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黑道皇后

第一百二十三章 誓要追回你

【书名: 黑道皇后 第一百二十三章 誓要追回你 作者:吴笑笑

黑道皇后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王妃有毒我真是大明星天刑纪网游之全球在线武道霸主妖孽兵王重生完美时代现代修仙录终极高手剑道通神绽放我在末世有套房    柳柳执着的开口,一旁立着的南宫月一听到她的话,哪里愿意,飞快的伸出手阻止她的动作:“柳儿,你疯了,这个女人摆明了没安好心,好好的竟然让人服这种药,”南宫月盛冷的怒瞪着那老女人的背影,孤僻的老妖怪,她说的失忆的药,南宫月是知道的,但他一向不做这种邪门的药,那是一种控制着人思维的药,使得大脑变得一片空白,过往的记忆一点也没有了,如果柳儿失忆了,不是就记不起他来了吗?

    “只要能求凤邪的命,别说是失忆,就是要我的命,我也给她,”柳柳傲然的开口,南宫月被她的话刺激得胸口一阵窒息,血往上涌,她就那么爱他吗?为什么,为什么呢?眼神幽深而痛苦,身子倒退了两步,偏偏那老女人还不放过他,回过神来阴阳怪气的笑笑:“原来你也喜欢她,可惜人家对你没感觉?”

    这句话终于打击到了南宫月,他的口里哇的一声吐出一抹腥红的血来,身形一闪疾驶到密林子里去,柳柳没想到南宫月竟然受到如此重创,当下心里难过起来,本来凤邪的事就够她痛苦的了,满脸的伤心,飞快的闪身准备追出去。

    “南宫?南宫?”

    身后的云姑冷漠的开口:“你到底要不要服药啊,不要就走吧、而且既然不喜欢他,就要千脆一点,绝了他的希望,你这样追过去即不是又给了他希望,有希望最终就会痛苦,倒不如快刀斩乱麻。”

    柳柳身子一震,云姑的话深深的击中了她,以往她总想着,即便不能爱他,他也是她的知已,其实对于一个爱她的男人来说,要是不能给予他爱,倒不如断得决绝一点.明知道他有心思,还说什么知己,这是不是自己的错呢?柳柳苦笑起来,回身望向云姑,伸出手来。

    “拿来,我服,只要你把血滴子给我.什么我都会做的。”

    一直站在柳柳身后的疯怪五郎君,一看主子真的要服药.心下大骇,这怎么行,主子失去记忆,还记得七星楼和她们这些属下吗?

    “主子,万万不可以,如果你服了这个,还记得大家吗?”

    柳柳的目光冷下来,清绝沉稳的开口:“以后你们只要听从楚风的命令就行,如果血滴子拿到手了,让日影立刻快马加鞭的送到宫里去,另外十三鹰剩下的几个人一定会从中阻拦,还有那凤罗,所以你们兵分两路,你和黛眉,芷姑她们走一路,让日影暗地里隐身回京城去。”

    这时候疯怪五郎君还能说什么,主子费了如此大的代价才拿到这血滴子,他们就是拼了一条命也要送到皇宫去,要不然皇上出事,天下可就乱了。

    “好。”

    柳柳吩咐完五郎君,伸出手拿过云姑手里的药,一仰头服了下去,转身望着云姑:“现在可以告诉我血滴子如何解了吧。”

    “你跪在血滴子前,到晚上,这个血滴子就有用了,”云姑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竹屋去了,屋子外面的柳柳目瞪口呆,这算什么意思,是惩罚她,还是怎么意思呢?正疑惑着,屋子里传出来一道冷淡的话:“别以为我无聊的想找你麻烦,这血滴子只有有诚意的人才能拿到,你跪下来,流出的汗水滴到它的果子上,这果子才能采下来,否则就算摘下来了,也化为一滴甘水。”

    “啊?”柳柳和疯怪五郎君惊呼出声,好奇怪的果子啊,再也不疑有它,立刻扑通一声跪下来,此时是冬日,虽然头顶上有阳光照射着,可是要想流出汗来,还真颇有难度,柳柳跪着心急如焚,抬头望望天,阳光和煦而暖人,如温泉细细的洒在她的身上,心里不禁叫苦不迭,她要的是猛烈光照啊,就算跪到天黑也不会流汗的,时间就是生命啊,她到底该怎么做呢,柳柳凝眉思索着,掉头望向一旁的疯怪五郎君。

    “你用内力帮我发汗。”

    五郎君目瞪口呆,不得不佩服主子的奇思妙论,连这种主意都被她想起来了,不过时间紧迫了,立刻两腿分开,半蹲着身子,双掌一运,内力源源不断的从掌心击出来,包裹着主子的周身,柳柳本来穿着大氅,再加上心急如焚,此时被五郎君的内力包裹着.立刻感受到了热气溢出来,周身的暖意,她一动也不敢动,更不敢掀起大氅,这汗水可金贵着呢,很快脸上凝上汗珠子。

    一滴,二滴,三滴,慢慢的滴落到血滴子的红果子上,那鲜红欲滴的果实,经过汗水的浸透,奇异的慢慢的转成了深红色,没有先前的鲜艳妖娆,却散发出成熟的香味,柳柳一看到这里,高兴的松了一口气。挥手示意五郎君收回内力。

    “好了,你过来。”

    五郎君没走过去,便闻到那一抹幽香,扑鼻而来,血滴子成熟了,趋身向前,只见那血滴子成了深红色,看来它成熟了,柳柳欣喜若狂,小心翼翼的把四粒果实采摘下来,拿出绢巾包裹好递到五郎君的手里。

    “你立刻下山去,把这个东西送到皇宫去。”

    “主子,你怎么办?还是和我一起走吧,反正血滴子拿到手了.就算你失忆了,我们一定会帮你找回记忆的,”五郎君小心的收起血滴子,认真的望着柳柳,柳柳还未开言.从竹屋里飞出一柄竹箭,飞快的击射向五郎君,他飞快的一闪身,那竹箭穿耳而过.只听到一声凌寒狠厉的声音响起。

    “好啊,想不认帐是吗?把东西还给我,如果不留下人,那东西就别想下山,要不要试试看,说不定那男人就要死了。”

    说完,竟然阴侧侧的笑了,柳柳一听她的话,心里早急起来,现在快马加鞭的赶到京城,还要半个月,日夜兼程也要十天左右。怎么还耽搁呢,她虽然失去记忆,又没事,而且这都是为人的信义,既然自己说过留下来陪她,就不能失信于人。

    “快走吧,下山后你和黛眉他们一路引开那些暗处的人,让日影一个人抄小道而行,立刻回京城去。”

    “好,主子保重,”五郎君抱拳,此时已经没时间再说什么了,还是立刻回京城去吧,五郎君说完,立刻疾身下山去了,按照主子的计划兵分两路,把血滴子交到了日影的手里,大家听了五郎君说主子失忆了,心头一阵伤心,可是此刻还有更重要的事做呢,也顾不得伤心了,立刻兵分两路回京。

    一队光明正大的走官道,果然有人袭击了,几个人都受了一点小伤,幸好出现了一个黑衣人,用迷风散打乱了那些人的脚步,他们几个才乘乱逃脱了,本来想谢过人家的,谁知那个人早闪身离开了,而另一边的日影,日夜兼程的往京城赶,饿了就吃一些干粮,实在累极了就在路边的密林中休息一会儿。

    十天后,日影到了京城,他累得快倒下去了,可是离皇宫不远了,他不能睡下去。

    皇宫的永元殿里,寝宫的大床榻上,静卧着一个面色苍白的男人,他的唇也是苍白的,俊美的脸颊瘦弱得下巴削尖,五官轮廓越发的刚立,失去了原有的柔润光泽,呼吸几不可闻,诺大的寝宫里,响起啜泣之声,太后娘娘坐在大床榻前,紧握着儿子的手,那手冰凉得没有一丝温度,她再也忍不住哭出来,立在她身边的幕星也伤心的哭起来,翠儿陪着她们流泪,如果娘娘再不回来,只怕皇上就不行了。

    寝宫内除了太后娘娘,还有炎亲王凤冽和三个臣子,大家看着眼前的状况,娘娘已经离京一个多月了,他们点了皇上的穴位有些日子了,只在每日需要喂食一些水份些才解开皇上的穴道,可就那么一些时候,那虫蛊因为饥饿折腾得动静越发的大,反而让皇上更痛快,可是皇上已经完全意识了,只有一些下意识的知觉,今天早上他们发现他连呼吸都快没有了,秘密宣一个御医过来,倒把御医吓了一跳,经过诊脉,皇上竟然快没有呼吸了,这可如何是好,吓得御医昏了过去又醒过来,大家不用问,光看御医的神情,也知道皇上此时极端的不好。

    白涵心急的开口:“现在怎么办?皇后还没有回来,血滴子也没有消息,难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皇上?”

    白涵接下来的话未说,炎亲王爷凤冽的脸色难看起来,他是每日上朝的时候易容,下朝的时候便去了妆容,幸好这一个多月来大臣没发现端睨,可是如果皇上出了什么意外,这可如何是好啊,每个人都觉得透心的凉,如坐针毡,时间就像指尖的漏沙一样滑过去,每动一下,便听到他们窒息的抽了一下。

    就在大家以为他们和皇上一块沉寂过去的时候,小玩子心急的从外面奔进来,激动的大声叫起来:“日影回来了,血滴子也拿回来了。”

    “什么?”大家全都站了起来,在一瞬间的激动狂喜过后,便看到日影被两个太监架了过来,神情极端的疲惫,伸手从怀中掏出绢巾包裹着的血滴子,急急的开口:“快,这是血滴子,给皇上服下。”

    炎亲王凤冽接血滴子,那日影竟然不支的瘫了下去,凤冽一看他的样子,不知道他出啥事了,挥手吩咐太监把他扶下去,掉头命令御医去给日影检查一下。

    因为大家没有看过血滴子,此时全都起身站到炎亲王凤冽的手边,只见他打开那散发着香气的绢巾,四粒深红色的小果子露出来,这果子皇上怎么服下去呢,凤冽一凝眉,走到大床榻前,示意母后让过来,太后娘娘早抹干眼泪让到一边去,只要她的儿子没事,她以后天天吃斋念佛为他祈祷,以后别再生出这事吓人的事了。

    炎亲王凤冽运用内力,把血滴子挤压在果水喂进皇上的嘴里,大家静静的望着皇上,四个血滴子全喂完了,皇上也没什么动静,大家提着一颗心等候在寝宫里,这血滴子不知道能不能解了蛊虫之毒,大家因为过于关心皇上.却未发现皇后娘娘为何不见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大家的提着的心慢慢的冷却下来,先前的激动不复存在,皇上并没有醒转过来的迹象,难道那血滴子根本没有用,太后娘娘终于在难熬的时间里再次哭了起来,炎亲王和三个大臣的一颗心也沉到谷底,如果连血滴子都救不了他,只怕皇上就?大家不敢往下想,垂下头什么也说不了。

    幕星一直蹲在凤邪的手边,就在大家都伤心不已的时候,他看到父皇的手指动了一下,不由高兴的叫了起来:“父皇动了,父皇动了。”

    “啊?”所有人围到大床榻前,就连小玩子和翠儿也凑到床榻前,只见皇上的手指果然轻动了一下,众人的一颗心落到了地上,每个人只觉得周身凉飕飕的,原来是出了一身的冷汗,现在才警觉过来,炎亲王凤冽大手一挥命令。

    “来啊,立刻传御医过来。”

    刚才给日影诊治的御医赶紧走进来,因为此事不宜惊动太多的人,所以他们只叫了一个御医待命,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这些事。

    御医认真的检查了一遍,伸出手抹了一下头上的汗水,脸上露出喜色,直到此时大家才算真正的松了一口气:“禀太后娘娘,炎亲王爷,皇上没事了,体内蛊毒已解,只是因为消耗太大,身子极度虚弱,臣开一些方子慢慢的调理,相信很快会没事的。”

    “好,立刻去办,小玩子你亲自动手把药熬了送过来。”

    “是,王爷,”小玩子领着御医走了下去,直到此时他的心才落到地上,主子总算没事了,不过皇后娘娘去哪了,这血滴子应该是皇后娘娘拿回来才对,怎么会让日影递回来呢?小玩子疑惑的想着,领着御医离开寝宫。

    不止小玩子,就连炎亲王爷凤冽和丞相柳霆也感到事情的蹊跷,为什么这血滴子不是皇后娘娘拿回来的呢?皇后娘娘去哪了,到现在还不见人影,不会出什么事吧,两个人直觉的相视一眼,心头隐隐不安,皇上要是好了,皇后娘娘却出了什么事,皇上能安心吗?

    “你说皇后怎么会没有回来?”

    一旁的金绍远奇怪的问,经过他一提,几个人真想立刻去问日影,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不过刚才日影发生什么事了,凤冽吩咐了小太监过去看看日影怎么了,小太监很快过来禀报。

    “日影侍卫累得睡着了,根本叫不醒。”

    大家的心头就是有再多的疑云也没办法可想,只能等日影醒过来了,小玩子把药煎了过来,喂了一些给皇上,皇上的呼吸比起先前顺畅得多了,炎亲王爷和丞相留在宫里照顾着皇上,其他人都回去休息了,尤其是太后娘娘,这一阵子操尽了心,如果再不休息,只怕下一个就轮到她了,凤冽吩咐了清安把她带回去。

    半夜的时候,皇上醒了一小会儿,不过因为只有一会儿功夫,也没留意到柳儿不在身边的事,他还以为柳儿太累了,可能回去休息了。

    第二天日影一睁开眼,便看到床前立着炎亲王爷凤冽和丞相柳霆,吓了一跳,不知道皇上怎么样了,赶紧跃身下床:“皇上没事吧?”

    凤冽摇了摇头,皇上是没事了,可是眼下皇后不见了,要是皇上清醒过来,问起皇后的事情怎么说?

    “皇后呢?”柳霆心急的问,他看日影的神色有些不太好,很显然的柳儿一定有什么麻烦,脸色难看至极,声音不免冷沉,狠狠的盯着日影,果然,日影的脸色一沉,眼里浮起伤心。

    “这血滴子被一个叫云姑的女人得了去,栽种在雪秀峰上,那个女人就像个老妖怪,要想得到血滴子,必须一人换一人,她让娘娘留在雪秀峰上陪她,才能把血滴子给我们,娘娘答应了,她让娘娘服了一种失忆的药丸,所以我拿着血滴子快马加鞭的赶回京城来了,娘娘不知道怎么样了?”

    日影垂下头,对于娘娘的事,他很难过,可是当时的状况是,他连雪秀峰都上不去,对于上面发生的事情也不十分了解,所以只知道这么多了。

    “什么?”凤冽和柳霆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两个男人俊魅的脸上闪烁不定的暗芒,心里恨不得立刻前往雪秀峰解救出柳儿来,可是皇上还没有醒过来,他们走不开,而且皇上还不知道皇后的事情,他们一定不能让他看出蛛丝马迹,要不然他一定连伤都不养了,便要去雪秀峰。

    “眼下还是稳住皇上要紧,还有不能让幕星知道他娘失去记忆了,”柳霆虽然心疼妹妹,一想到妹妹竟然失去记忆了,他就愤怒得想立刻冲到雪秀峰去,但是他知道妹妹是一个心怀大义的人,如果让她知道自己不顾朝政大事,前往雪秀峰去找她,一定会很生气,即便失忆了不知道,清醒过来也会责怪她的。

    “嗯,这倒是真的,干万不能让皇上有所警觉,还有太子殿下,他们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去找皇后的,”凤冽赞成的点头,三个人正在屋子里商议对策,那小玩子从外面奔进来。

    “禀炎亲王爷,皇上真的醒过来了。”

    凤冽和柳霆一听,闪身往皇上的寝宫而去,寝宫内,皇上已经醒过来,此时是完全清醒过来了,虽然整个人清瘦无比,却不影响他的俊美,那张白晰的脸上布了一些红晕,眼里是氤氲潋滟的光芒,唇角浮起一抹笑意。

    “朕睡了多长时间?”

    “禀皇上,皇上睡了一个多月了,好在现在虫蛊解了,皇上可以放心了,”柳霆恭敬的开口,凤邪点了一下头,活着真好,可以和柳儿还有幕星一家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凤邪并没有对这一个多月以来所遭受的罪有所不满,相反的想到一家人快乐的生活着,感到前所未有的高兴,他是想起了,柳儿最后说的一句话,她说,他们要重新开始,从最初相遇的时候开始,以后只有美好的东西,没有以前的种种伤害,这些怎不让他高兴呢。

    “柳儿呢?”凤邪忍不住开口问,虽然柳儿不在他身边,但他相信她一定是太累了,所以才会不在他的身边。

    柳霆心里一怔,脸色神色未变,依旧恭敬的开口:“皇上,因为皇后娘娘为了拿到血滴子,一个多月来奔波劳累,已是极度的虚弱了,所以臣等就让皇后娘娘去休息了。”

    凤邪一听到柳儿为了自己奔波了一个多月,早心疼不已,唇角浮起魅人的笑意:“嗯,朕没事了,你们一定要让她多休息,不用过来,朕过两天没事了,过去看她。”

    “皇兄,一定要多多将养身子,这样就可以早点不让皇后娘娘担心了,”凤冽提醒皇上,凤邪一听这话,立刻点了一下头:“好,去准备一些膳食,朕饿了。”

    “好,传膳,”小玩子早在一边叫了起来。奔了出去准备皇上的膳食,皇上此时身子极端的虚弱,不能吃那些油腻的东西,只能先吃一些清淡的粥类,别人准备的他不放心,还是他去准备吧.寝宫里,皇上又仔细的问了朝堂上的一些事情,总算放下心来,一点大事也没出,因为此次的保密工作做的好,谁也不知道皇上病了,炎亲王爷每天易容成皇上的样子上早朝,所以大家根本察觉不了,对于假扮皇上去早朝的事,凤冽还是有点心虚。

    “臣请皇上降罪,冒犯皇上的圣威,”虽然这是皇后娘娘吩咐他的。但这不管怎么说总是一个大不敬的地方。

    风邪纤张白晰的手挥了一下,示意凤冽起来:“好了。这次难为你们几个了,凤冽起来吧,”经历过生死的皇上越发的温润如玉,不过雄狮永远是雄狮,这一点四个做臣子的心里有数,别在雄狮打盹的时候把他当成病猫,那么到时候吃亏的一定是他们。

    “谢皇上。”凤冽起身,小玩子把膳食准备好送了进来,凤邪吃了一些,他迫切的想把身体状养好,因为他想见柳儿了,她一定很伤心,在最后的时刻,他看到她哭了。她是怎样坚强孤傲的一个人,他是知道的,却落泪了,一想到这个,他的心里便燃烧想簇簇的小火花,她的心里其实也是在乎他的,想到这,眸光温柔如一汪清泉。

    “你们都回去好好休息吧,朕要休息一会儿。”

    “是,”四个人恭身离开永元殿,临分开时,不免有些担忧,娘娘不见了,不知道皇上如果知道会有什么举动,一想到这,几个人便有些头大,不过眼下只能瞒着皇上了,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

    不过,三天后.便露也蛛丝马迹了,皇上已经行动自如的在寝宫里自由的活动了,脸色好看多了,红润细腻,不过等到凤冽和柳霆两个人走进去,皇上的脸色青紫一片,他的身边立着五岁的小幕星,凤冽和柳霆一看此等架势,便知道皇后娘娘的事情一定被太子殿下说出去了,只得跪下来等候皇上发落。

    “说吧,柳儿发生什么事了?幕星说柳儿到现在还没有回宫呢?”凤邪的语气阴骜至极,一双黑瞳染尽了雷霆之怒,唇角抿成凉薄的细线,冷冽得就像早春的冰雪,一点融化的痕迹都没有。

    柳霆抬头扫了凤冽一眼,心情无比沉重的开口:“这血滴子是日影送回来的,听他说,皇后娘娘为了得到这血滴子,所以甘愿留在雪秀峰,而且还服用了一粒失去记忆的药丸。”

    柳霆的话一完,他便听到皇上发出一声嗷叫,声音尖锐之极,愤恨的朝外面叫了一声:“日影。”

    日影立刻闪身进来,风炎亲王爷和丞相都跪在地上,寝宫内冷气流不断的溢出来,皇上五官分明的脸上,布着青郁郁的寒气,当下心里便明白,看来皇上知道娘娘的事情了,赶紧跪下来叫了一声。

    “皇上?”

    “说吧,娘娘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留在雪秀峰?”这话是咬着牙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的,就好似地狱的鬼魅之言,阴森恐怖,日影轻颤了一下,垂首禀报:“那雪秀峰上住着一个女人叫云姑,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婆,她手里有一株血滴子,可解皇上体内的蛊毒,皇后娘娘为了得到那血滴子,自愿以自身换血滴子,那个女人就给娘娘服下了一粒药,好像是失去记忆的药,娘娘被留在雪秀峰,属下拿回了血滴子。”

    日影的话音一落,凤邪狂怒的一扬手,身边的象牙高几便应声而裂,大家心里一颤,没想到皇上的功力已经恢复了不少,看来再调养几日就可恢夏如常了,这真是太好了。

    “朕要立刻去雪秀峰,”凤邪急急的站起身子,他好不容易醒过来了,柳儿终于敞开了心扉,答应和他一起从头再来了。他是决不允许她忘了他的,而且那可恶的老女人,别指望他会放过地,他一定要亲手杀了她,竟然敢害柳儿。

    “皇上,万万不可以,”寝宫内的三个人一听到皇上的话,大惊失色的阻止,因为皇上的身体还汉有复元呢,如果冒然出宫,遇到了铁血十三鹰中的人,再遇上凤罗怎么办,所以他还是安下心来养病才是真的,等再过一阵子去找也是一样的。

    “大胆,谁给你们的胆子?”凤邪的眼里闪出狠厉的火花,柳霆在心里叹息,看吧,说变脸就变脸,这才是帝皇相吧,昨儿个还那么感性呢,一伤害到他的事情,必然翻脸。

    “皇上,其实臣恨不得立刻离开京城去雪秀峰,但是皇上有没有想过,这一路上有多少人在等着皇上呢,铁血十三鹰,凤罗,就算皇上到了雪秀峰,听说那山峰青耸入云,功力不高的人根本上不去,要是皇上不将养好了,就算到了雪秀峰也见不到皇后娘娘的面,如果皇上半路遭到别人的毒手,那皇后娘娘所有的心血都白费了,其实我们不是不去雪秀峰,而是等几天才去,等皇上的身体确实无大碍了再去,到时候就算皇上不去,臣也会去的。”

    柳霆的一番话分析得入木三分,凤邪是听进耳朵里了,可是即便心里明白,仍然觉得痛苦,因为一想到柳儿整个人变成空白,他的心里便很难过,此时倒宁愿她是记得他的,以前的恨也好,怨也好,只要记住就是两个人的事了,如果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就是把他彻底的忘记了。

    “好,你们都下去吧,朕想一个人静静,”凤邪挥手示意凤冽和柳霆退出去,又吩咐了翠儿把幕星带下去,一个人落寞的坐在寝宫里,把她的音容笑貌,喜怒哀乐记在脑海里,忽然生出一种狂魅的霸道,既然她忘了,那么他就有义务帮她想起从前的事情,正好可以让她毫无介心的喜欢上他。

    凤邪这样一想,心里便踏实多了,虽然很害怕她一个人在那个地方,会不会第一眼看到别的男人便喜欢上别人了,那他可怎么办呢,心里惶惶然,却无计可施,现在的他只能安心的养病,即便她喜欢上别人,他也要重新抢回他,前提是他一定要够强,因为这一出宫,还不知道有多少危险等着他呢。

    十五天后,风邪的身体恢复如常,他再也等不及了,准备出宫去,照旧让炎亲王凤冽假扮成自己上朝,凤邪忽然生出一种奇妙的想法,以后不想上朝了,就让皇弟易容代替自己上早朝,这感觉还真不错,凤冽一看他阴侧侧的眼神,立刻抗议的大叫。

    “只此一回,下不为例,如果你总是让我代上早朝,那些大臣难道不奇怪吗?为什么皇上一上早朝王爷就不上早朝。”

    凤邪挑眉,不以为意的开口:“少一个王爷,总比少一个皇帝好吧,”说完哈哈大笑,他是有点激动,终于可以出宫去找柳儿了,此次出宫,他连太后娘娘都没有禀明,怕她心里焦急,不过如果自己回来得晚了,母后一定会发觉的,到时候再说吧,这种时候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金绍远和柳霆都要陪皇上一起出宫去,好保护皇上的安危,但是凤邪去挑了白涵陪同,因为他们两个人太显眼了,只有白涵是个新官员,而且白涵的武功不弱,头脑也是一流的,带着他,他没什么好担心的,还有日影和月影,再加上十几个身手高强的便装侍卫,怎么看都足够了,凤邪吩咐其他留在宫里的人安稳些,别捅出漏子来就成。

    皇上主意已定,大家根本阻止不了他,而且每个人确实牵挂着皇后娘娘的安危,只得恭敬的开口:“臣等恭送皇上出宫。”

    这是凤邪第二次出宫了,第一次出宫差点死在楚江边,第二次出宫,这一路会有什么等着他呢?

    早春,积雪融化了,曼妙的雪秀峰呈现出美丽的景色,山头郁葱青翠,山坳间露出许多细嫩的青色野草,一朵朵不知名的紫色小花开在这青翠中,点缀着一抹美丽的图案,分外清新雅致,一个身着白衣的女人娴静的端坐在一块光滑干净的大石头上,眸光柔柔的望着远处的一抹身影,那身影高挑优雅,正伸出手来挑选一棵翠竹,很快选定了一棵,砍下来,拿着那棵叶子走了过来。

    阳光下这个男人长发披在肩上.银簪闪烁,一张美如冠玉的脸上,细眉修长,一双勾人心魂的眼睛里,漆黑的眼眸幽深得像一池深不可测的湖水,深邃而神秘,挺直的鼻梁下,薄唇微微扬起,露出一抹笑意,那笑就像山间的泉水般清透,沁人心脾。

    女子长得也不差。眉若粉黛,俏鼻粉唇,一笑便露出俏皮可爱的神情,双眸直直的望着迎着她走来的男子,甜美的声音响起来:“南宫,我的名字真的叫叶奴吗?为什么我感觉这名字和我不配呢?叶奴,叶奴,好难听啊,”这个说话的女子就是让皇上牵挂万千的女人,当朝皇后柳柳,但是她就在服下药丸的第二天早上醒过来,真的忘记了自己是谁,脑海里一片空白,所以云姑便叫她叶奴,意指她是她的奴隶。

    而南宫月便呆在对面的无量山上,天天过来陪着柳柳,这一段时光是他人生里最快乐的时间,可是他知道只要她一醒过来,便会离自己很远了。所以他没有点破云姑的谎言,而且他要是敢点破云姑的话.云姑一定会把他撵下山去,事实上这种药丸,并没有长期的效应,最多二三个月,柳儿便会恢复记忆,所以他能拥有的就是这二,三个月的时间.南宫月苦涩的笑起来,唇角带着淡淡的忧愁。

    柳柳见了,不明白的盯着他的脸:“南宫。你怎出了?有心事吗?你真的长得好俊喔,为什么有人这么俊呢?”

    柳柳失去记忆以后,反而显出小女人的娇态,没有了以前的狠厉,没有了以前的冰寒,只是一个温婉可人的小女人,脸上是阳光而灿烂的,不过眸中却总是闪过疑虑,为什么自己会没有记忆呢,最初他以为自己受伤了,可是查遍了全身上下,也没有找到一丝儿伤痕,可是不受伤,为什么她会记不得以前的事情呢,实在想不起来,她也懒得去想了。

    “你也很美,”南宫月掩去心头一抹忧愁,低下头摆弄手里的竹子,他答应了教她吹笛子的,初学者用竹笛吹比较入门一点,所以他便亲自动手给他做一个笛子。

    而坐在石头上的柳柳却因为他的最后一句话而降入了沉思,刚才他说的这句话,好像曾经有人这样和她说过,是谁呢,好熟悉啊,认真的想,用力的想,还是想不透,真恼人呢,她嘟起嘴,阳光照射在她无瑕洁净的脸上,漂亮可爱极了。

    一支竹笛很快做好了,南宫月递到她手里,教她如何拿笛子,如何用手指操控着音符,鼻间充斥着她身上好闻的花香味,抬头只见她长长的睫毛掩盖着灵动的黑眼睛,认真的盯着他如玉的手指,如何摆弄那支竹笛,南宫月看着看着,不由莞尔一笑,就这样亲密的相处着,他感到很开心,他不想打破这和谐。

    “怎么了?难道不对吗?”柳柳见他好久没声响,抬起头来望着他,只见他粉嫩的唇快贴到她的脸颊上了,慌得她不由往后跌去,南宫月好笑的拉着她:“小心些,专心些。”

    “是你不专心吧,”柳柳翻着白眼奚落他,失去记忆的她,显得俏皮可爱,完全没有了以前对人的隔膜,也许这才是她的本性,是因为脸上长的那个红胎使得她给自己筑起一层冷漠的外衣。

    “好,是我不专心,来,再试试吧,”南宫月笑着再教她,阳光下两个绝美的男女细声细语的说着,不时的传出一声笑语,那样璀璨,连雪秀峰都被比下去了,满山失真,天地间唯有如此真儿女。

    柳柳对音乐的造诣很高.这一点南宫月是知道的,他可没忘了她的琴声可是天下一绝,现在是失去记忆了,要不然她大概不会要学这个打发无聊的日子了。

    柳柳吹了一曲,虽然有些不全,但已经有模有样的了,她兴奋的问身边的南宫月:“怎么样?南宫,你看我吹得怎么样?”

    “嗯,不错了,”南宫月赞赏的点头,忽然听到半空有一声鸽子的叫声,他的脸色一暗,掉头望向一旁的柳柳,她又低下头去摆弄笛子了,南宫月走到一边去打了一个响哨,那信鸽冲天而下,南宫月拿下小纸条,脸上难看起来,原来是义父让他立刻回去,有行动了。

    可是,南宫月掉头望向柳柳,难道要让他放她一个人呆在雪秀峰上,无论如何他是做不到的,所以让这该死的行动见鬼去吧,他揉碎了那纸条,回身走到柳柳的身边,柳柳停下头里的动作,抬头望着南宫月:“出什么事了?”

    “没事,柳儿吹得可真好听,”南宫月转换话题.柳柳一听他的话,有点不好意思了,自己哪有吹得好,脸色微赤,顺手掖了一下滑落的鬓发,打算再吹一首曲子,这时候便听到远远近近的传来了一声叫唤。

    “叶奴,你又死到哪里去偷懒了,你个懒女人,立刻给我滚回来做饭,我肚子饿了。”

    柳柳吐了吐舌头,样子可爱极了,引得南宫月一阵心悸,他知道自己不该再和她呆在一起了,自己会愈陷愈深的,只要她一醒过来,这所有的一切都会成为泡影,因为她就是为了那个男人才甘愿失忆的,可是让他现在离开她,他实在不甘心。

    “云姑生气了,我回去做饭了,我们明天再练,好吗?”她抬起头盯着他,南宫月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好,明天我在这里等你。”

    “好,再见,”柳柳回身往竹屋走去,身形疾驶得很快,就像一只翩然远去的蝴蝶,南宫月的心里溢满了甜蜜,他无法在这种时候离开她。

    一条古马大道上,扬起半天高的尘土。十几匹马撒足了劲的狂奔着,那领头的人正是皇上凤邪,想到很快就要见到柳儿了,心头十分激动,却又带着深深的不安,一路心急火燎的赶路,连停下来休息都不肯,白涵他们生怕他的病体刚刚康复再发生什么事,好说歹说,才决定好了到前面的集镇上住宿一晚。

    处时太阳已经慢慢的沉浸下去,最后的一抹晕黄还留在天际,映照得山间好似镀了一层的暖人的轻纱,格外的婉约。

    此时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整队的人正埋伏在道路两边,等着那大路上赶过来的人,他们是一帮土匪。远远的看到有人奔过来,早得意的咧嘴笑了起来。太好了,终于有人来了.不过听小探子报竟然有十几个,心头不免又有些胆怯,虽然他们有百十号的人,可是谁如道那十几个人是什么来历啊,要是只有三五个人倒不成问题,那为首的土匪头子想收了这次的行动,可是看到身边这些弟兄们一脸贪婪的眸光,他这个做老大的总不好缩回脑袋吧,好,劫就劫,谁让他们倒霉呢。

    “弟兄们,准备好了,肥羊马上就到了,”

    老大的话音一落,那些人笑得嘴巴鼻子的都歪了,呼气声越来越重,百十号人的气息,对于武功高强的凤邪他们来说,早在很远的地方便感应到这些人的气息了,脸色陡的暗下来,眼里浮起一抹阴森的嗜血杀机,唇角浮起冷笑,他正在心里烦,这些可恼的家伙就送上门了,一拉缰绳放慢马步,缓缓的往前面的走去,一看到他的动作,紧随着他身后的白涵他们也同时放慢了速度,就好像在等那些土匪一样。

    果然,那些不知死活的家伙,从西边的密林中跳出来,大摇大摆的晃脑袋:“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凤邪狂放的高度在马上,尊贵狂妄的气息流窜出来,那为首的人咽了一下口水,强自镇定着,这男人是谁啊,长得如此俊美,却又凌寒霸道,那眸中的狠意不知道比他这个土匪头子狠厉几倍了,此时这个土匪头子有些后怕起来,不过在喽兵们的面前,当然不敢露出来.只假装镇定的望着眼前的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的架势比他们百十号人的架势不知高涨了多少倍,看人家高坐在马上.睥睨着他们,就和瞧地上的一只蚂蚁差不多,而他身后那些不知死活的手下,竟然还兴奋的吆喝起来。

    “哇,老大.好多马啊,可以卖个好价钱,快看,他们身上穿的衣服,可都是上好的绸缎啊,也可以换不少钱呢,说不定身上也有不少钱。”

    这些土匪他一言你一语,好似那钱就到手似的,人人兴奋激动。

    凤邪眸光陡的一沉,暗涛涌起.挥手冷冽的命令:“给我杀,一个都不留,”一言发.身形已从马上跃至半空,手中的掌风一起,劈了过来,那先前说得最厉害的小土匪,整个人拦腰断成两截,只到此时,这些土匪才感觉到了可怕的地方,一下子慌恐起来,叫爹喊娘的,可惜他们今天冲撞的不是寻常人,所以日影等下手毫不留情,挥剑便砍,断肢残臂,到处都是,只杀了一会儿功夫,血迹溅得到处都是,还有一部分人已经逃窜了,凤邪呼出一口气来,回身落到马上,举起手阻住其他人的动作。

    “好了,今天就算了,赶路要紧,我们今晚还要住宿呢?”

    “是,主子,”白涵等抱拳应声,停下动作,宝刀回旋,动作俐落而一致。

    夕阳的最后一抹光辉散去,天际暗了下来,只剩下一层青白,一行人十几匹马飞速的动身往前面奔去。

    天黑前,终于赶到一家集镇,因为集镇靠着官道,所以一个小小的地方竟然人山人海的很热闹,街道边有小贩的叫卖声,茶楼酒馆不时飘出酒楼的香味,还有那青楼楚馆也飘出劣质脂粉的味道,不时的交汇在空气中,凤邪皱眉,厌恶的抿紧凉薄的唇。

    “日影,找一家上好的酒楼。”

    “是,主子,”目影抱拳拉了缰绳先行一步到前面去找酒楼,很快回转过来,前面不远处有一家酒楼,豪华讲究,众人一起往前面走去,很快便到了酒楼口前,只见那门前停了许多马车,看来吃饭的人很多,不知住宿的人多不多?凤邪正想着,那站在石阶之上的店小二热情的迎了上来:“客官是吃饭还是住店?”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黑道皇后相邻的书:九项全能神书好妈妈胜过好老师史上最牛召唤侠道行绝世唐门网游之旅者使徒足球之道异世魔医英雄无敌Online汉皇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