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煮鹤

2.第一章 重生

【书名: 重生之煮鹤 2.第一章 重生 作者:苏尽欢

重生之煮鹤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火种劫天运传奇再现机械神皇娇宠令电影世界大抽奖五行天仙路至尊楚风综艺娱乐之王院长驾到极品桃花运    第一章重生

    卫鹤鸣做了一个梦。

    梦里兵荒马乱,卫府的下人四处奔走,同辈姐妹窝在闺房里瑟瑟发抖,卫家的男丁聚在厅堂,脸上交织着晦暗不明的颓然绝望。

    他躺在花园的密道里,麻药在他的肠胃里沸腾,他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卫鱼渊顶着那张修饰后与他相差无几的脸,披上了他的外袍。她连胸都裹得平平坦坦,身高也垫的与他相似,言笑之间像极了他,连步伐气质都分毫不差。

    是了,毕竟是二十几年的双胞姐弟,她想成为他,不过是一炷香的事。

    “鹤鸣,我要走了。”她抚平衣襟上的褶皱,步履从容地走了几步,复又转过身来向他道别。

    他听到自己的喉咙挤出了嘶哑含糊的声音,像是野兽的悲鸣:“别走……“

    卫鱼渊一袭红袍明艳似火,对着他微笑:“你记着,从今日起,世间再无卫鹤鸣。”

    =============

    “卫鱼渊——!”

    他惊喘着从梦中直起身子,一双眼涣散的难以聚焦,只剩下了满满的惊疑不定。

    “阿鹤?”

    熟悉的声音让卫鹤鸣浑身一颤,缓缓抬起头,正对上那张阔别十余年无比熟识的脸:这张脸此时还很稚嫩,五官将将长开,粉雕玉琢的模样辨不出男女来,只一双沉静清澈的眼能看出这人的身份。

    是九岁时的卫鱼渊,也只有那时候的卫鱼渊才会喜欢叫他阿鹤。

    后来更多的时候,卫鱼渊会叫他鹤鸣,再后来,唤他鹤鸣的人也没有了。只因那时,世间已无卫鹤鸣。

    可现在……

    卫鹤鸣打量着曾属于自己的房间,再低头看着自己稚嫩的手,只有练弓习字留下的薄茧,一时间恍恍惚惚,只觉着自己尚在梦中。

    “阿鹤?怎么了?”鱼渊被他那陌生的眼神惊到了:莫不是父亲惩罚太重,把人打魔怔了?急忙上前两步,双手握住他的肩膀轻轻摇晃,面露焦急。“你还记得我是谁么?”

    卫鹤鸣被这一晃,才有了几分真实感,开口的声音干涩又稚嫩:“阿鱼。”

    鱼渊这才松了口气,转头去给他倒了杯茶,凑到他嘴边:“可是魇住了?”

    卫鹤鸣低低地“嗯”了一声,就这她的手把水喝了,目光却丝毫不肯离开她的面孔。

    鱼渊微微蹙眉,一副年少老成的模样:“此番是我有欠思量,却要你替我挨教训……今后,你我还是换回来的好。”

    卫鹤鸣听了这话,只觉有些莫名,刚想起身详询,却被臀部一阵剧痛打断了思路。

    这一疼,方想起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遭了家法。

    鱼渊见他神色痛苦,便知他的难言之隐,此时风气男女三岁不同席,鱼渊只好道:“我且出去替你叫来础润他们,你好生休息。”

    “别走!”

    卫鹤鸣脱口而出,看着鱼渊怔忪的神色,扯出一个笑来:“阿鱼你……陪我呆会。”

    卫鹤鸣仍不肯相信,自己竟是回到了自己九岁的时候。

    他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南柯一梦,梦到了后面那二十余年的光景。只是那过往的一幕幕如走马灯般鲜活,每一幕都带着隐隐的血色,又怎能当那不过是大梦一场?

    年少时的深情厚谊,却招致了卫家的灭顶之灾。双生姐姐替自己做了刀下亡魂,他不人不鬼为了复仇而活,直到最后大仇得报,他却没有半分快意——

    而后他便因心力衰竭,一命归了黄泉故里。

    终是尘归了尘,土归了土,最后也只能令人空叹一声浮生荒唐。

    卫鹤鸣再见双生姐姐的脸,一时间百感交集,竟仰面落下泪来。

    础润本端着汤药进屋,进门却只见自家少爷坐在床上,神色忽喜忽悲,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让人看着就忍不住跟着难过。一旁的小姐竟也茫然无措,不知如何劝解。

    础润最是嘴笨,见状也只好住脚站在原地,等少爷停了眼泪,才上前伺候着喝了汤药,擦了擦脸。

    鱼渊问:“可好些了?”

    卫鹤鸣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方才做了个噩梦,梦见父亲要赶我出家门,如今哭出来竟好多了。”

    鱼渊半开玩笑道:“亏你还是个男子。”

    卫鹤鸣把身子向后倚了倚,寻了个让自己舒服些的姿势,才答道:“你倒是个姑娘,我却没见你哭过。”

    鱼渊摇了摇头:“哭有何用,白白让人看了笑话?”

    卫鹤鸣目光闪烁,仰面轻叹:“大抵痛哭一场,便放下了罢。”

    鱼渊有些不解地注视了他片刻,见他神色坦然,全无异状,这才稍稍心安,又叮嘱了础润几句出了房门。

    卫鹤鸣招来础润问道:“我睡了多久了?阿姐不曾走过么?”

    础润一板一眼地答道:“睡了一日一夜,小姐白日守在这里,傍晚时被夫人劝回了房。”

    这个小厮还是那么老实。卫鹤鸣摇了摇头,似又想起了什么:“槐安呢?”

    “被爷调去了庄子上。”

    果然一模一样。

    前世的槐安因为这件事而被父亲迁怒,调去了庄子,后来的几年,都是这个死鱼面孔的础润跟着自己。

    人倒不坏,只是无趣到了极点。

    说起来,这次也是卫鹤鸣唯一遭过的一次家法,让他足足老实了半年不止,再不敢无法无天地胡闹。

    起因卫鹤鸣也记得清清楚楚:因为他跟卫鱼渊互换了身份。

    卫鹤鸣和卫鱼渊是一对龙凤胎,生的冰雪聪明,又是卫尚书的老来得子,姐弟俩几乎是被家里人宠上了天。

    姐弟俩都有些早慧,姐姐更沉稳些,弟弟更跳脱些,可两个人却是一样的离经叛道。

    小时候两人是一起请了西席念书识字的,五岁之后卫鱼渊就被停了大半功课,跟着母亲开始学些女子的功课,时不时还要跟一众手帕交闲厅对弈、踏雪寻梅。

    按常人看来是理应如此。

    可问题是,卫鱼渊虽是女儿身,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书呆子,一头扎进了经史子集里不肯出来,废寝忘食的程度令人咂舌。反倒是卫鹤鸣不耐于繁冗的功课,宁可去跟那一众女子去玩些春有百花秋有月的把戏,也乐意去学些管家的“雕虫小计”。

    姐弟俩私下合计数日,终于定了,每月逢单数,便各学各的,每月逢双数,便交换身份,卫鱼渊扮男装去念书识字,卫鹤鸣扮女装去替卫鱼渊。

    龙凤胎未必长得都像,可卫鹤鸣与卫鱼渊却活脱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两人年级又小,就这样交换了三年有余,竟无人发现过。

    而且非但西席对卫鹤鸣的功课考评极佳,连卫鱼渊在闺阁里的名声也好的不得了,两人就此尝到了甜头,逐渐乐在其中。

    然而被戳破的却是因为一件大事。

    先前童试,西席老先生以为卫鹤鸣的资质极佳,哪怕不走科举的路子,下场见识见识也是好的,便同卫尚书商量了一番,令卫鹤鸣去考了个秀才回来,很是给卫尚书争了一回脸。

    后又有乡试,两人又抱着“见识见识”的心态令卫鹤鸣前去,哪知卫鹤鸣嫌弃乡试苦累,又查明乡试核查不严,同鱼渊商量了一会,令鱼渊去替他考。

    这一考,竟考了个解元回来。

    九岁的秀才还算是能被人赞一句天资聪颖,可九岁的解元,那当真是一鸣惊人。

    卫尚书乐得合不拢嘴,拍着卫鹤鸣的肩,问他是否能拿个状元回来——卫鹤鸣这才惊觉不对,真要拿个状元回来,恐怕就是欺君大罪了。

    卫鱼渊也知此事轻重,姐弟俩最终还是灰溜溜地跟卫尚书坦白了真相——差点把卫尚书气了个仰倒,一边大骂逆子,一边请了家法另找借口狠狠地教训了卫鹤鸣一通。

    鱼渊是女子,此事又不宜张扬,倒是逃过了一劫,只是卫鹤鸣却是受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重创,在家里躺了足月才休养好。

    外面的人还不明所以,只当是卫家家法甚严,竟连神童儿子也下的去手,打的孩子下不来床,更因一时顽劣而禁了他参加会试。

    据说圣上也曾问起此事,而卫尚书一脸义正词严地表示,自家小儿实在顽劣不堪、性情不定,不过会两句之乎者也撞了大运,实在不可为官。反倒让朝野上下对卫尚书一片赞扬,岂不知其中苦楚,只有卫尚书自己知晓。

    卫鹤鸣找了本书在看,脑子里却思索着幼时的这些记忆,竟忍不住有些失笑,半晌,又摇了摇头,这些事,他又有多久没去回忆过了。

    每每思及,也是小心翼翼地避开,生怕触碰到半分。

    只是如若这当真不是一个梦……

    卫鹤鸣的目光渐渐沉寂下来,心下却渐渐释然:哪怕这只是一个梦又如何?他绝不会走上前世的老路,再相信那样一个不该信的人。伴君?不过是伴虎,还是一头吃人不吐骨头的恶虎。

    既然前尘恩怨已了,多余的,他不会再追究,却也不会再与那人牵扯。

    只有一边的础润看着自家少爷一会笑一会叹,顶着一张九岁娃娃的脸一会含笑不语,一会却又若有所思,最后竟有几分得道成仙的释然模样,暗道神童果然与旁人不同,看本《论语》竟也能看出这等感慨,怪不得九岁便能得中解元哩!

    这头础润还未感慨完,门外跌跌撞撞进来一个丫头:“少爷,小姐她去找老爷请罪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煮鹤相邻的书:神煌奇宝疑踪之当阳地宫重生之娱乐风暴真仙奇缘我的极道男友都市狙魔人我是大土豪桃夭济世神针影城大亨三国之蜀汉我做主黄金法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