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74.第七十三章 可欺

【书名: 重生之煮鹤 74.第七十三章 可欺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机械神皇大时代1958截教仙超品透视妙医鸿途位面成神之虚空戒深海提督剑道通神天醒之路艺术人生极品全能学生总裁校花赖上我    第七十三章可欺

    守孝一年,对卫鹤鸣来说不过是深居简出的一年光景,对旁人来说却是惊心动魄的一年。

    皇帝和身为太子的楚鸿联手,朝堂几次三番的换血清洗弄得群臣风声鹤唳。虽说一朝天子一朝臣,可皇帝有意为自己的儿子铺路,那断然是旧情难念的。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众发现于己形势不利的老臣也开始各谋出路,除了托庇于党朋,皇室血脉也成了可投资的条件,楚沉和楚凤歌暗地里都趁机积蓄了不小的一笔势力。

    这朝堂从来不缺明眼人,楚凤歌祖父两代战死沙场,楚凤歌自己在边疆搏了个骁勇善战的名声回来,又是皇室血脉,还有了先时的救驾之功,无论是谁想对这位文瑞王动手,也要先掂量三分。

    在这场君臣的博弈中,一批又一批的臣子成为了牺牲品,有帝党、有皇子党派、有世家、有寒门、有奸邪、也有栋梁。

    卫鹤鸣在京城独居一隅,时不时帮着楚凤歌核算些无关紧要的事务,自作自的学问,竟也博了个不错的名声。

    只是卫鹤鸣心中清楚的很,有得必有失,卫鹤鸣在最重要的一年远离了政权的核心,再想插足其中,便是难上加难了。

    皇帝向来待卫家不薄,可再不薄,也是有限度的。

    原本卫尚书和卫鹤鸣一老一少,刚好是辅佐新君的主力,卫尚书能干持重,卫鹤鸣刚露棱角,待卫尚书告老,刚好是卫鹤鸣资历熬出头的时候。

    可事情出了意外,卫尚书提早告老,卫鹤鸣又荒废了一年,如今他不过一介七品修撰,对朝堂形势两眼一抹黑,没了卫尚书撑腰,连朝堂的门未免都摸不到。

    若放在平时,卫鹤鸣倒也有凭着圣宠翻身的机会,如今京中情势这样复杂,哪有时间去栽培他一个年轻人,至多也是将他不冷不热的放到一边暂且搁置着罢了

    想来官场众人也是明白这道理的,加之卫尚书已然告老还乡,再不是当年那个管着钱米柴盐的中流砥柱。卫家门第由盛至衰,从昔日车水马龙到门可罗雀,竟也不过是一年的光景罢了。

    过了十月,柳氏腹中胎儿呱呱坠地,果然是一名男婴。

    柳氏坐过了月子,便将男婴交到了卫鹤鸣的手中,收拾了行装要离开卫府。卫鹤鸣于心不忍:“父亲在青川养病,你在这多住些日子也无不可,何必这样早就母子分离?”

    柳氏瞧了一眼那孩子,眼中也带着几分不舍,却硬下心肠道:“终究是我舍弃了他,早或晚又有什么区别?还不如让他一开始就没有对我的印象,也好过有了娘亲再失去。”说着神色中染了几分苦涩:“我这一生在卫之一字上耗得太多、太久,早些抽身,也早些死心罢。”

    卫鹤鸣垂着眼睑默然不语。

    “我跟你们说这些做什么,你们这些男子自然是没有这样的烦忧的。”柳氏嗤笑一声,神色却颇为冷厉。“我只希望你能记住当日对我说过的话,善待我儿。”

    卫鹤鸣神色极认真的点了点头。

    柳氏最后瞧了那孩子一眼,摇了摇头,终是离开了卫府。

    她离开的那日春光正好,一如数年前,她仍是个姑娘,带着满脑子缱绻与相思,却在这卫府的朝朝暮暮间磨成了灰。

    卫鹤鸣带着那还只会吮奶的阿弟回到了青川,卫尚书犹豫了许久,也未将这孩子的名字定下来。

    家中难得有了个小的,卫鱼渊也高兴的很,翻了几页的书,起了十余个名字,还是觉得不好。只卫鹤鸣笑了笑,道:“不如叫冬黎吧,卫冬黎。”

    这名字算不上顶好的,可卫鹤鸣却仍是执意要用。

    就像是忘不掉那个同自己微笑对弈的楚凤歌,他也忘不掉那个总是上蹿下跳、唤自己先生的顾冬黎。

    卫鹤鸣在青川没呆上多久,他的孝期便过去了,理应回京觐见,卫鹤鸣的车马便又从青川到了京城,临走前他还同卫鱼渊道:“父亲若有意与你嫁娶,你只管推脱着,若是实在不行,我瞧那萧家小子倒也还算凑合——”

    这些日子他在京中也同萧栩颇有几分交集,得知此人仍同卫鱼渊时有联系,虽心下不满,可又想着,若是卫鱼渊真有此意,也未尝不可。

    卫鱼渊摇了摇头,浅笑道:“此事我自有打算,几时轮到你来替我拿主意了不成?”

    卫鹤鸣叹了口气,盯着那张同自己相差无几的脸,终是没有多说什么。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些日子官场不甚太平,今日这个落马,明日那个下台,连民间似乎都惶惶起来,卫鹤鸣的车马在城门口排着,发现出入京城的百姓比平时多了不少,且各个面色不佳,显然并非是来探亲访友的。

    卫鹤鸣对础润使了个颜色,础润便拦下一名步履匆匆的老者询问情况。

    “我们也是道听途说,据说北胡人前些日子又去骚扰边境哩!”老者的嗓门有些大,连马上的卫鹤鸣都听得清清楚楚。“我们老家离边境太近,只怕北胡人打过来,日子又要不好过了,这才收拾包袱,连夜赶来的京城——天子脚下,总能保个太平。”

    老者的想法倒也无可厚非,甚至连会像他这样想的百姓都是少数,更多的百姓身无长物,若是离开故土,只怕连生活都难以为继,只得咬定青山不放松,死也要死在自家的田垄之上。

    卫鹤就离了亲人心绪不佳,瞧见这些人,竟有些神思恍惚。

    佛说众生有七苦。生、老、病、死、爱别离、会憎怨、求不得。

    此世间,众生皆苦。

    柳氏苦,卫鱼渊苦,卫尚书、楚凤歌、自己、乃至这天下万民,无一不是在这些苦楚间挣扎着,却又不肯离去。

    众生皆苦。

    卫鹤鸣还来不及收拾情绪,却只听身后风声呼啸而来,卫鹤鸣反应极快,将将调转了马头躲过了这原本应落在他身上的一鞭,却让这一鞭抽在了马背上,惊得马直冲出道。

    “少爷!”础润在他身后惊呼一声。

    卫鹤鸣在马上险些没抓稳缰绳,一头死命控制着自己不被马摔下去,一头还要顾忌着不要令马伤了周围的人。

    还要抽出目光去瞧瞧,方才自己背后的究竟是谁。

    当然,似乎不需要瞧了,因为那两人在原地放肆大笑,那音容行止竟还是他的旧相识——卢氏兄弟两个。

    卫鹤鸣花了好大力气才将身下的马安抚,便见那兄弟其中一个又抽出鞭子来,似乎还要打,却被础润调转马头拦住,冷着一张脸质问:“二位无缘无故便要来攻击我家少爷,这是什么意思?”

    卢氏兄弟冷笑:“放肆,我卢家的事,几时由得你这下仆来管了?”

    竟二话不说,一鞭子抽在了础润的身上。

    础润从小到大在卫鹤鸣身边跟着,吃过最大的苦也就是跟他去了一趟叙州,平日里倒是养的比外头那些寒门书生还要细嫩三分,这一鞭子下去竟抽出了血色来。

    卢氏兄弟看得兴奋,还要再抽,却被稳住了马的卫鹤鸣赶来,一把攥住了鞭身,目光冷凝。

    那人想往回抽,却发现卫鹤鸣的力气不小,那鞭子竟牢牢攥在他的手中,动也不动。

    卫鹤鸣问:“二位这是什么意思?”

    其中一人嬉皮笑脸道:“你这话说得怪,你这奴仆敢对我们二人出言不逊,难不成我还容得他不成?”

    础润明明身上疼的厉害,面上仍是木疙瘩一块:“分明是你们对少爷动手在先。”

    “谁瞧见了?”那人眼睛横扫一圈,夸张地假作询问周围百姓。“你、你、你,你们瞧见了?”

    百姓纷纷垂下头去沉默不语。

    那人这才满意地扬起头来:“瞧见了没?是你家少爷自己惊了马,与我何干?倒是你这奴籍出身的下人,怎么也敢对我这朝廷命官出言不逊?”

    另一人更是嚣张:“卫鹤鸣,你若不会调教奴才,不妨让我兄弟二人来好好教教你。”

    卫鹤鸣神色淡淡:“不劳二位费心。”

    那卢氏兄弟却愈发嚣张起来:“卫鹤鸣,你还当你是当年的卫家探花呢?我告诉你,如今风头变了,你这探花早就不值钱了。”

    这二人早些年因楚凤歌一事同卫鹤鸣结下梁子,后因着卫解元被打一案失了前程——当然,即使没这案子他们也没甚前程,卢家给他们捐了两个小官来做,后皇后被废,这卢家到因为平日里太过无用而逃过一劫,连爵位都只降了一等,只当给他们个位置荣养着,想出头却是不可能的。这两人平日里无甚大事,只知道斗鸡走狗耀武扬威,如今瞧见了卫家落寞,便忍不住上前来踩上一脚,瞧瞧卫鹤鸣的狼狈相,他们才觉得开心些。

    卫鹤鸣哪里不懂他们的心思,只他们说的确实不错,如今卫家对帝王没了那样大的价值,只一个奴仆被殴打,确实是讨不回公道的。

    础润低声道:“少爷,础润无事。”

    卫鹤鸣瞧见础润的伤确实只伤及了皮肉,才拍了拍他的头,础润也就是木了些,其余却是无可挑剔的。

    卫鹤鸣面上带笑,安抚性地眨了眨眼:“今日不行,待来日,少爷带你报仇。”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狱界绝对秘技超级网管最强丧尸传说宦海纵横乱三国之亲兵传奇我的总裁老婆从火影世界归来契约情人18岁武道真意巫穹仙壶农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