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贞观大闲人

第八百七十三章 渡河之战(上)

【书名: 贞观大闲人 第八百七十三章 渡河之战(上) 作者:贼眉鼠眼

贞观大闲人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诸天万界武炼巅峰五行天玄界之门择天记永夜君王逆鳞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一念永恒龙王传说    柳城城外,三十万大军扎下营盘。

    白色的营房如一条蜿蜒的巨龙,在城外山谷平原上连绵数十里。

    柳城位于大唐与高句丽的国境线附近,这里已是两国交战的真正前线了。大军扎营后,气氛顿时变得不一样了。

    一队队的斥候探马被派出营地,他们渡过辽河,无声无息地混入高句丽国境内,李绩,程咬金等将军们日夜留在李世民的帅帐中,一群人聚在一起,不分昼夜地商议出兵之事。

    甚至连常涂的表现都不寻常,李素亲眼见到一些穿着高丽寻常百姓服饰的人出没在中军大营内,常涂与他们一个个秘密交谈许久,然后这群看似普通的百姓便悄然无声地出了大营不知所踪。

    大营内的气氛也徒然变得紧张起来,将士们少了许多行军时的欢声笑语,许多人默默地留在营房内,不停地擦拭着手里的刀剑戟矛,每间营房都传出霍霍的磨刀声,除此别无动静,凝重的气氛里充斥着一股难以言明的肃杀之气,令人分外感到压抑难受。

    李素也尽量待在自己的营房里不出去,营房里虽然无聊枯燥,但外面的气氛更难受,李素骨子里其实是个厌恶战争的人,不仅厌恶战场上的残肢断臂和凄厉的惨叫,也厌恶战前这股令人几欲窒息的压抑气氛,它让人不快乐。

    …………

    临战之际,方老五得了李素的暗中嘱托,将高素慧监管得更加紧了,而高素慧这几日却表现得很平静,她仿佛忘记了自己是高丽人的身份,忘记了她的国家即将要面临一个天下最强大的帝国的倾力一击,她似乎已渐渐适应了丫鬟这个角色,每天不待李素吩咐,李素需要什么她都能恰到好处地尽自己所能服侍好他,让李素觉得分外舒坦。

    很聪明的一个女人,可以肯定,在高丽国时她应该没有接触过这种下人的活计,可她却做得非常好。

    除了没给李素暖床侍寝,其他的已经做得足够好了。李素有时候甚至产生一种在自己家里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美妙错觉,如果……这个女人没有心怀鬼胎该多好。

    柳城外扎营地第三天,前军传来了消息。

    一队十人的斥候与高丽军队的斥候在辽河东畔遭遇,双方激战,各有伤亡。

    活着的人拼死带回了消息,高句丽莫离支泉盖苏文派遣五万大军,陈兵辽河之畔,刀出鞘箭上弦,对大唐军队严阵以待,显然没有丝毫妥协求和的迹象,这场大战已无法避免。

    李世民当即召集众将商议,这一战双方都已没有退路,必须战!

    情势有些棘手,敌军虽然才五万兵马,可他们占据着地利优势,以逸待劳等在辽河东畔,大唐军队若要征服高句丽,首先必须渡过辽河,而辽河岸上的高丽军队磨刀霍霍,就等大唐军队渡河而击,若贸然而渡,唐军必然损失惨重。

    商议到半夜,君臣终于拿出了决议。

    牛进达领一支五万人的前锋军队绕到辽河上游,趁敌军来不及反应之前先渡河,然后连夜奔袭辽河下游,率先朝高丽敌军发起攻击,牛进达所部攻击的同时,唐军主力趁势渡河,与牛进达所部会合,列阵而击,争取首战告捷,将高丽军五万人彻底全歼在辽河东畔。

    商议甫定,牛进达当即点齐五万兵马领命出营,悄然无声地朝辽河上游急行军而去。

    大营内仍旧一片压抑沉寂,到后半夜时,营内忽然传来将领们的叱喝声,留在大营里的二十五万兵马全部整装待发。

    中军大营里睡得正熟的李素也被吵醒,起身披衣而出,见大营内身影幢幢,人吼马嘶,一队队披挂执矛的将士们列着整齐的队伍从自己面前隆隆而过。

    李素蹲在营房门外,将士们兴致高昂的聊天声声入耳。

    “咱们是渡辽河的第一批,火长说了,只要咱们能渡过去,然后马上在辽河东畔列阵,顶住高丽军半炷香时辰,咱们就是首功,弟兄们回去后每人可分到十亩永业田,还有两贯赏钱,和免三年的赋税……”

    “半炷香时辰是多久?”

    “不知道,反正很短,就那么一会儿功夫。”

    “半炷香以后呢?谁来帮咱们顶?”

    “听火长说,咱们是第一批,半炷香后第二批渡河的是前军的陌刀营,只要陌刀营过了河,在东畔列好阵,就算是大罗金仙也过不了陌刀阵,准保被搅成肉泥,这一战便十拿九稳了。”

    “好事!这次咱们一定要拼命!拼命的渡河,拼命的守住东畔,半炷香时辰呀,喘几口气的功夫,咱们大唐王师披靡天下,顶高丽军半炷香不成问题,永业田和赏钱老子拿定了!”

    “哈哈,听说你家给你说了个米脂的婆姨,等不及了吧?好好立下这一功,回去后田也有了,钱也有了,守着婆姨过好日子,来年再生个娃,齐了!”

    “对,这命拼得值,干了!”

    越说越兴奋,几句对话间,希望和决然便充斥在每位将士的心中,转而化作无尽的战意。

    李素看着这些鲜活血性的汉子们昂然经过,眼中闪烁着复杂难明的光芒。

    等待他们的究竟是无比荣耀的战功赫赫,还是战死异乡马革裹尸的凄凉悲壮?

    李素忽然很想为这群可爱朴实的汉子们做点什么,一点点都好。

    将士们说说笑笑地走过去了,李素却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许久后,李素抬起头看着一旁的方老五,道:“五叔,你经历的战阵多,算是百战余生的老兵了,你说说今晚这一战靠得住吗?”

    方老五挠挠头,笑道:“我打了半辈子仗,顶多也只是个火长,打或不打,怎么打,全听上官的,公爷,这事小人可说不准。”

    “随便说说,说错了又不治你的罪,你就说说你的感觉,牛伯伯领军绕道上游渡河,然后突袭东畔,咱们大营再出兵渡河,能收拾得了那五万高丽军吗?”

    方老五犹豫了一下,苦笑道:“说不好,这事小人觉得不大稳妥,牛大将军领着五万人马绕道,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吧?两国交战,咱们这大营附近不知有多少高丽的探子埋伏在外面,大营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对岸的高丽军很快就能得到消息,何况是五万人马调动出营这么大的动静,牛大将军意图突袭打他们个措手不及,恐怕很难……”

    李素望着大营内来往如梭的将士发呆,喃喃叹道:“明明达不到突袭的作用,陛下为何还是要派牛伯伯突袭呢?”

    方老五迟疑了一下,道:“公爷,不是陛下故意犯错,这件事根本没有别的办法,辽河总是要过的,敌军在对岸已严阵以待,除非我们马上休战退兵,否则不论对岸陈兵多少人马,不论付出多大的牺牲,这条辽河都必须要渡过去,两军对垒从来没有公平的一刀一枪,这一次咱们是以劣击优,是实实在在的攻坚战,而且不得不为。”

    李素懂了。

    他也是经历过战争的人,他知道战争里面没有那么多的智计百出,历史上以寡击众的战例不是没有,但很少,绝大部分时候都是两军阵前一刀一枪以命换命的残酷画面。

    方老五说完,李素没再说话了,蹲在营房门口沉默许久,然后起身默默地走进了营房。

    营房里有一张矮桌,桌上一张羊皮地图静静地摊开,上面注明着辽河两岸的城池,道路和山脉。

    李素盯着地图,拧眉注视许久,手指不停地在地图上来回划拉。

    方老五一直静静地待在李素身后,看着李素一脸焦虑沉思的模样,方老五嘴唇嗫嚅几下,又不敢打扰李素的思绪,直到李素的视线突然从地图上移开,然后颓然叹气,方老五这才道:“公爷,您已经尽力了,这一战没有别的捷径可走,渡河列阵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一路血腥杀到对岸,咬牙列阵占住每一寸土地,等待援军,除了拿命拼,没有别的办法。”

    李素苦笑道:“我以为我比古人更聪明,能够想出一条捷径,是我太高看自己了……”

    方老五笑道:“不高看,在小人心里,公爷是世上最聪明的人,真的,小人没见过比公爷更聪明的,包括朝堂上那些王公大臣,他们都不如公爷您。”

    李素意兴阑珊道:“别再说什么聪明了,我若真的聪明,就能马上想出一个办法,让无数关中子弟不用去拼命……”

    方老五笑道:“已经有更好的办法,公爷您造出的震天雷是个好东西,用在渡河上必是一件利器,您想呀,万军齐发,半渡而止,一排排的震天雷铺天盖地般朝对岸扔过去,高丽军可没见过您的震天雷,前面几轮必然炸得他们哭爹喊娘,敌军阵势必然大乱,我军趁此机会渡过去,一边渡河一边扔震天雷,只等我军登上对岸,保准方圆十里之内杳无人烟,公爷请放宽心,这次渡河折损不了咱们多少人马的,咱全军将士都得记您的大恩呢。”

    李素想了想,勉强笑了两声。

    好吧,震天雷确实是个好东西,渡河时如果用到的话,多少能减少许多伤亡,自己对将士们也算有个交代了。

    心情稍微好了一些,李素拍了拍方老五的肩,笑道:“五叔挺会安慰人的,不错,两军交战总要死人的,咱们少死一点也好。”

    *****************************************************************

    半夜时分,大营内只剩了少量的留守军队,余者皆聚集列阵于辽河西畔,静静等待牛进达所部突袭高丽大营的信号。

    天气越来越冷了,李素骑着马,安静地停在李世民不远的随军文官人群里,他是散骑常侍,按理说此刻应该在李世民身边,以他的县公身份也足够有资格伴驾了,可李素偏偏躲得老远,情愿躲在文官人群里,也不愿在李世民身边凑热闹,说到底,李素对李世民还是有些怨气,怨他没有采纳自己的建议。

    二十五万大军,在辽河西畔的平原上排成一个又一个的方阵,远远看去密密麻麻令人心悸,震慑心神。

    夜晚寒风吹拂而过,李素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

    身上裹了一张黑熊皮,包得严严实实的,可李素还是觉得冷,仰头望了望夜晚的星空,默默计算着时辰,然后,李素忽然觉得有些焦躁。

    约定好的时辰早已过了,而对岸的高丽军大营仍然风平浪静,牛进达所部显然没有按时发起突袭,路上不知遇到什么事情耽误了。

    相比李素的焦躁,不远处的李世民更烦躁,胯下的青骢马仿佛也感受到李世民烦躁的情绪,马儿不停地原地刨着蹄,摇头晃脑不时打一个响鼻。

    随着时间渐渐过去,李世民的眉头越皱越深,终于忍不住道:“牛进达怎么回事?为何未如约发起突袭?他这是贻误战机!”

    压抑着怒火的语气,令身边的将领们纷纷一凛。

    李绩作为主帅,自然必须第一个回话的,于是只好道:“陛下稍安勿躁,老牛怕是遇到不可测之事了,兴许辽河上游有敌军拦截……”

    李世民冷冷道:“就算有敌军拦截,五万人马难道冲不破他们的防线吗?再这么耗下去,天马上要亮了,一旦天亮,咱们所有的举动全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渡河之战必败!”

    李绩的心情也很忐忑,闻言却只好安慰道:“陛下宽心,老牛信得过,臣以为他应该快发起突袭了……”

    二人低声说着话,忽然一阵杂乱的马蹄声传来,很快,一名斥候单膝跪在李世民面前,禀奏道:“陛下,辽河东畔快马来报,牛大将军所部在上游渡河时遭遇敌军拦截,对方人马约一万人,牛大将军下令强行渡河,所部伤亡两千余,方才渡河,此刻牛大将军所部正朝东畔急行军,半个时辰内可对高丽军大营发起突袭。”

    李世民脸色稍缓,挥手令斥候退下,脸上这才有了一丝血色。

    “老牛确实是良将啊,强行渡河竟只有两千伤亡,难为他了!”李世民捋须缓缓道。

    李绩道:“陛下,咱们该准备了。”

    李世民点点头,李绩扭头朝身后的传令官挥手,传令官得令,快马向大军方阵飞驰而去,随着一声声低抑的吼声,大军方阵出现了小小的骚动,随即低沉的轰的一声,全军进入战备状态。

    不远处的李素也突然变得紧张起来,当年在西州城头面对千军万马的熟悉感受悄然浮上心头,李素深深呼了一口气,强自压下心头沉积的窒息感。

    战争近在眼前,谁能从容淡定?经历过,并不代表不害怕,这种事无论经历多少次,李素都无法消去心中的恐惧,不同的是,他能承受住这种心头的重压,不使它浮于形面。

    一旁的方老五似乎看出了李素的不安,于是凑上前轻声道:“公爷尽管放心,小人和弟兄们誓死保公爷周全,更何况公爷是金贵人物,陛下断不会让公爷冲锋陷阵的,小人估摸着,应该是大军将对岸全占住,击破了高丽军大营后,公爷和这些文官们才会最后渡河。”

    李素点点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他原本就没想过冲锋陷阵的,当年在西州咬紧牙关死守那是没有办法,这一次自己的前方有三十万大军,冲锋陷阵这种事轮到谁也轮不到他。

    想归想,李素还是忍不住扭头,望向自家的百余名部曲们。

    部曲们身着甲胄头盔,刀剑出鞘,一股凛冽的杀气弥漫在他们的周围,李素甚至闻到了一股铁锈般难闻的死亡气息。

    头皮一麻,李素感觉背后冒了一层冷汗。

    这……就是百战余生之士真正的面目么?平日里一个个在自己面前嘻嘻哈哈没个正形,一旦遇到了真正的战阵,他们便露出了狰狞的獠牙,变成了一只只饥渴的野兽,随时等待择人而噬。

    似乎感受到李素巡视的目光,部曲们朝他看来,然后动作整齐划一地朝他按刀行礼,虽未说一句话,但李素能感到他们誓死护卫自己的决心和能力。

    好一群骁勇之士!

    李素突然觉得能收获这群百战老兵是此生最大的幸运,此时此刻,一股浓浓的安全感从心底深处油然而生。

    他们,是一群自己可以以命相托的人。

    …………

    时间缓缓流逝,半个时辰后,对岸突然传来了一阵隐约的喊杀声。

    很快,对岸高丽军大营燃起了冲天大火,喊杀声也越来越激烈起来。

    李世民和李绩等诸将顿时精神一振,眼底深处渐渐升腾起一股兴奋的光芒,衬映着对岸熊熊的火光交相辉映。

    不待李世民下令,李绩马上回头大喝道:“诸将士听令!”

    轰!

    大军方阵里的将士们并拢双腿,甲胄铁叶相撞击,发出轰然的响声。

    李绩眼中杀气闪烁,拔剑斜指天空,大喝道:“第一批,准备渡河!”

    方阵大军内,一群穿着布衣未着铁甲的将士出列,快速奔跑到辽河边,然后将手里的刀剑咬在嘴上,扑通一声跳入冰冷刺骨的河水里,开始朝对岸奋力地游过去。

    时值冬天,辽河进入枯水季节,水并不深,最深处只至人的脖子,这也是一连串坏消息中唯一的好消息,不用大费周章伐木造筏渡河,直接从水里走过去便是。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贞观大闲人相邻的书:大唐爵爷至尊兵王鬼夫科技巨头影视世界大抽奖从零开始竞选总统火影之最强震遁危机一女二三男事危险总裁小娇妻银色独角兽花开春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