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104.第一百零四章 臣属

【书名: 重生之煮鹤 104.第一百零四章 臣属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老街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    第一百零四章  臣属

    崇远君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卫鹤鸣却浑不在意, 自寻了崇远君左侧的太师椅坐了下来, 正处在众人上首,大模大样:“人说三年清知府, 十万雪花银。我还道人唬我年少,不想竟真有奇事。左长史大可以跟在下说说, 这满屋的银子是从哪个商人那淘换回来的?区区一个王府长史, 又是从哪里捞出的银子来?”

    崇远君一拂袖, 终是见了怒容:“尊你一声先生,你还真将自己当盘菜了不成?”

    卫鹤鸣却半点没被他的轻蔑所激怒,只笑着说:“若是交代的清楚, 你只管骂。若是交代不清……我倒是可以替你交代。”

    崇远君心里盘算他刚到岭北不过几日, 诸事还未交接清楚,又哪里能弄的清这些东西,不过虚张声势罢了。

    “你只管说, 我倒要看看,区区一个幕客,竟要颠倒黑白、血口喷人不成”

    “长史果真一身正气,”卫鹤鸣一下一下转着手中的扇子, 每转一次扇子就要吐出一个罪名来:“你以王府名义结交地方官,先有重利盘剥, 广放私债,后有收受贿赂, 欺上罔下。你说我究竟哪点冤枉于你了?”

    崇远君心头一跳, 却是朱典簿先坐不住:“欲加之罪, 何患无辞!”

    卫鹤鸣那笑容瞧着愈发的冷:“巧了去了,我今日敢把这些罪名说出来,便不是空口白牙的官司。索性我坦白些,问问诸位,为何只请在座诸位喝茶?”

    “我说的罪名,你朱集朱典簿一个也走不脱,还要加上一个于去岁疏通提学府,串通舞弊一事。”卫鹤鸣说得那朱典簿冷汗涟涟,他却视而不见。“这罪,你们认是不认?”

    厅中一片死寂,无一人敢言。

    卫鹤鸣将那扇在桌上一搁,淡声道:“我瞧着各位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既然如此,朱校尉,还请您在这稍坐,切勿慢待了诸位大人,我自去寻知府前来拿人。”

    说着竟真起身要走。

    “慢!”

    崇远君连忙起身,心知此事已然不能善了。

    他们最是清楚,此人所说的桩桩件件,无一不是实情,若是闹到官府去,此人又有文瑞王在后头坐镇,只怕那知府为了自保也要将他们给查处了。

    只怪他事先没有清查此人底细,竟被摆了一道,更有甚者,文瑞王竟将手下的校尉派来跟随此人。

    初进门时朱厌穿一身皂衣,没人注意,只当是一普通随从,直到卫鹤鸣喊了一声校尉,他们这才发现,此人竟是镇北军校尉朱厌,先前老王爷收养的义子。

    楚凤歌不在,朱厌便一直依靠书信与京中往来,在镇北军中代表着文瑞王一脉,虽是校尉衔,却是地位超然,在镇北军中诗歌举足轻重的人物。

    这些年他们不知试图接近过朱厌多少次,此人一直油盐不进,后来被烦得紧了,便称自己命是老王爷救的,生死皆是文瑞王府的家将,他们只当是他找的借口。

    放到手的权利,谁愿意送还回去呢?

    不想楚凤歌甫一回城,此人便带着岭北军前呼后拥,更有甚者亲随到王府中随侍前后,不像校尉,倒真像是家将一般。

    如今此人又出现在这名不见经传的明先生身后,崇远君心里便明了了七八分,眼前这个未及弱冠的少年,只怕真的是那小王爷的心腹之人。

    他也只得改了先前的做派,一揖到地:“明先生请留步。”

    卫鹤鸣那出门的脚本就没踩实,如今更是转头似笑非笑:“怎么,崇长史还有话说?”

    崇远君将那怒容收拾干净了,应扯出笑脸来:“是我等一时糊涂,还请明先生高抬贵手,指一条明路出来。”

    卫鹤鸣扫了厅中这一圈,与他对上眼神的都忍不住避开了去,这才嗤笑一声:“崇长史倒真是聪明人。”

    崇远君咬碎了一口牙,还要和着血咽进肚子里:“先生哪里的话。”

    卫鹤鸣忍不住好笑,这位崇远君打前世到现在还真是没什么变化,一如既往的瞧自己不顺眼,也一如既往的小心眼。

    “既然如此,我便跟诸位说道说道。”卫鹤鸣重新坐回椅子上。“官场往来,我倒也清楚一二,若是因此难为诸位,倒是我不仁义了。”

    崇远君深知这都是客套,后面的话才是正经。

    卫鹤鸣接着道:“只是有几位兄台,未免捞得太过了些,只怕我文瑞王府是兜不住这几位大佛的。”

    他展开折扇,慢悠悠地挨个点着人头:“三年前的刘府投毒一案,所涉刘大人,不知是哪一位啊?”

    那刘姓审理正哆哆嗦嗦地站了出来。

    “包庇凶手,草菅人命,刘大人好胆气。”卫鹤鸣道。

    他细数了历年往事,挑了三个人出来,俱是些将手伸到外头、害了人命官司的官员。

    那三个惯常趾高气扬的官员一开始还辩驳几句,后来只耷拉着脑袋由他去说。

    卫鹤鸣最终对着朱典籍笑笑:“在下险些忘了,考场舞弊,朱典籍也是做大事的人。”

    朱典籍将求助的眼神投向了崇远君。

    卫鹤鸣却愈发精神了:“诸位都是些厉害角色,只怕王府兜不下这等大佛,不如由左长史来说说该如何处理?”

    崇远君脸色苍白,这明先生是在下套逼他。

    厅里的几个官员纷纷将目光投在了崇远君的身上,一个赛一个的炽热。

    “左长史?”卫鹤鸣那扇子还在一晃一晃的。

    崇远君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理当送交上级,按律处理。”

    众官员面如死灰。

    这人就是在逼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弃了这些人。

    区区王府属官,手中权力低微,他能在岭北的地界呼风唤雨,所倚仗的不过就是官场人情、人脉势力,今日他将自己的左膀右臂砍去,明日他的人脉势力便也荡然无存了。届时他区区一个王府属官,又何足惧哉?

    卫鹤鸣神色坦然:“既然如此,此事便交由左长史来办了。”忽又道。“戴罪立功四个字,左长史想来还是清楚的。”

    崇远君眼睛都要恨出血丝了,却只得诺诺地应着:“下官明白。”

    “这称呼使不得,”卫鹤鸣道。“在下一届白身罢了。”

    崇远君这才想到,这人竟不过是文瑞王手下的一位宾客罢了。

    卫鹤鸣作揖道:“今日扰了诸位的雅兴,在下在这里先赔个不是,独木不成林,王府终究还是要仰仗在座诸位的,日后还望诸位多多尽心。”

    他此行所获颇丰,一撩衣摆,走的痛快,徒留崇远君一人在原地恨的咬牙切齿。

    卫鹤鸣骑了匹马,却没有回王府,直直往镇北军驻地去了。

    一路上朱厌的神色冷然,显然还没从刚才的剧情反转中回过神来。

    卫鹤鸣却心情畅快的很,地方官盘根错节,最是不好清理,但这些属官却根在王府,好拿捏的很。

    只不过他也是占了前世的便宜,前世他到王府不久,王府内新来的谋士与旧有的属臣之间相互冲突到了极点,互相揭起了老底。

    那时卫鹤鸣无意介入期间,便干看了一场白戏,却记住了他们翻的那些陈年旧账,这些东西若是自己去查,倒还真无从下手。如今既然已经知道了源头,只让朱厌略略一查,便清算无疑。

    他倒也清楚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只是先给这些人一个震慑,让他们把那些无法无天的行事都收敛收敛,日后再慢慢收伏。

    文官那些弯弯绕绕,他虽头疼,却也不是真的做不来。

    到了地界,卫鹤鸣只拿着楚凤歌留给他那凤佩,便往来无阻。

    正赶上楚凤歌见过镇北军的诸位将领,在校场观摩练兵。卫鹤鸣兴致来了,便过去瞧瞧,正瞧见他那“一病不起”的王爷徒手撂翻了七八个精壮汉子,满场的叫好声响成了一片。

    卫鹤鸣瞧见朱厌也是一脸的钦佩,倒有些好奇:“你与殿下较之,哪个更胜一筹?”

    朱厌道:“自然是殿下。”

    卫鹤鸣不解道:“你在岭北镇日训练,怎么还及不上他一个上京的王爷。”

    朱厌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武艺一事,自然有天份之别,殿下是义夫的至亲骨肉,他的天赋,万中无一。更何况,殿下在上京也未曾疏懒了武艺。”

    卫鹤鸣这才明白过来,楚凤歌那杀□□号,并不只是因为嗜杀罢了。

    反倒是朱厌犹犹豫豫地觑了他半晌,也没有开口。

    卫鹤鸣道:“你想问什么,只管说罢。”

    朱厌便当真开口问:“你与殿下是……”他犹豫了半晌,才想到一个合适他们关系的词:“夫妻?”

    卫鹤鸣忍不住笑了起来:“不是。”

    朱厌更别扭了:“那是……脔……咳。”他最终也没好意思将那不干不净的词扣在这个人身上。

    卫鹤鸣忍不住笑得更开心了:“也不是。”

    朱厌竟有些松了口气。

    他性情冷冽,为人忠诚,却并不是个傻子,自然瞧出眼前这个人的好来。

    他在岭北相处的都是些军队里的汉子,再或者就是王府那些弯弯绕绕、满肚子心计的读书人,像这位明先生一般聪慧有趣的人,他还是头一次瞧见。

    若是这样的人却是同那些宠姬脔幸一个身份,他竟无端的感到难受。

    却听卫鹤鸣低声道:“我也不清楚我同殿下是个什么身份,大抵……是臣属罢。”

    朱厌神色一顿。

    卫鹤鸣神色淡淡:“他于我有意,我又倾心于他。只是这世上哪有男人与男人做夫妻的?若说是脔幸,却是轻薄了我与他之间的情分。若说契兄弟……我二人又全然不是那么一回事。”

    朱厌皱起了眉,他不甚明白卫鹤鸣的意思,但却直觉的感受到了其中的犹疑。

    卫鹤鸣笑了笑:“就是臣属罢,□□归□□,公事归公事,总归我是要追随他一生一世的。”

    只是他没说的是,楚凤歌终归是会有王妃的,纵是今日没有,来日也会总有皇后。

    若他此刻说什么夫妻,都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若是以前,他倒是想走就走,只是如今他太清楚楚凤歌的行径,他若敢拍拍屁股跑了,只怕真的会沦做禁脔,更会逼疯了这位本就偏执的文瑞王。

    倒不如他是君,他是臣。

    君只有一个,臣却遍布四海,理当如此。

    他重生过后潇潇洒洒过了这些年,倾心爱慕全然直言不讳,更不会纠缠于这些兜兜绕绕的□□。

    只是这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口竟抽动了一下,有种难以言喻的失落。

    “先生。”楚凤歌只穿着单衣跨步过来,脸上还带着汗水。“怎么到这边来了?”

    卫鹤鸣便将方才那些思绪都抛到了脑后,笑着说:“自然是找殿下来算账的,果真是什么将带什么兵,你这上梁不正,王府里那些属官便一个赛一个的黑心。”

    楚凤歌知道他不是当真找茬,便低低同他亲昵:“那今晚我到先生房里赎罪如何。”

    卫鹤鸣红了耳根,却道:“巧言令色,罪加一等。”

    楚凤歌便直接将人扛了起来:“那便数罪并罚,即刻行刑罢,我这便带先生去刑场。”

    两人大步流星的走远了去,依稀还能听到卫鹤鸣的埋怨:“我还有正事未禀,朱厌也在,殿下就不能装个正经样子……”

    朱厌瞧着那两人离去,一旁军中最好事的杨参将凑了过来,眼冒精光:“朱厌,那位就是他们说的明先生?是殿下的什么人?”

    朱厌沉默了片刻,才道:“是殿下的臣属。”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活金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