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28.第二十七章 出征

【书名: 重生之煮鹤 28.第二十七章 出征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都市超级医圣无敌升级王仙武道纪我真是大明星武侠世界逍遥行堕仙尸凶极品全能学生美食供应商武神天下就是爱上你超位面穿行    第二十七章出征

    卫鹤鸣又是一宿都没休息好。

    次日清晨,众监生送楚凤歌出征,卫鹤鸣顶着青色的眼圈和苍白的脸色,仿佛游魂一般飘到了城门口,目光闪闪烁烁,神色飘忽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贺岚见不得他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倚着城门轻笑:“你若是重病未愈,便回去好生休息,这半死不活的样子像什么?”

    卫鹤鸣无力地笑了笑,没有辩驳:“小王爷出征,总是要来送送的。”

    贺岚挑了挑眉:“你怎么也跟着喊小王爷了?”

    卫鹤鸣一愣,继而想起昨晚自己楚凤歌打懵,继而被那人一个吻吓得七晕八素,几次喊着“殿下”,却又让那人用唇堵了回去——他便尴尬地想钻进地缝里去,又怎么喊得出那声“殿下”来。

    他就不该从城门口走出来,从城楼上跳下来他现在还会好受些,也不至于被自己的窘迫感逼的无处可逃。

    卫鹤鸣原本觉得,自己重来一回,只要避开上一世的错误,好好活着就是了。

    岂料今生他竟将楚凤歌给变成了这副模样?自己这副壳子现在多大?十二岁!他竟对一个十二岁的少年动了心,还做出那等——

    卫鹤鸣心里骂不下去了,脸又涨红了一节。

    若是卫鹤鸣通晓些风月之事,倒也不至于慌乱至此。可说来尴尬地很,卫鹤鸣前世因着种种原因,错过了适婚的年龄,待他打算定亲时,他的几门亲事却总是有着这样或那样的阻力。而到了瑞文王府,他又成了一个没有身份的人,难道要在王府中娶亲,委屈一个女人跟他一样苟且偷生么?

    结果就是,卫鹤鸣前世今生数十年加起来,却仍旧是一只大龄童子鸡。

    卫鹤鸣越想越觉得尴尬,只混在众监生里同楚凤歌送别。这群监生最好搞些风雅之事,送别时有精通音律的几位监生弹琴击筑,又特意填了极悲壮的词附和而歌,估计等楚凤歌走了,他们还得轮流吟上几首“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诗词,这才算送别结束。

    卫鹤鸣最没有这等诗人情怀,心道这人原本是回得来的,被你们这样一折腾,不战死沙场都对不起你们这送别如永别的架势。

    当然,在卫鹤鸣和贺岚的眼里,只要作诗的那个不是他们,就算这群人跳大神送行他们也是不甚介意的。

    一片悲歌中,楚凤歌眼尖地看到卫鹤鸣,用眼神示意他上前来。

    卫鹤鸣缩了缩,借着年幼体型小躲到了贺岚等人的身后,贺岚疑惑:“你这是做什么?”

    卫鹤鸣一脸的苦大仇深:“躲劫。”

    贺岚奇道:“劫?什么劫?”

    “桃花劫。”楚凤歌不知何时分开了人群,站在了卫鹤鸣的身后,借着身高优势,一手搭在了他的肩上,那极精致的眉眼飞扬,竟带着一丝艳丽的味道。“怎么?解元郎不想同本王道别么?”

    卫鹤鸣踱着脚步蹭出来,一拱手:“愿王爷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楚凤歌却慢悠悠地说:“承君吉言,此去凶险,我还有些事想要交代解元郎……”

    卫鹤鸣立道:“王爷只管说。”

    楚凤歌继续道:“与那桃花劫有关。”

    卫鹤鸣立时憋了气。

    卫鹤鸣连个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拖去了一旁单独叙话。

    有监生道:“我见卫小公子有些怕那小王爷啊,当真让他们两个独处么?”

    贺岚摇了摇扇子:“你们就别操心了,他们俩的交情好着呢。”连媳妇都替对方考虑了,能不好么?

    于是纵然卫鹤鸣在心中挣扎了千万遍,也没人领会他的无奈。

    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让卫鹤鸣疲惫的头脑稍微清醒了一些,终于不载躲闪眼前人的目光了。

    楚凤歌眯着眼睛注视他:“你躲我?”

    卫鹤鸣顿了顿,几番开口,满腹说辞最后却只剩下了干巴巴的一句:“鹤鸣……以王爷为知交,并无他意……”

    “王爷?”楚凤歌垂首,在他耳畔低低地笑:“怎么不肯叫殿下了?”

    他还记得昨晚少年唇瓣柔软的触感,为他的接触而惊慌失措,喊他“殿下”的声音紧张虚弱,带着颤动的尾音。

    卫鹤鸣直接从额头红到了脖子根,恨不得以头抢地,却又咬牙切齿:“王爷何必如此戏弄在下?”

    楚凤歌见他真恼了,才止了笑,又变回了那副幽深莫测的模样:“你以为我在戏弄你?”

    卫鹤鸣抿了抿嘴唇。

    楚凤歌轻哼一声:“你以为我是为谁来的叙州?你以为我缺的是个娈宠?你以为……罢了。”他似笑非笑。“你早晚会知道。”

    知道他楚凤歌,狼狈不堪地为一个人困了数十年,

    知道他为一人生,为一人死,为一人成佛,为一人成魔。

    那些痴狂魔障都被埋进了岁月的尘埃里,只剩下他一个人背负着前尘过往,未免太过不公平。

    桃花劫,桃花劫。

    他是不是卫鹤鸣的桃花,他不知道;可卫鹤鸣却切切实实是他今生今世的劫数,甚至会是他用生永世的结束。

    卫鹤鸣茫茫然不知所以,却切实的意识到楚凤歌的眼神不对,那眼中隐隐跳跃着的火焰,令他隐隐地心生不安,却又不知道这不安源于何处。

    眼前的楚凤歌,似乎跟前世他所了解的那个殿下,并不是一个样子。事情早就脱离了前世的轨道,竟连人也会变得不同么?

    楚凤歌猛然拥住了他,乌裳银甲,熟悉的气息一瞬间笼罩了他的所有感官,那个声音道:“等我回来。”

    卫鹤鸣不说话。

    楚凤歌笑了笑,胸前的甲片微微颤动:“我也等你。”

    等你再过几年,成为真正的卫鹤鸣,我再来告诉你,我注视了你多久,又贪慕了你多久,渴求到连心悦二字都太过肤浅。

    楚凤歌翻身上马,带着身后不甚威风的军团离开了城门,只剩下了一个乌色的背影,后背挺得笔直。

    卫鹤鸣一时之间百味陈杂。

    “怎么?”贺岚调侃他。“还想着小王爷呢?”

    卫鹤鸣强打起精神继续算着手中的账目:“想他做什么?”

    “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色……”贺岚眯起眼拉长了腔调,用扇骨指着他道:“悔教夫婿觅封侯呐!”

    卫鹤鸣懒得搭理他:“胡说八道。”

    贺岚半个身子伏在案几上,眯起眼的样子活像是一只晒太阳的猫:“好好好,我胡说,那你说,你愁什么呐?”

    愁什么?

    他愁得还真是小王爷。

    可这话却不能跟贺岚说,卫鹤鸣也觉得憋屈。

    他为人向来坦坦荡荡,可有些事,他却不得不藏着掖着,不可见人,而且这样的事情似乎越来越多。

    比如阿鱼时常跟他交换身份,比如他曾经有一个惨烈的前世,比如……楚凤歌竟对他生出了那样的心思。

    卫鹤鸣分不清自己是惊多一些还是恼多一些,他总觉得楚凤歌不过是个尚未及冠的少年,生出了这样的心思,责任只能是在逆天改命干涉楚凤歌生活的自己身上。

    他有些恼自己为何这样急着亲近楚凤歌。

    更恼的是,他竟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该拿楚凤歌当作什么了:挚友?前世的君主?恩人?还是……

    卫鹤鸣苦笑:他活了这样久,竟被一个少年扰乱了心思。

    “魂归来兮……”贺岚拿扇子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见他回了神,才叹道。“你若是病没好利索,无心事务,便早些回去休息吧,哪个都不会怪你的。”

    卫鹤鸣听了这话,阖了阖眼,将那些琐事都抛诸脑后,才道:“无事,我已无大碍。”说着,全神贯注地做起了手中的公务来。

    疫病虽得到了控制,可叙州的百姓仍在水深火热之中,他竟还有心思去纠缠这些乌七八糟的琐事,只怕是躺了这些时日闲过头了。卫鹤鸣一边自嘲,一边加快了处理的速度。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再世人生绝顶唐门天朝上国超神娱乐家状元风流重生之都市弄潮洪荒接引无回君家宅代嫁将军妾全妻主重生灌篮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