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黑道皇后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想嫁给他

【书名: 黑道皇后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想嫁给他 作者:吴笑笑

黑道皇后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造化之王古代逆袭攻略动力王朝我真是大明星韩警官玄武战尊破庙有神仙绝品邪少草根石布衣神话版三国极品地主机械神皇    陆幽尘怔了一下,回身,那张儒雅的脸上,黑瞳幽深,唇角浮起一抹浅笑,却带着一股无形的压力。

    “她是一张好牌,不是吗?放在府里可以利用罗家,还可以挡住爹娘的唠叨,难道不好吗?”

    “可是有一天你会遇到喜欢的人,怎么办?”陆婉清紧跟着哥哥身后不放松地开口,陆幽尘脚步一颤,狂傲地开口:”那就让她滚蛋了。“

    陆婉清待了一下,原来哥哥才是精明的一个人,相当,然而生在经商世家的陆家,没有些头脑怎么能独当一面呢?更别说哥哥可以把陆家的生意做遍江南。

    就在陆婉清发呆的空挡,陆幽尘已经离开长廊走远了。

    陆婉清掉头望向长廊外的花园,繁花盛开,争奇斗艳,引得蝴蝶竞相纷争,空气中缭绕着香味,清风吹过,陆宅就是一座古色古香的画栋。

    陆婉云见姐姐呆愣着,讨好的凑过去。

    “姐姐,既然你要加到风家去,不如把晚风让给我吧。”

    陆婉清回过神,狠狠地瞪过来,凉薄的唇讥讽的勾出冷笑,“陆婉云,你省省劲吧,不要总想着晚风,他不属于你。”

    说完头也不回的越过长廊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站在长廊金瓯的陆婉云听了姐姐的话,那个愤怒得直跳脚,双手叉腰怒吼:“陆婉清,他也不属于你!”

    陆婉清不说话,脚步没停,但是心里很疼,她知道有一点陆婉云说的对,晚风究竟是谁都不知道,也许在他的心里隐藏着另一个女人,等他醒过来,他不属于她们任何一个人。

    不过现在想这些做什么,还是想办法把他的病治好才是真的。

    陆婉清加快脚步往后院走去,这一次晚风没有出来,她想着他一定会很难过,可是她现在只想帮他去解读,其他的什么都不想。

    陆府的一偶,思院正是罗相思住的院子,平常这里根本没外人进来,就是她的夫君陆幽尘也不会轻易进来,除非有事才会吩咐他的手下过来叫她,对这一点罗相思心中有无限的恨,却不是恨陆幽尘,因为当娘她想嫁的是自己的表哥云锦书,整个夜阑城的人都知道她的心思,可是却在大婚表哥宣布婚礼取消,这使得罗家和云家的关系彻底破裂。

    身为五大世家的罗家,只得转而和最低级别的陆家联姻,但是陆幽尘却从来没有把她当过他夫人,新婚夜里,他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是他娶回来的一件摆设,关于这一点罗相思虽然恨,但同时松了一口气,因为她爱的是自己的表哥,这些年来她没少到姑母面前献殷勤,为的就是重回云家去,这一天很快便要来了。

    罗相思啜着手里的茶,望向石桌对面的女子,长相秀丽,不是那种绝美的类型,个性沉稳内敛,从不让人知道她在想什么。但她知道这个女人有一段伤心事,要不然不会再半夜的时候再院子里嘶吼,白天有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了。

    “思静,你在想什么呢?”

    罗相思轻声的开口询问,她有时候看到他眼角的一抹狠劲,心里有点怕她,不过这女人确实帮助她对付那个娇贵的公主。

    对面的女子正是在宫中失去踪迹的德妃楼思静,她本来以为那女人必死无疑的,后来地道消息,那女人竟然没死,一想到这个,她的眼里便蒙上嗜血的杀机,想想就是可恼,她让夜奴吧那个死小孩带出来,没想到竟然给人劫走了,听说这个人还那么巧,正是陆府的大小姐,陆婉清,楼思静是观察了好久才拉拢到罗相思的,因为她知道罗相思一定恨凤舞阳。

    她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又可以把那个瞧不起她的女人给除掉,一想到这些,楼思静的唇角浮起一抹狰狞的笑,罗相思打了个冷颤,明明阳光很温暖,为什么她觉得周身冷气呢?这女人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心下不禁有点后悔和她搅到一起去,可是一想到除掉凤舞阳,她心里又舒服多了。

    楼思静放下手里的茶盅,把视线从氤氲的热气上调转到罗相思的脸上,罗相思长的很美,可惜脑子不好使,也许人的脑子和美貌是不能成正比的,就像金佳丽,楼思静叹息一声。

    “听说陆大小姐带回来一个小孩子是吗?”

    罗相思奇怪地挑眉,“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她记得自己没告诉这个女人啊。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只要告诉我他现在住在什么地方?”楼思静有些不耐烦,挥了挥手,罗相思睁大眼睛望着她,好半天没反应过来,这女人有没有搞错,这地方时她的地盘,可是一想到她残忍的毒术,她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住在隔壁的院子里,和那个被就回来的美男子住在一起。”

    楼思静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站起身来看也不看罗相思,掉头往外走去,阳光透过薄纱映在罗相思脸上,是那样的愤怒,却只是敢怒而不敢言,这女人已经把这里当成她的地盘了,正气的牙痒痒,那一直走到台阶外边的楼思静突然停下了脚步,冷冷的开口,“你该去看看那个女人,她瘫在床上,什么都不能做,你应该很有成就感才是。”

    罗相思听了楼思静的话,心里一下子高兴起来,是啊,她现在是该高兴呢,那个女人只怕过不了几天就去见阎王爷了,她何必在这里在意楼思静的态度,罗相思兴高采烈地站起身,一扬手,手里捏着的丝绢随风轻荡,香味熏缭。

    “小草,把我给姑母准备的点心提上,我们去看姑母。”

    “是,小姐,”小草兴高采烈地提起点心盒,她知道小姐的心思,还喜欢着云少爷,自己身为小姐的婢子自然要讨小姐欢心了。

    一主一仆出了思院后门,越过长廊一路往侧门而去,后院有两个侧门,平常她们都走后门,前面的正门是用来招待客人的。

    院门外停了一顶软轿,罗相思上了轿子,四个轿夫抬着她一路直奔云家而来,小菜提着点心盒跟在轿边不时地陪着罗相思说着话儿,小草跟了罗相思有多少年了,知道哪些话小姐喜欢听,所以专门挑那些好听的话说,把罗相思逗得咯咯地笑。

    饺子悠悠荡荡地抬到云家门口,云家是五大世家仅次于罗家的大户,四扇大门对开,门上题有云府二字,两边是玄龙雕凤纹,因为这里虽然是平常的商户之家,却是当朝公主的夫家,所以自比别家要高贵得多,门前的石狮嘴里含着硕大的圆球,昂扬挺立,威严气派。

    门前守着的两个下人一看到罗相思的影子,立刻谄媚地走上来叫着:“表小姐来了,老夫人正念叨着表小姐该来了呢。”

    “嗯,”罗相思得意地点了下头,她姑母一生只生的表哥一人,姑父又死得早,所以府里没有别的孩子,她从小就和表哥一起长大,一直盼着长大嫁到云府来,谁会知道忽然从天降下一个公主,竟然把表哥的魂给勾走了,大婚当日竟然当着众宾客的面说不喜欢她,当时她连死的心都有了,不过总算熬了过来,这女人一死,表哥还是她的,罗相思眉眼梢都是喜气,领着小草往姑母的房里行来,在云家,她就像自家一样,不,比自家还方便,姑母比爹娘还疼她。

    一路上所遇的丫头,小厮谁人不恭恭敬敬地向她打招呼,态度比对那个公主不知要好多少倍,那个公主在这府里虽然有少爷撑腰,可是谁人不知老妇人不喜欢那个公主,只喜欢表小姐,而且少爷根本不敢忤逆老夫人。

    人还没走到老夫人的院子,便听到老夫人的话远远地传出来。

    “思丫头怎么还没来?”

    罗相思一现身,那院门前的小丫头立刻高兴地拍手:“老夫人,表小姐来了,表小姐来了!"

    正厅里,一个长相富态的女人望了过来,虽然是笑着的,可是那眼底却自有一抹锐利,使人不敢逼视,如果说这老夫人有什么弱点,便是罗相思,罗相思从小到大就在老夫人的身边长大的,嘴巴又甜哄得老夫人对她比对云锦书还疼爱,但是云锦书一个男人也不和一个女娃子计较,老夫人从很早便相中了罗相思做云家的媳妇,一家人恩恩爱爱地过日子,谁知儿子被那个公主缠上了,竟然甩了表妹,害得她和娘家人决裂,还在相思深明大义,一点也不计较这些,老夫人一想到这些,便觉得相思比那个公主不知道好多少倍,真不知道锦书为什么喜欢那么个娇生惯养的女人,老夫人一想到这里脸色便有些难看。

    罗相思是什么人,就是老夫人肚子里的蛔虫,她脑门儿一皱,就知道她想起什么了,立刻趋身上前搂着老夫人的脖子。

    “姑母,又有什么不高兴的?我可是带了你喜欢吃的下午茶来了。”

    “还是我的思儿好啊,”老夫人叹息,那小草立刻机灵地把点心一一摆到厅里的桌子上,挥手示意一旁的小丫头泡了茶来,罗相思扶着老夫人坐过去,两个人边吃茶边聊天。

    “姑母有什么事不开心啊?”

    “还不是那个死女人,眼看着就要不行了,你说她好歹是个公主,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皇上会不会怪我们?”

    老夫人放下手里的玉筷,担忧地望向罗相思,幽深地眼眸里是不安,虽然她不待见那媳妇,也给锦书纳了两房小妾,可是真不知道那女人为什么会奄奄一息的,她们云家可没亏待她,老夫人愤愤地想着。

    罗相思皱起眉,没想到姑母竟然怕那个女人死了,也许因为害怕连累云家啊,立刻柔声地安慰老夫人。

    “姑母放心吧,别看她是个公主,这么多年为什么没人来探望她,说明她是一个不受宠的公主,在皇宫里不受宠的公主和寻常人家的女儿没什么两样,再说一个人生病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那皇帝难道不讲道理了?”

    罗相思的话虽然有道理,可是老夫人听说了一些事情。

    “听说当今的皇后娘娘对公主可是极其疼爱的,那皇后娘娘可是个狠角色,听说一言不和可以在金銮殿上斩了二品大员,更别说我们这样的寻常人家。”

    “姑母,你听谁说的,这些谣言能信?”罗相思不高兴了,漂亮的脸蛋阴暗暗的,她过来是为了见表哥和那个快死的女人的,不是为了听姑母说这些有的没的,那皇后娘娘再厉害,这么多年怎么不过来看望公主,这时候担什么心啊,要是那女人死了,他们去看骨头不成。

    老夫人一听也是个理儿,谣言止于智者,再说那女人是生病了,又不是云家杀她的,就算死和云家有什么关系。

    “还是想死说话能宽心儿,”老夫人心里总算舒服些,拿起筷子捡了两块可口的点心吃了一些。

    罗相思见姑母不再纠结着那先前的话题,便假意关心地询问:“姑母,那表嫂的病一点起色也没有吗?”

    其实那个公主的病有没有用,罗相思是明白的,因为那药是她新欧诺个楼思静的手里拿来的,说这药就是大夫来查也查不出毛病,让她放心的给她下了,果然不出所料,那药下了几天,那死女人几不行了,罗相思一想到这个便高兴笑了,脸如阳光般灿烂,她几乎看到了自己成为云家当家主母的。

    “姑母,表哥呢?”

    老夫人冷哼了一声:“在她房里陪她呢,连正事都做不了,这时候府里正好是忙碌的时候,竟然还陪着一个病秧子,”老夫人说完沉下脸来,放下手里的筷子,朝外面叫了一声:“云福,立刻给我去把少爷叫出来,让他去商铺盘货。”

    “是,老夫人,”云福是云府的管家,恭敬地应声走了出来,其实云福倒是挺心疼少夫人的,这表小姐可是个厉害的角色,少夫人本来好好的,就是因为和表小姐吃了茶后才生病的,城里的大夫都看遍了,也没人识得这病,也许有人识得这病,但是如果表小姐招呼过了,谁敢理这事啊。

    云福很快赶到少爷的院子里把老夫人的话传达一遍。

    云锦书愤怒的脸上冒起黑线条,本来想发怒的,可是一想到母亲用心的栽培自己,自己猫饭母亲就是大不孝了,何况舞阳的病一时两时也不见好,还是派人出去找有名的大夫过来看看吧。

    他伸出手拉着舞阳瘦骨伶仃的受,心疼的快掉眼泪了,在母亲和舞阳冲途中,每次他都站在母亲的这一边,所以舞阳吃了多少苦他是知道的,但愿母亲能解开心扉,真心接纳舞阳。

    “舞儿,我会派人出去给你找有名的大夫,你放心吧。”

    凤舞阳的眼角流出一滴泪来,看着这个男人对自己毫不自觉的伤害,唇边浮起一抹浅浅的笑,幽幽的望着云锦书:“你知道我刚刚梦到谁来了吗?”

    云锦书看到她竟然愿意和自己说话了,立刻高兴地接口:“你梦到谁了?”

    我那二表姐正是当朝的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向来不按牌章做事,如果她知道舞阳收到这等欺凌,只怕他的母亲就别想安生了,还有云家一定不会又好下场的,云锦书的头皮发麻起来,他知道舞阳恨他,恨他的懦弱,恨他总是偏向他的母亲,可是他没有办法啊,云锦书低叹。

    “舞阳,别说气话,我留下来陪你,立刻派人去给你找最好的大夫。”

    云锦书说完,立刻掉头转向外面沉声命令:“回老夫人就说我在陪少夫人呢,另外派一些人出去打听什么地方有名医的,立刻寻访过来。”

    “是,”老管家松了口气,少爷总算有一次忤逆老夫人了,不过只怕老夫人不会善罢甘休的,云福去回了话,果然那老夫人阴沉着脸领着罗相思一直走进这院子来,远远地便听到那冷硬的话传进来。

    “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翅膀硬了,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随着那说话声,从屏风外走进来两个人,罗相思和老夫人,直直地望了一眼床榻上的女人,抬头扫向已站起身的云锦书:“这人睡在这里又跑不了,你竟然连商铺里的事情都不管了,难道要云家垮了才甘心。”

    老夫人一辈子最自豪的事情就是自己能把云家支撑到今天的这个地步,所以言行举止总是高人一等,最初的时候她还是有点怕凤舞阳的,但后来见京里并没有过多的人关心她,胆子便大了,再后来根本不把她当回事了,舞阳的丫头有好几次想派人送信进京,都被舞阳挡了下来,当初是自己一心要嫁云锦书的,这男人答应了二表姐要好好待她,她爱他,总想着要给他一个机会,但是五年的时间过去了,她终于绝望了,这个男人根本就是她母亲身边的一条狗,如果离开他母亲,他是一条汉子,可是当着他母亲的面,却连一点违抗的胆子都没有,或者是不愿意做。

    “娘,”云锦书叫了一声,伸出手去扶老夫人的身子,老夫人往旁边一让,愤怒的瞪着儿子,云锦书垂头不语。

    “立刻给我去商铺。”

    云锦书抬头,一抹不悦染在眉梢,眼里升起怒气,那老夫人不待他有所动作,立刻拼命地喘气,老夫人有这个毛病和了,云锦书一看母亲急成这样子赶紧忍了下去,躺在床榻上的舞阳无力地垂下手,每一次都要这样吗?

    心好痛啊,好像看到母后和皇兄啊,他们还好吗?舞阳快不行了,还能再见你们一面吗?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

    云锦书虽然心疼,却只能伸出手握了握舞阳的手,轻声开口:“舞阳,等我把铺子里的事情处理完了就回来看你。”

    舞阳睡在床榻上,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那么模糊,她连和他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也许是她自己的错,她不该强行的破坏这家人的生存模式,因为她破坏了,所以她收到了应有的惩罚,唇浮起一抹无力地笑,掉转视线望着她的婆婆和旅行社,就那么定定的望着,没有怨恨,没有仇视。

    罗相思被她望得毛毛的,伸出手指着她冷哼:“都快死的人了,你望什么望啊?别以为我怕你。”

    舞阳本来是没力气说话的,但是这时却用足了最后的一口气,满是担忧地开口:“信不信,三天内你们云家和罗家将从天堂坠入地狱。”凤舞阳说完,沉沉的昏睡了过去,她真的感应到了,皇嫂来夜阑了,她相信她来带她回京了,苍白的小脸无力地歪倒在床榻上。

    老夫人和罗相思听了她的话吓了一跳,两个女人互相扫视着:“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夫人的话里有些轻颤,人都说将死之人其言也善,这女人说的话不会是真的吧,这可怎么办啊,站起身来在屋子里来回的踱步,抬头见罗衣立在床榻边,赔着小心开口。

    “罗衣,是不是京里来人了?”

    罗衣望着老夫人的神态,知道她心里到底还是害怕皇室的人,只不过五年的时间里没有来人,她们以为公主不受宠,就如此对待主子,一想到主子所遭受的苦,罗伊的眼泪便下来了了,拿手绢子擦泪,站在旁边的罗相思心急的伸出手来掐她的手臂。

    “你个死丫头,老夫人问你话呢,是不是京里来人了?”

    “你们知道还问这些干什么?”罗衣哪里知道哦啊京里有没有来人,公主昏昏迷迷地说着胡话呢,可是一想到她们欺负主子,现在看到她们慌张的样子,心里便觉得舒畅,干脆点了点头。

    那老夫人的身子摇晃了两下,扶住身后的桌子,朝外面吼叫了两声:“云福,云福,立刻派人去找大夫,有名的大夫,给请到云家来,另外把少爷叫回来,快点。”老夫人一想到京城来的人,如果真的是那个女人可就麻烦了。

    “姑母,你别信她的话。”罗相思虽然有些害怕,可是看姑母张罗着的为这个女人找大夫,心里不由得恼怒起来,阻止老夫人的动机构,可是这时候老夫人清醒了很多,她想起过往,不禁打起了寒颤,如果公主张张嘴,只怕云家就下十八层地狱了,当初为什么要对她不好呢?其实她一个公主对自己是十分尊重的,老夫人越想越懊悔,一定要抢在前面把公主治好,她就算下跪也要要求她给云家留一点后路。

    “好了,你回去吧,这一阵子不要再往这里跑了。”

    老夫人挥挥手沉着的命令罗相思,罗相思吓了一跳,姑母的脸变得也太快了,恼怒的跺了一下脚,离开院子,走出云府。

    一回到陆府,罗相思便在院子里大发雷霆,霹雳啪啦的摔了很多东西,那些下人谁也不敢多说一句,就连陆府的人也只当没听见,因为这些都是罗府的陪嫁,她摔了是她的事情。

    等到罗相思摔累了,那楼思静从自个的屋子里慢悠悠地转出来,不紧不慢地开口。

    “又怎么了,不是应该高兴吗?怎么会生气成这种样子呢?”

    罗相思听了楼思静不阴不阳的话,停住手望着她,不满的开口:“你说话客气点,最好不要惹我不高兴,否则我就把你撵出去。”

    罗相思的话音一落,脖子一凉,一支竹片抵住了她的脖子,她根本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呢,脸色瞬间苍白下来,楼思静不紧不慢地收回手里的竹片,冷哼:“你说话小心点,别惹毛了我,否则杀你和杀一只鸡查不了多少。”

    阴森森的残狠的话唬得罗相思眼里满是恐慌,这女人好毒啊,而且功夫十分了得,这可怎么办才好,竟然招惹一个毒妇进来,这下她连睡觉都不得安生了。

    “你什么时候走啊?”罗相思试探的开口,现在看来还是把她打发走了的好。

    楼思静根本不理她,出来转悠了一圈,照旧走回自个住的屋子,远远地抛下一句:‘该走的时候就走,不该走的时候就留下。”

    这句话不等于废话吗?罗相思一屁股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她可真是流年不利啊,现在眼前的这个女人可比那公主让人恐惧多了,公主至少不会要人命,这个女人阴阳不定的,说不定上一秒钟好好的,下一秒钟就能杀人。

    一旁的小草抬头扫视了一眼那紧闭的房门,一脸苦相地望着小姐:“这可怎么办呢?小姐,不如告诉姑爷吧。”

    罗相思升起一抹希望,可随随即又消沉了下去,那陆幽尘根本不可能理她的,她们从成亲到现在总共说过几句话,而且如果他一过来,楼思静一定火反咬她一口,说出她毒害公主的事,到时候别说是自己了,只怕整个罗家都会有杀身之祸。

    “算了,算了,我们不惹她就是了。”罗相思无力地开口,看来只能把那个女人供起来了,不惹她就是了。

    夜色深沉,天边挂着弯月,薄雾缭绕,清辉洒在整座府邸里,露珠从花草的嫩叶上滑落下来,清浅无声。

    长廊下,清风拂起灯笼,摇摆不定,一条暗黑的人影迅疾地窜过去,熟门熟路地往一独立的小院奔去,眨眼便到了校园中,飞快的跃身走进去,一道银光划过半空,散发出冷冽的寒气。

    院中寂静无声,所有人都休息了,那黑影迅速的摸进最东面的一个房间,闪身进了房间,月光如水地洒金房间,一张宽大的雕花床榻上,支着白色的纱帐,那帐中睡着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即使隔着纱帐都可以看到他们那般的安详,而且俊美,让人看一眼都移不开视线,她也呆了一下,虽然知道陆大小姐救了一个美男回来,可是却不知道这男人竟然是南宫月,这男人的功夫可是极厉害的,为什么她进来这么久,她都没有知觉呢,楼思静狠狠地想着,她一定要替玉楼报仇。

    刀锋一闪,刺向外边的幕星,可是之间眼前绿光一闪,床上的男人跃身而起,纱帐无风扬起了半天高,他就那么定定的站在床榻上,冷冷的望着她,冷声:“你是谁,为什么要半夜过来杀人?”

    楼思静一看他醒了,如此快的身手,看来她要杀这小孩是不可能了的了,身形陡的一闪往旁边疾驶过去,可惜男子毫不相让,紧跟一步挡住她的去路,却没有动手杀她,而且再追问了她一句。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人?”

    房间里的动静显然已经惊动了院子里的人,外面响起了说话声,楼思静哪里还敢和他纠缠着,当下一扬手,一把毒粉扔过去,耗子啊他动作神速,飞快的闪身,那毒粉尽数撒到地上去了,再看眼前却没了影子,那杀人的人不见了,不过从她的身形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女子,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杀人,而且还想杀幕星。

    一直沉睡的幕星这时候醒了过来。睁开眼望着站在月光下的南宫月:“舅舅,你怎么还不睡觉?”

    “没事,舅舅下来赏月光,”南宫月指了指窗外的月亮,幕星从床上一跃而起,拉着他的手,“我陪舅舅一起赏月光。”

    南宫月好笑的伸出手拉过幕星的手,提起他的小身子扔到床上去:“好了,舅舅赏过月亮了,我们一起睡觉。”

    “好。”幕星点头,往床榻里边滚去让出大半边的位置给南宫月,两个人仰躺在床上,因为半夜醒过来很难睡得着,便睁着眼睛相视起来,这是门外有下人朝里面叫了一声:“公子,里面没事吧。”

    “没事,你们下去休息吧,”南宫玉沉声开口,等到外面的人走远了,掉头望向旁边的幕星,轻声问;“你说我是南宫月。”

    “是啊,舅舅,你练名字都忘了吗?你忘了娘亲让我叫你舅舅吗?”幕星好奇的追问,南宫月一笑,想到自己原来在世上还有亲人,心里便暖暖的,原来他有幕星,还有一个幕星的娘亲,他们都是他的亲人,还有婉清,想到婉清,南宫月的心里一疼,婉清会嫁给别的人吗?

    “睡吧,等明天舅舅带你去找你娘亲,”他幽幽的叹息,看来他该走了,婉清救了他,她该有她的生活,不该为了自己耽误了她的终身幸福。

    “好,舅舅真好。”

    第二天,两个人还没有醒过来,陆府的门前便停了一辆豪华的马车,从马车上下来一个美艳倾城的女子,举手投足冷魅异常,唇角挂着微冷的寒意,她的身后跟着几个高大英俊的男子,随意的扫了一眼高悬在上方的门匾,轻声的秉报。

    “主子,这里正是陆府。”

    守门的人一看这派头,就知道这女人身份不凡,立刻恭敬的上前一步开口:“请问你们要找谁吗?”

    “陆府的大小姐陆婉清。”日影冷声开口,他说话向来如此,那守门的人倒有些心惊,暗自猜测着是不是大小姐得罪了什么人,人家找上门来了,回身小声的吩咐人去找大小姐,又吩咐了另外一个人去禀报给老爷。

    柳柳领着手下站在陆府的门前打量着江南的豪宅,带着江南水乡清秀的韵味,那雕刻都是极细致的,一砖一瓦官窑烧出来的,都很有特色,柳柳正看得入神,从陆府的大门里走出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一张脸带着江南女子的古典美,细眉凤眼,傲鼻薄唇,静静地站在大门口迎视着她,不卑不亢,落落大方,柳柳在第一眼便喜欢她了,这个女子值得深交。

    那守门的下人看到自家的大小姐,早兴奋地奔过来:“大小姐,有人找你。”

    陆婉清走出来迎视着柳柳,淡然的开口:“不知阁下是?”

    身后的日影正准备上前说话,柳柳举起一只手挡住日硬的动静,淡淡的开口:“我是幕星的娘亲,他被你带回来了吧?”

    乐趣也打从心眼里喜欢眼前的女子,周身的尊贵不凡,举手投足华光异彩,她到底是谁呢?不过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南宫月的姐姐,原来自己还叫南宫月晚风呢,谁知道他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南宫月。

    “谢谢你把幕星带回来,”柳柳和日影等一听到陆婉清的话,都送了一口气,老天保佑,原来太子殿下真的在陆府,只要在陆府就好。

    “没事,走,我带你去看他们,”陆婉清拉着柳柳往陆家大门里走去,日影望着她亲昵的样子,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悦,这女人真欠扁,竟然随便的和娘娘手拉手,不过这是在外面,也不好说三个帮呢。冷沉下脸来一言不发地跟上。

    陆婉清和柳柳刚走进陆家的大门,那陆家大家长已经闻讯赶了过来,迎着头就对着陆婉清冷喝:“你又在外面惹出什么事了?害人家找上门来。”

    “爹,你说什么呢?”陆婉清不悦地沉下脸,好歹有外人在,怎么着也该给点面子吧,一旁的柳柳听了陆老爷子的话,忙抬首笑望过去:“陆老爷子误会了,在下是来感谢陆姑娘的,她救了我儿子一命,陆姑娘心地善良怎么会惹出事来呢?”

    陆老爷子一听柳柳的话,脸色才算好点,转身请了柳柳一行人进正厅招待,他走南闯北的人已经看出眼前的女人绝对不是一个小角色,陆婉清点了一下头,转身往后院走去,而陆老爷子把柳柳等迎到正厅。

    正厅里,分主宾之位坐下来,彼此先说了一番客套话,那陆老爷子便试探的询问柳柳的出处,柳柳只简单的说了一句京城,那陆老爷子知道人家不肯深说,便不开口追问,下人上好了茶上来,吃着茶等候小幕星。

    陆婉清很快把幕星带了过来,柳柳激动地拉过儿子的手,把他搂在怀里,这前前后后的,她已经好长时间没看到儿子了,所以好像他啊,如果不是有外人在,她真想啃他一口呢,不过柳柳还没抱够,儿子便开心地指了指旁边的人。

    “娘亲,舅舅也在这里。”

    “舅舅?”柳柳抬起头,只见眼前立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身着一条冰湖蓝的衣服,乌丝披肩,正满目期盼的望着她,唇角浮起柔和的笑望着他:“哥哥?”

    柳柳的眼里氤氲起来,胸中千军万马似地奔腾,热血澎湃,伸出的手紧紧地拉着南宫月的手,他竟然没有死,还活着,这太好了,感谢老天爷让他活着,柳柳在心中呢喃。

    “你是我的妹妹,”南宫月试探的开口,小心翼翼的态度倒使得柳柳愣了一下,站在南宫月身边的陆婉清轻声的开口:“他失去记忆了,因为看到幕星才知道自己还有亲人。”

    柳柳听了婉清的话,心里竟然送了一口气,这样反而更好,他从小时候便受了那么多苦,后来又被衣服欺骗,结果那个人是自己的亲爹,还被自己杀了,这种事换谁头上谁都受不了,以后只要他开心就好,把从前的一切都忘了,只单纯的生活着吧。

    “是,我是你双胞胎的妹妹。”

    柳柳用力地点头南宫月一下子笑了那么纯明,一丝尘世的气息都不染,就像一个单纯的渴望着亲情的孩子,她知道从以前他就渴望亲情,只是一直都没等到,从现在开始他们就是一家人。

    柳柳放开南宫月的受,掉头望向陆婉清,唇角浮起一抹感激的笑:“陆姑娘,谢谢你救了我哥哥,又救了我儿子,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你说出来,我就帮你达成心意。”

    陆婉清还没说什么,那陆家的老爷子坐不住了,那眸子是惊奇,震惊,猜疑,这人究竟是谁?经由如此大的口气,如此大的能力,她究竟是谁呢?

    陆婉清掉头望了一眼身边的南宫月,羞涩的一笑,轻声的开口:“我想嫁给他。”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黑道皇后相邻的书:王爷让我嚣张一下平步青云抗日之浮空基地寒门闺秀纨绔至尊幻兽少年武极天下极品少年花都燃情混在五代当军阀明扬天下极品镜仙龙争大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