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金银错

26.梅英疏淡

【书名: 金银错 26.梅英疏淡 作者:尤四姐

金银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心理大师帝国玩具火影之究极下忍限制级末日症候恶灵国度永夜君王黑科技垄断公司绝品邪少终极教官巨星的初恋超级仙学院堕仙    大概有很多女孩儿设想过自己成婚时候的样子,觅得一位良人,从此琴瑟和鸣,平安喜乐。婉婉也期待过,不过并不细致,大方向就是过好日子,没有波折,像在宫里时候一样。但是自由方面又比在宫里时候强些,没有人管束她了,她可以随便出门走走。

    所以她想要的从来不复杂,可惜越不复杂,越难达到。她的出身早就注定她得不到普通人那样的幸福,也许一辈子都得在大风大浪里挣扎,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驸马进来了,文质彬彬,气度宏雅。婉婉透过朱红的轻纱看他,她曾经以为相由心生这句话是有些依据的,没想到还是值得推敲。看似光明磊落的人,其实不过如此罢了。

    她掖起两手,端端正正压在小腹上。直觉自己肩背松垮了,重新武装起来,今晚算是头一回正面交锋,她绝不能落了下成。

    要说紧张,还是有一些的,她一直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这样嫁了。她的婚姻起始于阴谋,最后如何了局,尚未可知。回头想想,走到今天像梦一样,仿佛随时一个惊雷就会醒过来似的。可惜这梦魇是真的,她看得见这新房里鲜艳的色彩,触得到裙上繁缛的刺绣,也听得见他一步一步走近的声音。

    他到她面前,覆面的盖头模糊了她的轮廓,只看见博鬓下的耳垂小巧莹洁,即便看不见脸也不觉得惊惶,他知道一定是她。

    婢女送来喜秤,他牢牢握住了裹着红纸的那一截。牵袖来挑,盖头的边缘缓缓升高,露出精致的下巴,小巧的红唇……他脸上隐隐有了一点笑容,渐次扩大,挡也挡不住的欢喜。

    尚公主,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或者别人是为那份殊荣,他在很大程度上确确实实是遵从自己的心意。当然不能说一点目的没有,藩王加上驸马都尉,随公主下降而来的,还有那件刺了金的黄马褂,意味着日后出入京城再不必受限制了……但抛开政治不说,公主的到来,他还是全心全意渴望的。

    他人在江南,洞悉京中一切。曾经她只占据密函里很小的一部分,可是不知不觉篇幅越来越大,以至于不得不专门辟出一卷来,再不与时事混杂。他心里明白,权利和爱情应当清楚区分,他需要这样一位血统高贵的福晋,伴他日日夜夜,同他生儿育女。

    可是她性子太强了,单看她的人,温婉柔顺,很难和什么忠君事主、心怀天下联系起来。她笑容腼腆,玉手纤纤,本该在闺阁中乐天知命着,然而她又有那样一个名字,雷霆万钧,伤人伤己,孝宗皇帝还是苛求她了。

    他的视线在她脸上流淌过,从现在起应当是个新开始,即便她不情愿,日子久了,渐渐就会喜欢上他吧!

    他俯身拱手,“殿下一路辛苦,良时原本应当另择吉日迎殿下下降的,但桃叶渡离公主府有段路,我不来相迎,终究不能放心。”他说话的时候尽量把自己的情绪控制得很好,唯恐有一点造次,吓坏了她。

    她慢慢抬起眼来,眼睛里没有什么温度,略顿了一下才道:“一路顺遂,多谢王爷。”

    客气里透着疏远,她不会满脸娇羞扭扭捏捏,和别的新娘子完全不一样。不一样好,他仍旧心满意足。

    全靠人端来酒壶和金爵,他斟了一杯,自己先饮一口递与她。她站起来,蹙眉看着那金爵,合卺酒后,就真的是夫妻了。

    心里还是感到彷徨,可事到如今又能怎么样?她伸手去接,爵和一般的杯子不同,如果是酒杯,转一圈还能避开他接触过的地方,爵却不能。她只好硬着头皮把流口压在唇上,略抿了点儿就递还回去,再由他一口干了。

    这个流程必须重复一次,不过斟酒人调换过来,以示举案齐眉。婉婉不擅饮酒,以前吃糟虾曾经醉过,刚才那口已经是鼓足了劲儿了,接下来恐怕得再饮半杯,实在没办法了,也打算豁出去。可是倒还好,他把一大半都喝了,最后只剩润口的一点点,算是在细微之处不动声色地包涵,使她免于出丑。

    合卺酒过后得吃子孙饺子,通常象征性地在滚水里过一遍,捞出来后是生的,没法吞咽。喜娘问生不生,两个人要异口同声说生,将来必然子孙满堂。这些规矩精奇嬷嬷事先教过她,她心里都有数,可是她咬开的那个饺子不知怎么是熟的,又不好追究,只含含糊糊说生,把饺子吐进了痰盒里。

    驸马和公主的地位,就像他以前说的,分属君臣,合卺过后仍旧要行礼。全靠人上来搀她升座,她在面西的宝座上坐下,驸马整理冠服向她两拜,她起身站在脚踏上回两拜,这样婚礼就算完成了。

    帝王家一般当日不设筵席,所以他并不需要应酬宾客,也没有喝得醉醺醺的必要。全靠人安排他们并肩坐下后,纷纷行礼,退出了新房。

    人一去,屋子就显得空了,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婉婉心里只有惊,没有喜。之前嬷嬷曾经大略和她交代过洞房的经过,似乎是个极其神秘的勾当,当时听得一头雾水,也因为知道共渡的人是他,倒还觉得安全。可是现在这人和她想象的相去甚远,她除了恐惧,还能有旁的什么?

    她很不自在,悄悄往边上挪了挪,和他隔开一段距离。她设想过见到他后应该怎么发泄她心里的不满,至少得厉声质问,但是真到了这种时候,又觉得一切都是多余,她已经懒得开口了。

    他大约也纠结,转头看她,欲言又止的模样。半晌才道:“时候不早了,殿下……安置吧!”

    公主和驸马的婚姻,同一般的婚姻不一样。公主府设长史司,其中有一局,相当于宗人府的职责,驸马奉召见公主,留宿行房都要严格记录。所以驸马入公主府并不是随意的,如果冲撞了公主,管家嬷嬷还可以训诫斥退。当然这是在驸马完全没有权势的情况下,到了南苑的地面上,这些都不是大事,遵守到底是因为敬重她,所以相聚就变得非常难得了。

    婉婉心跳如雷,一声声,几乎震透耳膜。嫁了人要和驸马亲密,还要和驸马生孩子,她不情愿,但是想起皇帝曾经的嘱咐,权衡了再三,料想疏远让他提防,行事就会遇阻了。真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够这样大无畏,这种时候脑子想到的竟是这些,实在是逃避无门,感到自暴自弃了。

    拖着颤抖的双腿走到铜镜前。乍一见涂抹得分不清眉眼的浓妆,真把自己吓了一跳。定睛看,想是嬷嬷一层又一层为她补妆,才弄得现在这样的。这人是她,又有些陌生,她抬起手臂,镜子里的人也抬起手臂,她吁了口气,把凤冠和博鬓拆了下来。

    出嫁的行头要顶那么久,是件很累人的活计。音楼曾经拿秤称过她的头面,足足有十来斤重,除了正面看得见的簪环,还有相当一部分别在后脑勺,必须靠她自己慢慢摸索。

    赤金的楼阁,好沉重的份量!每摘下一件,脖子的压力就减轻一些,她的头从来没有这么疼过。他走过来,昏黄的镜子里倒映出他的面孔,他垂着眼睫,替她把那些桃心发压都拆下来,迟疑地看了她一眼,“我知道您还没有习惯,或者对我也有好些成见,但是来日方长,你我既成夫妻,良时以命善待殿下。”

    婉婉没想到他会说这个,音阁的那番话,当初若没有听到,今天或者会很感动,当真一心一意同他过起日子来。可是如今已经有了伤疤,再怎么修补都不管用了,卖弄温情,又何必呢!

    她还是不习惯同陌生人靠得太近,过会儿同床共枕,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横竖他站在她身后,让她感觉芒刺在背。她不愿意彼此弄得那么尴尬,但是不说,并不表示她不懂。

    她不动声色避开了,退后两步道:“王爷言重,大喜的日子,何必说这个。我这一个月都在路上,到现在脑子还犯晕,有怠慢的地方,请王爷见谅。”

    她一点都不闹,甚至连一句重话都没有,反倒叫他不安。十几年的教条约束,她的天性早就被改造了,比方看见一朵花,爱美的姑娘或许会折下戴在发髻上,她却不会。也许远远看一眼,连香味都不去沾染,便佯佯走开了。

    他情愿她把不快和疑惑说出来,可是她偏不,这就难办了。他不能去挑明,免得落个不打自招的嫌疑,也叫她警觉身边从来不乏他的探子。他只能装作不知情,对她的不满茫然不知所措,这样一来就像伤口被捂住了,不见天日,腐烂得更深。

    她抵触他,动作和语气无形中筑起了一栋高墙,就算他使尽浑身解数,也跃不过去。她避到屏风后洗脸,把那层厚厚的粉黛和胭脂卸干净了,再出现的时候是一张素净的脸,那么天质自然,和那身华美庄严的吉服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还是上年藩王大宴时他看到的样子,眉眼楚楚,顾盼生辉,自己在她面前,竟显得寒酸和卑微。所以娶到了又如何,不能相亲不能相爱,她的心和他隔了十万八千里。

    “殿下厌恶我么?”他站在红烛前,枯着眉头问她,“下降南苑,必然十分的不情愿吧?”

    她眼里有一丝惊讶闪过,很快平静下来,“王爷这话是何意?我已经到了金陵,情愿不情愿,重要吗?”

    他摘下通天冠搁在一旁的帽桶上,微微侧过脸,乌沉沉的鬓角刀裁一样。似乎对她的回答感到失望,低下头,半天未置一词。

    他沉默,婉婉反而觉得难堪,这样的洞房花烛夜,开端就是不理想的。离心离德做夫妻,简直有点好笑。

    她和衣躺下,拉过被子直挺挺卧着,他古怪地觑她,“殿下,绶带和霞帔缠起来,只怕睡得不舒坦……还是脱了吧!”

    她说:“王爷不必忧心,我就喜欢这么睡,你请自便吧。”

    他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小子,可是在她面前,竟连一点手段都使不出来。他走到床前,苦恼地站了一会儿,她闭上眼,连瞧都不愿意再瞧他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金银错相邻的书:韩娱幻想黄沙百战穿金甲假面圣徒死亡进化空间噬魂天书福临门星际之超级帝国我的美丽空姐再生传说魔兽领主窝在山村禁区之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