去之后才追悔莫及。“我以为”,往往是错失的根源,“我以为”耽误了多少锦绣良缘,可惜到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斯人远去,天上地下不复得见,也许到死,她都没有原谅他。

    他抚她的脸颊,她最怕过冬,现在却冷成了这样。他牵她的手,想让她暖和暖和,可她固执地紧握双拳,僵硬了,再也打不开了。

    他跪着,额头抵在棺椁上,丧魂落魄地呓语:“你回来吧,带我一起去。你的病痛我替代不了,至少让我陪着你……”

    沉默了半天的铜环听见他的话,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王爷以为殿下是怎么过去的?病痛?难道你以为她是病故吗?”

    他抬起呆滞的眼,定定看着她,翕动了一下嘴唇,嗒然无言。

    铜环才不管他的悲伤是真还是假,都动摇不了她往他心上捅刀的决心。

    她惨然笑道:“王爷英明一世,这时候却装糊涂么?病逝的人哪有这样的好脸色,应当形容枯槁才对。殿下是不堪忍受羞辱,自尽而亡的。她有三组赤金龟钮印,她把明治朝的一组带走了,至死也不忘自己是慕容氏的子孙。王爷那么爱护她,竟不知道她的性情?她高洁自爱,怎么甘愿臣妾于仇雠?自你举起反旗的那一天,你就应当料到会有这种结局,不过是你一直心存侥幸罢了。你把她一步步逼到悬崖边上,不仅如此,你还有意让她拓下假图,利用她误导皇上。她这样心怀天下的人,你却硬把她屈成了大邺的罪人,这对她来说是生不如死的煎熬,你没有料到吗?她毕竟是个姑娘,在南苑孤苦无依,除了咱们这些奴婢,没有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藩王府反了,连老太妃都对她不闻不问,她有多强的心,经受得住这样的催逼?她活着的时候你没有为她考虑,现在人不在了,再来哭天抢地有什么用?我劝王爷还是省省眼泪吧,殿下未必需要你的假慈悲。我这么说,王爷大概想杀我?没关系,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为我的主子叫声屈。九泉之下我们主仆重逢,我给她做伴,不叫她孤苦伶仃一个人上路。”

    铜环的话,无疑又是一次千刀万剐的酷刑。不是病故,是自尽……吞金而亡,怪道双拳紧握,一定痛得厉害吧。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把她逼到这种境地!欠她的,今生是还不清了,唯一死尔。

    “那张图,确实出于我的私心。我知道你割舍不下大邺,只有同朝廷彻底决裂,你才能真正抛下责任,回我身边来。”他扒着棺椁喃喃,气若游丝,“原来我又错了……又错了……”

    “只怕王爷不单是为挽留殿下,也有报复殿下的心思吧。”缌麻映衬铜环的脸,她在灯下简直像个催命的厉鬼,一字一句揭开了血淋淋的疤,“王爷恨殿下假孕欺骗你,灰心到了极处,想给殿下一点教训。可王爷不知道,殿下是真的有孕了,结果却因为接二连三的打击,胎死腹中……王爷,你这招釜底抽薪,毁的不单是殿下,还有好不容易托生的小世子。你后悔么?痛心么?”

    他的神思陷入昏聩,自觉已经死了大半。一重又一重的打击,腔子里早就血肉模糊。很久之后才费力地抬了抬手,“你去吧,等治完了丧,和他们一道出府。我知道婉婉舍不得杀你们,我也不能再造业了……”

    换做以往,他是多不可一世的人,哪里忍得了一个奴婢指着他的鼻子数落。可现在,他活着已经没有了精气神,巴不得她跟前的人替她发泄,骂得入木三分,他心里才好受些。

    她生命的最后竟是这样的惨况,如果他只是举刀谢罪,死得太利索,必以十倍的痛苦来折磨自己。铜环抹着眼泪走了,他挣扎着把脸枕在棺木的边沿上,仿佛这样可以离她更近些。

    “婉婉,以前说过的话,我都记得。我答应过你,这辈子不再和你分开的,我说到做到。只是你还得等我一程子,我即刻就死了,怕他们不好好发送你。”他哽咽着说,“我让他们修墓了,回头我要亲自检点。你停灵期间,我来供奉你,咱们夫妻聚少离多,打今儿起,是真的不分离了。”

    他俯下身子,在她额上亲了一下,那寒意直钻进人的心里。换了以前,她大概会羞怯地笑,现在不会了。她的表情永远定格,没有喜怒哀乐,他痛断肝肠是他罪有应得,从此她不会再受伤害,这样也好。

    他等了一夜,等到风停雨歇,她没有回来。阴阳生说有的人走不远,是因为心里还有牵挂。有的人一去不回头,是因为对身后事毫无留恋了。门前铺地的草木灰很平整,是用来等候她的足迹的,结果一场空,看来她当真走远了。

    盖棺钉钉的时间早就看准了,他无力阻止。那七寸长的钉子,伴随太监挥舞的铁锤,一寸一寸矮下去,他只有在边上不住念叨:“婉婉,你躲钉儿啊、躲钉儿啊……”

    他的所有爱和惦念,随着几声闷响陷进了无边的黑暗里。隔着厚重的棺椁和繁复的绣片,他看不见婉婉的脸,可是她的一颦一笑印在他脑子里,再也抹不去了。

    太妃的意思是,墓室修好前,把灵停在祠堂东边的享殿里,过去历代王爷和王妃都是这么做的。他木然看着她,“她是长公主,这里是她的府邸。为什么要把她送到那么阴森的地方去?她会害怕的。”

    他的神智已经不大正常了,太妃哭得悲凄,“你要记住你肩上的担子,这会儿哪里有你胡闹的余地?前边正打仗呢,你儿子,你兄弟,都在为你的大业拼命,你倒得闲儿在这里发疯么?”

    太妃试图激起他的雄心来,可是他听了,依旧毫无触动:“去他娘的大业,害得我妻离子散,谁要谁拿去吧!我就想陪着婉婉,每天伺候她吃喝,不让她饿着……”

    他千里奔波,身上沾染了血迹和泥沙,弄得污秽不堪。曾经意气风发的藩王,不论何时都是皎若明月的存在。眼下呢?污糟狼狈,快没有人样儿了。

    塔喇氏上前蹲安,小心翼翼说:“爷,奴婢给您预备了热水,您洗漱一下,吃点儿东西吧。死者已矣,活着的人不还得活着吗。您这模样,叫殿下瞧见多心酸呐。”

    他置若罔闻,到祭台前点了香,长揖过后,插/进了香炉里。

    众人拿他没办法,太妃只得下令加快修墓的进程。他现在魂儿给勾住了,长公主下葬后,应当会慢慢好起来的。可是在这之前,谁也分不开他和那具棺椁。他在偏殿住下,每天要做的就是上贡进香,余下的时间用来陪伴。不在乎人死后会不会腐烂发臭,在他心里,婉婉还和活着的时候一样。

    他被无尽的思念包围了,越来越想她,然而她好像决心切断所有的联系,连梦都不肯入。他到她灵前哀求:“今儿夜里让我见见你,咱们说两句话好吗?”

    每次满怀希望,每次都落空。她以前那么心软,现在是恨透他了。他垂下头喃喃:“你不愿见我,我只好去找你。”

    她薨后半个月,他才想起去她以前的卧房看看。站在院子里环顾,那雕梁画栋还是记忆里的样子,恍惚看见她坐在栏杆前巧笑嫣然,他想追上去,可眨眼又不见了,剩下的便是泼天的失落和悲凉。

    他在她的书案前坐下,她用过的文房四宝,一样一样抚摩过去,那笔砚温润,仿佛还留有她的味道。他徘徊了一阵儿,又去东边的配殿,陈设没变,帘幔的颜色是她和他一块儿选的,还有围屏的花样,是牡丹还是蝴蝶,彼时让她斟酌了半晌。

    他的身体如今坏多了,胸口的隐痛自她离世后变得更剧烈,有时忽然发作,常叫他喘不上气来。再者走几步就累,因为每天的饮食只够续命,多的哪怕一口,他都没法子吞咽。

    他坐在榻上缓了缓,歇够了脚力才到妆台前,镜子里映照出一个陌生的人,风采不再,瘦骨嶙峋,甚至连自己都思量了半天,这人究竟是谁。待看清了才恍然,“这么难看,难怪你不来找我了……”他笑了笑,拿起她的篦子,珍而重之托在掌心里,“婉婉,你现在走到哪里了,过奈何桥前等等我,别把我忘了。”

    他最怕的,就是追赶不及,但是墓没造完,他不放心。这世上,还有谁是能够相信的呢?出征前他以为她不会孤单,到最后他才明白,她能托赖的从来只有他一个人。如果他不在了,恐怕她又落个无人问津。

    她经受到的无边寂寞,他终于也品尝了一遍。人情冷暖啊,他口口声声爱她,其实没有为她做过什么。可惜觉悟得太晚,不管他如何悔恨,世上再无慕容钧,她放下了一切,她不稀罕他了。

    他叹息,把篦子藏在袖笼里,转身离开,经过多宝格时袖子刮到了什么。哐地一声,一只红木匣子落地,低头看,满地的荷包和香囊,都是男人的款儿。

    脑子里嗡嗡作响,他看了半天,终于捂住脸,瘫坐下来。

    五月的天气,如何冷得彻骨……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金银错相邻的书:末世之重启农场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