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91.第九十一章 夜奔

【书名: 重生之煮鹤 91.第九十一章 夜奔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天醒之路唐朝好地主逆鳞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太上章超时空垃圾站医鼎抗战之中国远征军香江盖世帝尊机破星河宰执天下    第九十一章  夜奔

    黄掌柜的带来的消息有如平地惊雷, 将卫鹤鸣原本的计划打散了架。

    如今消息尚未确定, 卫鹤鸣心中总存着那么一丝侥幸——倘若是黄掌柜的消息有问题,那议和只怕还有希望。

    若是走,卫鹤鸣怎么也不甘心, 可若是留下垂死挣扎,却是在拿自己与殿下两人的性命在冒险。

    卫鹤鸣心知根本不可能说服楚凤歌独自离去,再三思量,还是咬牙吩咐黄掌柜在夜里接应,两人当夜准备离开草原。

    卫鹤鸣将随身物品一一装进行囊,又替楚凤歌检查了一遍,最终神色复杂地坐在毡塌上:“殿下,我咽不下这口气。”

    楚凤歌瞧着他忙里忙外一刻不肯歇, 便知道他心里不静, 只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那上头究竟是个怎样的位置?”卫鹤鸣指着京师的方向喃喃。“凡是坐上去的人, 没有一个不变的。”

    他见过楚沉昔日眼中的烁烁光彩, 也听父亲说过当年圣上的豪言壮语,可如今他也亲眼瞧见了,这些人的冷酷自私, 这些人的不择手段。

    “还有那些朝堂上的……他们……”

    他们哪个不知道议和的好处?又哪个不知道景朝如今打不起?

    这些能臣干吏, 这些聪明人……

    卫鹤鸣一时语塞,无论如何也说不下去了。

    君臣博弈,却视天下如玩物,视万民如草芥,又怎么不让人冷了心呢?

    楚凤歌的手埋在他的发丝里,轻轻的梳理着,令他蹙起的眉微微展开了一些。

    “你知道的,我不懂治世,不懂怜悯,也不懂你的心思。”楚凤歌轻声说。“但是有些事我比你懂得多,比如,什么是权柄。”

    卫鹤鸣注视着他。

    楚凤歌勾了勾唇角:“先生,我知你无意争权夺利,可若你再不下手争抢,迟早有一日,你会眼睁睁看着这天下,变成你最不想要的样子。”

    卫鹤鸣的瞳孔倏忽收缩,仿佛是一盆冰水从头浇到了脚,冷入心肺深处。

    “殿下……”好像是被戳穿了内心,他竟有些无措。

    “先生前世究竟为何落到了那样的下场?”楚凤歌轻声问。“当真只是识人不清吗?”

    “并非如此,”卫鹤鸣抿了抿嘴唇,轻叹一声。“是我前世自视甚高,自以为可以靠一己之力扭转乾坤,漠视党争,不善转圜……”

    楚凤歌轻笑出声。

    他的手顺着卫鹤鸣的发丝一路抚到了眼角、脸颊,最后停留在他的颈后。

    “先生还是一样的天真。”楚凤歌说。“为相时不见你结交势力,当年我分明将整个岭北都交给了你,你却放手的那样干净。”

    卫鹤鸣一愣。

    前世楚凤歌在京时,确然是由他坐镇的,却不想楚凤歌竟是已经将岭北交到了他的手里。

    “先生从来看不上权势,素来在其位,谋其政。”楚凤歌低低笑着说,“如今我不用你,你便老老实实地在翰林院呆下了,区区从六品,竟也栖得下我的先生么?”

    卫鹤鸣抬首,正对上楚凤歌眼底,笑意淡淡,却一扫往日的阴沉。

    “先生,今日你若是鹤相,自然能主张议和大事,前世你若党坚势盛,楚沉又怎么动得了你?”楚凤歌说,“醒醒罢,先生。”

    卫鹤鸣沉默半晌,才道:“果然是……殿下。”

    昔日楚凤歌假作年少,这些话不好说出口,如今却借势说了出来,点醒了他。

    卫鹤鸣心中未尝没有成算,只是却没有人这样直白地同他说过,毕竟贺岚鱼渊都尚且年少,而卫父却是个做了半辈子孤臣的,又怎么会跟儿子说这样的话。

    可楚凤歌却是真心在为他打算的。

    卫鹤鸣嘴唇微微颤动,仿佛想说些什么,话却未来得及说出口,便听见毡帐外的喧哗。

    天已经擦黑,外头人说的又都是胡语,卫鹤鸣只能听懂几个断续的词语,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出门刚走了两步,还没瞧仔细外头的光景,便被一人大力拉了回来,躲在了角落。

    卫鹤鸣一瞧,拉他那人是个麻脸汉子,依稀曾在黄掌柜的队伍里瞧见过,带着胡人的帽子,穿着一套胡服,便瞧着有些陌生。

    那汉子压低了嗓门跟他说:“我们掌柜的让我给你带句话,今个儿下午正巧又来了一批景朝人,岭北那头的消息压不住了。我们马上就走,部落东头草坡那儿给你们留了两匹马,趁着今晚上胡人节庆混乱,你两个还是赶紧逃罢。”

    卫鹤鸣问:“这些胡人是在过什么节?”

    汉子啐了一口唾沫:“这我怎么知道?也不知你们两个是什么来头,藏头缩尾的,没得连累我们兄弟几个。既然掌柜的让你们走,你们还是赶紧滚罢。”

    卫鹤鸣拱了拱手,苦笑一声:“替我多谢令掌柜。”

    汉子从鼻腔里重重哼了一声,又将两套胡人的衣物塞进他们怀里:“这也是掌柜的给的。”

    说着不知又嘀咕了一句什么,转头就消失在胡人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连个影子都瞧不见了。

    卫鹤鸣抱着两包沉甸甸的衣裳回了帐,同楚凤歌一人一套穿戴了起来。

    深秋的天越来越冷,卫鹤鸣思量再三,还是没有将几套换洗的景朝衣物留在这里。

    黄掌柜油滑,瞧着如今的情势,再带上他们两个,无异于自讨苦吃,能给他们留下马匹和衣裳已然是不愿意同他们交恶的意思了。

    只是黄掌柜一行人,卫鹤鸣对于穿越草原回到岭北还是有些发愁的。

    夜渐渐深了,外头的胡人似乎也三三两两结伴,大声说笑,唱着歌往一个方向去了。

    不少人手中还带着美酒、皮毛、干肉,姑娘们都穿着比平日要复杂精致的胡裙,踩着簇新的牛羊皮小靴,头上戴着一种奇异精致的羽毛发饰。而小伙子们似乎看着也比往日利索许多,脖子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兽牙或是兽角。

    卫鹤鸣趁着热闹,便拉着楚凤歌悄悄溜了出来,顺着熙熙攘攘的人流一同前行。

    卫鹤鸣怕人听见景朝话音怀疑,便凑到楚凤歌的耳边悄声解释:“我看书上曾写过,胡人深秋收获之后会有节庆,各部落首领会带着能骑马的青壮男女,装上美酒干肉赶往王的部落,高歌示好,互相……”

    “交配?”楚凤歌打断了他的话。

    “互相结缘!”卫鹤鸣瞪他一眼,瞧见他眼底的戏谑却又忍不住笑。“不过结缘过了,只怕也是交配。”

    不知为什么,明明是这样险峻的时候,瞧见了楚凤歌,他却忍不住轻松起来。

    眼看着庆典即将开始,两人悄无声息地从人流中离开,走到部落东边。

    平时这里都是有胡人巡守的,甚至还有箭塔眺望,但是如今整个部落都沉浸在节庆的欢愉里,是以这里空空荡荡,并无一人。

    远远的,部落最中心的位置已经升起了篝火,胡语的歌声借着夜风传到了耳畔。

    卫鹤鸣有意想要炫耀自己的多年翻墙技艺,以示自己宝刀未老,便将包裹扔在楚凤歌怀里,三下两下翻过了那粗陋的木栅墙。

    刚想要翻下,却不想在夜幕中瞧见了草原上星星点点的火光。

    卫鹤鸣一愣。

    那边楚凤歌已经背着包裹跳了上来,也是瞧见了草原上的异象。

    仔细看去,那些火光越来越近,甚至能听到马群踩踏草丛的声响,和细微的武器铮鸣声。

    楚凤歌的神色瞬间变得冷峻,飞快的从墙上跳了下来,反手将卫鹤鸣也拉了下来:“快走!”

    卫鹤鸣情知不妙,便由着楚凤歌拉他在毡帐之间奔跑。

    “他们是什么人?”卫鹤鸣气喘吁吁的问。

    “胡人。”楚凤歌的气息倒还算均匀。“不是新一次的叛乱,便是马贼。”

    “先往王帐的方向跑!”卫鹤鸣算不准对方有多少人,更不知道他们打算从哪几个方向进攻,只能先确定一个还算安全的方位。

    奔跑间,部落中回响的歌声似乎戛然而止,短暂的混乱后,整个部落响起了此起彼伏的胡角声,凌乱的马蹄声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卫鹤鸣忽然停下了脚步,拉扯着楚凤歌钻进了最近的毡帐里。

    楚凤歌拿出火折子晃了一下,毡帐里空无一人。

    卫鹤鸣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低声说:“只怕他们不止从一个方向袭击,庆典在王帐那边,参加节庆的胡人大概已经得到消息了,现在赶过去,只怕会被当做袭击者杀掉。”

    “现在这里藏身片刻,再做打算罢。”

    毡帐外马蹄践踏和兵刃相接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越来越近,越来越杂,直至马蹄声踏到了毡帐外,伴着胡女的哭泣和尖叫声,还有马上胡人的笑声。

    两人从毡帐缝隙中窥伺着外面的情况,看到了一群胡人骑在马上,手拿着弯刀,挨个掀起毡帐劫掠。

    有几个胡人从邻近的毡帐中拖出了一个病恹恹的胡女,和一个面如土色的夫人,神色变得更兴奋了。

    楚凤歌辨识了片刻,低声说:“他们是马贼。”

    卫鹤鸣瞧着他们欺辱那对母女,神色愈发的难看,甚至将弓箭捏在了手上。

    楚凤歌轻声说:“鹤鸣,她们也是胡人。”

    “我知道。”这三个字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卫鹤鸣缓缓拉满了弓,箭尖从始至终都指在了胡人的头颅上。

    这几个胡人好像没有功夫耽搁,他们撕掉了两个女人的衣裳,尽情的殴打欺辱,最后高声笑着要将弯刀刺进胡女的下|体。

    卫鹤鸣松开了手指。

    一支利箭从毡帐中飞出,从太阳穴将这胡人的头颅射了个对穿。

    “当啷——”

    弯刀掉在了地上。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凤栖宸宫领先武侠鬼道士超神系统软妹异界游佣兵往事阴阳界网游之狂暴死神冷情王爷御八夫龙的传人异界称雄恶魔书明朝伪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