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金银错

40.春意渐回

【书名: 金银错 40.春意渐回 作者:尤四姐

金银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寻情仙使盛世医香极品全能狂少大穿越时代传奇族长天幕神捕华娱一世独尊网游之我是武学家万界直播之大土豪绽放隐婚    置之死地而后生,大概是他最后的法宝了。婉婉心里明白,彼此山穷水尽,逼得没辙了,总要有个人先迈出一步。

    这些内情她早就知道,不过不言明罢了,因此就算他和盘托出,她也没有感到任何惊讶。反而佩服他有这样的勇气,其实公主下降后也不是全无退路,看来他是打算长痛不如短痛了。

    “王爷说这番话,有没有想过结果?不怕我上疏朝廷,请求和离么?”

    他眼神颤了颤,终于慢慢点头,“我想过,以殿下的性情,大有可能。但是也请殿下慎重考虑,毕竟婚姻非同儿戏,长公主下降百舟护航,上至君臣下至百姓,多少人都眼巴巴看着。于小处来说,殿下名声要紧。于大处,南苑是藩地,长公主出降又和离,到了有心之人嘴里,便是含沙射影的利器。现如今大邺人人自危,殿下一路上应当也看见不少流民吧?只是越往南越稀疏,因为我把人都堵在安庆府以西了。”

    婉婉大感诧异,“王爷是想偏安一隅,把南苑从大邺摘出去吗?请王爷莫忘了,南苑富庶也罢,贫苦也罢,都是大邺疆土。朝廷尚且拨款赈灾呢,南苑反倒将灾民拒于辖外,王爷究竟做什么打算?”

    他凝目看她,慢慢牵起了一边唇角,“这些灾民从何处来,殿下知道吗?北边闹饥荒,七位藩王四处扬言,说金陵富庶,好养活人,每每把流入辖内的灾民驱赶至南苑境内,南苑就算浑身是铁,又能打几个钉儿?这些年我掏空了钱库粮仓,殿下远在京畿,恐怕无从得知。现如今我就剩个空架子了,殿下怨怪我,我也难以辩驳。把人堵在安庆府以西,实属无奈,潜山是楚王封地,我也只有怀宁一线尚可安置灾民,让他们有衣御寒,有粥果腹,已然尽了我最大的心力。你下降南苑,我不能让你伤心,不能让你看到饿殍遍野,我也是人,也要顾全家小,这点有错儿么?南苑树大招风,一心想打压我的人多如牛毛,殿下既然下嫁给我,怎么不为我考虑,也瞧瞧我的难处?”

    婉婉被他说得哑口无言,他谈情说爱怪腻歪的,讲起政局来倒头头是道。她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过于自私,从来没有站在他的立场上设身处地过。毕竟大邺有八位藩王,皇帝和朝廷单单盯住他,把他弄得不堪重负,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南苑有钱吗?

    有钱是罪过,所以必须压制,民不聊生的时候头一件想到的就是这个,和忌惮武将功高盖主有什么区别?

    她长叹了一口气,“其实尚主那件事我早知道了,原本不想谈及的,既然王爷开诚布公,那这个疙瘩就应当解开。我的确因此对王爷颇有微辞,也想过,倘或没有音阁,我应当也愿意嫁给你的……只是后来你画蛇添足,反弄得我受迫一样,我心里着实不好过……”

    他听见那句“没有音阁也愿意嫁给你”,精神顿时一震。这么说来并不是他一厢情愿,潭柘寺里的态度是她真实意愿的表达,虽然碍于先帝也曾彷徨过,但她确实是对他动了心的。

    他一把扶住了她的肩,“你告诉我,对我不是全无感觉的,对不对?”

    婉婉发现自己失言,轰然烧红了脸。这种话怎么承认,承认的才是傻子!她调开了视线,“那些流民,王爷打算怎么料理?”

    他脸上又浮起了愁色,“尽我所能吧,朝廷如今也不宽裕,我上了折子,三个月了,音讯全无,想是要我自行处置。”

    婉婉听后喃喃:“这可怎么好……灾民共有多少?”

    他说五万,“还有不断涌入的。上年冬至我在京时留意了,街道上虽也有,但连南苑的一成都不到,所以京里只当我无病呻/吟吧,毕竟京城安然无恙。”

    他带着苦笑,束手无策的样儿。五万张嘴啊,这样庞大的消耗,确实让人招架不住。

    “我回去就给皇上上疏,再不能这么下去了。”百姓食不果腹,他却还有心思建什么摘星楼,婉婉头回感觉到重压,几乎勒断人的脖子。想起自己的那些妆奁,忙又道,“瞧瞧我帮得上什么忙,我那里还有些钱,回头让人收拾收拾,一并送到这里来。”

    他笑起来,水波潋滟的一双眼,“殿下爱民我知道,可爷们儿家,遇上的事儿处置不了,反算计媳妇的妆奁,传出去岂不叫人笑话。你放心,我还能支应一程子。上年秋收的谷子有剩余,再不济,织造府那一百二十张织机一年的产量预先卖出去,折变成银子和粮食,撑到今年秋收,就能喘口气了。”

    一文钱逼死英雄汉,她惘惘的,看他的眼神都是黯淡的,“怎么成了这样……我一直以为四处闹饥荒,至多不过节衣缩食罢了。”

    他笑了笑,“你养在深宫,那么高的宫墙阻隔着,自然不知道外头什么模样。今儿告诉你,是我的不是,多个人跟着忧心,其实于事无补。”

    她摇摇头,“话不能这么说,我就是□□逸了,才误以为百姓至少能够安居。没想到……”

    没想到大邺中枢花团锦簇,躯干早已经千疮百孔了。这个事实对于养尊处优的长公主来说有些残酷,但是不让她了解,她永远做着慕容氏治下风调雨顺的美梦,以为民心依旧所向,将来他的任何异动都是悖德的,是乱臣贼子。

    不过万事都得循序渐进,以后一桩一件让她知悉,感情上便不会那么难以接受。他温言安慰她,“目前是个坎儿,只要皇上勤政,早早儿的想出对策来,熬过了这段慢慢就好了。”

    婉婉知道她那个哥子的毛病,勤政,哪里勤得起来!

    “你什么时候去怀宁,带我一道去吧。”她颓然道,“就算去了没用,我亲眼瞧瞧心里也有底了。”

    他思量了片刻,颔首说好,“不过人多,天热了怕有疫情,你去了我不大放心。”

    她忙牵住他的袖子,“我跟着你,不会乱跑的。”

    她表情真挚,一副期盼的模样,他不无遗憾地想,也许当初肖铎就是这样被她依赖着吧!

    有风吹过来,鬓边的发丝拂在脸上,哀婉柔艳的眼睛,霜雪一样的面颊。他抬手替她把发绕到耳后,千珍万重地,当孩子一样呵护着。还有什么可说的,自然应承她:“寿宴过后就要去,我正愁把你留下,不能抽出空闲陪你呢,你不怕跋涉,我就带你一道去。不过话得先说好,到了那里以我的示下为准,你不能同我闹,不能驳我的话,能做到吗?”

    她说能,“那我这就传令下去,让他们给我准备馒头。咱们拿大车拉到怀宁,就算不能接济所有人,先让孩子吃饱总可以。”

    他听后失笑,“你只能坐辇,从南京过去少说要四五日。眼看快端午了,馒头拉到那里只怕都馊了。”见她失落又道,“我设了几处粥厂,目前还能延挨。你说要过去瞧瞧,我只让你瞧瞧,动手是万万不能的。那些灾民固然可怜,到底身上不洁净,你要是靠得近些,叫虱子沾了身,那就不好了。”

    不知疾苦的公主,听见虱子就显得很惊讶,大概觉得人也能染上虱子,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其实人间百态,对他们这些出身辉煌的人来说,没有猜不到的富贵,只有想不到的疾苦。带她去看看腐朽的社稷,也不是什么坏事。

    婉婉为了能同行,自然事事都答应他。这一下午相处得甚融洽,她也看到一个同二哥哥和厂臣截然不同的他,忧国忧民,甚至殚精竭虑。

    铜环来接她回去,她心里前所未有的宁静。之前一直担心他有反心,二哥哥压不住她,她又嫁他为妻了,到时候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现在看来是多虑了,一个图谋天下的人首先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毕竟谋反是需要成本的,为灾民散尽千金,那些老弱妇孺们哪个能替他披挂上阵,能替他征战四方?

    铜环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她这样气定神闲了,想来这个下午过得还不错,觑她的脸色问她:“殿下对宇文王爷有改观吗?”

    她抿唇笑了笑,“这个人有算计,但并非十恶不赦。音阁那件事他承认了,我本以为他会一直瞒下去呢,现如今倒弄得我没有成算了,既然人家认了错,我再揪着不放,似乎说不过去。”

    这意思是明摆的了,已经开始慢慢接受他。男人家做小伏低的,果真是个哄人的好法子。

    铜环点头,“这样也好,我常和殿下说的,终归嫁了,好好歹歹一家子,过日子太计较了,越过越糟心。”

    她进了隆恩楼,小酉打水来给她洗手,她瞧了她一眼,“我叫你找大爷,你躲到哪儿受用去了?”

    小酉嘻嘻笑:“天地良心,我要是戳在眼窝子里,王爷不把我卤了才怪!我瞧您二位放鹞子呢,猫到边上坐了会儿。王爷和您真亲近,还这么的……”她张开手臂环住她,“抱着您呢!”

    婉婉红着脸跺脚,“你再混说,哪只眼睛瞧见的!”

    “两只眼睛都瞧见了,我可没看错,当初承乾宫的叭儿狗不见了,大黑夜里的,我不挑灯笼就找着了。您说我这两只眼睛,半里开外我都能看见,您那个……嘿嘿!”

    铜环笑着看她们闹,长公主自出降以来就没高兴过,现在这样开怀,南苑王就算横一点儿,她们做奴婢的也觉得值了。

    待她洗漱完,把她请到南窗下,给她上了一盏杏仁茶,铜环道:“余承奉打探京里消息,据说步娘娘疯得没边儿,太后做主,把她关到角楼上去了。”

    她愣了一下,“宫里那么多地方,连安置她的院子也没有吗?一个皇后被关到角楼上,哪朝哪代出过这样的事!太后办事欠考虑,皇上也这么着,可怜了音楼。”

    小酉听了叹气儿,“您要在,还能说上两句话,眼下离得这么远,各人自求多福罢。”

    她确实是没法子,莫说在南京,就算在京城,说了也未必有人愿意听她。唏嘘了一会儿,没计奈何,“听说安庆府流民成灾,王爷千秋过后要上那里去,我也跟着一块儿去。届时看看当地情形儿,给皇上的奏疏里替她央告两句,但愿二哥哥能瞧着昔日的情义网开一面,就算她实在不成了,也找个地方,拨两个人,好好的颐养着她。”

    皇后的事倒还在其次,她们听说她要去安庆府,顿时吃了一惊,

    “您是金枝玉叶,上那腌臜地方干什么去?”小酉道,“您没见过灾民的样儿,浑身破烂,一脑袋黄毛,跟街面儿上花子似的,看见穿戴得齐整点儿的,就扑上来长嚎,‘大爷您富贵,舍点儿吃的吧,我快饿死了’……你不给,他就敢抢,一大帮子人四面八方涌上来,撅折了胳膊撅折了腿,全不管,法不责众,您知道吗?”

    婉婉直皱眉,“你见过灾民?”

    小酉嗯了声,“见过呀,进宫之前我就是。后来有户人家收留了我,咱们得知恩图报,宫里选宫女,我就替他们闺女进宫来了。横竖倒哪儿都一样,有吃的就成。”

    小酉那可怜的身世很少提起,婉婉也是头回听说,这么着,更坚定了要去瞧瞧的信念,不是去瞧西洋景儿,是去验证宇文良时说的是不是实情。

    次日王府做寿,婉婉从隆恩楼给抬进了银安殿。

    祁人的规矩无非磕头,先是寿星上家庙磕头,接下来是奴才给主子磕头。宰相门前七品官,宇文氏门下十分了得。祁人有种家奴叫包衣,一辈复一辈地传承下去,老子是老主子的奴才,儿子是少主子的奴才。这种家奴的地位和一般旗下的还不一样,属于主子最贴心的那拨儿,只要主子一声令下,就是即刻死在面前,也绝对不眨一眨眼,所以格外受器重,仕途也绝对坦荡。

    磕头,无尽的磕头,来了一拨去一拨,婉婉和他坐在上头,简直就像两尊菩萨。两腋是缨帽官靴、长袍纱褂的祁人太监,她和他穿着最隆重的吉服,里三层外三成地包裹着,热得晕头转向。

    进来的人请双安,然后扑通一声跪下去,宏声道:“给主子爷、主子奶奶磕头。”一长串祝寿词,绞尽脑汁,个个不带重样。祁人的认识里,主子爷、主子奶奶是主仆见面的官称,不管这位奶奶是什么出身,同他们的“爷”做了夫妻,那就是“奶奶”。当然这个奶奶和称呼母亲的那个奶奶绝不一样,此处应作女主人,就像福晋是场面官话,主子奶奶是家常的,透着热乎劲儿的昵称一样。

    主子的寿宴,奴才们不拿自己当外人,这点和汉人或鲜卑人都不同。所以祁人团结得更为紧密,也让婉婉看清,这是多么铁血的一个团体,真正会牵一发动全身。

    她偏过头去看他一眼,他就坐在她身边,神情肃穆。细密的汗在翼善冠下凝结,蜿蜒流淌,滑进雪白的交领里。他咽了口唾沫,喉结分明一动,婉婉莫名红了脸。

    他对连累她受热很愧疚,充满歉意地冲她笑了笑,婉婉欠着嘴角拱眉,算是做了回应。不久之后便发现大袖下窸窸窣窣的,一只手探过来,隔着镶滚握住了她,她心头一蹦,想摆脱又怕人发现,只得任由他牵着。

    澜舟和澜亭哥儿俩上前来了,扎扎实实地打千磕头,愿阿玛和额涅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族中的女人笑着:“两位哥儿真懂事儿,瞧瞧这面貌气度,竟像长公主殿下亲生的。”

    婉婉笑得有点尴尬,她比澜舟大了八岁,比澜亭大了九岁,也不知那些太太们长了一副什么样的眼睛,能看出这两个孩子像她亲生的来。

    可是澜舟绝顶聪明,他起身后自发站到了她身边,微微躬着身说:“在儿子心里,额涅就是儿子的亲妈。将来儿子成人了孝敬额涅,等有了小弟弟,儿子就是弟弟的先锋。儿子这话不掺假,请在座的长辈们作个见证。也求额涅把儿子当亲生的,有了错处您教导儿子,儿子也好精进,日后做个顶天立地,无愧于心的真爷们儿。”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金银错相邻的书:皇极惊世录重活一世异界法神召唤大魔头星际机甲战歌天生废柴混迹在嘉庆初年特种兵纵横异界幻之盛唐终极强者封神游戏血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