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黑道皇后

第一百二十二章 爱一人伤一人

【书名: 黑道皇后 第一百二十二章 爱一人伤一人 作者:吴笑笑

黑道皇后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寒门状元恶灵附身凌天战尊诸天万界就是爱上你剑道之王两界搬运工邪御天娇三国之召唤猛将汉末召虎都市猎人我要做皇帝    柳柳扫了日影一眼,不太赞同日影和她们一起走,因为宫里此时需要人手:‘你留在宫里保护皇上吧,我身边的人手够了。!qunaben!”

    “不,皇后娘娘出宫去,臣不放心,要是娘娘有什么事,臣无法和皇上交差。宫里有很多侍卫,还有武林盟主战云也在宫里守护着呢,皇后娘娘放心吧。”

    “好吧,既然你执意跟本宫出去,那明日一起出发吧,不过要乔装一下,别让人认出你来,”柳柳叮咛一声,她有些累了,回身往寝宫走去,身后日影应声:“臣遵旨。”

    一夜飘雪,天蒙蒙亮时,柳柳便起身,着了男人的装束,一身的钟离毓秀,举手投足散发出迫人的英气,一个绝世逍遥的翩翩佳公子,因为外面的天气太冷,红袖给她着了狐狸毛的白色大氅,那华贵的大氅更增添了她的不凡魅力。

    “走吧。”她开口,一干手下同时点头:“是。”

    出了未央宫,只见宫外成了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寒风呼呼的吹啸着,宫檐之下的冰棱垂挂如一柄柄银鱼,整齐有序,触目所及,到处是一片白色的世界,只有墙角伸出来的独枝梅花,点出几抹腥红,妖娆而绝艳。

    柳柳决定前往离松山,因为阿豹的师傅阿松老人就住在离松山上,阿松老人今年已经一百多岁了,仍然神采奕奕,他的医术高明,是天下少有的神医之一。

    离松山离京城相去甚远,在偏远的峻山祟林之中,但是为了凤邪,再大的困难她也要走一遭,柳柳坐在马上回望那高大雄伟的城门,遥遥的默念,凤邪,我一定会为你把解药带曰来,你一定坚持住,让我们一起努力吧,想完掉头一拉缰绳策马狂奔,寒风冷冽如刀的刺过她的脸颊.她也感受不到疼痛,心里却是暖暖的,因为知道他在等着她。

    身后的一队人马一甩缰绳紧跟着她的身后离开京城,前往离松山。

    一行人日夜不停的赶路,大家是又累又饿,可是主子就像疯了一样的日夜兼程,他们看到这样子的她,好心疼啊,可是谁说的话她都不理,一连行了半个月的路程,总算离离松山不远了,此时恰逢一个小镇,大家死也不走了,最重要的是主子的脸色瘦了一大圈,那张明艳的小脸上苍白得像个鬼,本来就受蛊毒之苦,再加上一连数日的赶路,就是常人也会受不了的,所以他们是死也不赶路了,坚持要我一家客栈住下来。

    落日的余辉照着这个百余户人家的小镇,青墙红瓦,有积雪堆在瓦上,街上人烟稀少,一阵风吹过,落雪被卷起回旋着在半空荡着,飞卷到他们的身上,脸上,几个人不禁同时笑起来。

    “主子,你看你都成了白毛人了。”

    红袖想缓和一下气氛,取笑着主子,这几日主子身上的弦绷得太紧了,还是调和一下,离松山很快就到了,明日就可上山,主子可以放心了。

    “你们也都是,”柳柳知道大家的心意,扯出一抹笑,身子有些疲倦,牵着马往小镇上走去,这些日子确实大家也累坏了,休息一晚,明儿个早上前往离松山吧。

    “黛眉,找一家客栈住下来吧。”

    “是,主子,”黛眉领命,翻身上马疾驶过去,他们几个人牵着马在大街上转悠,引人注目,这种鬼天气敢出门的人还真少,所以大家便觉得稀奇,很多人探头张望,柳柳冷冷的扫过去,明明是一个绝美的少年郎,偏是那周身的杀气唬得人家立刻缩回头,然后是咣当咣当的关门声,这些小地方的人,向来胆小,生怕惹祸上身。

    黛眉已经回转过来,跃下马车,恭敬的抱拳:“主子,前面有一户客栈,我们过去吧,这种天气真是该死的糟极了,”黛眉说完呵了一下手,显然很冷,柳柳点头:“好,上马吧。”

    一行人跃身上马,跟着黛眉的身后往客栈而去,留下一连串的马蹄声。

    很快到了一家不算大的客栈,此时一个人影也没有,那店小二和掌柜的在客栈里打磕睡。疯怪五郎君个性本就暴躁,走过去用力的一拍柜台,如雷的声音响起来:“立刻给爷们安排房间。”

    掌柜的和店小二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受惊的瞪向眼前的几个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些人是来住宿的,立刻高兴起来,他们已经一连多少天没看到客人了,这店里除了住着的一个绝色美公子,再没有一个客人了,想不到眼前又来了一个美公子,立刻咧嘴笑起来,露出一嘴的黄牙,柳柳的眸里一丝厌恶,掉头往店堂走去,找了一处干净的地方坐下来。

    “客官要几间房呢?”掌柜的扫视了一下眼前的几个人,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估不定要几间房,疯怪五郎君的脾性本就不太好.立刻用力的再拍一下柜台:“你是没长眼睛还是怎么的,几个人就用几间房啊?”

    “好,好,立刻给客官准备,”掌柜的立马欢天喜地的开口,看来这些人都是有钱的主,不过眼前这位主看来不是好惹的人,赶紧吩咐店小二给客人准备房间,柳柳扫视了一眼大家,又冷又饿的,房间倒不急,淡淡的开口:“先热些酒送过来,再把好菜送些上来。”

    “是,客官稍等,”店小二笑容满面的开口,掉头往里走去,准备一桌酒菜,很快便上来了。

    几个人喝了一些热酒,吃了一些热菜,身上的疲倦被冲散不少,店小二已经把房间准备好了,又把他们的马匹牵到后面去喂养,酒足菜饱,众人起身上楼休息,柳柳走在前面,却被从上面下来的客人挡住了去路,不禁有些恼火,周身钓冷气,撒旦一样的狠眸扫向来人,却在一眼后呆住了。

    眼首的人一袭纯白的袍子,玉簪束发,玉泽光辉耀映着一张出尘不染的面孔,晶莹的眼眸里闪过惊异,一抹神彩瞬眼间渲染着他的唇角,他笑意盎然的开口:“柳儿,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南宫月,你跑到这小镇子干什么?”柳柳的声间透着无尽的喜悦,一来是因为异地遇到了熟人,二来是因为南宫月的医术可是相当高明的,一看到他,柳柳便像看到了希望一样,伸出手抓住南宫月的手,南宫月的指尖一颤,如火般的炽热感漫延到他的全身,而这制造出别人困扰的女人却毫不自知。

    “我怕睹物伤情,所以便离开京城了,四处流浪,”南宫月意有所指的开口,柳柳一愣,明白他的意思,赶紧松开南宫月的手,讪笑起来:“难怪我去你的住处没找到你,本来我还有点担心你,其实你这么高强的武功到哪里会吃亏啊。”

    “柳儿费心了,”南宫月柔润的声音响起,眸光痴痴的缠绕在她的身上,柳柳身边的黛眉和红袖看到这南宫月对白家主子如此大胆炽热的眸光,不由得有些恼怒,这男人想干什么,以前她们还希望主子跟着南宫月呢,但现在不一样了,皇上可是为了娘娘连命都不要了,这样痴情的男人到哪里去找,所以她们不要主子变心了。

    “对了,我有事找你呢?”柳柳想起毒蛊的事情来,想开口问他,南宫月绕过柳柳的身子往楼下走去,轻轻的开口:“我还没用晚膳呢?”

    “好,那我陪你吧,”柳柳转身跟着南宫月的身后下楼,看到手下都准备跟着她,忙挥了挥手:“你们不必跟着了,都去休息吧,不是一直嚷着很累了吗?我有事和南宫月商量。”

    红袖撇了撇嘴,叫了一声:“主子,我陪你吧。”

    “去吧,去吧,”柳柳挥手,这家小店里有什么需要陪的,挥挥手示意她们都上去吧,不明白这几个家伙怎么了,全都一脸愤恨的盯着南宫月,南宫月没做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吧,相反的他可是她的知己,一直在她困难的时候帮助过他,两个人虽然不能成为恋人,可不代表不能成为朋友啊。

    “是,主子,”几个人没办法,不甘不愿的开口,掉头往楼上走去,想想不放心又回头望了一眼南宫月,奇怪的想着,南宫月怎么会这么巧就出现在这家客栈呢,难道真的是天下太小了,走到哪都可以遇见,这也不对啊,这种地方偏僻久枯荒.他会来这里还真让人搞不懂他想干什么,不过这男人倒不可能欺负主子,几个人上楼休息。

    楼下,早有店小二摆了可口的饭菜,南宫月低头用起膳来,动作优雅,不紧不缓,一个男人连吃饭看起来都赏心悦目,一直守在门前的店小二和掌柜都看呆了,眼前这个谪仙似的男人,他们是看一回呆一回,没想到现在又来一个,那两个人把眸光转移到柳柳的脸上,这小公子不比先来的大公子差,粉妆玉彻得就像天上的耀眼的星辰,此时这一大一小两个美男坐到一起去,真有种让人要流口水的感觉。

    柳柳无视门前的那两个人,她此时的心里除了焦虑还是焦虑,一想到凤邪此时所受的苦,她的心头便如压了千斤坠一样沉重,心痛莫名,脸色阴骜的望着南宫月。

    “南宫,我问你,有一种叫食血花的虫蛊,你有办法解吗?”

    柳柳的话音一落,南宫月手里的动作停下来,抬头,眸子里一片惊诧,好半天才开口:“那虫蛊我解不了,怎么了?谁中了那虫蛊。”

    “是我,本来我中了那虫蛊之毒,可是凤邪把那虫蛊吸附到他的身上去了,”柳柳的嗓音有些哽咽,鼻子酸酸的,南宫月先听到是柳柳中的毒蛊,手轻颤了一下,心疼起来,后来听说凤邪为她解了毒蛊.心里松了一口气,随即想到一件事,那个男人都愿意为她死了,那么她还能无动于衷吗?一想到这个,飞快的抬头,只见她明艳瘦弱的小脸蛋上满是伤心,一双黑色的水眸中,闪烁着疼痛,那种为了心爱男人痛心疾首的疼痛,刺激了他的眼,他的心陡的抽疼了起来,如果能一死换得她如此深沉的思念和哀伤.他倒宁愿一死啊。

    “南宫,你听到我的话了吗?你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柳柳风南宫月好半天没反应,心急的开口盯着他的脸,南宫月深吸了一口气,掩去心头的痛苦,脸上露亩一抹笑:“我没有办法,对于蛊术我向来不精通,不过听说世上有一种果子,叫血滴子的可解天下的所有的蛊毒。”

    柳柳低下头,心里越发的难过起来,连南宫月都没办法了,她要怎么做才能让他免受这种痛苦呢,血滴子虽然有用,可是谁也不知道血滴子长在什么地方啊?这大千世界中她该到哪里去找那小小的血滴子呢?

    可是我不知道血滴子长在什么地方啊?”柳柳的心都在滴血了,自从出宫来,只要她一闭上眼,便会梦到凤邪失去了呼吸,一想到这个她就痛得不起闭眼,所以才会昼夜不停的赶路。

    “那你们这是去哪啊?”南宫月柔声询问,看她为了另一个男人如此伤心,他的心里很痛,但是却又感谢那个男人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保全住他,幸好她没事,就算此刻她为那个男人担心,他也没有什么好愤怒的,若非他柳儿就会遭受毒蛊之苦,一想到这些,南宫月的唇角抿出一抹如水的弧度。

    “我们去找阿豹的师傅阿松老人,他就住在离此地不远的离松山上,只要我们上了山就可以询问他老人家,那阿松师傅活了百余年,相信他对于血滴子应该有些耳闻了。”

    柳柳无奈的叹起气来,这也是最下等计策了,日前他们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而凤邪身受蛊毒之苦,她不知道他还能撑多长时间。

    “我陪你一起去找阿松老人吧,”南宫月放下碗筷,伸出大手握着她的手,眸光给予她坚定的信息,希望她不要焦急,一定会有办法的。

    “谢谢你了,”柳柳说完放开南宫月的手,站起身往楼上走去,那背影纤细而萧条,南宫月看着一向冰冷沉稳的她,也有如此惊慌失措的一面,心里窒息得快抽过去了,究竟是谁比谁更痛一点,那个男人睡在那里,却得到了她全神的注意和关爱,而他却在这里心痛着,也许睡着的人才是幸福的,他站起身上楼,这痛在长夜漫漫中更难受。

    暗夜深沉.南宫月在客栈的房间里,无声的静坐着,柳柳就睡在隔壁的房间里,四周静谧无声,他第一次和她呆得如此近,近到好像她就在他的身边,那细微的呼吸声,轻轻的传到他的耳朵里,他一动也不动,不放过任何一点的她的呼吸,如果时间可以停止,他宁愿永远守住这一刻。

    忽然有一道细微的声音从头顶上方的瓦上响起,他的眼神陡的幽沉下去,嗜血的杀机浮到唇角,他悄然无声的闪出房间,跃上客栈的屋顶,看到两个黑影飞奔而去,正想追出去,身边已多了一道影子,原来是柳柳,当下停住脚步,夜色下,白色的积雪映衬得夜如白昼,清晰的看到她身着一件单薄的中衣,他心疼的立刻伸出手拉她走进客栈去,迎面见到她的几个手下全被惊动了,一起涌到她的身边追问。

    “主子,出什么事了?”

    柳柳摇头,刚才她睡得正熟,忽然听到头顶上有声响,便跃出屋顶,但没看到那些贼子,倒看到南宫月迎风站在屋顶上.柳柳摇头:“没事.刚才好像有人过来了。”

    “什么人?难道是铁血十三鹰余下的那几个鹰,还是襄王呢?”黛眉皱起眉,忧虑的猜测着,另几个人摇头否决:“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里呢,也许是别的人。”

    南宫月看他们只知道议论,柳儿还穿得如此单薄呢,立刻挥手:“都回去休息吧,柳儿身上没穿大氅,很容易感冒的,明天还要进离松山呢?”

    众人一听南宫月的话,便知道主子把事情告诉他了,也就不说什么,想也知道主子一定询问过南宫月有没有办法可解那虫蛊,南宫月的医术可是极负盛名的,但是医术好,不代表会解所有的毒蛊,或者解毒,因此大家了解的点头。

    “好,主子快进去休息吧,”柳柳在众人的目光中走进房间,等她走了,各人便散去,此时已经三更天了,很快天就亮了。

    南宫月回身走进房间,慢慢的思虑,他几乎可以肯定那两个黑影是谁,一定是义父手下的两个得力战将,他们也得到消息,柳儿出宫来了,此次十三鹰折损,义父相当恼怒,把所有的责任都怪到柳儿的头上了,他猜测过他会瞒着自己对柳儿下手,如今看来果然是这样,义父派人来对柳儿下手了,看来接下来的日子,他一定要小心谨慎的保护好柳儿,不能让她受到丝毫的伤害。

    第二天,大伙儿起床后,用了早膳,对于昨晚上的事,闭口不谈,一行人动身前往离松山,南宫月也随着他们一同前往,对此大家没说什么,因为南宫月的医术特别好,如果阿松老人没有办法,说不定还可以让南宫月想想办法,谁让他是无涯子的徒弟呢?

    出了小镇,行了不足半天的路程,便到了离松山的山脚下,高大陡峭的离松山,四面高大的树木,虽是冬天,却满山头的苍翠,只是在那苍翠中挂满了积雪,耀眼美丽,那簇簇的青松针,沾染上积雪,就好像一朵硕大的银松花一样美丽,在风中左右的摇摆。

    上山的路程被积雪涂了一层,此时被冰冻住了,便变成了滑滑薄冰一样的地面,人走到上面极容易滑倒,众人骑马上山。

    可是山上并没有人,阿松老人住的小木屋里,根本没有人影,就连伺候着阿松老人的两个童子也不见了,阿豹不禁心急了起来,师傅那么大的年纪了,可能去哪呢,柳柳吩咐人在木屋的四周寻找一圈。最后发现离木屋不远的小溪边,两个抬水的童子被人杀死了,阿豹一看到这种光景,眼睛都红了,一定是有人劫走了阿松老人,而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是,怕阿松老人找到救治凤邪的办法,那么这些人一定是十三鹰的人.或者是凤罗的人。

    因为阿松老人被人劫持了,眼下该怎么办,几个人围着主子商量对策,一直站在外围沉默不语的南宫月,此时周身的凌寒,脸孔阴森森的分外难看,因为那些人分明就是冲着柳儿来的,能做出这种事的只有义父,看来义父是势必要杀柳儿了,他可是为了保全柳儿和幕星不受到伤害才答应加入十三鹰的,谁知道他竟然出尔反尔,那么就别怪他不认帐了,从此之后,十三鹰里就没有他了。

    “柳儿,你们别太担心了,我带你们去找我的师傅无涯子。”

    南宫月的话音一落,众人就像看到东升的太阳一样兴奋,因为无涯子比阿松老人有名得多,天下神医之首就要数无涯子前辈了,他那个人不但医术高明,最重要的武功绝世。

    “南宫,这是真的吗?太好了,那我们立刻下山吧。”

    柳柳心急的开口,一刻也不能等待了,已经过去这么长的时间了,皇上不知道怎么样了,幸好她最后离开时有派人吩咐凤冽,必要时可以封住皇上的穴位,把他呈假死状态,要不然只怕他就被虫蛊嗜食了,此时她再也等不起了,南宫月自然知道此事重要,如果凤邪真的出事了,只怕柳儿也难以开心了,所以他绝不会让柳儿痛苦伤心一辈子的。

    “好,我们立刻下山,其实我师傅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最快二天便可以到了,”南宫月领着众人翻身上马下山而去。

    阿豹因为牵挂着师傅的事情,在山下抱拳和柳柳道别:“主子,你们去吧,有南宫在,你们一定会找到血滴子的,我要去找师傅,我不放心他老人家,”柳柳一听,当然同意了.只是有些不放心他一个人:“你小心些,如果有什么情况,立刻通知我,我会帮你的。”柳柳一想到阿松前辈是因为自己要来找他,所以才会被人抓走的,心里很是不安,但愿阿豹可以找到他老人家。

    其余的人随着南宫月前往无量山而去,无涯子前辈正住在无量山上。

    两天后,到达无量山。

    无量山上,满山的积雪被阳光照射,化为清泽的水份,照得整座山头亮莹莹的分外耀眼,无量山山形陡峭,连上山的路都没有,只有那崖壁上碎石点点,点缀着翠绿色的藤罗,大家仰天望过去,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这怎么上去呢?”

    “施展轻功上去,”南宫月冷然的开口,要不然怎么会见不到他师傅呢,正因为这无量山没法上去,所以才见不到无涯子前辈,能上得了无量山的人修为一定极高,就算上得了无量山,还要过他师傅的阵法才能见得了他人,所以说无涯子前辈是分外难见的。

    “啊,”有人抽气,这里除了南宫月和柳柳,剩下的只怕就是疯怪五郎君可以上去了,其她的人根本没有把握上得了无量山,只能望山兴叹,柳柳知道大家的为难,不过有她和南宫月上去就行了。

    “你们留在山下吧,我们上去就行了,”柳柳冷沉着声音命令大伙,她早心急如焚了,掉头望向击宫月,南宫月伸出手一拉她的身子施展轻功往无量山上疾驶而去,身后的疯怪五郎君不放心主子,也紧随其后的跟了上去。

    南宫月拉着柳柳,风从他们耳边飘过,只听得悬崖两边的枝叶簌簌生响,脚尖轻惦,身上的衣衫飘飞着,刹是好看,就像两只双飞彩蝶飘过,看得山下的人呆了,久久反应不过来,等到回过神来,崖边哪里还有人影子,他们早上山了。

    山头的风光比山下美多了,柳柳和疯怪五郎君随着南宫月的身子往前面走去,无涯子前辈住的地方果然摆了阵法,寒气四窜,物生异相,触目的都是凶神恶煞的东西,柳柳知道这都是虚幻的,阵法营造出来的。

    好在南宫月对这些阵法很熟悉,很快走进去,还没站定便听到一声爽朗的笑声传出来。

    “是月儿来了吗?快进来让为师瞧瞧。”

    “是,师傅,”南宫月恭敬的抱拳,拉着柳柳的手走进那用竹子搭成的古色古香的屋子,屋前还用竹子围了菜圃,长了许多的青菜果蔬,在空地上还放了一套竹制的桌椅,上面摆了上好的茶具,不过柳柳来不及再多看,就被南宫月拉进小竹屋去了。

    竹屋里雅致清新,墙上挂着山水画,桌上是文房四宝.窗前摆着琴台还有一些别的乐器,柳柳看得咋舌,没想到这山中竟有如此别致的地方,看来这无涯子不似一般的老翁,怕是个有情趣的老者,正想着,便听到有人的声音响起来。

    “主子,你慢点,”说着话儿,有人打起了外屋通向内室的一扇竹帘,一个梳着髻的童子走出来,随之而出的竟是一个年轻的男人,眉目如诗如画,虽然不及南宫月,可是举手投足间却儒雅致极,周身散发出一股书香之气,好像就是从那书里走出来的白面书生,柳柳不禁猜忌,这人是谁,便听到南宫月低沉的声音响起来。

    “师傅,来打扰你老人家了。”

    “你这小子从来不来看我,这女娃子是谁?”原来这个年轻的书生模样的人竟然真的是无涯子前辈,柳柳还是第一次如此失态,足可以用目瞪口呆来形容此刻的样子,幸好这个无涯子前辈说出的话带着无尽的沧桑,要不然还真的分辨不出他究竟有多少年纪了。

    “晚辈柳柳见过无涯子前辈,”柳柳抱拳向无涯子打招呼,无涯子笑眯眯的招呼他们两个坐下来,看着柳柳的眸光,是越看越有精神,越看越有点喜欢了。

    “南宫,这是你媳妇吗?”无涯子开口问,柳柳一听到他的话,脸色有些暗沉,唇角染起冷意,淡淡的开口:“在下和南宫只是朋友,柳柳来拜访无涯子前辈是因为有事请教?”

    无涯子看着眼前女娃子不但长得美貌,而且那周身的清灵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举手投足间尊贵无比,掉头望向一边的徒儿,徒儿望着人家的痴缠的眼神,只怕是流水有意,落花无情啊,这小子一向眼高于顶,没想到也有人看不上他啊,不过既然是月儿的朋友,他做师傅的自然要给他面子。

    “好吧,你们来问我什么事啊?”

    “在下想找到血滴子,不知道前辈可知道哪里有血滴子?”柳柳说完紧盯着无涯子,生怕他再来个不知道啥的,一颗心提到了嗓眼上,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手心全是冷汗,一旁的南宫月看她紧张成这个样子,忙伸出手拍拍她的手:“柳儿,别紧张,师傅知道一定会告诉你的。”

    那样深情款款的,无涯子感叹,还真和自个年轻时候有些相似呢,叹息了一声,指了指对面的另一座山头:“血滴子确实有,其实雪秀峰那个女人手里有一株呢,就在对面的山上,看到了吗?那座俊秀的奇峰上面,就有血滴子,可是她是不轻易把血滴子给人的,就算你们去了,也未必能拿到。”

    无涯子的话音一落,柳柳那叫一个激动,哪里听得到无涯子前辈的意思,只要知道那里有血滴子,她就不怕了,就算是求那个女人,或者是一命抵一命的换那个药,她也要救凤邪的命。

    “南宫,快,我们去对面的山上去,请问无涯子前辈,对面山上的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无涯子无奈的叹息一声,那个女人最恨的就是天下有情人了,不知道眼前这女娃子去取血滴子是为了谁,如果是为了心上人,根本就不可能拿到解药,还要被她折磨死。

    “她是我师妹云姑,她的性情古怪,因为?”无涯子前辈本来想把师妹的事讲给他们两个听,谁知道眼前一阵风飘过,根本没有人影了,不禁苦笑了一下,看来那女娃子是为了心上人啊,可怜的南宫怎么和自已当年一样呢,师妹喜欢的是大师兄,而自己喜欢的是师妹,谁知道大师兄只把师妹当成妹妹对待,后来另娶了别人,大师兄成亲那日师妹闯迸去杀了新娘子,从此后大师兄恨她入骨,一生再也不见她,而自己这个可怜人,对师妹那么好,却得不到师妹的半点反应,就算他住在师妹对面的山上,师妹也从不准他踏进去一步,否则就和他拼命。

    无涯子眸光迷离的坐在竹屋里想事情,而柳柳和南宫月已经下了山前往对面的山峰,对面的山峰叫雪秀峰,南宫月是知道的,也知道对面的山上住着一个美貌的女人,经常在山间飘来飘去的,小时候自己见过一次,还以为那个女人是鬼呢,后来被师傅训了一顿,才不再叫她鬼,不过内心还是认为那个女人是一个鬼,而且他从来没听师傅说过,那女人竟然是他的师妹。

    雪秀峰和无量山一样没有上山的路,南宫月和柳柳还有疯狂五郎君上了山,还没等到三个人站定,耳边香风飘过,眼前立着一苗条身材的女子,头上长发披肩,用一块烟霞罗拢着,身上着一件黑色的袍子,邪魅而张扬、却又带着江湖侠女的意味,只见她头未掉过来,狠厉的声音已响起。

    “大胆,竟然敢上雪秀峰。”

    南宫月一抱拳,清润的声音响起:“在下南宫月,乃无涯子的徒弟.前来拜见师姑,”谁知道南宫月的话刚说完,那女人周身闪过森怒,一甩手一记耳光扔了过来,南宫月饶是慢了半拍,好歹也接住了,握住眼前这个女人的手,脸色冷沉下来,这还是个长辈的态度吗?

    “师姑,有话好好说,为什么打小侄,”南宫月冷冷的开口,他一个骄傲自负的人,什么时候被女人甩过耳不,虽然这女人没打到他,可是却使得他生气,脸色阴暗,琉璃瞳孔闪着耀人的热气。

    柳柳已经看清楚眼前这个女人的脸,三十岁左右,瓜子脸,柳眉粉唇,年轻时候一定是个绝世佳人,柳柳猜测着,她和无涯子前辈都是怪物,明明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却生得一副年轻的样子,不知练的啥邪门的功夫,能把人保养成这样的。

    “打的就是你,无涯子个老不要脸的,竟然还让他徒弟上我的雪秀峰,”云姑说完毫无厘头的再对着南宫月出手,这次手里竟然多了一个兵器,一件带着月牙形的软刀,招招凌厉,步步紧逼的缠上了南宫月。幸好南宫月得了无涯子前辈的真传,才不至于死得难看,可是对付眼前的疯女人已是相当的吃力了。

    一旁的柳柳和疯怪五郎君赶紧开口叫了起来:“前辈,前辈,我们是我血滴子的,求前辈成全。”

    柳柳的话音一落,那云姑陡的一收手,一双美目射出慑人的光芒,狠狠的开口:“我就知道那个老东西没有安好心,竟然想来打血滴子的主意,真是痴心妄想,立刻给我下山去。”

    柳柳一听到云姑一口拒绝了,脸色陡的沉下来,寒意在体内游走,眼梢间吊起寒凌凌的光芒,沉声开口:“拿不到血滴子,我是不会走的,如果前辈不肯成全,晚辈就赖在这山上不走。”

    “哼,不走关我什么事啊?”那云姑冷哼一声,身形一闪,眨眼间消失了踪影,只剩下空荡荡的山头,枝叶摇曳,人影早没了,柳柳心急得都快哭了,刚看到点希望.竟然又消失了,凤邪哪里等得了这么长的时间,如果再拿不到血滴子怎么办,如果他有三长两短,只怕自己也没法活了,一死谢罪。

    南宫月看到柳柳整个人都快绝望了,知道她心急如焚,他知道他们折腾的这些日子,如果再拿不到血滴子.只怕凤邪就没命丁,怎么办?还是尽快找到云姑的住处,别看小小的雪秀峰,其实地方挺大的,要是慢慢找,真不知道找到什么时候,三个人心急却没有办法,这时候柳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一定要想办法拿到血滴子,眉头一皱,计上心头。

    “我们三个人用内力发出吼声,这山上回声大,如果那个女人不风我们,我们就用力的吼,让她不得安宁,我就不信她不出来。”

    柳柳的主意一定,其余两个人全都赞成,三个人运用内力,发出虎啸狮吼,一波一波在山上回荡,震得林中的鸟雀四处乱窜,顿时山林间热闹极了,树木摇晃,动物狂奔,吼声震天,果然不大一会儿,那女人出现了,满脸的愤怒,黑色的袍子张扬的飞舞起来,长发飘飞,那张精巧的脸上阴暗冷骜。

    “你们想干什么?”云姑的话凉飕飕的,好似那六月心里遇到了鬼一样。

    “如果你不给我们血滴子,我们三个人白天黑夜的让你不得安宁,”柳柳无赖上了,为了拿到血滴子,她什么形像都顾不了,一个堂堂的国母连形像都不顾了,只要一想到凤邪此刻受到的罪,或者不知道他坚持得到他们回去,一想到这个可能,柳柳只觉得心神俱裂,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跌到地上去。

    “云前辈,求求你把血滴子给我吧,”柳柳轻声的哀吟,南宫月看得心里如被刀削过一样,从前的她是何等狂傲的一个人,没什么可以击挎的,只怕一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都不会让她低头半分,或者皱一下眉头,但是现在她看到她是如此卑微的去哀求眼前的这个女人,只为了求得那解药血滴子。

    “柳儿,你别求她,我们自己找,就是翻遍了整个大山,我们也要找到血滴子,”南官月实在看不下去了,伸出手去拉柳柳,柳柳挺直的脊梁动也不动一下,眼神直直的落至云姑的身上。

    云姑听了南宫月的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好啊,你可以试试看,就算你找到血滴子,看拿回去可有用,解不了毒,只送了一命罢了。”

    南宫月一听,知道那血滴子个中还有名堂,如果这个女人不说,他们拿回去救不了皇上有什么用呢?当下无法再说什么,只能气恨恨的看着那女人狂妄嚣张的大笑着,明明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偏还装嫩,南宫月的眸子不屑的望向别处,看也不看那女人,再看他就被她气得抽风了。

    云姑笑够了,斜眼望向跪在地上的女人,就那么直直的迎视着,坦然,不卑不亢,完全没有恼羞成怒,整个人落落大方,倒显得她小家气了,云姑不由得有些气闷,这成了她一个人唱独角戏了,本来想离开不理这三个人,可是自己一走,只怕这女人又开始吼起来,那她不就不得安生了吗?

    “说吧,你想拿那个血滴子救谁?”气恨恨的开口,柳柳一听到她的话,笑了起来,这女人总算拿他们没办法了吗?太好了,飞快的开口:“我的相公,那蛊毒本来是我身上的,他用内力把那虫蛊引到他身上去了,所以我不能让他死,”柳柳的声音此时是那么的感性,带着浓厚的深情,执着的望着眼前的女人,谁知道云姑听到她的话,脸色竟然难看起来了,想到她至死汉有得到的爱情,别人竟然轻而易举的得到了,脸上露出阴森森的笑意,却意外的同意了,不过那眸中一闪而逝的暗芒。

    “你们跟我来吧,至于能不能采到血滴子可不是我的事情。”

    云姑身形一闪在前面领路,她穿着黑色的袍子,长发垂肩,要是半夜三更的别人一定会以为她是个鬼,柳柳起身飞快的跟上前面的影子,只见那影子根本不用脚走路,飘飘忽忽的疾驶过去,幸好三个人都武功高强,跟上她也不费什么事。

    一行人越过茂密的林子,阳光穿透间隙细密的洒在地上,投射下斑驳的影子,几个人飞快的在林中穿过,很快便看到一处碧色房屋,隐在林中,如果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出端睨,因为那上面被茂密的竹叶遮盖住了,下面是几间翠竹搭建的房屋,小巧而精致,门前栽种了各式的药草,形式不一,凌乱的分布在四周,空气中香味扑人,云姑停下来,走到一棵青郁郁的花果前,只风那是一棵四叶的植物,茎杆二尺两高,四片宽厚的叶子,在那叶子中间竟然有四粒红通通的小果子,鲜艳夺目,柳柳见南宫月的眸光紧盯着这四粒果子,立刻轻声开口。

    “这是血滴子吗?”

    南宫月研究了一下,根据书上的记载,这确实是血滴子,其实这株血滴子一定是这个女人从别处移植过来的,不过显然被她照顾得很好,或许她已经研究出如何栽种这血滴子了。

    “嗯,是血滴子没错,”南宫月的话音一落,柳柳哪里还敢什么,就算用抢的,她也要抢到这个血滴子,动作利索的伸手,一道劲风刮开她的手,传来云姑冷冷的声音:“你抢去了也没用,这血滴子另有窍门。”

    柳柳一听他的话。不知是真是假,当下不敢再有所动作,因为眼前只有一株血滴子,如果她把这个血滴子抢了去,结果没用,即不是害了凤邪,所以还是听听这女人说什么,再作打算。

    云姑见柳柳等三个人安静下来,转身坐到竹屋门前的竹椅上.悠闲的倒了一杯茶,茶香味四处飘逸,柳柳脸色难看极了,人命关天的时候,这女人竟然还如此悠闲的吃着茶,她真想一刀结果了她,可惜为了那血滴子,只能忍着。

    “云前辈,人命关天的事,请你一定要救人一命。”

    “也行,不过你要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把血滴子送给你,”云姑难得很好说话的开口,啜了一口茶,享受的闭起双眸,也不去看柳柳的脸,柳铆哪里不答应,此时此刻,就算是一万个条件她也会答应的。

    “好,我答应你,说吧。”

    云姑听着她的话,满意的开口:“一,你要让我看看你的诚心,现在跪在血滴子面前,我什么时候让你起来了,你再起来。”

    这个条件倒没什么,虽然南宫月和疯狂五郎君的脸色难看至极,因为主子可是皇后娘娘,这个老女人竟然让主子跪一棵植物,但是柳柳却不以为意,只要能救凤邪,她再受什么委屈都不怕,立刻认真的点头。

    “好,第二个条件呢?”

    “第二,服下这粒药丸,你就是一个没有记忆的女人,我住在这雪秀峰太寂寞了,你留下来陪我,哪都不准去,”云姑叹息着,这么多年来,她确实太寂寞了,这女娃子她看得颇顺眼,如果她留下来陪她,她就好心的把血滴子送给她救人,反正救一人得一人,她也没什么亏的。

    “什么?太可恶了,怎么能把她的记忆洗刷了呢,”南宫月和疯狂五郎君一听这女人的话,哪里愿意主子失去记忆,皇上就是为了救主子才中毒的,如果皇上被救了主子却失忆了,那可怎么办啊?

    “如果她不愿意,那你们立刻下山吧,我要睡了,最好在我起来的时候,看不到你们的人影,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说实在的,刚才我是没对你们下手.”云姑起身冷漠的哼声,掉头往里走去,身后的柳儿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立刻沉声开口。

    “好,我答应你。”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黑道皇后相邻的书:踏上巅峰生化末世的幸福生活福运来暗之职业经理人星祭贴身保镖网游之招魂牧师重生之快意纵横飞云诀春秋小领主玩赏天下医锦还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