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黑道皇后

第一百一十八章铁血十三鹰

【书名: 黑道皇后 第一百一十八章铁血十三鹰 作者:吴笑笑

黑道皇后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至尊仙朝比邻恐怖广播恶魔囚笼魔域少年医仙二次元黄毛系统执掌龙宫网游之逆天戒指太上章医鼎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明日就是炎亲王爷的大婚之喜,皇上连夜在书房里召见丞相,炎亲王爷,兵部尚书等官员,秘密布下天罗地网,襄王凤罗明日一定会出现在喜宴上,他们一定要万分的当心,天凤朝所有的大员明日必然前去贺喜,如果他下毒或者做出什么事情来,可就麻烦了,因此凡是饮用水一应水果蔬菜什么的,各个关卡都派人用银针试毒,做好的菜式也一应用银针试毒,务必做到万无一失。

    上书房里挑灯密谈了半夜,才定好计策,凤邪见夜色已深,柳儿只怕早睡了,就不要惊动了,便在永远殿里休息,对于明日出宫事宜,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还有几个大臣一致认定皇上务必呆在宫中,但是凤邪即是那种藏头露尾的人,他坚持明日前往炎亲王府,好好会会凤罗。

    窗外更深露重,寒气更冷,月儿的光辉如轻纱洒在未央宫的寝宫内,柳柳拉了一下身上的锦衾,却立刻感觉到寝宫之内有灼灼眼神盯着她,这半夜三更的谁坐在她寝宫里,这人对她没有坏心,如果不安好心,那危险的气息,她早就感应到了。

    “谁?”她清冷的开口,顺带坐直了身子,动作优雅不急部徐的打起了纱帐,一眼瞄到给她守夜的红袖昏倒在一边,看来这人的武功高深莫测,不过柳柳一时看不清楚他的脸,因为他坐在窗前的软榻上,月亮的轻辉洒在他的脸上,使得她一时看不真切。

    “我?”他柔润的声音一响,柳柳的嘴巴张了张,面色有些沉,这男人一定要半夜三更的跑到她的寝宫里吗?

    “南宫月?你是不是习惯半夜三更跑进别人的寝室。”

    南宫月没出声,他多日没见到她了,目光贪婪的紧盯着她,其实他一直说服自己只要她幸福就好,可是随着时间越长,他的心里便不得安宁,那种强烈的想和她在一起的**,怎么压抑都压抑不下去,所以他不再压抑了,跑过来看她,只见她随意慵懒的坐在床榻上,他便觉得心里暖暖的很满足的感觉,为什么老天爷在他失去所有时,不让他先遇到她呢,他的心里充满了怨恨。

    “我想你了。”他理所当然的叹气,好似他自己也无奈。

    此时柳柳的眸光已经适应了月光柔和的亮度,便看清楚了坐在窗前的男人,乌丝飘逸,白衣胜雪,一如她们初相见的时候,要说有什么不同,那时候他的眸光很冷,没有一丝儿温度,现在却是满目的柔情,唇角还挂着一抹诱人的笑意,就那么眨也不眨的望着她。

    虽然他很美,总是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帮助她,有时候她会恍神,如果最初遇见的是他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但是此刻对于他夜闯寝宫的行为,她是不赞同的,所以脸色有些不悦,冷冷的开口。

    “南宫月,我认为半夜三更说这种话很无聊,不,是相当的无聊,根本就在自说其话。”

    南宫月并没有因为柳柳的语气而生气,也许他对她永远气不起来,即便她发怒,他也能用柔水似的眸光把她的怒气化为乌有,笑得就像冬日的阳光,带着细细碎碎的金黄色,暖人心肺,柳柳终于禁不住他那般无害的笑,叹气。

    “说吧,半夜三更来找我干什么?”

    南宫月的眸光陡的一沉,悲喜交加的情绪夹杂在那双澄清的琉璃眸中,好久他轻轻的开口:“他们来找我了我的爹爹来找我了。”

    “喔,”柳柳一听到他的话,便替他高兴,没想到他的爹爹来找他了,真是太好了,一想到他以后有亲人的陪伴了,柳柳打心眼里替他高兴,因为她知道他内心有多渴望那样的亲情,他的落寞,寂渺,孤单,都是因为身边没有一个牵挂的人,现在他的亲人接他来了,这不是太好了吗?

    “恭喜你,终于等到了,相信爹娘对你一定很愧疚吧,他们不来接你一定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

    柳柳因为过于高兴,反而忽略了他眸中的浅浅的冷意,他并不高兴,相反的有些痛恨,低垂着头,乌丝滑落下来,掩去半边脸,却使得另一半的脸更完美,轮廓鲜明,肌肤晶莹,乌丝光滑,只是那卷翘的睫毛不时的眨动着,抖落的却是冷漠,柳柳后知后觉的开口。

    “怎么了?你好像不是太高兴,发生了什么事?”

    南宫月抬起脸,白晰的手指轻轻的把脸边的长发拢到耳后,淡雅温柔的开口:“柳儿,你和幕星跟我离开这里可好,我愿意放下所有的一切,只求和你们平淡的相守在一起。”

    “啊,”柳柳轻呼出声,她知道南宫月喜欢自己,可是他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直接要求她们跟他走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和幕星跟着他走,这怎么可能呢?不管她和不和凤邪在一起,她也从没想过和他在一起啊,她和他终是错过了啊,就像她和凤冽一样,错过了便是一生。

    “南宫,你在说什么?今晚你有些失态了。”柳柳提醒南宫月,他的眸子闪烁起来,慢慢的染上一层雾气,似乎在哀悼些什么,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柳柳正待细问,一抹晶莹从南宫月的眼里跃出来,他竟然哭了,他是天地间那么冷魅又骄傲的男人,竟然哭了,柳柳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要不然南宫月不会这样的。

    “南宫,你说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我会帮你的。”只要他有一丁点困难,她都会帮他的,因为他即便不是她的伴侣,但绝对是她的知己,如果说她的人生里有知己,南宫月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可是今晚的他把她弄糊涂了,他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啊,竟然当着她的面流泪了,那么透骨,绝望。

    南宫月站了起来,他的白衫飘扬得就像一片云彩,随时欲飘然而去,一抹冷冷的话抛下来:“柳儿,其实我只想要你,他得了江山不是更好吗?”一句话说完,他的身形一闪,竟然从支开的窗台飞出去,如一只洁白的翩蝶,带着浴火重生的毁灭,就那么消逝在夜色中。

    柳柳只觉得头皮发麻,南宫月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明天一早,她要派人去他以前的住处查探一下。

    结果,剩下来的时间,柳柳一点睡意都没有,她的心头充满了担忧,为什么南宫会说那样的话,他先说爹爹来接他了,本该高兴的事却没有一点高兴,还要带她离开,怎么看怎么像发生了什么事,这事还和他那刚出现的爹爹有关,这么多年不出现,一出现便带着什么不好的目的,也许这就是南宫不高兴的原因吧,只是为何他会要她和他一起离开呢?

    柳柳躺在床上反复的折腾,一直到天亮也没睡着,顶着一对青黑色的熊猫眼,望着侍候她的两个丫头,红袖和明月。

    “娘娘,你这是怎么了?”红袖边侍候主子起来,边开口问,只觉得自己周身腰疼,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睡着了,百思不得其解。

    “是啊,娘娘看上去一脸的心思?”连明月这个反应慢半拍的丫头都看出来了,看来她的心思过于重了,柳柳赶紧收敛起心神,千万不要让皇上看出来才好,省得他大惊小怪的。

    “你们帮我扑些淡粉在脸上,尤其是眼圈下面。”

    “是,奴婢知道了。”红袖细心的给主子上妆,今日是炎亲王爷的大婚之喜,娘娘身为一国之母前往炎亲王府,自然不能失了礼仪,上妆是必要的,两个宫女挑了一件华贵的雪纺长裙,袖口绣出两株梅花,外罩一件薄薄的透明的烟霞罗,头上云鬓高挽,后面插了一排的飞云簪,光华流转,却在鬓边压了一片淡红的梅瓣,清丽中透出雅致,却带着一股雍拥华贵,举手投足间,淡雅的梅之香味飘散开来,这件雪纺长裙是用梅花薰染的,深得柳柳的喜爱。

    “娘娘,走吧,先到前面去用膳,皇上派小玩子公公过来传话,让娘娘在未央宫殿内候着,等他下了早朝和娘娘一起去炎亲王府。”

    明月恭敬的禀报,小丫头的脸上也显得很高兴,因为她和红袖身为主子的贴身宫女,自然要随同主子前往炎亲王府的。

    “嗯,皇上也去。”柳柳挑眉,太后娘娘不是说不让皇上去吗?皇上怎么还要去,不过想想也是,皇上那样霸气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躲在别人后面呢,如果今日没有凤罗的存在,只怕他倒不在意了,越是有凤罗的存在,他越是要正面面对。

    “我们去用早膳吧。”

    “是,娘娘。”明月在前面领路,红袖伸出手扶着主子,三个人往前面去用早膳,出了寝宫,顺着长廊往隔壁走去,远远的便听到幕星的笑声:“翠儿,今天去心魂弟弟住的府邸吗?”

    “是。”翠儿开心的声音,因为她也替炎亲王爷和解兰公主高兴,她知道娘娘的心病,娘娘还是希望炎亲王爷有个好归宿的。

    “那母后起来了吗?我们快用完早膳过去吧。”幕星心急起来,挥手示意翠儿去看看母后起没起来,这是柳柳适当的出现了,幕星一看到柳柳的身影早高兴的跳起来:“母后,快点过来,我们用完早膳去炎亲王府。”

    “好。”柳柳点头,看来幕星在皇宫里闷了,一直想出去。

    母子二人用了早膳,说了一会子的话,回未央宫的大殿上等候皇上的辇车过来,乘这空挡,柳柳把日影唤进来:“日影,你现在派两个手下前往南宫府看看那里可还有人在?”

    日影一抱拳垂首领命:“是,娘娘。”站直身子往外走,走走想起一个问题,回身停下来,轻声的开口:“娘娘,是以前的那个南宫御医吗?”

    “是的,你去看看吧。”柳柳点头,她实在是太担心南宫月了,他不会出啥子事吧?但愿他昨儿晚上是抽什么风了,其实什么事都没有。

    “属下遵旨。”日影点头走出去,自从皇上调他过来跟随娘娘,他便在心中把娘娘也当成了自个的主子,尽心尽力。

    辇车很快过来了,皇上坐在龙辇车里,掀帘盈盈笑意的望着柳柳,天空中阳光洒下暖人的光芒,好似金子似的罩在他华美尊贵的脸庞上,栩栩如辉,他伸出手来,柔声开口:“来,柳儿,上来吧。”

    “是,皇上。”柳柳点头,把手放进皇上的手心里,凤邪一用力,她的身子便轻盈的飞起来,稳稳的落到辇车上,紧跟着柳柳身后的幕星一看到娘亲的动作,立刻羡慕的叫起来:“父皇,我也要,父皇。”

    凤邪一听到儿子的叫声,放开柳柳的手,准备把小小的幕星拉上辇车,这时后面一辆辇车里响起一声慈爱的轻唤:“幕星,来,到皇奶奶这里来。”

    原来太后娘娘坐在后面的一辆辇车里,幕星一听到太后娘娘的声音,早飞奔到后面去了,大太监清安把他抱上车子,和太后娘娘共乘一辇,尾随着他们而去的宫女坐到最后面的一辆辇车里,侍卫们骑马尾随。

    今日天际明朗,万里无云,黄道吉日。

    街道两边黑色的帷幔铺天盖地的分立着,风一吹形成了黑色的巨浪,翻滚起伏,几辆豪华的辇车往炎亲王府行去,远远的便听到丝竹之声不绝于耳,想当然尔,皇上的亲弟弟炎亲王府的婚礼,自然不可小觑。

    “皇上,明知道有危险,皇上还要出宫来干什么?”

    凤邪狭长的凤眉一挑,漆黑深沉的眸度幽暗如潭,唇角浮起冷笑:“他就是冲着朕来的,朕有责任保护朕的子民不是吗?”

    柳柳没说什么,反正来都来了,相信这么多人还不至于对付不了一个凤罗,凤罗可怕的地方不是在于他的高深莫测,而是在于他的阴险,他的残忍狠辣,他可以视人命为草芥,可是他们不行,这就是他们经常落下风的原因。

    “皇上要小心些,凤罗他一定躲在什么角落里。”

    “嗯,朕知道了,柳儿不必担心,朕不会有事的。”凤邪的大手紧扣着柳柳的小手,他的手意外的不再那么冰冷,掌心蕴含着一丝热气,散发到她的手上,两个人相视而笑,越是危险的时候,两个人的意志越是坚定,反而生出一种同甘共苦的滋味来。

    辇车一直往前行,很快便要到了炎亲王府了,柳柳暗松了一口气,看来凤罗没有选择在这里杀他们,可是她的心头刚放松了,便感觉到一股煞气飘在四周,冷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沉重的死亡的气息,柳柳周身浮起寒意,娇艳的脸冷沉下来,望向身边的皇上。

    “果然来了,而且来的人还不少呢?”

    “嗯。”凤邪点了一下头,当先飞身闪出辇车外,傲然立于辇车顶,凌寒睥睨的俯视着团团围住辇车的那些黑衣人,这些人除了眼睛,身上包裹得滴水不透,柳柳掀帘往上瞧去,清晰的望到这些人黑色的长袍上,竟然绣着一只红色鲜艳夺目的苍蝇,鹰眼用宝石镶嵌,在阳光下闪烁得好似活了一般,随时准备冲天而起,这些人完全不似苍狼阁的杀手,明显是另外一帮人,周身冒出来的冷气,就像冬日里的冰凌,凡是靠近他们的人必然被瞬间冻结成冰块。

    “大胆,你们是何人,立刻让凤罗现身。”

    为首的人一听凤邪的话,那一双瞳孔散发着赤红的血色,阴森森的干笑两声,那笑带着一股阴柔,使人鸡皮疙瘩全冒出来了,但这个人却不是凤罗,因为凤罗身材矮小,眼前的黑衣人却身材高大挺拔。

    “凤罗是谁?今日你们拿命来吧。”

    为首的人话音一落,身后的人飘然荡起,从四面八方进攻,柳柳秀眉一凝,还等什么呢,而且这些人显然是另一批人,不过对于他们究竟是谁,她还真预估不到,眼下可不能让他们伤人,太后娘娘和幕星的性命可是相当重要的,身形化成一枝锐利的剑滑溜的闪了出去,落在辇车前。

    不过还没等到柳柳动手,随着皇上的一声怒喝:“来啊,拿下这些人。”

    街道上顿时喊声震天,那些黑色的幕布全部掀掉了,之间布幕之下的竟然是大批的侍卫和铁骑兵,原来先前形成黑色的浪海是因为下面掩藏着人,不过柳柳竟然没感应到这些人的存在,可见凤邪是用了心思的。

    难怪炎亲王府的丝竹之声如此的悠远,还有这辇车的滚动的声音比往常厚重了许多,看来都是为了掩去这些人的气息,好麻痹躲在暗处的人,只是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出现的不是凤罗,却是另一批人,柳柳触目扫过去,竟然有十三个人,目光陡的触及到他们胸前的苍鹰,不由得脸色陡暗,冷冷的开口。

    “原来是铁血十三鹰,想不到在大漠之上的铁血十三鹰竟然出动了,究竟是何人有如此大的手笔呢,连你们这种世外之人也请动了?”

    铁血十三鹰,如雷贯耳,血鹰现,天地必动,这些人嗜血残忍,在大漠上自成一体,生人勿近,近者死,一个都别想活命,很多人只是耳闻并没有亲眼所见,想不到他们竟然来到京城,柳柳抬头,京城将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呢?心头已不是不安能表现的,这些人相较于凤罗,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究竟是谁在后面操控了这些人。

    凤邪一听到柳柳的话,脸色同样青暗幽黑,没想到这些残忍嗜血的人齐聚在京城,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才会出现在京城的啊,眼下已来不及多想,铁骑兵一涌而上,直扑向那铁血十三鹰,只见那铁血十三鹰使的都是上等的宝贝,在兵器上先胜了一筹,一出手刀光翻滚出一波一波如海浪似的惊涛,掀翻了街道上所有的杂物,凤邪一看这凌霸的剑气,立刻挥手命令柳柳。

    “柳儿,你到后面去保护母后和幕星。”

    “是,皇上。”柳柳身形一闪,飞身而起,落到后面的辇车上,只听到辇车里传来厚重的呼吸声,柳柳轻声的安抚:“母后别怕,不会有事的。”对于儿子柳柳倒不担心,那小子再大的场面也见过,不过这铁血十三鹰可不是吃素的,他们还真要当心呢?

    “娘亲,我们没事。”小幕星掀帘探出脑袋来安慰自个的娘亲,其实他一点也不害怕,相反的很兴奋,这些人为什么要杀父皇呢?百思不得其解。

    小幕星的脑袋刚探出来,一把凌厉的宝刀擦过柳柳的脑门往幕星砍了过去,柳柳当下身形一跃,冷气罩上周身,一声娇喝,双脚一点,整个人站到宝刀上,脚下一沉,宝刀不稳,被她的双脚陡的夹住,身形带着凌寒之气霸道的旋转起来,陡的松开,脚力凝注一股劲风横扫过去,那黑衣人眼看要吃一记闷亏,当下松开宝刀,身形一滚,整个人向后闪过去,身形一稳,双掌凝风,一收力宝刀回旋到手中,好俊的手法,柳柳不得不叹,抬头望过去,只见那街道之上,打得落花流水,血迹飞溅,细看过去,竟然全是凤邪手下的侍卫受伤了,只有月影等武功高深的侍卫才可以抵挡那铁血十三鹰。

    铁骑兵骁勇善战,可那也是对于正常人,对于这些武林高手来说,他们的战术根本毫无用武之地,这样打下去,只是把铁骑兵浪费掉了,凤邪岂会不知,立刻沉声命令铁骑兵退下去,柳柳见凤邪怒意染上明黄的长袍,气体掀动得袍舞动起来,看来他发怒了,难道他想亲自动手,脸色顿时冷凝下来,叫了一声。

    “皇上。”

    不等柳柳开口,忽然从半空响起冷凌的怒语:“大胆贼子,找死。”竟然是丞相柳霆带着金绍远还有炎亲王凤冽接应过来了,柳柳松了一口气,即便铁血十三鹰再厉害,只怕也不一定打得过他们这些人,扬眉冷扫过去,之间那为首的黑衣人果断的一挥手:“撤。”

    十三道身影如闪电的从空中跃过,眨眼不见踪影,却千里传音的抛下一句:“凤邪,血债血偿,京城你就别想安生了。”

    凤邪的脸色先红了白,白了青,眼神狠厉得想杀人,这铁血十三鹰和他有什么仇啊,一杨袖袍飘然悦下辇车,冷沉着脸在辇车前来回的踱步,一旁立着的丞相等人皆沉寂无声。

    柳柳走到凤邪的面前,深沉的开口:“皇上,这下麻烦大了,这铁血十三鹰是大漠中的人,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到京城来,刚才那个人说血债血偿,那么他一定和皇上有什么深仇大恨,他们和凤罗不一样,凤罗和皇上的较量意在羞辱皇上,所以有时候那心计还好捉摸一点,可是这铁血十三鹰究竟何皇上有什么仇,我们一点都不知道啊。”

    柳柳的话一完,站在她身后的丞相柳霆,立刻开口:“皇上和皇后娘娘不要心急,其实这铁血十三鹰属于江湖中的人,我们立刻把武林盟主战云调回来,动用各大门派的掌门人,一定可以消灭这铁血十三鹰的,即便消灭不了他们,至少我们可以把他们撵出京城去。”

    柳霆的话大家都赞同,凤邪的脸色恢复一些,不过脸色照旧很难看,周身的凌意,薄唇紧抿,这些躲在阴暗角落里可恶的人和蝼鼠一样可恶,他不会让他们得意太久的。

    “走,去炎亲王府吧。”凤邪冷静沉着的开口,率先上了辇车,大街上那些受伤了的侍卫已有人处理了,柳柳亦上了辇车,一场厮杀过后,大家都有些不安,因为这京城现在就像有两可定时炸弹似的,一为凤罗,一为这铁血十三鹰,柳柳坐在辇车里,见皇上闭目养神,那睫毛不时的隐动一下,她知道他在思量对策,心底浮起一抹柔软,伸出手盖在皇上的手上,柔声开口。

    “皇上,你别心急,我们一起对付这些人,不会有事的。”

    凤邪震动了一下,这还是少数几次柳儿主动安慰她,有她陪在他的身边,他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这些恶人消灭掉的,如果她没有回来,他也许早就被凤罗打败了,想到这,他忽然放松了很多,他有什么可怕的,幕星已经大了,就算自己怎么样,还有柳儿,还有幕星的存在。

    “没事,朕在想对策呢。”

    “好,我帮你一起想吧。”辇车里透着温馨的暖流,经历过刚才的时间,两个人的心反而靠得近了,他们的心里有一种为天凤百姓谋福的意思,所以反而志同道合了。

    豪华的辇车浩浩荡荡的停在炎亲王府的门前,大门两边黑压压跪了两排人,都是朝中的大臣,亲王大婚他们怎能不来,另有一些商界巨贾,还有那些江湖中有名望的门派,齐齐聚集在这里,一听说皇上的辇车已到,众人皆跪于两边,朗朗之声响彻九宵。

    “恭迎皇上,皇后娘娘圣驾。”

    凤邪一掀帘,露出纤长的手指,阳光从云层中破出,给他明黄的高大的身形镀了一层金光,使得他仿佛天神降临一样,使人不敢逼视,凤邪下了辇车,伸出手扶住柳柳下车,后面的辇车上,太后娘娘在大太监清安的搀扶下走下辇车,紧随其后的是太子幕星,一行人立于炎亲王府门前。

    凤邪扫视了一眼众臣子,狂放的一挥大手:“平身吧。”

    “谢皇上。”所有人皆起身立于一边,头也不敢抬,大气也不敢出,只见今日的新郎官炎亲王趋身近前,恭敬的开口:“皇上,皇后娘娘,太后娘娘,太子殿下,请随臣到专院休息。”

    凤邪点了一下头,凤冽立刻头前领路,等到皇上走了,那些大臣才松了一口气,皇上给人的压力可真不小啊,纷纷伸出衣袖抹汗,炎亲王府的管家领了一堆下人,恭敬的把这些客人迎进大厅。

    一时间客套谄媚吹捧的,数不胜数,三个一群五个一党凑到一起去说话了,反正离婚礼还有一会儿时间呢,正好乘这空挡拉拢一下关系。

    凤冽把皇上和皇后娘娘安置到贵宾房里休息,太后娘娘和太子殿下也都安置好了地方,柳柳抬头见凤冽还未换上新郎服,忙笑着摆手:“你快去换收拾吧,哪有准新郎官这样子的,当心公主生气了。”

    “好,臣弟下去了。”凤冽开口,低垂下头,听着柳儿的柔语,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什么滋味,深吸一口气,提醒自己,今日可是自己的大婚之喜,从今以后,他再不许胡思乱想了,她永远是当朝的皇后娘娘,他是臣子,属于他们的那段少年时光过去了,再抬头,脸上满是笑容。

    凤邪挥了挥手,本来还怕凤冽想不开呢,没想到皇弟想开了,这使得他的心里松了口气,他希望皇弟以后幸福,除了柳儿,他什么都可以给他,凤邪想到这里,心里暗念,皇弟,对不起了。

    柳柳等到炎亲王凤冽走了,抬头问府里的小丫头:“解兰公主现在住在哪座院子里?”

    “公主就住在隔壁的院子里,大婚过后搬到王爷的院子里。”小丫头惶恐的开口,听说眼前的皇后娘娘是个极厉害的人,她可不敢马虎大意。

    “喔,那带我过去看看公主吧。”柳柳天性有些淡漠,和不熟悉的人说话总有些冷冷的,这使得很多不熟悉的人以为她的性子有多么冷戾,眼前的小丫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但是柳柳不想说什么,掉头望向室内斜靠在软榻上的凤邪:“皇上,我去看看公主。”

    “好,当心些,带几个人跟着。”凤邪关心的提醒她,眼下凤罗出现不出现还不知道呢,柳儿虽然武功高强,心思缜密,但是是人总会有弱点,他可不敢想象她若是出了意外,他该怎么办?

    “我知道了。”柳柳知道他担心她,她会小心的,皇上呆在这里倒没什么问题,因为这贵宾阁里,三哥一岗,五个一哨,再加上他自己的武功高强,即便凤罗正面和他打,不一定打得过他,最可耻的是那家伙来的是暗招。

    柳柳领着两给小丫头走出去,院阁外面守着一堆侍卫,还有柳柳的几个手下也赶过来了,他们听说主子遇刺了,吓了一跳,全都过来了,柳柳看到他们倒也不意外,只点了一下头,吩咐日影:“你们留下来保护皇上,我有他们几个跟着就行了。”

    “娘娘。”日影呆了一下,要是娘娘有什么事,皇上不会饶过他们的,柳柳知道他想什么,掉头清冷的笑了一下:“没事。”

    一行人往隔壁的院子而去,院子里下人守在门前,一看到柳柳周身华贵迫人的气势,便知道眼前的女人仍当今天下最尊贵的女人,赶紧惶恐的伏拜到地:“奴婢见过皇后娘娘。”

    “起来吧,公主在里面吗?”柳柳挥手,淡淡的开口,她不喜欢有人动不动跪着,但是这身份却要有人天天跪拜她,有时候真觉得烦。

    “公主在里面呢,已上了大妆,就等着吉时良辰了。”小丫头恭敬的开口。

    柳柳点头,领着人往里面走去,这小院子很雅致,幽曲栏杆,翠屏绣障,虽是秋天,可院子里栽种了许多四季常青的植物,使得这个小院一片绿意盎然,柳柳领着小丫头顺着幽径一直走到路的尽头,便看到一排清新雅洁的房子,门前长廊画柱,石阶层层而立,廊柱外栽种着大叶青松,成排的丫头立在廊檐下,柳柳她们一走过去,那迎头的正是公主的贴身婢女,远远的便认出了柳柳,立刻恭敬的开口。

    “奴婢等见过公主。”

    “起来吧。”柳柳点头,踏步石阶,掀帘走进去,佩环声响,惊动了屋子里的人,这时候还未到良辰吉时,解兰头上的霞帔还未披上,一抬头便看到柳柳,忙盈盈笑望过来,只见那双美目描绘得光彩夺目,眼神迷人,身上大红的嫁衣映衬得她的肌肤白晰如雪,好一个耀眼的美人,柳柳唇角浮起笑意,走过去拉住解兰的手。

    “怎么样,紧张吗?”

    “有点。”解兰点头,她和炎亲王的这个婚礼,可算是迟来的婚礼了,两个人的孩子都五岁了,竟然才成亲,本来她是坚决不举行如此隆重的婚礼的,只想摆几桌酒席,找几个亲近的人热闹一下就行,可是太后娘娘对于她觉得心中有愧,一定要补偿她一个婚礼。

    “没事的。”柳柳坐到她身边,身后立着的黛眉从一侧的桌子上面倒了一杯茶水递到柳柳的手里,柳柳接过去,正要喝,却闻到茶水有一股浅浅的怪味,很淡,若不注意根本察觉不了,柳柳神色未动,又递到了黛眉的手里,黛眉见主子没动,只得反身放到桌子上。

    柳柳扫视了一眼寝室,到处贴着大红的喜字,一室的喜气洋洋,屋里一个小丫头也没有,她俯身贴到解兰的身边,轻声的开口:“有人在茶里下药了,呆会儿你就会昏过去了,别害怕,我会帮你抓到那个人的。”

    解兰心惊的一双美目上下的翻动,好在很快便镇定下来,什么话也没说,点了点头,她的头已经有些重了,很快便趴到桌子上睡着了,黛眉惊讶的开口:“这是怎么回事啊。”

    “公主被人下药了,想来一定是凤**的好事,你把我的衣服和她的换了,把她带出去。”柳柳冷静的吩咐下来,黛眉立刻摇头,听说那个叫凤罗的很阴险,她怎么能把主子扔下呢。

    “主子,这样太危险了,要是娘娘有危险,皇上不会放过我们的。”

    “你是我的手下,还是皇上的手下。”时间过于紧迫,也许那个凤罗很快便会出现了,柳柳冷硬的盯着黛眉,黛眉不敢再说什么,立刻动手把解兰身上的衣服和主子身上的衣服换掉,她架着解兰公主往外走去,只见主子披着霞帔趴在桌子上,她单手扶着解兰,离门三尺开外,便朝外面唤了一声:“红袖。”

    红袖走进来伸出手和黛眉一起把主子往外搀扶,一看到主子有些不对劲,吓了一跳,飞快的望过去,那脸庞却是解兰公主,张嘴想问,黛眉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红袖哪里还敢开口追问,只得带着一肚子的郁闷把解兰架了出去,屋子外面小丫头都垂着头,恭敬的开口:“恭送皇后娘娘。”

    也没听到皇后娘娘的话,只听到脚步声渐渐远去了,那些小丫头抬起头来,只见其中一个小丫头眼神锐利无比,阴冷的笑挂在唇角上,一扬手,香风飘过,身边的几个小丫头都倒地不起了,只有一个小丫头缓缓的走进寝室中。

    寝室里,到处是一片红色,小丫头阴森森的望着趴在桌上的那个女人,脸上闪过狰狞的笑,凤冽,今天就让你尝尝失去所爱的痛苦,让你知道知道当年我失去母亲的痛苦,她是那么善良的一个女人,却生生的被你们逼死了,你们竟然还摆出一副善人的面孔,真是恶心极了。

    小丫头走到桌边,也不去多想,一扬手,一道银光闪过,一把匕首狠狠的刺向桌边的人,可是眼看着那匕首刺中了,却见那红色的身影一闪,头上的霞帔快如一朵火云向着他这边疾驶过来,他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个女人是谁?还未等他多想,一道狠厉的劲风击过来,好快的身手,他眼里暗沉,阴森森的笑:“原来是皇后娘娘。”

    “如果知道今日是皇后娘娘,我是决不会动手的,皇后娘娘这等奇女子可是令人梦寐以求的,就是凤罗也不能例外。”他的话明明是柔和的,却阴柔得令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外加恶心到吐的感觉。

    “凤罗,你还是束手就擒吧,今日既然让本宫逮到你了,你就别想离开。”柳柳脸色陡的一沉,唇角浮起冷气,身形一动,腰间的软玉剑已经化成一条长虹疾驶向对面的凤罗,凤罗当下敛起心神,全力以赴,看来今天是不能得手了,还是尽早脱身才是,相信皇上很快便会过来的,惊动了那些人他可没什么好处,一想到这,凤罗立刻阴冷的朝外面冷喝一声。

    “来啊,把这女人拿下。”随着他的娇喝,身着鲜艳服饰的女子从门外疾驶进来,手中的长凌直朝柳柳缠绕过来,柳柳一看这些女人,当下心里不敢大意,这凤罗只怕和花无幽一样都是属于练邪功的,上次听说他杀幕星时,掌风中竟然冒出黑气,如此说来铁定没错,这个男人练的就是阴柔邪毒的功夫,这些女人大概就是牺牲品吧。

    不过很快凤邪带着人冲了过来,那凤罗一听到外面的动静,早闪身从另一扇窗户跃出去,柳柳想阻止他的动作,可惜却无法分身,被几个女人挡住了去路,动弹不得,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闪身出了屋子,这次又让他跑了,不过他手下的这些女人就没那么好运了,很快便被皇上带来的人拿下了,柳柳收剑踱步过去,准备拷问这些女人,可惜没等到她开口问话,这些女人都咬舌自尽了。

    屋子里充斥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凤邪上前一步走过来担忧的望着柳柳:“柳儿,你没事吧,怎么能涉身危险呢?”

    柳柳笑着未语,当时的那种状况,她知道凤罗便在外面,怎么好惊动他呢,她是一心想抓住他的,而且又不能牺牲了公主,所以只能这样做了,她相信以自己的能力不会有事的。

    “不是没事吗?”唇角浮起笑意,屋子里几个男人的提着的一颗心都落地了,怎么就会有这种女人呢,总是把自己放在风口刀尖上,难道不知道他们会担心吗?正在这时,从外围挤进来一个女人,正是公主解兰,眼里染上氤氲之气,拉着柳柳的手,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嚅动了半天的唇才开了口。

    “谢谢你,皇后娘娘。”

    “好了,没事了,大家都出去吧,吉时快到了,可别误了良辰。”柳柳适时的开口,寝室内的气氛缓和了下来,把下人叫进来把死尸处理干净了,柳柳伸出手拉过含着泪的解兰,把男人全都撵了出去,她把身上的嫁衣还给解兰,换回自己的衣服。

    解兰就那么定定的望着她,为以前自己所做的事感到愧疚,她忽然明白为什么凤冽会无法忘怀这个女子了,她所做的事是那么的独特,让人想忘都不能够,刚在她就站在外面,看到皇上,丞相还有王爷,每个人都为她紧张,此刻她心如止水,深深的理解了为什么他们那么紧张她,因为她是那种把人摆在心里,便会真心相待的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总是别人,而不去想自己的险境,就像刚才,一有危险了,她立刻想主意把她换出去,而不想自己也是有危险的。

    “对不起,我以前竟然做了那样的事。”解兰哭了起来,刚上好的妆花了,柳柳赶紧吩咐小丫头给她补好妆,拍拍她的手,柔声开口:“如果你再哭,我就生气了,今天晚上要当一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子,还有以后要和凤冽幸福的过一辈子,记住,我希望你们是幸福的。”

    “谢谢。”解兰回身抱住柳柳,这个天下间最珍贵的女人救了她两次,她该拿什么来报答她呢,唯有永生的吃斋念佛为她祈福。

    寝室两个女人正抱着,外面响起钦天监的声音:“吉时已到,请炎亲王妃。”

    柳柳亲手给解兰盖上霞帔,把她送出去,寝室门外有四个年老的喜婆子,对着柳柳福了身子,伸出手扶着解兰往前面走去,在幽径的尽头,炎亲王凤冽等在那里,柳柳站在寝室内一阵感慨,脑海里飞快的闪过少年时候和凤冽穿街游巷的往事,不由心里浮起一抹温馨,那个时候两个人太年轻,凤冽太骄傲,而她却有一丝自卑,使得两个人擦肩而过,如果当时有谁大胆一点,他们也许会终成眷属的,但现在两个人各自有了想要的生活,也都有了孩子,但愿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吧。

    柳柳回到贵宾阁,皇上和太后娘娘都等着她一起去参礼,太后娘娘一见到柳柳,便伸出手拉着她的手:“柳儿,谢谢你没让今天的喜事变成悲剧,要不然哀家连死的心都有了。”

    “母后,别伤心了,现在什么事都没有,我们一起过去吧。”

    炎亲王府的大厅里,宾客齐聚,气氛热烈,对于刚才在后面发生的事情,并没有惊动这些人,所以大家并不知道,皇上和皇后等一出现在大厅上,偌大的厅堂之上一下子陷入寂静,大家伙恭敬的参拜皇上。

    “臣等见过皇上,皇后娘娘,太后娘娘,太子殿下。”

    柳柳一看到众人这等神情,不由得头大起来,看吧,这就是当初不让皇上来的原因,一个帝皇跟一个老虎差不了多少,本来热闹的场面因为皇上的加入生生的破坏掉了,大家毕恭毕敬,神情紧张的垂首立于一边,尤其是最近京里才发生了一件大案子,楼太傅和张尚书家全被斩了,这种时候他们怎么敢任意妄为呢,惹得皇上一个不高兴,到时候再查他们的老底,这些人在官场上混了一段时日,谁没有点脏水污点啊。

    “平身。”凤邪天生的王者风范,霸王之气,不怒而威,震憾着这些臣子,他雷厉风行的铁血手腕,使得这些臣子只敢小心翼翼的起身退到一边去。

    柳柳回身扫向这些臣子,清冷的声音响起来:“今日乃炎亲王爷的大婚之事,君臣同乐,所以各位不必拘谨,尽情欢笑便是,相信皇上不会怪罪大家的。”

    皇后娘娘此言一出,大厅里总算恢复了一些人气,大家纷纷点头,笑谈起来,太后娘娘连同皇上和皇后坐到高堂之上,立刻便听到钦天监的叫声:“新人到。”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黑道皇后相邻的书:重生美国兄弟连独裁之剑自由的巫妖重生之游戏全才谁与争锋异界之少林魔纹师终极战士足球之梦里疯狂地狱教师兽龙道一品道士系统重生之笑天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