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重生之老而为贼

第046章

【书名: 重生之老而为贼 第046章 作者:老衲吃素

重生之老而为贼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五行天异能小农民末日轮盘囚徒困境掠天记怪我咯执掌龙宫神纹战记情有独钟英雄监狱战气凌霄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陈怡玢很快给黄薇甜回了信,说:“我只是希望你更幸福,但是有很多时候,幸福并不是别人希望的,是自己去创造的,你的选择我支持你。不仅你把我当做最最最好的朋友,你在我这里也是,所以,任何时候,我都会站在你身边的。明年六月我一定会赶回去参加你的婚礼的,放心吧。”

    陈怡玢还附上了一张她跟大小姐在时装秀场的合照,就是黄薇甜最喜欢的那个f牌,她仿佛在想想黄薇甜看到照片气得直跳脚的样子。

    大小姐说:“其实他俩看起来挺好的。”

    陈怡玢点点头:“是啊。”也许事情不能只看表面吧,再说她对于黄薇甜和李少雍上辈子的事也不是完全清楚,也许李少雍表露给记者的是另有隐情也说不一定。

    就好像陆云鹤这个人在报纸和杂志里是大家喜欢的才子,但实际上才子这么对待自己的妻儿,这些作为普通的读者又怎么能知道呢?这么想着,陈怡玢的心里也放下了不少。

    只是提到了明年回国的事,大小姐有点不太开心。经常在周末的时候拉着陈怡玢逛沙弗,有时候会特意到一些有名的餐厅吃饭,或者会去逛一个名胜古迹,连续玩了好几个礼拜,陈怡玢问大小姐:“你是不是怕我回国后就忘记沙弗的事了?”

    大小姐翻她一白眼:“我怕你回华夏就忘记沙弗多么美好,怕你忘记美丽的事情,所以现在给你攒一点记忆。”

    陈怡玢露齿一下,心里暖乎乎的,抱住了大小姐,大小姐道:“我有批准你忽然抱住我么?”

    小竹马过几天之后也知道了黄薇甜在国内订婚的事,那天他跑来问陈怡玢:“薇薇安在国内跟别人订婚了,这是真的吗?”

    陈怡玢:“是,是真的,艾伯特,我很抱歉。”

    艾伯特扯出笑容:“又不干你的事,你道什么歉?”这个时候,他从小到大受到的绅士教育得到了完美的体现,他笑得那么得体,如果不是眼神里的难过的话,只会以为他是来跟陈怡玢寒暄问个好而已。

    陈怡玢:“艾伯特……”

    小竹马:“她喜欢那个人么?”

    陈怡玢:“我想她是喜欢的。”她选择了不欺骗他。

    小竹马点了点头,三年多了,他已经从黄薇甜的爱慕者和朋友也变成了陈怡玢的朋友,变成了陈怡玢在沙弗许多记忆中的一个重要的存在,艾伯特也从刚开始青涩腼腆的样子长成了一个带着笑眼的少年,不知不觉的长高了,他“哦”了一声,然后说:“那就好。”转身就走了。

    大小姐说:“你怎么不骗他啊?比如说薇薇安是为了家族牺牲了,妥协了,这样他就不会这么难过了。”

    陈怡玢:“起码让他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这么说,就太不把他当做朋友了。”

    大小姐沉默了一下,说:“如果你说薇薇安是为家族牺牲了,也许他会更容易接受,因为从小到大,我们被灌输的都是‘为了家族什么都可以牺牲’的。”

    第二天,有一个来月没有见面的塞德出现了,自从他毕业之后就进入了沙弗外交部工作,工作开始忙了起来,有时候陈怡玢去他家里看老夫人也看不到他,据说是因为家族和个人能力双重强大,在部门中很是受重视。

    塞德本人不仅思维敏捷,语言天分也很是出众,他本人除了精通英日法德意五门语言之外,前一阵还跟艾伯特一起学习中文,后加因为工作原因中断了一阵。

    艾伯特去年自从知道黄薇甜想回华夏之后就开始跟着学习中文,黄薇甜去法国实习之后,就由陈怡玢来教他,连大小姐都跟着学了一些,专门跟陈怡玢学习如何写和读:酱牛肉、宫保鸡丁、灌汤包、佛跳墙等等一系列吃的……

    黄薇甜回华夏之后,艾伯特更是努力了,日常跟陈怡玢见面的时候都尽量跟她说一些简短的句子练习口语,陈怡玢跟他也说了:“其实平城有很多外国人,基本是一个国际大熔炉,各国人都能在平城住下来,所以你说英文也完全没有问题。”

    艾伯特却说想更加了解薇薇安的国家,想给她一个惊喜。

    陈怡玢因此更加喜欢艾伯特了,说:“oh,我亲爱的艾伯特,我也好喜欢你啊。”换来艾伯特一个嫌弃的表情,他还说:“我还不想被未来的拜尔森女公爵追杀呢。”惹来大小姐一个大白眼。

    塞德问了陈怡玢前因后果,说:“昨晚拉我去喝酒,反倒他自己抱着瓶子喝,一直喝到不省人事。”

    陈怡玢叹了口气:“我以为说清楚了对他反而是好的。”

    塞德说:“你做得对,就应该是这样。”

    三年多的时间,不仅让艾伯特成长了,也让塞德里克更加成熟了,他本就高大的身材在这几年的舰艇队里训练得更加结实,宽肩、窄腰、长腿将衬衫和西装撑起利落且紧绷的线条,让女人一看就会迷醉那种,一头金发抿过脑后,严肃的时候嘴唇微抿着,大多时候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湛蓝色的眼睛总让人以为他很多情,但是事实上,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塞德是一个心里特别有谱的人,不随便并且有节制的掌控着他的生活。

    塞德忽然问她:“薇薇安回国去结婚了,你呢?”

    陈怡玢:“你知道我的,暂时还不想。”她跟陆云鹤那段事,跟好朋友之间也没什么不能说的,虽然没有太多说,但是也比跟外人交待得多,所以他和艾伯特也大致都知道怎么回事。

    塞德说:“那你什么时候想?”他看着她,很认真的问。

    陈怡玢:“等到遇到那个让我有这种想法的人,那时候也许会重新考虑。”

    塞德看着她,从认真的表情变成了淡淡的微笑,说:“哦,那很好,希望那时候你会写信邀请我。”

    陈怡玢:“你还真当真了啊,我自己都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可能呢,未来那么长,何必太纠结这种事,爱情或者婚姻不是人生唯一的事情,还有那么多更有趣、更有意义的事等着去做呢。”

    塞德笑了,“是啊,未来还那么长。”

    过了几天,艾伯特才重新出现在陈怡玢和大小姐面前,又继续跟陈怡玢学习中文,说了一句:“既然都开始了,就不能中途放弃啊。”又扬起手中的信,“薇薇安还邀请我去华夏参加她的婚礼呢,说飞机票都给我买好了。”

    陈怡玢看到他这个样子,觉得如果自己还是八十多岁老太太的时候,特别想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鼓励一下这位努力的小伙子,可是现在,陈怡玢只能拍拍艾伯特的肩膀,说:“在我心里,我是最喜欢你的!”

    艾伯特撇撇嘴:“我感谢你的喜欢。”逗得大小姐在旁边抿嘴直笑。

    后来他们四个在老鹰酒吧里喝了点酒,吃了点零食,自从黄薇甜和塞德毕业之后,他们几个人就么有再这么聚在一起吃饭聊天了,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塞德喝了点香槟酒之后就必须得回去了,晚上还得去工作。

    艾伯特捂着脸说:“oh,我就想做一个混吃等死的贵族!我才不要像塞德这样努力工作!”

    让大小姐嗤之以鼻,说:“你先挣出来混吃等死的本钱吧!”显然艾伯特这个未来的威尔逊子爵的家产让大小姐给鄙视了,但是艾伯特已经被鄙视习惯了,说:“我要求又不高,哪里像你啊,又要葡萄酒又要烛光和成群的佣人的。”

    大小姐压根就没搭理他,将他这种不入流的言行当做他作为中下层贵族的嫉妒好了。

    黄薇甜收到陈怡玢的信感动得稀里哗啦的,她和李少雍的订婚,没有举行特别盛大的仪式,只是家里人聚在一起庆祝了一下,黄老爷也因为她和李少雍的事早两个月就回到平城了,黄老爷其实早就认识李少雍,那时候他只觉得他是一位青年才俊,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成为自己的女婿。

    对于李少雍风流花心的传闻,黄老爷也是知道的,不过也只是笑一笑,因为在他看来,男人风流一点不是什么大事,华夏实行一夫一妻制都还是这几年才颁布的事,但实际上又有几个人能守得住一夫一妻?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

    当他知道黄薇甜和李少雍在约会的时候也没有太阻止,甚至是乐见其成的,尤其是在他和李少雍坐下来深聊了几次之后,对李少雍的人品和才华更是十分喜欢,所以李少雍向他求娶黄薇甜的时候,他一点都没有犹豫就同意将黄薇甜嫁给了他。

    当黄老爷知道陈怡玢一直对李少雍有偏见,还跟黄薇甜说:“嘉和也是为了你好,她虽然比你小几个月,但是在她眼里,估计还把你当妹妹一样,所以总对你操心,怕你受骗,但是文澜的人品和才能都是极好的,她的担心多余了。”

    黄薇甜点点头,说:“嘉和总是这样,明明她比我还小,却总操心我。”心里是暖暖的。

    陈怡玢收到黄薇甜回信已经又过去一段时间了,艾伯特已经恢复了笑呵呵的跟她们开玩笑的日子,塞德又回去继续当工作狂人,大小姐和她也准备进行最后的实习了。

    大小挑了一个家族产业进去,陈怡玢还是挑了财政部那位女官员那里去实习,实习期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但是女官员之前对她印象就很好,甚至想留下她来正式在这里工作,这一次更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就接收了她。

    等实习结束之后,就再一次迎来了忙乱的五月考试,因为这是毕业考试,陈怡玢又一直是一位旁听生,所以更想好好考试留下一个好成绩,就算没有康顿大学的学位证书,但好歹也有一份漂亮的毕业证书,所以她投入的时间就更多了。

    大小姐一向对考试不那么太上心的人,这一次考试都重视了不少,甚至跟陈怡玢同进同出去图书馆看书,晚上也一起回宿舍里吃饭。

    陈怡玢还挺惊讶的问她:“这次怎么这么努力,你不是一向不担心毕不了业的吗?”

    大小姐瞟她一眼,说了一句:“最后一次了,想努力试试。”

    陈怡玢笑,说:“你其实是特别舍不得我,想在最后这段时间跟我多在一起是吧?”

    大小姐说:“你确定你说的这事不是你那情节庸俗的小说情节吗?”

    陈怡玢在旁边哈哈大笑。考完试之后,六月晚会就到了。

    那天晚上,陈怡玢穿了一身月蓝色的旗袍,六月的晚上,康顿校园还有点微凉,她身上披着一件长流苏的披肩,脚上穿着一双小羊皮的高跟鞋,将她衬得更高了,月蓝色的旗袍上绣着盛开的桃花,一簇一簇的白中透着粉,绿色的叶子招展,好像一大簇开在蓝天下的桃花,衬得陈怡玢十分的明艳,连珠宝都挑了璀璨的金刚石。

    天黑下来的时候,康顿河上绽开了五彩缤纷的烟花,陈怡玢和大小姐站在彩虹桥上,看着上空绽开的烟花,好像星辰的碎片跌落凡间一样,璀璨耀眼,陈怡玢和大小姐并排站着,静静的看着烟花。

    放完烟花之后,是晚会的热身舞,大家先在闪烁着灯光的舞池里跳一会浪漫的双人舞,然后还有很多活泼的舞曲等着学生们一起狂欢。

    陈怡玢正合计叫大小姐跟她一起跳呢,大小姐翻了个白眼不愿意丢这一份人,回身就跟之前跟她告白的南部伯爵家的壮硕男孩安德鲁跳起了舞,高兴得安德鲁好像抽中了大奖那样,笑得一点也不贵族的样子。

    陈怡玢当然也有人邀请,她虽然不像大小姐那样是一顶一的美人,但也十分的惹眼,尤其是她本人温和有礼、又充满着东方神秘美感,很多男生都想约她。

    但是艾伯特站在旁边说:“你若是不想跟别人跳,我就约你跳,你就把我当成薇薇安好了。”给陈怡玢气得,简直不爱搭理他。

    这时候,一个声音响在两人身边,“我来做你的搭档好了。”俩人一回头,正看见了急匆匆赶来的塞德里克卡文迪许,塞德今天穿了很正式的燕尾服,领口戴着领结,衬衫的袖口上是他毕业的时候陈怡玢送的一对翡翠袖扣,金发拢在脑后,脸上带着笑意,长腿跨过来,说:“我没迟到吧?”他向陈怡玢伸出邀请的手。

    陈怡玢将手搭在他温暖的手掌上,“来得正好。”艾伯特在旁边耸耸肩,转身去找吃的了。

    陈怡玢一直知道塞德很高大,如今这么近的站在一起,竟然发现他已经有一米九左右的,陈怡玢这样的身高穿上了高跟鞋只到他半个头的位置,她微微仰头就能看到塞德英俊极了的容颜。

    慢摇的双人舞让俩人贴得很近,舞步摆动很小,塞德的手搭在她的腰肢上,另一只手拉着她的手,相识三年多了,他们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

    陈怡玢还说:“没想到一转眼,我们都毕业了。”

    “是啊,你什么时候走?”

    陈怡玢:“薇薇安的婚礼在六月,我这两天收拾收拾东西,整理好之后就要走了。”

    塞德说:“登机的具体时间告诉我,我去送你。”

    陈怡玢说:“你现在那么忙了,不用来送了。”

    塞德说:“我想送你,因为我不知道下一次见到你是什么时候。”

    陈怡玢:“……好的。”

    塞德说:“嘉和。”他有时候会喊她的中文名字,而且发音很标准,让陈怡玢感慨这就是精通五国语言的学霸,连学中文都可以这么短的时间学得这么好

    陈怡玢:“嗯?”

    塞德:“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在华夏不开心,请你,一定要回到沙弗来,我,我们都在这里。”

    陈怡玢:“……好的。”她的声音也有点哽咽,因为不想被发现,所以停了一下才说话。

    塞德又说;“嘉和,你很好。”

    陈怡玢:“谢谢。”

    塞德:“如果将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请你一定要直接跟我说。”

    陈怡玢:“嗯,好的。”

    舞曲慢慢的快结束了,周围的男女慢慢散开了,塞德忽然说:“嘉和,我可以亲你吗?”

    陈怡玢整理了两天自己在沙弗的衣服和个人物品,贴身用的都收拾出了三个大箱子,其余各种零零碎碎的东西也攒了不少,先厚脸皮的放大小姐家里了。

    大小姐埋汰她:“穷人的习性,破烂攒了一大堆。”

    陈怡玢回了一句:“我们华夏有句老话叫做破家值万贯。”

    大小姐不爱搭理她,坐旁边看着她收拾,后来陈怡玢拿出一个盒子给她,说:“本来想登机那天给你的,现在先给你吧,怕那天惹你哭。”

    大小姐瞥她一眼,打开绒布盒子,里面是一个小钥匙形状的项链,上面镶嵌着粉钻和白钻,显得十分的别致和闪耀,陈怡玢从自己衬衫里也拉出一条一样的项链说:“我其实想定制一条写着我的名字,或者写着‘ds’这样字眼的项链,但是想一想那样的话估计你到死都不会戴,于是就设计了这个款式,希望你时刻都用钥匙打开你的心,让你自己开心起来吧。”

    大小姐听了,回了一句:“什么破解释,矫情,我时刻都开心。”她说着,却将项链摘下来戴了起来,可是一边戴,一边却掉下了眼泪,她哭着说:“我讨厌交朋友,我喜欢我周围围满了服从我、听从我的人,不喜欢朋友,因为朋友会离开我,我却不能挽留。”

    陈怡玢又在临走之前去看了艾伯特,也同样送给艾伯特一对碧绿的翡翠袖扣作为毕业礼物,艾伯特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他说:“请你将这个拥抱帮我带给薇薇安吧,她的婚礼我不能去参加了。

    陈怡玢点点头,艾伯特又抱了她一下说:“这一下是我抱你的,我的朋友陈,我也喜欢你!多么希望你们都不要离开,我们仍旧在沙弗,晚上可以一起去酒吧喝酒,周末可以聚在一起聊天,你走了,我十分十分的舍不得。”

    陈怡玢也回抱了艾伯特,离开都是没有办法的,她只能给予他温暖的怀抱。

    陈怡玢又去看了卡文迪许老夫人,给老夫的临别礼物是一块翡翠的吊牌,特意让二哥从国内给邮过来的,姆妈那里有很多这种好东西,一般在外面都买不到,老夫人对她的关爱和照顾不是用一些贵重的礼物就能回报的,可是不送这么贵重的不足以表达她的心情。

    陈怡玢还送了两块她自己绣的手帕,是以前她绣好了一直没用的,一块是牡丹穿蝶的,一块是竹林影动的,老夫人果然是喜欢两块手帕更多,老夫人最后送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给她,说:“这里永远是她的家。”

    离别总是泪水更多,说不出什么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聚这样的话,登机前的时刻,她的朋友们都来送她,艾伯特、大小姐、塞德,他们都没有再说挽留的话,可是陈怡玢一直从六月舞会忍下的泪水到底还是没有忍住,一点都没有形象的涕泪直流。

    塞德还掏出了手帕给她擦眼泪,陈怡玢掐着塞德的手帕说不出话,塞德还开玩笑说:“你哭成这样,让我后悔那天晚上亲了你,太没形象了。”给陈怡玢气得,一下不哭了。

    大小姐又埋汰她不要再给华夏人丢脸了,赶紧拿着手帕登机吧!

    陈怡玢依依不舍,可是时间总会到的,她最终提着行李上了飞机。

    毕业了,回国了。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之老而为贼相邻的书:超警美利坚死神之修真者超级丹师重修之成神之路武皇校园行黑道恶少的淘气校花足球之梦里疯狂异界兽吼重生二郎神杨戬无限之野心白道枭雄王朝教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