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黑道皇后

第一百零九章救下解兰母子

【书名: 黑道皇后 第一百零九章救下解兰母子 作者:吴笑笑

黑道皇后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我在末世有套房近身兵王未来聊天群我的贴身校花娇宠令院长驾到阴阳鬼医五行天懒神附体盖世仙尊剑道通神武侠之父    柳柳正欲掉转头,忽然看到卖包子的地方闹了起来,只见幕星飞快的拉扯着她的手:“母后,快看,他们都打那个弟弟,好可怜啊,母后快救救他。、qunaben、”

    柳柳一听到儿子的话,抬眼看过去,发现有一个和幕星差不多打的小男孩被卖包子的小二提在手里,恶狠狠的扇他的耳光,那小孩子一身的狼狈,衣衫破烂,像个小叫花子似地蓬头垢面的,却死死的抓着手里的包子,那白白的包子被他的脏手一抓,现出两道黑印子,可看他小小的年纪就是被打仍死命的拿着包子,围观的人全都一脸看好戏,也没人说话,那店小二越发的叫嚣。

    “停车,”前面驾车的太监一听到太子殿下的声音赶紧停下辇车,恭敬的应了一声:“是。”

    幕星飞快的掀帘走下辇车,阳光如万道金缕洒在他小小的锦袍上,头上的乌丝用镶嵌着大颗珍珠的金簪束起,周身华贵,美不可言,那本来围在包子前看热闹的人一看到他,忍不住让了开来,心里暗自猜测着这个小孩子是谁啊?逼人的贵气中带着凌厉的寒气,走到店小二跟前,冷冷的开口。

    “把他放下来。”

    那小乞丐抬起头望着地下的小孩子,眼里满是钦佩,崇拜的望着小小的幕星,他是谁啊?好像头上渡了一层金光似的,长得可真俊啊?小乞丐看得呆了,也忘了去挣扎,那一直拽着他的店小二听到幕星的命令,本想反抗可就是有一种胆怯的心态,使得他不敢反驳,飞快的把手里的小乞丐放下来。

    幕星走到哪小乞丐面前关心的问他:“你没事吧。”

    小乞丐此时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其实他一点也不怪店小二,因为是他自个做的不对,娘亲无数次教育他,不可以偷人家东西,可是娘亲病了,还没有吃饭,他只好出来偷东西,这几年来,他们总是被人追杀,娘亲一直说,想带他回月华国去,虽然他不知道月华国在什么地方?可是因为总有人要杀他们,所以没办法实行,乞丐茫然的摇了摇头。

    幕星站起身抬头冷萧的望着店小二:“太可恶了,为什么要打他,就因为两个包子吗?”

    店小二被幕星的势态吓住了,一看这小孩子身后的阵仗,就知道这小家伙非富即贵,他哪里敢得罪啊,赶紧小心的开口:“他每次总来偷包子,所以我才生气。”

    幕星没说话,掉头望向身后的宫女:“明月,给店小二银子,以后他再来拿包子,随便他拿。”

    “是,小主子,”已经下了辇车跟在幕星身后的明月看到小主子很有仁慈之心,不由得心里感慨万千,用力的点头,拿出一锭银子递到店小二的手上,那店小二一看两包子人家给一大锭的银子,哪里敢要,连连摆手:“算了,算了,不要了。”

    “收下,”幕星也不说话,冷瞪了店小二一眼,很奇怪这家伙在干什么,先前人家没钱他非跟人家要,现在给他了又不敢要,不悦染于他的唇角,浮起丝丝冷笑:“以后要是再看到你欺负他,小爷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这句话使得围观的人和太监宫女全都膛目结舌,太子爷可真够粗鲁的,连小爷都出来了,不过谁敢说话,只听到店小二恭敬的声音:“是,是,小的再也不敢了。”双手诚惶诚恐的接过了那锭银子,虽然心里高兴,可谁知道是福是祸呢,这些有钱的人翻脸可比变天还快。

    幕星掉转头望了一眼地上的小身影,柔和了脸部的线条:“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乞丐倔强的望着幕星,虽然他身着破烂,可是脸上的神情却是狂傲不桀的,虽然对幕星帮助他的事心存感激,但是小小的脸蛋却挺翘着,直视着幕星不卑不亢的开口:“我叫凤心魂。”

    凤心魂?柳柳呆愣了一下,凤应该是国姓吧,这小孩子竟然说他姓凤,是谁给他起这么大逆不道的姓氏的,眼里暗芒敛去,却听到骑在马上的日影大喝一声:“大胆小子,凤乃国姓,尔一个小乞丐,竟然敢用国姓,大逆不道理该处死。”

    铿锵有力的声音冲天而起,惊得街边围观的人同时倒吸一口冷气,往后退了几步,谁也不敢开言,除了替小乞丐担了一把心,大街上静谧得就是一根绣花针掉到地上都能呼见。

    日影的话音一落,他身后的几个侍卫立刻拔出宝剑,寒光烁烁,光芒耀眼,眼看着一场屠杀就要开始了。

    而立在小乞丐身边的幕星扬起秀气的眉,不悦地瞪了日影一眼,冷哼:“日影,你别吓着弟弟了,把刀剑收起来。”

    柳柳听了儿子的话,赞许的点头,幕星有一颗仁慈之心,将来可以做一个明君,柳柳掉头望向日影,日影自然不敢造次,一挥手示意身后的侍卫收起宝剑,恭敬的开口:“是,小主子,”领着人退到一边去了。

    那小乞丐虽然倔强,可他已经被追杀了很多次,对于刀剑格外的敏感,因此手心里全是冷汗,小脸儿煞白的望着幕星。

    柳柳眼看着街边围拢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身份已经引起人怀疑,若是被有心人知晓,只怕她们又有麻烦了,所以便朝马车外面轻呼了一声:“幕星走了。”

    “是,”幕星点了一下头,望着身后的下孩子一眼,凤心魂?这名字真好听呢,如果是自己的弟弟该多好啊,感叹一番,扬了扬手和凤心魂道别,走到辇车前准备离开,那凤心魂却在最快的时间里冲了过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这动作把幕星吓了一跳,他干什么?

    “快起来,你干什么?”幕星伸出手拉他起来,可惜那小乞丐楞不起身,下了死命的跪在地上,一迭连声的哀求着:“哥哥,求求你,救救我娘亲吧,救救我娘亲吧。”

    凤心魂虽然经常被人追杀,但是这一次却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个小哥哥,他那么可爱又善良,一定不会是坏人的,所以他希望他们能救救他的娘亲,幕星呆住了,这种事他不知道该咋处理,柳柳扫了一眼周遭,还是把小乞丐带到辇车上来再说。

    “让他上来吧,幕星,”柳柳沉声吩咐儿子,幕星一听到母后发话了,赶紧伸出手拉起凤心魂:“快起来,我们会去救你娘的。”

    两个小孩子一先一后的上了辇车,凤心魂因为身上太脏,一上辇车来,便有一股难闻的怪味道,但是柳柳若无其事的打开车窗,望着对面像小兔子一样惊慌的凤心魂,奇异的发现,这个小孩子和幕星竟然有二三分的相像,好奇怪啊,柳柳感叹,沉声吩咐前面驾车的太监:“走吧。”

    辇车便行驶起来,柳柳坐在辇车里望着凤心魂,柔声开口:“你娘怎么了?”

    “她病了,求求你们救救她吧,”凤心魂竟然想在马车上站起来磕头,一旁的幕星飞快的按住他的身子:“你别动,没事的。”

    “好,她现在在哪里呢?”柳柳点头,想到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在外面求别人救他的娘亲,这孩子是何等的有孝心啊。

    “在东郊的破庙里,”凤心魂难过的开口,他出来有好半天了,娘亲不知道怎么样了,心里忽地不安起来,望着幕星催促起来:“哥哥,能快点吗?我怕有人杀我娘亲。”

    “杀你娘亲,光天化日之下谁这么大胆,”柳柳脸上染上怒意,这可是京城,天子脚下竟然有人公然行刺,真是太可恶了:“是你们的仇家吗?”

    “不知道,我娘说她在这里一个亲人也没有,她的家在千里之外的地方,很美很漂亮的地方,”凤心魂说起娘亲的话,小脸蛋上充满了向往,但是他的话,使得柳柳脸色一怔,千里之外的地方,他究竟是谁?认真的打量着凤心魂,天哪,他的容貌活生生的就是凤冽的翻版,他竟然是炎亲王的孩子,难怪姓凤,其实这根本就是他的姓氏啊,柳柳一想到这里,心里激动不已,飞快的伸出手拉住凤心魂的手。

    “你娘是不是叫解兰?”

    凤心魂疑惑的望着柳柳,小心翼翼的点了一下头:“是,我娘叫解兰,您是?”

    柳柳的眼里染上氤氲之气,天哪,凤冽啊,你究竟做的什么孽啊,让自个的亲生儿子在外面流浪了整整五年,还害得母子二人被追杀,看到心魂的样子,便可知道解兰公主受了多少的委屈啊,柳柳一想到这个,再也忍不住伸出手把凤心魂拉到怀里,拍着他的后背,柔声的开口。

    “心魂别怕,我是你娘的好朋友,现在我们去救你娘,我一直在找你娘亲。”

    凤心魂吸着柳柳身上好闻的味道,大眼睛里流出了眼泪,他有亲人了吗?静静地哭了起来,柳柳柔声的哄他:“心魂别哭,”说完朝外面心急的命令:“立刻去东郊的破庙,要快。”

    那太监得了皇后娘娘的话,哪里敢怠慢,一扬马鞭,马儿发出嘶鸣,撒蹄狂奔,直奔东郊而去。

    一座破旧的庙堂,周围杂草丛生,残败不全,凤心魂领着柳柳和幕星等下了马车,柳柳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心里同时震撼住了,解兰的脾气果然高傲,宁死也不回炎亲王府,如果她回去的话,相信凤冽一定会封她为正妃的,但是她宁愿在外面被人追杀,也不愿意让人瞧不起吧。

    凤心魂一下了辇车,小身子飞快的往里面冲去,大叫起来:“娘亲,娘亲,有人来救你了,娘亲?”

    可是不大一会儿里面竟然传出了哭声,柳柳脸色一白,身形一闪奔进破庙之内,只见一张草席铺地,到处是杂草,几个破碗,几件破旧的衣衫,扔得到处都是,可是却没有解兰的身影,只见心魂哭得伤心欲碎,脸色都白了。

    “娘亲不见了,她被坏人抓走了。”

    柳柳冷沉下脸,忽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细微的声响,飞快的闪身跃上房顶,只见一个黑色的身影抗着一个人疾驶而去,看来是有人想杀了解兰,因为她们过来坏了他的好事,他心急的把她抗上就走,可恶,柳柳周身的寒气溢出来,身如飞燕,直追那逃窜的人。

    日影和那些侍卫一看到娘娘单身涉险,飞快的命令:“你们守着小主子,我去协助娘娘。”

    柳柳的轻功早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几个大纵身便拦住了黑衣人的去路,周身暴戾凌寒,目光冰冷:“立刻把她放下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那黑衣人没想到眼前这个绝色天香的女子武功如此厉害,完全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心里轻颤,飞快的放下肩上的女人,那女人头发篷乱,看不清脸上本来的样子,只见她不时的轻吟出声,看来真的生病了,很痛苦的样子,柳柳一看到眼前的解兰公主竟然如此痛苦不堪,周身的毛细管扩张开来,阴森森的盯着那黑衣人。

    “你好大的胆子,给我去死。”

    柳柳话音一落,身形闪过,电光火石间便抵制住了黑衣人的动作,那黑衣人彻底的呆了,这女人究竟是谁?身手如此凌厉,从没听说过有长得如此美貌的女人武功如此之高的,柳柳看也不看黑衣人,嗜色血眸闪过杀气,一伸手五指如爪,只听到咯崩一声响,那黑衣人的脖子已经断了,身子往下一瘫,柳柳伸出手扶住蓬头垢面的解兰。

    这时日影已经到了,远远的望到皇后娘娘狠厉的杀气,杀人的手段辛辣无比,不由得头皮发麻,看来谁要是得罪这个女人,必没有好果子吃,忙恭敬的开口:“娘娘,你没事吧。”

    柳柳挥挥手,淡然的开口:“没事,把她带回去吧。”

    日影立刻伸出手提起这个女人,不知道皇后娘娘为什么要救这个女人,浑身上下一股酸臭味,使得他皱眉,提着她紧跟着娘娘的身后纵身落到破庙前,小小的凤心魂一看到娘亲没事了,早紧张的过来,一迭连声的叫起来。

    “娘亲,娘亲,我找人来救你了。”

    解兰听到儿子的呼唤,总算恢复了一点的意识,艰难的伸出手拨开头发,便看到了蹲在面前的柳柳,那种看到亲人冲动感,使得她的眼里流下泪来,柳柳握着她的手,心疼的叹息:“你这是何苦呢,让自己受苦,还让心魂吃这么大的苦,如果不是我们及时赶到你和心魂都会没命的。”

    “我?”解兰想说些什么,但因为又饿又急,再加上生病了,一口气接不上来,竟然昏了过去,而站在柳柳身后的翠儿和彩霞还有明月她们早呆了,愣愣的轻呼一声:“公主?”

    “是解兰公主?”大家伙都愣了一下,眼睛飘向那叫凤心魂的小孩子,既然叫凤,那么他便是炎亲王的孩子了,天哪,没想到孩子这么大了,受了多少苦啊,解兰公主一定很恨炎亲王吧,既然恨为什么又要取自他的姓呢,也许是又爱又恨吧,这种倔强的个性倒是让人敬佩。

    一旁的凤心魂看到娘亲昏了过去,立刻像疯了一样的叫起来:“娘亲,你醒醒,娘亲你醒醒,心魂害怕。”

    柳柳伸出手来拉起凤心魂,柔声的安慰他:“心魂别伤心了,你娘没事,我不会让她有事的,现在我们带她去看病吧。”

    “嗯,”凤心魂听了柳柳的话,立刻放开娘亲的身子,原来娘亲不会有事,这太好了,刚才他看到了这个好心人的武功,好高强啊,这下他们不碍事了,小脸蛋上眼泪哗哗的流着,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受了这么多的苦,自然恐慌,众人不由在心里责怪起炎亲王来,这五年怎么就不知道找她们母子二人呢?冤孽啊,这孩子心里一定有阴影。

    柳柳吩咐日影把解兰扶到后面的一个辇车上,几个小丫头和她们一起坐在前面的辇车里,后面给解兰母子二人共乘,辇车离开破庙,一直往柳府走去。

    高大威严的柳府门前,立了一堆的下人,伸长脖颈张望着,每个人都神情激动,这其中最兴奋和难以置信的就是已辞官的柳老丞相和柳夫人,女儿竟然没死,五年的时间里,他们苍老了很多,先是柳丝的事情,又是柳柳的事情,接着柳霆又离家出走了,两个老人鬓边已生出缕缕白发,神情是疑惑忧虑的,怕自个儿空欢喜一场,当年他们是亲眼看到女儿葬进皇陵的,没想到她竟然死而复活了,昨儿个夜里,皇上派小太监过来宣旨,皇后娘娘要回柳府探望二爹娘,让柳府的人准备好接凤驾,而一直离家的柳霆正好回家,一家人彻底的愣住了,一夜没睡,一大早便守在门前候着了。

    天色已经不早了,柳老爷和柳夫人还有儿子面面相觑,怎么还没有来呢,正疑惑着,那柳府到街口打探消息的下人已飞奔而至:“禀老爷,夫人,辇车过来了辇车过来了。”

    “好,”柳老爷激动地点头,声若洪钟,铿锵有力,伸出手挽扶着柳夫人,夫妻两人整理了一下衣衫,就连一边的柳霆也有些紧张,五年未见的柳儿该是什么样子呢?当年最后的惊鸿一瞥,深深地留在他的脑海里,五年了也未消逝,但是他把对妹妹不该有的情愫全部化解掉了,现在的他就是一个爱妹真切的兄长,柳霆正想着,从他的身后钻出来一个娇俏可人的女人,一脸惊奇的望着大门口,不住嘴的追问。

    “柳霆,你说妹妹是皇后吗?真的是皇后吗?”

    这个说话的人叫谷蓝,自从街头偶遇到落魄的柳霆,便惊为天人,从此后专心的围着柳霆的身边转,足足有三年了,柳霆的生活里已经习惯了这个叽叽喳喳的女人存在着,就算他板下脸来,这女人只当没看到。

    柳霆望了一下谷蓝,鼻孔朝天,理都不理她,谷蓝笑嘻嘻的开口:“拽什么啊,说给我听听也高兴高兴,好歹她也是我妹妹了,”完全一副自家人的嘴脸,柳霆嘴角抽搐几下,终于忍住反驳她,而柳丞相和柳夫人掉头望了一眼,笑着相视,这丫头他们倒还喜欢,自从她来柳家,家里热闹多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辇车已驶近柳府,停在空旷的门口,一干下人全都跪了下来,柳丞相和柳夫人还有柳霆连礼都忘了行,紧盯着辇车门口,生怕走下来的女人不是柳柳。

    只见珠帘掀动一下,首先下来的是身着华服的四个宫女,然后是一个粉妆玉彻的小孩子,一跃到地上便睁着大大的眼睛,骨溜溜的转着,柳丞相和柳夫人看到这孩子第一眼便喜欢得紧,只是不知道这孩子是谁?紧随着孩子身后的是一个身着紫色刺绣凤凰裙,华贵无比,头上挽逶迤髻,头顶正中插着展翅高飞的凤凰钗,阳光下,金丝缕缕,流苏晃动,好不耀眼,再看那张比花还艳的粉脸,看呆了众人,因为柳府的二小姐可是京城的第一丑女,何来这等仙姿国色,柳柳的此等容颜只有柳丞相和柳夫人还有柳霆在最后的一刻见到过,因此上前一步哽咽着叫了一声。

    “柳儿,你回来了。”

    柳柳抬头望着眼前的爹娘,五年的时间未见,爹爹和娘亲老了好多,真是做女儿的不孝,让他们操心了,柳柳眼里氤氲,轻声唤了一句:“爹娘,是柳儿不孝,让爹娘操心了。”

    柳丞相和柳夫人上前一步搂过女儿的身子,眼泪终究忍不住流了下来,柳柳陪着他们伤心了一回,抬头见一旁的柳霆正激动地望着自个儿,松开爹娘的身子,回身望着哥哥,伸出手来握着哥哥的手:“哥哥还好吗?”

    “好,”千言万语化着一个字,想到她五年前的死,忽然有一个想法,只要她快乐的活着就好,再也没有别的奢求,只求能看着她开开心心的活着,快乐着,他的心就不会那么痛了。

    “让你们费心了,”柳柳笑语,她的话刚完,站在柳霆身后的谷蓝飞快的钻出头来,笑眯眯的发出惊叹:“天哪,这是妹妹吗?好亲切啊,还是皇后,多美啊。”

    柳柳看到这突然冒出来的娇俏女子,认真的打量了几眼,抬头望着哥哥:“这是嫂嫂吗?”

    柳霆脸色暗了一下,还未说话呢,那谷蓝早欢天喜地的走上前一步,拉住柳柳的手,激动的叫起来:“是啊,妹妹,我是你未来的嫂嫂,这个小孩子是谁啊,长得太可爱了。”

    谷蓝的话把大家的注意力转到了幕星的身上,柳府上下的人再次的发出惊叹,是啊,这孩子长得和柳儿好像啊,难道当年那个孩子根本没死,不由激动地盯着幕星,柳柳伸出手拉过幕星。

    “幕星,过来见过外祖母、外祖父,这是舅舅。”

    那幕星看到娘亲如此高兴,早乖巧的走到柳丞相和柳夫人面前甜甜的叫了一声,那柳丞相和柳夫人一下子被他收买了人心,欢喜得跟什么似的,伸出手来牵着他,回头望着柳柳:“柳儿,进去吧。”

    “是,爹娘,”柳柳笑点着头,准备往里面走去,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脸色一变,立刻停住了身子:“等一下,把一件事情忘了。”柳柳说完,回头望向立于门前的日影:“把解兰公主立刻扶进来,派人去找个大夫过来。”

    “是,主子,”日影点了一下头,走到第二辆的辇车前,和另外两个侍卫恭敬的把解兰公主扶下来,柳家的人看到蓬头垢面的一大一小两个人,吓了一跳,望向柳柳,柳丞相关心的问:“柳儿,这是谁啊?怎么这样了?”

    柳柳眼眸暗了一下,轻声的开口:“等安置好公主,柳儿在告诉爹娘事情的经过。”

    “好,”柳丞相点头,飞快的命令府里的小丫头过来,把解兰公主送进小姐们以前住的听风楼里去,另外派人去请了大夫,接下来忙碌了一通,小丫头们给解兰公主盥洗了一番,又把凤心魂待下去盥洗了一番,两个人收拾干净了,大夫也来了,给解兰公主诊治过后,禀明病人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长期饥饿营养不良的原因,以后只要好好调理就没事了。

    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因为公主昏迷的原因,现在没办法进食,柳柳便吩咐小丫头熬了乌鸡汤喂送一些,等她醒过来再准备些可口的饭菜送进去,把一切安排妥当,便和家人一起走回正厅。

    正厅上,柳丞相和柳夫人请了女儿上座,本来柳柳是坚持不肯的,但是她是堂堂国母的身份,这一点柳丞相还是坚持的,两个老人家坐在女儿的左手边,柳霆和谷蓝坐在右手边,而幕星从头到尾都被柳夫人紧牵在手里,一刻也不放开,脸上满是开心的笑意。

    “那个是大伙儿找翻了天的解兰公主吗?”柳霆沉声的问,他虽然不管朝中事,可是行走在江湖上,信息还是有的,百姓们议论纷纷,对于眼下的朝政争议很大,尤其是最近月华国的兵犯边境,搞得人心惶惶,还威传皇上离宫出走了,幸好现在皇上回来了,相信以皇上的睿智,一切都会迎刃而解的,倒是柳儿这次回来,好像有点麻烦,因为楼家是朝廷目前最大势力,肯定有很多人对柳儿的事大做文章,因为当年皇后是葬入皇陵的,现在又说皇后回来了,那些人一定会说皇后是假的,到时候说不定说皇上欺蒙天下人,把不明来历的女子搞进宫来,这样连皇上的名誉都受损。

    “是,”柳柳点了一下头,眼神冰寒,美丽的脸上罩上狠厉,像一朵美丽有毒的罂粟花,散发出她的娇艳时同时也散发着它的毒汁,只要是别有用心的人,一定会遭受到她的毒害。

    “不知道五年前公主和炎亲王爷发生了什么事,公主离开了炎亲王府,在天香寺后面的庵堂里出家,后来的事我不清楚,但大致上应该是公主发现自己怀孕了,离开了庵堂,到处流浪,后来被那些躲在暗处的人发现了她的踪迹,便派人追杀她,而那些杀手背后的黑手,又搅到月华国去了,这样成功的挑起了两国的战争,而解兰公主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中,那月华国的皇帝哪里知道,是这些坏人一边追杀他的女儿,一边挑起了两国的战争,使百姓陷入惶恐。”

    “原来是这么回事,这五年的时间里,皇上过于沉痛,把很多朝政之事托于炎亲王管理,炎亲王是个将帅之才,却不是定邦安国之才,这一点先帝是知道的,所以才会让风邪继位为皇上,这五年来炎亲王整治下有很多的漏洞让那些人钻了进去,”柳丞相心痛的开口,对于朝廷上的形势他多少有些了解,但是因为女儿逝世,夫人太过于伤心,他也力不从心了,所以便辞官回家了。

    “好在现在皇上振作了起来,只要皇上下了决心整治朝纲,相信用不了多久,朝廷便会恢复清明,”柳霆怕妹妹担心,开口分解,其实他是相信皇上的实力的,风邪是个有能力的人,只要他想做的,没有做不到的,行事果断,大刀阔斧之能。

    柳柳点了一下头,她也相信风邪的能力,只不过对于他五年来的自暴自弃有些不可思议,她不能理解风邪是因为喜欢她呢,还是因为自责,自责自个害了妻儿,不过现在还有重要的事情做,柳柳抬眸望着柳霆。

    “哥哥,我希望你帮帮皇上。”

    “柳儿?”柳霆惊讶的张大嘴,没想到妹妹会直截了当的提到这件事情,说实在的,他胸中有谋略,苦学多年就是为了一展抱负,荒废了很多年,以前是因为爹爹是当朝的丞相,而柳家不宜光芒过甚,后来妹妹去世了,他又无心进朝廷,此时一听到柳柳的建议,竟有一刹那的恍神,正厅里的人全都望着他,等着他说话,一直坐在柳霆身边的谷蓝高兴地拍着手儿。

    “太好了,霆哥哥,我相信你的能力,一定会帮助皇上把坏人都惩治了的,你就答应了吧,”谷蓝说完伸出手来晃柳霆的手臂,柳霆冷沉下脸,这女人可真多事,不过看她肯定着他的能力,倒也有些高兴,而且自己本来就想着要做事了,既然妹妹张口了,他就别拿乔了。

    “好吧,我答应你。”

    柳丞相和柳夫人还有柳柳一听到柳霆的话,早高兴地笑了起来,柳府的大厅上欢乐起来,那谷蓝的笑声好似银铃般的传出去好远,就在这时柳府的小丫头飞快的走进来禀报:“禀老爷夫人,那病人醒过来了,奴婢们已经送了东西过去,让她吃完了,她说想见娘娘。”

    “喔,她醒了,”柳柳急急的从高座上站了起来,和爹娘招呼了一声离开了正厅,领着几个小丫头和柳霆直奔听风楼而去。

    听风楼里依旧柳树成荫,鲜花烂漫,轻风拂过,梧桐轻响。

    柳柳一走进寝室便听到有说话声想起来,原来是小小子凤心魂在陪着他娘亲说话儿:“娘亲,你知道吗?哥哥长得好俊喔,还有那个好看的娘娘真美啊,和娘亲一样漂亮呢?”

    公主解兰歪坐在床榻上,掉头打量着寝宫内的一切,幽雅安静,听说这里是柳府,这个房间是皇后娘娘未嫁前住的地方,从这里可以看出娘娘的成长足迹,她应该是那种不喜欢奢华的千金小姐,要不然以柳丞相的能力,这里该金碧辉煌才是。

    “是吗?”解兰有些疑惑,心头疑惑不已,她记得皇后娘娘长得一副丑颜,要不然怎么会有京城第一丑女的传说,可儿子竟然说是一个美人,可她询问过小丫头,说她们是被皇后娘娘救了的,这里是柳府,这个柳柳难道不是那个柳柳,解兰越想越乱,干脆不去想了。

    珠帘轻响,小丫头挑起帘子,柳柳迎头走了进来,解兰愣住了,眼前的女人真的很美,用倾国倾城这个词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难怪儿子说她漂亮,可她是谁呢?认真细看,便发现那睿智冷静的黑瞳里,幽深无比,脸上若有似无的淡漠,原来眼前的女子真的是皇后娘娘,原来只是一个红胎掩住了她倾城的容颜,解兰笑了起来。

    “真的是你,你回来了。”

    她一直不相信这个女人会死,天地间的事好像都装在她的胸中,她怎么可能会轻易死了呢,脸上闪闪温柔的光泽:“谢谢你救了我们。”

    “不客气,这些年你受苦了,但是你真的因为你发生了大事吗?”柳柳认真的望着解兰,解兰迷茫的摇头,这些年来,她带着儿子东躲西藏的,有时候也想过回炎亲王府,可又怕凤冽不承认,再给她来个野种啥的,难道她受了一次的羞辱,还要再受一次吗?所以即便是饿死饿晕,她也没有回去自找其辱。

    “发生什么事了?”解兰调高眉,受惊的问着,心头闪过疑虑,不安的望着皇后娘娘,柳柳挥手吩咐红袖把凤心魂带到前面去和幕星一起玩,两个小孩子差不多大,以后正好做个伴儿。

    “红袖,把心魂带到正厅去和幕星一起玩。”

    “好,娘娘,”红袖点了一下头,飞快的走过来,伸出手去牵凤心魂,凤心魂本是五岁的年纪,又喜欢幕星,因此小脸闪过激动,不过还没忘记以目光向娘亲请示,解兰点了一下头。

    “好,心魂去和哥哥玩吧,千万不要闯祸。”

    “我知道了,”凤心魂用力的点头跟着红袖走了出去,柳柳回身坐到解兰的床榻边,挥手示意其他的小丫头都下去,只留下她的哥哥柳霆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你知道吗?因为你失踪了,你的父皇向邻国借兵十万,一共是二十万大军进军我天凤朝的边境,眼看着两国就要战争了,战争一起,民不聊生,你愿意这样吗?”柳柳的话音一落,解兰愣住了,她没想到事情变成这样,连连的摇头,眼神是慌乱,她可不想做个千古的罪人,怎么能因为她的失踪就两国开战呢?

    “这可怎么办?父皇为什么这么糊涂呢?”解兰心急的叫了起来,飞快的坐直身子,因为身子有些虚,头晕目眩起来,柳柳忙伸出手把她安置好,柔声开口:“你别急,现在挽救还来得及,公主可以写一封信吗?让我哥哥派一个本领高强的人送到你父皇的手中,相信他一定会停战的,而我们会派人把公主送到月华国去。”

    “好,”解兰想也不想的立刻点头,她就算是死了,也不能让自个的父皇和天凤打起来,两国本来一直友好,因为她而关系交恶,那她就是到九泉之下也不能安心的,虽然她很怨恨凤冽,但是还至于想灭了他们的国家,最重要的是月华国根本灭不了天凤朝,最多是两败俱伤,到时候就会有别的国家坐收渔翁之利,那个愿意借兵的国家,心思昭然,一看便知道他们按的什么心。

    “谢谢你解兰,”柳柳感激的伸出手搂住解兰,难得她如此的深明大义,不管怎么样,是凤冽的错,希望凤冽能明白解兰是个不错的女人,现在他们两个人连孩子都有了,但愿他好好珍惜,这样心魂也有一对疼他的父母了,那个孩子格外的聪明。

    “这件事我也有责任,”解兰轻声的开口,柳柳松开她,笑了笑,她们从前的恩怨在这一笑中化为乌有,解兰心里很开心,她一直遗憾不能做皇后娘娘的朋友,现在总算可以成为朋友了,人生能得一知己足矣,柳柳朝外面叫了一声:“来人。”便有明月走了进来请示。

    “娘娘?”

    “把隔壁书房里的笔墨纸张拿过来,”柳柳淡淡的开口,明月立刻领命到隔壁去拿来笔墨纸张,解兰缓慢的下了床榻,柳柳伸出手扶着她坐到桌前,解兰凝神想了一下,提笔写了一封信,信上大致说到,自己因为和炎亲王发生了误会,所以生气寄居柳府,让父皇赶快收兵,过几日她便会回去看望父皇,解兰一字未提五年来所受的苦楚,因为只要她泄露一个字,只怕月华国的老皇帝就不可能收兵。

    柳柳把信交到哥哥的手里:“哥哥,你找一个武功高强的亲信,连夜把信送到月华国的皇帝手里。”

    “我去吧,其他人我不放心,”柳霆站起了身,他既然决定为朝廷效忠了,此刻正好亲自出马打一个开门炮,其他人他不放心,只怕到边境不是那么好出城的,要动用脑筋才能出得去。

    “好,”柳柳点了一下头,从背后拿出一个锦盒放到柳霆的手里,柳霆打开来,只见里面是一枚亮闪闪的大印,上面茗刻丞相的字样,柳霆的心里有些激动,没想到妹妹连大印都带来了,他柳霆总算可以一展抱负了。

    “你出境的时候,那些官兵如果不放行,你可以出示大印,因为此时不宜请旨,宫中可能有奸细,一请旨必然惊动那些人,所以哥哥要小心了,到哪里先打探一下,看看哪些人是忠实可靠的,哪些人不可靠,你可以凭记这大印,把边关那些恶人一并处治了。”

    柳柳吩咐完了,柳霆点头,望着妹妹,妹妹的头脑一点也不比自己差啊,如果她是男儿身,将是国家的栋梁之才。

    寝室内,柳柳等到哥哥走了,回身望向解兰,见她钦佩的望着自个儿,不禁柔软的笑笑:“怎么了?”

    “做你的敌人真是自找死路啊,这布局太可怕了,相信暗处的那些人早晚会被你们收拾了,”解兰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因为她没有忘了自己的儿子姓凤,如果天凤亡了,儿子的根也就不在了,所以她由衷的希望天凤越来越富强。

    “既然他们敢惹,那就要承担惹恼我们的怒气,”柳柳张狂的开口,周身的冰寒,不过在迎上解兰的视线时,抿唇一笑,她就是这样的人,对朋友一向仁慈,对敌人连一丝儿的余地都不留。

    解兰点头,站起身往床榻上走去,她有些坐不住了,柳柳伸出手扶着她的身子安置到床榻上,细心的给她掖好被角,淡笑了一下,柔和的望着解兰,现在她们要来谈谈的心魂的事情了,解兰这样带着心魂在外面乱跑,对儿子的教育并不好,她真心希望她能带着心魂回炎亲王府去。

    “解兰,你应该让心魂回炎亲王府,难道你希望心魂一直没有爹爹吗?他本来是天凤朝的王爷,可是却活得像个乞丐,而你是一个公主,却在外面流浪和被人追杀,如果凤冽知道这件事会痛苦的。”

    “我想过把心魂送回去,自己一个人去流浪,可是我害怕他不认心魂,然后说心魂是个野种,他不是野种,我解兰也不是坏女人,所以我宁愿一死,也不会去自找欺辱的。”解兰想起当年的事情,脸色阴暗下来,银牙咬着唇,溢出血来,娇艳的脸蛋上闪着坚定,大不了娘俩一起死,反正她已经对得起心魂了,她费了那么大的劲把他生下来,并没有打掉他,所以就算她们死了,她也对得起他了。

    “解兰,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告诉我,”柳柳相信解兰不是那种坏女人,虽然她曾经使过小心眼,但绝不是那么罪大恶极的女人。

    “当年?”解兰的眼神迷茫了一下,回忆是痛苦的,她停了一下,本来不想说的,可是五年来受的苦,使得她想好好发泄一下,忍不住喘着粗气开口:“他强暴了我,因为爱他,我不怨恨他,后来他留我在王府里做一个侍妾,可是王府里另有两个小妾,她们看我出身高贵,就处处刁难我,有一天夜里,我不知道什么昏迷不醒,醒过来以后房间里竟然多了一个男人,王府的下人,凤冽大怒,把我赶出了王府,你说我把心魂送回去,他若说心魂不是他的孩子,我怎么说?其实我和那个男人什么都没有,那个男人也被迷昏了。”

    柳柳听着解兰的话,彻底的呆住了,原来凤家的两兄弟都这么的可恶,凤邪和凤冽比起来竟然好多了,至少他是给自己解毒的,而不是强*奸了自个儿,女人真是命苦,柳柳叹息着。

    “你为什么不和凤冽说清楚呢,他那么愤怒,也许是因为在乎你,你五年不见了,他一定后悔了,还是回去吧,”柳柳认真的开口,她第一眼就看出心魂是凤家的孩子,他长得和凤冽那么像,怎么会是别人家的孩子呢?

    “可是我害怕他不承认?而且我不想回炎亲王府去,如果把心魂送进炎亲王府,我就要和他分开了,我们母子二人相依为命了五年,所以我想带心魂回月华国去。”

    解兰的话音一落,柳柳立刻举手阻止:“万万不可,如果你带着孩子回去不回来了,你父皇相信那坏人的话了,到时候就算你想阻止他和天凤交战也阻止不了的,让我来帮你好吗?”

    柳柳真挚的开口,无论如何,他和凤冽是朋友也是亲人,所以她不能看着他的骨血流落在外面。

    解兰听了柳柳的话,一时哑然了,她不能带着心魂回月华国去,而那些躲在暗处的人还等着杀她们母子二人,看来她们只能等着皇后娘娘的安排了,解兰点头:“好,”她相信皇后娘娘,全然的相信她。

    柳柳看到解兰有些累了,便扶着她的身子躺下来:“你休息会儿,然后和我一起进宫。”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黑道皇后相邻的书:重置属性修改三国痞棋士红色大导演毁容王妃双魂召唤师替身老板我是大土豪网游之超级红名奇门药典录从火影世界归来疯狂维修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