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65.第六十四章 帝心

【书名: 重生之煮鹤 65.第六十四章 帝心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南宋风烟路懒散初唐超神当铺求道武侠世界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纯阳武神农民医生超级军工帝国石来运转我在末世有套房超品相师灵车    第六十四章帝心

    卫鹤鸣走进御书房时,皇帝正神情专注,握着狼毫落下最后一笔。见他进来,便搁了笔,神色和缓了许多。

    “参见圣上。”卫鹤鸣的一礼尚未行完,便见皇帝冲他招了招手,示意他上前。

    卫鹤鸣便站到了书案一侧,皇帝指着桌上的字笑着问他:“卫探花瞧瞧,朕这字写的如何?”

    卫鹤鸣看了看,只笑着说:“平和中正,有仁君之风。”

    皇帝便大笑起来:“你可比你父亲会说话多了,你知道当年卫卿是怎么说的么?”

    卫鹤鸣面露疑惑。

    皇帝故意板着脸,倒真有些神似卫尚书:“一板一眼,无甚特点。”

    卫鹤鸣心道这还真是自己亲爹能说出来的话。

    皇帝神态极和蔼,同他闲聊了几句,才笑叹:“卫卿果真生了个好儿子。”

    卫鹤鸣也不自谦,道:“圣上这话跟家父多说几次才好,也省得他日日嫌我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了。”

    皇帝并没有提到宫变一事,从始至终都如长辈同自己的子侄辈说话一般,卫鹤鸣也对答如流,君臣二人倒是其乐融融。

    四周宦官虽垂首而立,心里却明镜似的:打今个起,这位卫探花的前程,怕当真是要不可限量了。

    朝中大臣略有些城府的也都清楚,这次救驾的三个功臣,楚凤歌是藩王,是皇帝的心头刺;驻京将军已过而立之年,且是个老实忠厚的,前程有限;独独这位卫探花,父亲又是个纯臣,家族关系简单,自身又有些才华——就是没有救驾的情分,也合该是要一路扶摇的。

    皇帝又问了几句卫尚书的近况,抬手屏退了众人,只零星几名宦官宫人立在原地。

    皇帝道:“卫卿和朕年纪都不小了,卫卿运气好,得了你这样一个省心的,朕的运道不如他。”

    卫鹤鸣抿唇道:“圣上奉天承运,岂有运道一说?”

    皇帝哑然失笑,面孔虽已不年轻,目光却仍是灼灼灼灼:“你也不必说这些,你和鸿儿都还年轻,早晚都是你们施展拳脚的时候,只是鸿儿年纪小、脾气也急,你多提点着些便是。”

    卫鹤鸣不声不响,伏身行了一个大礼。

    楚鸿是后立的太子,名不正言不顺,也难站稳跟脚,皇帝这是在竭力给自己的爱子铺路。

    他对皇帝的意思心知肚明,只是这番嘱托,他终究是要辜负了。

    皇帝摆了摆手,示意他起来,状似不经意地问:“你同文瑞王交情颇深?”

    卫鹤鸣神色坦然:“臣与王爷是国子监同窗。”

    皇帝“唔”了一声:“那日胶东王异样也是你同他说的?”

    宫变后三人曾被询问何以得知宫变,卫鹤鸣便将前世的原因说了出来。

    他规规矩矩地回答:“那日殿中诸多皇亲国戚,只有王爷与臣颇有交情,臣没有证据,并不敢确定胶东王的意图,只好同王爷商议”

    皇帝并没有多说,只意有所指:“下次你若有念头拿不准,可以同鸿儿说说。”

    卫鹤鸣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是”,微微垂首,将眸中的神色掩盖的极好。

    皇帝却仿佛有了些兴致:“那日你是如何会想到那侍卫便是胶东王的?”

    “臣当时也不敢确认,只是二人长得实在相像。臣有一胞姐,年幼时也曾玩过偷梁换柱的把戏,还引得父亲一顿好打,实在印象深刻,当日便想的多了些——”卫鹤鸣解释。

    “你这可没想多,朕还得多谢卫卿当年给你的那顿打——”皇帝又问:“你那胞姐与你交换,竟没人发现么?”

    卫鹤鸣道:“年幼时五官都未张开,家姐与臣长相肖似,有时连父亲都分不清。”

    皇帝听了便笑。

    卫鹤鸣本可以此时将鱼渊代他乡试一事此事说出,皇帝必不会怪罪,在皇帝这里便算备了份,日后便不必担心此事被人发觉,也好让卫鱼渊的才华得见天日。

    但他却不敢说。

    帝心莫测,阿鱼并非寻常女子,若是皇帝有了别的心思,那他怕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皇帝同他这一番聊过后,临走前还同他说了新学之事,道:“前些日子朕收了折子,你做的极好,可见是个好做实务的,在翰林治学未免冷清,朕有意给你换个地方呆呆。”

    也不过是一提,去哪里做什么统统没有说出口,只是这些只言片语传出去就够朝臣猜测了。

    卫鹤鸣一出宫门,便在马车上懒成了一滩烂泥,础润木着一张脸道:“文瑞王那头又说箭伤发作。”

    卫鹤鸣挥挥手,轻笑:“他哪日不发作来着,不去,咱们回府。”

    础润在帘外应了声“是”,却并没有到前头去赶车。

    没出眨眼的功夫,卫鹤鸣又挑起了帘:“罢了,先去书肆瞧瞧,待晚上去瞧瞧他。”

    “是。”础润的脸更木了,这才去赶车。

    卫鹤鸣在车里想着皇帝提点他的那些话,分明是要他多同楚鸿亲近,离楚凤歌这不安定分子远着些。

    还有他的调动,前世他因着种种原因,在楚沉登基前坐到了大理寺卿的位置,不知今生皇帝会将他放到哪个位置去。

    半晌到了城东的书肆,卫鹤鸣跃下马车。

    这家书肆靠楚凤歌的王府近些,他平日里并不常来,此时书肆里又多是些书生,便无人识得他。

    书生多在寻经史,只卫鹤鸣找了一本闲书信手翻了两页,又有些可惜地放下——这本《雪剑霜刀》好看是好看,只是前世已经读过几次了。

    卫鹤鸣便在这书肆里四处翻找。

    偶闻那几个书生正聊着新学一事,一个道:“我听闻今年新学要试招一批学生,不知有多少人前去。”

    旁边的一个便道:“只怕无人应和,那新学出来的不是为官,是为吏,一旦做了吏,想再为官便难了。”

    众书生纷纷赞同。

    却听一白衣少年在旁接道:“你们不做,自有些平民百姓去做,别看是小吏,派往各地去也自有用处的。”

    书生大摇其头:“地方官员自会招些小吏,古往今来从不见谁在区区小吏上如此费心的,又何必多此一举?”

    一来二去,白衣少年竟和这群书生争执起来了,卫鹤鸣在那厢听得有趣,便转过了书架想瞧瞧热闹。

    却不想那白衣少年一见他便大喜:“魏瑜,你可算回来了,我一个人辩不过他们这些人,你同他们说!”

    卫鹤鸣一怔,他确信自己没见过这白衣少年,却听他唤自己“魏瑜”,脑海里忽得闪过了什么。

    那少年还在唤他:“魏瑜,你愣着做什么,前些日子不是还同我说新学的事么?”

    卫鹤鸣露出一个笑来,上前去对那众书生略一拱手:“诸位客愿听我一言?”

    那些书生见他身着官袍,虽品级不高,却仪表堂堂,倒也先生了几分耐心:“这位大人请说。”

    卫鹤鸣缓缓道:“诸位家中都是家有薄产,又寒窗十年满腹经纶,自然想着做官。可百姓却至多能吃饱穿暖,想识字都困难,若是新学进修数年,便能得以为吏,岂不是好事?新学一路,本就不是为诸位准备的。”

    书生面面相觑,开头的那位皱眉道:“即是如此,可我朝历来由地方官员选吏,新学一路只方便了那些百姓,又于国家何益?”

    卫鹤鸣神色不变,赞许地看了那书生一眼:“这位兄台对吏治倒是知之甚详。”

    那书生不知怎的,竟有些心生喜悦:“过奖。”

    “兄台说的不错,只是却不知,官员募吏,可有什么落实的标准?”卫鹤鸣一问,那些书生便面面相觑,他却四平八稳道。“上官募吏,全看自己喜恶,更是无人审核,做胥吏的不通书数,做求盗捕快的不通律法、拿不起刀,更有甚者品行恶劣、鱼肉百姓,数不胜数。百官乃天子耳目,胥吏却是官员的左膀右臂,若连手脚都不好,还谈何父母官?”

    卫鹤鸣一口气说了许多,见这些书生竟都沉默下来了,心知他们都听懂了:“你们瞧不起胥吏,却不知他们才是于百姓最近的人,这天下少不得与他们共治,有了新学,才能保证他们至少都是合格的人。”

    这下连白衣少年都有些惊讶了,看了他半晌。

    那书生一拱手:“阁下才智,实在令某羞愧。”

    卫鹤鸣摆了摆手:“不过是一家之言,姑妄听之,姑妄听之罢。”

    那书生还欲再说,却听那白衣少年对着门口一声惊呼:“魏瑜!”

    卫鹤鸣抬眸望向门外,那正有个青衣少年,神貌与他如出一辙,只比他多出几分沉静古朴,见了他便微微露出一个笑来。

    卫鱼渊。

    终于再次看见了这张跟自己相似的脸,卫鹤鸣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白衣少年盯着二人目瞪口呆:“你你”

    卫鱼渊率先一步踏进来,对着卫鹤鸣笑容满面:“阿弟,你竟也在这里。”

    冲卫鹤鸣挤了挤眼。

    卫鹤鸣还是第一次瞧见鱼渊这样跳脱的模样,咳了一声,拱手道:“兄长。”

    白衣少年这才如梦初醒:“我说你怎么出去买些糕点,回来竟换了身官袍,还长高了些,这竟是你的弟弟。”

    卫鹤鸣颇为好笑地一拱手:“是,在下魏赫。”他记得阿鱼那假名是两个字的。

    卫鱼渊装模作样地对他道:“这位是我交游在外遇上的好友,姓萧,名栩。”

    卫鹤鸣一怔:萧栩?

    竟是这个人。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兵锋王座杀戮者传奇重生之我的火箭王朝丑颜皇后可倾城驱魔师电子重生纳妾记神也玩转网游圣衣时代异界修神传奇传古奇术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