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六十六章

【书名: 太监的职业素养 第六十六章 作者:童柯

太监的职业素养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大魏宫廷隐婚终极僵尸王武侠世界小龙套暗黑破坏神之毁灭超级海盗船仙界独尊恰锦绣华年情有独钟国民CP时光旅行者终极教官    这是个公子哥儿,正站在乌篷船上从护城河上经过,看到一身狼狈的姑娘在岸边步履蹒跚,身形还没完全长开,但架不住底子好,打湿了的衣服贴着她的身体,他看了许久便忍不住让船家划近了些

    逆袭末世收美男。

    小姑娘这般模样,该不是被什么坏心眼的小子给推进河里的吧。

    也只有男人才能懂男人,都脱光了那有什么看头,只有这明明包裹得严严实实,但什么曲线都能看到的,才叫诱人。

    打开一把折扇摇了几下,明明是个放荡不羁的模样却硬是要随着当世文人雅士的调调,有些另类的诡异,他面无须发,白面如玉,倒是相当俊俏。

    傅辰抬眼望去,那乌篷船造得相较普通小船而言更精致些,还挂了几盏烛灯在船篷上,又有女子打着灯笼,让他能看出男子模样。看着是富家公子出来游玩的,想来也是,虽然现在夜幕降临,但京城几日来暂时取消了宵禁,要出来玩乐的公子小姐们非常多,就是傅辰也能想象远处街道上的繁华热闹景象。

    将人的容貌特点记住,从此人的年纪判断应该是个世家子,只是五官的特色还不足以让他分辨是哪家的人,这公子哥身边站着的人傅辰倒是能大约猜出,那是滦京最大青楼潇湘馆的五大花魁之一,叫青染。

    这并不难猜,五个花魁的模样傅辰曾让夙玉大致描述过,能在京城的青楼里当上花魁的,都有些真本事,比起真正的闺秀也不枉多让,甚至更为精巧些。加上五个花魁各自以颜色命名,那姣好的容貌,处处透着大家的举止,也只有潇湘馆里才能出来了。

    据说这些花魁一般不随客人出来,卖艺不卖身。青染见到身边的公子对一个看似平民的小姑娘感兴趣,有些不顺气,她如此容貌才情难道还比不上一个连胸都没有的小女孩?

    傅辰像是被吓到了,在岸边小跑了起来,那公子哥也只是调笑几句,逗乐一番,见小姑娘惊弓之鸟的模样,哈哈哈大笑起来,“你看她跑起来的模样,就像个小鸭子,真真有趣!”

    青染附和笑了几句,“公子要是有兴趣,何不上岸聊几句?”

    那公子摇了摇头,不过是看着小姑娘可怜样,加上的确面容清秀身材纤细,说两句罢了,他的身份地位要绝色并不难,还不至于饥渴到要调戏个路边小女孩。

    若是被某些家中的死对头瞧见他调戏民女,少不得要被参一本。

    京城里的官员遍地跑,有可能随便路上碰到的就是个惹不起的,傅辰不想生事,自然打算快速离开。

    正要借着这个原因走的时候,他听到那长长的清鸣,它们果然追来了!

    比他预想的还要快,护城河是一条四通八达的河流,河水的更新速度并不慢,当他留在河水上的鲜血味淡了,它们很有可能会再次追着味道过来,这时候那群死士是无法跟随它们了。

    傅辰眼见它们从宫廷上空飞掠而来,朝四周看了一眼,身上冒着虚汗,强打起精神来,拿出那只还残留着褐色血迹的簪子紧紧握在手中,鸟到了!速度相当快!

    这次,除了它们,没有其他追兵,这是唯一的利处。

    他不再躲入水中,反而正面面对它们!

    眼中迸射出一抹精光和杀气。

    鸟,到了,冲到傅辰身上。

    它们的喙猛然扎入傅辰的皮肉,身上出现了一个个血窟窿。

    这些犀雀有的喙被切割成尖角,刺入傅辰的血肉里,疼痛难当。

    他整个人被鸟包围,身上的肉成为它们吞噬的养料,这奇观让那公子哥看得啧啧称奇

    末法王座。

    傅辰想到一开始沈骁放血时,犀雀只是飞到他身上,但现在由他的血所引来的,却是直接攻击,在重华宫里那个死士最后的袭击中,香味融于血中才会引起它们疯狂。

    若是如此,这鸟的功用可不止能追踪,甚至是可以攻击的,如果能为他所用……

    傅辰瞬间放弃了这不切实际的想法,如今连命都在生死线上,哪里有时间去顾及以后的事。

    以身为饵,引来犀雀后,傅辰将其中一只从身上拔下,哧一声簪子插入它的身体,扑腾了几下完全断了气。

    大多鸟类智商不高,它们只是被驯化后,有了攻击力,在他抓的时候它们甚至还本能的吃着傅辰的血肉,完全没有逃跑的迹象。

    傅辰整个人摇摇欲坠,伤口有大有小,那套宫装渐渐被鲜血染开了,犹如雪地中的红梅绽放。

    而他作为被攻击的人,虽然看着很虚弱,却牢牢钉在原地,没逃开也没因为疼痛喊叫,连眉毛都没动过,面色始终平静,与刚才慌乱得犹如小鹿般的少女判若两人。

    “快,靠到岸上。”白面公子放下折扇,脸上原本带着的坏坏笑意也荡然无存,一改浪荡模样,眉宇间竟有些令人捉摸不透的气息。

    船家知道这是个富贵公子,得罪不起,忙划向岸边。

    当他赶到傅辰身边的时候,那十一只鸟尽数斩落,傅辰也成了半个血人,他声音有些沙哑,分辨不出男女,只能感到那一股置之死地后的决然和让他震撼的冷静,“这位公子,可有油与火石?”

    “哦,有。”公子对傅辰的身份极为好奇,听到这雌雄难辨的声音时,微微一愣,转头看向还惊魂未定的青染,“你去拿。”

    青染没想到这会儿被当做丫鬟使用,但看公子不再油腔滑调的样子,不敢造次,急急匆匆的上船。

    船上除了烛灯外,一般都会备有点灯的工具方便夜晚视物,是从动物或者植物中提取,用来当做点灯的油脂。

    油被取来,那两人看着傅辰有条不紊的动作有些悚,他都不痛吗?

    傅辰将一只只鸟的尸体集合在一块,撒上了油,一把火点燃,才退后了两步,看着这群在今日晚上将他险些暴露的元凶在这熊熊火焰中化为一团黑影。

    燃烧的声音与那焦炭味道让青染盖住了鼻子,深深蹙眉。

    她现在很后悔跟着公子出来,原本的春风一度是肯定没影了,不但没影还碰到个与鸟对杀的小怪物,简直不可理喻,这个小姑娘哪里冒出来的?

    “你的伤需要治一治吗,鄙人府上有大夫,姑娘不介意的话随鄙人一起?”他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但小姑娘的韧劲让他肃然起敬,对她很好奇。

    傅辰头晕目眩,他已出现耳鸣,听不听外界的声音,只是执着地望着。直到确定这些鸟已经成了灰烬,才心底松了一口气。他从暗杀蒋臣被推到了墙上后,全身骨头都在叫嚣着痛,后来经历了一系列追捕和反追捕,精神高度集中,失血过多,按照常理来说他这样必须接受治疗了。

    他软倒在地上,想站起来,全身肌肉不同程度的紧绷,颤抖地双手已经支撑不住身体。

    “喂,你……”白面公子看着她发狠的模样,那么脆弱的肩膀居然有这样的意志力。

    白面公子弯身,青染忙拉住他的衣袖,“公子,这姑娘来历不明,恐怕是惹到仇家了,这事您不能管。”

    无妄之灾,何必自己揽事,大家非亲非故,这个少女显然不是他们以为的村姑,那打扮成这样是为了什么,而且那些像麻雀的鸟……到底是何物?

    “青儿,今晚看到的事希望你能守口如瓶

    HP同人之拐走西弗勒斯。晚上的节目先保留着,我还有些事要处理,下一次给你的惊喜,嗯?”白面公子勾起桃花眼,剑眉也荡起柔和的涟漪,面上含笑宛若皎月,他轻轻勾起青染的下颚,“你想要买什么就买什么,不是喜欢翠脂斋新出的玫瑰香水和玲珑阁的簪子,今日你买的所有东西我都包了。”

    “真的?”本来青染满脸不虞,听到公子这般大方,就是再精明的女子又有谁不喜欢这些胭脂水粉。

    两人打趣了一会,青染的怒气也消了,难怪公子如此受姑娘们的欢迎,这般谁都不得罪又哄得女子心花怒放。

    白面公子将已经彻底昏迷过去的少女,就是昏迷过去他的手还紧紧攥着。

    将人搂在自己怀里,看清了她的容貌。

    并不算顶顶漂亮,只能说清秀耐看,五官精致,过个几年想来也是个妙人。

    正将人从地上抱起,两人贴得极近。

    倏地,被一双手打断,啪!

    来人来得太快,让白面公子还没反应过来,怀里的人就被人拉了过去。

    抬头就对上一个半边面具的男子,穿着一身便服,男子看着他的目光像是一条吐着粘液的毒蛇,即使只是刹那,如同错觉而后就恢复了冷淡阴沉。

    而他是见过这位的,在曾经的宴会上,对这位容貌尽毁的殿下多有讨论,加上近来他风头正劲,想不知道都难。“七殿下?”

    邵华池像是没听到,在看到怀中人的容貌时,心咯噔一声。

    这是他众多设想中最糟糕的一个。

    他是在湖边醒来的,灌木丛中,蚊虫的叮咬让他惊醒,再回头哪里还有宫女的身影。

    一时情急就看到了那几个行为诡异的太监。那些太监已经被他的人都拿下,收了后交给父皇。

    傅辰找不到,而那个容貌好似傅辰的宫女也没了影子,他想到那群鸟的样子,就站在湖边等它们。

    果然没一会,它们就忽然朝着上空飞去。

    他跟随它们飞的方向,就带着人出了宫。

    国宴期间,皇子想要在结束后到外边集市上玩耍一番,就是皇帝也不会阻止的。

    跟着鸟就找到了这里。

    一路上心跳剧烈,期待和彷徨,将他的心劈成两半。

    当真正看到他的容貌,他是震惊的。

    不,不可能是傅辰,他为何扮成女子?

    他甚至还想欺骗自己,她也许只是一个长得相像的女子,或是傅辰有什么孪生妹妹。

    这般安慰自己后,邵华池才略作镇定,看向那个他来时就见到的男子。

    蹙了蹙眉,认出了来人,大家都是京城里的,权臣的子女有自己的圈子,那圈子里有什么人大多是知道的,对方纨绔之名京城闻名,常年流连花丛,“哦,是薛三公子。”

    薛三公子,薛睿,这字,在邵华池看来这人实在愧对薛相对他的期许

    网游之无上霸主。其父为薛雍,门下省首脑,曾是二皇子一派,如今二皇子势微,权利被皇帝收去了大半,这段日子以来非常低调。薛睿是京城纨绔,有名的败家子,对女子来者不拒,身边红颜知己多如繁星,向来是长辈们的反面教材,是个有名的废物,这辈子撑死了就是个混吃等死的公子。

    想到刚才他的手碰了她,邵华池心中腾起一道不知名的怒。

    这种莫名的情绪让邵华池有些错愕和难以置信。

    “这位是……”

    “我宫里逃出来的宫女,怎么,还需要向你报备吗?”

    “不敢不敢,小生只是今日恰巧路过。”七殿下就是对皇上也敢呛声,何况他一个小小臣下子。

    曾经父亲在分析几位皇子时,就说过这位殿下是最不足为惧的一位。

    不过……今日亲身接触了,薛睿对父亲的评价并不认同,有那种目光的人物,怎会简单。

    “那就好好记着。”不敢,要的就是你不敢,“若是让我听到今日的事有任何传出去的,薛雍也保不了你。”

    “是是,小生今日没来过护城河!”

    邵华池带着怀里人一同走入的马车中,马夫立马就起程了。

    马车相当低调,没有任何花哨的地方,完全不像皇子的座驾,但只是外部,内里早已存放着软榻,也许是太痛了,当邵华池将傅辰放下时,他痛哼了一声。

    很轻,但邵华池却抖了下。

    这个声音!?

    不……

    他痛苦得捂着脸,他曾想过若是不排斥,可将她纳做通房,也可完成父皇的期许。

    定然是哪里出错了,他们还在水下渡气……

    邵华池出神地摸着自己的唇。

    才一会功夫,马车已经扬长而去。

    薛睿静静地看着。

    宫女,还是在逃的?

    需要皇子亲自来追捕吗,他可不知道现在皇子连这种小事都管。

    而且没记错的话今日是国宴,七皇子是近些日子最受宠爱的皇子,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皇家,这般为了个逃跑的宫女追出来,也不怕被言官见着。

    想到七皇子刚才毫不起眼的马车和前后出现的时间,薛睿摇了摇头,想来七皇子早就有所打算,哪里需要他提醒。

    而且,与他有何关系。

    只是当他回到薛府的时候,却发现官兵把守,当看到他,不管不顾地将他扣住。

    出什么事了?

    马车上,邵华池将手伸向傅辰的衣襟处,撩开一片衣角。

    他只是想为之宽衣上药止血,并非要看他的身体,对,绝不是怀疑她是傅辰,他会对她负责的。

    夜色朦胧定然是看岔了,她是个宫女,大千世界,长相相似之人并不少。

    他缓缓退去傅辰的衣服……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太监的职业素养相邻的书:盛宠无敌宝体网游魔枪战神百炼成妖斯文禽兽极品无赖逍遥大唐死城契约新娘回到秦朝当皇子大唐盗帅明朝第一弄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