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51.第五十章 痴狂

【书名: 重生之煮鹤 51.第五十章 痴狂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神医小农民快穿炮灰女配我的妹妹是偶像儒道至圣史上最强师兄超级仙学院尊上终极高手邪御天娇网游之逆天戒指天幕神捕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    第五十章痴狂

    最终赵翰林被夺了祭酒一职,官位也降了一级去,气的大病一场。

    这事算是国子监监生们的又一场胜利,只是监生之间的新话题却不是赵翰林的下场如何,而是卫鹤鸣被弹劾结党营私一事。

    “没影的事,你瞧那御史搜罗的那些理由,哪个是有真凭实据的?”

    “是了,我爹也跟我这样说的,这样信口雌黄,不说他是诬陷都是看在他是个御史的份上。”

    “那御史姓什么来着——哈,无名小卒,连个名字都没人记得吧?不会是眼红人家少年成名吧?”

    卫鹤鸣近几日在国子监颇有声誉,监生几乎都是一面倒的替他说话。

    说起卫鹤鸣同贺岚这两个人,那本应走的是最标准的世家子弟晋身路子,自幼识字读书,入国子监深造,最后再同众多世家子一样,经营世家人脉熬资历,若再有些才华能力,三四十岁的时候便跑不了一个体面的官职。

    可偏偏这两个人却又不按正常的路子来。

    尤其是卫鹤鸣,从神童解元到叙州赈灾再到探花郎,前些日子又因着国子监祭酒虐待监生一事在朝堂上同人据理力争,更是出尽了风头。

    再看龙椅上那位的态度,显然这一路早就入了圣上的眼,有意栽培着的。

    所以这样出风头的一个人被弹劾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只不过他为官不久,又素无恶习,最多也只能弹劾他一个结党营私罢了,而证据翻来覆去也就是那几个:同众监生轰饮酒垆、收买人心,在酒楼密会四皇子,说白了都是些捕风捉影的事,谁也没指望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能伤到卫鹤鸣的皮毛。

    而卫鹤鸣本人,也正同贺岚说起此事。

    贺岚顶着一双惺忪睡眼,摇头叹气:“那御史提的都没影的事,根本伤不到你分毫,你这又是何必?”

    卫鹤鸣笑嘻嘻地说:“现在那头正缺个人治水,我若认了下来,再自请去治水折罪,想必圣上也不会拒绝。”

    贺岚无奈道:“你这是图什么呢?”

    卫鹤鸣这才刚进翰林院多久,京官的椅子都没坐热乎呢,就想着往河边跑——治水又并非一时半会的事,是个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君不见古往今来多少人半辈子都扎进了治水这个大坑里,再就没出来过。

    躲还来不及呢,他却巴巴往上凑,别说满朝文武不会理解,就是卫鹤鸣亲爹和与他私交甚密的贺岚都觉得他是烧坏了脑子。

    卫鹤鸣自己却浑然不觉,笑嘻嘻地坐在桌前喝茶吃点心:“我不过就是想离京城远着些罢了。”

    贺岚叹了口气:“人家挤破了脑袋想留在京城,你倒好,一门心思地往外跑。我前些日子得了信,说圣上有修书的意思,咱们俩……八成也是在这修书名单上的。”

    皇帝老了,就爱做些好名声的事,修书算是一件。

    当然主要做这活的还是翰林院那群清贵的老学究们,他们就是打个下手,记个名,也能在仕途上平坦许多了。

    卫鹤鸣往自己嘴里填了两块薄荷糕,笑道:“要修你去修,我可没兴趣。”

    贺岚抬了抬眼皮:“这个也不好,那个也没兴趣,就京外最好?”

    卫鹤鸣嚼着薄荷糕,那姿态半点文人的影子都看不出来,倒像是个不学无术的富家少爷:“你也看见了,咱们两个如今在京里也就是混个日子,翰林院真有需要咱们的地方不成?再者,京里如今就是一滩浑水,你没看那位提了几次要废后了?我可没心思在这里半死不活地混着——”

    贺岚瞪他一眼:“你若想出去,我托人给你寻个富庶些的地方也好,你何苦去治水?还回得来么?”

    卫鹤鸣笑道:“太子那堤坝倒了,总该有人再给修起来,既然他们都不乐意去,我又闲着,那何妨去填这样一个娄子呢?”

    卫鹤鸣记得前世这堤坝倒了之后,京城众臣各自为营,一时竟没有顾虑到此事,以至于在数年之后水患来时,祸害了两岸无数百姓,死伤者众。

    他早就想着趁此时尚有时间,早早去将水患平了,也好过在这京城里无所事事地混资历。

    贺岚的神色倦怠,看了他半晌,终是道:“看来我是拦不得你了?”

    卫鹤鸣开玩笑道:“我是想去治水,又不是想去投河。”

    贺岚问:“你同你那位小王爷商量过了?”贺岚早就默认了卫鹤鸣对那位文瑞王莫名的维护了,此时若说还有一个人能劝住卫鹤鸣,那非那位小王爷莫属,连卫父都要往后排。

    卫鹤鸣苦笑不已:“还没有,少不得去向他解释一番了。”楚凤歌刚回京不久,他却想着要去治水,想想也知道对方会是什么反应了。

    贺岚抬了抬眼皮:“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

    卫鹤鸣:“什么?”

    “像个惧内的窝囊相公。”

    卫鹤鸣哑然失笑,自己倒还真像那么个样子。

    到了下午,卫鹤鸣硬着头皮去了瑞文王府,楚凤歌果真一副晦暗不明地神色。

    “此事我若不提,朝堂上便不知要搁浅到猴年马月了,更何况现在的京师水深,我想着……”

    说着说着,声音就不自觉熄了。

    楚凤歌声音没有一丝起伏:“想着如何?”

    “我又不是一去不回。”卫鹤鸣低声说。“我终归是想做点什么……”

    楚凤歌轻笑一声,衣袍摩擦发出细碎的声音,缓步走到卫鹤鸣面前,一手捏着他的下巴,幽深而阴冷的双眼注视着他的,一字一顿:“为了百姓?为了天下?你究竟何时才能想到我,我的卫大人?”

    卫鹤鸣本能地感受到了危险,那双眼一如既往的暗沉,可却有什么在跳跃着,浓烈而疯狂。

    “殿下,你听我说——”

    楚凤歌神色更冷三分:“你叫我什么?”

    “凤歌,”卫鹤鸣急忙改口,皱着眉道。“我并非没考虑过你,只是京中虽然水深,却还波及不到诸王……”

    “哦?”楚凤歌的笑容渐渐扩大,如果不是那双眼太过阴冷,那将是个极艳丽漂亮的笑。“所以没了危险,便随手扔到哪里,终归我活着就是了,你也不必愧疚——”

    “你明知道我不是!”卫鹤鸣低喝一声,不知为什么,在朝堂上应答如流的口舌此刻却木讷地不知说什么是对的。“楚凤歌,你之前出征北胡,难道我拦你了不成?”

    这话一出,卫鹤鸣便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整个房间里一片死寂。

    “北胡?”

    楚凤歌的声音更柔和了,他的手指落在卫鹤鸣的脸上缓缓摩挲,音调却和缓地仿佛在诉说旁人的故事:“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对待我这个文瑞王的么?你知道我这三年有几次念着你的名字死里逃生的么?你知道我这双眼差点瞎了,这双手也险些废了么?”

    “你难道不知道,我在北胡是怎样念着你的么?”

    他的眼里第一次渗出死寂一般的悲伤,那厚重的情绪几乎让卫鹤鸣感到窒息:“卫鹤鸣,你明明说过等我的。”

    这些话是卫鹤鸣从未听过、也从未想过的,他只觉自己体内某个部位在一抽一抽的疼痛。

    他张了张嘴,却又哽住了喉咙:“对……不起……”

    楚凤歌却笑着,手渐渐滑过了他的喉结:“卫大人有什么对不住我的?黎民百姓,天下苍生,卫大人是胸怀大志之人,哪里还容得下我?”

    “是我失言,”卫鹤鸣低缓了声音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凤歌,我只是……”

    “只是不甚在意罢了,”楚凤歌的眼神却被浓烈的情绪沁染,前世今生的种种在他的脑海里一次又一次地交叉重叠,侵占了他所有的残余理智。“卫鹤鸣,卫大人……我只想知道,我究竟做到哪种地步,你才肯记得我这个人?”

    说着,楚凤歌一手扯开了他的腰带,垂首啃噬他的脖颈,仿佛已经失去了理智。

    卫鹤鸣一惊,低声喝道:“楚凤歌,你疯了?”

    楚凤歌竟在他的他的颈窝处低声笑了起来:“卫鹤鸣,我早就疯了。”

    “是你把我逼疯的。”

    他的声音带着温热的气息落在耳畔。

    卫鹤鸣终于知道自己弄错了什么。

    他竟错把楚凤歌的心意当做了少年时期的情迷意乱,这恐怕是他犯下的最荒唐的错误。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原来重生在南宋死神之逐风者电脑修真传龙战都市荣华归风流医圣足球之道世外神医在都市大道之后三国之蜀汉儒将国战1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