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黑道皇后

第一百一十九京城,腥风血雨

【书名: 黑道皇后 第一百一十九京城,腥风血雨 作者:吴笑笑

黑道皇后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最强武神三国之召唤猛将限制级末日症候灭世魔帝超时空穿越超级败家子宰执天下天醒之路合体双修超能大明星神级盗墓系统极品小农场    大婚典礼正式开始,钦天监按皇室的礼仪一路行下来,繁琐而复杂,柳柳看得头疼,就连她手边的幕星也忍不住垂下头,这宫廷婚礼可真能折腾人,如此说来,柳柳倒感谢皇上当初的为难了,正因为他的为难,使得她省了多少事啊,柳柳自嘲的笑笑,旁边的凤邪一直在注意柳柳的动静,看她的脸色忽明忽暗的,以为她想起自己当初大婚所受的气,脸色不免有些紧张,轻声唤了一句。

    “柳柳,你没事吧。”

    柳柳抬头,加皇上一脸担忧,忙摇头,松了一口气,礼仪总算结束了,新郎和新娘被送入洞房去了,宾客在王府管家的引领下前往花园而去,因为桌席太多,王府别的地方容纳不下,便把桌席摆到了花园中,红色的灯笼映红了整个王府,大家按序就座,抬头见皇上,皇后娘娘和太后娘娘的宴席开在别处,顿时松了一口气,一时间场面又热闹起来,彼此间侃侃而谈,眉飞色舞,丝竹之声缭绕,歌舞跳起来。

    炎亲王府的贵宾亭里单开一席,皇家之人在此用膳,此举有两个用意,一来怕铁血十三鹰再出现,二来怕外面的大臣们不自在,这里面的桌席除了皇室的人,还安排了丞相柳霆,兵部尚书金绍远,还有礼部尚书白涵三个人作陪,君臣同欢,这几个都是君子坦坦荡荡,倒真处甚欢,边吃边商量对策。

    只有那金绍远的目光似有若无的扫视着一旁立着的黛眉,五年的时间里不见,他总会想起这个妖娆的女子,只可惜两个人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一直没有交界,此次再相见,金绍远发现自己对她还是有感觉,可是人家愣是看也不看他一眼,不禁有些郁闷,喝起酒来倒猛了几分。

    柳霆和白涵看也不看那家伙,两个男人比较关心的是眼下的形势,本来出现一个襄王爷就已经很难应付了,那家伙藏头藏尾的,东打一下,西击一下,根本让人防不胜防,现在竟然出现了铁血十三鹰,这铁血十三鹰是很有名的,一直居住在沙漠之中,听说生吃兽肉喝人血,根本是小儿科的事,这样的人戾杀之气不言而喻,这种人一直是传言,没想到他们竟然来到京城来了,而且一出来便杀皇上,看来他们和皇上有仇。

    “眼下该怎么防备这些家伙呢?”白涵皱眉,眸子里闪过愤怒,这些可恶的人渣,眼下天凤正处在不安的时期,他们不去对付外敌,竟然专门对付皇室中的人,要是皇上出了什么事,天下必乱啊。

    “那铁血十三鹰一定还在京城里,我们立刻派兵挨家挨户的下去搜查,务必要查清这些人的下落,然后一网打尽。”柳霆冷声的开口,脸色阴鸷,抬头盯着一直未发言的皇上。

    凤邪并没有说话,倒是他身边的柳柳沉吟了一下,清冷的出声:“那铁血十三鹰怎么会知道皇上今日要前往炎亲王府,还在来王府的路上刺杀我们,这样想来,他们京城必有落脚点,或者有内应,他们的人一直在监视着我们,所以本宫赞同丞相的建议,立刻派兵下去搜索这十三人。”

    “好,臣回头立刻去办。”柳霆点头,凤邪吐了一口气,白晰的脸色暗沉无比:“一并查了襄王凤罗的下落,多于那些可疑的店铺,一查到底,凤罗在京城一定有他的产业,只要查清了,立刻封了他的产业。”

    “是,皇上。”柳霆和白涵点头应声,金绍远喝得有些高了,不过还不忘点头。

    柳霆对于皇室此时的处境有些担心,因为铁血十三鹰既然如此有本事,任务不完成绝不可能松手的,他们一定会再次动手的,依着他们那些狂傲自负的心态,一定会闯进皇宫刺杀皇上的。

    “只怕那铁血十三鹰会再闯皇宫刺杀皇上,只要他们几个人同时动手,只怕皇上就不是他们对手了,何况是十三个人。”

    柳霆的话一落,柳柳点头,这倒是真的,那十三个人的能力绝对不容小觑,尤其是为首的几个人只怕武功都是一流的,就是靠后的一些鹰也都是一等一的好手。

    “本宫身边有一些奇人异士,我会让他们立刻给皇宫几个重要的地方布阵,防止铁血十三鹰的加害,如果他们强行闯阵,必然惊动周围保护的人,他们就不会得手的。”柳柳冷静的开口,几个人点头。

    对于贵宾阁的严谨小心,外面可就散漫得多了,大家伙儿吃饱喝足,一直闹到半夜才各自散去。

    凤冽并没有在洞房里,派了两个手下保护王妃,自己在前面敬了一会子酒,便跑到内阁来商议事情,一直呆到很晚,亲自把皇上和皇后娘娘还有自个的母后送上了辇车,才摇晃着回新房去。

    暗夜深沉,辇车行驶在寂静的街道上,街道两边有成排的侍卫守着,寒风吹过,吹得心里轻颤起来,街道两边的树木簌簌作响,配合着车轮辗动的声音,越发的碜人心脾,不过一直到进了皇宫里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大家松了一口气,看来那铁血十三鹰今天晚上不打算出现了。

    一连几天宫内宫外都没有事,大家提着的心越发的紧绷了,这些人就藏在暗处,伺机而动,暴风雨前的宁静,越发的让人感到窒息的沉重。

    兵部和顺天府出动了大量的兵马全城搜索,结果是搞得人心惶惶,日落闭门,日出开门,京城再也不似以前的繁华昌盛,好似陷入了一座死城,暗夜中,大街上一个人影都没有,残叶在空中翻滚,夜凄凉,惨暗无光,半空黑云罩顶,天凤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阴暗,这是一个劫数,前人种下的因让后人来承担,太后娘娘一下子老了几岁,整个人惶惶不安。

    皇上把武林中一些名门正派的人调用了一些,柳柳把七星楼的人也调用了一部分过来,正义和邪恶之间的斗争正式拉开帷幕。

    皇宫内苑中,到处摆了阵法,就连侍卫都不敢轻易走动,怕触到机关,这样的日子使得凤邪暴怒得想杀人,可是杀谁呢,坏人躲在暗处,根本抓不住,那些恶人就像嗜血的蝼蚁,总是乘人不注意的时候来一场恶劣的撕咬。

    柳柳亦烦躁萧杀,主子们都这样了,太监和宫女谁敢有半点动静啊,大家除安份的做事,其余的时间大气都不敢出,就连幕星这时候也显得很懂事,不吵不闹,安静的呆在寝宫里,也不乱跑。

    他们只有等待,因为找不到他们的踪迹,等待是最好的方法。

    不过,铁血十三鹰还是来了,带着强烈的腥风血雨飘进皇宫里,暗沉的夜色中,远远近近的看不到星辰,寒雾缭绕,皇宫内的一切物都婆娑渺茫看不真切,冷风扫过,吹得树梢摇曳,斑驳的枝影说不出的鬼魅,太监和宫女呆在各自的岗位上,谁也不敢乱动,饶是这样,还是止不住的冷汗淋淋,汗毛倒竖。

    一个多事之夜啊。

    上书房外很快便听到了兵器交集的声音,柳柳待在未央宫里,冷静的听着从那个方向传来的呐喊声,心里担心起来,皇上不知怎么样了,但是她不能走出未央宫,因为她要保护好儿子,如果铁血十三鹰伤害到了儿子怎么办?最重要的是上书房那边人手足够了,有柳霆和炎亲王他们在,皇上不会有事的。

    可是一无所知的焦虑使人受不了,柳柳立刻唤来红袖,前往上书房一探究竟,红袖闪身奔了出去,不大一会儿功夫便奔了回来,禀报给柳柳:“主子,皇上一点事也没有,丞相大人和炎亲王爷在那边保护他们呢。”

    “嗯。”柳柳点头,耳边的厮杀之声已经没有了,难道那铁血十三鹰被击退了,不过为什么这未央宫却没有事呢,她以为那些人不会忘了未央宫的,因为这里住着的可是当朝的国母和太子殿下,不是最先应该暗杀的就是他们吗?结果怎么会最危险的地方却最没有事呢,柳柳皱眉,百思不得其解。

    “那边已经没事了吗?”

    “是的,主子,好像抓住了两个人。”红袖禀报,刚才她过去,那十三鹰便退了,不过在退的时候有两个人触动了机关,被抓住了,柳柳一听,立刻站起身,身形往外闪去,冷冷的吩咐几个手下保护好太子殿下,带着红袖往上书房走去。

    远远的便望到上书房门前灯火通明,许多侍卫的手里高举着火把,把上书房照得亮如白昼,一堆人围成一圈,柳柳看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事,脚下一滑,身形飞快的闪过去,早有眼尖的太监叫了起来:“皇后娘娘驾到。”

    那侍卫立刻自动让出一条道来,柳柳走过去,只见那两个黑衣人已经被锁起来了,脸上的黑布也被扯掉了,露出本来的面貌,其中一个人竟然是万风茶庄的风九,柳柳难以置信的张大嘴:“风九,你竟然是铁血十三鹰?”

    风九没想到竟然有人能认出他来,立刻抬首望了过去,眼眸落到一双深不可测,凌寒冰冻的眸子里,诧异过后,不禁脱口而出:“七夜,没想到七夜竟然是皇后娘娘,真是幸会了。”他讥讽的笑起来。

    柳柳蹲下身子,清冷的声音锐利的响起来:“风九,你们为什么要杀皇上,究竟何皇上有什么深仇大恨,要知道皇上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天凤就乱天了,难道这些你们都不知道吗?”

    风九冷哼一声,抬头不屑的扫了一眼凤邪:“杀父灭家之仇,恨不得杀了他的血食了他的肉,方能解恨。”

    柳柳俏丽的脸上罩上冰霜,她已经把凤家的事了解透彻了,要说凤家有什么对不起人的,那就是杀了苏家的一百多口人,还有就是先皇把凤罗撵出了京城,其他的并没有大的过错,更不要说杀这么多人了,如果这些老人都说是凤家杀的,只能说是他们背后的人愚弄了他们。

    “风九,你给我听着,曾经你是我的朋友,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只想告诉你,凤家并没有滥杀无辜,所以说你们一定是被什么人利用了。”

    柳柳冷冽的声音深沉的响在夜色中,风九一愣,对于七夜的为人他是知道的,她不是个轻易打诳语的人,可是叫他相信义父骗了他,他是绝不可能相信的,风九身边的另一个黑人冷冷的开口。

    “我劝你们立刻放了我们,要不然明天你们就会后悔的。”

    凤邪一听这人的声音,煞气顿起,身形一闪,五指凝聚成强大的光波击向那说话的人,随之而来的是怒吼之声:“大胆,既然落到朕的手里,你们还想活命吗?”

    柳柳立刻挥手击飞了凤邪的一些内力,那个人已经受了重伤,柳柳的脸色有些难看,皇上太冲动了,本来还可以利用心理战打破风九的心房,这下恐怕不行了,果然那黑衣人的重伤刺激到了风九,风九脸色阴鸷,唇角浮着嗜血的戾气。

    “有本事你们杀了我们,相不相信明日就是以一抵十的命,不,应该是以一抵百命。”

    “风九,你疯了,你还是交待吧,别抗争了,这没有好处,难道你们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天凤乱成一团吗?”柳柳又气又急,声音凌寒,她没想到风九竟然是十三鹰,不是说十三鹰常年居于沙漠吗?如此看来这十三鹰很可能分散在各个地方,至于沙漠之上都只是一个传言吧。

    “你别想从我嘴里套出什么话来。”风九闭上眼睛,看也不看周遭的人,柳柳知道今天是问不出什么话来了,一挥手,便有侍卫走过来,把这两个黑衣人拉下去关了起来,柳柳抬头冷冷的望着凤邪:“皇上,现在我们需要的是分外冷静,只有冷静以待,才会制敌于手中,如果一味冲动,只会坏事的。”

    柳霆和凤冽等点头赞同:“皇后娘娘说得极是。”

    不过皇上愤怒也是正常反应,一个帝皇的底线被这两个人挑战了,若非忍住只怕此时他早就挥剑斩了这两个人了,还会留着两个活口吗?

    凤邪精致的五官上,阴鸷慢慢隐去,凉薄的唇勾出凌厉,一甩手转身往上书房走去,他是懊恼自己刚才的冲动,可是一个帝皇又拉不下脸面来说些什么,只得恼怒的离开,柳柳站在他的身后,也不去计较他的态度,此时此刻,所有人最好同心协力,这样才有可能把暗处的这些恶障铲除了。

    “来人,立刻吩咐御医进牢房给那个伤者医治,千万不能让他死在牢里。”

    “是,皇后娘娘。”有侍卫立刻应声,跑出去找御医,柳柳抬头望了一眼身边的几个男人:“你们一起进来吧,商量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柳柳叹息着朝上书房走去,想到今儿个得到的消息是南宫月不在府里了,那座宅子也以低价出售了,所以现在南宫月不知去哪了,柳柳想着前几天南宫月来见自个儿,后来就出现了铁血十三鹰,这些人不会和南宫有什么关系吧,这种想法一起,她的脑海里便挥之不去了,不过,光靠自己的猜测,她可不敢随便说出来,还是等等再说吧。

    几个人在上书房里落定,齐齐的望着皇上,皇上已经恢复了邪冷的本色,俊美的脸上看不出先前恼怒的痕迹,唇角勾出一抹凉薄的笑,扫视了一下自己的臣子,暗沉无比的声音响起来:“刚才那个人说的话你们都听到了,今夜只怕铁血十三鹰会有什么行动?当然两个被抓了,金绍远,立刻调动兵部的人加强街道各处关口的巡逻,千万不能让那些人伤害到百姓,从现在开始我们所有人要全力以赴的等待着那些人的行动,相信他们接下来还会有所行动的,十三鹰在京城必然有老窝,这几日的搜查结果是我们根本什么都没得到,就连凤罗的下落也不见了,这说明他们隐蔽得很深,很有秩序,而且这十三鹰的背后只怕有一个更难缠的对手在坐镇指挥,要不然他们不会如此有条致理的。”

    “是,皇上。”几个人同时起身领命,柳柳赞同的点头,眼下只能这么做了,再没有其他办法可想了,敌暗我明,眼下她们相当的被动,只能等敌人动起来,出其不意才能制敌于死地。

    “好,你们都下去吧。”凤邪挥手,几个人鱼贯的退了出去,上书房里只剩下凤邪和柳柳,两个人相视了一眼,凤邪的脸上柔缓了下来,想起刚才自己的冲动坏了事,不禁轻声开口:“刚才是朕鲁莽了。”

    “算了,眼下还是等他们的动静吧,我想明日只怕会有什么大的动作,我们还是早点休息应付明天的事情吧。”柳柳站起身,这种时候她能说什么呢,凤邪张嘴想叫住柳柳,但这种时候,他还是不要惹她烦心了,而且儿子在未央宫里,要是儿子出了什么意外,就是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的了。

    “柳儿早些休息吧。”凤邪在身后轻柔的说,眼眸一直追随柳儿的消逝的身影,脸上是一抹落寞。

    长廊里,宫灯跳动,被冷风吹得四处摇曳,柳柳领着红袖和几个小太监往未央宫走去,紧跟着她身后的红袖轻巧的开口:“娘娘,今天晚上的事好奇怪啊。”

    柳柳停住步子,她也觉得有点奇怪,就是猜不透哪里奇怪,此刻听到红袖的话,停住脚步,冷静的开口问:“红袖,你说哪里奇怪呢?”

    “主子知道吗?除了上书房,太后娘娘的慈宁宫也遭到了这些人的破坏了,幸好武林盟主战云领着一些武林高手躲在暗处,那些人才没有得手,为什么连太后的慈宁宫都遭到毒手了,皇后娘娘的未央宫却没有半点事呢,这不是很奇怪吗?”

    红袖轻柔的声音在月夜中轻荡起来,飘散的很远,带着凉飕飕的冷气,柳柳只觉得心里一颤,手指儿竟然有些冷,难道这十三鹰里面有南宫月的存在,只有南宫月是不忍心伤害她的,还是这十三鹰里有花无幽的存在呢?究竟他们哪一个在里面,因为知道她住的地方,所以不对未央宫下手吗?一想到这种可能,她的心好像被人抽过似的疼痛,为什么这些人总要争斗呢,什么时候才能安宁呢。

    “难道是他?”

    柳柳和红袖同时开口,柳柳轻挑眉,不知道红袖猜到谁了,清冷的出声:“你说的是谁?”

    “花无幽,因为上次不是说他好好的不见了,难道他是加入了十三鹰,或者他就是十三鹰,要不然为什么对娘娘的未央宫不动手呢。”红袖知道花无幽对皇后娘娘情有独钟,如果他真的在十三鹰里面,断然不会对皇后娘娘动手的,柳柳未置可否,轻声的开口。

    “还有一种可能,那个人是南宫月。”

    “南宫月?不可能吧,他那样一个谪仙似的男人,心地也不坏,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杀人不眨眼的事情呢,我估计十三鹰里面没有他。”红袖一口否决掉了,因为南宫月怎么看都是那种心地善良,救国救民的美男,虽然有时候很冷,但是她不相信那样一个恍若世外谪仙的男人会杀人不眨眼,这和先前的形象根本是两个极端啊。

    柳柳听红袖一说,也觉得不太可能,虽然南宫月不见了,那天晚上也有些激动了,但她怎么能怀疑十三鹰里面有南宫月呢,他是那种很有原则的人,瞧瞧自己的样子,还当他是朋友吗?朋友怎么能随便怀疑呢,柳柳自嘲的笑笑,回身往未央宫走去,经过红袖的一番话,她竟然觉得心里松了一口气,她害怕十三鹰里有南宫月,他那样一个神仙般的人,应该是善良的,怎么能和那些嗜血的贼子相提并论呢。

    “好,回去吧,是我想多了,不过总感觉到十三鹰里有一个认识本宫的人,要不然为什么单单不打未央宫呢?”

    “也许那个人就是花无幽。”红袖气急败坏的说,谁叫花无幽有前科呢,他本来就是那种大恶的人,现在就算是十三鹰的人也没什么奇怪的,不过她想想那家伙是十三鹰便觉得生气,以前大伙可都拿他当朋友一样的对待,结果他真的是十三鹰,她们该怎么对他呢,是杀了他为民除害呢,还是任由他继续害人。

    “估计也不是那家伙,因为花无幽是被凤罗利用了的,凤罗应该和铁血十三鹰是两路人,如果是一路人,为什么凤罗出现这么长时间了,铁血十三鹰才出现呢?”柳柳冷静的分析过后,也觉得有道理,可是这十三鹰里究竟有谁是认识皇后娘娘的呢?

    “娘娘,夜色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明月恭敬的开口,夜已经深了,柳柳感到寒气浸透到她的肌肤,抬头望着长廊外,更深露重,很快就要冬天了。

    “好,回去吧。”一行人加快脚步往未央宫走去。

    第二天一大早,整个京城都乱了,陷入了疯狂的恐慌中,就是大白天也没人敢出去了,城门的高杆上一顺儿挂了十几颗的人头,血迹顺着栏杆一直流到城墙下面,变成了黑褐色,血色冲天,满天的乌云罩顶,大白天,京城的街道上一个人影都没有,狂风卷得街道边的招牌东摇西摆的,落叶满天翻飞,就是关着家门,也可以听到里面传来嗌嗌的哭泣声。

    早朝之上,大臣们惶恐的脸色惨白,不知道这接下来要轮到谁死,那挂着的头颅被取下来,竟然有一半是朝廷官员的人头,还有一半是京城有名望的富豪之家的人头,此事一传出来,百姓倒是松了一口气,那些当官的和有钱的可就慌了,可是这铁血十三鹰神出鬼没,根本让人防不胜防,兵部出了大队的人马,经过一夜的巡逻,还是让他们得手了,这可怕的力量就像瘟疫一样漫延在京城中,只怕接下来漫延得会越来越快,就算除掉了铁血十三鹰,京城只怕也要死了一大部分的人,这可怎么办,皇上高座在金銮殿上,让大臣们立刻拿出一个主意来。

    下站着的一堆臣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丞相柳霆皱眉:“皇上,臣想,昨夜兵部尚书亲自带人巡查京城,竟然还是让那些人得了手,臣以为,这十三鹰里面肯定有一个人对京城相当的熟悉,熟悉到连官府的动向都了如指掌。”丞相的话一出,那大臣里面就像炸开了锅一样,你看看他,他看看你,全都怀疑身边的人就是奸细,就是那个大恶人。

    一时间大殿吵杂声不断,指指点点,凤邪阴鸷冷沉,周身杀气窜出来,就像修罗在世,啪的一拍龙椅,冰冷的开口:“现在是赶快拿出一个对策来,不是吵闹不停的时候。”

    皇上的一句话掷下来,大殿上再次安静下来,垂下头一言不发,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可想啊,人人都哭丧着脸,正在这时,大殿外响起了太监的声音:“皇后娘娘驾到。”

    大臣们立刻跪了下来,对于皇后亲临金銮殿的事,谁也不敢议论,这女人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她的狠戾可不比那十三鹰差多少,大殿上响亮的声音:“臣等叩见皇后娘娘。”

    柳柳走进大殿,阳光穿层而过,照在她的身上,使得她好像踏着金光而来的神人,为天凤带来祥和的使者,对于皇后娘娘的能力,大家是有目共睹的,谁也不敢小觑她的能力,柳柳走到皇上的龙座前,恭身开口:“柳儿见过皇上。”

    凤邪冷冷的脸色总算有了一丝暖意,这一早上他的心情遭到了极点,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昨天他一夜没睡,就怕生出什么枝节来,没想到越是担心的事,它越容易发生,一大早便传出这种事来,怎不叫人愤怒,真想立刻把昨晚上抓住的两个人杀了,以泄心头之恨,但他知道这时候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昨儿晚上被杀的人只怕是一个警告,如果他们不放了那两个人,对方还会下手的,像这样杀下去,京城很快便乱了。

    “起来吧。”

    “谢皇上。”柳柳站直了身子,凤邪一伸手拉她到身边的凤座之上,自从上次柳柳来过金銮殿,皇上特意命人定制了一张凤座,金光灼灼,华丽至极,柳柳一扬水云袍,优雅的坐在凤邪身边的凤座之上,锐利的眸光扫向下首跪着的一班大臣。

    “皇上,柳儿听说昨儿个晚上,有人被杀了?”柳柳淡雅的声音响起来,那般和煦,却带着几不可察的杀机,隐隐的透出来,这些大臣谁也不敢多言,等着皇后娘娘接下来的话,皇后无事不登金銮殿,她有事才会出现呢,眼下这种状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人只求自保。

    “杀了十几个人,手段恶劣至极。”凤邪一说到这些,周身便染上怒意,脸色阴鸷至极,森冷的扫视着大殿下面,这么多的人竟然拿那十几人没有办法,凤邪越想越生气,偌大的天凤朝,竟然拿一班蝼蚁之辈无法,难道真是天凤的一大劫难不成,先是凤罗,再是铁血十三鹰,即便出动了江湖中的人,大家也不知道铁血十三鹰有什么来路,没有来路就无法掌控他们,所以只能一直处于下风。

    “那么所有人都没办法吗?”柳柳柔润的声音中带着不透抗拒的清冷,淡淡的回旋在大殿上,不怒而威,气势慑人。

    这时一直沉默无声的护国大将军司马平潮,出列走了出来,恭敬的抱拳开口:“臣启禀皇上,皇后娘娘,眼下还是先放了那两个人犯才是真的,要不然今儿个晚上只怕又要杀人,这样京城就乱了,就是大白天,街上也一个人影都没有,望皇上和皇后娘娘明鉴。”

    司马平潮的话音一落,金绍远和白涵便不赞同他的话,费了多大的劲才抓住两个人,现在竟然放了,如果放了,回头再让他们出来杀人吗?两个人一先一后的走出来:“禀皇上,皇后娘娘,臣认为此举不妥。”

    丞相柳霆凝眉,此举有利有弊,就是关押了两个犯人,也没什么好处,最多是把他们杀了,这些人都是硬汉子,即便他们用刑,只怕他们也未必肯松口,到时候整死了,那些人只怕更疯狂,所以眼下关也不是,放也不是,柳霆想到皇后娘娘既然出现在金銮殿上,一定自有主张,便沉默不言,看着眼前的势态,凤邪和柳霆一个想法,柳儿既然出现了,她心中必有主张,边看着眼下的动静,沉默不语。

    柳柳淡淡的挑眉一笑,眸光扫向白涵和金绍远:“如果不放,你们有什么好的对策救今天晚上即将遭到恶运的人。”

    此言一出,大殿上的人都明了皇后娘娘的意思,看来娘娘是主张放人的,既然娘娘都拿定了主意,他们这些人怎么能违抗呢,立刻有人出列,大声的开口:“臣赞成放人。”

    此言一出,大殿上一大半的人同意放人,还有少数一部分是沉默不语,看来看去,只有金绍远和白涵不同意放人,两个人相视一眼,抬头望向皇后娘娘,看来皇后娘娘是主张放人了。

    “放人吧,没有办法做那么长远的保护措施,至少要保护今天晚上的人不被杀害。”柳柳站起身子,望向皇上福了一下身子:“为表诚意,柳儿决定亲自去牢里放人,希望能免除今晚那些人被杀的命运。”

    “柳儿。”凤邪狭长的细眉挑高,料峭的寒意挂在眉梢,璀璨的眸光闪过一抹不赞同的神色,柳儿可是堂堂的皇后娘娘,怎么能亲自去放那些个坏人呢,但看到柳儿一脸的认真,眼神间闪过一丝若有似无的慧诘,他的心里不禁一动,难道柳儿有什么计策,一想到这,立刻松了口。

    “好,朕准了。”

    “谢皇上。”柳柳谢过皇上,回身扫了一眼大殿下面的臣子,冷冷的声音响起来:“丞相陪本宫一起去牢里放了犯人吧。”

    “臣遵旨。”柳霆恭敬的垂首应命,跟着皇后娘娘的身后往牢房走去。

    金銮殿上传来响起:“退朝。”

    地牢里,柳柳望着风九和那个受伤了的黑衣人,在御医的救治下已经好多了,不过眼色间却是冰寒一片,不屑鄙夷充斥在眼眸中,柳柳蹲下身子望着风九,眼神是诚挚认真的:“风九,如果你相信我,就回去好好查查,你们的父母真的是凤家杀掉的吗?如果不是,那么你们就成了别人手里的工具了。”

    “你胡说什么,我们是不会上当的,难道是谁杀了我们的父母,我们会不知道吗?”躺在地上的黑衣人大声的冷斥,丝毫不相信柳柳的话,说完看不看柳柳一声,柳柳抿唇一笑,那笑一点温度也没有,伸出手握住风九的手:“风九,请你相信我一次。”

    风九望着柳柳的黑幽的瞳孔,难得的挑唇笑:“你们打算放了我们吗?”

    “是。”柳柳点头,站起了身,示意身后的牢卒打开风九和那个黑衣人身上的枷锁,望着他们:“你们走吧,回去以后请告诉那为首的人,最好放手,别再杀人了,我们并不是那么无能的。”

    风九不再说话,伸出手扶住旁边的黑衣汉子,两个人一起离开了牢房,早有侍卫立在外面把他们送出了皇宫,风九因为怕有人跟踪他们,所以一直在京城转悠,足足有半天的时间,直到确定没有人跟踪他们,才掉头准备回去,走出狭小的巷子,只见前面立着两个绣着蟒蛇的黑衣人,立刻高兴的开口:“你们来了。”这两个人是义父的得力手下,他们来了,说明没人跟踪他们了。

    “是。”两个黑衣人平板无奇的声音,不带一点情绪,风九和那个黑衣人,一点也不奇怪,因为这两个人向来如此,从来没看过他们的脸上有过表情,或者说话有过波动的时候,就好像两个木偶人似的,可是那武功却是极厉害的。

    风九不疑有他,扶着黑衣人走到前面去,准备领着他们一起离开这里去找同伙,只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身后的两个人在电光火闪间,锐利的刀锋出手,深深的刺入他们的腹部,风九回头难以置信的望着那两个面无表情的人,他们为什么要杀了他:“为什么这样做?”

    “主子有命,立刻杀了你们两个,你们以为那些人为什么会放了你们。”两个人说完一抽刀,鲜血喷出来,冷冷不屑的看着风九和另外一个黑衣人,扑通扑通两声倒到地上去,两个人身形一闪,离开了小巷子,巷子里,那个黑衣人已经死了,风九还没有死,刚才他的反应快一点,用内力把那刀锋逼偏了一点,所以他一时死不了,但是死是早晚的事情,他伸出手点了穴道,阻止血液往外流。

    风九仰靠在墙根,望着天上的星辰,义父的脸清晰的印在脑海里,他为什么如此狠心啊,以前总以为他是一个心地温和的人,没想到却是如此狠毒的一个人,这样残忍的一个人,他的话还可信吗?如果他的父母不是被凤家杀掉的,又去了哪里呢,风九越想越凄惨,心痛莫名,堂堂七尺高的汉子,此时竟然像个婴儿似的哭了起来,为自己的一生感到悲哀,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是,也许正如七夜所说的,一切都是义父的诡计罢了,风九无力的喘着气。

    而此时,柳柳已经禀明了皇上,领着丞相柳霆和兵部尚书还有自己的几个手下出宫来了,刚才她去牢房看风九时,在风九的身上洒了一种闻不见的粉沫,这种粉沫是槐花虫喜欢的食物,所以只要放出槐花虫,它便会一路顺着气味往前飞,不过他们已经在京城绕了好长时间了,看来风九还是相当小心谨慎的,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她根本就没派人跟踪他们,因为跟踪人那种老土的方法,一般有点实力的人都会发现的。

    “娘娘,你确定我们还要在这里转吗?”白涵疑惑的开口问,他们几个已经在这里转悠了好长时间了,最后来到的竟是一条狭窄的小巷子,这死胡同一样的地方能有什么啊。

    “嘘,别说话,我感觉到了浓厚的血腥味。”柳柳冷冷的开口,头皮一麻,不会是风九吧,飞快的闪身往巷子里奔去,有两个人斜卧在小巷边的土墙上,身边的血迹流了一大片,柳柳飞快的落到风九的身边,轻声的开口:“风九,风九,你怎么回事?是谁杀了你们?”

    柳柳见风九没有动静,伸出手推了推他的身子,纤细的手指放到风九的鼻子下面,那鼻息全无,风九竟然死了,柳柳当下心里难过至极,风九可以算是她的朋友了,他最喜欢搂着他,叫他贤弟,不管她有多冷淡,他仍是一如既往的对待他,为什么这样的人要被别人利用呢,究竟是谁如此的可恶啊,柳柳真想仰天长啸。

    可是就在她伤心不已的时候,风九竟然动了一下,奇异的睁开眼睛,他好像知道她会来似的,抿唇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知道你会来的。”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有人来杀你们呢?”柳柳心急的追问,风九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艰难的摇了摇头:“是义父派人杀了我们,担心我们泄露行踪,他们住在护国将军府,司马平潮也是十三鹰中的一鹰。”风九说完,用力的喘了一口气,紧抓着柳柳的手:“请你们给他们一个赎罪的机会,他们不知道。”说完头一歪,风九竟然死了,柳柳扶着他的肩,喉头热热的,什么也做不了,没想到他就这么死了,那个义父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害风九,就算怕他们泄露行踪,也可以把他们安置到另外一个地方去,怎么可以杀人呢,但是眼下他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立刻包围护国将军府才是真的,柳柳放下风九的身子。

    “兵部尚书接旨,立刻带兵包围护国将军府。”柳柳一挥手,冷清沉稳的命令下去,金绍远立刻领命去部署,柳柳掉头望向一侧的侍卫:“你过来,把他们两个带下去好好安置了。”

    “是,皇后娘娘。”两个侍卫点头。

    柳柳安排好了一切,犹如长虹破空的一扬手:“我们立刻前往护国将军府,没想到这男人竟然是十三鹰中的一鹰,还是天凤朝的护国将军,难怪他暗中拉拢势力,原来是因为想谋害皇上。”

    “出发。”一行人身如鬼魅的疾驶向护国将军府。

    护国将军府,灯火通明,府里吵闹哭喊声一片,金绍远领着两个得力的手下押着护国大将军司马平潮走出来,这厮还想逃呢,幸好被他给逮住了,金绍远一向和司马平潮不对调,此时押着他可算是舒坦多了,冷冷的开口:“说,还有人呢?”

    护国大将军司马平潮,只有二十多岁,人长得高大俊朗,十三岁便上了战场,立下很多次战功,正逢天凤用人之时,皇上便封他为护国大将军,可谁知道这一切竟然是为了报仇啊。

    司马平潮听了金绍远的话,眼里闪出一抹鄙夷,那神态就好像金绍远问出的话是白痴一样,使得金绍远脸色陡暗,一扬手准备狠狠的教训他一下,冷冷刚好赶到,一伸手挡住金绍远的动作,带着杀气的眸光冷瞪了他一眼,金绍远低下头,默然无语,他可不敢挑衅皇后娘娘。

    “是,皇后娘娘。”

    柳柳走到司马平潮的面前,因为司马平潮的体型高大,柳柳和他说话,还要仰起头来,干脆往后退了两步,目光与他平视,冷冷的开口,周身的寒气由内而外的溢出来,她的眼神是那种不带感情的冷戾之光。

    “说吧,那些人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如果你们不想死得惨的话,立刻交出哪些人藏在什么地方?”

    “想都别想,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什么?”司马平潮对于今天晚上被抓的事相当的不能理解,他一向小心谨慎,为什么还会被抓呢,究竟是哪里露出破绽来了,眼神间闪烁不定,不过脸色很坚定,柳柳不怒反笑,一点也不生气,回身望向另一侧的白涵:“立刻火烧护国将军府,既然司马将军不愿意交人,那么就让他们葬身火海好了。”

    白涵一听到皇后娘娘的话,不由为皇后娘娘睿智的头脑惊叹,好计谋啊:“臣立刻遵旨。”

    柳柳掉头侧视着司马平潮,见他神色未动,一点也不担忧,不禁暗自奇怪,如果那些人真的在府里,他不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可是风九说了那些人在护国将军府,绝不会信口胡诌的,那么护国将军府一定有暗室之类的地方,柳柳锐利的暗芒幽深无底,威冷的开口。

    “司马平潮,你以为把他们藏在暗室里,我就找不到了吗?你给我等着,等护国将军府烧为平地时,我会派人守在这里三天三夜,除非他们不出来,只要出来便是死路一条,你是认为现在说呢,还是让他们送死呢?”柳柳阴森森的开口,俏丽的脸上狂傲不桀,司马平潮因为她的话,身形一晃,脸色惨白起来,狠狠的瞪着眼前的女子。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当初敢在金銮殿上杀了一个二品大员,他就有预感,他们会栽在她的手上,没想到最后一梦成真了?仰天长啸。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黑道皇后相邻的书:神医修龙修罗王传修正人生洪荒元符录魏侯乾哥传奇鸣镝大良凰后网游之午夜梦想不朽星空我的异界特种部队旌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