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56.第五十五章 女装

【书名: 重生之煮鹤 56.第五十五章 女装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醉迷红楼逆青春龙纹战神重生之校园特种兵灵王朝超级金钱帝国法海戒色记重生之明星奶爸综艺娱乐之王刀碎星河王牌保镖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第五十五章女装

    “少爷,咱们回府么?”马车外的础润低声询问。

    卫鹤鸣看了一眼车里的楚凤歌,轻声吩咐:“去文瑞王府,送殿下一程。”

    听外面础润应了声,卫鹤鸣拍了拍楚凤歌的肩,笑着道:“殿下一来,便将我的小厮赶出去坐了。”

    楚凤歌目光微动,竟是有些安静的没有应声。

    卫鹤鸣上车便松了口气,笑着说:“这次得亏我叫上你一起了,否则就算不跟楚鸿打一架,也难逃开贵妃那群人。”

    他这实在是万般无奈之下出的下策,虽然自认为不会被发现,但也着实冒险,所以他请了楚凤歌前去保驾护航,万一有个变数,不至于连个接应的人都没有。

    楚凤歌神色阴鸷,缓缓道:“她倒是好算盘。”

    卫鹤鸣对贵妃一事也心下不喜,轻声道:“多亏不是阿鱼。”

    他如今倒庆幸起阿鱼不在京城了,否则若真是鱼渊遇到这样的情况,只怕是个无解的局,就算楚鸿不碰她,单单是那场景,两人共处一室,卫鱼渊的名节也就毁了。

    对于一个女子来说,这样的谋划实在太过阴损了些。

    贵妃的这笔账,卫鹤鸣记下了。

    只不过此事他倒是相信楚鸿的不知情,前世今生,楚鸿都是一个眼高于顶的人,也压根就不屑于用这种手段去争一个女人。

    这件事过了,卫鹤鸣才觉得自己轻松了些,仰头向后一倚,却被自己头上的饰品硌得难受。

    卫鹤鸣此刻发觉自己身上的女装实在碍事,一手开始解自己头上的环珮钗饰,一手开始扯自己的腰带,嘴里还抱怨着:“这些女儿家也真是厉害,怎么忍得了这样一身行头的,光是压在头上我都觉得沉”

    话音还没落下,扯着腰带的手便被对面那人按住了。

    楚凤歌的手不轻不重地摩挲着他的,阻拦了他的动作:“不急,你这样很好看。”

    卫鹤鸣此时的发饰已经卸了一半,墨色的发丝散乱地披在肩头后背,只剩脑后几根簪子固定着摇摇欲坠的发髻,原本裹得严严实实的衣襟也被他自己随手扯开,腰带落了一半下来,脸上茫然的神色让他看起来更像是在引诱。

    卫鹤鸣穿男装时明亮张扬,这样裹在层层叠叠的、本不属于他的女装里,反而有一种让人想要亵玩污染的冲动。

    楚凤歌的手已经随着自己的心意攀扯上了腰带:“你以前也这般打扮过?。”

    卫鹤鸣好笑道:“年幼顶替阿鱼时做过,已经好久没这样穿过了。”

    当然,也没什么人夸他穿女装好看,毕竟他穿女装跟卫鱼渊是差不离的。

    话音未落,只觉得那没解开的腰带被另一端的人一扯,卫鹤鸣向前一个踉跄,踩到了裙角,竟就着这向前的力气摔进了楚凤歌的怀里。

    再挣扎着想爬起来,楚凤歌的手已经稳稳地扣住了他的腰,声音喑哑:“果然很细。”

    卫鹤鸣只感觉那锢在自己腰间的手分外发烫,颇为尴尬地开口:“楚鸿那厮胡闹,怎么连你也跟着他胡说八道?”

    楚凤歌想起方才楚鸿压在卫鹤鸣的身上一幕,目光便愈发幽沉了一些,手指灵巧的解开了腰带上的结,顺着衣裳下方钻了进去,轻声在卫鹤鸣耳边调笑:“哪家的小姐,怎么不穿好衣裳就上了本王的马车?”

    卫鹤鸣甫一听清他说了什么,脸便红了半边,几乎不敢相信前世今生都以阴冷著称的文瑞王能说出这等话来。

    挣扎着要起身:“殿下,一会就该到了”

    卫鹤鸣也是精于骑射,可无论是年龄还是经验,都远远抵不过沙场历练过的楚凤歌,几番挣扎反而被扣的更紧了些。

    “怕什么,本王娶你过门可好?”楚凤歌却玩起了兴致来,一手按着卫鹤鸣的后脑,仰头吻上了他急于辩解的唇。

    卫鹤鸣活了两辈子,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脸皮竟也能跟火烧一样烫,穿着女子的裙裳被自己前世的主君在马车里肆意作为,羞耻感铺天盖地袭来,几乎下一刻就要溺死在这灼热的空气里。

    楚凤歌的舌在他的口中搅得啧啧有声,卫鹤鸣仿佛连力气都被夺了去,连腿脚都变的虚软,双手无意识地找寻着什么,最后环上了楚凤歌的腰。脑海里的一切都渐渐远去,只剩下了眼前这个人带来的亲密接触与刺激。

    他甚至能听到自己从鼻腔里发出的细微哼声 。

    太多了,太近了。

    也太出格了。

    车身剧烈地震动了两下,车外传来了础润的问话:“方才路不平,少爷没事吧?”

    卫鹤鸣这才猛然间清醒过来,那双已然没有力气的手在他的身上轻推,脑海里却带着挥之不去的刺激。

    他穿着女子的衣裳,以这样被压制着的状态,弱势地在楚凤歌的身前扮演一个近乎软弱可欺的角色。

    不知是羞恼还是尴尬混在他的头脑里,却又带着别样的刺激感。

    楚凤歌亲昵地舔舐了一下他的上颚,离了他的唇去。

    “少爷?王爷?”车外础润又问了一声。

    “无事。”楚凤歌哑声道。

    卫鹤鸣气喘吁吁,神智渐渐归了位。才惊觉自己此情此景竟**荒诞的过分。他俯身趴在楚凤歌的怀里,衣裳散乱,甚至不知何时那裙摆已经被堆在了腰上,楚凤歌正试图褪去他的中裤。

    “楚凤歌!”卫鹤鸣低吼了一声,涨红着脸的模样没有半点威胁力,更仿佛是一头幼兽。

    楚凤歌见他当真急了,这才松开了手,低笑:“鹤鸣不会以为,我真的只会木头一样地等着吧?”

    卫鹤鸣想到前几日说的那些话就悔不当初,他早该知道楚凤歌压根就不是那种乖乖等着他考虑接受的人。

    这人在一步步地软化他、扰乱他、甚至是引诱他。

    而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的心神早就动摇了。

    楚凤歌见他这模样,指尖划过他的喉结,笑容愈发的肆意起来:“我方才那样你不是也很喜欢?”

    卫鹤鸣撇过脸去,轻咳两声:“食色性也。”

    楚凤歌却不依不饶:“那依你所见,本王之色如何?”

    卫鹤鸣抿紧了嘴唇。

    楚凤歌笑容愈发地灿烂:“卫鹤鸣,你当真还能说,你对本王全无他意么?”

    卫鹤鸣的表情瞬间僵了一下。

    是的,他可能真的没法理直气壮的说,他对殿下全无他意了。

    因为仿佛就在刚才,他猛然间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为何他能容忍楚凤歌对他戏弄?

    为何他只有对殿下拒绝不了?

    为何在方才亲昵的一瞬间,他竟有些沉醉的心思?

    为何他对这个人——如此不同?

    卫鹤鸣一瞬间竟被扰乱了心神。

    ==============前方前世今生大量玻璃碴出没不喜欢的记得闪避=============

    “你不肯说?”楚凤歌没有身穿那一身属于帝王的朝服,只一身玄衣坐在阴暗的囚室里,眼神中的阴鸷令人不寒而栗。

    “受人所托。”旧时的门客,如今的臣子,他的模样狼狈到了极点。

    楚凤歌垂下眼睑:“即是如此,那他们活着也无甚用处,都杀了吧。”他指的是牢房另一端的一家老少。

    臣子的牙齿因恐惧震惊而咬在一起,发出“咯咯”的声音,不可置信地看着当今的皇帝:他竟仅仅知道为了一个人的一句话、一个嘱托,做到这种地步。

    楚凤歌微微抬了抬手。

    “等等!!”

    臣子俯身在囚牢的尘埃中,低声说。“先生不,鹤相当初请臣为他隐姓埋名谋一去处,他说他本就是个已亡之人,圣上登基,总有容不得他的一天,到时到时”

    他的话说不下去了,因为楚凤歌的神色已然阴森可怖。

    “到时如何?”声音仿佛从地狱深处传出。

    “到时他便寻一去处自生自灭,不至于毁了这份君臣情谊。”

    臣子颤抖着说完这句话,便见楚凤歌竟惨然一笑,呕出一口血来。

    果真,不曾信,不曾爱。

    最终还是舍弃了我。

    =================前世今生===================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灵动猎人越战的血圣天子星战士戒指也疯狂无限修改黑医网游之间谍人生异能行者异界纵横大汉帝国风云录毅军突起我之抗日梦——特战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