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61.第六十章 大梦

【书名: 重生之煮鹤 61.第六十章 大梦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海盗大汉科技帝国掠天记超级拍卖行极品小农场重生日本做阴阳师院长驾到无敌升级王汉末召虎超级神基因苏联1991楚风    第六十章大梦

    “鹤鸣,你怎么这时候传信来找我?”楚沉气喘吁吁地赶到下官席位,感受着周围人等若有似无的打探,露出了一个笑来。“父皇那边正在跟卫尚书夸你呢,果然你好生厉害。”

    卫鹤鸣一手揽过楚沉的肩,面上带笑,仿佛在同好友闲话家常,声音却压得极低:“我方才在门口见了一名羽林军,与那日胶东王面貌极相似。”

    楚沉愕然:“你说真的?”

    卫鹤鸣低声道:“我骗你做什么?”

    楚沉脑海里转过千般念头,半晌才道:“说不准是凑了巧呢?物有相同,人有相似。”

    卫鹤鸣狠拍他脑袋一记:“这世上哪里都有凑巧,独独圣上这里没有。”

    他没说出口的是,自己跟阿鱼玩过这样的把戏,对长相相似的人也就分外敏感些。这关头出现了一个跟胶东王长相相同的人,怎么看都是另有所谋。

    楚沉问:“那、那怎么办?”

    “你现在装醉出去,向驻京军借兵,你是皇子,应当能说服那驻京军跟你一同前来的。”卫鹤鸣皱眉道。

    楚沉一惊:“这若是你猜错了,怕是重罪难逃”

    卫鹤鸣眼神一厉,抿唇道:“只看你愿不愿信我,敢不敢赌这一次了。”

    楚沉脑海中霎时闪过太多。

    他在皇宫逼狭的处境,被楚鸿几次三番的羞辱,废太子的境遇,和如今新太子的春风得意。

    与其这样下去,不如赌上这一次。

    “好,我信你。”他深深地看了卫鹤鸣一眼。

    “事不宜迟,”卫鹤鸣推了他背后一把,却又一笑:“多谢你肯信。”

    楚沉步履匆匆的去了。

    下一刻,天旋地转,自己已经持剑立在了大殿中央,四处都是鲜血,面前是被卫鹤鸣护卫着的父皇,楚鸿竭力闪躲着来自士兵的刺杀,众臣的目光都汇集了在他身上。

    这是第一次,他感到这样的痛快,他高举着剑一次又一次地挥舞,斩下眼前的头颅。

    没错,他是皇五子,他是楚沉。

    一转头,却正看到羽林军打扮胶东王一脸阴狠,抽出袖里的弓弩,瞄准皇帝疾射而去。

    卫鹤鸣却一把将皇帝推到了地上,自己来不及闪躲。

    他的头脑霎时一空。

    卫鹤鸣。

    他决不能失去这个人。

    他还没来得及思考,身体就已经挡在了卫鹤鸣的身前,那只锋利而强劲的箭支“扑”的一生没入了他的肩头。

    卫鹤鸣的眼倏忽睁大,在他耳旁大声叫唤着他的名字,那双眼里带着无限的愧疚和真诚。

    漂亮极了。

    ============

    楚沉从睡梦中再一次惊醒,身旁的几名宫婢忙忙碌碌,见他醒了喜道:“殿下醒了?好些了么?”

    楚沉神思恍惚,许久才清醒过来,那宫婢已然唤了三四遍。

    他数年前自叙州归来时曾落了水,那时在马车中迷迷糊糊仿佛做了许久的梦,可清醒过后却又毫无印象。

    如今,那些丢失了的记忆,却又尽数回来了。

    他终于明白了卫鹤鸣为何不愿同他结交,为何独独对他冷淡若斯,为何在叙州要说二人无缘,结交也于彼此并无益处。

    因为他曾亲手毁了自己的鹤相。

    而他也一手毁了自己的皇位,夺了自己的天下。

    如今他仍是那个皇五子,他却早已离了前世的轨迹,站在了楚凤歌的身旁。

    若说此时的卫鹤鸣不是前世那个,只怕他是不肯信的。

    “我睡了多久?”楚沉问。

    “一个时辰,太医已经来过了,说殿下是受了惊吓。”宫婢谨慎地答道,看着他的眼神还有些惶恐。

    楚沉的眼神冷了冷,这消息必会传到父皇那去,他本来就不甚受父皇待见,只怕如今更要受冷遇了。

    “鹤鸣、不,卫探花在哪?”楚沉问。

    宫婢一愣,半晌才想起她主子问的是哪个,垂首道:“婢子不知,只是听说圣上召了护驾有功的几位大人于御书房议事。”

    楚沉急忙命人更衣,铜镜前他的轮廓同梦中那个身为帝王的自己颇为不同,竟让他有些失神。

    这梦太真实,真实的让他深信不疑。

    自己曾登上皇座的顶端,将楚鸿和那些冷眼对待自己的人通通踩到脚下。

    连卫鹤鸣 ,也曾同他肝胆相照,对他俯首称臣,甚至毫不设疑的信任自己。

    若不是

    楚沉在镜前踌躇片刻,宫婢还想上前来为他戴冠,他心烦意乱地一挥手,将婢女谴退,大踏步地往御书房方向去了。

    或许他还能抓住机遇的。

    他至今仍记得,前世他替卫鹤鸣挡了一箭,鹤鸣便立在他的塌前,对他立誓:“我家中只有一个长姊,没有兄弟,自今日起,楚沉就是我卫鹤鸣的兄弟,同生共死,荣辱与共。”

    那是卫鹤鸣的一双眼里有着愧疚,有着信任,也有着一些他看不懂的,极好看的东西。

    后来他箭伤初愈,因救驾之功成了众人追捧的对象。

    卫鹤鸣约他去城楼上庆功,他便推了当日所有的约,孤身去了城楼之上,见他这位自小一起长大的伴读。

    两人便坐在城墙之上,卫鹤鸣一条腿架在城墙上,一条腿悬空摆荡在半空,穿着一身箭袖红衣,衣襟袖口都绣着漂亮的银色云纹,腰间配着一把装饰华美的文剑,看上去就像是书里走出来的少年侠客。

    卫鹤鸣将酒分给他一坛,得意洋洋的说是自己从卫尚书酒窖里偷来的。

    一掀封口,果真酒香满溢。

    他许是喝的多了,被城墙上的冷风吹昏了头,竟对卫鹤鸣说:“鹤鸣,我不想在向先前那样低声下气地活着了,我也是父皇的儿子,我是皇五子,我是楚沉。”

    那时残阳如血,衬着那人身上极尽鲜艳的红衣,映亮了他的半张脸,连那笑容都模糊不清了。

    那人笑嘻嘻地将酒喝空,就在城墙上对他行了一礼。

    他说:“那今日起,你便是我的主公,我来做你的谋士,我助你扬眉吐气,坦坦荡荡做你的皇五子,如何?”

    如今想起,历历在目。

    后来他独自面对着各怀鬼胎的朝臣,面对冰冷的朝堂奏章,甚至面对着虚情假意的后宫嫔妃,他也曾无数过想起这一幕。

    每每想起,都不得安宁。

    楚沉步履匆匆地赶到御书房门口,并没有见到卫鹤鸣,却只见到了自御书房出来、肩上带伤的楚凤歌。

    楚沉盯着那肩上血染红了的纱布,一颗心渐渐冷凝。

    楚凤歌没有分给他半寸目光,下一刻就要擦着他的肩膀离去。

    他却忽然冷笑一声:“文瑞王,偷来的东西,还合用么?”

    楚凤歌抬眸,目光里尽是毫不掩饰的血腥气。

    他却分毫不让。

    他并不是那个年龄稚嫩,可以任人欺侮的楚沉,又怎么会怕这前世的区区一个反王?

    这人知道那些前尘旧事么?知道卫鹤鸣是活过两辈子的人么?

    他不在意,他只想狠狠地重创眼前这个人。

    眼前这个窃走了他一切的人。

    “你以为卫鹤鸣为何瞩目于你?”楚沉的一句话成功留住了楚凤歌的脚步。

    楚沉忽然笑出了声:“因为你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

    没错,他想起来了,为什么卫鹤鸣会跟前世他几次三番想要除去的藩王走的这样亲近。

    前世是为了推翻他,而今生,只怕是为了那样东西。

    楚凤歌眼角带了杀机:“你说什么?”

    楚沉笑容依旧:“你果然不知道么?看来你之于他,也不过如此。”

    是了,最亲近的人还是他们两个。

    前世今生,楚凤歌不过都是趁虚而入,窃取了卫鹤鸣的跳梁小丑罢了。

    楚沉忽然安静下来了。

    他轻声对楚凤歌说:“救驾之功得来不易,你便好好珍惜吧。至于我的东西,我迟早会一样一样,统统夺回来的。”

    下一刻,有一只手扼住了他的脖子。

    楚凤歌高大的身形挡住了他的,竟没有人发现他陷在危险之中,那铁钳一样的手几乎要夺取他所有的生命力。

    楚凤歌的眼里带着血丝,仿佛是被触犯了领地的巨狮。

    “你尽可以试试。”楚凤歌松开了手,声音却冷到了冰点。

    楚沉看着楚凤歌的背影,忍不住咬紧了牙关。

    前世,就是这样一个人,收留了逃亡的鹤相,颠覆了自己的江山。

    这一生,又是这样一个人顶替了他的位置,站在了卫鹤鸣的身边,攫取了原本他应当拥有的荣耀。

    不过是个位置尴尬,仰人鼻息的文瑞王,他凭什么?

    且等着,他早晚会将自己失去的,一样一样寻回来。

    无论是那个人,还是那个位置。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侯门娇霸医天下洪荒之枪破天重生猛禽足坛教父我的左眼是阴阳眼总裁霸爱异界大宗师重生之末日霸主果蔬青恋绝世王子妃济世神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