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金银错

10.春愁黯黯

【书名: 金银错 10.春愁黯黯 作者:尤四姐

金银错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失恋无罪全能大歌王明末工程师素女寻仙掠天记惊悚乐园好莱坞之路烽皇复活之战斗在第三帝国备中的伊达独眼龙大明文魁完美人生    宫里一年到头的节日有很多,除了普天同庆的日子,另有帝后和皇太后的寿诞,或是万寿或是千秋,几乎隔三差五就有一场庆典。婉婉对过节的概念并不强,大抵就是一群无聊的人,找个借口凑在一起吃喝玩乐罢了。她在宫里的身份比较特殊,每回都少不得受邀,聚多了也有点麻木。

    但是今年的中秋却引发她的兴致,因为厂臣打南边回来了。眼下正是朝中风向不定的时候,内有西厂外有藩臣,她不放心,终归要亲自到场,看着大宴顺利完结才好。

    铜环给她上妆,薄薄施了一层粉,唇上点口脂,称得那皮肤细致通透。她平时很少精细打扮,仗着底子好,出入太后宫里也是素面朝天。自打李嬷嬷开发了小酉和五七,她连偶尔的唱曲的兴致也没有了,香粉上了脸,照镜子的时候居然感到陌生。

    “年轻轻的姑娘,还是要打扮才好。”铜环给她簪上一支烧蓝镶金花细,反复审视了再三,“瞧瞧多齐全,等老了才爱俏,那可晚了。今儿和平时不一样,不避讳什么宫里宫外的。殿下也该为自己筹划了,我是殿下贴身的人,说句实诚话,指着谁做主都靠不住,还是自己掌眼的好。”

    婉婉嗯了声,“铜环,你喜欢过什么人吗?”

    铜环的视线移到了檀香木的五蝠捧云落地罩上,“咱们这种人,既然进了宫,一辈子就甭指望出去了。我进来时才七八岁,哪儿有什么喜欢的人呢。”

    “太监呢?我听说好些宫女和太监结对食了,图将来有个照应。咱们宫的文姐儿也有对食,那天我看见她在假山后头和人说话,那个太监不知是哪个职上的,见了我慌慌张张就跑了。”

    铜环浮起了一个沧凉的笑,“太监?我不愿意和她们一样,已经活成了黄连,何苦再糟践自己!”

    所以太监总是太监,有气性的宫女,终归瞧不上他们。

    婉婉有些犹豫,偏过头问:“你说……肖掌印怎么样?他也是太监。”

    铜环给她换上了牙色的织金通袖袄,在那片雪白的交领上整了又整,笑道:“肖掌印那样的人,莫说太监里头,就是全天下又有几个?可是位高权重又如何,交代了一辈子,不过困在这四方城里,到底也苦。”

    婉婉叹了口气,站起来看她提裙往她身上比划,边比边问:“这条青碧的这么样?还是那条石榴色的好?”

    她自己挑了荔枝色的马面裙,膝襽上缀满平金的如意纹,不显得招摇,也不过于低调。穿完了扭身照,脸上带了点羞怯的笑意,“你瞧好不好看?”

    铜环垂袖在一旁打量,这宫中佳丽三千,实在没有一位比得上她。她的高贵是浸透血液的,哪怕荆钗布衣,照旧昂扬。

    她夸赞了两句,接过宫婢送来的香囊,仔细给她配在身侧的衣结上。婉婉看她柔软的手慢条斯理梳过桃红的回龙须,轻声嘱咐她:“开筵之前还能走动走动,之后就留在太后身边吧!回头来参拜的诰命多,王侯将相也多,您留神相看,将来不至于落个盲婚哑嫁。”

    婉婉失笑:“你也真是的,我才十五岁,就急着要把我分派出去。好吧,我应准了你,将来出降一准儿带上你,你用不着像她们似的苦熬,我给你找户好人家,叫你这辈子有指望就是了。”

    主仆两个笑闹了一阵,天色将晚的时候方进了乾清宫。

    宫外的官员们都已经进来了,大约朝贺完了一轮,分散在四处叙旧闲聊,等待开宴。后妃们一个个花蝴蝶似的,围着皇帝打转。这位二哥和大哥哥不一样,大哥哥虽然政绩不佳,但总算努力过。他呢,一副诗人的做派,多情到几乎滥情的地步,登基半年,忙的都是春花秋月,实在叫人替他捏把冷汗。

    音楼大病初愈,拖着病体也来了,皇帝拉着她说话,她应付式的把他打发了,转过身来和婉婉咬耳朵:“回头筵上人太多,怕吃不尽兴,我让底下人准备了螃蟹,咱们躲在花园里受用。”

    婉婉也爱吃螃蟹,就是吃起来麻烦,蟹八件摆弄来摆弄去,等把肉都剔出来,基本已经凉了。凉了的蟹腥气,吃了也遗憾,音楼的吃法是直接上嘴咬,省时方便,一盏茶工夫可以吃掉两个,大有牛嚼牡丹的痛快感。

    这个朋友交得好,脾气未必一样,但是贵在契合,和她在一起,每每有以前从来没有尝试过的新发现。婉婉道好,正打算和她一起走,没曾想被几个族中的婶婶拖住了后腿。

    那些王妃是神人,对她凭空长到这么大感到非常惊奇:“才几个月未见,长公主出落成个大姑娘了!”

    把一个不知是郡主还是县主的女孩推到她一块儿,让她们肩并肩站着,大家开始品头论足:“喏,婉婉比宝瑟小了两个月,个头却比她高了。”

    “当初徐娘娘人才就出众,婉婉是她的女儿,个头自然也比同龄的姑娘高……”

    “长公主现读什么书?《礼记》背了几卷了?”

    “身上这香囊的绣工真好,是自己做的吧?”

    再了不起的身份,在这些三姑六婆面前也不算什么。婉婉身陷重围,笑得很尴尬。看了音楼一眼,示意她先行,等自己解决了这些麻烦,再去慈宁宫花园和她汇合。

    音楼丢下个怜悯的眼神,耸肩先走了,她被众人团团围住,连步子都迈不开。回身要向太后求助,太后似乎对她如此受欢迎感到很满意,和张皇后喁喁低语,时不时地瞥她一眼,没有半点要解救她的意思。

    她感到困顿莫名,殿试一般逐个回答她们的问题,眼神却四处乱转,巴望着忽然开筵,大家就散了。可是吃饭也得看时辰,朝臣们有先到的,也有后至的,需等人都来齐了,才好让太监排膳。

    怎么办呢,脱不了身,脸上还不能显出不耐烦来。她悲哀地望向远处,突然发现殿宇深处的灯火下站了一个人,锦衣华服,乌纱帽下有一双骄矜的眼睛。他也正看她,闲闲的,存了点玩味的意思,目光略一停顿,又低下头去盘弄他的蜜蜡手串了。

    他避开她的视线,唇角很快漫起融融的笑意。婉婉怔了一下,猛地想起那人是南苑王,心里七上八下越发难熬了。

    王妃诰命们还在聒噪:“上月襄王家的郡主大婚,娘家除了陪嫁,另请西洋人画了一幅画像。”

    啧啧,众人讶然:“没听说过这样的,大婚送什么画像,这不是触霉头吗!”

    “那有什么,西洋人画得好,真人似的……

    婉婉发现众人的焦点转移了,悄悄牵了铜环的衣袖潜出人堆。她着急要赴音楼的约,匆忙往殿门上去,走了一半又看见那个藩王,顿时既羞且臊,捂着脸从他的注视里窜了出去。

    “怎么办,真是丢死人了……”跨出月华门的时候两条腿还在打颤,她拧着身子像孩子一样哼唧。

    铜环不明所以,“殿下刚才应答得很好,怎么就丢死人了?”

    她垮着两肩,想把自己怎么装太监偷看南苑王的细节告诉她,再一琢磨还是算了,翻尸倒骨丢丑,还嫌自己不够蠢相吗。

    她敷衍着说没什么,进揽胜门后朝北张望:“打发人找壶花雕来,我带了好去讨蟹吃。”

    铜环有些担心,“还要喝酒?回头满身酒味儿,叫人闻出来怎么好?”

    婉婉不以为然,“要是喝高了,筵席就不吃了,你回去给咱们找两床被子来,我和她在亭子里过夜。”

    她提起一片裙裾,踩着露水从石桥上过去,临溪亭下灯火阑珊,可是找了一圈,并没有找到音楼的影子。婉婉回过头来思量,是不是记错了碰头的地方,见东边含清斋里有隐隐的光亮,那地方是专供后妃们礼佛小憩的,前后西次间打通,形成独立的小院落,不与外界相干,倒是个清静雅致的去处。

    她笑着抬袖指了指,“保不定在那里,瞧瞧去吧。”

    提灯的嬷嬷替她引路,穿过幽径到门上,奇怪,居然一个站班太监也没有。只见前殿烛火杳杳,那烛光像平铺的缎子,照亮了半截穿堂。

    她迈进门槛,院子里很静,许久没有上这里来了,还记得小时候大哥哥带她在井口捉萤火虫的情景,一时回忆涌上心来,不由自主便往后院去了。

    含清斋本就不是奢华的地方,规格和边上的宝相楼没法相比。这里的陈涉极简单,一桌一椅一立柜,南窗底下设了个宝座,锦垫隐囊极少有人用,还如以前一样簇新。

    婉婉看着空空的屋子,有些怅惘。略站了一会儿想离开,隐约闻见空气里漂浮着瑞脑的香气,这香味太熟悉了,是厂臣的。

    他来过这里?真是稀奇……她转头看那雕花立柜,镂空的缠枝,牵牵绊绊没有尽头。忽地发现柜门上夹着一片裙角,细看是鸟衔瑞花锦。她脑子里嗡然一声,这纹样是高丽进贡的,阖宫只有音楼拿来做了裙子。

    她觉得心都颤起来,来得太不凑巧了……她退后两步转过身,故作镇定:“走吧,再去别处瞧瞧,没准儿会子人在临溪亭解螃蟹呢!”

    她跟在掌灯嬷嬷身后,人浑浑噩噩地,走得高一脚底一脚。铜环见她有异,上来搀住了她,“殿下怎么了?身上不好吗?”

    她说不出来,不是身上不好,是心里大不好了。原来音楼和厂臣已经到了这步,年少的梦,顷刻就碎了。

    月亮当空挂着,大得凄惨,她走出揽胜门,在夹道阴暗的墙根下蹲了下来。铜环唬着了,惊声问:“殿下,哪里不舒坦,奴婢即刻传太医来。”

    嗓子眼被堵住了,发不了声音,她只是摆了摆手,把脸埋在臂弯里。

    为什么自己总是瞻前顾后呢?这次果真是太迟了,明明认识了五六年……她知道音楼很好,为人正直,性情可爱,如果她是男人,说不定也会喜欢上她。可是……她一直觉得厂臣近在咫尺,没有想过他会和别人扯上关系。这回是毫无防备间的致命一击,她慌了神,孤苦伶仃没有了方向。

    她灰心丧气,反正从来没有得到过,为什么还要感觉失望。假设重新给她机会,她能不能把握住?想了很久,其实知道自己没有这份勇气,所以失败也是理所当然。

    她站起来,擦了擦眼泪,“好像有东西钻进我眼睛里了……”

    铜环提灯来照,她眼圈红红的,分明是哭了。可她不戳破,拿手绢替她掖了掖,“不要紧,眼泪能把灰尘洗刷干净,殿下再试试,已经不疼了罢?”

    她深深吸口气,“说得是,已经不怎么疼了。”

    铜环报以微笑,搀她往长信门上去,刚走了几步迎面遇见个小太监,呵着腰道:“给长公主殿下请安。殿下先前不在,乾清宫里出岔子了……赵老娘娘和皇后张娘娘起了争执,遭太后娘娘训斥,这会儿在金亭子里哭呢。娘娘跟前孙嬷嬷劝不住,怕出事儿,托奴婢来请殿下,殿下您快瞧瞧去吧。”

    那位赵老娘娘虽然平时不怎么受人待见,但是大哥哥崩后处境艰难,婉婉心善,到底不能袖手旁观。便让太监带路,自己匆匆跟了上去。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金银错相邻的书:超级驭兽师黑帮少爷马踏天下我本寂寞天神武装海贼王之无证名医宋翔DNF枪手异界纵横星穹君王星峰传说炼器修真最强杀手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