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金银错

83.遍倚危阑

【书名: 金银错 83.遍倚危阑 作者:尤四姐

金银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巫师之旅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    他们是这么筹划的,最后果真也这么做了。

    良时在公主府外面画了一个圈,彻底塞起了她的耳朵,阻断了她的视线。她没有办法可想,很惧怕哪一天忽然有消息传来,说改朝换代了,糊里糊涂的二哥终于英雄了一回,君王死社稷……她不愿意那样,越到危急存亡的关头,越会生出恨我不为男的想法来。如果自己是男人多好,哪怕血溅沙场,也比被豢养成一只供人赏玩的鸟儿强百倍。

    她召金石来,“府外有重重布防,如果要往外递消息,能成吗?”

    金石说成,“我亲自送,老虎也有打盹儿的时候,如果夜行,从那些戈什哈眼皮子底下溜出去,应当有八分胜算。”

    “可要是被人拿住呢?”

    “拿住了,只要搜不出东西来,碍于殿下的面子,南苑王不会将我怎么样的。”金石说话的时候一派安然,末了儿对她笑了笑,“请殿下等我回来,到时候我带人解决那些戈什哈,接殿下离开南苑。”

    婉婉看着他的脸,他一向能够给她安全感。他是个靠得住的人,话不多,但是做每件事都很踏实。婉婉眉目间的惊惶渐渐沉淀下来,颔首说好,“事成之后离开南苑……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

    长公主诊出喜脉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藩司衙门,并不需要特地去回禀,只要稍稍露点儿口风,自然吹进南苑王耳朵里。婉婉静心等着,如果他在乎她,自然会回来的。可是时候越长,越觉得心里没底。她倚在床头喃喃:“倘或他不信,那怎么办?”

    铜环请她稍安勿躁,“自打上回滑了胎,日思夜想的不就是这一天吗。您放心吧,他是宁可信其有的。再等会子,天快要黑了,兴许白天手上事忙,等全料理妥当了,一准儿会来的。”

    婉婉闭上了眼睛长叹:“都在演戏,你骗我,我骗你……这么下去什么趣儿。我原以为找到个良人,就算他有城府,我也认了。我老这么安慰自己,南苑艰难,他为了保住藩地使点儿心眼子,我能担待,只要他待我好就成。没想到他的心越来越大,我抓不住他了……”

    有什么办法,都是各人的命罢了。她觉得自己的福气就没有音楼好,不管音楼是真死还是假死,用不着面对山河破碎的窘境。哪像她,端在手里,撂也撂不下。

    “你说,厂臣和音楼现在在一起吗?”她的目光穿过花窗,落在归巢的燕子身上,“厂臣一定找到音楼了,他们在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过着平静的日子,对吧?”

    铜环怏怏无语,见她低下头抚摩手串上的那两枚天眼石坠角,知道她一定又怀念以前的日子了。

    她还记得,当初长公主情窦初开,喜欢的就是肖铎。可惜两个人有不同的轨迹,永远不可能有结果。铜环心里暗暗感觉可惜,如果长公主真能依托肖铎,就不会出现今天的局面。大邺存也罢,亡也罢,至少两个人之间没有矛盾,就可以少了那些焦灼的煎熬。但命运如此,把她和野心勃勃的藩王联系在一起,这一环扣着一环的苦难,是连绵不绝的折磨。

    她俯下身子,给她掖了掖被角,“殿下,咱们不想别人的事儿,就想咱们自己。您得保重身子骨了,眼见天儿热起来了,您的手怎么还这么凉呢?这世上谁缺了谁不能活?退一万步,咱们不管皇上了,也不管南苑王了,像金石说的那样,离开这是非之地,找个地方避世去。您还年轻,这段际遇不好,咱们另起一段,我就不信老天爷这么不公。”

    她听了只是笑,“能上哪儿去呢……我的出身有根底,从帝姬到长公主,说起来光芒万丈,可你都瞧见了,我生活的圈子只有这么一点儿大。”她划了一个小小的圆,“在宫里和宫妃们打交道,出降听哥哥的,婚后浮浮沉沉,都和丈夫息息相关……如今回过头来想想,我的人生真是乏味得很,当公主有什么好。”

    铜环便和她打趣:“那您瞧我,我不是公主,我是寻常家子出来的姑娘,七八岁上进了宫,从擦灰的小丫头做到管事,然后又到您跟前,我的人生就有意思来着?其实每个人都一样,各有各的辛酸,您要不是遇上这事儿,该是天下最有福的人……”说着眼梢一瞥,忽然压低了声儿,“来了。”

    婉婉心头一蹦,铜环在她手上按了下,让她莫慌,自己上门口迎人去了。

    “王爷回来得正巧,奴婢原还说让人给您报喜信儿的呢……”

    他抬了抬手,分外和颜悦色,“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他在外奔走,身上难免沾染尘土,在檐下掸过了一轮,到她面前依旧不敢靠近,怕弄脏了她的床。只在脚踏旁站着,小心翼翼问:“眼下怎么样呢?还不受用吗?”

    婉婉涩涩看了他一眼,其实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他。在他来前,她想了千万种应对的法子,然而见了他,又觉得怎么都使不上劲儿。他还像五年前初闻她遇喜的时候一样,那种美滋滋的,又不好意思外露的神情,叫她看着难过。她骗他了,心里很愧疚,但是因果循环,比起他的瞒天过海,她的这点伎俩也算不上什么了。

    她轻轻吐了口气,“你今夜不走了吧?”

    他才敢让笑容浮上脸颊,“不走了,我在家陪着你。以前咱们屋里不留人上夜的,你要什么都使唤我,我乐意干。今晚也这样儿,他们这段时间辛苦了,让他们睡个囫囵觉,我来守着你。”

    婉婉心头五味杂陈,沉默了下方问:“你都知道了?”

    他点头不迭,觑着她的脸色道:“这孩子来得正是时候,咱们盼了这么久,总算盼着了,你不高兴吗?”见她眼里蓄满了泪,那泪水走珠似的落下来,他什么都顾不得了,上前给她拭泪,拥在怀里安慰着,“婉婉啊,咱们的姻缘还没断,又给续上了。你心怀天下我知道,可如今不一样了,咱们有了孩子,你得为他着想。五年前痛失了一个,那时是何等的撕心裂肺,前车之鉴,再不能让这个步他兄弟的后尘了。你只管好好养着,外头的事一概别管。给我点儿时间,我必然还你一个锦绣河山。”

    也许他这么说是为了宽她的怀,可是在她听来却分外刺耳。她不能和他辩驳,得做出认命的姿态来。要拿莫须有的孩子说事儿,她说不出口,还不如快些进入正题。

    “你那天说要出征的,时间定下了吗?什么时候?”

    他略迟疑了下,“明儿就要走,原本想多陪你两天的,可信已经发出去了,不好变卦。”

    她点了点头,“此一别,要过很久才能再相见。我留你,想也留不住,去就去吧……保重自己的身子。”一面掖袍下床,站在落地罩后吩咐小酉,“预备晚膳吧,叫厨子弄两样拿手的菜来。”

    小酉隔窗应了,她回过身,脸上依旧淡淡的,“这程子一直吃不好,这么下去不成了。你还没用饭吧?一块儿吃吧,就当为你践行。”

    他说好,搀她在云头榻上坐下,切切叮嘱着:“能吃能喝是福,不管有没有胃口,吃进肚子里就是你的,你受用了,咱们的孩子也就受用了。我前儿看了东篱,那小子才落地像个病猫儿,眼下长得那么好,要是咱们的孩子根基壮,将来更比东篱强。”

    提起东篱,她脸上才有了笑模样,“叔叔比侄儿还小,乱了辈分。”

    “那有什么的,我老叔的孙子比我大二十呢,见了我还不得恭恭敬敬请安吗。况且这是亲叔俩,到天上咱们也是长辈。”

    抛开了国仇家恨,两个人说话,有种久违的亲切感。灯下对坐,她的目光婉转似流水,流淌过他的眼角眉梢。那么熟悉的感觉,仿佛从来没有变过。他的五官并不属于有锋棱的,更趋于温和俊美。以前总以为这样的人多情,舍不得自己爱的人受苦,谁知看错了。他和她是同一类人,一旦树立起一个目标,便会至死不渝地执行下去。所以彼此背道而驰,渐行渐远,这辈子不能长相厮守,真是可悲可哀。

    厨里的饭菜很快预备妥当了,铜环和小酉抬着炕桌进来。江南是不用炕的,但为了符合她的生活习惯,特意在南窗下造了这么一铺。平时拿来起坐,到了冬天也使用,她是个极怕冷的人。

    她比了比手,请他坐。桌上花红柳绿的好几个拼盘,还有时令下的江鲜河鲜。她给他布菜,“今天不谈国事,你多吃些。我是不大敢用的,怕万一吃坏了,追悔莫及。”

    他却说不要紧,“不吃田螺、螃蟹之类寒性的东西就成。”他还是习惯性的,把鱼肚子上那两片肉剔下来,挑去了巨大的肋骨,搁在她碟子里,“吃吧,不怕有刺。”

    婉婉在挑鱼刺方面简直就是个残废,她吃鱼只敢吃肚子,别的地方很容易卡嗓子,所以每回他都像照顾孩子似的照顾她。也许这辈子再也找不见比他更疼爱她的人了,可为什么这个人在细微处做得那么尽善尽美,大节处又让她左右为难呢。

    她垂眼举箸,鱼肉鲜美,但到她嘴里,尝到的是无尽的苦涩。她哽了下,感觉恶心,又不好吐出来,勉强咽了下去。

    他看她的神情,直起身子问怎么了,“要吐么?”

    她自嘲地笑了笑,又没有真的怀上,吐个什么劲儿!

    她给他斟酒,那酒里下了药,她胆战心惊的,怕他喝,又怕他不喝。结果他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她心里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横竖是这样了,也好,向前走,不要回头吧。

    她还劝他多饮,他撑着额头咕哝了句头晕。她想药力大概要发作了,便怔怔看着他,直到他趴在桌上没了动静。

    时间紧迫,她立刻起身去翻他腰间,找了一圈没发现虎符。还好从怀里找到一个羊皮卷,展开看,果真是南军的行军图。

    一切都是有备的,她很快把澄心堂纸覆在上面,拿她画眉的螺子黛顺着底下朱红的箭头描画。他果真是排兵的好手,这么分散的驻扎和屯围,如果不拓,实在难以描述清楚。

    案头的烛火摇曳,她心里紧张得怦怦跳,一边画,一边要留神看他。这蒙汗药没有半个时辰是醒不了的,半个时辰,应该足够他们规划了。

    她把图原原本本拓了下来,重新将羊皮卷塞回他怀里。澄心堂纸很薄,紧紧卷起来不过筷子粗细,婉婉把拓本交给铜环,让她即刻送金石处置。铜环急匆匆到了金石值房,再三地嘱托,“千万小心,别叫那些戈什哈搜去。”

    金石是有准备的,他在拓本外又包一圈纸,揭开灯罩取下蜡烛,仔仔细细用蜡油把纸封住。铜环不知他这么做是何故,正要问,他噌地抽出了匕首,在左臂内侧划了一刀,血还没来得及奔涌,就把纸卷嵌了进去,笑道:“图在人在,图毁人亡。”

    他这么做,叫人始料未及。就是这举动,徒地升起一种悲凉壮烈的感觉。铜环在一片泪光里看见他递了针线过来,“麻烦姑娘,替我把口子缝上。”

    这得多痛啊,血肉之躯,哪里经得住!

    铜环凄惶看他,他额上汗水密布,说缝吧,“殿下交代的事,我誓死也要完成。”

    铜环知道,他对长公主是有情的,不过碍于尊卑,从来没敢流露过。这么多年了,他一直默默守在这里,即便长公主不在,他也撑起了公主府的门庭。上回南苑王清理那些厂卫,他咬着槽牙雷打不动,想是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吧。所以目下流点血,对他来说也是种付出,是他心甘情愿的。

    几个锦衣卫却毛躁起来,“咱们带殿下杀出去吧,强似做缩头王八。”

    杀出去,哪里那么容易!那些戈什哈是精锐,身手不比锦衣卫差。况且人多势众,他们区区八个,恐怕没能踏出大门,就被他们赶尽杀绝了。

    他说:“太冒险,咱们没什么,烂命一条,让殿下受了惊吓怎么好?还是我一个人走,躲过那些暗哨,悄悄出去就出去了。等回到京城,从千户所里抽调人手出来,届时势均力敌,我再杀回来接你们。”

    铜环的针线在他皮肉间穿行,每扎一下自己都觉得疼。好在缝完了,他的血也渐止,她擦了擦汗,替他放下了袖子。

    他活动活动手臂,练家子,这点伤还能扛住。拿起刀看了众人一眼,“殿下就交代诸位了,千万护好她。”

    余栖遐让他放心,剩下的锦衣卫们失怙似的望着他,他给了一个安抚的眼神,猫着腰,趁着夜色潜了出去。

    那厢婉婉一瞬不瞬地盯着良时,炕桌早就让人收走了,铺排了褥子给他盖起来,照料得有模有样。过了很久才见他眼睫微颤,慢慢睁开了眼。

    他抚额问怎么了,她强作镇定,“八成在外头累坏了,饭都没吃完你就犯困……”一面替他掖好被子,轻声道,“接着睡吧,明儿还要赶路呢。”

    他嗯了声,背过身去,她没有在他身边躺下,还是回她的拔步床上去了。他紧紧攥住拳,阴影里的眼睛悲怆而清醒。

    终究还是欠缺,心血撒了一地,被她弃之如敝履。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金银错相邻的书:我成了张无忌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