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金银错

33.轻失花期

【书名: 金银错 33.轻失花期 作者:尤四姐

金银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带着仓库到大明农民医生异度火影之卡皇位面成神之虚空戒灵车斗战主宰三娘马前卒女总裁的全能兵王逆鳞俺是一个贼    仿佛一声闷雷劈在天灵盖上,婉婉浑身僵直,差点尖叫起来。他竟敢动嘴,谁答应他动嘴了!

    她又气又急,憋红了脸,“你怎么……”

    丈夫亲妻子,总是天经地义的吧!虽然她出身非同一般,但在床上讲身份,就失了情调了。他脸色红润,分外羞赧,“不能生气,做人媳妇儿,少不得要叫人亲的,嬷嬷应该告诉过你吧?老规矩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这话用在夫妻之间不成。相敬如宾只在白天,夜里再那样,世子打哪儿来呢?”

    婉婉很郁闷,“你不要世子长世子短的,还没到时候。”

    她气咻咻鼓起腮帮子,倒竖的一双柳眉,俨然怒发冲冠。也许吻一下,令她有了被轻薄的羞耻感,可只是额头而已啊,他也怕她抗拒,才决定循序渐进的,谁知还是碰了一鼻子灰。

    不过仍旧很高兴,至少肖铎今生是没有机会了。他把脸往前凑了凑,“殿下实在气不过,就亲回去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准备个鬼,他想得倒美!她面红耳赤,“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赖,先哄我枕胳膊,后又……刚才那书上奸佞说的分明是你,你竟还有脸看,王爷果真奇才也!”

    他不想和她斗嘴,反正人在怀里,这才是是实打实的。遂淡淡道:“书本来就是从殿下桌上找着的,不是我带来的。其实细说还真应景儿,你说我是奸佞,书上正有驭奸之术,殿下只管驭我就是了。”

    他口齿伶俐,婉婉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对手,愈发的恼羞成怒。

    他还是和颜悦色看她,“别这样,气坏了身子多不值当。你还小,大约不懂,深爱一个人,才会时时刻刻想和她亲近。外头那么多女人,也没见我胡来,亲你是发自肺腑的,难道爱自己的福晋,有错儿么?咱们夫妻要一辈子在一起的,多亲昵都不为过,你要是为这事闹起来,回头真要叫人笑话了。”

    闺房里的事,当然不能弄得人尽皆知,可是实在很让人气愤,她本来就疑心他欺她年少,没想到他果然越来越不要脸了。

    她推他,可是他就像块石头,任她怎么使劲都岿然不动。她咬着牙说:“放开,我不要枕着了,你满嘴没有实诚话。”

    他慢慢点头,带了一点自嘲的笑,“我明白了,你大概要我把心剖开,才能相信我。想想宫里的人,总有几个是真正关心你的,要是让他们得知你在南苑过得不好,他们能舒坦吗?我刚才亲你是情不自禁,你要是觉得过了,挑一个信得过的嬷嬷进来,请她评断评断。”

    他双管齐下,她果真偃旗息鼓了。宫里还有谁是关心她的,想来想去也不过区区两三个罢了。皇帝荒唐,但是疼爱妹妹的心还是有的,余下的就是厂臣和音楼,音楼知道她的秘密,要是让她知道她在这里诸事不顺,她一定会自责的吧!至于叫嬷嬷来,他是不是疯了?这种事怎么让人评断?

    他佯装要下床,她忙把他拉住了,“你别去,没的叫她们说嘴……”她楚楚的样子,憋着一口气牵过他的胳膊,很自觉地枕在了脖子底下,“别闹了吧,我不要你剖心,剖开我也看不懂。我没和人这样亲密过,一时不习惯,也没什么错处,你说是不是?”

    她的语调是那种不紧不慢,细水长流的味道,可能自小生活的环境造成的,不大自信,你要是坚决一些,她会觉得一定是自己错了。

    她这么纯质,对比出他的不厚道。可是这种时候太厚道了,他要真正过上琴瑟和鸣的日子,恐怕还得再等两三年。这两三年里,谁知道又会出什么变故,前头有肖铎,坑得她魂不守舍,后头再有人横插一杠子,他就算空占个驸马的名头,也是有名无实。

    害怕被她抛弃,惶恐不安,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态,简直就像宫里的后妃们。果真慕容氏惯常主宰,在感情方面,他们任何时候都是王者。

    她认命了,刚才被亲了一口像掉了一块肉,这会儿已经消停了,安安静静在他身侧躺着,垂眼面对着他,颇有豁出去的架势。

    “婉婉……”他叹息,“你一点不喜欢我吗?如果真的不喜欢,在潭柘寺为什么要给我希望?”

    她心头一动,这个问题她也问过自己,自己对他,究竟有没有过感情。

    “中秋大宴,你拔刀相助,让我免于受辱,我很感激你。潭柘寺那趟,你冒险来见我,也是我始料未及。要说喜不喜欢你,我说不上来,只是觉得你这人不讨厌,可以结交,但是……”

    但是音阁的嘴不严,让她知道他为了尚主不择手段,所有的好感便烟消云散了。本来就不深的感情,怎么能在初初萌芽的时候就遭受严寒?

    他找到她的手,紧紧把她的五指包在掌心里,态度诚恳,语气哀致,“我不希望流言影响你我之间的感情,也许你现在还不了解我,但日久年深,你自然能看见我的心。我说过,十年前就注意你,不是因为你的身份,是因为咱们之间的那段渊源。你只要信我,那些浮于表面的东西都是假的,我待你一心一意,那才是真的。”

    他不说破,但字字句句都在解释,婉婉听着,态度有松动,但也还是存着顾虑。就比如他知道肖铎和音楼的事,肖铎那样狠辣的人,为什么会放他入潭柘寺,这点叫她一直耿耿于怀。音楼说过,只要她下降的不是南苑王就好,赐婚后肖铎也曾和她暗示过,要她多提防南苑王,可见在他们眼里,他并不是个多可靠的人。

    婉婉脑子里一团乱麻,如果当真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他们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偏要这样打哑谜?想到最后不由伤情,对他们来说她终究是个外人,他们才是生死与共的。

    她不说话,眉心拧了个小小的疙瘩,看上去很不快乐。他微微往下缩一点,和她视线齐平,“不信我的话?”

    她点头过后又摇头,“我希望自己能相信你,你先前说得没错,我下降南苑,日后你我当是最亲的人。以前的恩怨是非,暂且不去提它,从今往后请你实心实意,千万不要骗我。”

    他自然无可反驳,垫在她颈下的手臂拗起来,终于能够紧紧抱住她了。她的个头相对于一般女孩子来说属于高挑的,但是在他怀里,依旧显得娇小脆弱。

    他不停叫她的名字,一声声婉婉,在他舌尖变得出奇的软糯。她已经很久没有听到别人这么称呼她了,父母在世的时候还稀松平常,他们过世之后只有大哥哥和二哥哥,也是小妹妹居多,极少叫她的闺名。她本以为会很排斥他故作亲密的套近乎,可是听他这么唤她,她又感觉到一种久违的平实,原来她对幸福的追求只是这么简单。

    隔着两层亵衣,彼此能够感觉对方的身体,这一步迈得着实大,到现在还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她很紧张,害怕他接下去会有过分的举动,他的胸膛越来越热,仿佛拢着火盆,下一刻就会灼烧起来似的。男人总有一种攻击性,就像她在西苑豹房看见的虎豹,浑身充满力量,随时蓄势待发。她不知道别人新婚是怎么样的,自己总是生怯,尤其这人说生不生,说熟又不熟,像现在这样被他抱在怀里,实在感到害怕。

    然而两个人,却有截然不同的感受。暖玉温香,不心动的大概只有死人。窗外狂风大作,身上热得蒸笼一样,他没想到自己陷得这么深,一直渴慕,最后成执念,刻在骨头上,到死还是个溃疡。

    他的自制力,一直是他引以为傲的,熬得油碗要干,神思几近昏聩,一手在她背上轻拍安抚,“别怕,不要怕我……”可不知怎么鬼使神差,一个恍惚,已经覆在她身上了。

    她骇然望着他,眼睛里的恐惧无限放大,颤着嘴唇说:“你要干什么?”

    他连自己的呼吸都控制不住,在她看来,可能就像个吃人的兽。他说对不起,“我也不知道。”

    他低下头想吻她,她别开脸,嘴唇落在了她耳畔。她因为恐惧大声抽泣,胸脯急速起伏,细细的脖颈几乎承载不了那么激烈的呼吸,看上去叫人心疼。

    他有些晃神,她不知哪来那么大的力气,猛地把他掀翻了,然后飞快跳下床,光着脚冲出了卧房。

    铜环和小酉还没睡,因为上房不用伺候了,闲散地坐在灯下描花样,纳鞋底。忽然门被撞开,哐地一声锐响,两人俱吓了一跳。忙站起来看,长公主从外面进来,衣衫不整,满面泪痕。铜环大惊,“殿下怎么了?”

    她哆嗦着嘴唇,牙齿磕得咔咔作响,半天才说出话来,“叫人备车,我要回长公主府。”

    这般模样,显然已经不必再问了。铜环给小酉使眼色,令她出去准备,自己拿了大氅来包裹她,拉她在榻上坐下,倒水给她定神。

    婉婉气哽不已,摇着头说:“我还是不能,实在是做不到。我再也不要来这藩王府了,我要回去……”

    她单薄的肩头颤得厉害,铜环只好上来抱她,喋喋安慰着:“好、好,这就回去,别哭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呢,您去前就有准备的,这会子反吓得这样。”一面说,一面上下检查她,“南苑王弄痛您了吗?他伤了您没有?”

    她说没有,刚才的事不想再回顾了,只是一味催促着,外头准备好了没有,什么时候能走。

    这么晚了,又下着大雨,长公主要离开,自然惊动整个藩王府。太妃闻讯而来时人已经走了,见儿子闷闷不乐坐在那里,少不得要责问上两句。

    “究竟是怎么回事,竟连天亮都等不及,这大夜里的就回去了?”

    他脸色惨白,十指交叉起来扣住了口鼻,只余一双眼睛,里头盛满了无奈。

    太妃打听不出所以然,急得大声呵斥,“怎么不说话?吵嘴了?还是你哪里做得不当,惹她生气了?明知道她身骄肉贵,就应当担待着点儿。想尽法子娶回来的人,大婚第二天就闹得这样,怕外头不笑话你?这么大的雨,叫她走在雨里,你还在这儿给我塌腰子坐着,亏你坐得住!还不撵上去,该赔礼赔礼,该认错认错。夫妻之间舌头挨着牙齿,还指着过一辈子呢!”

    太妃是大公无私的人,在她看来女人闹了脾气,一定是男人的不是,所以不用问缘由,劈头盖脸先一顿臭骂。

    他坐在圈椅里,垂着脑袋无力反驳,叹了口气道:“我这会儿不能去,去了只会火上浇油。”

    太妃掖着两手凝眉看他,“你究竟哪里惹恼了她,这大半夜的兴师动众回长公主府……”说着好像转过弯来了,“可是你唐突了?冒犯她了?”

    那张雪白的脸渐渐红起来,他这么大的年纪了,还要母亲操心这种事儿,觉得丢尽了脸,也丧尽了尊严。

    太妃歪着脖子打量他,“儿子,你今年二十四了,也该晓事儿了。牛不喝水强按头,这种买卖有几桩能成事的?不是额涅说你,擎小儿你阿玛操练你们,半夜里睡昏了头,上房一敲锣,哥儿几个里,就数你跑得最快,因为你时刻清醒,知道自己该干什么。现在大了,成人了,竟越活越回去了……她是姑娘家,路远迢迢到这里,还没闹明白你长了几个鼻子几个眼呢,你就想沾身,你说她心里什么想头?这一点上,你是不及你阿玛,当初我嫁到南苑,两年后才怀的你,你阿玛就不闹心吗,也没见他像你似的。”说着嗓门矮下去,嘀嘀咕咕道,“儿子都那么大了,再过三五年的也要往房里填人了,当爹的还像个愣头青,我都替你寒碜。眼下怎么办?事儿交代了,你还有脸子上她那儿见她去吗?这么僵着是法儿?你到底是要个驸马爷的名头啊,还是缺个媳妇儿踏实过日子?”

    他简直被数落得无地自容,“我这会儿一脑门子官司,您就别往我伤口上撒盐了。我知道自己失算,悔得肠子都青了,您光顾着埋怨我,顶什么用!”

    顶什么用?自然是先出够了气再想辙。男人呐,到底不如女人揪细,要不怎么好些酒后爱乱性呢!女人不一样,女人心思细腻,不是什么人都好相与的。别以为嫁了你,你就是她男人,能大马金刀想干嘛就干嘛。夫妻间也得讲究个你情我愿,霸王硬上弓,对付良家妇女还成,对付帝王家的金枝玉叶,那就差远了。

    母子俩各占了一处坐着,事态严峻,如临大敌。

    塔喇氏和陈氏也相继来了,见堂上气氛沉重,谁也没敢说话。

    半晌太妃叹了口气,“这么着吧,明儿让澜舟和澜亭早早儿起来,上那头伺候着去。要是能成,让他们先扎了根,你就沾沾儿子的光吧,一点一点儿靠上去为宜。”言罢看澜舟,“到你显身手的时候啦,阿奶瞧你会抖机灵,你额涅那里,交给你和你兄弟。千万哄好了她,叫她不赶你们走,旁的以后再说,明白了?”

    澜舟眨着大眼睛垂袖道是,“听阿奶的指派。”

    太妃略感安慰,至少还有一个能靠得住。长公主虽气大发了,但对孩子也许还存一点慈爱之心,打发孩子去,比他老子管用。澜舟聪明,懂得随机应变,澜亭呢,得嘱咐他不许瞎胡闹。这个土匪托生的,睁眼就不消停,宇文家爷们儿个个斯文有礼,结果出了他这个反叛,几乎没有一天不挨揍的。

    “亭哥儿呢?”太妃找了一圈,没找见他,再一看女人堆儿里,连周氏也缺席,不由大摇其头,“造孽的,娘儿俩一个臭德行,天塌了也不和他们相干。吃爹的饭,睡娘的觉,眼皮子少沾一会子就死了。”

    还是澜舟上前来揖手,“亭哥儿还小,天暖和了爱犯困,阿奶别怪他。等明儿我叫上他,我们哥儿俩一道去,孙儿自有法子留下,请阿奶放心。”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金银错相邻的书:逍遥弃妃加官晋爵猎国记穿球鞋的电脑乱三国之亲兵传奇刺明无限之笑着活下去邪魅总裁的诱宠青天大老爷空想王美人谋律女生寝室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