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贞观大闲人

第八百六十九章 帅帐论策(上)

【书名: 贞观大闲人 第八百六十九章 帅帐论策(上) 作者:贼眉鼠眼

贞观大闲人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无神论近身兵王元气少年懒散初唐吕清广本纪萍分石色重返十七岁烂片之王武侠世界逍遥行九阳帝尊一剑飞仙王牌投手    帐篷的空气很清新,夜凉如水,晚风徐徐,脚下是柔软的草地和……梅花桩似的不规则排列的马粪……

    李素美好的心情被马粪破坏殆尽,只好掉转头换了个方向走,脚步很慢,仿佛在用脚小心地丈量着土地似的。

    方老五和郑小楼一声不吭跟在他身后,他们知道,每当这个时候,一定是李素在思考,在琢磨,这个时候一定不能打扰他。

    “五叔,那群刺客招了吗?”良久,李素忽然问道。

    方老五低声道:“没有,不但没招,连话都没人说,一个字都没说,营房里好像关了一群哑巴……”

    李素嗯了一声,道:“他们应该还不知道高素慧全都招了,当然,高素慧的话是真是假,咱们也不能断定,甚至于她的名字究竟是不是叫高素慧都要心存疑问,这个女人……呵呵,年纪不大,心眼不少。”

    方老五笑了:“公爷慧眼如炬呢。”

    李素扭头看着他,笑道:“五叔看出什么了?”

    方老五笑道:“别的小人不敢说,但刚刚那女子吃饭的动作肯定在作假,演得有些过了。”

    李素点头:“不错,确实演得过火了,用力过猛,适得其反。”

    久不出声的郑小楼忽然开口道:“哪里作假了?”

    李素笑叹道:“我刚才故意赖在帐篷里不走,就是想看看她的吃相,小楼兄,一个人的吃相能暴露很多真相的,它跟教养,家世,性格等等息息相关,如果说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窗户,那么吃相便是这个人的出身教养和家世的投影,无论这个人再怎么想隐藏内心的秘密和出身,吃相是无法说改变就改变的,因为这是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出身粗鄙的人和出身高贵的人,饭桌上一眼便知区别。”

    郑小楼有点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女人刚刚的吃相是故意为之?其实她原本不该是这种吃相的?”

    李素笑道:“不错,她刚才在演,或许她也明白我为何要赖在跟前看她吃饭,所以她吃的时候很小心,也很紧张,当她决定在我面前吃的时候,首先眼神朝饭团周围扫了一圈,像在寻找什么,我猜测她在找筷子,为什么要找筷子?因为她不习惯直接用手拿东西吃,高丽国无论官制还是习俗,皆效仿我大唐中原,山野民间的粗鄙之人才用手拿东西吃,阶级稍微高一点的人家都用筷子,还包括他们习惯用中原汉字,以及读中原先古圣贤书为荣,这个女人吃饭之前第一眼看的不是饭团,而是筷子,说明她的出身不低……”

    郑小楼撇嘴道:“按她招供的说法,她本是安市城主杨万春豢养多年的刺客,杨万春既是城主,手下的刺客用筷子应该很正常吧?”

    李素笑道:“杨万春是武将,而她和刺客们也是武夫,我不觉得杨万春是个多么精致的家主,肯花心思去教这群死士刺客说汉话,用筷子,他们的价值只是杀人,换了你是他们的主子,你会浪费这么多精力和钱财在这些无用的地方吗?”

    郑小楼语滞。

    是的,一群注定某天为家主献身的刺客,可以说这是一群没有未来的人,谁会浪费精力钱财做这种无谓的事呢?

    李素接着道:“还有,刚才那个女人用手拿饭团的时候,伸的是右手拇指和食指,无名指和尾指微翘,也就是说,这个动作不叫‘拿’,而叫‘拈’,佛祖有‘拈花一笑’的手印,意为‘宁静祥和’,‘纯净豁达’……”

    李素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右手,做了个“拈”的动作,然后笑道:“你们在太平村里也待过那么久了,仔细想想,咱们村里哪户农家子女拿东西时用过如此优雅的手势?有吗?”

    方老五和郑小楼皆摇头。

    方老五笑道:“村里那些农户人家,哪怕是最优雅的那几个未出阁的闺女,拿东西也没如此讲究过,通常都是大手一伸,一把抓过来。”

    李素点头道:“不错,所以,那个女人用‘拈’这个动作,其实也暴露了她良好的出身和家世,尽管那个‘拈’的动作只有一瞬,由于咱们当时在她面前盯着她,那个女人很紧张,但她还是很快察觉不对,瞬间从‘拈’换作五指张开去‘抓’,但那一瞬间仍然出卖了她的底细……”

    方老五和郑小楼听得目瞪口呆,方老五盯着李素,脱口赞道:“公爷好眼力啊!小小两个动作居然能看出这么多道道儿,那个女人敢在公爷面前卖弄小心思,简直是不自量力。”

    李素摆了摆手,谦虚地道:“先别忙着夸我,等我全部说完后你们再狠狠的夸……”

    沉吟片刻,李素接着道:“至于接下来那个女人开始故意做出狼吞虎咽之态,吃相非常难看,其实有些过火了,那种难看的吃相,连寻常粗陋人家没受过任何教养的闺女都做不出来,那个女人以为贫苦人家的吃相都是这样的,恰恰说明她与贫苦人家的生活脱节,平日里也缺少观察,久居养尊处优的环境里,所以她才会演过了火而不自知……”

    “还有就是看她的手,她的手十指修长,手心手背并无太多粗糙之处,只有十指指尖有一层薄薄的茧,这说明什么?说明她在家里不是干粗活的,也不是练剑练枪的,茧在指尖而非掌心,呵呵,她练的是琴,大户人家尤其是权贵人家的闺女才会练琴,这是她们这类人出阁之前的必修课,所以,她今日招供的所谓被安市城主杨万春豢养,从小苦练枪剑杀人之术等等,都是假话,她其实是大户人家的闺女,准确的说,应该是高句丽国中某个权贵王族家的闺女……”

    扭头看着郑小楼,李素问道:“你刚才将她拎出去洗脸洁面,她当时不停的挣扎,从她的力度来看,你觉得她会功夫吗?”

    郑小楼想了想,道:“会,但会的不多,比寻常女子厉害些,不过也厉害得有限,以她的身手,嗯……大抵打得过两个寻常女子,仅此而已。”

    李素点点头,仰面望向夜空中的苍穹繁星,深深吸了口气,忽然笑道:“好,看来她果真是一条大鱼,藏得还挺深,有点意思……”

    方老五皱眉道:“公爷,若她所供认的全是假话,那么她和那群刺客显然不是杨万春所遣,她背后的人究竟是谁?难道是高丽国都平壤城里的某个权贵……”

    李素悠悠道:“高丽国中,仅有泉盖苏文,高延寿,高惠真,以及安市城主杨万春这几股势力,当然,被架空成傀儡的高丽王高藏如果不甘被掌控而暗中筹谋的话,他勉强也算一股势力,这位名叫高素慧的女子筛来筛去,总归是他们这几家里面出来的,这应该没错,日子还长,把她留在身边再观察吧,我总感觉她行刺陛下的举动并非她真实的目的,背后或许有更深的内幕等待我去挖掘……”

    转身拍了拍郑小楼和方老五的肩,李素笑道:“这个女人留在我身边的日子,我的性命就托付给二位了,那个女人终归是有功夫的,而我,手无缚鸡之力,她若对我动手,还请两位千万要保护好我,我的命很值钱的……”

    方老五急忙躬身道:“公爷放心,从今日开始,小人日夜守在公爷身边寸步不离,睡觉都睁着眼睛,管教那女子没有一丝谋害公爷的机会,小人以性命担保公爷无虞。”

    郑小楼也难得认真地嗯了一声,算是正式回应了李素所请。

    *****************************************************************

    大军驻扎蓟州已五日了。

    当然,大军驻扎蓟州,大营内却并不平静。

    扎营第三日,平壤道行军大总管张亮匆匆入营觐见李世民,此次东征的战略是水陆并进,张亮是水军大都督,麾下大小战船五百余艘,领水军共计两万余人。

    张亮入营后,李世民单独召见他,君臣二人密谈一个多时辰,随后张亮急匆匆出了营。

    贞观十八年腊月二十日。

    平壤道行军大总管张亮领水军战船五百余艘,开赴高句丽卑沙城。

    卑沙城是海边城池,是高句丽水路防线的第一座堡垒坚城,张亮奉李世民的旨意,他的任务就是领两万水军撕开这座坚城,从南边打开东征之战的第一道缺口,配合北边大唐陆路数十万大军的进攻,由此形成南北夹击之势,令高句丽南北不能相顾。

    张亮的水军刚出发,李世民便下令擂鼓聚将,军中老将三通鼓内齐聚帅帐,包括李素。

    帅帐内,李世民面沉如水,帐中老将喧嚣吵闹不已,纷纷述说着自己进军的部署和意图,说到激动处,几位暴脾气的将军们吵得脸红脖子粗,撸起袖子便准备手下见真章,帅帐内的气氛如火药桶般一触即炸。

    “好了,都给朕闭嘴!”李世民忽然一声暴喝,老将们顿时如鹌鹑般缩着脑袋不吱声了。

    李世民满面寒霜,缓缓扫视众将,哼了一声道:“平日朝会里打打闹闹也就罢了,如今是东征帅帐之内,所言者皆是关乎国运气数的军国大事,岂能儿戏!”

    众将羞惭,一齐躬身异口同声请罪赔礼。

    李世民脸色稍缓,指了指李绩,道:“李大总管,你是陆路主帅,先说说你的看法,我王师应从何处突进高丽?”

    李绩也不谦让,站起身指着李世民面前的羊皮地图,李世民和众将全围了上来,李素年龄小资格轻,只能在人群外面听个动静。

    “陛下,老臣以为,我军蓟州拔营之后北进,下一站进驻营州柳城,并以柳城为前线,向东徐徐推进,如今平壤道大总管张亮已率水师开赴卑沙城,我陆路数十万大军为主力,先渡辽水,然后发起的第一站,便是……”李绩说着朝地图上某出猛地一戳,道:“银城!先攻银城,克取之后,转战横山,接着便一路向南,克后黄城,辽东城,白岩城……接着便是攻打安市城,最后与张亮水师所部在庆州城下会师,最后,直取国都平壤,活擒泉盖苏文!”

    李绩的作战风格通常是稳健徐进,一点也不冒险,步步为营稳打稳扎,此刻李绩所作出的战略部署仍是熟悉的味道,稳得不能再稳。

    李世民缓缓点头,无可否认,李绩的战略意图是颇合他的心思的,只是……

    人群中忽然冒出一道不屑的声音,程咬金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张嘴便是抬杠,毕竟征服高句丽一战的功劳太丰厚了,程咬金必须要争,否则简直对不起自己这些横行霸道的坏名声。

    “嘁!李绩老匹夫,照你这般说法,咱们从高句丽西北面发起攻势,一路往南,路上所克城池少说有二十个,每个城池下耗费兵力和粮草以及时间,李绩你有没有算过这笔账,待到咱们打到平壤城下时,我军粮草所剩几何,军中将士何其疲倦,那时咱们以劳顿远征之疲军,和所余不多之粮草,攻打高墙坚壁之国都,呵呵,胜算几何?”

    程咬金的话说得很不客气,然而却很有道理,在场许多老将纷纷点头沉思起来,连李世民都露出了迟疑之色。

    李绩斜瞥了程咬金一眼,嘿嘿冷笑道:“程老匹夫,按你的说法,该当如何?”

    程咬金也不客气,胳膊一伸,大大咧咧地将挡在他面前的两位将军划拉到一边去,在老将一阵不满的笑骂声中,程咬金走到地图前,萝卜棒般粗的手指狠狠地朝地图上一戳,程咬金杀气毕露地道:“若叫俺老程领兵,很简单,渡辽水,先攻辽东城,白岩城,然后大军直取庆州,攻克庆州后,不用管什么张亮的水军,两万水军顶得个屁!咱们直接从庆州开拔,兵临平壤城下,三五日内打下平壤,活擒泉盖苏文那老小子,一通暴揍,泉盖苏文本就是个以臣弑君的奸贼,在高句丽国中不得人心,若他被擒下,高句丽国必然大乱,各自拥兵观望,不敢轻易冒进,那时咱们再各个击破高丽国中各股势力,怎样?俺老程的法子是不是比李绩老匹夫强上许多?”

    说完程咬金面露得意之色,不停地朝众将挤眉弄眼,一脸贱兮兮。

    李绩嗤笑:“平壤城是高丽国都,墙高十五丈,皆以花岗石垒砌而成,城中内外驻军近二十五万,你有何本事能在三五日内攻下平壤?若久攻不克,不仅大丧我军士气,而且给了周围城池的高丽援军充足的时间驰援平壤,那时我军便会陷入四面包围之中,有全军覆没之危,按你的打法,三十万关中子弟全被你带进了鬼门关,你我即步隋朝之后尘矣!”

    程咬金怒道:“谁说俺三五日不能克平壤?李老匹夫你别忘了,你的亲外甥李素曾经造出个好玩意儿,名叫‘震天雷’,记得吗?那可是个好玩意儿,当初我军与吐蕃激战松州,本已落入败势,全靠这震天雷密密麻麻朝城墙一扔,吐蕃贼子被炸得哭爹喊娘,我军轻松收复松州城,有此利器,何愁平壤不克?”

    人群外的李素头皮一麻,身子情不自禁地矮了三分。

    你们吵你们的,何必扯上我?我是无辜吃瓜群众啊……

    李素拼命低调,然而已经迟了。程咬金说完后,帅帐内所有人的目光四处搜寻,最后全部集中在吃瓜群众李素的身上。

    随即程咬金的破锣嗓子嚷嚷开了:“李素呢?李素那娃子哪去了?给俺滚出来!”

    李素叹了口气,苦笑着走上前。

    还没来得及说话,忽然觉得身子一轻,竟被程咬金单手拎到了地图前站定。

    “李素,你来说说,有你那个震天雷,咱们能否三五日内攻克平壤?”程咬金粗着嗓子指了指地图,道:“城墙高十五丈,选取军中力大之士,一声令下,将震天雷一股脑儿扔到城墙上,三轮之后,城墙上怕是连一只活老鼠都找不到了吧,然后咱们再集中火力攻城门,莫说三五日,老夫之见,半日便可将平壤城打下来,李素,你说是不是?”

    李素实在为难了,因为他发现所有人的殷切目光全集中在自己身上,可见他们都和程咬金的想法一样,希望震天雷能发挥鼎定乾坤的作用,快速将平壤城拿下,可李素是最清楚震天雷威力的人,这种东西用第一次的话,或许可以趁敌不备,炸他们个手忙脚乱,极大地动摇敌人的军心,可是如果用多了,敌人想必便有了应对之策,指望这个小东西决定一场攻城战役的胜负,实在是图样图森破……

    “呃,各位叔叔伯伯继续畅谈,晚辈去给各位打点水,润润喉咙……”李素转身想溜。

    “给老夫滚回来!”程咬金不客气地大手一拎,将李素拎鸡仔似的拎了回来,在地图前继续站定。

    “就说行还是不行,此为军国大事,敢跑便治你个临阵脱逃之罪,快说!”程咬金不耐烦地喝道。

    李素叹了口气,索性直言道:“不行。”

    所有人包括李世民在内,纷纷露出失望之色。

    程咬金一滞,气得大喝道:“你那玩意儿的厉害老夫亲眼见过,为何不行?”

    李素一阵恶寒……

    好好说话不行吗?什么叫“你那玩意儿的厉害亲眼见过”,一言不合就开车,让人一点准备都没有……

    “呃,程伯伯息怒,军中无戏言,小侄不敢误军,这个震天雷……确实无法攻破平壤城。”李素苦着脸道。

    “为何?”好几个老将异口同声道。

    李素叹道:“火器一物,看似犀利,其实所受掣肘很多,比如阴雨天气不能用,距离太远不能用,引线燃烧时间太短或太长不能用等等……平壤城墙高十五丈,纵然有力大之士能将震天雷扔进去,但火器局造出的每个震天雷的引线长短都是固定的,相比十五丈的距离而言,震天雷的引线太短了,等不及扔到墙头,震天雷就会炸,对攻城战毫无用处……”

    程咬金哈哈笑道:“这个简单,现在就叫人把引线弄长一点不就好了。”

    李素苦笑道:“还是不行,程伯伯,引线太长影响燃烧速度,而且很容易在高速运动中被空气和强风吹熄,若扔到平壤城墙上的是一个个的闷罐子,无异于给高丽守军白送了一件利器,那时他们若将引线点燃了扔下来,我军必将伤亡惨重,所以,这个震天雷无法决定能否打下平壤……”

    解释清楚后,帅帐内一片寂静,众将垂头不语,神情失望。

    李素也苦笑不已,看来原本不该出现在这个时代的东西,自己打破规则让它出现后,终于还是让大家失望了一回。

    可是,这也不能怪李素,当初造出这个东西后,李素便与李世民有过一次很深刻的交谈,那时他便告诉过李世民,火器终非正道,它无法决定所有战役的胜负,充其量只是给战争锦上添花而已,在这个冷兵器时代,打仗要靠的终究是人本身,而非利器,震天雷的作用顶多算是推进了这个时代,但无法对这个时代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贞观大闲人相邻的书:无尽梦境同居博客重生花果山无限斩杀神印王座官路沉浮重生之无悔人生冠军教父网游之天地状元风流再世魔导笑傲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