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黑道皇后

第一百二十四章夺妻之战

【书名: 黑道皇后 第一百二十四章夺妻之战 作者:吴笑笑

黑道皇后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英灵君王羸弱魔王精英化培训专用群文体巨星文娱缔造者龙纹战神乱臣征途不死神凰唐朝工科生龙珠之武天宗师绝世邪神明末工程师    日影居高临下的望着那店小二,冷冷的问口:“有雅间吗?”

    “有,有。”店小二连连点头,日影回身望着主子,凤邪抬头扫视了一下街边,这种地方也只能将就一晚了,如果不是心疼这些手下,他倒宁愿在路崆打个盹儿:“住下来吧。”

    “是,主子。”众人跃身下马,店小二立刻招手让人过来把十几匹马拉下去喂料子,自己躬身弯腰的笑着在头前引路:“客官请跟我来。”

    一行人进了酒楼,只见楼下人声鼎沸,他们十几个人一走进去,那小小的店堂一下子雅雀无声,齐刷刷的望过去,这些人是谁啊?长得可真俊,尤其是为首的男人,脸如冠玉,高贵不凡,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天生的王者风范,使人不敢逼视,可是因为他长得太俊逸,又让人忍不住从眼角间偷瞄过去,而紧随着他的十几个人看来是他的手下,就连那些手下看上去都俊朗有神,这男人一定是个大人物,众人纷纷猜测着,赶紧低下头喝起酒来。

    掌柜的从柜台里走出来,慈眉善目的笑着:“客官是要住店吗?”

    日影板着脸点头,看来他们过于引人注目了,早知道就不住店了,不过眼下已经住了,多想无益。

    “是,把二楼一层全部包了。”

    日影此言一出,那楼下吃饭的人,抽气声此次彼落,都有些气颖,却多是敢怒而不敢言的,因为这些人有的住在二楼,现在人家要包二楼一层,他们住哪里啊。

    “可是二楼有人住了。”掌柜的为难的开口,日影冷瞪了一眼,一伸手一张一千两的银票扔在掌柜的面前,掌柜的眼睛都绿了,这可是他几年的收入啊,立刻伸出手来接过去,掉头望向呆立在一边的店小二:“立刻把二楼的住客清理出来,以双倍的价钱赔给他们,今天对不住大家了。”

    掌柜的倒会做生意,走到店堂中间抱拳给住在二楼的住客赔礼,又许诺给人家双倍的店钱,那些住店的人没想到意外赚了一点,虽然不多,不过多出来的钱还够找个娘们了,因此大家嚷嚷着倒也没说什么,可是店堂一角的三个男人,脸色却有些愠色,其中一个男人一摸放在桌上的刀,其他两个人按着他的手,摇了摇头,随着其他人一起站起身往外走去。

    其实凤邪从一进酒楼便注意到那三个人了,因为他们身上的戾气太重,不像寻常的商贩,倒像是混迹江湖的,等到他们走了出去,凤邪一甩手往楼上走去,店小二飞快的奔到前面。

    “来,客官随我来。”

    二楼最正中的一间雅房,布致得倒也细致,帘拢床榻的应有尽有,凤邪没说什么,挥手让店小二退出去,自己斜卧到一边的软榻上,闭目养神,室内除了两个贴身侍卫和白涵,其他人都守在门前。

    “主子,刚才那三个男人?”白涵轻声开口,刚才他也注意到那三个男人的动作了,明显的不对劲儿。

    “他们很可能是十三鹰中剩下的那几只鹰。”凤邪陡的睁开眼,黑色的瞳孔耀着极寒之气,好似十八层地利下的修罗,杀气肆狂,一只手搭上半屈起的漆盖,轻轻的敲打起来,室内寒气四溢。

    白涵点了一下头,皇上的想法和他不谋而合了,果然那些人一直盯着他们的动向,而且对他们的行踪了如指掌,难道宫中还有他们的人,是谁呢?

    “看来未央宫或者永元殿里有他们的人,这个人很可能是个太监或者宫女,其他人根本不知道有出宫的事。”

    “眼下皇上还是和臣调换一下房间吧,只怕今晚那些人一定会有所动作。“白涵沉声开口,既然他和皇上出来了,他就不能让皇上遇到危险。

    “不用了,有不是那种怕死之人,既然他们来了,就让有会会那些鹰吧,只有除了这些鹰,他们幕后的那个人才会另有动静,否则我们一直被动着。”凤邪冷魅的沉声,脉眸半眯起,一抹危险的光芒从瞳孔中慑出来,挥手示意白涵下去休息。

    “你出去吧,有想一个人静静。”

    “是,皇上。”白涵退了出去,室内只留下日影和月影,他们两个就是主子的两个影子,一点声响也没有,室内一片宁静,祥和的风从窗外吹进来,珠帘轻轻的摆动起来,发出悦耳的声音,凤邪斜卧在软榻上想起柳儿来,脸色柔和下来,一扫先前的狠戾,日影和月影知道主子想起娘娘来了,很快就可以见到娘娘了,可是娘娘要是真的失去记忆的话,主子一定很伤心,但是那个女人说出的话,完全不像是开玩笑,日影苦恼的想着。

    凤邪休息了一会儿,门外响起了轻叩门的声音,日影走上前隔着门轻问:“谁?”

    “禀日影大人,店小二请示要不要把主子的晚膳准备到房间来。”原来是门外守着的侍卫,日影暗嘲自己太紧张了,就凭他们这些人也不能让那些人得了手啊,转身望向软榻上的主子,好似快睡着了,那长长的睫毛覆盖着他有神的美目,投射下一抹阴影,日影见主子睡着了,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准备让他们先等会儿,可是主子清冷的声音响起来。

    “让他进来吧。”

    “是,主子。”日影应声,拉开门,门外那店小二端了一份精致的饭菜立着,抬头见日影一脸面无表情,眼眸阴冷,不禁打了一声轻颤,他是不想来的,可是掌柜的非让送过来,因为这些人可是大财主,人家花了那么多钱,他们总得招待好啊。

    “进来吧。”日影冷瞪了一眼门前抖索个不停的家伙,这家伙吓成这样干嘛,他有那么吓人吗?等到店小二走进来,日影不自觉的摸了一下脸,记得宫里有很多宫女喜欢他的啊,真不懂这家伙怕的啥啊,不会是做什么亏心事了吧,日影一想到这个,趋身上前,等到店小二把饭菜摆好,一伸手提起他的身子,冷哼:“说,是粗是在饭菜里动了手脚,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店小二那苦瓜似的脸上,冷汗流下来,下了死命的摇头:“小的没有啊,冤杜啊,小的不知道您说的啥意思啊。”

    日影还想说什么,一直斜卧在旁边的凤邪挥了挥手示意日影放了他,十三鹰背后的人没那么差,不昃用这种低级无聊的手段的:“让他出去吧。”

    “是。”日影松开手,店小二跌跌撞撞的好半天才站稳,飞快的冲出房间,抹着头上的汗,心里暗念,以后他再也不送膳了,不过这些人明天就走了,总算心里好受一些,落荒而逃的离开了二楼。

    凤邪正想用膳,日影阻止了他的动作,飞快的拿出银针试毒,一丝不苟的做着这些事情,不管那些人怎么做,可还是要小心才是。

    “好,主子,行了。”日影验完没事,恭敬退了一边去。

    凤邪用起膳来,室内又恢复了冷静,日影见主子吃得极少,很显然的心不在焉,他知道主子一定想皇后娘娘了,因为明天要见到娘娘了,心头总有一些不安吧,日影默轻声的唤了一声:“主子。”

    凤邪抬起头,放下手里的筷子,示意日影把东西收下去:“你们两个也下去用膳吧,让他们轮流着用膳。”

    日影心里动了一下,主子自从醒来后比以前人性化了很多,不知不觉间受皇后娘娘感染很多:“是。”日影和月影把东西收了出去,嘱咐了门外的十几个手下好生保护着主子,等他们两个用过晚膳,再来换他们。

    室内,凤邪坐在床榻上,灯火点燃,左右摇曳,想着明儿个就可以见到柳儿了,心头激动不已,可是却是那么的不安,他握着纱帐的手紧紧的拽着,虽然说不担心,可还是希逞她能记得他的存在,记得最后一刻她说过和他一起重新来过,把以前的过往通通的忘掉。

    看来这一夜他是彻底难眠了,凤邪回身走到窗前吹风,抬眸望向暗沉的天际,星晨闪烁,那些晶亮的星星就好似柳儿灵动倔傲的眼睛,看着看着不由得笑了,没什么可担心,明日就见到了,即便她忘了他,他也不会放手的,何苦烦恼呢,不过对于那个给她下药的女人,他是绝不会心软的,回身关上窗子。

    门外咚咚响了两下,随之进来的是日影,抱拳恭声:“主子休息吧,属下就在外面守着。”

    “嗯。”凤邪点了一下头,并没有如日影的愿走向床榻休息,而随意的靠在一访的软榻上,慵懒不经意,只在眉间流露出点点的忧心,日影轻手轻脚的退了出来,他怎么会不明白主子的心意,皇后娘娘可是主子爱的女人呢?

    本以为那剩下来的鹰八要乘夜偷袭,谁知竟然一夜没有动静,看来那些躲在暗处的人不敢随意的动手,这些人都不是好惹的。

    第二日,风和日丽,一大早,便听到窗外鸟雀的啾叫声,凤邪打开窗户,满心的喜悦,这算是个好兆头呢,便有日影进来伺候他,准备好了下楼,掌柜和店小二早把店里最好的早膳准备了上来,候在楼梯下面,一看到他们的影子,低头弯腰,小心翼翼的开口。

    “客官用早膳了。”

    凤邪一袭玄衣,乌冠束发,一双闪烁着千年寒冰似的眸子随意的扫视过去,那两个人便吓得宗索发抖,大气都不敢出了。

    “你们都用点赶路。”凤邪随意的扬手,吩咐身后的手下,众人便分坐到店堂内的桌前,用了早膳,一起上路。

    酒楼门前,掌柜和店小二松了一口气,总算把杀神送走了,这钱不是人赚的,掌柜的往旁边瘫去,店小二扶着掌柜的走进店堂。

    一天后,到了雪秀峰。

    雪秀峰,到处一片绿意盎然,山形陡峭挺拔,高耸入云的山顶和天际的一缕浮云相接,天连着山,山连着天,景色美丽,可惜这一行人无心浏览,只顾着认真的打量着山峰,好半响听到一声冷硬无比的声音。

    “这就是雪秀峰。”

    “是,主子,皇后娘娘就在山上,这山没有山路,只能靠悬崖峭壁的攀附物才可以登上山,属下上次没有上去,只知道娘娘就在这座山上。“日影恭敬的开口,凤邪唇角浮起丝丝的凉气,眼神陡的一沉,身形一动,身上的玄衣飘起,整个人往山领飞疾而去,还不忘伸出手拉着日影,另一边的白涵自然不上落后,一提气紧跟上前面的人影,当然白涵没有忘了带着月影,日影和月影的功夫本就不弱,只要借力撑力便行,一行四人眨眼间上了山顶,其他的人留在山脚下等候。

    山上,群山吐翠,山恋重叠,稀密的林间,阳光穿透其中,好似洒了一地的金子,无数动物在林中嬉戏,一看到人影便四处逃窜,凤邪极目远眺,入眼所及的除了山还是山,枝头耸动,不时有鸟雀呜叫,可是柳儿在哪里呢,他邪狂的俊容上染上心焦,立在他身侧的日影,轻声开口。

    “主子,别急,反正已经上了山,再怎么样,总归很快便见到的,只是怕娘娘?”日影的话陡的停下来,林子里一下子陷入死一样的寂静,大家不言而明的知道,只怕娘娘真的失忆了,连皇上都认不得了,最重要的是当日南宫月还陪他们一起来雪秀峰了,如果现在还在山上,皇后娘娘不知道会不会喜欢上南宫月,日影暗暗的思忖,却不敢提及南宫月一点一毫。

    “走吧,站在这里也没用,我们四处找找看,说不定可以找到娘娘。”

    “好。”凤邪沉声开口,先找到柳儿再说,就算她认不得他了,他也要让她想起来,她可是他的皇后,他儿子的母后,有什么好害怕的。

    四个人分散开来往林子深处走去,行了不远,便听到了悠扬的笛声,在林中回旋轻荡,虽然说不上荡气回肠,可却吹出了轻快,欢乐,好似那林间奔跑的小动物,无忧无虑的欢快,几个人一听到笛声便面如声色,尤其是皇上,更是身形一闪,顺着笛音的方向而去。

    拨开层层的雾障,越往前走,那笛声越悠扬,时而轻脆,玉珠落盘,时而叮咚,山间的小溪的细流声,凤邪笑了,这一定是柳儿吹的,那日大殿上,她的琴音便带着这样的魔力,还记得她曾说过一语,真正的琴声是融于五湖四海,不是独家一派,所以不管她吹的还是弹的曲调,一定源于身遭的一切。

    “主子,快看。”日影发出惊呼。

    原来他们已经穿过祟林,只见眼前现出一片空地,空地上嫉绿的野草像一张鲜艳的毯子,在空地的尽头有一片明净的湖水,岸边树木葱绿,一个穿白色长裙的女子正斜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吹着一枝竹笛,阳光如水的洒在她的身上,使得她罩在一层金光中,就像一个遗落在熊世里的仙子,出尘而不染,凤邪的心在一瞬间跳动快而有力,眸子升起氥氲的热气,是柳儿,那么安静,那么灵动,和这天地融为一体。

    凤邪大步向前,近了,近了,眼看着便可以靠到柳儿了,忽然一道声音响起来:“叶奴,你今天的琴声更美了?”一个美如谪仙的男子从一边的林中穿越而来,眸光温柔的望着那吹笛子的佳人,佳人放开手里的笛子,鬓边的一小揖毛秀发散开来,那男子上前细腻的为她顺好乌丝。

    “南宫,真的吗?”欢快的声音响起来,那样的开心兴奋,凤邪的心在一下子沉入了谷底,眼前是什么状况,她喜欢上南容月了吗?心陡的抽疼起来,很痛,脸色苍白起来,倒退了两步才站稳,紧跟着他身后的白涵上前一步扶住他的身子,沉沉的开口:“主子,你难道没听到这个男人的话吗?他叫娘娘叶奴,说明娘娘失忆了。”白涵不认识南宫月,所以才会如此称呼。

    白涵的话提醒了凤邪,他在一眸间恢复了冷静,一双冷目怒瞪向南宫月,而他们的说话声显然惊到了完全沉浸在开心中的南宫月和柳柳,要不然凭他们的修为,即会发现不了身侧已经多了几个人。

    “你们是谁?”柳柳全然陌生的眸光扫视过来,俏眉皱了一下,挨个的扫视着他们,南宫月一看到出现的凤邪和日影他们,脸色陡的青黑下来,一闪身挡住了柳柳的身子,沉声开口:“叶奴,快回去,他们不是好人,这里有我呢?”

    “虽。”柳柳起身准备离开,凤邪飞快的开口:“柳儿,你怎么了,难道你真的忘了我吗?”

    柳柳身子一震,这男人的声音好悲凉,落在她的心里,竟然奇异的令她有些心疼,而且她有种浅浅的想哭的冲动,为什么呢,缓缓的回身越过南宫月的身侧望了过去,那个为首的男人俊美而狂肆,一身玄衣风尘仆仆,头上一乌冠束发,他的眼睛带着很深的伤痛和绝望,幽深的盯着她,那么伤心,难道他认识她,柳柳停住了身子,南宫月一看到她的动物,心里急了起来,这几日她已经慢慢的靠近他了,没想到这男人竟然来得这么快,恼恨的回身瞪向柳柳。

    “叶奴,你还不回去。”

    “可恶,南宫月,你这个混帐东西,她怎么会是叶奴,她是你主子,你竟然叫主子奴隶,今日有不会饶过你的。”凤邪身子一展身跃至半空,抽出白涵手里的长剑,长剑一抖,挽出成千成百的剑花,凌厉的刺向南宫月,南宫月此时双眸赤红,那里让他,紧随他身后跃上去,玉笛一出手,划出一波耀眼的绿光,在空中和剑气相撞,两上人陡的让开,那山间的树木和湖中的水被气流击得四处飘散,发出巨大的响声,柳柳不明所以的望着半空中打斗得厉害的人,这是怎么了?

    白涵乘着那两个男人打斗的机会,早飞快的闪到柳柳的身边去:“皇后娘娘,我是白涵,你忘了臣了吗?”

    白涵的话音一落,日影和月影也闪到柳柳的身边去,抱拳恭敬的开口:“娘娘,皇上亲自来接你回宫了,你可别信那个南宫月的话,他是个坏人。”

    “嗯。”柳柳听到日影他们说南宫月的坏话,有些恼怒,一伸手里的竹笛敲了下去,那日影让也不让一下,竹笛带着不小的力道击中了日影,他的身形晃动了两下,照旧站立着,柳柳收起笛子奇怪的望着自己的手,原来自己也会武功,还有这个男人才奇怪呢。

    “我打你你不会躲吗?”

    “属下不敢,主子就是要属下的命,属下也不敢多说。”日影沉声开口,因为受了一击,咳嗽了两声,这倒引起柳柳的同情了,脸色和缓下来,轻声开口:“你们说我是皇后娘娘,那个男人是皇上,这不太可能吧。”柳柳困惑的皱眉用力的想着,可是不论她怎么用力都想不起半点头绪,脑海中一片空白。

    “皇后娘娘为了救皇上才会失忆的,因为要拿到解药血滴子,娘娘甘愿受失忆之苦,也要救皇上一命。”日影沉声的叙来,柳柳心头一颤,难道自己很爱那个皇上,要不然怎么会上愿受失忆之苦呢?

    “南宫,你们别打了,让云姑知道会把你们撵下山去的。”

    柳柳的话音一落,林子里传来一声冷哼,一身黑衣的云姑飘然而至,冷冷的开口:“叶奴,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勾引两个男人到雪秀峰打架。”

    柳柳一时呆愣,咚关她什么事啊,立刻不满的抗议:“我没有,是他们一见面就打了起来,关我什么事啊?”

    “你?”歹姑怒貂柳柳,回身朝空中叫了起来:“再打立刻给我滚下雪秀峰去。”

    这话果然有效果,两个男人刷的收手落了下来,分立在两边,南宫月踱步到柳柳的身边站定,而一旁的凤邪脸色绿了绿没有发作,可是阴沉的眸光扫向那罪魁祸首,冷戾的声音陡起:“可恶的女人,竟然给柳儿吃失忆的药。”

    凤邪话落人到,收起长剑,化掌为剑,飞快的劈向云姑,显然他是怒极了,云姑身形一移,轻飘飘的让开,不过她方才站的地方却轰的一声响,炸了一个大坑,那泥土四处飞溅,云姑虽然躲过了一击,不过心内却大惊,这男人好强的内功,只怕就是自己能和他打个平手就不错了,心下一想,不敢大意,长凌一抖,隔空抛向凤邪,一股凌霸的寒气击过去,凤邪身子一沉,下蹲半步,闪让开来,陡的再发一掌劈了过去,他像疯狂了一样,面容青黑,眸子赤红,完全奋不顾身了,云姑只有逃避的力道,没有还手的能力,边打边退,一点不敢粗心,而凤邪步步紧随,毫不退让,一想到柳儿被那个疯女人整失忆了,连他认不得了,今日他一定要杀了这个女人,把柳儿带下山东去。

    南宫月本来不想帮那个女人,虽然是他名义上的师姑,但是从来不把他当内侄看待,这会子有麻烦了,关他什么事啊,而且以她的身子也不会败得那么惨,可谁知几招下来,云姑竟然节节惨败,败的原因是因为凤邪整个人像疯了似的,完全不按牌章出招,所以云姑一时间招式都被他搞乱了,才会立显下风。

    这女人好歹是他的师姑,他总不能眼看着她被凤邪杀了吧,正准备试身挽救,立在一旁的三个男人立刻站了出来,冷冷的望着他,那架势不言而明,他们不会让他动手的,这三个人功夫都极高,日影和月影两个人的功夫就不弱,因此南宫月一时得不了手,只能望着心急。

    眼看着云姑越打乱,凤邪的招式却越发狠厉,一招不慎必然毙命,一直立在林边的柳柳看着云姑困乱,心下一个焦急,身形腾空而起,跃落到云姑的身边,望着凤邪沉声开口。

    “住手。”

    凤邪陡的一收手,一双黑眸无尽哀伤的望着柳柳,柳柳心念一动,那种想安抚他的冲动再次的涌现出来,可是想到他想杀了云姑,她的心里就有一些不忍心,其实她和云姑呆了一个多月,知道她只是太寂寞了,想找个人说说话儿,大酆分的时候她都对自己很好,虽然会大声的命令她做事,命令她不准勾引男人,但她知道云姑只是因为寂寞,并不是十恶不赫的坏人,所以她不希望他杀了她。

    “别伤她,她不是坏人。”柳柳开口,立在她身后的云姑眼神陡的幽暗,心里一缓,脸色却冷冷的,转身往林子里飘去:“你给我滚回来,不准勾引这些男人。”

    “是。”柳柳应声,转身跟上云姑的脚步往林子的一边而寺,凤邪哪里愿意让柳柳离去,闪身跟着她的影子往林子闪去,往常南宫月总是回无量山过夜,但今天凤邪在雪秀峰,他是绝不会把机会让给这个男人的,所以也紧跟上他们,白涵他们自然要保护主子,也跟了上去。

    竹屋,小院,夕阳的斜辉洒落在院子里,药草飘香,空气中是诱人的气味。

    竹屋门前的竹椅亢,坐着两个同样出色而伟岸的男子,怒发冲冠的瞪视着对方,久久的不言语,云姑闪身进屋子里,心里酸酸涩涩的不好受,她知道叶奴不是寻常人,可是她好喜欢她,但是她一定会走的,这两个男人终究有一个要带走她,一想到这个她就心里烦,连带的脸色也不好,等到柳柳走到屋子里叫她吃饭时,理也不理一下,柳柳无奈的走出来。

    只见外面的竹桌两边坐着三个男人,另有两个立着,柳柳一走出去,几个人一起望了过来。

    “柳儿。”

    “叶奴。”

    凤邪一听到南宫月的叫声,差点又和他打了起来,眸光阴森森的,露出一嘴好看的白牙,扬起拳手冷冷的威胁:“南宫月,你竟然叫她叶奴,你明知道她核柳儿,她是当朝的皇后,可是你呢,竟然和屋子里那个老妖婆一起欺骗她,如果你真的为她好就应该告诉她,她是谁?”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南宫月一张俊美的脸上神色变也未变,端起桌上的竹茶盎,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竹制的,反而带着一股新纯的竹香,就是彻出来的茶,也是无比清香的,南宫月啜了一口,心里暗自叹息,柳儿,如果我们两个终生就生活在这里,该多好啊,那怕你失忆了,我也会爱你一辈子的。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再吵了,有话慢慢说。”柳柳在另一侧坐下来,望望这个又望望那个,柔媚的声音响起来,完全没有以前的冷戾,也许这才是她的真性情,几个男人同时想着,这样子的她是如此的诱人,如此的别有风情,不同于先前的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这样的她是他们都想珍藏着的。

    “南宫,你以前真的认识我吗?那么告诉我,我究竟是谁?”

    柳柳的温柔的眸光落到了南宫月谪仙般耀眼的俊容上,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心里有些奇怪,为什么面对南宫月没有一丝心动呢,看他伤心时,也难过,却没有痛到心底,只是单纯的为他心疼,可是看到皇上出现后,他伤心的样子就让她胸口窒息似的疼痛,他那样哀伤的样子不像装出来的,她甚至相信自己也许就是那个皇后,可是既然南宫月认识她,为什么要骗她呢?

    “柳儿,你是叶奴,如果你认为我骗了你,你就跟他走吧。”南宫月有些恼怒的放下茶盎,心里有些绝望,这男人刚出现柳儿的心便偏向他了,这样看来,她的心底还是爱着他的,即便失去了记忆,本能还是爱着他的,一想到这个,他的心里便有血涌上来,难受心痛,呼吸都快不顺畅了,原来时光倒流一次,他还是会败给这个男人,以前他一直不甘心,如果时光倒流一次,自己一定会让她爱上他的,现在看来,即使时光重来一万次,他也没有这个机会了吧,苦笑漫延开来,他像一只挣扎着的小兽般渴求的望着她,希望她能相信他一次。

    柳柳感受到他心底的伤心,忙伸出手盖上他的手:“南宫,你怎么了?”

    这个无心的动作却让另一边的男人心痛起来,那黑沉的眸子幽深无比,呼气声越来越重,柳柳奇怪的抬头,只落到一双深不可测的黑瞳中,虽然深不可测,却带着无边的伤痛,使得她的心难受起来,这究竟是怎么了?柳柳忽然站起身,急急的离开这里。

    “你们坐吧,我去给你们准备饭菜。”逃也似的离开这里,同样出色的两个男人,其中有一个人是她的夫君,究竟是皇上还是南宫,她不知道,虽然对皇上的心痛很强烈,可是有时候喜欢着的人不一定就是命定相守的人,所以她不知道该相信谁?

    山林子里没什么东西,都是一些野菜野果的,柳柳简单的准备了几样,让几个大男人吃完,便冷着脸让他们下山去。

    “好了,闹也闹了,都下山去吧,我们要休息了。”

    “柳儿?”凤邪皱眉,一双耀人眼目的眸子闪着沉重,现在的他觉得柳儿离他好遥远啊,想起最后的她在他床榻间说的话,要重新再来一次,那时候他心里幸福得那怕死掉都是开心着的,可是现在,柳儿对他就像一个陌生人一样,这让他的心里很痛,很痛,只是不想让对面的这个男人看出来,可是真的好难受啊。

    “都下山去吧,我会认真的想的,自己究竟是谁?”柳柳不想再纠缠下去了,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山上更深露重,云姑还在生气,想必不昃给他们什么被褥,到时候便会生病了,直觉上她不愿意他们生病。

    “叶奴,那我下山了。”南宫月无视着旁边凤邪的冷眸,照旧的叫柳柳叶奴,因为觉得这个名字是属于他的,他的记忆,他的欢乐全在这个名字里。

    “去吧,去吧。”柳柳挥手,南宫月眷恋的再开了柳柳一眼,瞧也不瞧凤邪一下,闪身离开了密林子,那黑幽幽的林间,他穿行而过的白影子就像一道鬼魂,眨眼就不见踪影了,柳柳掉头望着凤邪,虽然他的脸上布着深切的伤痛,眸子那舨渴求的望着自己,可是自己没有想起什么来,她什么表示都不会给他的。

    “下山去吧。”柳柳说完回身走进竹屋,把门掩好。

    凤邪抬头望着天际,弯月弦钩似的吊着半空,明明是早春的月却比那冬日的月还要冰寒,冷得人心头一点暖意也没有。

    “主子,我们下山找户人家住宿吧,山上气候太冷,主子身体刚好,受寒气浸体,会生病的,说不定娘娘也是想到了这一层才让我们下山的。”白涵轻声的开口,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即便娘娘失去记忆了,很显然的也是爱着皇上的,只是皇上不知道罢了。

    “是这样吗?”凤邪失魂落魄的站起身往林子里走去,白涵无奈的叹气,看起来他根本没把他的话听进耳朵里,起身扫了一眼竹屋:“走吧。”

    等他们的影子消失了,竹屋里走出一个人来,定定的望着他们消逝的地方,好久才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回身走进室内。

    一连几天,两个男人都上山,争斗,打架,吵闹,这使得一向喜欢清静的云姑再也受不了了,但是她又拿他们没办法,论武功,这两个不比她差,论下毒,她还没歹毒到那个地步,论心智,这两个男人一个比一个刁,最后云姑实在是厌烦了,决定来个一劳而逸的办法。

    一日坐在桌椅上,扫视着分座在桌子两边的同样出色的男人,冷沉的开口:“这样吧,如果叶奴选中你们其中一个,你们有一个人便可以待在山上,另一个人不准再上来了,何况这是她的选择,你们也没得怪。”

    凤邪和南宫月一呆,没想到这老妖婆总算厌烦他们了,真是太好了,可是一听到让柳柳从中选出一个,凤邪不由得反对,因为此时的柳柳对两个人根本不分彼此,如果她选了南宫月,他是不会放手的。

    “不行,凭什么让她选啊,她是我的娘子,儿子都六岁了,竟然让她选男人,这太可笑了。”

    云姑听到凤邪的话愣住了,她从没想过叶奴竟然有孩子了,她那么纯净,虽然冷洌高傲,却看不出身为女人的妩媚,更多的是一份绝傲。也许是什么使得她失去了真性情,真正幸福的女人,该是一副小女人娇态的,怎么可能那么冷那么硬,云姑一想到叶奴有可能受到过不好的对待,对凤邪便没什么好脸色。

    “我说让她选就让她选,没你说话的余地,如果伙不同意,立刻滚下山去,让南宫留下来陪叶奴。”云姑不屑的瞪着凤邪,末了还加上一句:“看看你这种人,势态高傲,想必跟了你的女人没什么好果子吃,叶奴还是跟着南宫比较幸福一点。”

    “你说什么?”凤邪陡的站起身子,居高临下的望着云姑,这时候柳柳从里面走出来,凤邪立刻安静的坐下来,他可不想被柳儿撵下山去,虽然她现在失去记忆了,也一副小女孩子儿娇态,可是骨子里还是很汰寒的,最好不要惹她,惹丁她一定把他们撵下山去。

    “好。”凤邪闷声应着,不过就算柳儿选择了南宫也没用,别想他会放手。

    云姑听了他的话总算满意的笑了,她的笑有些阴侧侧的意味,不过凤邪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使的是缓兵之计,先混过去再说,反正他是决不会把柳儿让给这个男人的,想想就气闷,外加胸口疼,自己好不容易拼死拼活救过来的女人,结果竟然被别人惦记上了,还是一个恶质男,和一个老妖婆,凤邪此时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半垂着头,发丝遮住了他的脸,也掩去了他眼里危险的暗芒。

    云姑扫了一眼站在她身后的柳柳。

    “叶奴,我实在受不了了,你现在给我立刻选一个,你喜欢谁,就让谁留下来陪你,另一个就给我永远的混蛋,不要在雪秀峰上晃来晃去的。”云姑说到最后拍起了桌子,实在是最近睡眠不足的原因,火气太大,一向喜欢睡懒觉的她,每天一大早就被这两个男人给吵醒了,怎么能不生气呢?

    柳柳一听,张大的嘴巴一张一合的好久出不了声,这是什么事啊,让她选一个,她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谁,要是现在选了,最后她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即不是太伤人心了,立刻不悦的拒绝。

    “我不同意这样做。”

    “嗯,我也不同意。”凤邪低头赞同,他和柳儿本来就是相爱的一对,凭什么这老妖婆让她选啊,她只要让南宫月滚下山去就行,而且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为什么要给柳儿下药,一想到这个,凤邪的大手握紧青筋便突起来,指尖捏得嘎吸嘎吸的响着,云姑扫了他一眼。

    “你有异议可以下山去,正好省得让叶奴选。”

    “你!”凤邪心头的血往上涌,这几日来他快被这个老妖婆气得抽风了,不过几日下来,他也发现这老妖婆对柳儿其实蛮好的,并没有刁难她,不过为什么要给柳儿下药呢,最后凤邪得出一个结论,这老妖婆一个人住在山上太冷清,想霸占了柳儿,一个男人来和他抢,又来一个老妖怪和他抢,他真的是造了什么孽啊,若不是因为顾忌到柳儿,他立刻灭了这一男一女。

    “她不叫叶奴,她叫柳柳,还有她是皇后。”凤邪纤细白晰的大手指到云姑的脸上,云姑面不改色的拨拉开他的手,一甩头上的匹发,不屑的皱眉:“她是皇后娘娘,那我就是皇太后了,还有你脑子没病吧,竟然带着几个人上山便说自己是皇帝,皇帝现在在皇宫里呢,没事跑到这来干什么?无聊,到底要不要让叶奴选?”

    云姑有些疲倦的打呵欠,别看她长相年轻,可事实上她已经八十岁了,所以很容易疲倦,一会儿功夫便要睡了。

    “好,柳儿,你选谁?我没骗你,你可是我的皇后,而且你还有一个儿子幕星呢!”

    凤邪利诱的提到儿子,柳儿以前可是很疼幕星的,不知道这种时候儿子管得了管不了作用,要是柳儿不选他,幕星即不是没娘了,自己也没皇后了,凤邪紧张的望向柳儿,柳柳回身望着他的眼睛,那般的诚挚,充满了感情,深深的望着她使得她的心底暖洋洋的,好似被他宠着是理所当然的,就在她望得入神的时候,一旁的南宫月不甘心的拉过她的身子。

    “叶奴,你别被他骗了,要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这个男人可善于骗人了。”南宫月的话音一落,凤邪再也忍不住挥出一拳,南宫月伸出一手握住他的拳,两个人再次好像斗鸡似的盯上了,柳柳望着眼前的残局,恼怒的反身走到竹屋里去。

    “无聊透顶。”冷哼着走了。

    云姑见柳柳不理她,自作主张的开口:“这样吧,你们两个比试,谁胜了柳儿就归谁!”

    “什么?”凤邪和南宫月睁大眼睛,这死女人老妖怪,两个人同时在心里怒骂,但面色未改,沉默的望着云姑。

    “不行全下山。”云姑狠狠的开口,不过她知道这男人是不会下山的,所以她麻利的盘腿歪到一旁的躺椅上,等着看这两个男人的绝斗,心里盘算着,要是两败俱伤了,叶奴就是她了,唇角浮起得意的笑。

    “好。”两个男人谁愿意下山啊,同时应声,凤邪拭身跃到竹屋门前的空地上,一旁的白涵站起来恭敬的开口:“主子,不如让属下来给你打。”

    云如立刻不阴不阳的开口:“那是你也想娶叶奴吗?”

    白涵一怔皇后娘娘即是他能想的,冷沉声:“你胡说什么?”立在空地上的凤邪早冷声开口:“不用了,就让我来会会这位南宫大使侠。”凤邪冷魅的开口,想起从前的种种,他惜南宫如知己,可是今天这个知己竟然来抢他的女人,明知道柳儿是他的皇后,竟然还来掺合,这使得他怀怒不已。

    “好。”南宫月跃身到凤邪的面前,一扬手里的玉笛,抱拳冷哼。

    “开始吧,别废话了,打完让我安心的睡会儿觉。”云姑不耐烦的从长椅上支起半边的身子朝立在空地上的两个男人喝声。

    凤邪和南宫月身形一移,一股强大的波光跃起,两个人都是中的高手,差之分毫便可失之千里,高手过招,一招一式便可见端睨,所以两个人都不敢大意,凤邪的身形飞速的旋转,竟然是吸魂神功,云姑本来卧在躺椅上,此时飞快的坐直了身子,那双晶亮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凌寒霸道的身影,唇不知觉的颤抖起来,他习的这吸魂神功是她师父的杰作,师父把这门神功传给了大师兄一人,这小子从哪里习得的?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黑道皇后相邻的书:无限之猎人傲世九重天绿茵之王误入官场时空妖灵超级医生棋人物语导演万岁妖弓拳皇之梦最强高校重生之铁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