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108.第一百零八章 婴草

【书名: 重生之煮鹤 108.第一百零八章 婴草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    第一百零八章婴草

    卫鹤鸣在主位大马金刀一坐, 连文瑞王都是坐在侧位的, 在场只有朱厌神色坦然,其余被绑缚着的人都是一脸的惊疑不定。

    谢东年瞧着这情形, 仿佛明白了什么, 却又不敢置信。

    卫鹤鸣由他们跪着, 将桌子上的账册文书草草翻阅了一遍, 其间同楚凤歌眉来眼去打情骂俏若干, 半晌才笑道:“诸位果真没让在下失望。”

    这些日子以来, 崇长史一党做得最为出格,卫鹤鸣这一案的文书,就如同一案的把柄。

    崇远君根本不报半点希望,如今岭北上下事务都是明先生一手打理出来的,这些东西没人比他更熟悉了, 那账册上的那些障眼法在他面前不过是小儿科,根本起不到半点作用。如今只看这位明先生究竟打得什么算盘, 若是想将他们一党连根拔去,崇远君也不会觉得奇怪。

    那位明先生,本就跟他们不是一路人。

    从见到这位明先生的第一面,他就产生了莫名的厌恶。这人生来就有一股子清高,就好像那些动辄将家国天下挂在嘴边的老儒生一般,酸得令人牙疼。

    这等人物他见得再多不过了, 个个都读书读傻了脑子, 仿佛会念个忠君爱国, 就比天下人都要高上一头一样, 真正谋算起来,恐怕连他的一根指头都比划不过,可笑的紧。

    “你们且瞧着,这位明先生,还能嚣张到几时!”在明先生整治了王府势力之后他放下这样的恶话来。

    可如今跪在书房面如土色的却是他自己。

    崇远君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好像被谁甩了一巴掌。至于他身后那一批党羽,更是神色仓皇。

    卫鹤鸣倒没有折人面子的恶趣味,只将那书册一搁:“崇长史如今可服气了么?”

    崇远君冷声道:“成王败寇,我能有什么话说?”

    卫鹤鸣笑道:“能说的自然有很多,不如崇长史来贿赂贿赂在下,说不准此事便轻拿轻放的过去了。”

    他说的轻巧,好似浑然不在意身后的文瑞王一般。

    崇远君抬头盯着他:“明先生想要什么?”

    卫鹤鸣道:“岭北十二家士族勾结商贩,走私北胡的证据。”

    崇远君一震。

    这些证据是他早些年同商贩往来,使尽手段收拢来的,是他最大的底牌,有了这些证据,就算是文瑞王倒了,他这个王府左长史的位置也是铁打的营盘。

    只是却不知道卫鹤鸣是怎样知道的。

    卫鹤鸣却语气坦诚:“左长史明白的,再好的东西,也要有命来用才是。账册上这些东西,若是交到上头,依长史的聪明倒未必无法可解。可落在王府手里,便是由在下来做主了。”

    “按律例秉公处理,就是大理寺卿来了,只怕也说不得一个不字。”

    卫鹤鸣慢悠悠喝了口茶,接着道:“你也不必弄假的来哄我,我识得北胡往来的黄掌柜,他的底儿已经我已经摸清了,现在只看崇长史的诚意了。”

    崇远君几番犹豫,恨得咬牙切齿,最终还是应了。

    卫鹤鸣松了口气,有了崇远君手里的东西,岭北的士族便也落在他手中了。

    这一世与前世情形不同,一则与北胡之间的战争未至胶着状态,二则没有崇远君等人将岭北上下掏空,他没有破而后立的条件,想压住这些地头蛇,总要用一些非常手段。

    他与楚凤歌做了这些日子的戏,一是为了压住崇远君等人,二便是为了这份证据。

    至于三——

    卫鹤鸣眯眼笑了起来:“既然崇长史如此识大体,那后头的事情咱们就好说了。”

    “殿下的病如今已经大好,王府上下自当以王爷马首是瞻,只是殿下病情反复,我看此事还是不宜声张,诸位怎么看?”

    崇远君盯着卫鹤鸣半晌,低头道:“明先生说的是。”

    卫鹤鸣却道:“你我如今帐已经清了,左长史不必如此,你我同为臣属,若是来日我行止不端,崇远君也只管发落便是。”

    崇远君眼皮子跳了跳,瞧了后头默不作声的楚凤歌一眼,并不打算将这话当真。

    卫鹤鸣却公事公办地同崇远君商量了许久,左不过令崇远君吃进去的那些都给原模原样地吐出来,身后党羽怎样处置云云。

    崇远君心底苦水翻腾,却只能硬着头皮忍了。

    崇远君退下后,这房间里便只剩下楚凤歌、卫鹤鸣、朱厌和一脸坦然的谢东年了。

    除了一开始谢东年曾对楚凤歌的倒戈惊讶片刻,剩下的时间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卫鹤鸣心知他的坦然来源何处,那卷宗上头错综复杂,却是没有留下谢东年的把柄来。这人同崇远君不同,虽也贪恋权势,却贪得有度、圆滑之极,就是手握重权,也断然不肯贸然将自己逼进死路。

    不得不说,谢东年只是生不逢时,论把控人心投机取巧,前世今生都无人出其之右。若是没有卫鹤鸣,谢东年决计是楚凤歌麾下的第一人。

    卫鹤鸣打量了他许久,直到谢东年面上毫无惧色,与他直视道:“明先生想说什么?”

    卫鹤鸣缓缓道:“谢掌柜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谢东年眯眼一笑,灿如四月桃花:“纵是明先生瞧上了在下,区区也不敢同王爷争人的。”

    卫鹤鸣却道:“在下虽非正人君子,却也知道惜才,本不该为难谢掌柜。只有一件,在下恐怕容不得。”

    “难不成在下威胁了先生的地位么?”说着谢东年还送了他一个极风流的眼神。“今后在下怎么也不敢同先生争宠的。”

    卫鹤鸣却在案几后坐直了身子:“你给殿下进献的几样东西,殿下并没有服用,大夫查过之后也全无不妥,可我总觉着不对。”

    谢东年的笑容有些僵硬了。

    “婴草?”卫鹤鸣盯着他轻轻的问。

    “先生说笑了,这婴草又是何物?”

    “谢掌柜家大业大,连这西域舶来的东西都能找到,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卫鹤鸣一下一下地开合着扇子,面上却殊无笑意:“婴草不是毒,自然查不出来,只是用特殊手法制出的婴草膏能消耗人的寿数,令人短时间内感到病痛全无、精神振奋。”

    “更有甚者,会对此上瘾,一日不食,便痛苦难忍,日子久了,还会浑浑噩噩,不辨黑白——谢掌柜,我说的可还对吗?”

    “我虽不知婴草膏是怎么混进这些东西里的,可我猜这些里头,或多或少都掺了些。谢掌柜还真是给我了一个天大的——惊喜啊。”卫鹤鸣的目光锐利逼人,他素日里都是一副言笑不羁的模样,待人颇为和蔼,纵是先前装作同文瑞王争吵,也至多是面上冷淡。

    他鲜少露出这样噬人的神色来。

    也只有这一刻,才会有人意识到,这位明先生在岭北这些年从来都不是一味依赖着楚凤歌的好好先生。

    相反,他才是那个手握重权杀伐决断的捕猎者。

    谢东年脸上的笑意几乎要维持不住,他怎么也没想到卫鹤鸣能觉察出婴草来。

    这东西是早些年他从一个远渡重洋的人手中买来,那人在海上漂泊太久,生了重病,又语言不通。登了陆地不久就贱卖了船上所有物资,一命呜呼了。

    还是从那人所携带的厚重纸张上依稀猜到了这婴草的作用,应该没有人再知道了才对。

    这东西卫鹤鸣原本也应该不知道的。

    连楚凤歌也是不知道的。

    只是前世顾冬黎曾偷听过谢东年等人的谈话,也是在那时,谢东年曾私下谋划用婴草膏设计楚沉,这东西太过恶毒,顾冬黎听了心中难安,便悄悄跟自己说了。

    那时自己明知这东西的可怕,却仍然听之任之。

    因此前世楚沉后来才浑浑噩噩,再也难以维持朝政。

    也是因此他才在死前提醒楚凤歌,他的身旁谋士多,良臣少,可定国,难兴邦。

    因为那时他们要对付的是楚沉。

    可当他将这东西放到楚凤歌身上,卫鹤鸣却感受到了不可遏制的愤怒。

    当楚凤歌第一次喝了那碗鱼汤,回来兴奋到眼睛赤红,折腾了他一宿的时候,他就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对劲了。

    若是他没有前世的记忆,若是楚凤歌真的受了重伤,谢东年的计策未必不能成功。

    这个人野心太大,前世的楚凤歌足够强势,他便心甘情愿的臣服。

    而如今以为楚凤歌病弱,他竟意图将楚凤歌做成傀儡。

    卫鹤鸣甚至动了隐约的杀心。

    人终归是有底线的,如今他的底线就叫做楚凤歌。

    谢东年抬眸注视着他:“先生有待如何?”

    “此人……”卫鹤鸣犹豫了片刻,终是叹息一声。“还是交由殿下处置吧。”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实习医生艳情录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