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金银错

82.关山梦长

【书名: 金银错 82.关山梦长 作者:尤四姐

金银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武侠世界小龙套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    然而终归一夜夫妻百日恩,说没有爱情,表面她可以做得很坚定,但是心底最深处,她仍旧会感到惋惜和痛苦。甚至刚才的梦里,她还在哭着唤他回头。就像他说的,两个人在一起多不容易,分分合合受尽了磨难。她不是铁石心肠,她一心要和他白头偕老的。没有孩子也没关系,爵位传给澜舟,将来等他退隐,两个人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生活,打打渔,养养花,这样子多好!

    她一向在权力的中心,其实很多时候厌倦那种诡谲和算计。比如当初大哥哥驾崩后的一系列变故,大位的争夺多么残酷,亲族之间尚且如此,朝代的更替,要死多少人?一将功成万骨枯,当他君临天下,那些无辜的兵士和百姓,就得为他的登顶付出惨痛的代价。大邺腐朽,她早看见了,她希望他能扶持,至少和她一起,为慕容氏的江山做些什么。结果他反了,和王鼎汇合那次,也许并不是真的想保住社稷,只是不想和人平分天下而已。

    她在一片朦胧的光里看他,迟迟问他:“你杀了那么多人,什么时候轮着我?”

    他对她的想法感到意外,“你怎么这么说?我何尝要杀你?”

    “没有么?那我府里出去的厂卫,现在在哪里?”

    他窒住了,答不上来,半晌才道:“谁告诉你的?余栖遐还是金石?”

    她愤然拍了床板,“你还要杀他们不成?我身边统共只留下这几个了,你非赶尽杀绝不可吗?”

    他起先眼里怒火熊熊,懊悔不该心慈手软,可她的厉声斥责就像泼天的巨浪,顿时把那点火苗浇灭了。

    他举起两手,无可奈何地投降,“咱们不提那些了,你没有吃晚饭,我让她们温在灶上呢,这就给你端进来。”

    他退身要出去,她叫了声回来,他立刻一个箭步冲到她床前,“我在呢,就想出去吩咐她们预备……你有话只管说吧,这回我做好了准备,你骂我个狗血淋头,我也不会顶嘴。”

    他居然带着笑,仿佛之前种种都是她的一个噩梦。他在故作轻松,在麻痹她,她却还没有糊涂到那种程度。

    “我对你,如今是再也没有指望了,只求你一件事,无论如何别再动我身边的人。他们一心护卫我,就像我的家人一样,你杀他们,等同于杀我。”她看着他的眼睛,近乎哀求地说,“你答应我,保证能做到。”

    他叹了口气,“我答应你,只要他们不妄动,我绝不动他们分毫。”之前那个回来复命的锦衣卫是不得不杀,他进京报信,他早就恨得牙根痒痒,现在还敢喘着气儿出现,保不定带了皇帝的口谕,留下他,让他教婉婉怎么里应外合吗?既然已经决裂了,他就不希望她再和京城有任何联系。她是慕容氏的女儿,同时也是宇文家的媳妇。一个误国的哥哥,难道比丈夫还重要吗?

    可他不敢细说,唯有诺诺答应,“好、好……你说不杀就不杀。不过咱们得先约法三章,你必须安然无恙,如果有任何不测,那就是他们伺候不周,他们通通得陪葬。”

    她气红了脸,“你是以此威胁我吗?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回京去,和他们的家人团聚。”

    他有些无赖地打马虎眼,“他们走了谁来服侍你?还是留下吧,要不然就得回藩王府,你愿意么?”

    她没有再赶他走,这让他看见了希望。见她不说话,知道她是默认了。所幸还有一样能够牵制她,只要她平安,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保障。

    他回身叫人把盅送进来,打算亲自喂她,银匙递到她面前,她倔强地别开了脸。他捧着盖盅喃喃:“大夫说了,你虽然体虚,但是女科里比以前好了很多,随时可能受孕。所以你得好好颐养,不为我,为将来的孩子。你不想要个孩子吗?咱们自己的孩子?”

    然后呢?两朝正统,许诺把江山传给他,就是宇文慕容各一半的和谐状态,是这样吗?

    或者他看来已经尽善尽美,她却不这么想。她再不像以前那样渴望孩子了,如果有,反倒成了他名正言顺取而代之的手段,这样的孩子宁可没有。

    他大约以为靠胡搅蛮缠,就能够让她回心转意,实在是太小瞧她了。两军已经交锋,她不知道前方战况如何,但知道百姓每一天都在生死边缘挣扎。劝他住手,他不会听,她还能这么样?她已经无能为力了,最后不过和大邺共存亡尔。

    可是她不死心,忽然矮下身子抓住他的手臂,“咱们离开这些纷争好吗?你不要管前方战局了,抛下俗务跟我去别处吧。我们找个好地方,和和气气过我们的小日子……”她紧紧握住他的手,一片饮泣中眼泪滚滚而下,“良时,就算我求你了,我不想闹得夫妻反目成仇。咱们在一起不容易,你我都应当珍惜才是。你如今倒戈一击,把我置于何地?你在起兵之前怎么没有想想我,你不知道这样做会让我两难吗?”

    他自然知道,其实他也犹豫过,因为害怕让她伤心,想过就此放弃。可是事态发展并不是他一个人能控制的,那么多的将领,大家一同立过誓,他身上还承载着父辈的心愿,他没有办法放下。她口中描述的生活,也让他心生向往,他背负得太多,有时候也累和厌倦。然而不是现在,前方那么多的人在沙场上征战,他的兄弟、他的儿子、他的兵士……如果他一走,众人后退无路,只能战死。

    他说:“你喜欢那样的生活,战事一结束,我就带你走。即便江山易主,我不当那个皇帝,只要和你在一起,成不成?”

    她眼里的光渐渐熄灭了,他还是不肯放弃,不毁慕容氏的基业,誓不罢休。

    她放开了抓他的手,颓然靠在床架子上,胸口一阵阵痛起来,灼灼地搅动,要把她撕成碎片。她垂下眼帘,淡声道:“我们都在试图说服对方,看来都不可能成功。你有你的坚持,我也有我的底限。是我太傻,竟还想劝你回头……我懂得,你肩上扛着三十万条人命,我呢,背负的是祖宗二百六十年的基业,你我棋逢敌手,不是不恩爱,是造化弄人,只有怪老天了。”

    他倒情愿她同他闹,不要她这么冷静冷漠,越是冷静,越有绝情的可能。

    他的声音里带了惊惧的成分,恍惚觉得大难临头,瑟瑟说:“你饱读圣贤书,古往今来王朝的兴衰更替是常事,评断古人功绩能够深明大义,事情到了自己身上,怎么就这么积粘了?”

    “因为我是俗人,永远不能立地成佛。我称颂唐太宗的治世之才,却对他斩杀手足甚为不齿。一个人的功过,要留给后世评说,届时你是乱世枭雄,还是乱臣贼子,全在别人的笔尖上。如果运气好,或者你还能挣个毁誉参半,可我若是和你齐心,必然被文人们口诛笔伐至死不休……我不想身后还要被人戳脊梁骨,我一生磊落,受不了这个。”

    她沉默下来,不再说话,那身躯和灵魂铸成一个坚硬的壳,他无法突破。

    他几乎低到尘埃里,“婉婉,往日的恩情,你全然不顾了吗?”

    她别过头,冷漠的侧影像隆冬檐下垂挂的冰棱,难以触及。

    他哀伤而彷徨,失措地站在那里,站了很久。她背过身去,完全不再看他,他轻轻叹了口气,“我过两日就要出征了,有程子见不到你呢。”

    她闭上眼睛,即便不想哭,眼泪也浩浩流下来,染湿了鸳鸯枕。

    出征,去攻打她的哥哥,她能说什么?说了也未必管用,不如就此作罢。

    脚步声流连了会儿,终于去了,她才开始放心地抽泣。她身体本就弱,大悲大怒后手脚打颤,力气全无。她想这么下去也快了,她这幅身子骨,恐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奶妈子又来了,抱着东篱满面愁容,“殿下,您瞧瞧哥儿吧,这两天气得不肯吃东西,眼见着瘦了一圈儿了。”

    婉婉坐在圈椅里,后知后觉地抬起头来,“怎么了?”

    “料着是心里不好受。”奶妈子皱着眉头说,“玛法和阿玛外头干的事儿,哥儿怎么知道,太太生气,不能把气往哥儿身上撒。您虽不打不骂,可哥儿机灵着呢。您平常那么疼爱他的,抽冷子待他凉了,他能不伤心吗。”

    婉婉略怔了下,起身看孩子,果真清减了,眼睛比原来更大了。见了她嘴就一扁,要哭。她忙哄了两句,他伸出手想让她抱,她很为难,对铜环说:“要不把他送回王府吧。”

    铜环不赞同,“送回去了,叫她们笑话咱们。就把孩子留下,好歹手里也抓住点儿什么。”

    难道还能把东篱当人质吗?她苦笑着,接过来抱在怀里,点了点他的鼻尖说:“这么点儿小人儿……以后会记得太太吗?”

    半岁多的孩子,已经可以喝点儿米浆,小银匙上舀上半匙,想是真饿了,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还没到跟前,嘴就先张开了。

    唉,这么可爱的肉团儿,是治愈百病的良方。她哄着他,摇着他,毕竟是自己看护大的,他何其无辜,要受到迁怒。

    可是孩子犹可,大人就两说了。塔喇氏来,莫名其妙的一通自责,“澜舟那个孽障,殿下待他多好,他竟做出这种事来,岂不叫人寒心吗。您不上王府里去,老太太也惦记您,又怕您记恨,没脸子来见您。我也是硬着头皮,希望您别不待见我。我和殿下处了这么长时候,脾气秉性您知道。我是一点儿坏心没有的,就盼着一家子和和顺顺的……您这程子好?有什么心里话,您和我说说,我也充人形儿,开解开解您。”

    婉婉现如今是看谁都不像好人了,念着她前阵子伺候她的份上没撵她,也算仁至义尽。

    她眉眼安和,态度疏离,“我很好,你不必惦记。开解的话也用不着说,我听得够够的了。”

    塔喇氏噢了一声,有点失望。转而又道:“夫妻没有隔夜的仇,您也体谅体谅王爷吧,这不是……交代不过去嘛。我听说已经攻到真定府了,这可又进了不少。说真的,爷们儿这样,忒没情意了,不瞧着京里的皇上,也瞧着殿下不是……”

    铜环截断了她的话:“庶福晋千万别火上浇油,不管谁是谁非,都是两口子的事儿,外人掺合什么?有一句话您说对了,大爷这么着,真叫人心寒。原以为他在我们主子跟前养着,娘两个无话不说,好歹学着一点儿刚正不阿的气度。没想到转过头来就撂蹶子,可不成了人家嘴里的白眼狼吗。行了,您回去吧,没的在这儿耽搁,回头说您通敌,王爷跟前交代不过去。”

    塔喇氏被呛了两句,心里气恼,转头又看开了。这主儿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不就是口舌之快吗,逞去吧,又长不了肉。

    她悻悻然出了二门,在门墩旁看见了锦衣卫千户金石,视线在他脸上一转,也没言语,扭过身子扬长而去了。

    婉婉回房里抽出地图,本以为石家庄能固守上一两个月的,没想到才几天光景,就已经叫人攻破了。大邺太平了两百多年,那些兵懒出蛆来了,连火/枪怎么放都不知道,怎么同训练有素的祁人比?朝中没有将才可用,只能缩脖儿挨打。

    她找到真定府,失魂落魄地指点:“往前是河间府,再往前是保定。攻下天津卫,就可直取北京……京里头怎么样了?皇上这会儿该醒神了吧?”她急得掉眼泪,“祖宗基业,就要毁在他手里了。他要是在跟前,我非狠狠抽他不可。这个糊涂蛋,他没个人样儿,好好的江山糟践至此,难道真是气数尽了,龙脉断了吗?”

    余栖遐看了铜环一眼,上前半步道:“殿下这会儿得想眼吧前的事儿,南苑王后儿要入军中,一旦他到了前方,事态就危急了。想法子弄到虎符,兴许还能为朝廷拖延时间。臣是这么想的,咱们这头着急,皇上那头知不知道这块左符在南苑王手里?如果连他也不知情,身边哪个太监再给买通了,窃得了右符,那大邺就真的完了。”

    是啊,这个只认得太上老君的活神仙,他到底懂不懂虎符的重要性?

    婉婉沉吟良久,“不能坐以待毙了,从真定府到天津卫不止一条道儿,如果他绕开保定,从西北攻入京城,到时候没有戍军提防,这城经得住几轮强攻?”

    跟前的人都巴巴看着她,她咬了咬牙,“明天夜里想辙让他回来。就说我病得厉害,快不成了,他必定呆到动身直接上路,中途不会再回衙门了。那么虎符和步兵图便会随身携带,到时候拿不着虎符,拓下布兵图也好。”

    小酉说:“要装死太难了,还不如装有孕。这当口他要是听了这个好消息,八成乐得什么都忘了。咱们再准备一包蒙汗药,撂倒了他,把东西连夜送出去,这法子怎么样?”

    如今是走投无路了,其实最简单迅捷的,无外乎一气儿毒死他,可她狠不下这心肠。装有孕,多缺德,她心里是不怎么愿意的。不过这是个好招儿,就算他怀疑,心底里也存着三分侥幸,就是这一恍惚,兴许就给了她可乘之机,也不一定。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金银错相邻的书:我绝对不可能是妹控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