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皇后的新衣

149.情意相投

【书名: 皇后的新衣 149.情意相投 作者:风荷游月

皇后的新衣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重生之小玩家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太古神王武炼巅峰五行天    【番外篇:徳音柏羽(下)】

    去年年底苏柏羽跟着父亲苏礼一块去了蓟州,他今年十六,可以帮着苏礼做事了,这一去就是半年,听皇后娘娘说,前天晚上才跟苏礼一起回来。跟着他们两个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消息,便是苏礼要与殷阁老家的四姑娘殷芃芃定亲了。

    苏礼与殷芃芃的事情,卫德音多少知道一些。听说从苏柏羽四、五岁的时候,殷芃芃便倾慕着苏礼,为了他生生将自己从芳华正茂的少女拖成了二十几岁的老姑娘,殷阁老家的姑娘是不愁嫁的,加上殷芃芃自己也容貌俏丽,朱唇皓齿,上门求亲的人家不说趋之若鹜,也是络绎不绝,偏偏无论谁上门,殷芃芃都不点头,可把殷阁老和她爹娘急坏了。

    前儿苏礼前去蓟州,路上遇到山匪,正好殷芃芃回去探望外祖母,看到之后,就想也不想地替苏礼挡了一箭。伤在手臂,倒是不重,不过回来以后苏礼就去殷府提亲了。

    卫德音还听说,一开始殷芃芃是不同意定亲的。卫德音倒是很能理解殷芃芃,谁能希望等了十来年的人,最后是因为她救了他,他才娶她的?真叫人不甘心啊。

    后来不晓得苏礼是怎么解决的,反正这门亲事是定了下来,就在三个月以后。

    时间虽紧,可殷府的人却很高兴。姑娘总算嫁了出去,他们巴不得再快点呢。

    卫德音对这些上一辈的情情怨怨兴趣不大,只想出宫找苏柏羽,奈何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姜嬷嬷和关嬷嬷看得又紧,恨不得把眼睛安在她身上。

    卫德音再一次见到苏柏羽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之后,苏礼与殷芃芃成亲的日子。

    掐指一算,卫德音与苏柏羽将近一年没见面。

    这日,卫德音跟着皇嫂嫂苏禧光明正大地出宫,带着两个小侄儿和一个小侄女,到了苏府,迎亲的队伍刚刚出发,新妇子尚未迎进门来,府里到处张灯结彩,热热闹闹。

    苏礼为亡妻守了十几年,如今总算肯再娶,殷氏了却心头一桩大事,自然特别高兴。

    苏禧带着三个儿女前往前堂,稚语跑得飞快,冲到殷氏跟前乖乖地叫:“外祖母。”

    卫无忧刚满四岁,穿着樱粉色襦裙,梳两个圆圆的花苞头,头上缠着攒珠小金链,颠颠地跟在稚语后面,奶声奶气地道:“二哥,等等我……无忧跟不上……”

    殷氏赶紧迎出来,见到三个外孙外孙女宝贝的不得了,脸上的笑容更浓厚了。

    卫德音没有跟过去,趁着苏禧和殷氏都不注意的时候,悄悄退到了后面,转身离开正堂。苏府人丁越来越多,前年扩充过,卫德音只来过三五次,不甚熟悉,没走多远就晕了头。

    她也不好意思问人,怕旁人认出她的身份,就沿着青石小路慢悠悠地走,总归不会走丢就是了。走到小路尽头,前面是一条抄手游廊,有说话声从廊庑传来,卫德音循着声音走过去,就看见廊庑下站着几个人,苏柏羽从下人手中接过灯笼,踩着木梯,正在往斗拱上挂囍字灯笼。

    一年不见,苏柏羽又长高了一些,他这个年纪就是长个子的时候。卫德音偷偷对比了一下,发现自己好像只能到他的肩膀,顿时有些气馁,她怎么就长不高呢。

    那边苏柏羽低头跟下人说话,“把剪纸拿来。”

    下人一动未动,直直地盯着一处。苏柏羽皱了皱眉,循之看去,动作停了停。

    卫德音一笑,欢快地走到跟前,“柏羽哥哥!”

    苏柏羽没动,愣愣地看着她。

    卫德音今日穿了一件粉蓝色纻丝短衫,下面是一条宝蓝色马面裙,身量抽条,像春日里树梢上新发出的嫩芽,青葱欲滴,配上她灿烂的笑容,在满院的大红色中,独树一帜,分外惹眼。只是大半年不见,昔日的小丫头就好像长成了大姑娘,叫人不敢多看了。

    少顷,苏柏羽才将手里的灯笼交给下人,走到卫德音跟前,“你怎么来了?”

    卫德音想牵他的手,碍于两人都长大了,有点不好意思,只好将手背到身后,笑嘻嘻道:“我听说你从蓟州回来了,就迫不及待来看你了。”说着猛地一顿,围着苏柏羽前后看了一遍,“听说你们回来路上遇到了山匪,柏羽哥哥有没有受伤?”

    她一靠近,就带着一股似有若无的馨香,萦绕在苏柏羽弊端。苏柏羽僵了僵,后退半步,“……没有,我没事。”

    他神色有些不对劲,卫德音以为他撒谎,就更靠近了一些,想仔细地看看他。

    “真的没事吗?那你的脸怎么白了……”

    俏生生的脸蛋就在面前,苏柏羽有些招架不住,主动握住卫德音的手,带着她往廊庑另一头走去,“我给你带了礼物,你要不要看看?”

    卫德音闻言一喜,不再执着他有没有受伤,“真的吗?柏羽哥哥给我带了什么礼物?”

    两人来到墨林院,走进苏柏羽的房间。苏柏羽从多宝阁上取下一个紫檀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把桃木梳子。梳身呈鱼形,瞧着没什么特别的,甚至是有些普通,可仔细一瞧,却见上头用金丝嵌了一个小字,正是卫德音的“音”字。

    这把梳子是苏柏羽做的。卫德音生在宫廷,什么宝贝没见过,若是送她珠宝,反而没有新意,正好当地人的梳子做得很精巧,苏柏羽就学着做了一把。

    卫德音瞧着这把梳子,半响,才抿着嘴角轻轻一笑,道:“谢谢柏羽哥哥,我很喜欢。”

    苏柏羽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心念微动,正要开口,外面鞭炮声就忽然响了。门口吹吹打打,想必是将新妇子迎了来。

    卫德音把梳子收好,正准备往外后,就见苏柏羽仍旧站在原地。她歪了歪头,以为他今日的反常是因为苏礼娶亲,斟酌半响,谨慎地问:“柏羽哥哥,你想你娘亲了吗?”

    苏柏羽微愣。对面的小姑娘紧接着又道;“你要是难过,就跟我说说,我不会笑话你的。”

    苏柏羽这才知道她会错意了。他沉默不语,父亲再娶,他其实没有什么感觉,母亲去的太早,他对她的印象几乎为空。父亲为母亲守了那么多年,如今娶续弦,他没有任何抵触。

    如今他好像愈发能理解他爹了,想要长相厮守的人弃他而去,就算茕茕一生,也不想将而就之。

    *

    入冬之后,天气日益寒冷。卫德音身子虽比小时候好多了,但还是受不得冻,一到冬日,她就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昨儿刚下过一场雪,今日她就披上一层狐狸毛里子斗篷,戴着粉色的观音兜,手里揣着手炉,脚上蹬着麂皮靴子,踩在雪地中“咯滋咯滋”作响。来到和顺园,正准备向太上皇和太后请安,就见韩素眉也韩琛也坐在下面。

    屋里烧着地龙,比外面暖和多了,卫德音一进来,睫毛上的雪花就化成了水,顺着瓷白玉嫩的脸蛋的滑落。

    太后心疼地把她叫到跟前,伸手焐住她的双手,“这么冷的天儿,怎么不多穿点?”

    卫德音坐在太后下首的绣墩上,趴在她腿上,“母后,眉姐姐和韩琛哥哥怎么来了?”

    太后道:“最近下了几场雪,眉姐儿和琛哥儿怕我没趣,就进宫来陪我说说话。哪像你,成日偷懒不来请安。”说着点点她的鼻尖,虽是指责,可话中却无责备之意。

    卫德音吐了吐舌头,不再出声。韩家两兄妹都是善于活络气氛的人,能言善道,嘴巴也甜,瞧得出来太后很是喜欢。太后留下他们一道用早膳,用过早膳后,卫德音三人从和顺园告辞离去。

    原本是卫德音与韩素眉走在前头,韩琛跟在后面,韩素眉忽然说忘了一件事,要跟太后娘娘说,就急急忙忙地回了和顺园,一时间只剩下卫德音与韩琛两个人。

    卫德音与韩琛小时候关系挺好,长大后就疏远了,此时走在一块倒有些尴尬。

    倒不是卫德音讨厌韩琛,而是懂得了男女有别。说来也奇怪,她对着苏柏羽就不会有这种感觉,她每次见到苏柏羽,只想跟他亲近一些,再亲近一些。

    “殿下,后日我要随家父去一趟江南,殿下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我带给您。”韩琛主动打破沉默。

    卫德音摇摇头道:“我没什么想要的,韩琛哥哥自己去就行了,不必管我的。”

    韩琛顿了顿,似乎有些失落,很快又恢复精神,扬起笑容问了几种江南特色,卫德音都一一摇头。并非她可以拿着捏着,而是这些东西朝廷每年都有进贡,卫德音身为太上皇和太后最宠爱的女儿,怎么会没见过这些东西呢?

    她忽然就想起苏柏羽送的那把桃木梳,她舍不得用,就放在自己的枕头底下。

    韩琛终于死心,不再坚持。不知不觉又下起雪来,雪沫子夹杂在风中,抬眸,见卫德音长长的睫毛挂了一朵雪花,鬼使神差地,他伸手想替她把那片雪花拿下。

    卫德音睫毛颤了颤,看着他的手。只是韩琛的手刚靠近,尚未碰到她的眼睑,就被一只横空出现的手掌拦住。

    苏柏羽握住韩琛的手腕,乌眸淡淡地看向他,语气一如既往的无波无澜,只是这平静中,似乎又蕴藏着什么东西。“韩四,你想做什么?”

    韩琛在家中排行第四,外人都称之他为“韩四”。

    韩琛恍然回神,收回手,勉强一笑,“我……”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那一刻,他是真的差点冒犯卫德音。他向卫德音赔了罪,没有久留,就告辞了。

    直到韩琛离去,苏柏羽仍旧臭着一张脸。

    “柏羽哥哥什么时候进宫的?你怎么到这来了?”卫德音既惊又喜地问。

    苏柏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转身就走了。

    卫德音原地愣了愣,不晓得他为什么不搭理自己,很快跟上去,“柏羽哥哥?”

    苏柏羽还是不说话,几步往前走。

    他长得高,腿也长,加上他没有刻意放慢步伐,卫德音需要小跑着才跟得上。

    “柏羽哥哥,你为什么不理我?你生气了?”卫德音很是不解,自己好像没做什么吧,为什么他就不理自己了?

    一边琢磨一边走路,前头的苏柏羽停下她都没有察觉,一头便撞了上去。“唔,疼……”她揉了揉鼻子,皱起小脸。

    苏柏羽回身,脸上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伸手轻轻揉了揉她的鼻子,“撞疼了吗?

    卫德音拧起眉心看着他,抱怨道:“你为什么不等我?”说着仔细看了看他的脸色,浓长的睫毛扑扇扑扇,不甘心地再次问道:“柏羽哥哥,你究竟怎么了?”

    苏柏羽抿起薄唇,不说话。

    刚才只顾着走路,卫德音这才发现他们到了一处无人的角落,前面是墙根儿,后面是梅树林,左右被墙壁围住,周围特别安静。她与苏柏羽之间挨得很近,远远看着,就像她站在他怀里似的。卫德音意识到这个问题,条件反射就往后一退。

    只是刚一动,苏柏羽就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心。

    “……”卫德音轻轻挣了一下,没有挣脱。

    “你为何会跟韩琛在一起?”半响,苏柏羽终于开口。

    卫德音眨眨眼,“我去向母后请安,正好他很眉姐姐来看母后。”

    苏柏羽脸色有所缓和,仿佛才察觉自己刚才的举动多么不妥,轻轻咳嗽一声,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忍住。“那你对他……”

    卫德音疑惑,过了一会,才明白苏柏羽的意思,顿时脸颊一红,飞快地摇头:“当然没有。”

    苏柏羽抿唇,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却悄悄松一口气。他握着她的手更紧了紧,淡定的,一本正经的,道:“走吧。”

    卫德音默默地“哦”一声,跟在他身后。

    只是才走了两步,他又忽然停下。卫德音问他为何不走了,他垂眸看着她精致粉嫩的脸蛋,心念微动,喉咙一紧,没有忍住,在她懵懂不解的目光中,俯身,嘴唇轻轻贴上她的唇瓣。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皇后的新衣相邻的书:末日影杀者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男人不低头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