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金银错

13.静逐游丝

【书名: 金银错 13.静逐游丝 作者:尤四姐

金银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文娱教父偷香绝品邪少龙珠之武天宗师重生之2006本座东方不败真武神王光脑武尊俗人回档重生之我是BOSS大娱乐家蝴蝶效应    “奴婢耽搁了,叫殿下好等。原本预备和张妈妈交代一声就回来的,谁知半道上绊住了脚。西边配殿的神案走了水,供桌上燎了一大块,差点儿把房子烧了。宫里火烛管得严,稍有点闪失就得报上去,回头又是一通折腾。奴婢赶回宫瞧了眼,没什么大碍,小宫女添灯油的时候打翻了灯台,好在跟前有人,火势没能起来……”铜环一面说,一面回头看,“刚才那人,是南苑王?”

    婉婉嗯了声,语气里颇有怨怪的意思,“殿里烧了神案,叫他们去看就是了,把我一个人撂在那里,险些出事。好在南苑王来了,才把我救下,要不然真是……”

    她叹了口气,走得有些远了,快到宫门上时回身望了眼,金亭子下灯火辉煌,那红色的身影还在那里,鲜明得像一方朱砂落款。

    她怏怏收回视线问铜环:“你去乾清宫,见着赵皇后没有?”

    铜环愕然:“赵皇后没在金亭子里吗?那怎么让人传话请殿下?”

    她冷冷一哂:“她做的好局,暗暗叫人在那里埋伏,好拿龌龊手段算计我。”她把怎么见了赵还止,南苑王又怎么解救她的经过都告诉她,恨声道,“我只说她糊涂,没想到她不单糊涂,还荒唐!这事儿我不能罢休,一定要讨个公道。这回大家悄没声儿的掩过去了,那下回呢?”

    受到这样的不礼遇自然应该生气,可是静下心来思量,长公主被人冒犯,也不是什么值得宣扬的事。铜环道:“您稍安勿躁,我明白您的意思,还叫那个姓赵的活着,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可奴婢的想头是,暂且不要声张,与其闹得沸沸扬扬,不如交由肖掌印处置。东厂的手段殿下也听说过,随便寻个什么由头,就把那畜生法办了。咱们只要出气,何必伤筋动骨,没的让宫里那些碎嘴子知道了,又是个话把儿。”

    提起肖铎,她心里就发凉。以前不管出了什么事儿,她头一个想到的就是他,仿佛他是一尊神佛,专门用来护她周全的。然而现在呢,她需要的时候他不在,他有了顶要紧的人,心也全在人家身上,哪里还想得起她来。

    她心情不佳,垂头丧气,“麻烦人家做什么,没准儿他正忙着呢。”

    铜环却坚持,“这可不是一件小事,难道平白饶了那贼人吗?嚷嚷得人尽皆知不好,却也没有让他逍遥法外的道理。明儿把肖掌印传到毓德宫来吧,殿下不愿意再提那事儿,奴婢替殿下说。不管怎么样,得给赵家一点惩治才好。”

    渐渐到了乾清宫前的天街边缘,她站定脚,有些惫懒,“步娘娘回来了吗?”

    “奴婢给张妈妈传话的时候还不在,这会子就不知道了。不过步娘娘的姐姐也进宫来了,料着娘娘终要露面的,不好白放着姐姐不管。”

    婉婉有点奇怪,“音楼的老家在江南,她姐姐怎么上京城来了?”

    铜环说:“殿下不知道,步娘娘的姐姐是南苑王新纳的妾侍,这回跟随南苑王入宫,是来探望步娘娘的。”

    婉婉愣了下,“原来里头还有这层关系……”

    月蚀过去了,天地重新澄澈,地面上的砖块纵横交错,显出冷硬的线条来。她朝乾清门上看了眼,宾客云集,自是热闹非常。可越热闹,越使她心烦。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我头疼得厉害,不想去了,咱们回毓德宫吧。”

    那么盛大的场面,缺了一位公主不算什么。铜环道是,“小厨房里炖了甜碗子,是殿下最爱吃的。回头用上一盏就歇下吧,今儿都是奴婢的错,没能照应好殿下,奴婢罪无可恕。”

    她慢慢摇头,“好些事是命中注定,合该我有这一劫,不能怨你。”

    走上西一长街,夹道寂静又深远。那月亮重见天日,光辉愈发的势不可挡了。宫里一向有规矩,下钥过后门禁不得再开启,所以她很少有机会在夜里走一走。朱红的墙在月下还是扭曲了颜色,变成了幽暗的蓝,触目所及都是荧荧的,很有味道,但也很恐怖。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寒,她回去之后就病了,人昏沉沉的,身上烫得厉害。延挨到了天亮才说,铜环急忙上报司礼监,肖铎亲自带了医官来诊脉。她躺在架子床上,把手探出帐子,手腕暴露在空气里,那一截彻骨的凉。

    太医的诊断不出她所料,开了两剂表汗的药,让她多休息少吹风,自然就好了。她仰在那里,隔帐听见脚步声散了,铜环把肖铎请到外间,一五一十把昨天晚上遇见的事和他说明了,末了道:“我们殿下虽是长公主,受到的拂照并不多,这事儿报到太后娘娘跟前,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收场。所以奴婢找肖掌印,请肖掌印为殿下做主,严惩那个胆大包天的赵参议。”

    婉婉闭了闭酸涩的眼睛,把被子扽高,盖住了自己的脸。做公主并没有想象中的快乐,她的烦恼那么多,全都憋在心里,有口难言。

    皂靴的鞋底轻轻擦过地面,到她床前,过了很久才听肖铎道:“请殿下放心,臣一定剁下那厮的爪子,给殿下出气。铜环说得对,事情不宜张扬,越是闹得人尽皆知,臣越不好用手段。殿下瞧着吧,赵老娘娘那里,臣也会为殿下讨回公道的,绝不叫殿下白受这份委屈。”

    其实当时很气愤,过后倒平了心绪,但是听见他的安慰,不知怎么悲从中来,忍不住就哭了。

    她在帐内抽泣,肖铎在帐外束手无策,“臣知道这事对殿下影响颇深,好在有惊无险,殿下宽怀些吧。”

    婉婉哭的并不是这个,她只是对失去感到恐惧,本来打定主意争气的,决定以后都不理他了,没想到他随意的两句话,她就自然而然回心转意了。

    她打起帐子叫了声厂臣,他拱手看她,红红的眼睛,红红的鼻子,衬在那雪白的面孔上,又是可怜又是可爱。

    他上前半步,“殿下有什么吩咐,臣听着呢。”

    她翕动了下嘴唇,很想和他谈谈含清斋里的事,可是转念一想又怕他为难,况且对方是音楼,戳穿了大家尴尬,还是不说的好。

    真是伤心,难得结交了一个好朋友,结果这个好朋友抢走了她喜欢的人,这算什么呢!婉婉到底善良,她没有想过要使坏,如果他们都是用了真情的,那就好好在一起吧。不过二哥哥要是知道她胳膊肘往外拐,大概会气个半死。可她觉得皇帝的女人可以有千千万,肖铎遇见一个合适的人太难了,反正二哥哥不长情,割爱一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在候命,她却好像没有别的话可说了……想了想话锋一转,“南苑王应当还没离京吧?你替我准备一个食盒,送到他别业里去。”

    肖铎明白了,她是个仔细又客套的人,受了人家一点恩德,习惯性的涌泉相报。

    他道好,“回头就让小春子送过去,只怕南苑王不敢吃罢了。”

    “不管他吃不吃,我的心意到了就成。听说他的侧妃也在京里,这趟是不是要逗留两日了?”

    肖铎想起昨晚御座上那道痴迷的目光,长长呃了声,“想来是吧。万岁爷怕端妃娘娘孤寂,特意挽留南苑王在京小住。侧妃入宫不必递牌子,还赏了小轿,方便随意往来。”

    婉婉脸上浮起古怪的表情来,“如此厚待,真不多见。那位侧妃长的什么样儿?和音楼很像吗?”

    肖铎摇头,“是同父异母的姊妹,在闺阁中就不对付,感情并不深厚,不过是走个过场,没想到万岁爷皇恩浩荡,特许了常进宫探望。不过论相貌,倒是个美人,大概是随了她母亲吧。”

    这下婉婉心里有数了,想来她那个二哥哥的老毛病又发作了,隔灶的饭香,瞧见人家侧妃,又起了别样的心思。只不过她是姑娘家,不好多说什么,也不想再打听旁的了,颔首表示明白,“我托你的事别忘了替我办成,我累了,再睡会子,你去吧。”

    肖铎揖手,却行退了出来。

    回到司礼监即命人准备食盒,挑了几样精致的点心,让送到保大坊的藩王府邸去。

    曹春盎还在嘀咕:“我瞧那个南蛮子没安好心,干爹还让给他送吃的……要不儿子往里头掺一把巴豆粉,给他清理清理心肝儿?”

    这些废话换来一个凌厉的白眼,曹春盎缩脖儿吐舌,忙拿着牌子出宫去了。

    藩王的别业置办在京城,为了不那么招摇,都是往寻常了建造。南苑王的府第是个四进的院落,规格不高,简直和一般富户的手笔差不多。这位藩王的特别之处还与其他藩王不同,他善经营,懂得表面文章,没有深入了解的人,永远窥不透那张面孔背后的韬光养晦。

    宫里有赏,虽然不是御赐,也足够令人感恩不尽的了。南苑王亲自迎接,小小一盒点心托在手上,曹春盎满脸含笑:“这是长公主殿下命奴婢送给王爷的,都是殿下平时最爱吃的,说昨儿那事无以为报,权且拿这盒子点心向王爷聊表谢意。”

    他谦恭一如往常,“请曹公公替本王带话,长公主盛情,良时感激不尽。”转身命人给曹春盎准备赏钱,“曹公公辛苦,进屋歇歇吧。”

    曹春盎摆手不迭,“不敢劳烦王爷,奴婢本来就是宫里办事的,跑这点腿,算不得什么。王爷留步,奴婢值上还有差事,就先告退了。”说完撒丫子便从藩王府跑了出来。开玩笑,当初端妃没和他结梁子,都差点把命交代在他手上。现在他和干爹几乎撕破了脸,还敢留下喝茶,敢情活腻味了。

    底下长随眼看着那个小太监跑出门,呵腰上来接应食盒,被他抬手遣退了。不过一个稀松平常的东西,那么珍而重之捧在怀里,看模样简直怪异。他也知道太过了些,可是架不住心里欢喜。拿进上房搁在桌上,绕着月牙桌慢慢踱步,想起亭子里的她,曾经是他少年时期心之向往。那么近距离地站着,完完全全的姑娘模样,等了十来年,终究等到她长大了。

    婢女揭开食盒让他过目,海清卷子、奶皮饼……拿梅花漆盒装了五六样,花花绿绿都是女孩子的口味。外头来的东西不能乱吃,因此一根银针递了上来,他捏在指尖掂了掂,还是扔开了。本来就没打算动,动了一块怕不完整,放着观赏也好。

    廊下脚步声急促,到了门上叫声王爷,他回身看,音阁打扮得花枝招展,立在槛外说:“皇上打发人传信来了,让我即刻进宫。”

    他嗯了声,无关痛痒,“照着咱们来时商议好的办,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步家的。”

    音阁道是,脚下却流连不去,“王爷这么做,当真不怕天下人耻笑?”

    “耻笑?”他轻轻牵了牵唇角,“为什么遭耻笑的反倒是我?天下人不是更应该同情我吗?”

    “我毕竟是王爷下聘迎进王府的……”

    他站在那里,一双沉沉的眼眸没有温度,“你我各取所需,用不着讲大道理。我南苑王府给你提供进入紫禁城的跳板,只要手段够高,爬上皇后宝座也不是不可能,全看你怎么作为罢了。”

    音阁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他这么做的用意,“王爷究竟是什么目的?如果只是为了取悦皇上,大可以直接把我送进宫去。”

    他眯着眼睛审视她,慢慢摇头,十分失望,“单凭一个你,差得太远。”所以才要把自己的脸面搭进去。如果这个局能成,那么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真奇怪,他机关算尽,只是为圆自己曾经的梦。因为这个梦是没有恶意的,所以做一点变通,也没有任何罪恶感。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金银错相邻的书:肥仔球王白中仙的修道生涯宦海逐流玄门天道龙灵欲都英雄之生死三八线极道龙尊混沌雷修未来特警金鳞大王鬼龙仙尊貌似纯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