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贞观大闲人

第七百五十五章 解决麻烦

【书名: 贞观大闲人 第七百五十五章 解决麻烦 作者:贼眉鼠眼

贞观大闲人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懒神附体绝世邪神后来居上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我的幻想世界我从凡间来重生日本做阴阳师龙王传说大时代1958网游之逆天戒指美国之大牧场主超级败家子    关陇门阀和山东士族是个很大的话题,门阀的历史非常悠久,最早自春秋时期而始,到后来两汉和魏晋发展到鼎盛。

    门阀与历代帝王的关系一直很微妙,有些势微的朝代里,门阀甚至能决定帝王的废立,几大门阀联合起来,甚至能推翻一个王朝,比如当年李渊太原起兵反隋,虽说是借了天下大乱的大势,但其中也是联合了几大门阀的力量登高一呼的结果,于是看似强盛的隋朝仅仅只在一年内便轰然倒地,由此可见门阀的能量何等巨大。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初李家借门阀之势而得了江山,如今不过短短二十几年,门阀又成了李世民的心腹大患。

    天下已靖,万邦敬惧。放眼宇内四海,李世民差不多已到了“拔剑四顾心茫然”的境界了,而且这个境界绝不是装逼,而是真正的牛逼。

    敌人呢?难道天下再没人有资格当我的敌人了?这该是多么寂寞的一件事啊……

    李世民一边唱着“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一边左看右看,然后,他看到了关陇门阀。

    国无外患,却有内忧。

    世家门阀便是大唐最深最严重的内忧,他们的势力大到何等地步,李世民是最清楚的,当年正是他和世家门阀们登高一呼,万众而从,轻而易举地推翻了隋朝,从头到尾毫不吃力,这等恐怖的实力,李世民是亲眼见识过的。正因为亲眼见过,所以从大唐立国开始,他便对世家门阀特别忌惮。

    帝王一旦心中惦记上了什么,这个“什么”的下场一般有三种,一是奋起反击,把帝王推下去,二是两者实力互相制衡,维持长久的合作又争斗的微妙平衡的状态,三是帝王把它彻底从世上抹去。

    如今大唐立国不过二十多年,世家门阀的影响力仍然深植士子和民间,他们影响着很多方面,不仅仅是文化底蕴,还有门下豢养的儒士门生故吏,甚至还有朝堂的当权人物,以及雄厚的财力,在氏族发源地登高一呼应者万众的号召力等等,这些都是李世民深深忌惮的东西,也是他至今没敢对门阀动手的原因之一。

    牵一发而动全身,老谋深算的李世民不敢冒这个险。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

    长孙无忌,他是李世民这辈子最亲密无间,倚为左膀右臂的心腹重臣。外人看这两位君臣可谓鱼水各欢,长孙无忌的亲妹妹还是李世民的正宫皇后,二人于公于私交情都是深厚投契的。

    可是,李世民和长孙无忌的关系真有传说中的那么铁吗?

    这可不一定了,长孙无忌身后所代表的,可是关陇门阀的利益。李世民对其言听计从,一方面是他善于纳谏,另一方面,是不得不暂时屈从关陇门阀的利益,长孙皇后逝世已八年多,李世民至今未立新皇后,果真是他仍惦念亡妻吗?也不一定,因为他知道,立了新皇后,必然牵动关陇门阀的利益,一个新皇后的册立,会使天家和关陇门阀之间的关系产生裂痕,从而导致社稷不稳,动摇根基。

    事情看表面其实都挺美好的,别往深处想,一想深了,所有的高山流水,所有的浪漫爱情,全变成了利益纠葛,脏得不忍细看。

    朝堂上只论君臣和官职,从不提出身,可是一旦把那层君臣和谐的外皮撕开,便会发觉,世家门阀对朝政甚至对帝王的影响,已经深入到朝堂的方方面面每一个角落了。

    如此恐怖的势力,以李世民刚烈自负的性格,怎能容许它在以后的大唐朝堂里一直存在下去?

    铲除门阀已是必然,只看迟早而已,而且李素可以肯定,李世民现在已经在酝酿此事了。

    当然,李世民的这些想法太危险,也太严重,他肯定没跟任何人提过,尤其是关陇门阀一系的长孙无忌,褚遂良等人,所以外人眼里看来,李世民对关陇门阀仍如当年般亲切和善,真正的心思却埋藏在心底。

    魏王李泰也只看到了表面,所以这几年他频频与长孙无忌等关陇门阀接近,自以为得到关陇门阀的支持后,当上太子的把握便更大了,谁都未曾察觉,李泰的做法却在无意中犯了他亲爹的大忌。

    水深且浊,未来的大唐太子究竟是谁,现在还真说不好了。

    李素把话掰开了揉碎了说透了,程咬金脑子里一阵嗡嗡作响。

    程咬金是个浑人,浑遍长安无敌手,有时候犯起浑来连李世民都拿他没办法。他为人处世的方式便是靠拳头,不管遇到什么事,也不管自己占不占理,先打了再说,道理这东西,打完以后有心情的话,不妨跟你论一论,没心情拍拍屁股便走。

    这样一个浑人,却在长安城里混得风生水起,甚得李世民恩宠,不管做了什么浑事都能马上被原谅。如果外人只看到程咬金蛮横粗鲁的一面,以为他是靠着拳头才得到今日的地位,那就大错特错了,在朝堂里打滚的人,谁不是久经风浪人老成精的老狐狸?能在这滩浑水里活到现在,而且活得无比滋润,足以说明程咬金绝对是个不简单的狠角色,靠拳头只是演技好,靠脑子才是他真正的本事。

    当李素将这件事从头到尾从里到外说透了以后,程咬金的脸色有些难看,难看的不是李素比他看得更透彻,而是他发觉自己干了一件蠢事,干这件蠢事的时间是今日清晨,可谓蠢得新鲜,蠢得直冒热气……

    在李素剖析整件事情以前,所有人都认为魏王李泰是未来的大唐太子,这几乎是一个完全没有悬念的事实,“所有人”自然也包括程咬金。

    按说大唐武将的地位比较超然,他们从来不参与政事,与李世民的那些皇子更是保持着绝对的距离,彼此之间的来往很有分寸尺度。只不过武将处世再超然,终究逃不过人情世故,当所有人都知道魏王已是笃定的未来太子后,该表示的还是要表示一下,也算是烧冷灶,提前给领导一个好印象。

    趁着年节送份重礼,含蓄地表达一下烧冷灶的意思,合情又合理,程咬金这个老人精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于是大早上便派了管家把年礼送去了魏王府。

    见程咬金脸色难看,李素不由好奇地问道:“程伯伯,您……送了什么东西给魏王?”

    程咬金沉默,沧桑的脸颊却狠狠抽搐了几下。

    虽然没得到回答,李素却心如明镜,从程咬金脸颊抽搐的程度和次数来看,这次送的礼不轻,没超过一万贯都不好意思抽抽。

    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程咬金损失了多少钱财,而是送礼的举动委实不大妥当,李素今日既然猜测将来魏王可能因关陇门阀而倒霉,那么李世民对给魏王送过重礼的程咬金会生出怎样的想法,谁都不清楚,也许满不在乎地置诸脑后,也许会将他牵连进去。

    两个也许,谁有魄力赌一把?

    李素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心里不知为何冒出一股幸灾乐祸的情绪。

    总算看到老流氓惹上麻烦的一天了,看着程咬金愁眉不展的表情,李素便觉得以往被敲诈无数次的大仇全报了,爽很。

    当然,李素毕竟是个厚道人。欣赏够了老流氓的愁容,心中暗爽过后,李素这才缓缓道:“程伯伯勿忧,送份礼嘛,小事情,陛下不会计较的,再说您可是娶了山东士族崔氏,陛下这些年打压关陇,扶持山东,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怪罪您的。”

    程咬金叹了口气,道:“话是这么说,换了你是我,你会不当回事吗?”

    李素老老实实道:“若换了小子,这时候大概正好在系绳子吊颈了……”

    程咬金面容更苦涩了,情不自禁地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房梁,瞧架势似乎在挑选哪根房梁吊颈比较合适……

    李素忽然笑了:“程伯伯,其实解决这个麻烦并不难……”

    程咬金急忙直起身子,道:“娃子你有办法?快告诉老夫!”

    李素忍着笑,道:“小子有两个办法,一个比较斯文,另一个比较粗鲁,但都能解决麻烦。第一,程伯伯您现在就叫家里的人手张罗准备,给陛下的每一位皇子都准备一份年礼,年礼要和送给魏王的一模一样,如此雨露均沾,陛下也不会怀疑你和魏王之间有任何瓜葛了……”

    程咬金老脸又抽搐了几下,心疼得直哆嗦,摸着凌乱的大胡子叹道:“一模一样的年礼?陛下十七位皇子啊,这个……老夫还过不过了?”

    李素笑道:“惹了麻烦,终归要付出点代价的。”

    程咬金满脸期待地看着他:“说说你的第二个法子。”

    李素端杯喝了口酒,缓缓道:“第二个法子不用花钱,说不定还能赚钱,程伯伯您现在满身酒气,面色发红,行此法正合适,您亲自登魏王府的门,记住不要进去,就在门口大声嚷嚷几句,说早晨给魏王殿下送了礼,现在轮到魏王回礼了,还说您和陛下一起打江山,算起来是魏王的长辈,晚辈给长辈回礼,其值一定要双倍,否则今就把魏王府给拆了……”

    程咬金倒吸一口凉气,吃惊地瞪着他:“你这法子……真够阴损的!这不是败坏老夫的名声吗?”

    李素“噗”的一声,一口酒当即喷了出来,然后目瞪口呆地看着程咬金。

    名声?

    你个老货哪来的名声?早年杀人放火,如今横行长安,人见人怕,鬼见鬼愁,“名声”这俩字你知道咋写不?

    一老一小两两相望,各自无言。

    良久,程咬金大概突然认清了自己,不太自在地道:“咳咳,这种事……老夫确实干过一两次……”

    “一两次?”李素追问,他突然变得不会聊天了。

    程咬金老脸一红,有恼羞成怒的征兆。

    李素急忙道:“算了,当小子啥都没说……”

    程咬金瞪了他一眼:“说了就说了,‘言出无悔’的道理不懂么?你小子有颗百窍心肝,老夫一筹莫展的事,你居然能眨眼出两个主意,而且都是好办法,老夫决定听你一次。”

    李素笑道:“程伯伯决定用哪个法子?”

    程咬金怒道:“当然是第二个!第一个法子太伤钱,我程家向来只进不出,没有赔钱平麻烦的道理!”

    李素促狭地笑道:“小子预祝程伯伯马到功成,狠狠敲魏王殿下一笔,也算年节发点小财……”

    程咬金冷笑:“你出的主意,现在想置身事外?当老夫傻吗?走,你与老夫同去!”

    李素大惊失色:“啊?这……不关小子的事啊!程伯伯,小子那啥……天色不早,家里灶上还炖着……”

    话没说完,程咬金猿臂一伸,单臂便将李素整个人抄在手中,仿佛沙场上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倒拎了一根人形狼牙棒似的,一老一小以这种怪异的姿势出了门。

    凛冽的寒风里,传来李素不甘又气急败坏的未尽之语。

    “……人参虫草十全大补老鸭汤!”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贞观大闲人相邻的书:网游之超级红名少林八绝血沃轩辕网游之道行天下宠魅拳罡网游之震撼魔能科技时代制霸中场高太尉新传亡灵传说之游魂重生之超级战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