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110.第一百一十章 故人

【书名: 重生之煮鹤 110.第一百一十章 故人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偷香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    第一百一十章故人

    入了冬不久便落了第一场雪, 文瑞王府便借着名头又设了一席宴。于是大半个岭北的官府士族便吧不顾天寒地冻,而至。

    一群人穿着锦缎狐裘,举着佳酿琼浆相互吹捧,大好的雪景无人欣赏,终究又变成了一场迎来送往的应酬。

    ——这样的应酬,卫鹤鸣已经参加的太多了。

    “赵兄果然爽快, 此时日后便仰仗您了。”

    “哎, 左长史言重了, 你我同榜出身,本就该彼此照拂才是。”

    无趣的寒暄好像是一种疫病, 无声无息地在这些官员士族之间流传,无人幸免。

    卫鹤鸣坐在主位冷眼瞧着这些人, 颇有些意兴阑珊。

    他的左手侧是谢东年, 在场内四处应酬, 倒也省了他不少的事。

    右手边却不是王府的左右长史,却是文初时。

    楚凤歌虽已经不必日日装病,却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一个人坐在这位置上,半撑着头,过滤了那些聒噪杂乱的吹捧, 慢悠悠地自斟自饮。

    直到两壶梨花酿下了肚子,一旁的文初时才微微按住了他的手:“先生, 少喝些罢。”

    卫鹤鸣低低地笑了起来:“你怎么也喊起我先生来了, 莫不是跟殿下学的?”

    文初时道:“早就这么叫了, 先生可见是真喝多了。”

    卫鹤鸣想是有些醉了, 拉着文初时的衣袖问:“你在岭北呆了多久了?”

    文初时道:“三年了。”

    卫鹤鸣在岭北落脚不久,便将远在京师的文初时和础润一道接了过来,如今时光流逝,竟这样就过了三年。

    “是了,三年了。”卫鹤鸣声音里呆着微微的叹息,“够久了。”

    三年前没人想到文瑞王府会热闹如此,三年后的今日也不会有人记得文瑞王府曾经的门厅冷落。

    这其间卫鹤鸣究竟付出了多少心力,文初时再清楚不过了。

    地方藩王并不是如常人想象一般,只要在封地便是锦衣玉食,万人敬畏。

    反而因为景朝藩王历来只享供奉,至多有统兵之权,却无治民之责,地方官员仍归属于中央,是以藩王和地方之间的关系本就是一种较量。

    强势一些的藩王自然可收伏地方官为己用,软弱一些的甚至有被地方官侵吞家产的先例。

    文瑞王掌镇北军兵权,绝对不是个软柿子。可在楚凤歌假作重病,先前又数年不曾回过封地的状况下,卫鹤鸣绝对是从荆棘中硬是斩出一条路来走的。

    文初时是眼见着他这样一路走来的,当年那个在国子监意气风发的少年,一点点学着在官场之间周旋徘徊。原本的天之骄子,在岭北这地方剥落了一身的光芒,只穿着一身白衣,顶着“明先生”的名号,便震慑了四方士族。

    他再聪明、再能干,也终究是一个人罢了,却能做到今天这种地步,“先生”二字,他是叫的真心实意的。

    是以前些日子,谢东年取代了先生的位置,他才会愤怒如斯。

    只有他最清楚,卫鹤鸣究竟付出了多少。

    他文初时门庭败落,无路可走。卫鹤鸣却是本可以在京师做一名清贵翰林,以他的门路和能耐,总是有出头之日的。

    可他却选择了这样的一条路。

    卫鹤鸣瞧他那眼神便止不住的笑:“莫让殿下瞧见你这模样,否则他又该说你撺掇我背主了。”

    文初时也有些埋怨道:“先生与王爷合伙做戏,竟连半点风声都不露给我。”

    卫鹤鸣笑了:“你心思浅,兜不住事,没得被谢东年那狐狸给看出来了。”

    文初时远远的瞧着谢东年同士族谈笑风生,连眼角微微的细纹都透着和煦,自己掂量了片刻,确实自己是没有这份本事的。

    他忍不住便有些低落:“先生说的是。”

    卫鹤鸣晃了晃酒杯,仰头又喝了一口:“所以你也本不该坐在这个位置,这些事,交给那狐狸便是。”

    文初时眼神更暗淡了一些。

    “镇北军的事宜,我想交给你。”卫鹤鸣道。

    文初时一愣:“先生的意思是……”

    “当初我把所有事物都交给了谢东年,只有一件,是不能交予他的,那就是镇北军。朱厌再能干,终究是武将,不通杂物,我瞧着镇北军也没有个正经的文职,便一直由我暂代着,一应事务都不通过王府,只由我同殿下决断。”卫鹤鸣道。“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如今京中的形势一日比一日紧迫,岭北的诸多事宜还是得找个人接手才好。”

    “我不信谢东年,但我信你。”卫鹤鸣道。

    文初时心思震荡:“我才疏学浅——”

    卫鹤鸣笑了起来:“这和才学又有什么关系,你能办事,有实干,你我又共事了这样久,人品我是清楚的,不就得了。”

    文初时还是有些震惊:“这……”

    “跟朱厌他们打招呼不用太多的圆滑,只要坦诚相待,那些汉子总是明白的。”卫鹤鸣却声音飘忽了起来:“再说……你不是想同你爹一样吗?难不成要一辈子做个只会打下手的门客吗?”

    文初时的目光凝住了:“你还记得?”

    卫鹤鸣笑了笑,声音里已带了几分醉意:“怎么会不记得,宋漪,你,贺岚,国子监,那时的殿下,还有父亲和阿鱼……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文初时的眼圈有些红了:“我也记得……”

    卫鹤鸣给他斟满了酒,悠悠的叹息着:“太久了,太久了。”

    卫鹤鸣离家已经三年了。

    确切的说,卫鹤鸣这个名字,已经“死去”三年了。

    他对楚凤歌的追随没有丝毫的犹豫。

    可终究有时还是会想起故人来。

    人总是分外眷恋自己年少的时光,他重来一世,便愈发珍重那些亲友之间的情谊。

    他年少的时光也如彩灯上的画儿一般鲜活明快,在京城的时光虽不是无忧无虑,却也总是快活的。

    那时的楚凤歌仍是他心目中的小王爷,宋漪没有死,文初时也还是那个言辞刻薄的御史之子,父亲没有辞官,阿鱼也还是个小心翼翼的小姑娘。他仗着日子太平,镇日装做少年同好友相处,也热血过、冲动过,重做了一次彻头彻尾的莽小子。

    如今再想起来,这些故人旧事都远隔千里之外,甚是怀念。

    文初时一时之间也没了话,只闷着头陪他喝酒,好似也被勾起了伤心事。

    “宋漪……”文初时低声道。“我是知道他的身世的,当初他只同我一个人说过,我却救不回他。”

    当初四个人之中,文初时和宋漪的感情最好,两人似乎是从刚入学便认识的。

    文初时言辞犀利、脾气差,宋漪却脑筋清奇、见谁都笑嘻嘻,若不是叙州那一场瘟疫,恐怕也只有宋漪会接近他。

    文初时在国子监受了委屈,也是宋漪出头顶撞师长,代他挨了罚。

    那是他真的以为只要自己不将宋漪的身份说出去,他们两个日后总能同朝为官,做一辈子的至交。

    最终却不过是他的一个念想罢了。

    宋漪被押入大牢的时候,文初时甚至跪过文瑞王府,可他心里也清楚的很。

    毫无用处。

    卫鹤鸣说:“我对不住他,原本说能救他出来,可最终还是食言了。”

    文初时又喝了一口下去:“这能怪谁呢?只能怪我罢?他那样信任我,又处处护着我,我却没有任何能力去拉他一把。”

    “只能怪我落魄无能,怪我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穷酸书生——”

    文初时的声音渐渐低了,他盯着那案几发呆,始终没有落下泪来。

    卫鹤鸣叹息一声。

    他原本只是思乡,却不想竟勾出了文初时这样的心思来。

    宋漪走时他与楚凤歌朝不保夕,虽心里难过,却不曾在楚凤歌面前表露出来。如今旧事重提,那分失去旧友的叹息竟愈发的令人难受。

    他不是悲春伤秋的人,可此时此刻,他还是有些莫名的疲倦。

    过了许久,宴席散了,桌上也只剩下了残羹冷炙,卫鹤鸣令人将喝醉了的文初时扶回房去,自己却不忍放下那杯凉酒。

    楚凤歌今日夜宿在镇北军营,他也不甚想见他。

    他的殿下本就无甚亲友,自己在他面前说这些也不过是徒然令他伤神罢了。

    卫鹤鸣将那壶冷酒喝尽了,便要回书房去歇息,却听有人来报:“明先生,外头有一人,想求见您。”

    如今已月上中天,卫鹤鸣隐约有些疑惑:“何人?”

    “他说让我将这玉佩带给先生,先生一看便知。”

    卫鹤鸣愣了愣,心中隐约有了一种预感,低头看那玉佩,玉质同他那块如出一辙,上头赫然雕着鱼。

    莫说一看便知了,几乎立时卫鹤鸣便反应过来,究竟是谁来了。

    “她在哪?我这就去——”卫鹤鸣眼中写满了惊喜。

    下头的人从未见他这样高兴过,连忙引着他往门外走。

    卫鹤鸣几乎是一路小跑着过去的,到了王府门口,正瞧见那朱漆大门外站着一位青年,穿着一身青袄,风尘仆仆,眉目间与他隐约相似,却要比他柔美的多。

    “阿鱼——!”卫鹤鸣高兴极了,竟连名字都直接喊出来了。

    卫鱼渊隐含笑意,冲他端端正正的一揖:“在下青川魏瑜,特来投奔明先生。”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诱狐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