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金银错

70.晴丝牵绪

【书名: 金银错 70.晴丝牵绪 作者:尤四姐

金银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俗人回档我的妹妹是偶像重生之最强剑神感染体尸凶练习生英雄监狱大道争锋明末工程师执掌龙宫修真聊天群霸唐    婉婉一瞬心慌,有种被人戳穿后的尴尬。她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来,更没想到他发现得这么及时,就像有意设下一个套似的,她那么愚蠢,居然一头扎进来了。

    他垂眼看她,居高临下,眼神陌生。既然没有退路了,说清楚也好。她匀了口气道:“你来得正巧,我有话问你。”

    他点了点头,“你去过我书房了。”

    婉婉咬着牙说是,“我不过是去找书,没想到……抽屉里的虎符是怎么回事?以南苑的兵力,还不足以让皇上动用虎符,你从哪里得来的?”

    他直言道:“安东卫。你应当知道,王鼎军大败后皇上下令,将贵州军安顿在安东卫一线。当时这路大军是由我押送的,现如今另赐虎符,有什么可奇怪的?”

    婉婉觉得这番话难以让她信服,这次兵变的平息,他确实有汗马功劳,但是南苑一向瓜田李下,皇帝怎么可能让他执掌大军!三位藩王的残部,加起来也有十几万,这么多的人是何等势大,皇帝会不知道吗?想当年太/祖攻下大钺,也不过区区十万兵马。婉婉细算了一笔帐,先前让余栖遐查访过,明面上南苑有五万守军,如果再加上虎符能够调动的兵力,他现在的权,已经大到让人瞠目结舌的地步了。

    她惊惧地望着他,“良时,你说过你不会骗我的。”

    他的眼神立刻软化下来,“我何尝骗你了,是你总在怀疑我。朝廷近来官员变动频繁,连五军右都督都出缺了,东南部又因贵州司叛变,到现在都没醒过神儿来。皇上跟前缺乏靠得住的人,暂且把一切交代我,你为什么不相信呢!”言罢脸上又堆起哀伤来,苦笑道,“我这个丈夫,做得真失败。原以为天底下只有皇上防我,没想到皇上容易取信,自己的枕边人却至死提防我。你留京的三年,发生了那么多事,我若要反,早就揭竿了,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我所做的一切能够让皇上满意,却不能让你满意,难道你觉得我失去的还不够多,还不够生不如死吗?”

    他大悲大恸,婉婉忽然恍惚,自省是不是真的有些草木皆兵了。回想起过去的年月,那么多的沉浮也没让他背叛,她应当相信他是忠于朝廷的。她一定是糊涂了,半面左符罢了,只要右符在皇帝手里,他也不能将大军如何。

    想明白了顿时深感愧疚,她寒了他的心。可惜她从来不是个轻易被感情左右的人,在她心里社稷凌驾于爱情之上,不是因为她不够爱他,是因为她时刻记得自己是慕容的子孙。有些时候拥有得越多,越无法割舍。说得实际些儿,她的靠山是整个大邺。一旦失去光芒,依附爱情寄生仰息,将来如何收场,谁能说得准。

    她退回座上,慢慢颔首,“是我多心了,乍一见虎符,我心里咯噔一下,实在是怕……”

    他暗暗松了口气,其实也内疚和心虚,他终究在算计,实在很对不起她。但不管局势如何翻转,她在他心里的地位不可动摇,这上头他还是说得响嘴的。

    他见她态度有了转变,也有意探她的口风,坐在圈椅里缓声道:“宇文氏祖上受皇恩,就藩封王,有家训传下来,头一条就是精忠报国。可那三年,对我来说是极大的煎熬,你不能在我身边,朝廷多番打压南苑,后来又传来你滑胎的消息,你不知道那段时间我是怎么过的。我曾经也彷徨,如果我当真和王鼎合起伙儿来,不知道今天会是什么样。你会恨我吗?会不会和我不共戴天?”

    她脸上神情冷淡,思量了下方道:“你假意投靠贵州军那会儿,老百姓上长公主府来堵门,隔着院墙骂我不要脸,纵夫行凶,我都忍得,因为我知道是朝廷不给你活路,你是被逼无奈。国家气数当真尽了,只能听天由命,你要反,要当皇帝,我阻止不了。可我是大邺的公主,我能做的就是为国守节,绝不和你并肩坐享天下。”

    他心头徒地一跳,“你是这么想的?”

    她转过头,透过窗上薄薄的一层纱,看得见外面的景象。雪已经很小了,天空开始放晴,照得对面屋顶上一片金芒。她皱着眉,声音也显得单寒:“否则怎么样呢,被人夺了天下,继续委身仇雠吗?我做不到,害怕死后无颜见列祖列宗。”

    他听她说完,仇雠两个字让他骇然。如果天下因他分崩,她就视他为仇人,这辈子要想再在一起,恐怕是无望了。一个女人何以那么固执呢,他对她不够好吗?即便用尽一切办法都笼络不住她的心,她那样维护皇帝,他再欺凌她,她都愿意受着吗?

    “皇上对你并不好……”

    她脸上表情木然,“如果我生在小家子,和哥哥闹得这么不愉快,我说不定会叫人把他吊起来,狠狠抽他几鞭子。可他终究不是寻常人,失了天下他就得死,多大的怨恨,要让他拿性命来偿?再者大邺不单属于他,我维护的是祖宗基业,和他无关。我曾经与你说过,别人能乱政,你不能,因为你是我的驸马,是慕容家的女婿。除非你不要我了,否则就应当同我站在一起,共保大邺太平。”

    这番话导致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彼此心里都在斗争,成败得失计较再三,到了绝境,就没有再回旋的余地了。

    婉婉下了决心,但良时却不这么想。他总觉得她的心很软,现在扭转不过来,等到了山穷水尽,她还是会接受的。他们现在只是缺个孩子,一旦她当了母亲,孩子会占据她全部的思想,到时候什么父兄家国,通通都会抛到脑后的。

    公主毕竟是公主,谈及政治不自觉有种高高在上的威仪。她端着,让他感觉陌生,他必须把这种困境打破。于是过去拉她起身,把她紧紧搂在怀里,轻声说:“你怎么了?咱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不该闹得今天这样。虎符是安东卫发来由我保管的,你要是不信,大可以让余栖遐去查。只不过准确的消息得从皇上那里打探,方不至于有误。”

    婉婉自有她的打算,口头上应承着:“你把话都说开了,就没有什么可疑虑的了。是我小心眼儿,你别生我的气。今儿是大年初一,年头上置气,一整年都不痛快。”

    他果然换了个笑脸,绘声绘色同她说起和老二他们蹴鞠的趣事来。婉婉也做出感兴趣的样子,可是暗中到底惆怅,都是不由衷的,心一下子远了,这就是夫妻。

    初一在一片花团锦簇中度过,初二才闲下来。他说虎符的下落得问皇帝,她果真研了墨,打算给皇帝写信。

    铜环在一旁看着,踌躇地问:“殿下想好了吗?如果有异,这封信压根儿到不了皇上手里。如果能到,皇上一会儿一个心思,借此大做文章怎么办?”

    其实婉婉也在犹豫,她才写了两个字,就觉得自己欠思量了。铜环说得很对,但她忌惮的还在其他,万一这虎符真的来路不明,她能够告发良时,害死自己的丈夫吗?

    她忽然恨这样的处境,让她惶惶不安,让她左右为难。如果之前没有发现多好,情愿蒙在鼓里,日子倒安逸了。

    她到底没有下得了狠心,把纸揉成一团,扔进了火盆里。得过且过吧,刚太平一些,别给自己找麻烦。别人迫害是没法儿,自己往自己脖子上架刀,那就活该了。

    时间过得很快,出正月后转眼龙抬头,一个不查,倏忽到了三月。

    三月里万物生发,是个娶妻嫁女的好时节,澜舟的亲事也该定下了。婉婉和太妃聚在一起商议,良时的名册上收集了好几个门当户对的女孩儿,有宗人府宗正家的小姐,还有中书省参知政事家的千金……太妃挑了又挑,她的意思是门第不必太高,州府上的人家就可以,没的叫人编排和朝廷高官过从甚密。婉婉倒没那么多忌讳,让澜舟来,好言好语问他:“哥儿,你在外头办差这么久了,瞧瞧哪家好,让太太给你做主。”

    澜舟的脸拉到了肚脐眼儿,“儿子年岁还小,暂且不想成亲。请额涅替我说好话,容儿子明年再娶亲。”

    太妃却抢先一步道:“不小啦,今年十三,明年十四了。你五叔,十二岁就娶了福晋,十三岁都抱上儿子了……”

    “可孩子活了三天不就死了吗。”他执拗地拧着脖子,身量那么高了,耍起性子来还是小孩儿德行。

    太妃嚯了一声,“张嘴没好话,哪儿学来的臭脾气!男大当婚你知道不知道?今年是你,明年是亭哥儿,一个也跑不了。”

    澜亭眨巴了两下眼睛,“要不然我先娶?让我妈回来喝喜酒吧。”

    太妃瞪他一眼,“甭凑热闹,你哥子还打光棍呢,几时轮着你了!”努努嘴,让塔嬷嬷把册子送到澜舟面前,“挑一个,挑完就下定……别看你额涅,她也救不了你。我还不信这个邪了,老子这模样,儿子也这模样,个个不想娶亲,想上天呐?”

    澜舟哀戚地看看座上,“儿子随阿玛……”

    婉婉一脸爱莫能助,“上回我问你有没有喜欢的人,你不愿意告诉我,我要给你说情,也找不着理由。如今太太发话了,别惹太太生气,听话,挑吧。”

    他拿着那册子,手在颤抖,最后随意一指,转身就出去了。

    “留守司指挥同知靳锐家的闺女。”塔嬷嬷把册子交了回去,笑道,“这家子我知道,夫人是二福晋的娘家表妹。姑娘闺名叫云晚,和咱们大爷一边儿大,自小识文断字,是个端庄贤淑的好孩子。”

    太妃欢喜了,笑着点头,“赶巧了,原来沾着亲呢。那就请二福晋做媒,上靳家提亲去吧。”

    要促成一门婚事,必要经过一番冗杂的步骤,不过澜舟七八岁上就跟着他阿玛出入办事,人才模样如何,官场上的人都知道。纳采这一项可免了,接下来问了生辰八字,请钦天监合婚。结果一算,百年难得的匹配,靳家大人乐于和藩王府结亲,女婿又是自小看大的,两家都好说话,都极力促成,什么事儿都不是事儿了。于是过了礼一请期,日子就定在八月十一,到时候三朝回门,十四在娘家过,十五回府共度中秋,真是再圆满也没有了。

    府里要办喜事,到处充斥着欢声笑语。婉婉喜欢这样热闹的气氛,常常过院子,看看他们张罗得怎么样了。大伙儿都挺高兴,唯独澜舟没什么反应,办事说话还像往常一样,有时候提起他的新娘子,他也是淡淡的,没有笑模样。

    婉婉最近迷上了养鸟儿,养那些爱叫唤的,鹦鹉、红子、黄鹂……什么好看养什么。良时也顺她的意,给她踅摸好多珍贵的品种回来,楼前抱厦边上剔出一截回廊,专门用来挂鸟笼子。每天天放晴的时候把盖布一揭,所有鸟儿都争着亮嗓子,那份鼎盛,恍惚站在鸟市上一样。

    她精挑细选,打算送一只给澜舟,逗他乐一乐。选了好久才选定一只蓝靛颏,那鸟儿白眉褐羽,下巴颏是亮蓝色的,又小又机灵,看上去十分的讨人喜欢。孩子心思重,她开解不了,只有寄希望于这只鸟儿了。

    她提溜着芙蓉笼上他院子里去,可惜他人没在,就把笼子挂在了月洞窗下。转头吩咐哈哈珠子好生照应着,自己又回隆恩楼去了。澜舟傍晚回来看见,问哪儿来的鸟,底下人说是殿下送来的,他就背着手在窗前站着,一站就是半个时辰。

    掌灯了,那鸟儿很有意思,爱叫灯花,越到夜里叫得越欢实。他以前不喜欢这些小东西,怕玩物丧志。别人揉核桃、斗蛐蛐,他除了读书就是练骑射。如今偶得了这么个玩意儿,因为馈赠者的缘故,对这鸟儿也有一份特殊的感情。

    蓝靛颏的声口脆而润,可以叫出各种花样。他静静欣赏了一阵,怕它累着,命人拿罩布把笼子盖了起来。自己到书房里看二十四县送来的陈条,看了半天,竟连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心思不在这上头,脑子里乱糟糟的,坐着觉得很难熬。得了人家一只鸟儿,应当过去道个谢,这是最基本的礼貌。他看看时候,已经交戌时了,阿玛今天有应酬,想必她还没睡吧!

    他到铜镜前整了整衣冠出门,他的住处离隆恩楼不远,过去很方便。

    自己挑着羊角灯慢慢走,想起来也觉得好笑,她是真的拿他当儿子看了。住处要安排得近,便于她照应,发觉他不高兴了,送个鸟儿给他玩儿,有种亦母亦友的宽厚味道。如果自己真是她生的,那该有多好,可惜没这个福气。

    他上了隆恩楼的台阶,入内便遇见小酉。小酉嗳了声,“大爷怎么来了?”

    他含糊应了,“我找额涅说话,这会儿睡下了吗?”

    自打从北京回来,她们就已经不上夜了。小酉回头看了眼,里间灯亮着,便道:“平常都要等到王爷回来才就寝,料着还没睡下。大爷稍等,奴婢进去通禀一声。”

    他却鬼使神差的,抬手说不必,“咱们母子说话,用不着那么上纲上线。你忙你的吧,我自己进去就成。”

    小酉十分为难,要拦又怕惹恼了他,只得眼巴巴看着他进了卧房。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金银错相邻的书:异世之人生网游之双剑传说行走阴阳极品逆臣洪荒接引凤城飞帅天龙八部之天下有我网游之三界最强马踏天下超级游戏分身堕落法则卡罗特异界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