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19.第十八章 疫病

【书名: 重生之煮鹤 19.第十八章 疫病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鉴宝秘术烽火逃兵动力王朝仙路至尊重生之神级明星老街重卡战车在末世海盗危险关系电影世界大抽奖恶魔囚笼巨星的初恋    第十八章疫病

    北胡第一次来犯时,袭击了岭北边境的一个村庄,烧杀抢夺,无恶不作。

    他们离开时,竟连一个活口都没有留下,待到岭北军赶到时,只看到了冲天而起的烈焰和骑队奔驰而去的滚滚烟尘。

    彼时楚凤歌人在京城,先生听到这消息时,一口血呕了出来,却强撑着指挥军队追击。

    “每次北胡来都是如此,并非先生的过错,先生不必过分难过。”军队里的小将劝慰道。“想来殿下也是知道的。”

    先生却缓缓红了眼眶:“那都是人命啊……”

    他曾精于骑射,一身武艺,如今却连翻身上马都做不到;他曾熟读兵书,壮志踌躇,如今却眼睁睁看着北胡屠戮百姓无能为力;他曾空有丹心一片,碧血满腔,如今却半分施展的空间都没有。

    他再一次感到了刻骨的恨。

    恨自己是个废人,恨自己此生此世,都是那个见不得光的卫鹤鸣。

    ++++++++++++++++++++++++++++++++++++前世今生++++++++++++++++++++++++++++++++++++++

    “我家有一位大夫,医术尚可,可以引荐于你。”

    贺岚大喜过望,看着楚凤歌的眼神仿佛是看见了救苦救难的神仙,这才正正经经又行了一礼:“如此便多谢王爷了。”

    卫鹤鸣听这话却一愣。

    楚凤歌家有位医术极佳的老大夫,他是知道的,非但知道,还熟悉的很。前世那位老大夫不止一次将他的小命从鬼门关给捞了回来,确实本事不小。

    这位老大夫据说是昔日老文瑞王留下的人之一,也是大有来头的,没有文瑞王的意思轻易不会出府,却不知这次楚凤歌为什么破了例。

    贺岚千恩万谢,约好了下午三人一同前往,卫鹤鸣却在一旁上上下下打量着他。

    楚凤歌神色坦然:“看我做什么?”

    卫鹤鸣道:“看你怎么转了性了。”

    楚凤歌笑的温文尔雅:“我不过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若不乐意,便由他自生自灭去?”

    卫鹤鸣这才消停了,笑嘻嘻地恭维他,好话说了一箩筐,楚凤歌才笑叹:“我怎么不知你何时属了墙头草,说随风倒便随风倒?”

    这人也不以为意,仍厚着脸皮同他笑闹。

    一旁的贺岚纵是心事重重,见他这样子也想嘲笑一二,却不想一抬头正撞上了楚凤歌满含威胁的目光,再一想自家好友的小命还在人家手上,只得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有话吐不出,实在是难受的很。

    过了晌午,楚凤歌差人去请了大夫,三人便一路绕着长安城走了大半圈,到了极偏僻的一家客栈里。

    客栈有些老旧,可也还算干净,只有一间上房里住了人,显然就是贺岚的那位好友了。

    二人打量了片刻,只见那上房捂得严严实实,好似生怕让人看见什么。

    二人抬脚就想迈进房间,却被贺岚拦了下来,道:“二位还是留步,只让老先生进去便可。”

    楚凤歌挑了挑眉:“这是为何?”

    贺岚神色疏懒:“殿下身份贵重,若是沾染了病气,在下却是万万担待不起的。”

    卫鹤鸣作势欲进:“这却容易,我替殿下进去看看就好。”

    贺岚斜他一眼:“你又凑个什么热闹?”

    卫鹤鸣笑着问:“你到底肯不肯说实话,难不成是窝藏了什么江洋大盗不成?”

    贺岚沉默了片刻,缓缓松了口气,身形也随意了起来:“也罢,左右都用了王府的大夫,无论如何也瞒不住你们了。”说着,他推开门,掀起了帘子的一角,示意他们看看,却又很快放下。

    那床上躺着一个气息奄奄的年轻人,卫鹤鸣瞧着竟有几分眼熟。

    “这是杨子胥,”贺岚轻声道。“你该识得的。”

    卫鹤鸣这才想了起来。

    杨子胥此人也算是国子监里颇为出名的一号人物了,虽是寒门出门,却是诗社的发起人之一。出了名的灵气逼人、行事风雅,尤擅诗词歌赋,每逢诗会必有佳句,也算是极有才华了。

    只是前些日子放田假,这杨子胥便回家探亲帮农去了,却不想一直未曾回来,社中差人去信也不曾回。先前贺岚还曾跟他提及过此事,说是担心是不是他家中出了事。

    却不想竟躺在了这里。

    贺岚这才道:“我前几日外出去踏青,正在京郊一农户家里遇见的他,据说是重病倒在了路边,若不是正巧被那农户碰上,只怕……”

    说到这里他敛了敛眉:“只是他病的蹊跷,我连着找了几个郎中都无能为力。”

    卫鹤鸣想起当初那杨子胥容貌虽不及楚凤歌,却也是以丰姿俊美出名的,如今床上那人却瘦得双颊凹陷,脸色更是蜡黄,嘴唇干裂,皮肤透着不正常的潮红,哪还有昔日俊朗的影子?

    不禁皱眉问:“他怎么病成了这副模样?”

    “他如今已经好多了,你不知我刚见到他那日,几乎认不出是他来。”贺岚既是把话说开了,也不再藏着掖着。“我请家中大夫看过,只是他医术不精,却说可能是……沾染上时疫了。”

    卫鹤鸣一愣,神色里带了几分凝重:“我却从未听说过有哪里闹了疫病。”

    贺岚略摇了摇头:“我也不曾听过,只是这等事,还请你们保密才是,若是让人知道了,且不说杨兄还能不能留在长安养病,恐怕就是连前途都要受些妨碍的。”

    对于杨子胥这样的寒门子弟来说,国子监就是他们在科举前最大最快的跳板,若是因为这等事妨碍了前程,连贺岚都要觉得有些可惜的。

    卫鹤鸣自然也知道其中利害,应声道:“我不是那等多嘴之人。”

    贺岚也是找到人吐苦水了,又露出那倦懒的神色来,只是眉宇间多了深深的疲惫:“我实在搞不清发生了什么,这几日杨兄迷迷糊糊的,难有清醒的时刻,偶尔有些只言片语,也是梦中呓语,做不得准。只是我见他有这样的重病却硬是要跑回长安来,只怕是有事的。”

    卫鹤鸣点了点头,三人的神色却都有些沉重了,无论是史书记载还是民间传言,疫病从来都是极为可怕的。景朝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疫病已是两代之前的事了,据说那时长安城死了近十万的人。

    人们找不到疫病的根源,无人敢碰病人,尸首便弃于街上,天热又加速了尸首腐烂,一时间长安城里天怒人怨,俨然成了人间地狱。

    至今老一辈的人对疫病都是心有余悸,若此时当真沾上了疫病的边,那便不是这般简单了。

    过了一会,老大夫从房里走了出来。

    贺岚急忙迎了上去:“老先生,杨兄情况如何?究竟得的是什么病?”

    老大夫捋了捋胡须,脸色也不甚好看:“这位公子情况不甚乐观,依老夫所见,只怕是染了一种未曾出现的疫病。”

    这话一说,卫鹤鸣心中的大石仿佛就是砸到了实处。

    “……老先生当真?”贺岚尤不死心。

    老大夫摇了摇头:“老夫并非哗众取宠,这疫病的症状老夫也是第一次见,能否医治还是未知之数,如今只能尽力而为。”

    贺岚强撑起精神:“如此便多谢老先生了。”

    老大夫回了礼离去,贺岚这才找了个椅子坐下,揉了揉额角,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

    卫鹤鸣问他:“你最近没休息好?不如就近让先生看看?”

    贺岚摆了摆手,神色懒懒散散:“娘胎里带出的毛病了,最近忙着杨兄的事情,多废了些神罢了,休息一阵子便好。”

    “不知为什么,我总有些不好的预感。”贺岚抖开扇子,耷拉着眼皮。“疫病这等事,忽然冒出来,却又没有半点声息……事情小不了的。”他念叨着,声音越来越小,竟就这样撑着头睡了过去。

    卫鹤鸣看得好笑,也不去打扰他,一转头却看见楚凤歌冷着一张脸视若不见。

    暗地用手肘戳了戳一旁的楚凤歌,压低了声音:“我见此事蹊跷,你猜这疫病到底是在何处染的?”

    楚凤歌摇了摇头,看都不肯看贺岚一眼:“如今只能等他醒来了。”

    卫鹤鸣犹豫了片刻,又道:“既是你家的大夫,回家时记得多烧些水,让下人清洗一番,别当真带了疫病回去。”

    楚凤歌的神色才缓和了些,摸了摸他的头:“好。”

    卫鹤鸣把他的手甩开,心道按年纪来算怎么也该是小爷摸你的头。

    只不过还没法子付诸行动罢了。

    两人各怀心事地离开了客栈,此时他们还不曾想到,在杨子胥清醒的一刻,便翻起了一间震惊朝野的大案。

    或者说,是血案。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唯我独法热情王爷冷王妃大唐爵爷武尊灵魂作坊现代赖布衣传说系列极品御用闲人侯门娇逍行纪领主世界牧唐梦幻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