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3.第二章 祠堂

【书名: 重生之煮鹤 3.第二章 祠堂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斗战狂潮我的美女总裁马前卒桃花眼无神论踏天无痕九阳帝尊我的幻想世界醉迷红楼俗人回档主角猎杀者超级训练大师    第二章家法

    请罪?

    卫鹤鸣乍一听这消息倒有些措手不及,只把手中书卷放到一边,面露不解:“阿姐请的什么罪?”

    这丫头还是第一次碰上卫鹤鸣的面,还未开口就带了胆怯,嘴唇嗫嚅了两下,才道:“小姐说……她是长姊,哪里有长姊犯错,却让胞弟受过的道理,就、就去找了老爷请罪。”

    卫鹤鸣一愣,他记得上一世是断然没有这一出的。

    不过想也简单,上一世他死撑面子,在鱼渊面前装得若无其事,硬是哄得鱼渊信了他。这一世却因为情难自禁,很是洒了几滴老泪,却让鱼渊心下难安,以为他是被父亲罚狠了去。

    卫鹤鸣思及此,忍不住轻笑着摇了摇头:请罪这等事,也只有阿鱼这呆子能做的出来了。

    这一笑,倒让小丫头有些呆了。

    卫鹤鸣问:“阿姐现下在父亲书房?”

    小丫头点了点头,低低地应了声“是”,又焦急地抬起头来:“少爷,你去劝劝老爷吧……”

    这丫头倒是个一心护着阿姐的。

    卫鹤鸣眼带赞许看他一眼,撑起半个身子来,命础润去寻顶软轿,又对她道:“你先下去领赏,我一准把阿姐全须全尾地给带回来便是。”

    小丫头这才大松口气。

    卫鹤鸣自身重伤未愈,本连软轿的颠颇都不太受得,一路的速度却不曾慢下半分。

    他心知父亲和阿鱼都颇有些卫家祖传的硬骨头,只怕两相僵持起来,父亲当真连阿鱼也罚。

    软轿甫一落地,就听卫尚书语带三分怒气:“你还知道你是长姊,竟也跟着你弟弟浑闹!”

    又听卫鱼渊一板一眼地认错,又数列典故,声称两人犯的错理应一同受过,不可偏颇——听得卫鹤鸣哭笑不得,忙滚下软轿来一同请罪。

    “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朝律例尚且讲究罪不及孥。”卫鹤鸣神色坦然地趴在轿上。“阿姐虽说是长姊,我却是这卫家唯一男丁,我既已受过,此事便是了了,断然没有一案两判的道理,还请父亲三思。”

    若说先前鱼渊请罪,卫尚书的嘴还只气歪了一半,待到卫鹤鸣请罪,卫尚书那嘴就当真歪到天上去了。人说儿女都是债,先前还不觉得,如今一双儿女做了错事,一个跟他讲礼法,一个同他说律例,这哪里是儿女,分明是礼部尚书和大理寺卿携手联袂寻他讨债来的!

    卫尚书想想自家兄长那一双玉雪可爱惯会撒娇的女儿,再看看地上跪着的一双讨债鬼,险些气都上不来——夫人呐,你我分明都是性情中人,却又如何生出这一对催命鬼来的!

    “混账,你这是同你老子算起帐来了?”卫尚书就差没把案几给掀了。

    “先生只教了经史子集,不曾教儿子算账。”卫鹤鸣此时倒不吝于同父亲言笑,左右他都挨了一次打,只要父亲不想把这个独生子给报销了,怎么也不会再请一次家法。

    卫尚书又气了个人仰马翻,心底暗念了数次夫人,这才忍着再请一次家法的**,骂道:“你们两个,都给我到祠堂跪着去!”

    鱼渊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卫鹤鸣一手拽住,拖着残躯硬是把人给推走了。

    卫鹤鸣并不是不善交际之人,相反,他当年在官场上也是混的风生水起,朝会上辩驳应答也是利落的很。只是……在父亲这一节上,他却是一身本事用不出的。

    他与卫鱼渊生母早亡,如今的夫人是后娶的继室,虽不曾苛待他们,却也只是安分守己而已。姐弟惯被祖父母伯父惯着捧着,又少了母亲从中调和,反而同古板木讷的父亲不知道如何相处。

    心里也不是没有孺慕之情,起码他看着父亲因他姐弟骄傲,心里也是暗喜的,只是仿佛近乡情怯,越是想接近,却又不知道如何接近了,最终只能守着古板的礼法,父父子子罢了。

    只不过,重活一次看来,父亲当年似乎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冷硬。卫鹤鸣想想方才父亲的样子,倒觉得亲近了几分。

    当然,骂挨了,罚也得照领不误,姐弟两人在祠堂里一趴一跪,大眼瞪小眼,相顾无言。

    卫鱼渊板着一张脸道:“我与父亲领罚,你本不必来。”

    卫鹤鸣叹道:“书呆子,我都板子都挨了,你却多事。”

    卫鱼渊:“我是长姊。”

    卫鹤鸣无奈:“你我龙凤胎,若不是你先冒个头出来,指不准你还得叫我一声兄长。”

    卫鱼渊:“我是长姊。”

    卫鹤鸣:“长姊长姊,你扮男装去学堂时怎么不说你是长姊?”

    卫鱼渊:“如今我是长姊。”

    ……对牛弹琴!

    卫鹤鸣好气又好笑,只好拽着她衣袖道:“是了,你是长姐,我却也是你一母同胞的亲弟,你我一体,哪个挨打不是挨?犯不着你我两个都栽在那棍子底下。我皮糙肉厚,只管挨打便是,你若是也躺在了床上,哪个替我做文章去?”

    鱼渊目光闪烁片刻,却又扳起了脸:“我却不会再替你做文章了。”

    卫鹤鸣印象里这话她自小到大说了不下百余次,可到底每次先生布置的功课交不上,还是她替自己填补上的。

    忍不住又想取笑她,却又反应过来,自己曾一个活过了三十余年的人,如今竟又同少年时的想法如出一辙,果然是身体年轻了,连心也重新鲜活起来了么?

    九岁的小娃娃又开始盯着青石砖发呆,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

    卫鱼渊余光瞟了他一眼。

    又瞟了一眼。

    再瞟一眼。

    没反应……生气了?

    再瞟……

    正对上卫鹤鸣那了然的双眼,带着分明的笑意。

    卫鱼渊立马把眼神收回来,一脸端庄肃穆。

    罢了,阿姐这辈子都是这幅样子。

    卫鹤鸣摇了摇头,干脆趴在垫子上阖眼养神,心里暗暗唾弃自己,好歹也是而立之年的人了,竟然还跟九岁时的阿鱼斗起气来。

    不过也是习惯使然,毕竟前一世他跟阿鱼这样闹腾了二十多年。

    说起来,这一世要早早给阿鱼寻个好人家才是,前一世硬生生熬成了老姑娘,最后还……

    不过也不必太急,阿鱼的本事他是最清楚的,恐怕满朝文武也没几个比得上的,若是真嫁给了一个蠢蛋,才真正是憋屈。

    卫鹤鸣一脑子乱七八糟的念头,想着想着,竟睡了过去。

    待再睁眼,外面天色已暗,祠堂里的烛火都点了起来,却不甚明亮,倒更显得有些冷清。

    鱼渊不知从哪弄来了纸笔,正跪在祠堂烛火前伏地抄经,一袭青裙砖石上铺开,碎发落在了耳边,一张稚嫩的脸在烛火的摇曳下忽明忽灭,安静的仿佛连岁月都在此刻凝固。

    卫鹤鸣凑上前去看了一会,字迹只是比前世的自己稚嫩了,筋骨却还是能看出相似来——当年他们姐弟俩的字迹,也是故意练得如出一辙。

    卫鹤鸣也觉得无聊,从她那取了多余的纸笔,也伏在地上写了起来。

    他是在记前世记得的事,写得极为简略,时间事件都寥寥几字概括,只怕这天下除了他没人能看懂。

    他抬头盯着祠堂里明灭的烛火,忍不住轻叹,若是卫家祖先当真在天有灵,便保佑他这一世都莫再与那人有半分交集吧。

    上一世他都做了什么?

    清吏治,变法革新,甚至连最不能动的军权他都伸了手……当初多少人以为他是被权利冲昏了头脑,急于证明自己,可他心里清醒的很。

    当初阿鱼曾劝过他不要做的太急太狠,曾一脸担忧地说怕他惹来杀身之祸。

    可当时的他却笑阿鱼果然是女子,顾虑太多。

    是了,那位高高在上的君王是他肝胆相照的兄弟,知道他所有的抱负,知道他所求的海晏河清,知道他祈愿的万世太平。

    君王以国士待他,他便愿以国士报之,愿意以身家性命相托付,施展他治国平天下的本事,将自己打造成了一把最锐利的刀。

    为前人不能为之事,他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只不过是信错了人罢了。

    世人都说他因功高震主行事放诞而招致后日之祸,可朝堂上的人却个个再清楚不过。

    他的死,是因为帝王的猜疑。

    可卫家的牺牲,却是为了平息士族的愤怒。

    他卫鹤鸣,当真成了另一个晁错。

    如此简单的道理,当时却又怎么会想不明白呢?

    是当局者迷?还是自己当真有了那些不曾想到的心思……

    只是如今都不重要了。

    卫鹤鸣狠狠嘲笑了一番前世的自己,只觉得此刻若有另一个自己,只怕会指着自己的鼻子,抽上两个耳光,给自己一个教训才是。

    一抬头,却正对上了鱼渊那双若有所思的眼。

    另一个自己?岂不是就在眼前?

    卫鹤鸣忽然一脸正色:“阿鱼,我且拜托你一件事。”

    鱼渊总感觉哪里不对:“何事?”

    “请你打我两巴掌。”

    “……”

    “阿鹤?”

    “嗯?”

    “你是不是被打傻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神墓续集粘人相公凌驾永恒我的冠军足球王朝纨绔教师无限之苍穹怒退役特工立隋疯狂芯片恶魔事典拳皇异界纵横仙人板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