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59.第五十八章 造孽

【书名: 重生之煮鹤 59.第五十八章 造孽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龙纹战神近身兵王春秋我为王麻衣神算子四次元道具剑道之王重生完美时代非人类基因统合体二次元黄毛系统位面成神之虚空戒无限之配角的逆袭    第五十八章造孽

    卫鹤鸣这些日子忙得有些心不在焉。

    穆学士见了,便开玩笑,问他是不是想娶媳妇了。

    卫鹤鸣心道自家那位殿下跟娶了个媳妇也差不多少了,每日出门回家时间要管着,车马房间也要整治,连丫头给他换个衣裳都要黑了脸去,可不就是娶了位正妻的架势么?

    可他偏偏却又无法对殿下心生厌恶,这让他很是迷惑。

    枉他闲书杂书看了这些年,如今却连自己的心思都想不清楚,实在是有愧那些专讲情爱风月的本子了。

    穆学士这些日子下来跟卫鹤鸣倒有了些忘年交的架势,笑着问他:“只怕过几日学府就要翻修完毕了,你可想好了,叫什么名字么?”

    卫鹤鸣笑道:“不如叫新学吧?”

    穆学士想了想,觉得可行,便笑道:“那就叫新学吧,新学问新气象,倒也是个好彩头。”

    过了两日,新学果然落成,先生也都找好了,第一批学生不多,却也不算少,皇帝见这差事利落,心里对卫鹤鸣的评价便又上了一个台阶。

    而与此同时,皇后终于一个不慎被拿捏住了把柄,被人翻出了几年前的后宫旧案来,连太子也收到了牵扯,朝臣再也没有办法劝阻皇帝废后。

    几番争执下来,皇帝终于顺遂了自己的心意,立了楚鸿为太子,只是后位由于几方势力的僵持,仍旧空虚。

    面对这一变化,朝中诸人也只能顺应而已。

    皇帝对楚鸿确实有着对其余几个儿子没有的宠爱,光是太子册封大典就能看出他的用心来。当年立废太子时因着皇帝刚刚登基,国库也不甚充裕,一应典礼尽数从简,如今楚鸿登基,却是照着祖宗立法一样不落,甚至要更为正式些。

    立太子当日,楚鸿穿着太子的袍服,立于玉陛之上,郑重其事地接过册书,眉宇间带着抹不去的骄傲和飞扬。

    卫鹤鸣看着这与前世相同的一幕,竟忍不住有些唏嘘。

    皇帝有意扶植属于楚鸿的势力,便令楚鸿代他出席了翰林新学的落成宴席,意在让他同翰林这些新秀多加亲近。

    楚鸿来了一见卫鹤鸣便脸色发青,斜着眼瞪了他好久,却不见卫鹤鸣有反应,倒是贺岚瞧见了,提醒了卫鹤鸣一句,卫鹤鸣却权作看不见——这一招他前世就已然练得炉火纯青了。

    楚鸿卫鹤鸣压根不拿正眼看他,脸色更青了三分,大跨步走上前去,硬是挤在了卫鹤鸣的席边,质问道:“上次的事,你说出去了没有?”

    卫鹤鸣失笑:“在下岂是那等多舌之人?”

    楚鸿冷哼了一声,傲然道:“那便好——那事,我便不跟你计较了。”

    他指的是卫鹤鸣临走前那刻骨铭心的一脚,就因为这一脚,他连续好几天连招侍寝的心思都没有了,每看见女子联想到的都是卫鹤鸣那笑里藏刀的脸,和隐隐作痛的下|体。

    卫鹤鸣装傻:“何事?下官怎么不知?”

    “你!”楚鸿咬着牙低咒一声,却又不满道:“孤也是不知情的,就算母妃欺瞒于你了,你又不是没戏耍回来,何必下此毒手、不对、毒脚。”

    卫鹤鸣险些被楚鸿这话逗笑了,但眉宇间却流露出淡淡的郁结来:“太子殿下生来便是男儿,又是天之骄子,自然不知道那些姑娘的难处。殿下可曾想过,若那日去的是我阿姐,遭了娘娘的算计,那下场会是如何?”

    楚鸿一愣:“还能如何?至多嫁了我便是”

    卫鹤鸣自斟一杯,又自饮一杯:“自古以来,奔者为妾,婚前便行下此等不轨之事,她是要被戳着脊梁骨骂一辈子的,如今四殿下做了太子,那她有此污点,是断然做不得太子妃之位的,除非她一死了之,否则这辈子都会逃不开被人家指指点点的命运。”

    楚鸿忽得没话说了,咬了咬牙:“你不也是男子,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

    卫鹤鸣道:“太子殿下若肯睁开眼四处看看,恐怕会知道的更多,这世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太子殿下这样的好运道的。”

    是的,直到现在为止,命运还是站在楚鸿这一方的。

    卫鹤鸣这话真要算起来恐怕不那么恭敬,但却并无嘲讽之意。

    两辈子加在一起,他见的得多了些。

    他见过卖妻鬻子的穷人,也见过朱门酒肉臭的富人,见过三妻四妾的男人,也见过风流成性的女人。说白了,这世上千姿百态,各有各的难处,难怪佛说众生皆苦了。

    而人也总是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去看事物的。

    若是能多为别人考虑上几分,便已经是莫大的慈悲了。

    楚鸿却不在意,上前勾住了他的肩,扬了扬下巴:“没错,孤就是好运道,你现在来孤这边,孤请父皇给你留个太子少傅的位置如何?”

    他的自称倒是改得快,只是这孤之一字,他念起来也自有气势,没有丝毫的不衬。

    卫鹤笑着推辞:“在下才疏学浅,只怕当不得太子少傅一职。”

    楚鸿的眉皱了起来:“孤说你当得起,你便当得起,只你一个,便比东宫那些个老学究次强多了。当初我母妃遍便想过点你做伴读,只是那时候父亲心意不准,如今我是正大光明的太子了,点你做少傅,还有谁拦得住不成。”

    卫鹤鸣见桌上有几颗荔枝,便剥了荔枝来吃,脸上犹带三份笑意,却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

    楚鸿便皱起了眉,反将手背在了身后,想怒气冲冲拂袖而去,却又硬生生压制住了自己,抬眸看看卫鹤鸣的神色,终是冒出一句:“你倒是说说,孤有什么不好?”

    说完这话,楚鸿便后悔了,仿佛自己是在求着这人一样,心下有些郝然,奈何覆水难收,如今想收回来,怕也是来不及了。

    卫鹤鸣眨了眨眼,忍不住想笑。

    楚鸿的性子还是跟前世一模一样,连这句话都同前世一模一样。

    前世楚鸿曾对他襄助楚沉一事万般看不惯,几次三番的找茬都被自己一力挡了回去。

    那时自己年少气盛,对楚鸿说起话来也是冷嘲热讽没个安宁,直到楚鸿做了太子,才一脸倨傲隐含兴奋地过来寻他。

    你若弃了楚沉那个窝囊废,孤这里倒还可以给你留个位置。楚鸿当时是这样说的。

    彼时卫鹤鸣年少,只觉受到侮辱,大骂楚鸿痴心妄想。

    已经忘了那时他同楚鸿争执了些什么,但他记得最后楚鸿眼里带着些受伤和挫败,脸上却仍维持着那一脸不屑的模样问他:“你倒是说说,孤有什么不好?”

    那时候楚鸿的模样倒跟现在有些像。

    卫鹤鸣看了他一眼,将手中剩下的最后一颗荔枝塞进了他的手里,笑意盈盈,一双眼却无比诚挚:“还君明珠。”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楚鸿脸色倏忽一变,将那荔枝弃在地上,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最终也只是拂袖而去。

    贺岚从睡梦中清醒了些,过来关心道:“太子殿下如何?”

    卫鹤鸣笑道:“无碍。”

    楚鸿这人,前世今生都是这样的模样,倒真让他有了些兴趣。

    若不是有了楚凤歌,卫鹤鸣也还真想同他结交一二,毕竟身在皇家还有这样的真性情,也算得上是难得了。

    难怪楚鸿向来看不上楚沉,楚鸿就像是一团烈火,黑白分明,信便是信,不信便是不信,喜欢便是喜欢,厌恶便是厌恶。楚沉却是混沌的一团,他生性犹疑,对谁都是先笑三分,任谁也看不出他到底想什么,只怕有时连他自己也弄不明白。

    当然,这两个都不像自己家里头那位,摸不清,猜不透,非但要管着自己,还要管着自己的丫头,连带着觑觎自己那点为数不多的美色,天天惦记着他的玉树后庭花——实在是有些有辱斯文。

    前世文瑞王可是好伺候的很,哪里像这位小王爷一般,非但是给自己找了个主君,还给自己找了个河东狮回来。

    可就是再头疼,偏偏他又放不下家里那位。

    造孽,造孽哟。

    他尚且还在头痛,贺岚却提了一句:“这几日那些藩王还在京中。”

    卫鹤鸣一怔,他险些忘了前世还有这一出。

    皇帝按祖制寻了那些藩王回来参加太子册封大典,如今也该回去了才是,不想皇帝却不肯放人走了。

    贺岚用酒盏挡住唇,悄声道:“只怕那位心里有所计较。”

    卫鹤鸣苦笑两声,那位哪里是有所计较,是所谋甚大。当初只楚凤歌一个岭北就让那位图谋了许久,现在这群藩王都回了京,他哪里肯轻易放过?

    只不过前世楚鸿的典礼要比现在晚上几个月,当初那场大戏,不知如今还会不会再宫中上演。

    卫鹤鸣想想藩王,再想想楚凤歌,头更大了一圈,摇头接着叹息。

    造孽,造孽哟。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都市之纵意花丛异人傲世录奉天承运洪荒之无极圣帝对不起穿错了无罪之城掌控生命谁是大英雄我要当院长天才学习系统大宋私生子位面交易之超级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