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47.第四十六章 楚鸿

【书名: 重生之煮鹤 47.第四十六章 楚鸿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放开那个女巫锦桐修真聊天群福至农家尸凶瓜田李夏晚清之乱臣贼子九天神皇重生之资源大亨最强小叔寒门状元不朽凡人    第四十六章楚鸿

    “二位不必拘谨,”赵翰林揽过一位歌女的腰,看着对面正襟危坐的卫鹤鸣贺岚笑道。“这里不过是个听曲的地儿,没那些不干不净的生意,上头怪罪不下来的。”

    话虽如此,在场几位官员同那歌女眉眼间你来我往却全然不似他说的正经关系。

    卫鹤鸣微微动作,将那贴身过来的女子拨开了去,笑道:“在下是个粗人,不懂听曲,辜负赵大人的美意了。”

    贺岚却半点面子不给,一手撑头对着一众美人装起睡来。

    赵翰林也不强劝,哈哈一笑:“果然世家子弟,规矩大,我等却是比不得的。”

    卫鹤鸣给自己斟了一杯热茶,含笑自谦:“什么世家,千百年前谁不是一把黄土捏出来的?。”

    这话说的赵翰林更是高兴,连连点头道:“有道理,果然是探花郎,看事透彻的很。”

    贺岚轻轻嗤笑一声,没有开口。

    这声音只有卫鹤鸣听见了,低头却只见贺岚假寐的模样,心里清楚贺岚断然不屑与这等人往来。

    只是两人都是初入翰林,哪怕再清高,也总免不了同这些人打交道的。赵翰林既然盛情相邀,他们两个作为晚辈,是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的。

    卫鹤鸣看着这群官员相互吹捧闲聊,话题无外钱银风月,间或说些不痛不痒的朝堂闲话,只在别人提到他时才含笑应答两声,像极了一个初入朝堂的谦逊后辈。

    半晌,却听外间几声嘈杂,一名锦衣华服的青年挑帘走了进来,长相同楚沉有几分相似,眉宇间的骄傲跋扈却同楚沉截然不同。

    “我道是谁,原来竟是翰林院诸位。”

    青年随意的拱了拱手,一一拜见,见到卫贺二人时目光一亮,笑道:“卫大人,贺大人,前些日子在父皇书房一别,倒是许久不曾见过了。”

    房中诸人皆行拜礼:“参见四殿下。”

    贺岚不好继续装睡,慢悠悠的起了身,也跟着行了一礼。

    两人这才明白赵翰林无事为何盛情相邀,原来是为了四皇子铺路来的。

    关于废后和太子一案在朝堂上争执了尽半个月仍旧没有结果,文家从一开始的风口浪尖渐渐没落,只是有这样一个先例在,朝中大臣劝说的底气也不再有当初那样足了。

    皇帝几次拟旨,虽被大臣们软硬兼施的劝了回来,可四皇子楚鸿的气焰却愈发盛了,在皇帝的默许下出入朝堂结交大臣,行止间比太子还要矜贵骄傲几分。

    楚鸿便坐在了卫鹤鸣身旁,笑道:“正巧今日无事,我蹭诸位几首曲子来听,几位不会嫌我碍事吧?”

    众人连道不会。

    那歌女便开始咿咿呀呀唱起了小曲,腔调婉转声音动人,其余几名抚琴吹箫,那眉目含情的模样,倒确实有些温柔乡的意味。

    “我听闻卫大人当年曾在御前选过伴读,”楚鸿笑着同他道。“可惜母妃当年没有讨了你来陪我,否则我们定然能玩到一起去。”

    卫鹤鸣四两拨千斤:“只可惜在下当时才疏学浅,无缘伴读之位。”

    楚鸿挑了挑眉:“我倒是听说楚沉曾想讨你去,被你拒了?呵,他也配?”说到这,他的口吻带着几分轻蔑。

    卫鹤鸣摇了摇头,笑道:“那时臣惦念着去国子监,并未想过太多。”

    楚鸿撇嘴道:“你当初是对的,跟着楚沉那个窝囊废,才当真是可惜了你这一身才华了。”

    卫鹤鸣顿了顿,没有接话。

    果然这还是前世那个四皇子,对楚沉轻蔑厌恶到了骨子里,从小到大动辄打骂。

    他记得自己当时在宫中做伴读,最是年少气盛,几次设法帮楚沉出气,经常折腾得两败俱伤,楚鸿便带着一脸伤养着下巴对他说:“你跟着这个窝囊废,撑死了也出不得头,不如跟着我,高官厚禄,你想要什么,我便给你什么。”

    后来急了,便对着他骂:“你是不是断袖?否则怎么总跟着一个无用之人?有什么是他给得,我给不得的?”

    想想竟还有些好笑。

    天之骄子,说的便是这位了。

    楚鸿见他盯着歌女面上带笑,便回错了意,挑了挑眉:“你看上了?”

    卫鹤鸣一愣,浅笑着摇头:“在下不过是想到了旧事罢了。”

    楚鸿却不肯信:“你跟我还客气什么,你看上了,只管领回家去,我还能去跟父皇说三道四不成?”说着,便招了招手,将那歌女唤到面前,扬眉问:“你可认识这位大人?”

    那歌女笑道:“探花郎游街时,奴家曾去望过一眼。”

    楚鸿又坏笑着对那歌女说:“那你看他如何?”

    歌女粉颊微红:“自然是好的。”

    楚鸿哈哈大笑,一手揽着卫鹤鸣的肩,调笑道:“探花郎果真是俊美风流的很,走到哪里都有女子爱慕。”

    卫鹤鸣苦笑道:“在下并无此意。”

    楚鸿将那歌女往他怀里塞:“你们这些文人就是假清高,明明笑开了花还不肯认。”

    屋里一众官员便也跟着起哄。

    卫鹤鸣便道:“是我走了神,自罚三杯谢罪可否?只是这美人恩,实在是难以消受,殿下还是放过我罢。”

    说着他便自行斟起了酒。

    楚鸿盯他半晌,见他不似作伪,这才嗤笑一声作罢,斜眼看他:“你这人实在奇怪的很,莫非是不喜欢女人不成?”

    卫鹤鸣心道,他便是喜欢女人,也不能是个女人都喜欢啊。

    卫鹤鸣斟满了酒,举起杯来还不曾饮下,门外便一个玄色人影闪了进来,上前立在了卫鹤鸣面前:“这酒我代他喝,如何?”

    众人皆看向来人,纷纷行礼道:“参见王爷。”

    前些日子皇帝被废立的事驳得实在心烦,便转手去理旧事,将征北军给召了回来,楚凤歌这才名正言顺地出现在了京师。

    显然楚凤歌通身气势跟这房间格格不入,举步生风,一行一止都带着沙场的杀伐气息,看他那生硬的脸色,众人几乎能嗅到边疆的血腥味。再配着身后那绵软的丝竹声,更显得他突兀了起来。

    楚鸿皱眉道:“文瑞王?”

    楚凤歌扣紧卫鹤鸣的手腕,一翻手,就着他的手饮了一杯,又自斟两杯满饮,才行了一个军礼:“四皇子。”

    楚鸿面色不豫,口气便有些冲:“文瑞王在这里做什么?”

    “路过,来访旧友。”楚凤歌大马金刀搁那一坐,玄色大氅铺了整个椅子,一双眼透着阴冷,环视了一圈,那存在感活似他才是这房间里的主位。“诸位不介意吧?”

    众人介意的很,却无人敢说。

    只卫鹤鸣笑了笑,无视了他一身的气势,改斟了茶,同他随口闲聊了几句。

    有了楚凤歌的搅局,这曲很快就听不下去了,楚鸿拂袖而去,临走前却对卫贺二人道:“你们若有事,随时可以找我。”

    二人只含糊应了。

    几名官员接连告辞,最后房里只剩下了三人和几位歌女,卫鹤鸣笑着请几位歌女退下。

    那被楚凤歌询问过的歌女临走前还颇为幽怨地看了卫鹤鸣一眼,让卫鹤鸣哭笑不得。

    贺岚这才一扫方才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懒洋洋地舒展了一下腿脚,瞥了一眼楚凤歌,道:“我虽看不惯你,这次还是多亏了你。”

    也不理楚凤歌那一副阴沉的模样,只对卫鹤鸣道:“亏你应付的下去,一群酒囊饭袋,也配称翰林?”

    卫鹤鸣坦然笑笑,并不反驳。

    贺岚看他一眼,又看了一眼楚凤歌,再次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来,最终还是拂袖而去:“罢了。”

    不知说的是哪件事。

    贺岚去了,卫鹤鸣才笑着对楚凤歌道:“殿下不忙着领封受赏,怎么有空来寻我?”

    楚凤歌这次回京本无封赏,却不想征北军竟当朝提出楚凤歌的功劳来,让皇帝颇有些措手不及,却又不能不封。

    这封赏压了数日,至今没有下来,只是所有人都知道再怎么压,这位沉寂许久的文瑞王,总还是要崛起了。

    楚凤歌眼中闪过一丝阴沉:“我若不来,你岂不是领着那歌女回府了?”

    卫鹤鸣失笑:“你又不是没瞧见,那明明是四殿下硬塞给我的。”

    楚凤歌蓦地转头:“你唤他什么?”

    “四殿下?”卫鹤鸣浑然不觉。

    楚凤歌目光闪了闪,没有说话。

    卫鹤鸣一愣,却看出了他神色中的含义来,忍不住更好笑了些:“我的殿下,你闹什么情绪?”

    楚凤歌听了头四个字,明显情绪好了些,风轻云淡道:“既如此,今后唤我名字便是。”

    卫鹤鸣摇了摇头,顺着他道:“好好好,唤什么都是一样的,只是人前在下可不敢造次。”

    楚凤歌这才满意了些。

    卫鹤鸣见他这样,忍不住轻笑:“探花宴那日,我曾对王爷说,待你光明正大回京,再来找我要回马去,王爷可还记得?”

    楚凤歌道:“我那还是匹宝马,弄丢了,若是弄丢了,便拿你来偿。”

    卫鹤鸣摇头:“哪里敢弄丢,如今那位祖宗养的可比我还壮硕些呢。”

    楚凤歌忍不住微笑,便又是一室光华,晃了卫鹤鸣的眼去。

    卫鹤鸣将酒杯举了起来,眼中漾着化不开的喜悦,对他道:“我便借花献佛,敬殿下一杯,为你接风洗尘吧。”

    楚凤歌挑了挑眉,似有不满:“你叫我什么?”

    “凤歌。”卫鹤鸣看着楚凤歌那样子,忍不住摇了摇头。

    罢了罢了,随他高兴吧。

    谁叫他是楚凤歌呢。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错爱在清朝神级反派异世之堕落天才与天地同寿网游之剧毒杠上酷总裁超级龙王天地任逍遥我的老婆是校花重生盘古会武功的德鲁伊至尊箭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