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98.第九十八章 情挑

【书名: 重生之煮鹤 98.第九十八章 情挑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我从凡间来神级英雄魔域垂钓诸天大宋的最强纨绔子弟天幕神捕幻想降临现实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重生之最强人生天刑纪美女圣约书碎星物语    第九十八章情挑

    一个昼夜过去, 楚凤歌的情况并没有好转, 体温持续不下,甚至连药都喂不进去了。

    卫鹤鸣的神色冷到了冰点,唬得那游医诊脉的手都在哆嗦,犹犹豫豫地开口:“令兄本就有伤,又受了风寒, 只怕再拖下去会有心痹之症……”

    卫鹤鸣盯着他, 唇抿成了一条笔直的线:“大夫有话不妨直说。”

    “在下医术有限,只愿令兄吉人天相。”

    卫鹤鸣的手动了动。

    那一瞬间他甚至以为卫鹤鸣将要抽出一把刀来,或是会直接扼住他的脖子。

    可最终卫鹤鸣瞧着他惶恐的神色, 只轻声道:“大夫尽力施为便是。”

    游医唯唯诺诺地退了出去。

    虽然卫鹤鸣对他威逼利诱, 谈吐间却并不狠戾,与那些动辄便是刀剑相向的亡命徒相比, 卫鹤鸣简直算得上是温柔的。

    但现在的卫鹤鸣,却莫名令人胆寒。

    卫鹤鸣坐在床边, 低低地念叨着:“殿下,你若再不醒, 只怕我就真成了恶霸了。”

    他不是会迁怒的人,只是心里的焦虑慌乱, 不知该跟谁诉说才好。

    “你倒是会挑时候, 我跟你表白了心迹, 就差没把心掏出来给你看, 只等你也同我告白, 两情相悦, 你竟给我装死去了。”

    卫鹤鸣瞧着楚凤歌沉睡时那形状优美的眼尾,伸手去描画,指尖全是炽热的温度。

    他的表情像在哭,又像是在笑。

    “殿下,你可千万得醒过来。”

    “我现在才知道,只怕我比自己以为的还要喜欢你。”

    又是一个昼夜,卫鹤鸣想起书上的土法子,抢了游医的两坛子酒水,扯落了楚凤歌身上的衣裳,用酒水给他擦背,直擦得他那一身皮肉都泛了红,温度才消了一些。

    傍晚时卫鹤鸣端药过来,还没喂上几口,便见楚凤歌的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鹤鸣?”

    卫鹤鸣一愣,长时间紧绷着的脸终于松弛下来,放下了手里的药碗,先递了杯水过去:“殿下总算醒了,可好些了?”

    因为长时间的高烧,楚凤歌的声音里带着说不出的沙哑:“好些了,这是在哪?”

    卫鹤鸣道:“已经出了草原了,如今情况不明,还不能贸然进城,这是一户游医家中,且先借住休整几日,再做打算。”

    楚凤歌因为高烧而脑子发钝,只由着卫鹤鸣喂水喂药,又给他换了被汗水浸透的衣裳,唤游医进来又诊了一回脉。

    游医见这尊大神醒了,心里也安定不少,诊了脉更是松了口气:“生死关大抵是过去了,这几日好好休养,应该不至于反复。”

    卫鹤鸣的脸上这才有了笑模样。

    游医还来不及高兴,就被楚凤歌的眼神吓了一跳,三步并两步跑出屋去,再不敢进来。

    亲娘啊,若说先头那位公子是冷面无常,那床上躺着的那位便是阎罗王了,浑身上下都冒着冷气,骇人的紧。

    卫鹤鸣连日操劳,又是提心吊胆,一根弦绷得紧紧的,在此时才得了片刻的松快,忍不住抱着楚凤歌的肩头低语:“殿下可千万别在吓我了。”

    楚凤歌低低道:“好。”

    他虽烧的迷糊,可卫鹤鸣那几句话,他却是一句都没有漏的。

    卫鹤鸣没有将他抛在草原,醒来又瞧见卫鹤鸣忙得团团转,再加上病中的精神不济。

    楚凤歌竟难得和软了起来。

    楚凤歌被接连几日高烧烧的头痛,脑子也有些发钝,之后的两日愈发嗜睡,难得清醒的时候,他会忍不住捏紧卫鹤鸣的手,明明平时撩拨起来一套接着一套,此时却不肯多说一句缱绻的话,一双眼不再暗沉,仿佛笼上了一层一层薄雾,带着丝丝缕缕的眷恋。

    也只有在病中,楚凤歌才会卸下盔甲,露出这种直白的神色来。

    这是他印象中楚凤歌最柔软的时候了。

    哪怕前世行军时楚凤歌身负伤病,也会因为身处环境而强作镇定。

    可现在只有他们两个。

    楚凤歌便愿意卸下一点坚硬如冰的壳,停一停那玉石俱焚般的偏执,露出那丝丝缕缕的柔软来。

    卫鹤鸣忍不住有些心疼。

    撒娇示弱是病人的特权,就是冷淡如卫鱼渊,也曾在病中支使他要这要那。

    楚凤歌却只会安安静静地看着他,攥紧他的手,请求他不要丢下他一个人。

    因为从来没有人告诉他可以任性,也从来没有人怜惜他的示弱。

    卫鹤鸣本以为自己这一世已经尽力在对这小王爷好了。

    可事到临头,他知晓了楚凤歌的心思,明了楚凤歌的旧事,却忽然觉得,自己做得太少了。

    他本可以待他更好的。

    这几日楚凤歌虚弱,卫鹤鸣不敢扔下他自己出去,又不完全信任游医,便干脆足不出户地在院里照应着。

    早些年他与卫鱼渊互换身份时,曾学过女子的杂务,别的不说,厨艺上多多少少还是过得去的。

    只不过游医家的存粮不多,食材也简单,并没有太大的施为空间。

    饶是如此,他那挽袖子煎药蒸饭的模样,也足够令游医咂舌了。

    傍晚时,卫鹤鸣蒸了些粟米,又弄了两道小菜,扯了游医的两块肉干,陪着楚凤歌吃了些,又给游医留了一份。

    游医尝了两口小菜,倒还真比自己弄的可口些,忍不住叹道:“可惜了我那几坛子酒,有酒有菜才是神仙过的日子。”

    游医原本嗜酒,那几坛子酒是他这小半年搜罗来不舍得喝的,如今全被卫鹤鸣拿去给楚凤歌降温,他抱着自己那空坛子哭都哭不出来。

    卫鹤鸣瞧着楚凤歌身体渐好,便就没有了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对那游医笑道:“此次还得多谢大夫收留,在下家中还有几坛子好酒,若是大夫您不嫌弃,来日我给您送来。”

    言辞间客气的好像不是他闯进游医的院子一样。

    游医叹了口气:“不怕说句实话,我就当破财免灾了,只盼着你们早些走,我这样的人,只怕沾不起您这等人物的边。”

    卫鹤鸣笑了笑:“大夫多虑了。”

    游医又绞了绞衣角,嘟囔了句什么,才道:“您说的是官话,却带着南方口音。一般南方都喊郎中,只有北方才叫大夫,除了……京城。”

    卫鹤鸣敛了笑意,正色道:“大夫近日可曾听过什么传言吗?”

    游医生怕自己说错话:“不知公子说的是哪方面?”

    卫鹤鸣指了指屏原城的方向:“城里的动静。”,又指了指京城的方向:“朝廷的动静。”

    游医虽家在这小镇,可小镇上却并没有足够的病人来让他维持生计,再者镇上没有药铺,抓药买药总是要进城去的。

    “我等升斗小民又怎么知道……”游医还想推辞,见了卫鹤鸣的神色暗含威胁,只得将那些推辞的话咽回了肚子:“前些日子我进城去过,城门比往日要戒严许多,风闻屏原城内有胡人探子,官兵正到处抓人呢。”

    卫鹤鸣皱起了眉:“胡人探子?”

    游医点了点头:“这也是在茶馆听来的,这阵子一会说议和,一会又说不议的,从官到民都跟无头苍蝇一样,谁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都说是上头闹鬼,我们这等屁民跟着遭殃罢了。”

    卫鹤鸣心里庆幸自己没有贸然进城。

    什么北胡探子值得满城的搜捕?

    只怕抓的不是探子,而是楚凤歌和自己罢。

    把自己两个当探子处理了,转头再说因议和失败,使臣与文瑞王双双身陨北胡,这场战役大抵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开打了。

    而皇帝一直以来视作眼中钉肉中刺的文瑞王,也就可以从此消失了。

    卫鹤鸣按了按额角,同游医道了谢,兀自进屋同楚凤歌商量去了。

    这镇上终究不是久留之处,他们还得谋划下一步的落脚之处才是。

    “殿下。”

    卫鹤鸣敲了敲门便推门而入,却不想撞上楚凤歌那赤|裸的身子,饶是他再坦然,也忍不住退了两步,移开目光去。

    可脑海中刚才那一幕却挥之不去。

    楚凤歌一身肌肉上还带着纵横的伤痕,结实修长的大腿带着说不出的诱惑力,至于两腿之间……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一瞬间连房里的温度都变的灼热起来,卫鹤鸣咳嗽了两声:“殿下您这是……”

    楚凤歌声音还带着一丝慵懒地沙哑:“换衣裳,先生不是瞧过了?”

    下一刻他的声音就飘忽到了卫鹤鸣的耳侧:“先生害羞什么?”

    之前看到是卫鹤鸣替他擦身的时候,那时这人半死不活,卫鹤鸣一心担忧他的性命,哪里生得出旖旎的心思来。

    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却是个活蹦乱跳的楚凤歌。

    不对,应该说是活色生香。

    大概连卫鹤鸣自己都想不到,有一天他会把这个词扣在了楚凤歌的脑袋上。

    楚凤歌甚至捉住了他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低低地笑道:“摸都摸过了,如今先生是打算赖账吗?”

    卫鹤鸣本不想跟他胡闹,却被他攥着不放。

    “先生可要为我负责啊。”楚凤歌咬着他的耳垂低语,“还是先生觉得,便宜占得不够?”

    说着就抓着他的手往自己的下腹游走,似乎真的想让他便宜占够本。

    这话若是写在戏文上,知不准就是那春闺寂寞的少|妇情挑书生的荤段子了。

    可楚凤歌哪里是少|妇啊?

    那分明是饥渴多年的盘丝洞老妖,只等着自己松下劲来,便将自己捆进洞里剥皮拆骨了。

    “殿下什么时候能学会分清时间场合再发情?”卫鹤鸣挣脱不开,只能忍不住叹息。

    “有你在,我大致是学不会的。”这人的甜言蜜语从来都没少过。

    说着,蓄谋已久的吻就落了下来。

    本就是两情相悦,又是大病初愈情到浓时,唇舌间的纠缠也就分外的缠绵激烈。

    卫鹤鸣听着那啧啧的水声,连自己都觉得脸红。

    他两辈子的节操大概都交代在了殿下的身上,如今却连半丝反抗挣脱的意思都没了。

    他舍不得推开自己的爱人,他也想同自己的爱人亲热的。

    楚凤歌感受到他的热情和放任,便愈发地得寸进尺起来,惹得卫鹤鸣的喘|息都出现了颤抖。

    再继续下去,只怕两个人都要失控。

    卫鹤鸣脑海中迷迷糊糊地有了这样一个念头,心知此刻两人并不适合做这种事,却毫无冷静下来的意思。

    “!!!”

    就听门口一声惊呼,那游医手中的脉枕落在了地上,哆哆嗦嗦地在地上摸索着:“我、我这就出去。”

    想来是诊脉的时候到了,没想到却撞见了这样一幕。

    卫鹤鸣衣冠尚算整齐,倒不甚尴尬,楚凤歌却是赤条条光溜溜的模样,连下面的弟兄都抬了头。

    落在游医眼里实在是不小的刺激。

    这还是在他的屋子里。

    游医甚至考虑,等这两个煞星走了,自己是不是该换一张床。

    不然这两位在上头这样那样这样那样,自己再往上面躺——怎么想都别扭的很。

    游医捡起地上的东西,跑得飞快,没过一会就连影子都没了。

    楚凤歌脸霎时黑如锅底。

    卫鹤鸣忍不住笑了起来:“寄人篱下还敢图谋不轨,这便是报应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网游之紫风传说仙途剑修萌娘神棍冷少的七日恋人网游之文艺法师新火影忍者吕氏天下问道九重武林帝国神眷热血虫潮知识改变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