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103.第一百零三章 开刀

【书名: 重生之煮鹤 103.第一百零三章 开刀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万道剑尊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    一百零三章  开刀

    这几日, 岭北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前阵子市井盛传,文瑞王楚凤歌护送使臣出使北胡, 以结盟誓,保边境数十年的安宁。

    说书人的本子都写好了, 南腔北调的剧本也润了色, 连戏班子的戏都串了两三场, 就等着这两个荣归故里, 就唱上一出使臣巧辩北胡王、王爷枪挑胡将军的热闹戏了, 这事忽然就不了了之了。

    再过几日, 满岭北的市井胡同都被一个消息惊掉了眼球:他们那久居京师未曾回来的王爷竟然回了岭北, 甚至重伤在床, 连京城都回不去, 生怕见了风丢了小命,只得在岭北休养生息。

    大家终于有了新的热闹段子, 他们又讲起了旧时胡人的凶恶, 老文瑞王几次纵横疆场,终于杀得那些胡人服服帖帖、不敢妄动。

    如今老文瑞王才走了十几年, 边疆那群北胡狼便不安分起来, 大大小小也冲突过几次,虽没占得了便宜,却也足够令景朝丢脸的。

    听闻这位小文瑞王也是上过战场拿过功勋的, 又有过御前救驾的功劳, 端的是年少有为。

    可这小文瑞王怎么能身受重伤了呢?

    个中**这些平头百姓不得而知, 但真相不知道,猜总还是能猜的嘛。

    岭北人爱看热闹的性情比之京师子民丝毫不差,更因为远离天子,更少了一份顾及,什么都敢猜、也什么都敢说。

    是以这几天的茶肆酒坊,处处都是文瑞王的流言蜚语。

    有两个年轻人在那低低地议论:

    “这小王爷为什么去的北胡?”

    “不是说保护使臣去嘛?”

    “那你说,小王爷回来了,那使臣哪去了?”

    “这谁知道啊?”

    “你傻啊?那使臣十有**是死在北胡了,小王爷一身的伤就是为他落的。咱们岭北都是何等样的汉子?区区小伤又怎至于此?依我看啊,这王爷的伤,十有**不在身上,而在心上啊——”

    那年轻人一句三叹,最后还带了调子。

    另一个道:“我怎么听着这情节有点耳熟呢?这不是前些日子左家茶坊里说的书嘛?这也能信?”

    年轻人道:“这怎么不能信?你还能找出别的理由嘛?我看就是真的……你是没听全本,那使臣名叫卫鹤鸣,早些年还有人编攒过他的书,取了个名字叫什么天生解元郎的那个,他跟小王爷的关系好着呢,过命的交情。听说啊,戏园子那边已经编好了他们两个的故事了……”

    卫鹤鸣在里间一口茶水喷出来,深深的领会到了人民群众的想象力。

    就这几日卫鹤鸣在岭北处处游走,已经听过不下十个版本了,个个说的真真儿的。

    坊间流传最广的便是他和卫鹤鸣旧友故交,舍生忘死。

    那博人眼球的,就干脆将他俩定成了契兄弟,里里外外把他俩涮了个遍,从牡丹亭到西厢记,统统都给捏到了他俩身上。

    他们也不想想,就楚凤歌那德行,怎么会说出等他高中探花之后便与他结契?

    他又怎么还要呆在尚书府的房间里凄凄惨惨地写着此情可待成追忆?

    更别提他俩还要一起对着月色吟诗作对了——他不会那个,楚凤歌更不会那个。

    据说坊间还有些私下流通的龙阳画本,将楚凤歌化作了一个膀大腰圆的虬髯大汉,把自己画作了戏子的柔弱模样,内容猥亵,不堪入目。

    卫鹤鸣连看都不想去看。

    他前世的心疾都快跟着来了。

    卫鹤鸣咽下喉头的一口老血,又叫了一壶茶,半晌仍不见有人来。

    他今日请了王府众属官,却如今却连个影子都没见到,光听了一肚子的故事,还都是以自己为主角的。

    他问朱厌:“现在几时了?”

    朱厌道:“未时了。”

    “咱们定的几时?”

    “午时。”

    卫鹤鸣百无聊赖地翘着桌子:“一个也没来?”

    朱厌瞧了瞧左右,只有自己和卫鹤鸣两个:“一个也没来。”

    “妙极,”卫鹤鸣笑了笑。“看来你们殿下说的话并不管用。”

    朱厌抽出刀一脸冷然:“属下明白。”

    “你明白个……”卫鹤鸣把脏字咽回了肚子,将他的刀按了回去。“真什么将军带什么兵,一言不合就动刀子。”

    朱厌冷着一张脸,他接的是死命令,见卫鹤鸣如见王爷本人。

    卫鹤鸣拍拍屁股起了身:“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今日我替你殿下教教你,什么叫兵不刃血。”

    朱厌点了点头,依然是一身的煞气。卫鹤鸣一瞬间无比怀念身在京师的础润,虽然傻了些,一样的木头,可终归还能接上话。

    ==========

    “歇一歇、朱典簿歇一歇,”左长史崇远君将那茶杯往桌上一搁,神定气闲道。“多大的事情,值得典簿这样心焦。”

    那朱典簿本就身宽体胖,在屋里来回踱步了半天,倒转出了一脑门的闷汗,卷起了袖子擦了擦:“崇世兄倒是好定力,那人再不济,也是王爷身边的人,我等这样不给他面子,只怕……”

    崇远君轻哼一声:“怕?怕什么,我等王府属官,总是品级再低也是官,他一介白身,不知打哪里冒出来的,只凭着王爷三言两语就占了先头,哪来的面子?”

    朱典簿道:“我又不是怕他,只是你我这等人,在这王府中本就身份尴尬,王爷又是掌着兵的,他若借这人将我们统统赶下台去……”

    说的厅里众人一阵忧虑。

    按景朝官制,掌兵的藩王不得干预地方政事,而藩王的属臣由中央派遣,手中只有官品、并无实权,权充作幕僚一般的角色,又肩负着时刻监视藩王有无异心的责任,实在不是个身么好差事。

    先前这些年文瑞王不在,他们这些属官便是些闲官,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既没有功绩,也同过失沾不上边,安分些的便权作养老,不安分的却是白白在这里蹉跎了。

    楚凤歌回来了,他们心里却更慌了。

    尤其是那文瑞王刚一路面,就弄出了个什么“明先生”,说是京城里带来的幕宾,一应事务都要由他先过问,他们便更是不舒坦了。

    今日那明先生邀了上下属臣去茶馆一聚,险些笑掉了他们的大牙,行走官场这些年,有哪个请客请到茶馆去的。

    崇远君没去,朱典簿没去,下头的人更不敢去了,个个都聚在了崇远君的府上,你一言我一语的,好似没头的苍蝇嗡嗡乱响,吵得崇远君心浮气躁。

    只不过事情做出来了,朱典簿心里还是着慌的:“你说王爷不会真的拿咱几个开刀罢?”

    崇远君指了指外头:“就是开刀,也该是咱们的左长史打头,那才是正经世家弟子,京中有靠山的。哪轮得到咱们几个了?”

    典簿缺却忽得瞪大了眼:“崇世兄,你说这王爷不声不响地就留在这里,莫不是心存……或是他当真性命不保?那此事便大了去了。”

    崇远君瞪他一眼:“朱典簿,谨言慎行。”

    什么话都敢往外头跑,怪道此人姓朱,果真是人头猪脑。

    崇远君懒得跟他多话,他不怕这文瑞王心术不正,怕只怕这文瑞王当真甘于平庸,或是过几日病好利索就上京去了,那他还不知道要在这岭北熬到什么时候去。

    至于这文瑞王若是就这样身殒北胡,恐怕就更是天大的不幸了。

    崇远君听着那朱典簿呼哧带喘的声音,越发地烦躁起来。

    过了半晌,忽听外面小厮来报:“大人,大人……那明先生,上门来了!”

    崇远君面色一沉:“说我不在府上。”

    “那我便在此处等着阁下回来罢。”一个清越的声音打门口传来,崇远君面色一沉,便见一个少年摇着折扇打门口晃了进来,一身茶白色的衣衫,绣着石青色的竹纹,穿一双缎靴,年少模样配上那一双笑眼,令人不忍苛责。少年手中还执着拜帖,倒算有几分文人的模样。

    崇远君语气中含着讥讽:“先生倒是不客气。”

    少年地将手中拜帖好生放在桌上,笑嘻嘻道:“既然尊驾不愿给我面子,我也只好腆着热脸来贴您的冷屁股了。”

    这一来一回,少年似乎混不在意他所受的冷遇,自在厅里转了一圈,脸上还带着笑,对着朱厌一一细数:“这桌椅是黄花梨的,字画是前朝大家孟自留的,屏风是正经苏绣的。”说着他还轻轻将朱典簿那手中的茶盏敲了敲,惊得那朱典簿一个哆嗦,他却露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容来:“别怕,你这瓷杯不怎么值钱,虽是汝窑,却没多少年头。”

    朱典簿刚松了口气,就听那少年道:“但这茶,怕是价格不菲。”

    朱厌冷着一张脸,只知道点头。

    崇远君将茶盏一搁:“先生究竟什么意思,直说吧。”

    少年把将扇一抖,脸上嬉笑如故:“尊驾言重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在下奉殿下的令接管王府上下,自然要来跟各位算算总账。”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异界全职业大师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