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58.第五十七章 不安

【书名: 重生之煮鹤 58.第五十七章 不安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超级拍卖行情有独钟花豹突击队终极僵尸王恶灵附身某科学的火影忍者逆青春神门网游之全球在线仙路慢慢崛起之第三帝国极品透视    第四十七章不安

    次日,穆学士提起的奏折被批准,建学一事正式迈入了正轨。

    此事由穆学士负责,卫鹤鸣也跟着领了几项差事,几日来忙忙碌碌,连楚凤歌都鲜少见上几面。

    这项改革并没有多少阻拦,只是朝臣对前景都是不置可否的态度,并没有多少人意识到这一举措的重要性,纯粹是看在皇帝的兴致上点了头。

    只是新政出台要忙的事情太多,卫鹤鸣白日里忙的不可开交,夜里拖着烂泥捏成的腿脚回了房,随意吩咐了几句,连衣裳都没脱,便一头扎进了松软的被褥。

    迷迷糊糊门外有低柔的声音唤他:“少爷。”

    卫鹤鸣连应声都懒,眼皮颤了颤,翻了个身,面朝里继续睡眠,连呼吸速率都不曾变上半分。

    “少爷。”这声音愈发婉转了几分,软绵绵的仿佛没有个着力之处,只是落在他耳里却跟噪音没什么区别。“奴婢伺候少爷更衣。”

    卫鹤鸣睡的浅,却醒不过来,只隐约发觉双柔嫩的手正在自己身上游移,为自己宽衣解带。

    卫鹤鸣素来不喜欢外人服侍自己,更不喜欢让女子来触碰,但困到了极点的他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出言阻止了。

    那女子的手跟声音一样柔软,轻巧地剥去了他的外衫,解开中衣时的手顿了一顿,这才继续动作。

    “嘭——”

    一声巨响伴着女子的尖叫在他耳畔炸开,也将卫鹤鸣从半睡不醒的沼泽里拖了出来。

    一睁眼,自己的床边正立着楚凤歌,一个粉裳少女正捂着胸口在墙角蜷缩成一团,痛苦地呻吟着。

    “怎么回事?”卫鹤鸣一愣,看了看楚凤歌,又看了看那少女,一脸的茫然。

    楚凤歌仿佛竭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只冷硬地抛出一句:“你若无意,又何必哄我?”

    外间的础润刚被这声音吸引来,挑着帘子进来,一看见少女便不敢吱声,盯着自己脚尖装哑巴。

    卫鹤鸣皱眉问道:“础润,这是怎么回事?”

    础润木着一张脸:“这是夫人赐的。”说着又轻声呵斥那少女:“还不给少爷王爷请安?”

    那少女忍着泪爬了起来,蹙着眉尖行了一礼:“奴婢青雪,参见王爷,参见少爷。”少女生了一张标志的瓜子脸,柳眉杏眼,皮肤白嫩,说话的时候眼中还带着粼粼波光,怎么看都是个美人胚子。

    楚凤歌的脸更阴沉了三分。

    卫鹤鸣来不及安慰楚凤歌,颇有些疑惑地问:“你是哪里的仆役?我怎么不曾见过?”

    卫家不算大,仆役主子加一起也不超过四十号人,日日低头不见抬头见,连倒夜香那小子都他都能瞧着眼熟,这样容貌出色的侍女却不曾见过。

    础润解释:“青雪是夫人派来的,今日人牙子带了一批小子丫头过来,夫人留了青雪来给少爷做伺候的丫头。”

    卫鹤鸣皱眉:“怎么想起这一出了?”

    础润面无表情地复述:“夫人说了,这院里没个心细的伺候着,连个针线上人也没有,也太不像个样子。”

    话是这么说,但屋里几个人都清醒的很,但凡体面人家的子弟,婚前都有几个丫头被派谴在房事上试探一二,这一般都是长辈安排的。

    卫家这情况,也只能由柳氏来安排了。

    柳氏并没有子息,自然不愿意让别人说自己亏待了嫡子,挑的青雪人长的漂亮,又看着知礼,想着就算是卫鹤鸣没有那个意思,当丫头用也使得——万万没想到,半路杀出来楚凤歌这尊煞神来。

    卫鹤鸣轻笑道:“长者赐,不敢辞。我这里不需要丫头,带她去偏院帮着做些针线吧。”

    础润这才带着青雪退了出去。

    卫鹤鸣挑了挑眉:“殿下可听见了?”

    楚凤歌却丝毫不曾缓和,只皱眉盯着他:“她替你更衣,你也不曾推开。”

    卫鹤鸣苦笑:“我的好殿下,我今个儿可忙了一天,进门就睡,谁晓得她什么时候进来,又哪来的力气推她?”

    楚凤歌这才和缓了些,解释道:“这几日我寻不到你,这才晚上来。”

    哪知一进来正对上那丫头粉面含春地替卫鹤鸣褪下上衣。

    说着他又低声问:“可是打扰你休息了?”他也知道这几日卫鹤鸣忙碌,可他却仍是总惦记着想来看他一眼。

    什么久长时,什么煮熟的鸭子,他只想看着这个人,一天见不着,便觉得缺了些什么,空了哪处。

    便觉得又回到了前世,空荡的朝廷,堆积的奏折,却偏偏没有眼前的这个人。

    犹如行尸走肉。

    卫鹤鸣心道可怜那丫头了,虽然不甚本分,可也远不止于挨上那一下,估计要疼上许久了。

    楚凤歌这些日子来,着实有些反常之处。

    “无妨,”卫鹤鸣盯了楚凤歌半晌,将棋子和茶一一摆了出来,笑着说。“殿下来跟我手谈一局可好?”

    楚凤歌沉默片刻,终是点了头。

    窗外夜深,只有鸣虫断断续续地叫,卫鹤鸣将窗敞开了去,隐隐有草木香在鼻端游移,待细细去嗅,却又寻不到踪迹。

    前世两人便时常这样对弈,两人俱好棋,虽不算国手,却也算是善棋,卫鹤鸣棋风更稳些,楚凤歌更锐利胆大些,算是旗鼓相当,胜负也常是五五开。

    卫鹤鸣前世负债太多,常常想起旧事,昼夜不得安眠,便寻楚凤歌对弈一局,也好平心静气。

    只是此次他却是为了平复楚凤歌的心气。

    三局,楚凤歌一局没胜,相反有一场甚至输得一败涂地。

    就算是年少,也不至于差这样多,况且他并非输在棋艺上,竟是输在了胡乱错下的时候。

    卫鹤鸣抬眸看他,只见他面上仍旧一片冰霜,只食指指尖一点一点,轻轻敲打着桌沿。

    “殿下的心不静。”卫鹤鸣说。

    楚凤歌抬眸看他,那双眼眸一如既往的幽沉,任谁也看不出其中的情绪来。

    只有卫鹤鸣感受的到。

    感受得到他的焦虑,他的惶惶,哪怕这些日子来他都是一如往常的模样,可他偏偏能嗅到那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他到底在怕什么?

    家国?抑或天下?不对,这些东西,楚凤歌在意,却从不曾为他们失态。

    卫鹤鸣一颗一颗将棋子收起,又将棋子复盘,松散的发丝在棋盘上摇曳着:“前些日子我看见文初时自角门进了文瑞王府,是王爷安排的么?”

    楚凤歌低低地“嗯”了一声。

    卫鹤鸣神色不变:“文初时此人很有文才,看着软弱了些,实则重情果敢,殿下若是用的好了,必是一大助力。”

    楚凤歌没有说话。

    卫鹤鸣将最后一颗棋子按在棋盘上,复位的正是他们下的第一盘,将自己落下的最后一颗白子拾起,捉过楚凤歌的手,郑重其事地放在了楚凤歌的手心。

    “在下并不知殿下究竟为何事烦忧焦虑,但若蒙殿下不弃,臣愿效犬马之劳。”

    卫鹤鸣的笑意盈盈,干燥柔软的发丝在棋盘上方微微摇晃,落下一片阴影。

    楚凤歌攥紧了手中那一颗棋子,抬手轻轻摩挲着卫鹤鸣的脸。略微粗糙生茧的手,和烛火摇曳下那张清秀俊逸的脸,看上去却异常的和谐。

    “殿下?”卫鹤鸣仍笑着看他。

    下一刻,将卫鹤鸣拉进了他的怀里,强硬的吻了上去。

    黑白明晰的棋子散落了一地,发出清脆的声音。

    他带着满心的焦躁和阴霾,狠狠地发泄在怀中人的唇上。

    卫鹤鸣瞪大了眼,还带着莫名的不解和无措。

    “为你——都是为你。”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眼里带着无尽的阴沉和绝望。

    焦虑是因为他,不安是因为他。

    静不下心来也是因为他。

    这是他两辈子埋在身体最脆弱、最深处的人,是他的爱而无果、恨而不能、求而不得。

    他怕了。

    哪怕这个人说着等他,说着思考,无论他装作一副怎样成竹在胸的样子。

    他还是怕的。

    怕这个人如前世一样。

    无声无息的来,无声无息的去,最后却还想着逃离,想着将他如何抛弃。

    卫鹤鸣渐渐阖了眼,略微抬了抬手,犹豫了片刻,还是抚上了身上人的脊梁。

    他想帮这个人,想帮他的殿下。

    可他却帮不了。

    为什么他会为自己而焦虑?究竟是谁给他留下一个这样的印象,连对一个人心生欢喜,都要再三控制、惶惶不安?

    究竟是谁,能让楚凤歌这样的一个人,变成这样一幅模样?

    卫鹤鸣心底某一处在悄悄坍塌,仿佛很快,自己就要生出一些从未料到的变化来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重生1976富豪俱乐部1三界逍遥神修真界的位面商校园狂少武林淘宝王凤灵末日之超级英雄传奇打工者丹道仙途文物贩子在唐朝一任群芳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