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金银错

17.京华倦客

【书名: 金银错 17.京华倦客 作者:尤四姐

金银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至尊仙朝风水大术士综艺娱乐之王极品全能学生美人记东方梦工厂最强的系统诸天至尊无限作死近身兵王最强炊事兵最强网络神豪    他也不知是鼓了多大的勇气才敢去牵她的手,可她让开了,虽然早在预料之中,他还是忍不住失望。

    对于这位长公主,他的感情一向有些复杂。宇文氏贵为藩王,权倾一方不假,但在慕容氏眼里,终究只是异族,是奴才。皇室的公主即便下嫁平庸无能之辈,也绝不委身宇文氏。合德长公主,在她还是帝姬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她,如果说一见倾心,未免太假,他对她有感激,也有野心。尚公主,是他把整个江南道完全收归旗下后的又一个目标,一步步蚕食,充满目的性。但对于她个人,又不可谓不用心。

    他远在金陵,其实洞悉她所有的一切,从她几岁长恒牙,甚至几岁成人,他都知道。他公务繁杂,晚上回到府邸,第一件要做的就是看京里送来的密函,“今日主不悦、今日主甚欢喜……”久而久之成了一种习惯,更坚定他要把她带回南苑的决心。

    他踏遍了大邺的疆土,山一程水一程,景色秀丽如画,然而民生千疮百孔,是那些锦衣玉食的贵人们不能想象的。皇朝老朽,需要新鲜的血液,在可以预见的天翻地覆下,至少保全她,也是对她当年救下他的一种报答。

    她脸上有惊惶,十五岁的少女,提起婚姻好像下辈子的事似的。他的心高高悬了起来,“殿下不愿意吗?觉得良时难以做配?”

    她不住咬唇,一排贝齿狠狠划将过去,唇色愈发的鲜洁。他心慌意乱,忙调开视线,他有过女人,连儿子都有了,可是面对这样的她,还是忍不住的羞惭和狼狈,大概是疯了。

    她支支吾吾,可能想拒绝,又怕他脸上挂不住,说话留了半分余地,“我还小,暂且不会许人家的。”

    他慢慢摇头,“殿下今年十五了,连荣安皇后都开始为殿下谋划婚事,殿下已经不小了。”

    婉婉感到失落,真的已经不小了,她在忧国忧民的时候觉得自己是个大人,可一谈到婚嫁,她就宁愿自己是个孩子。

    她怯怯看他,在他的回望里矮下去半寸,下了狠劲儿绞那荷包上的穗子,打算绕开这个话题,“王爷在这里太危险了,要是传到太后耳朵里,只怕会惹麻烦,还是快走吧。”

    他屹然站着,身影铺陈在她脚下,“我央了肖掌印,是他网开一面放我进来的,消息传不到太后跟前,请殿下放心。”

    婉婉听是肖铎的意思,心头倒松泛了,他必定知道南苑王的来意,既然连他也认同,她是不是不该再挣扎了?

    她轻轻叹息:“那就好……”

    他观察她的神色,那个肖铎是她的良药,没想到自己得拉上他做陪衬,才能取得她的信任,真叫他这叱咤惯了的人无奈又沮丧。

    长公主仰慕肖铎,可惜了,肖铎有把柄在他手里,某种程度上还是为了自己的幸福和前途出卖了她。他松开紧紧攥着的拳,心里自然不受用,但无妨,等公主的心渐渐靠向他,再慢慢收拾肖铎不迟。

    他整了整衣冠,重新揖起了两手,“我今日忽然来同殿下说这番话,想必殿下十分意外,我自己现在想想,也觉得孟浪了,愧对殿下。我并没有冒犯殿下的意思,实在是因为留京时日不多,再不开口,唯恐来不及。我对殿下,如果说十年前就心生爱慕,未免有些夸大,但上年西华门上再见殿下,自此魂牵梦萦难以自拔,这是实话。”

    婉婉娇养在宫里,每个人对她说话都慎之又慎,她没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世界,更没想到会有男人吐露这番衷肠。年轻的姑娘经历的到底太少了,她耳根子发红,一路蔓延到了交领下,站在那里进退两难。

    他略微顿了一下,见她不显得抵触,这才有勇气说下去,“南苑的情形,想必殿下也有耳闻,宇文氏不得尚公主,这是多少年前留下的皇命了,良时不敢有违,但得遇殿下,又觉得不甘,思量再三,还是决定一试。我……”他似乎表述得有点艰难,目光在她脸上一转,复又垂下眼去,“我十四岁就有了通房,如今育有两子,各出自两位庶福晋。祁人有早婚的习惯,儿女绕膝,才视作家业兴旺,但在殿下跟前,这件事怕是极大的一项欠缺。我不敢瞒骗殿下,今日向殿下表明心迹,没有逼迫殿下的意思,接不接受全在殿下。如今我要补救,实在是来不及了,只有承诺殿下,如果殿下屈尊,良时自此以后唯殿下一人尔。那几房庶妃,可以另置房产安置她们,届时怎么处置,全凭殿下做主。”

    其实婉婉生活在宫中,看到太多这样的事情,三宫六院里,除了皇后哪个不是妾?她的父兄都像他一样,这是男人的时代,要想婚姻一尘不染,有也有,实在太难。她对他以前的事,没有什么执念,他现在看上去至多也就二十三四岁,但这个年纪如果没有子嗣,南苑那方天地大概就要动荡了。她看到过张皇后对着二哥哥的十来个皇子强颜欢笑的样子,他那里不过两个,她喜欢孩子,这点对她来说不难……忽然发现自己居然在一一开解自己,顿时又惊讶又难堪。

    到底答不答应,她也拿不定主意,但她知道一点,他和肖铎一样,是个沉稳可靠的人,这就够了。

    他眼巴巴看着她,仿佛生死全在她一念之间。婉婉吸了口气,犹豫了很久点头,“那我……就答应你吧!”

    他脑子里嗡地一声,“殿下当真愿意吗?”

    她腼腆地笑了笑,唇角抿出细细的梨涡来,“我等你三个月,过时不候。”

    他能感觉到心在一腔热血里翻滚颤抖,她这一句话,比拿下湘楚更令他激动。他笑起来,风云齐动的颜色,“好,一言为定。”

    婉婉就这么晕头晕脑把自己许给他了,好像有点草率,但也不觉得后悔。记事起见过三回面,每一回都有很不错的印象,细想起来,也许参杂了一点同情,但是更多的,是急于摆脱肖铎对她的影响。

    “王爷明天什么时候走?”

    他说巳时,“天黑前要离开京畿地界,这是朝廷的规矩。”

    婉婉想了想,“保大坊离紫禁城不远,我明日上城楼,送别王爷。”

    即便不能面对面,目送也算尽了她的意思。婉婉真是个极端认真的人,既然准备和他有牵扯,那么就要做得像那么回事儿。她以前看戏本子,男人出远门,女人都得送别,好像她再按兵不动,就十分对他不住似的。

    他带着满心的欢喜去了,她回过身来,看那寸寸斜阳落在褚黄色的庙墙上,忽然感觉荒寒。

    铜环和小酉过来,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迟疑问她:“刚才那个是南苑王?”

    她们布施早就回来了,只是见长公主和他在枣树下说话,不好贸然上去打搅。这庙里的山门已经封了,人家既然闯进来,总有他的打算。铜环搀她回到廊子上,低声说:“追到这里来了,八成是有话和殿下交代吧?”

    婉婉脸上酡红,只管搪塞她,“没说什么,恰好遇上。”

    连撒谎都不会的人,越是掩饰,就越坐实了。小酉嘀咕:“要是被锦衣卫或者东厂的人拿住,就算是藩王,只怕也落不着好处。这个南苑王真大胆,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只为和殿下恰好遇上。”

    婉婉忙正了脸色教训她,“留神说话!既然知道他是偷着进来的,回头别说漏了嘴,叫人拿捏他。”

    这就已经向着人家了,看来当真不寻常。小酉想得不深,不过借机嘲笑她两句,铜环却忧心忡忡,夜里在她床前徘徊不去。

    婉婉见她这模样很稀奇,打着帐幔问她怎么了,铜环坐在脚踏上,起先摇头,后来方嗒然道:“殿下还记得上年先帝的嘱咐吗?”

    她愣住了,上年大哥哥在乾清宫暖阁里和她说过一番话,她那时候没当回事,今天想起来分外惊心。

    “先帝说过,挑谁都好,只不能是南苑王。我要是出降到金陵,他就失了膀臂,唯恐南苑势大,朝廷镇不住他们。”婉婉说着,只觉额上虚汗都冒出来了。她那时是答应了大哥哥的,现在他人不在了,她转头就撂下了,忽然忆起来,顿时不知如何是好。

    铜环庆幸不已,她不是那种有了儿女私情就不顾一切的人。她替她掖了掖被角,温声道:“殿下不单是皇上的妹妹,还是天下人的长公主。当初钦宗皇帝既然留下这样的遗照,一定有他的道理,殿下不忘祖宗教诲,便对得起祖宗在天之灵了。至于南苑王怎么想,那是他的事,殿下用不着对他心存愧疚。对不起他的人是皇上,不是殿下。”

    婉婉知道她说的都在理,可是她先前一时忘情,已经应准了人家,这下子又反悔,岂不是雪上加霜吗?

    她呆呆坐着,那条佛头青的帕子就放在不远处的素牙板画案上,想起今天同他见面的光景,又实在不大忍心。

    “我答应等他三个月,这么擅作主张,竟是错了……”

    她是个听不得好话的人,耳根子软了十五年,到现在依然是这样。铜环道:“三个月不婚嫁,这个咱们做得到,先帝大行,孝期未满,也没有人会逼殿下出降的。”

    所以还是糊弄了人家,把人蒙得团团转,最后一扭脖子翻脸不认人了。

    婉婉失魂落魄靠在床头,“他明儿离京,我答应上城楼送他的……”

    铜环沉默了半晌才道:“上城楼,众目睽睽的,宣扬出去,有辱殿下清誉。依着我,殿下还是不出面的好,咱们在里头,传不出话去,只要人没到,南苑王也不是傻子,自然就明白了。”

    所以他始终没能等到她。

    辰时他就在筒子河边上隔河眺望,灰灰的城墙,和天连成一片,他定定看着,每一处女墙的垛口来回巡视,只怕错过了,结果一直等到巳末,都没有见到她的身影。等得越久,心越往下沉,想必是出了变故,不是她来不了,就是昨天的话不算数了。

    恕存控着马缰回禀:“主子,时候不早了,该动身了。大爷着人传信来,湖南藩司出了点小岔子,等主子爷示下。”

    他决然拔转马头,扬鞭一挥,冲进了风雨里。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金银错相邻的书:大宋桃源疯狂角色无处安放的婚姻悍将异世之东方黑龙重生之官财人生新武道修行录网游之全职天下官路修行奉天承运娱乐之子异能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