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金银错

16.不在浓芳

【书名: 金银错 16.不在浓芳 作者:尤四姐

金银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女主渣化之路邪御天娇白银之轮绝世皇帝霸唐位面成神之虚空戒超级仙学院末日刁民逍遥侯极品全能狂少好莱坞之路位面电梯    城府不深,瞒得住外面的人,瞒不住铜环。但是她从来没有正面透露过,所以对她的安慰也只能旁敲侧击。

    “姻缘这种事儿,有时候真说不清楚。最初遇见的人未必对,得慢慢来,捋顺了就好了。”晚膳过后她伺候婉婉躺下,边给她盖被子边说,“咱们宫的文姐儿,和那个奉先殿太监走到头了,司礼监的蔡春阳横插/进来,文姐儿的对食换成蔡了。”

    婉婉靠在大引枕上问为什么,“那个太监对她不好,所以换人了?”

    铜环说不是,“不光是好不好的问题,得讲缘分。朝夕相对搁不住随意的一眼,那一眼要是能把心安顿下来,看准了就不改了。错失的人呢,其实也用不着伤心,你留人不住,不是你不好,是你不适合。眼光还是得放长远些儿,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就是这个道理。”

    婉婉垂下眼,闹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原来她这段话是对她说的。她有点不好意思,自己这点小心思,到底没能逃过她的眼睛。她拿手背掖了掖脸,惘惘的,却没有像以往那样,不愿意谈及了,就缩进被褥里。

    灯下看美人,自有美人婉媚的神韵。铜环对她,还是怜惜居多。虽说她是主子,但是年纪比她小了好几岁,有时候迷迷糊糊的,像家里的妹妹,很多事情上需要人开导。

    她歪在床头,脸倚着帐幔,案上烛火融融,面颊敷了层金粉似的。一双笼着烟雨的眼睛,看得出心里千回百转。

    “我的事,你都知道。”她嗫嚅了下,“我已经想明白了,你不用多说。”

    铜环装出讶异的神情来,“殿下指的是什么事?奴婢倒被您弄糊涂了。”

    她拿手指拨弄被面上小小的柿蒂纹,很认真地说:“我以前喜欢厂臣,现在已经不喜欢了。你放心,我会好好把持自己,不叫别人看出来的。以后我就照着他的模样人品找,找个看得上眼的,踏踏实实跟着人家过日子。”

    她的脾气一向不小家子气,瞒得住的时候瞒着,瞒不住了老老实实承认,这点很是讨喜。既然心里有了主意,一门心思去做,再不用担心她摇摆不定。铜环上前来,替她放下了半边帐子,“时候不早了,睡吧!明儿还得筹备潭柘寺上贡的东西,殿下这两天哪儿都别去,进庙前要斋戒,没的冲撞了菩萨。还有一桩,上回金亭子那事过后奴婢在想,殿下跟前近身的只有我一个,万一分派不开,难免有差池。您又不爱生人照应,想法子把小酉调回来吧。她在北边历练了一年多,应当懂事儿了,我求了肖掌印,他也首肯,回头着人传话就成。”

    婉婉这才觉得铜环是个值得托赖的人,自己不懂争取,带累了身边伺候的奴才,现在她替她想得周全,以后就是可以信任的了。

    她躺下来,对她笑了笑,“你瞧着办吧……还有五七呢?”

    铜环说:“五七恐怕不成,贬到洒扫处去了,再想回来实在难。您也用不着伤心,如今提拔他当了个小班领,吃不了苦的。”见她颔首,替她掖好了帐子,退到外间上夜去了。

    翻来覆去,今晚有些睡不着,眼皮沉沉的,脑子却很活络。半梦半醒之间看见了肖铎,她心里直打鼓,后来肖铎变成了南苑王,她倒变得紧张起来。他背对着她,她不敢出声,他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那一眼把她惊得一抽搐,人顿时就清醒了。

    怎么想起他来,真是奇怪。大概这两天对他的处境很同情,这个人就在心里留下印记了吧!

    仰在床上,听窗外风声像流水一样汤汤而过,思绪繁杂。心里怙惙着,不知道他对宫里发生的事知不知情,也可能已经察觉了,又无可奈何吧。那天金亭子里他锄强扶弱,身手那么好,可惜在权势面前,半点用武之地也没有。所以越想越觉得他冤枉,被自己的妾侍坑了,二哥哥又对不起他,自己除了同情,说不出别的来。

    辗转反侧,不是滋味儿。女孩子就是这样,闲暇时光太多,全用来伤春悲秋了。

    第二天醒来头昏脑胀,外面鸟鸣啾啾,隔着薄薄的纱幔,看见杏树的枝桠斜伸过来,影子在高丽纸上轻颤。

    “主子起身了。”

    照例一声通传,两边帐子掀起来,小酉就站在脚踏上,见了她忍泪憋出一个笑,跪下磕头请安:“主子安康。奴婢回来了,以往不晓事,给主子添了诸多麻烦,日后一定跟着姑姑好好当差,尽心服侍主子。”

    婉婉赤着脚下来搀她,也不说什么,只是打量她。小酉似乎把所有吃的苦都忘了,回到她身边就高高兴兴的,不过的确比以往谨慎了许多,在铜环眼皮子底下的时候,俨然就是第二个铜环。

    要上潭柘寺进香了,宫里的女人,一年到头也只有这个机会能上外面看看。婉婉很期待,让铜环准备好了香烛贡品,从自己的梯己里拿出一部分钱来,准备上庙里布施。只不过她的钱捐得有限,不像太后她们,动辄几十万两重塑金身,钱全是从国库里拨出。她为这个也和音楼抱怨,“如今国运艰难,我听说北方的军士,连过冬的军需都没有,还把钱花在这种地方,真不值。菩萨跟前心意到了就行,银子用起来一点不知节制,恐怕菩萨也保佑不了她们。”

    音楼听了打趣她,“女夫子,你错投了胎,要是个爷们儿,在朝中为官,一定是个清廉爱民的好官。”

    两个人坐一辆车,一路看风景,一路吵吵闹闹地到了潭柘寺。

    这寺庙的历史比北京城还要悠久,当初是先有潭柘寺,后来的紫禁城都是参照这里建成的,所以翘角飞檐极具宫里的味道。入寺打哪个佛殿起头有规矩,太后率领她们从观音殿开始一级一级地参拜,最后进毗卢阁酬神,请得道的老和尚开坛,给她们解签做公德。赵老娘娘在文殊殿里供了先帝的牌位超度,因自己不能出席,前一天跑到哕鸾宫一通颐指气使,命音楼潜心悼念旧主。音楼擅长窝里横,对外一直不太厉害,最后只得窝窝囊囊答应了。婉婉和她交情好,不忍心看她一个人在那儿跪着,也陪她敲了一炷香的木鱼。

    外面秋色正浓,婉婉有点心不在焉,“今儿天不错。”

    音楼嗯了声,“我算完了,这回出游全交代在这儿了。”

    婉婉犹豫了一下,“我上外头给你摘佛果子去吧,吃了能消灾解厄。”没等音楼答应,在她肩上一拍,吐着舌头潜出去了。

    溜号是因为膝头子受不住嘛,她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心安理得上了廊子。

    以前每年都上寺里来,很多地方熟门熟道,记得东尽头有棵枣树,这里的和尚不吃果子,果皮红得发紫了,还在枝头挂着。嬷嬷一直不让她贪嘴,说吃多了不消食儿,八岁那年还为此吐过。她也不是图爱吃,就像大哥哥钓鱼只享受过程,她摘枣儿也是这样。

    铜环跟在身边,怕是不会让她自己上手的,她想了个办法,把荷包里的金银角子全倒在她手里,“我要在这儿陪步娘娘,你帮我到各处布施,每个菩萨面前都别落下。”怕小酉回头又要替她背锅,把她也一并打发了。

    跟前没人了,感觉十分自在,她往东信步游走,站在栏杆前观察,舍利塔旁的枣树又高又大,最近的锦衣卫在十丈开外,两个小沙弥路过,对她合什一拜,又走远了。

    她舔着唇,负手转悠了两圈,公主偷果子,不太像话。确定附近再也不会来人了,才从台阶上下去,猫着腰蹿到了枣树下。

    寺院里的果子长得很饱满,太阳一照,果皮油亮。她探手去够,没留意树上的尖刺,缩手不及划了一道,起先倒没什么,眨眼从那细细的白杠里渗出血珠来,她惊得低呼了一声,抬着胳膊,懊恼地鼓起了腮帮子。

    舍利塔后有踩动落叶的声响,一人素衣金冠,仿佛从天而降。多年后回忆起那天的情景来,天特别蓝,他冠上垂落的的组缨浓烈如火,映红了她眼前的世界。

    他低着头,没有言语,一条佛头青的手绢小心翼翼在她腕间缠绕。婉婉莫名慌乱,想掣回手,听见他说“别动”,有些执拗有些霸道,却莫名温暖。

    他绑缚得仔细,一双长眉微蹙,看不见眸中景象。婉婉老大的不好意思,只觉他指尖和她腕上皮肤相触,隐约要灼烧起来似的。她连呼吸都迟滞了,宫眷来潭柘寺进香,要戒严,要封山,不知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万一被人知道,那可不是开玩笑的。他却不甚着急,将帕子两角细细挽了个结,这才抬起眼来。

    怎么形容那双眼,似乎都不够贴切。婉婉不是第一次领教,却是第一次靠得那么近,沉沉一潭碧波,无风无雨,却又光华肆虐,只消一顾,便嵌进人心里来。

    “你……”

    “我来看殿下。”他向她微笑,“藩王留京,不得超过二十日。今天已经是第十九天了,明天我得回南苑,临走前来和殿下道别。”

    婉婉怔怔的,论交情,没到这步,可是他来了,又觉得没有任何的牵强和不妥。

    她垂下眼,慢慢红了脸,“王爷有心了,可是今天寺庙外男不得进入,你这样冒风险……”

    “因为宫里我进不去,比起硬闯毓德宫,潭柘寺对我来说容易得多。”

    他说的都是实话,然而这实话却像在油锅里浇了一捧水,轰然之间便沸腾了。婉婉忽然发现手腕还在他指尖,她心跳如雷,难免畏缩,他大约也察觉了,很快松开,眼神黯淡了下来。

    怎么这样呢,婉婉感到迷惘,没有不悦,反倒因为他要走了,涌起一点离愁别绪来。她沉默了一会儿才道:“金陵离北京那么远,王爷路上多保重。”

    他抿出浅浅笑意:“金陵是个好地方,六朝古都,毓秀之地,待有机会,一定迎殿下去那里游玩。”

    公主不能离宫,要想出去,只能是出降之后了。他的话里有隐喻,让人措手不及,婉婉不敢深究,想起音阁来,仓促解围:“庶福晋也跟你一道回去吗?”

    他脸上分明一阵尴尬,“不……步娘娘留她在京做伴,我一个人回去,等冬至祭天大典的时候再来。”

    婉婉此刻愈发同情他了,人给强留下来,他没法和皇帝做对,只能俯首领命。

    她心事重重,他倒是转了话锋,“今天起到冬至,满打满算三个月,这三个月我人虽在金陵,心也时时在这里。今天冒了风险来见殿下,求殿下答应我一件事。”

    婉婉料想大概和音阁有关,点头道好,“王爷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绝不推脱。”

    却没想到,他托她办的事完全和音阁无关。他灼灼看着她,言辞哀恳,“我此一去,只怕要度日如年了……我在官场上历练了这么久,向来事事有把握,可这回不同于以往,总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唯恐三个月内听到殿下婚讯,良时远在金陵,鞭长莫及……”他垂袖,隔着一层云缎试探着握住她的手,“我唐突了,恳请殿下,等我到冬至。届时我上书朝廷,求皇上赐婚,带殿下离开这里。”

    婉婉惊惶地瞪大了眼,乍然之间论及婚嫁,她真是连想都没有想过。慌乱之间退后一步,使劲从他手里挣了出来。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金银错相邻的书:网游之蓝色命运法师的荣耀超能警察非常盗娱乐在身边乱三国之亲兵传奇超级战神参见帮主天道残剑残兵传说吸血皇朝戒指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