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41.第四十章 成长

【书名: 重生之煮鹤 41.第四十章 成长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我的未来女友御天神帝总裁校花赖上我大国重工异世界的魔王大人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火帝神尊八零后修道记随身带着星际争霸极品全能学生限制级末日症候心魔    第四十章成长

    不知什么时候,那个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喊“阿鱼”的双生弟弟长大了一些。

    年幼时,她同鹤鸣是一起读书的,她沉稳,鹤鸣跳脱,读的是一样的书,写的是一样的字,后来也有了一样的志向。

    闲时,西席摸着胡子问:“公子小姐将来有什么志向?”

    卫鹤鸣正迷恋志怪传奇,笑着说:“当饮烈酒,骑宝马,佩宝剑,啸西风,管尽天下不平事。”

    西席摇了摇头:“小子无知,小子无知。”

    她说:“当潜心致学,修书籍,习兵法,治万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西席目瞪口呆,头摇得更厉害了:“女子无知,女子无知!”

    过了几日,那西席送了她两册《女训》《女诫》,叫她勤加翻阅。

    只是那两本书却早就被那时的鹤鸣当做笑话翻了一遍,一边看一边大叫“胡言乱语”,又在空白处画上了古怪可笑的小人儿,之后就再没了踪影。

    直到他们年岁渐长,并不继续在一起念书了。

    鹤鸣看那些志怪小说入迷,为了有空看些闲书,央她同他换身份。

    她心知这是欺瞒,可却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地答应同鹤鸣交换。

    因为鹤鸣看到的世界,和她看到的世界,全然不同。

    祖母对她说:“你是女儿家,不必过分刻苦,识字明理即可,端庄和顺才是长姊风范。”

    祖母对他说:“乖阿鹤,你要好好读书,万万不可懈怠了,你是以后要成为家中顶梁柱的好男儿。”

    父亲对她说:“你女孩子家家,知道些什么?定是那混小子勾的你出去跟他胡闹!”

    父亲对他说:“卫鹤鸣,你自己胡闹也就算了,怎么还带挚着你姐姐?”

    卫鹤鸣不知一次夸赞过她的学问,她初时并不相信,毕竟所有人都说女子不该读书,她又怎么会像卫鹤鸣说的那样厉害?

    没人告诉她,什么样叫做书读的好。

    鹤鸣笑嘻嘻地说:“你见到顾家那几个表哥没有,都不如你的。”

    她说:“他们本就顽劣,做不得数。”

    卫鹤鸣不服气:“我也不如你呢!”

    她更不信了:“你比他们加一起都要顽劣不堪。”

    卫鹤鸣便说:“你若不信,便替我去乡试,看看究竟能得个什么名次回来。”

    鬼使神差地,她竟点了头。

    得知考了解元时,他们两个都挨了罚,可她心里却不知有多欣喜。

    可后来,兜头的一泼冷水浇醒了她。

    卫鹤鸣还是卫鹤鸣。

    而她,还是那个卫家的大小姐,无论她知道多少,看过多少,她只能是那个卫家的大小姐。

    小丫头对她说:“小姐你这样好命,投胎到这样的人家,人又知书达理,以后一定会觅得一个如意郎君的。”

    有时连自小将她看到大的奶娘也会苦口婆心地劝她:“小姐少看些书,男人都不喜欢女人读书多哩!”

    她问:“那我做些什么?”

    奶娘回答:“多学学些管家的手段,好生背背世家谱系,以后才抓的起婆家的帐哩!”

    “若我不喜欢管账,不做当家主母呢?”

    奶娘说:“那便学学厨艺,好生打扮打扮,小姐这样貌美,怎么会抓不住未来姑爷的心呢?”

    她有些茫然:“娘亲也是这样的?”

    奶娘摸着她的头笑着说:“小姐,这天下的女人都是一个样的。”

    这些话一句一句,交织成了一件又一件的锦缎华服,渐渐将她包裹成了一个精致从容的卫家小姐。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几乎要认了,信了,她就该是如此,哪怕有着一模一样的长相,哪怕是一母同胞,哪怕读着一样的书,写着一样的字,可注定了他们是不一样的。

    她合该是金尊玉贵的女儿家,合该是温婉和顺的卫家小姐,合该埋了那个不安分的自己,乖乖巧巧的做女儿,做长姊。

    可鹤鸣却时时刻刻提醒着她不仅是卫家小姐,还是卫鱼渊。

    “阿鱼,我想去国子监。”

    “阿鱼,今天先生又教了新文章,我找给你——”

    “阿鱼,叙州发了瘟疫,我要奉命去赈灾了,你替我想想还有什么该准备的——”

    他拿着书嘲笑同窗陈腐古板,瘪着嘴跟她抱怨京城里的说书人胡说八道,浑闹着同她比试算术,还硬是抢过她的绣品让她帮他检验文章。

    他极少再同她拌嘴,反而时常会找她来聊一些国子监的趣事,上课会跑题十万八千里的夫子,贺家那位贪睡怕麻烦的公子,嘴坏心热的文监生,机灵冒失的宋家儿郎,还有那位阴沉不定却被他一心护着的小王爷。

    他跟她说叙州的饥荒遍野民不聊生,跟她说书生意气挥斥方遒,跟她说回来的路上轻舟快马绿柳垂杨,一次又一次告诉她墙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仿佛自从决定前往国子监国子监,卫鹤鸣一下就变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学子,而非那个幼稚张扬的小解元了。

    “阿鱼,下次你换了我的衣裳,去瞧瞧他们吧。”卫鹤鸣笑嘻嘻地说,“我保准那群呆子一个都发现不了。”

    她摇了摇头:“我才不跟你胡闹。”

    卫鹤鸣怂恿她:“你何时这样胆小了?当初替我考解元时,可是连贡院的门都敢往里进的!”

    她还是摇头。

    她怕极了国子监,最怕进去那道门,便再也不想出去。

    卫鹤鸣又问:“你随母亲去赴宴,都做了些什么?”

    她只能平平淡淡的描述,东家的小姐长得俊秀,西家的姑娘同她交换了荷包,南家的夫人夸她清秀,北家的太妃赠她手串。

    卫鹤鸣的眼沉寂下来了:“阿鱼没有交好的姑娘么?”

    她摇了摇头。

    那些姑娘都很好,可她却没法真正和她们融在一起。

    她也喜欢漂亮的衣裳首饰,也能跟她们聊聊花签诗词,可她真正想说的,没人能听得到。

    她挣扎在那一件又一件华服中,一行一止都是用尺子丈量好的,早就没了说多余话的力气,仿佛除了那些应做之事,连多动一动手指都成了奢望。

    幼时那个喊着要仗剑天涯的卫鹤鸣长大了,在另一条路上渐行渐远,她明知应该欣慰,应该单纯的为他而开心,可她却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那条路是她可望不可即的梦想,是她最隐晦不能诉之于口的奢望。

    “阿鱼,你可以放肆的。”

    直到卫鹤鸣这样对她说时,一直以来积压的情绪终于汹涌而出。

    鹤鸣看着她的样子有些怔忪,最后低声说:“哪怕只有一步,能让你踏出这个院子也好。”

    她独自回到房里,笑出了眼泪。

    鹤鸣一定不知道,她一直以来都是怎样的羡慕于他。

    他也一定不知道,自己曾千百次地将那幼时的念想寄托在他的身上。

    她险些就在这些锦衣华服间,失去了卫鱼渊这个人。

    ===================

    两日后——

    “础润,”卫鹤鸣将桌上的信团成一团,嘀咕着问:“殿下刚出京没几日,我便给他寄信,是不是不太好?”

    “小的不知。”础润老老实实地回答。

    卫鹤鸣瘪了脸,伏在桌子上:“我是不是惹阿鱼生气了。”

    “小的不知。”础润又摇了摇头。

    “我还是去找贺岚说说吧!”卫鹤鸣起身,却又顿住了脚步。“你说他今日在府中不在?”

    “小的不知。”础润木着一张脸。

    “这个不知那个不知,你知道些什么?”卫鹤鸣恨得直想敲开础润的头。

    础润:“小的只知道少爷的鞋穿反了。”

    “什么?!”卫鹤鸣手忙脚乱地将鞋子换了过来。

    础润:“小的还知道少爷今天该去学里的,现在已经迟到了。”

    “你不早说!”卫鹤鸣一惊,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慌忙披上外衣匆匆往门外走,却又抓住础润道:“我自己去,你给我在家里看好了阿鱼的院子,有什么风吹草动,都只管跟我说!”

    阿鱼已经足足两日没出院子了,虽然饮食照常,可他还是忍不住担心。

    自己是不是说的太过轻松,激怒了阿鱼?

    还是自己揭了阿鱼的伤疤,令她心里难受了?

    阿鱼又是个女孩子,她的事不好同自己那些同窗说——

    卫鹤鸣在国子监里浑浑噩噩熬过了一日,拎起书囊就往家里冲,刚一回家就听到础润大呼小叫地迎上来。

    “少爷,大小姐她……她出走了!”

    卫鹤鸣一愣:“你说什么?”

    础润将书信递给他,小心翼翼地说:“您看看吧,老爷那边已经……”

    那信上只有寥寥数字,说自己外出游学,家人不必担心。

    最后一页却是留给卫鹤鸣的,上面只有一句。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那字清隽锋利,仿佛跟卫鹤鸣的相似,却又有哪里不同了。

    础润有些担忧地看着卫鹤鸣,小心翼翼地试探:“……少爷?”

    卫鹤鸣轻笑出声:“罢了,大不了我替她挨上父亲的一顿好打便是。”

    础润低声说:“小姐毕竟是女子……”

    卫鹤鸣笑的更开心了:“你怎么不看看,她是谁的阿姐?”

    笑着笑着,却又忍不住耷拉下了嘴角。

    如今的京城,只剩下他一个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重生圣尊逆天斗魂师新鸦片战争南宋一统跋扈丹朱超级格斗幽灵仙府道途穿越之调皮小皇妃无回君死亡进化空间末世虫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