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4.第三章 灯会【大改】

【书名: 重生之煮鹤 4.第三章 灯会【大改】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从仙侠世界归来剑王朝玄武战尊五行天修真四万年艺术人生捡个杀手做老婆我的妹妹是偶像萌娘守护者全能大歌王我不成仙帝国之心    第三章灯会

    这人就这样站在他的面前,瘦削的身体裹着白孝,脸上的刀伤纵横交错,眉宇间早就没了那恣肆不羁的神骨,只有一双眼眸还能看出往昔的形状,瞳孔里却暗沉沉灰蒙蒙的一片,令人看不出情绪来。

    他不愿相信这人就是卫鹤鸣,可却又不得不信。

    就是这样一个人,在他面前缓缓伏下|身躯,郑而重之地行了一个君臣大礼:“殿下,可愿收留我这个废人么?”

    ++++++++++++++++++++++前世·今生++++++++++++++++++++++++++++++

    卫鹤鸣的伤一早便好利索了,只是不愿意去听那令人耳朵生茧的之乎者也,这才在床上躺了两月有余,顺势也借伤逃过了过年时本家亲戚的轮番摧残,和过年前后繁忙的事务。

    直到他把书架上的闲书翻了个遍,后脊梁在床上躺的生疼,也不肯走出房门半步。相较之下,鱼渊却变得愈发谨慎,不管是读书习字还是女红刺绣一样都没有拉下,倒让卫尚书有些惋惜鱼渊没有生作男儿身。

    春节过去不久便是上元节,卫尚书两相对比,只觉得女儿乖巧聪慧,儿子顽劣不堪,于是勒令卫鹤鸣在家养伤,带着女儿同本家众亲眷一同上街看花灯去了。

    只是这偌大的卫府向来是关不住卫鹤鸣的,而卫尚书想吓住三十五岁的卫鹤鸣,恐怕也是有些难度的。卫尚书带着夫人女儿前脚刚离了府,后脚卫鹤鸣就支走了一干下人,换了身不甚起眼的衣裳,自角门溜了出去。

    看守角门的下人是卫鹤鸣生母的陪嫁,素来是帮着卫鹤鸣这一头的,总担心生母去了老爷继室会苛待卫家姐弟,卫鹤鸣出门时还很是被嘘寒问暖了一通。

    景朝的元宵灯会一向热闹,上元节前后连起来共有五日之久,往来看灯的人络绎不绝,香车宝马极尽繁华。

    卫鹤鸣是身无分文上的街,倒也不甚在意,一路随着人潮看灯,耳畔是来自五湖四海的方言,迎面来往的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只是姑娘大都结伴而行,婀娜体态也是另一道极美的风景线。

    “未谙姑食性,先遣小姑尝,打一成语。“

    路旁有一摊子,摊子上站了几个文人,笑眯眯地捧着一盏花灯,把上面的灯谜念了一遍,道:“这摊子上的灯谜,诸位尽可以猜射,若有猜中了,在下自有礼品相送,东西不多,愿博诸君一笑。”

    很快就有人将这答案猜了出来:“心(新)腹(妇)之患。”领了一盏花灯去。

    这八成是京城哪家谜社的文人,自凑份子来玩的,灯谜也都不甚难,也有些俗谜是留给平民百姓的,几个文人还会将谜语念出来,以供不识字的人来猜。

    卫鹤鸣看的有趣,便也上去猜。

    “冠盖满京华,射一春秋人物。”“管仲。”

    “万红丛中一点绿,射一中药。”“硃砂。”

    他看着年纪小,又一连射中了两个,便有文人上来问他:“哪家的小公子?可都是你自己猜中的?”

    卫鹤鸣笑着点头,并不说自己是哪家的。

    文人又笑着逗他:“小公子是想要糖人,还是想要花灯?”

    他便故意扮嫩,睁着一双眼睛问:“我答对两个,可以两个都要么?”

    摊上的几人听了这话都笑,那逗引他的文人故意道:”猜两个不够,我出一个灯谜,若是小公子你猜中了,我便将最大的宫灯和糖人都给你,你看可好?“

    他看了一眼那精致宫灯,心道,别人既把他当孩子看,那他也少不得童心未泯一次了,便点了点头道:”你不许耍赖。“

    文人憋着笑:”我怎么敢诓小公子呢?“

    卫鹤鸣便看那灯上写的:画时圆,写时方,冬时短,夏时长。

    文人得意洋洋地摇着折扇:“怎么样,小公子可还答得上?”

    卫鹤鸣心下思索,抬眸竟见不少人竟不猜灯谜,只看着自己猜,还有那善意地让自己莫急慢慢想,不由得心下失笑。

    果真是小孩子的壳子引人注意了。

    卫鹤鸣刚一转头,余光却瞟见了一双极熟悉的凤眸,正隐藏在人群中注视着自己,霎时间脑海便浮现了一个人出来。

    那是……

    卫鹤鸣想转头去叫住那人。

    “小公子,可猜好了?”文人笑盈盈地问。

    他却没了扮嫩的心思:“是‘日’。“

    文人点了点头,目光赞许:“小公子果然厉害。”亲手取了最大的一盏灯,并一个糖人交到了他的手中。

    卫鹤鸣道了谢,便急忙回身在那人群中寻找自己熟悉的身影,却又一无所获。

    触目所及,一张脸比一张脸陌生,方才那熟悉的瞬间仿佛是错觉。

    大抵是自己眼花了。

    卫鹤鸣摇摇头,一口把手中糖人的头咬碎:没吃上灯会的小吃,有个糖人,倒也聊胜于无了。

    他出门可是连晚饭都没吃上呢。

    一个九岁的小娃娃,左手一盏硕大的宫灯,右手举着糖人大嚼特嚼,他倒没有发现自己的样子颇有些引人注目,一路走过来,自己逛得倒是不亦乐乎,别人却是早早就盯上了他的梢。

    “小公子,你爹娘呢?怎么一个人出来啊?”

    卫鹤鸣盯着眼前这个忽然冒出来,状似慈眉善目的妇人,只眯了眯眼,径自前行。

    妇人却更逼近一步:“小公子莫怕,你是迷了路吧?我送你回家可好?”

    “不好,”他摇了摇头,面带浅笑,眼神却从妇人身后几个壮年男子的脸上一一掠过。“家父交代,见了拐子要躲得远远的,万一被拐去卖了,便这辈子都回不了家了。”

    妇人一惊,脸上的和蔼便有些挂不住了。

    卫鹤鸣神色不变,一双眼冷冽得不似幼童,盯着几人寸步不肯退让:“我乃世家子弟,祖上有从龙之功,按本朝律例,略卖者当绞,你们的脑袋可都还准备好了?”

    几个男子的神色都有些踌躇,说实在的,卫鹤鸣还真不是个合适的拐卖目标,看打扮至少是个小富之家,又已经开了智,记了事,这等人他们平时是不会碰的。

    只是这次见他独行,样貌又生得标致,很值一笔银子,这才出手,如今却进退两难了。

    那妇人咬了咬牙,道:“他已早知道我们的相貌,决然留他不得。”

    卫鹤鸣一听这话,便知不好,立时放声大哭:“婶娘,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不要杀了我!”

    妇人一脸震惊,周围的人却缓缓聚拢而来:看热闹的本性却是百姓天生的。

    “叔叔只是让我来寻你,并不知你与这……这……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

    众人的目光开始在妇人和几名男子身上游移,议论纷纷间出现了极暧昧的神色来。

    妇人登时青了脸,叉腰做泼妇状:“你……胡说八道!谁是你的婶婶!”

    卫鹤鸣痛哭:“婶婶不过是嫌叔叔是坡子,没出息,可我家却是那婶婶当亲人来看,纵是婶婶做下这等事,也居然不会休弃婶婶的,婶婶怎么能不认我这个侄子?”

    人越围越多,已然有人开始对着妇人指指点点,神色颇为暧昧,甚至有人

    这妇人并几个男子登时急了,环顾左右开口解释:“我们并不认识这小子,更不是他的什么婶婶,不知为什么他撞上来当街就污我名节!”

    得了,这又多出了戏剧性,爱看的人更多了些,围上来的人更多了些。

    卫鹤鸣也不哭了,眼里却闪过了一道精光,挺直了脊背质问:“你既然不肯承认是我婶婶,那你倒是说说,为何你们一女多男深夜游街?我虽年幼,却也知晓礼义廉耻,从未见过这样出街的亲戚朋友!”

    这话一出,周围人看着他们的眼神又怪异了。

    是啊,大晚上的,一个女子,和一群男人出来,这叫什么事呢?民风再开放也没有这样的道理,说是没有奸情怕是也没人信。

    那妇人只想抽自己嘴巴,怎么就一时嘴快,认了他们是一伙人呢?心里又暗骂这小子狡猾,挖好了坑等他们跳下去。

    “我……我等是文瑞王府的下人,此番是出来办事的,王府机密,岂由尔等揣测?”妇人只好嘴硬,胡扯谎话出来震慑众人。

    又示意左右男人:“你们将这满嘴胡言乱语的小子给我拿下,回去请示王爷如何处理。”

    卫鹤鸣还想开口,便听人群里一个属于少年的声音道:“我怎么不知道,文瑞王府何时有了你们这等腌臜人物?”

    众人皆让开路来,只见人群中走出了一个身着元色直裾的少年来,十三四岁的模样,腰佩宝剑,漆黑的发一丝不苟地束着,一双凤眸狭长,鼻梁笔直,嘴唇微薄,明明还是个少年,却显得有些阴沉冷漠。

    少年分明是在斥责那妇人,幽沉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卫鹤鸣的身上,让他原本在喉咙里的话咽回了肚子。

    方才并不是错觉,真的是他。

    文瑞王,楚凤歌。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昭然天下儒术仙缘仙路我是大土豪海贼王之帝临网游之龙魂战记贴身管家九变天龙渔色人生读心高手在都市重生之张三丰后人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