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黑道皇后

第一百一十一惩罚,迫其现形

【书名: 黑道皇后 第一百一十一惩罚,迫其现形 作者:吴笑笑

黑道皇后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庶子风流无上神王神医小农民美女圣约书英雄无敌之穷途末路万古神帝神禅机战无限艺术人生深海提督失恋无罪覆手繁华    柳霆望着亲昵的偎在自己怀里的幕星,心里感概万千,对于妹妹柳儿,五年的时间,他几乎用尽了力气来思念一个人,就在他以为自己快疯了的时候,谷蓝出现了,虽然他一开始极端讨厌这个女孩子,大刺刺的无缘无故的赖在他的身边,可是慢慢的他发现自已的生活不一样了,不再消沉,每天都气得死死的,整个人恢复了活力,所以他决定回京城来,只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妹妹,自己用了二十年时间去保护,五年时间怀念的妹妹,竟然回来了,她活着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小宝贝,他的心从最初轻颤到现在的把她放在心底,人的一生中总会有自己在意或想珍藏一生的人。

    现在他把妹妹珍藏在心中,倾尽自己所有的才能帮助他守候着天凤,这是幕星的一切,而他不想辜负谷蓝,有时候错过了就是一生,未来的时间里,他希望有一个珍藏着的人和一个所爱的人。

    “幕星,别怪你父皇,他是一个皇帝,皇帝并不是万能的,他所做的事情有天下百姓看着,还有朝中的大臣,而且皇帝除了皇后还会有很多妃子,这是历朝历代的制例,其实你父皇已经把后宫所有的女人都送走了,只有张修仪和楼德妃两个女人在后宫里,张修仪在你娘没进宫时便存在了,楼德妃因为怀了玉楼皇子,所以皇上是不可以把她废了的,除非找到她的把柄才可以。”

    阳光里,柳霆如和风般的轻语在幕星耳边低低的响起,幕星似懂非懂的听着,虽然认真的听着一动不动的,其实他一句也听不进去,只是喜欢伏在舅舅的怀里罢了,听他磁性的声音在耳边萦绕着。

    “幕星,你听到舅舅的话了吗?”柳霆看这家伙没动,知道他没听进去,别看他只有五岁,可是个性和他娘一样倔,认定的事情不轻易妥协。

    “嗯,”幕星似有若无的哼了一声,总之他不想再呆在皇宫里,这里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个玉楼皇子不是想当太乎吗?就让他当好了,他才不稀憾呢,若不是当初想有一个父皇疼爱,他才不会回这里呢,还给娘亲下药帮助父皇,结果却发现父皇并不是只有他一个孩子,还另外有一个小孩子,更有其他的妃子,这让他心情郁闷到极底了。

    柳霆知道一时之间劝不了他,但相信他很快便会好的,只是一时间无法接受罢了,伸出手扶起幕星的身子,招手示意站在远处的几个小太监过来,把太子殿下送到未央宫去,那几个小太监胆胆颤颤的走过来,因为前面几个小太监侍候得太子不满意,已经被送到冷宫去了,他们可不敢再有丝毫的差错了。

    “太子殿下,请吧。”

    幕星站起身,和舅舅道了别,回未央宫去了。

    未央宫里,柳柳正领着小丫头在搞试验,如何使水稻丰产,她发现古代的粮食都低产,一亩地能收二百斤的粮食,很多人家上交了租子再加上杂税,根本所剩无几了,百姓仍然处在饥饿中,所以这几天柳柳一直在动脑筋,如何提高粮食的丰产,国以民为本,百姓真正的富足了,国家才会强大起来,这样才会真正的兴隆起来。

    幕星一走进去,朝上首忙碌的身影叫了一声:“娘亲?”

    柳柳停下手里的动作,望向儿子,只见一向开心活泼的儿子此时就像一只被霜打过去时茄子,耸拉着脑袋半天提不起精神来,柳柳站起了身子,挥手示意翠儿图纸和东西收拾下去,招手示意儿子走过去。

    翠儿俐索的把东西收下去,幕星皱着好看的细眉走到娘亲的身边,眨巴着大眼睛望着娘亲,忍不住嘟起嘴,委屈的开口:“娘亲,父皇好凶啊,我不想呆在这里了,我们回逍遥岛去吧。”

    柳柳惊讶的睁大眼,凤邪不可能会对儿子凶吧,他可是处心积虑的想让儿子回来呢,怎么会好好的对儿子凶呢,还是幕星犯了错,柳柳伸出手把儿子拉进怀里:“慢慢说,发生什么事情了?”

    “今天我看到那个什么玉楼皇子了,他说他才是太子,幕星才知道原来这皇宫并不是只有我和母后,还有别的女人和孩子,我去找父皇,他竟然还凶我,既然他有别的孩子,为什么让我回来,我以为他没有孩子才回来当太子的,结果却不是这样的。”

    柳柳听了儿子的话,便知道他今天在后宫里一定遇到了那小皇子,没想到那玉楼皇子如此大胆,竟然说自己是太子,看来是大家一直叫他的原因,那个小孩子才会以为自己是太子罢,唇角浮起冷笑,这确实是凤邪的过错,既然玉楼皇子已经如此认为了,何苦还要她们娘俩回来呢,一想到这个脸上青郁郁的。

    “幕星,现在天凤朝有难,我们一家人要团结一致的对付外敌,至于皇宫里的人,不要理会就是了,等所有的事情结束了,如果幕星仍然不愿意留在这里,母后就和幕星回逍遥岛,”柳柳执着儿子的手,小幕星听到娘亲的最后一句话,总算心满意足的笑了起来。

    “好,幕星听娘亲的话,等除掉坏人再说。”小幕星认真的点了点头,他虽然只有五岁,但是贵气逼人的小脸上却闪过耀眼的光芒,父皇再不好,他也绝不会让坏人爬到他们头上的,不过等这一切都结束了,他就和母后离开皇宫了,因为他不喜欢和那个小小子一起呆在皇宫里。

    母子二人正坐在高座上说着话儿,细风吹过,回旋在大殿上,金鼎里的燃着的花香味散发得越发的浓郁,宫门外奔进一个小太监来,恭敬的跪下来“娘娘,德妃娘娘揩着玉楼皇子过来求见。”

    柳柳放开幕星的身子,微蹙起眉,一丝不悦染于眸底,幽深,冷戾,那玉楼皇子小小年妃,便如此大言不惭,做为他的母妃本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柳柳冷沉着身子挥手:“让他们进来吧。”

    “是,皇后娘娘。”

    小太监奔出去,大殿光亮处很快闪出一大一小两抹身影,那一向高高在上的女人,此时显得忧虑,端庄娴雅的神情着隐着一丝不安,牵着自个的孩子跪在大殿正中:“妾身见过皇后娘娘。”

    柳柳冷望着下首跪着的女人,也不出声唤她起来,跪着已是极轻的了,此刻就算重罚她也无可厚非,一个母妃竟然把孩子教育成这样的,皇上既没有诏告天下,她也不是什么皇后,她的孩子只是庶出的,无论如何太子之位也轮不到她的孩子,就算从前宫中没有孩子也要恪守本份的教育孩子,那称谓不走随便叫的。

    “德妃过来见本宫何事?”森冷的声音扫过去,连一丝缓和的余地都没有,柳柳总觉得这女人没那么简单,倒是五年前的淑妃娘娘看起来不像一个有心机的人,却做出了那么多有心之人才会做的事,眼前的女人一脸的聪明像,她会是那种安份守己的人吗?如果安份守己又何来太子之说,这只能说明她以为万事大吉了,干算万算没算到她们母子二人竟然没死。

    如果楼思静真的隐藏得如此之深的话,柳柳幽瞳闪过兴奋,她真是碰到高手了,这不能不让她觉得兴奋,遇到一个强劲有力的对手,才会让这游戏更精彩不是吗?

    楼思静跪了半日,也没听到上首的女人有话让她起来,眼瞳中一闪而逝的暗芒,这皇后娘娘究竟是眼高于项还是想激怒她呢?看来她要更加的小心了,好在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做过什么错事?她知道有人安排好了一切,根本不用她动一丝手脚,这才是别人找不到蛛丝马迹的地方,她根本就什么都没做,所有的事都是别人做的,她只是知道罢了。

    楼家的势力壮大,为避嫌她从来没单独的见过楼家的人,那都是父兄的行动,在宫中她一向是最安份的,一言一行小谨慎,她知道皇上不是个无能之辈,如果让他知道一点于自己不利的事,她将坠入万劫不复的地带,而她和那个人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所以那个人替她做好了所有的一切,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她从来不操心,她只要安心当她的皇后,儿子安心等着当太子便是,可是她做梦也没想到这女人回来了,还带回来了太子,她相信他们很快便会有动作了,楼思静低垂着的脸上闪过狰狞的笑意。

    “今儿个玉楼犯错了,身为他的母妃,妾身罪该万死,所以过来向太子殿下道谦,并请求皇后娘娘好好教育一下玉楼。”楼思静温婉的开口,虽然心里替儿子委屈,因为一直以为儿子是太子,就连玉楼自己都以为是个太子,忽然冒出一个太子来,叫他怎么不生气呢?

    “这好像不是他的错吧,如果硬要扯出责任,这应该是德妃的教育问题,如果德妃没有能力教育好自己的的儿子,本宫不介意把他托付给她人教育,”柳柳寒凌凌的话响在大殿上,楼思静只觉得整个身子一顿,她万没想到皇后娘娘竟然想把她的孩子送给别人照顾,这后宫之内还有谁啊,无非是想把她的孩子送给张修仪收养,一想到这个楼思静便有些怨幽,一旁的玉楼皇子听高座上的柳柳说出把他送给别人收养,早就生气了,一下子大声的吼叫起来。

    “找才不去,我要跟着母妃,我不跟别人生活在一起。”

    楼思静的脸色一下子白了起来,飞快的去扯玉楼的身子,可惜柳柳的脸色陡的一暗,己经森冷下来,“来人。”

    随着她的叫声,小安子和小年子领着一批太监奔进来:“娘娘。”

    “立刻把玉楼皇子带下去,送到广阳宫张修仪哪里去,从今日起,玉楼皇子就由修仪娘娘抚养了。”

    那些小太监一听到皇后娘娘的话,都呆住了,竟然是这样的事情,不知道皇后娘娘这么做是何目的,偷偷的拿眼瞄向楼德妃,只见德妃娘娘的脸色一片青白,唇颤抖起来,可是相比于楼德妃的受伤,小安子更害怕自家的娘娘,娘娘有多么厉害,他可是知道的,死去一回照旧活着回来了,这可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因此小安子飞快的拽起玉楼皇子的小身子往外走,那玉楼皇子虽然害怕父皇,可是个性却孤戾,因此尖叫起来。

    “放开我,你们这些死奴才,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他的眸光狠狠的超过小安子和小年子的肩膀,往高座上的柳柳射去,是那般毒戾残狠,柳柳暗叹,这孩子如果在宫中长大,将来就是幕星的一大劫啊,皇上这是把儿子置于怎样的风口刀尖之上啊。

    玉楼皇子被带了下去,楼思静整个儿的瘫在大厅上,一回儿功夫便恢复了一些神色,因为她刚才只是太慌乱了,这女人一回来便如此对待她,心里暗咬牙,她相信有人不会让她好过的,你给我等着吧,我儿子不是谁都能养的.她骄傲的抬高了下巴,迎视着高座上的柳柳。

    “皇后娘娘有心了,但愿太子殿下真的如娘娘所说的那般好,只不过在天下百姓的眼里,这太子殿下不知该立足于何处?”

    柳柳知道楼思静说的话有几分道理,外面的百姓不了解皇宫的内幕,很多人都知道有个玉楼皇子,对于突然冒出来的太子殿下,只怕会反弹,柳柳冷淡的一笑,眸底是深深的狂妄,她并不稀憾这江山,儿子幕星也不在乎,至于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样子的,她们根本不在乎。

    “百姓怎么看是百姓的事情,楼德妃还是回去闭门思过的为好,多为儿子积些福吧,”柳柳冷萧的说完,回身望向一侧的明月:“把德妃娘娘送回长信宫去。”

    “是,娘娘,”明月可不敢大意,娘娘这次回来和以前不一样了,比以前多了一些冰寒,少了温和,那周身的杀嗜渲染在四遭,就是他们这些从前跟了她的主子,也都不敢大意,这玉楼皇子确实也太过份了,已经两次对皇后娘娘不敬了,这都是平时楼德妃太骄惯了的原因,皇后可是六宫之主,本身就可以教养皇子,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很显然的德妃只对皇后不满,却没有检讨自个身上的原因,明月的头皮隐隐有些发麻,她总感觉到这些主子们的战争要开始了,最可怜的是她们这些丫头,千万不要惹上什么不好的恶运。

    “德妃娘娘请吧。”

    楼思静冷冷的瞪了明月一眼,站了起来,飞快的离开未央宫,未央宫的大殿上,柳柳拉着儿子幕星叹息了一声,搂过儿子:“幕星,等这一切都结束后,母后带你离开这里吧,母后害怕幕星将来会受到伤害。”

    “好,母后,幕星和母后离开这里,幕星不喜欢这里,有讨厌的人在这里,幕星和母后回逍遥岛去,大家生活在一起多开心啊。”

    幕星的话刚说完,便从大殿外传来一声不悦之语:“朕不准。”

    原来是凤邪不放心儿子所以过来了,走到大殿外挥手让太监不必禀报,竟意外的听到了这母子二人要离开皇宫的事,当下心里一沉,无力的叹息,他在拼命的扫除眼前的一切障碍,而她们母子二人还是决定离开吗?心里很痛,脸色阴暗暗的走向高座,幕星一看到父皇的身影,小小的脸蛋往旁边一掉,看也不看父皇一眼,柳柳看他的神情,怕他们父子二人冲撞起来,忙挥手示意翠儿。

    “翠儿,把幕星带下去休息一会儿。”

    “是,娘娘,”翠儿明白柳柳的心思,赶紧拉着幕星走了下去。

    大殿上,暖香四溢,四目相对,凤邪的眸底是愈来愈深的幽暗,道不清看不明,柳柳的眸底是一抹请明,却带着丝丝冷气,好久,柳柳开口:“皇上来了?”

    “是,若是不来,也许连你们母子二人再一次要离开的事情,朕还蒙在鼓里呢?朕是绝不允许你们离开的。”凤邪霸道的命令,身上明黄的龙袍映得他的脸如冠玉一般无暇,头上明晃晃的九龙冠,灼灼逼人,肆意飞扬的尊贵之气。

    柳柳淡漠的一笑,她的笑一点温度都没有,冰冷的睥睨着眼前的人,气势慑人,并没有因为面对君皇该有的惶恐:“皇上,只要我想,我就会离开,没有人可以阻止我,要知道我进宫来并不是自愿的,而是被儿子下药带来的,现在他想离开这里,我还有什么留下的理由呢,现在我倒感谢你了,因为你使得幕星愿意死心蹋地的跟着我回逍遥岛去,我一直在担心,将来他长大了会不会怪我自作主张,让他离开皇宫做一个江湖草莽。”

    凤邪听了柳柳的话,一扫先前的优雅,气恼的低吼:“该死的,你的心是铁打的吗?为什么朕五年来的愁苦你看不到,朕一直在讨好你,忍受你难道你都看不到吗?竟然还说出这么冷血无情的话。”

    皇上的话咄咄逼人,气急败坏,他很想优雅的和这个女人说话的,可是世上大概只有她一个人有本事把他的冷静破坏掉。

    “皇上,为什么你不明白呢?儿子不喜欢呆在这里,我也不喜欢,整天和别人勾心斗角的很累,而且我和幕星冒然的出现本来就是我们的不是,皇上还是想想明儿个怎么应付朝堂上的事吧,我己经替楼家的人找出一个出口了,相信他们明天必然反起朝堂,皇上还拉心没事可做吗?”

    凤邪的眸光一闪,一丝了然溢于心中,原来柳儿惩治玉楼是为了引楼家的那些老家伙出手,真是太好了,相信明儿个他们必然出动,他还在为他们的不出手而烦恼呢,没想到柳儿早想到了,伸出手拉过柳儿的手,不管她的脸色有多臭,凤邪磁性的声音充满了感情。

    “柳儿,谢谢你,我知道你担心幕星会受到伤害,所以朕会把一切办妥的,”此刻凤邪忽然明白当年父皇的心意了,原来爱着一个孩子便想替他扫清一切的障碍。

    “皇上?”柳柳有些恼恨的抽手,可惜皇上根本不理会,挨着她的身侧坐定。

    “柳儿,别轻易说离开朕,也许朕做的还不够好,但是要给朕一个机会,一个怔明的机会,别急着否定朕的努力,如果没有你们在朕的身边,朕打败不了那些人,真的,”他感情充沛的话就像一条长河流淌在人的心底,使得柳柳不忍心伤害他的渴求,眼下还是团结一致的对付那些危害到天凤朝的人吧。

    “眼下还是多想想办法对付那些恶势力吧,”柳柳的语气软化下来,凤邪松了一口气,只要她不急着带幕星离开,他就会努力故变她们的想法,至于德妃和玉楼,他会想出一个妥善的办法来解决她们的。

    “嗯,朝堂上有一半的人投票到楼家的门下,朕决定明儿个让他们闹腾个够,楼沐山那个老狐狸,他一定在暗处得意的笑呢,很多事根本不用他出手,便算计于胸中了,朕会把他揪出来的,不过朕相信柳儿今儿个这一出一定传到那老家伙手里了,他如果没有玉楼这张牌在手心,相信很多人便会放弃他了,而且柳霆身为丞相,最近志同道合的臣子向他这边靠拢了,这样朕除掉这些暗股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柳柳听着凤邪娓娓道来的冷冽之语,点头,皇上不是做假的,确实有先察之明,心里便坦然,唇角一抿:“皇上可以先从剥了他的皮,再慢慢的把他浮出水面,这样让他死无葬身之地,如果一开始便针对楼家,一定会迎来非议。”

    柳柳的建仪倒让凤邪很受用,她的每一个点子都很独到,如果柳儿是男子该是怎样的经世讳才啊,幸好现在她是自个的皇后,也可以辅佐他稳固江山,凤邪正想得入神,柳柳挥手示意一边的红袖。

    “把我今儿个下午给制的图纸拿上来。”

    红袖应了一声:“是的,娘娘。”退了出去,很快把今天下午皇后娘娘给制的一幅图拿上来,虽然她不是很懂,下午娘娘讲了一次,她也没听懂给意思,不过倒知道是为了天下百姓的苍生问题。

    柳柳接过图纸,一抖铺开,只见上面形成了交错不一的图形,一块一块,错综复杂,凤邪看得目瞳口呆,不知道这是什么图形,看来看去,最后隐约看出些意味,这好像和田块有关,立刻饶有兴趣的追问。

    “柳儿,这是什么啊?”

    “皇上,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所以百姓吃得饱了,穿得暖了.才会感谢圣恩,虽然现在天下太平,没有战乱,但这几年我行走在江湖上,还是发现很多百姓人家吃不饱穿不暖,皇上知道为什么吗?”

    凤邪听了柳柳的话愕然,他从来没有主意过这样的细节,一个帝皇,他关心的是国家大事,那些小细节的事他根本不知道,而且各地府衙禀报都是大丰收,国库也稳实,其他的根本没有留意到,这次出宫走了一遭,也多是些富庶之家,他还以为天下所有人家都是那样的,没想到还有人家吃不饱,这倒大出他的意外,一双星目闪着黯然,深暗,难道是那些官员斯上瞒下了,这可真该好好整治,柳柳看他的神情,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忙举起手阻止他的思想。

    “不关那些官员,是因为粮食的收成太少了,那些百姓,除了要交租子,还要交杂税,除去这些能吃饱肚子确实有问题,但是官府收取的也很合理,如果不收这些杂税,国库便空虚了,那么我们该做的事是如何把那些产量提上去,”柳柳滔滔不绝的开口,虽然她前世的记忆有些模糊,但多少还是有些印像的,死的时候十二岁,记得每回去乡下看望外婆时,便看到他们的田地格局,呈梯形的,而不是像古代的高洼不平的地方,完全靠天然的雨水来控制粮食的收成,这大大折损了收成。

    “皇上请看这图纸,这红色的细线代表的是沟染,红色的粗线代表的是河流,这些田边的小人是假人,现在皇上过来听我演讲一遍。”

    柳柳因为过于专注于图纸上,也不在意凤邪靠得自己很近,两个人几乎粘到一起去了,远处的太监和宫女窍窍笑起来,但是凤邪全然的被柳柳的构思吸引住了,紧盯着她的图纸,他的呼吸都粗重起来,眼里跳动着的火花灿烂如辉。

    “把这些田形分成一抉一抉的梯形,在梯形之间挖出沟染,从河到渠,可自由控水,发洪水时,可由这些沟渠把田抉里的水引流到河里去,干旱时可由这些河里引流到沟渠里,这样庄稼的生长状况便会大大的改观,然后田块旁边的这些假人,可以阻止着鸟雀的侵龚,别小看了那些鸟雀,来得多了,那些粮食可以养活一个人,所以扎着假人在田边恐吓着它们,它们便不敢轻易的靠近田边了,这样百姓的收成上来了,便吃得饱了,交纳起杂税来也心甘情愿得多。”

    柳柳讲解完,合起图纸,把图纸道到凤邪的手上,淡淡的开口:“皇上找个时间把这方法由户部推广下去,相信很快便会见效的,民富国强才是根本。”

    凤邪好半天没反映,因为太震憾了,望着柳柳的眼睛里闪过一道道的光芒,这女人可真是个宝,这头脑为什么如此敏捷呢.知道开多常人不能理解的事情,心情激动起来,伸手接过那图纸,飞快的开口问。

    “柳儿,这图纸叫什么名字呢?”

    “梯形田块分割图,”柳柳随口说了一句,她倒没想过给这种田形命名,皇上激动的跃起身,伸出手搂过柳柳的身子,也不顾她的意愿,傲然的开口:“柳儿,谢谢你,你休息一下,朕太高兴了,想立刻找到丞相拿出一个可行的方案。”

    “好,你去吧,”柳柳伏在他的怀里喘气,这男人太用力了,她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若不是看他太高兴了,她真想一脚踢飞他,好在凤邪很快松开她的身子,闪身出了未央宫的大殿,大殿上那些宫女和太监,看皇上拿着那份图纸高兴眉眼如画,张扬狂放的闪身出去了,不由得面面相觑,先前他们也见了的,却一点也不搞不懂,那些是啥意思,可是皇上一看竟高兴成这样子,真是啥人喜欢啥事啊。

    不过未央宫里倒是欢乐融融的,相较于未央宫的场景,长信宫时一片凄惨,楼思静仰躺在软榻上流泪,一张上了细妆的脸,被泪水冲洗得苍白一片,诺大的寝宫里,连一点声响都没有,只有细细的哭泣声,那些太监和宫女都知道今儿个发生的事情了,哪里敢说一个字,都小心的垂首立于一边。

    玉楼皇子被送走了,娘娘伤心是肯定的,玉楼皇子从小就和娘娘住在一起,这会子被强行送到修仪娘娘那里去,难怪娘娘伤心。

    楼思静哭得上次不接下气的时候,一个俏丽的身影闪身走到床榻前,望着床榻上的楼思静,心疼的开口:“娘娘,别哭了,千万不要哭坏了身子,相信玉楼皇子很快便会被修仪娘娘送回来的,娘娘别伤心了。”

    那本来躺在床榻上的人,一听到床榻前的身影,早翻身坐了起来,直直的望着床榻边的一身宫装的宫女,竟然是以前尽心侍候着淑妃的宛容,宛容明净的小脸上,闪过心疼,挥手示意寝宫里的太监和宫女都道下去。

    “你们都下去吧。”

    那些宫女和太监立刻应声退了出去,整个人松了一口气,幸好有宛容姐姐在,娘娘最喜欢听宛容姐姐的话了,等到大家都退了下去,寝宫之内一片安逸,楼思静再也忍不住扑进宛容的怀里,失声哭了起来,边笑边说:“宛容,现在怎么办,玉楼被送出去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宛容用力的搂着楼思静,柔声细语的开口安抚她:“别伤心了,相信张修仪会把玉楼送回来的,这样的话,白天放在修仪那里,晚上送到你这里来,不也是蛮好的吗?你别担心了。”

    宛容说完,竟小心的棒起楼思静的脸,温柔的吻干她脸上的泪珠儿,心疼不舍的安抚着:“好了,别哭了,我会心疼的,你啊哭得我心都碎了,一切都有我在呢?你什么都不要做,那个女人不是一般的精明,她可是个厉害的角色,她在等着你的把柄,所以你只要安份的呆在宫中便成。”

    “好,我听你的,”楼思静点头,娇柔的偎在玉容的怀抱里,一动也不动,吸取着她身上的味道,慢慢的累得睡着了,宛容等她睡着了,轻手轻脚的放下她的身子,眸子幽幽暗暗的盯着床榻上的女人,玉楼可是她的命根子呢,她还是替她去看看玉楼在那边好不好吧,伸出手握了一下楼思静,静儿,别担心,一切有我在呢。

    宛容安置好楼思静,便离开了长信宫去了广阳宫,远远的看到广阳宫的宫门外有侍卫守着,宛容眼里的暗芒一闪,那个女人算得竟然如此准,看来静儿又要伤心了,她暗暗想着,那女人摆明了不准玉楼离开广阳宫嘛,宛容走了过去,只见石阶之上的侍卫冷冷的一伸剑柄挡住她的去路。

    “你哪一宫的?回去,不准随便进出广阳宫。”

    “我是长信宫,德妃娘娘的贴身宫女,德妃想想看看玉楼皇子,求侍卫大哥让我进去看一眼,好让德妃娘娘安心。”宛容温柔的笑着,望着那些侍卫,这时候她宁愿这些侍卫都是好色的人,这样她就可以见到玉楼皇子了,不过宛容的笑丝毫没起到作用,因为这几个侍卫不是好色的人,所以照旧冷冰冰的开口。

    “不行,我们奉了皇后娘娘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出广阳宫,立刻回去,否则我们就把你抓起来治罪了。”

    为首的侍卫是日影大人的亲信。深得皇后娘娘的重视,才派了他来守门,所以他可没有半点情面可讲,宛容的眸子给扫过去,在心里怒骂,你们这些狗奴才,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收拾你们的。脸上却笑眯眯。

    “既然如此,那我就回去了。”宛容刚掉转身便听到广阳宫里面传来玉楼撕心裂肺的叫声,心里陡的一沉,脸色难看至极,却无半点办法可施,越是这种时候,她们越不敢轻举妄动,这时候那些人都在等着她们乱阵脚呢,宛容若无其事的离开广阳宫,因为他深信,张修仪一定会对玉楼好的,相信玉楼跟着他不会受委屈的。

    广阳宫里,玉楼哭够了,抬头见一向疼宠自已的修仪母妃冷冷的瞪着他,又张嘴哭了起来,张修仪皱眉扫了一眼大殿,只见到处狼籍,这小袓宗把她殿阁里的东西都砸了,无该她如何和他说都没半点用处,本来想把他送回长信宫的,没想到外面竟然有待卫守着,根本送不出去,所以她便告诉他,等晚上那些侍卫一离开,她就把他送回他母妃那儿,谁知道这小子竟然狠劲上来了,像发了疯似的把她殿阁中的东西都砸了,让她立刻把他送回去,还张嘴威胁那些太监和宫女。

    “你们这些狗奴才。敢不把我这回去,我要剁了你们的手脚,把你们扔到荒林子里去。”

    张修仪不可思仪的望着这家伙。难以置信这就是自已一向喜欢的那个小孩子。她一直以为他是胆小懦弱的,没想到却如此狠戾,而且脾气格外的暴张。这样的孩子真的可以做一个皇帝吗?张修仪不禁尹生了深深的怀疑,自已一向很喜欢玉楼.但是这一到仍是止不住的怀疑了,德妃把这个孩子宠得无法无天了.张修仪脸色暗下来,那玉楼还在哭,她不禁有些心烦,冷冷的开口。

    “住口,如果你再哭,以后修仪毋妃不疼你了。”

    谁知她的话音刚落,那玉楼竟然哭着救落她:“你不喜次我拉倒,我只要母妃,等我母妃做了皇太后,一定会收拾你的,你竟然敢对我大声说话,我会告诉我母妃的。”

    张修仪听了玉楼的话,不由得冷汗从心里冒出来,好似有一盆冷水从头顶浇到脚底,玉楼的话不会无缘无故的说出来,一定是他母妃说话时他听到耳朵里去了,没想到一直当面对她恭恭敬敬的德妃竟然是为了拢住她,为什么她要做这样的事情呢,张修仪坐在高座上,脸门深锁着,菩思冥想,最后还真让她想出一点门道。原来她对自已好是因为拉拢父亲,她的爹爹是礼部尚书,自巳只不过是一棋子罢了,张修仪不禁笑起来,那笑说不出的凄凉,她一直以为楼思静是真心待她的。所以她让自个的父亲帮助楼家。自巳真心对待楼家的母子二人。结果人家却是利用自个儿来拉拢父亲为她们做事。因为张修仪不生养,总要靠着一棵大树成凉。没想到却靠了这么一棵大树。

    “玉楼,你真让我伤心。”张修仪不看那孩子,站起身准备离开大殿。难知那玉楼看张修仪不理她。竟然飞快的扑到她的身边缠着她不放。张修仪想离开却一时走不脱,再加上想到德妃是利用自个儿。心里怒意顿生。一抽脚把玉楼踢到一边去,掉头吩咐广阳宫里的宫女:“给我让他跪着。一点教养都没有。”

    “我不跪。”玉楼傻眼了,没想到疼自巳的修仪母妃竟然踢了自已一脚,心下有些慌乱,可是嘴上还是倔强的大叫着。

    张修仪听了他的话,不由得气势汹汹的走过去,俯身盯着玉楼的脸狠声的开口:“玉楼,以后你跟着我过。懂吗?你给我安份一些。如果你再说一个字,我就让你跪一夜,现在马上给我跪下。”

    张修仪说完,用力的一按玉楼的小身子。玉楼便跪了下来,尽管他愤怒,可是他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而张修仪是个大人,所以不管哪一面都斗不过张修仪,因此小脸蛋憋得通红,狠狠的盯着张修仪。张修仪也赖得去理他,站直身子掉头命令身后那些白了脸色的宫女。

    “给我看着他。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让他起来。”

    那些宫女应了一声,小心翼翼的站在玉楼皇子的身边,不由得暗自诧异,为什么张修仪敢惩罚玉楼皇子,难道不怕德妃娘娘对她下黑手吗?这些宫女相互望着,也不敢多说话,其实张修仪实在是怒极了,而且她觉得如果靠向皇后娘娘这棵大树说不定胜算更大,皇后如此精明,一回朝便让自已的兄长成了当朝的承相,承相是百官之首,那些人再狂妄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承相,赶明儿个自已要通知爹爹,立刻离开楼家那帮人,改投到承相的门下。这样可保全张家的一干人命,张修仪在寝宫里辗转反复的想着,越来越觉得面前如临深渊。

    夜色鬼魅,影影绰绰.万物归于沉寂,一阵风次过,大殿的门轻晃动着.簌簌着响.纱曼卷飞起来。落花翻卷。回落到门边,摇曳的烛光里,一个瘦小的身影跪在大殿上,不时的抽泣着,几个小宫女走了过来,小心的开口。

    “玉楼皇子,你要不要吃点东西?一定饿了吧。”

    玉楼摇晃着脑袋。他想母妃了,就想睡在母妃的怀里,他不要呆在这个地方:“滚开,我不吃,什么时候让我回去我就什么时候吃。”

    那些宫女听到他如此说,一脸无条的走过去,任由他一个人在哪里抽泣着.因为这些事不是她们做宫女的可以决定的,而且张修仪让他跪着,就算到时候出事了,也轮不到她们做宫女的受罪。

    等到几个宫女一走,急然一个黑影闪进来,飞快的闪到玉楼的身边,小声的叫了一声:“玉楼皇子。“

    玉楼一抬头。竟是娘亲最贴身的宫女宛容,不由得咧开嘴准备哭起来,宛容立到伸出手捂住他的嘴巴,小声的嘘了一下。

    “别哭。德妃娘娘让奴婢过来有话和皇子说。德妃娘娘说,玉楼皇子要乖,要听话,德妃娘娘很快便会把玉楼皇子接回去的。但是玉楼皇子以后千万不要乱说话,如果再乱说话。你就见不到你母妃了。知道吗?”

    宛容心疼的扶住玉楼的身子,眼里闪过仇恨的光芒。张修仪。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如此对待未来的皇上。你等着吧。我们不会放过你的。玉楼眨巴着眼晴望着宛容,宛容说的话他是深信不疑的。因为母妃很听这个宫女的话,他一想到不能见到母妃。早就害怕了。立刻用力的点头。

    “嗯,我不会再乱说话了,母妃一定要让我回去。”

    “好,你呆会儿和宫女说,知道错了,去吃点东西早点睡觉。知道吗?以后安心住在广阳宫里,相信用不了几天,你就可以回长信宫了。”

    玉楼立刻点头,望着宛容。眼里闪着信任的光芒。宛容不禁动容。伸出手楼过玉楼的身子:“玉楼要乖乖的听话,我们会帮助你的。一定会让你回到长信宫的,不过暂时要听张修仪的话,知道吗?”

    “好,我知道了。”

    宛容看着玉楼小小的身子,心里不由酸楚不已,狠戾在胸中闪过,眸子在暗夜中如狼眸一样残恨,今天玉楼所受的一切,她会向他们一一讨回来的,咬着牙发誓,陡的放开怀中柔软的小身子,虽然不舍却飞快的离开大殿,因为她听到声响,知道有人来了,闪身离开了大殿。玉楼张嘴想叫住她一声,忽然想起她的话,不可以乱说话,立刻闭紧了嘴已,

    只见有两个宫女走了过来,玉楼立刻乖巧的望着那两个宫女:“宫女姐姐,宫女姐姐,我知道错了,请你们去告诉修仪母妃,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我肚子好饿啊,我好饿啊。”

    玉楼一脸痛苦的开口,那两个宫女听了他的话,没想到才一眨眼的功夫,这玉楼皇子就想通了,转变的还真够快的,立刻笑着点头:“好,玉楼皇子等着,我们去禀报修仪娘娘,很快便带玉楼皇子去用晚膳。”

    两个宫女进寝宫去禀报了张修仪,张修仪本来就极疼爱玉楼,惩罚他也是一时气极之举,现在正后悔呢。一听到宫女说玉楼皇子认错了,立到挥手示意把他带下去用膳。

    “王楼皇子。起来吧.奴婢们领你过去用晚膳,你一定饿了吧,”两个宫女伸手扶起小皇子.看到瘦弱娇小的身子东摇西摆的,赶紧扶好了,把他带到隔壁去用膳.玉楼想着母妃会接他回去的。竟然奇异的乘巧,不再乱说话.很配合宫女们,倒让这些宫女省心了不少。

    张修仪到底心疼玉楼.因为玉楼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虽然知道楼思静只不过是利用自个儿.可是不生养孩子的她,是把玉楼当成自个的孩子疼的。而且接下来的几天,玉楼那么乖,和从前没什么两样.一直叫她修仪母妃.张修仪忍不住倒高兴起来,想像着没有楼思静该多好啊,她一定会很疼玉楼的,可惜她不知道玉楼虽然小,可是心地却很歹毒,他只是为了回到母妃身边迁就她的,心里不下一次的低咒着她,恨不得母妃立刻把这个女人赐死。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黑道皇后相邻的书:网游之超级国宝萨满王座龙珠之绫叶传奇网游之玄武神话唯我极道我的超神空间法宝匠师我的指环王子通天武皇我的总裁老婆大周权相霸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