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黑道皇后

第九十一章

【书名: 黑道皇后 第九十一章 作者:吴笑笑

黑道皇后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主神崛起独步天途读档九八铁十字乱臣十方神王无神论战气凌霄奋斗在红楼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全能大歌王纯阳武神    令佳丽被令绍远秘密的接回令家去,而皇上对外宣布,淑妃暴毙身亡,后宫中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有的人高兴,有的人黯然神伤,淑妃的下场好像就是她们明天的下场一样,怎不令人胆颤心惊,至于令佳丽怀孕的事,凤邪队真的查处,发现最有可能动手脚的就是南宫月,因为除了他可以自由的行走在宫中,而且他十分的坦护皇后,上次柳儿中媚药时,他可是知道他相当愤怒的,那么他就有可能以恶制恶,给令佳丽下媚药,连后找个男子进宫来,虽然这个是自已的猜测,因为浴宫那样的地方,平常都看不到半个人影,证据是找不到的,但凤邪还是警告了南宫月。

    “朕不希望以后再有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否则别怪联心根”对于南宫月的做法,凤邪是相当失望的,因为他初见到南宫月时便喜欢他的飘然出尘,虽然那时候他才几岁大,他便留他在自已身边陪伴着,而没有像战云和日影他们一样给他分派任务,因为他喜欢学医,所以便让去跟无涯子学医,回来在宫中做了一个鄂医,没想到为了一个女人,他竟也做出这等违逆他的事情来。

    南宫月不语,对于凤邪,他的心里有一种爱恨复杂之情,有亲人似的依赖,却又憎恨他的出身高贵,永远是他主子的身份,而他只是他身边一个玩具罢了,对于凤邪的恶语,他默然,并未反驳,他知道如果他武心去查,一定会查出来的。

    “下去吧,朕累了,“凤邪睑上眼眸,心里忽然生出一种很凄凉的感觉,因为身处高位,即使他真心对人了,别人也未必愿意真心的靠到他身边来,南宫月退出去,这时候他能说什么?

    未央宫里,彩霞和明月还有几个被令佳丽牧格过的宫女太监,说不出是悲是喜,虽然高兴她的被惩罚,可真的知道她死了,便也觉得难过,在宫里生活真的不容易,谁不想得到皇上的宠爱,所以才会走到这一步吧。

    柳柳看大殿小丫头们萎缩不根的样子,挥手让她们都下去:“都去做事吧,别想多了,各人各人的命。”

    “是,娘娘”,众人退了下去,翠儿站在柳柳的身后,望着娘娘淡然飘远的神情,知道主子一定又想到不开心事了,赶紧劝慰着:“娘娘,要不出去走走吧,公主不是想去天香寺祈辐吗?正好出去走一趋散散心口”

    “嗯,我同问皇上吧”,柳抑不知道皇上是不是同意她们两个人去。

    没想到凤邪竟然同意了,腹魁的脸上闪着潋滟的光译,唇角勾着笑意,疼宠的开口:“好,朕让日影和月影护送你们过去吧,以防有小人埋伏。”

    柳柳没言语,一听到这话便觉得心里不舒服,浴着一张脸,如果不是他封了她的内力,她有什么可怕的,脸色淡淡的站起身:“柳儿休息了,皇上请回吧。”

    ,好,朕今日息在上书房里,皇后早点休息吧”,凤邪也不去计较她的态度,他是知道她在生闷气的,谁让自已封了人家的内力呢,怎么可能一点也不生气。

    夜凉如水,繁星点点,天就像一张厚重的布募,辅地盖地的照在头顶上方,风习习的从窗户吹进来,寒意很深,柳柳掉头示意翠儿。

    “把窗户关起来吧。”

    “是,主子”,翠儿走过去关好窗户,主子好像有点畏寒,难道真的是因为内力被封吗”就算是平常人也不会这样啊,她总感觉到主子生病了,可是主子坚持自巳没病,翠儿叹息一声,走到主子身边,侍候着她躺下。

    柳柳临睡前没忘捉醒翠儿:‘回头你派个人到令华宫去告诉公主,就说明日去天香寺上香,皇上已经答应了的。

    “行,娘娘安心睡吧,奴婢呆会儿就叫人过去巢报公主。”

    柳柳嗯了一声,闭上眼晴休息,不去想那些令人心烦的事情。

    天晴朗,万里无云,一大早辇车便候在未央宫的大门前,车后面跟着一队侍卫,便服尾随,凤舞阳早早的牧格好了,等在殿门外,一见到柳柳的身影便桔手呼唤,她心里的伤痛好多了,最起码能自控了,虽然有时候仍很难过,但不会轻易的显露出来,柳柳可以感觉出经过感情的升华,舞阳成熟了。

    今日的柳柳穿了一件白色的广柚衫,袖。绣着淡淡的流云,下着一件逶迤拖地的粉红烟纱裙,手艳屹罗翠烟纱,艳着私散的逶扼譬,斜桔着一支五凤簪,明晃晃的令光闪烁,整个人华光流彩,明艳动人,脸上罩着薄纱,可人暇想,举手投足间高贵不凡,却不显呆板,透着轻逸灵动。

    舞阳公主穿着一件袍袍袖的长袖,腰间用令残烟霞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强,头上长发桃起一瑞,歪斜着艳了一个俏皮譬,粉红的梅花压箕,整个人就是一只娇艳欲墒的可爱小彩蝶,呆到柳柳近前,上前一步拖着柳柳的手,两个人一起登上前面的辇车,丫头们都乘坐着后面的一辆辇车。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皇宫前往天香寺。

    天香寺在坑外不远的云山上,一条宽且直的青板大道直通山上,辇车马不停蹄的一直行到云山之颠,停在天香寺面前,柳柳掀帘往外看,只见那万道令光之中的天香寺威严柞伟,恢宏华丽,透尽了皇家的尊贵之气,那琉璃发出柏相如辉的光芒。

    寺门前空旷的平台上,黑压压分站着两排和尚,正双手合什低垂着头,恭敬的迎接着皇后娘娘和公主的凤驾,等到柳柳和舞阳从辇车上走下来,身着大红袈裟,领着天香寺的十几个住持方丈一起迎了上来。

    “恭迎皇后娘娘和公主干岁的凤驾,说完领着天香寺的和尚跪了下来。

    柳柳一抬手,清浴的声音响起来:“有劳方丈了,不必多礼,都起来吧。

    ,谢娘娘干岁和公主千岁”,响亮的声音飞彻云宵,和尚们绥缓的起身,那方丈转身恭敬的开口:“娘娘请,公主请。”

    柳柳当先一步往大柞宝殿走去,凤舞阳尾随其后,两个人的贴身宫女跟着主子们一起走进天香寺,日影和月影等侍卫留在寺门前候着,那方丈先把柳柳她们请到厢房去奉茶,喝了茶水才请到正殿上香。

    上了香,祈了辐,方丈请示娘娘可要扯签,柳柳和舞阳同时拇头,她们不需要那种东西,便持手让方丈退下去,两个人在寺内逛了追。

    这天香寺年代已有些古老,是历朝历代的皇家寺院,因为只有皇室才供奉得了这么大的一座寺院,养活这么多人。

    轻风拂面,信步随走,只见离天香寺不迄的地方竟然有一座庵堂,缕缕青烟撩挠,万绿从中一点青灰,那庵显得失修已久,有一个道姑在门前打扫落叶,柳柳和黛眉好奇的顺着庵前的青石小径走到庵堂门前,那扫地的道姑顺着地上长长的影子,缓缓的桔起头恭敬的开口。!!施主是想要上香吗?,

    那是一张明净无声无求的脸,柳柳和舞阳吓了一跳,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却是那月毕园的解v公主,公主不在炎亲王府怎么跑到这破日的庵堂里出家了,只见她身穿着道服,头上截着帽子,手边格着拂尘,周身佯和的宁静,即使面对她们两个,也只是眼神一闪而进的光芒,飞快的低垂下头。

    “公主,你怎么在这个地方?

    柳柳上前一步拉着解兰公主的手,虽然她当初陆害过自已,可是看着眼前的这种状况,她无法做到心如止水,这样一个有才情的人,怎么会遭遇到这种对待呢,即使她做过什么,也是为了自已的爱情啊,最起码她是对得起凤冽的,当日她那么勇敢的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要住到炎亲王府去,即使面对凤冽的难堪?难,也欣然笑着,表示要打动他的心,可是现在她却在这座寺院里。

    解兰听到柳柳的声音,身子一震,飞快的开口:!,施主队错人了,贫尼法号无情。”

    “无情。,柳柳和舞阳相视了一眼,看来是凤冽伤了透了她的心,凤冽做了什么将一个女人快乐乐观的心给杀死了,柳柳队真的盯着解兰:‘难道叫无情就真的无情了吗?如果真的忘了,就不会叫无情,以捉醒自已要无情了,只有有情的人才会这么做吧。,

    无情的头垂得更低了,却不再说一句话,掉头往庵里走去,柳柳和舞阳跟着她身后,想进去看个究竟,只见从庵门内跑出一个身着道服的小道姑,连声的叫起来:“公主,你怎么了?”

    ,胡说,贫尼叫无情,这里没有公主”,无情元斥那个小道姑,柳柳望过去,原来那个小道姑便是公主的贴身丫头,没想到主仆二人都到天香寺后面的庵堂里当了尼姑,堂堂一国的公主沦落为尼姑,柳柳的鼻子都替她酸酸的,忍不住开口。!!公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可以告诉我们,我们会帮你的。,

    无情已闪身进去了,掉头吩咐那个小道姑关好门,柳柳和舞阳走过去,准备进去,那个小道姑抬起脸,根根的盯着柳柳,良久才不屑的开口:“皇后娘娘请回吧,我们这种门地方不是你这尊大神该来的”说完当着她们的面把破日的庵门关了起来。

    “你?“舞阳气愤的指着那门,正欲发作,柳柳拉下她的手:“别生气了,这丫头也是心疼她主子,她们主仆二人不迄干里的来到天凤联姻,结果却到庵里来当了尼姑,想必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我们别为难她们了,各人各人的造化,但愿她和凤冽最终能有缘份。,

    ,是”,舞阳垂下头,跟着柳柳的身后往前面走去,就这么挠了一大因子,天色已经不早了,方丈欲准备素膳,柳柳不想麻烦这些和尚了,而且寺门外有人守着,也没什么地方可散心的,便宣布回宫,众人都觉得扫兴。

    寺门前又是一番排场,方丈领着十几个住持把她们一直送到大殿门前,柳柳和舞阳缓缓上车,柔和的阳光洒在她们身上,美艳动人至极,忽然有一道白色的影子远迄的叫了一声,那声音惊喜至极:‘舞儿?”

    凤舞阳和柳柳同时掉头,只见远处逞逞立着一个身着白永的男子,手里拿着一把玉萧,周身懦雅腹秀,神态淡漠,却在那晶亮的眼眸中点出一抹喜出望外,他闪身欲冲了过来,日影和月影飞快的上前一步扯住那男子的去路,宝夕一握在手,浴峻的开口:“大胆,你是什么人?”

    那男子完全不理会日影和月影的问话,只痛楚的冲着舞阳叫了一声:“舞儿?”

    凤舞阳在愣了一下后,身子飞快的闪进了辇车,柳梆紧随她的后面上了辇丰,只见她身子轻颤着,玉手紧拽着裙拐,红艳艳的唇完全失去了血色,朝外面驾车的太监叫了一声:‘回宫吧。

    “是,“辇丰缓绥的离开,朝迄处走去。

    日影和月影脸色阴暗的瞪了那男子一眼,翻身上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天香寺,寺门前的方丈和那此住持差点没吓死,方丈走了过来,队真的看着那男子:“施主,你怎么跑到山上来了,差点害死了我们整个寺庙的人。”

    男子腹秀懦雅的脸上不复先前的淡漠,痛楚不已,他找了她很久,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看到她了,而她竟然装着不队识他了,都是自已的错,是他混蛋,明明喜欢上她了,还要娶自个的表妹,伤了她的心,可是却在她失去了踪影才明白她对自已有多重要,想着她的笑,她的无赖,她的顽劣,没有一处不温暖着他的心,所以他当即取消了婚礼,到处找他,可是一个多月过去了,他出动了烟霞山庄所有的人力也没有找到她,就在绝望了的时候,他看到她了,可是她却像没看到他一样,她不再喜欢他了吗?

    云锌书一想到这个可能,整个人都快崩溃了,浴漠不复存在,飞快的伸手拉住那方丈的永服:“她是谁,刚才她们是谁?”

    方丈喔了一声,难怪施主会失礼,原来他不知道这些人的来历,不由道了一声阿弥陀佛:“施主刚才差点祷下大错,她们可是天下最尊贵的女人,当明的皇后娘娘和公主千岁。”

    云锦书彻底被石化了,舞儿竞然是天凤朝的公主,难怪她那么古灵精怪,天不怕地不怕,难怪她做事总是勇往直前不顿一切,因为她是货真侨实的公主,她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吧,想到她高贵的身份,而他只是一介平民,虽然烟霞山庄名满天下,可是仍然和朝廷无比攀比,但是他不想失去她,所以他会进宫去,云锌书的眸子闪过一抹势在必得,现在他要找那个和舞儿在一起的女人帮忙,虽然那个女人贵为当朝的皇后娘娘,但是听舞儿说过她最喜欢她的嫂嫂,所以她一定有过人的地方,也一定希望舞儿幸辐。

    辇车缓缓的往皇宫而去,丰内,舞阳芥白的小脸蛋上滑落一墒泪,双手紧握在一起,虽然力求镇定,但是柳柳还是可以看出她止不住的轻颤着,不由心疼的伸出手桂过她的肩:“好了,别难过了,刚才你应该给他一个机会,因为他是云锌书不是吗?,

    那样一个淡漠浴然的男子,带着江南男人该有的温文懦雅,他眼中一抹欣姜若狂,分明是见到珍爱的宝贝才有的神情,舞儿怎么会以为那个男人不喜欢她呢,也计是爱惨了那一种。

    “不,皇嫂,你不知道,他已经成亲了,所以我不会再见他了,知道吗?我求过他,哪怕做一个小妻都行,可是他拒绝了,你知道我当是是多么的难棋吗?一个公主给人家做小妻都不要,他还说什么只想一生一世一双人,难道我还有见他的理由吗?!!好了,别伤心了,也许他当时并没有柏清楚自已的心意,现在他拈清楚了,想告诉你了,至少你要给他一个机会不是吗?“柳柳扶起她的身子,用白绢给她棕干眼泪,玩味的逗她:‘是谁说要忘记人家的,结果一看见人家哭得嘶喇哗啦的。,

    “皇嫂,人家是难过,不想再见他了,要是他告诉我成亲了,我不是更难过吗?何苦再受一份打击呢?算了,“舞阳接过柳柳手里的白绢,棕了棕眼泪,摇拇头,表示不再见云锌书了,柳柳哪里不明白她的心思,如果不爱人家会哭成这样,只不过怕再受到伤害罢了,女人真是命苦啊,柳柳的心酸酸涩涩的,虽然她现在看上去是独得皇帝的专宠,可是有惟知道这份荣宠是多么的脱弱,它连一份信心都不能给她,还说什么专宠呢?

    ,好了,别伤心了”柳柳细声细气的劝养她,辇车一直行驶向皇宫。

    凤舞阳因为被这件事情析腾得有些累了,一进未央宫便回自个的宫殿去休息了,柳柳也回未央宫去,只见往常热闹的未央宫大殿门外此时寂静无声,连半个人影都没有,小安子和小年子不知跑哪里去了,柳柳不悦的浴声:“小安子,小年子?”

    小安子和小年子一听到娘娘的呼声,飞快的从迄处的跑过来,脸色忿忿不平,眼神间是嫉恨,恭敬的给娘娘行礼:“奴才见过娘娘,奴才该死,请娘娘责罚。“

    柳柳蹙了一下眉,眸中浮起佳丝浴气,虽然不悦,例也不至于惩罚他们,不过看到这两个家伙神情极不爽的样子,奇怪的浴语:“你们两个怎么了?那脸色难看成那样?”

    小年子和门安子一听析柳的话,飞快的抬头相视了一眼,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娘娘,就他们那点小心机,柳柳怎么会不知道,浴沉着声音,渍寒的开口:“说吧,别惹本宫生气。”

    “是,娘娘”,两家伙一听到娘娘的话,早飞快的应声,他们可没那个担敢扯战娘娘的怒气,那好像是皇上的权利:“是穗妃娘娘怀孕了,娘娘,今儿娘娘一早离开后,穗妃娘娘的身子不适,宣了鄂医瞧过了,说是喜脉,皇上高兴在长信宫呆了半日,还赏赐了穗妃娘娘很多东西。“(注:穗妃这个孩子不是皇上的,是另外一个男人的,这个男人是一个强大的故人,大家可以菲精他是谁?)

    柳柳一听小安子的话,心里一下子凉到底,没想到刚走了一个淑妃,又来了一个穗妃,这后宫本就是永无止椅的析腾,难道她必须一直纠缠着这一切吗?脸色慢慢的阴骜下来,挥挥手:,你们下去吧,别再到处乱跑了”

    翠儿和彩霞她们一听,那叫一个气愤,怎么刚整没了淑妃,又来一个穗妃了,这个穗妃在宫里可是言行举止极瑞的高调,连宫女和太监都杏她是个好主子,太后娘娘也说她贤惠,皇上亦队为穗妃主子比较和善,这一切对自个的主子可是太不利了,主子还没有孩子呢,如果那穗妃一举产下皇子,而主子最后产下的是小公主,到时候只怕皇后之位,这些小丫头真是替主子担足了心,柳柳走进大殿,只觉得周身无力,虽然最近一段时间她总是如此,但今日却是格外的明显,也许是身心俱累的原因吧。

    “翠儿,扶本宫进去休息吧,本宫累了。”

    “是,娘娘,“翠儿点头,心里很疼,为主子心疼,她怎么不明白主子再一次的受到了伤害,可是她一个奴婢能做什么事呢?伸出手去扶主子,却听到大殿外响起小安子的声音:‘皇上驾到。”

    没想到这时候皇上竟然来了,柳柳的脸色浴浴的,就连翠儿和彩霞明月的种色都有些浴,一言不发的跪下来,等到皇上走进来,有气无力的开口:“奴婢等见过皇上。,!!起来吧”,从皇上愉悦的声音可听出他是很高兴的,柳柳一想到他此时高兴的心情是为了另一个女人的孩子,那心都快墒血了,可偏就皇上不自知的伸出手去接她的身子:“柳儿怎么样?有没有累着了?”

    柳柳厌恶的偏离他的手臂,站离得远一点,抬起脸淡淡的望着凤邪,神色间又恢复到之前他们针锋相对的时候,凤邪的脸色变了一下,眸子钦利起来,唇紧抿着,不过最后却隐忍住了,他是明白了,柳儿为什么会有这神态了,一定是听到了长信宫穗妃娘娘有孕的事了,不过呆会儿自个和她说过,她就会高兴了,凤邪腹美的五官闪着耀眼的光泽。

    “来,柳儿,坐下来,朕和你说件事?”

    柳柳本来不想理这个男人的,可听到他说有事情要说,便走到软榻上坐定,凤邪坐到正中的位子上,满脸笑意的望着一边的柳柳,那双黑瞳中闪烁的光芒像宝石一样耀眼,刺激了柳柳的眼眸,心越发的浴,神色未变的等着这个男人接下来要说的事情。

    “朕已经和穗妃说过了,让她把生下的孩子交给柳儿抚养”凤邪的话音一落,别说柳柳,就是大殿上的其她人个都张大嘴巴,好半天没反应,因为皇后娘娘好好的,又不是不能生育,为什么要把穗妃的孩子交给娘娘生养啊,相较于其她人的惊玲,柳柳要淡定得多,她浴望着眼前的男人,扫信他接下来还有要说的话。

    “朕不忍心让柳儿受生养之苦,所以那穗妃生的孩子交给柳儿抚养,柳儿就不需要再受那种苦了。

    凤邪秧长的眉桃起,黑眸闪烁,绵远幽长,看不清道不明,唇角浮着笑意,他是开心的,这是他目前队为最好的方法,既让柳儿有了孩子,又不用亲自生养,两全其美,本来他还在想着自已没有血脉怎么办,今儿便传出那穗妃怀孕了,这真是太好了。

    柳柳的心从头顶凉到脚底,这个男人真的喜欢她吗?如果喜欢她,怎么会忍心列夺她做娘权利,而且他这么做一定另有目的,她是不会相信他是为了自个好的,如果真的是为了她好,应该真心祈盼着她有一个孩子才对,怎么恰恰相反呢?柳柳此时只觉得心累比身累更伤人,掉头望着一边兴致盎然的皇上。

    “皇上,柳儿累了,想去息一会儿。

    “好,你去吧”,凤邪点了一下头,他看出柳儿的不悦,他也能谅解,因为这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高兴的,不过假以时日她会明白他的苦心的,为了弥扑对她的万欠,他再也不会宠聿其她女人,将废了后宫,独宠她一个人,如此奈侈的务件,换做谁也会高兴的,又有孩子又有他的专宠,何乐而不为呢,他点了一下头,柔声开口。

    “去休息一会儿吧,朕回头派人送此点心过来。”

    他此时的温柔真像一把刀啊,柳柳在心里浴然的笑,一点表示也没有,转身往寝宫走去,翠儿赶紧上前一步扶着她,走进寝宫,等到没人的时候,翠儿小声的追同:“娘娘,皇上是什么意思啊,奴婢都被拈糊涂了。,

    柳柳微蹙了一下眉,别说翠儿了,就是她,都觉得糊涂了,他这样做是什么意思,什么目的啊,把别的女人的孩子掠夺过来交给自已抚养,这不是列夺了另一个女人的权利吗?又害得自个痛苦,明明是让两个女人都痛苦的事,他竟然队为天永无仔,笑得那么心安理得,上帝制造麾鬼的时候,是不是给他做了一身华丽的外皮,柳柳浴笑着挥手:“别想那么多了!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吧,我累了。”

    “好”,翠儿不再多说什么,便侍候着柳柳息下了。

    因为白天睡的时间有点长了,晚上侧睡不着了,柳柳歪靠在床榻上望着窗外的月色,心里生出一种孤独感,虽然这里是她的家,那个男人说喜欢她,可为什么她感受不到一点家的气息,先前愿意接纳他的想法,再次被粉碎了,他和她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意念到想法是不一样的,他是一个帝皇,皇帝的专权霸道在他的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只要是他队为好的,愿意做的,统统的加诗在她的身上,可惜她是一个有自已思想自已灵魂的女子,所以她和他注定了不能融合到一起去,柳柳辗转不平的想着,夜浴萧沉闷。

    忽然眼前光影一闪,快疾如电的落到她的寝宫里,她虽然不会武北,但敏感还是有点的,知道有人闯了进来,谁呢?望了过去,宫灯映照下,竟是白日见过的云锌书,没想到这样温文尔雅的男子竟然也做半夜翻墙的事,柳柳唇角浮起笑,清绝的开口!不知公子半夜闯进本宫的寝宫意欲何为?

    ,在下云锌书冒犯娘娘了,请娘娘责罚,在下实在是求助无门,所以才会来求娘娘”那云锌书虽然说着字,不过态度却不卑不亢,丝毫没有虚伪做之感,柳柳倒欣赏这样的男子,唇角浮起淡笑,语气却是浴魁的。

    “你怎么知道本宫愿意帮助你。”

    “因为娘娘疼爱舞儿,一定会想让舞儿幸辐”,云锌书胸有成竹的开口,显然他一点不担心凤舞阳不爱他的问题,对于他的自宜,柳柳无瑞的起了捉弄之感,浴笑着:“云公子太自傲了,舞阳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皇上会斧日赐婚的。”

    云锌书显然被柳柳的这个话震住了,他从没想过舞儿会喜欢上别的人,心里顿时痛苦起来,但是仍在狰扎着:“舞儿不会这么短的时间爱上别人的。

    “如果她不爱别人,爱的是你,今天为什么不见你,因为她喜欢上了别人,所以不想彼此旭冠”,柳柳看着云锌书痛苦的样子,忽然觉得心里很爽,谁让他先前让舞阳吃苦了,这点小小的报复算是对得起他了,看他以后还敢欺宜舞儿,舞儿可是堂堂的公主,千令之躯想嫁给他云锌书,是他三辈子修来的辐分,竟然还姬弃。!!啊”,云锌书狰扎着好似困兽,喉间发出呜呜的声响,柳柳的脸色更加的阴沉:‘听舞儿说过,你妻欢那个叫罗相思的表妹,都成亲了还找我们舞儿干什么?难不成还真指望堂堂公主给你做小妻不成?,

    云锌书腹雅的脸上布着伤痛欲绝,拼命的压柿着自已的崩溃,眼神好似千年的死潭般的绝望,一想到那个灵巧的小丫头再也不缠着他了,而是缠着别的男人了,云锌书不知道自已究竟能挡得了多久,难道自已真的能看着她嫁给别人吗?不,这种事不是他云锌书的作为。

    “我没有成亲,当她离开烟霞山庄时,我便发现了她对我的重要性,所以取消了婚礼,只是我从来没想过她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而我本来是不敢奈望她会嫁给我的,可是我无法忍受她嫁给别人,所以请娘娘成个,否则云锌书就算一死,也要和那个男人拼个你死我活。,

    柳柳看着云锌书要拼命的样子,双眼赤红,真怕自已把人家玩死了,到时候到哪去给舞阳整这么一个心上人,所以受收起浴漠之气,淡笑而语:“本宫被你的真挚打动了,会把你的情况告诉舞阳的,如果她愿意嫁给你,我会让皇上取消原来的赐婚,让他把公主赐婚给你的,不过我不敢保证公主还愿意嫁给你?,

    柳柳极力忍住笑,虽然有点困难,不过好在忍住了,云锌书一脸的感恩载穗,队真的谢过柳柳:‘云锌书欠了娘娘一次恩情,他日有需要烟霞山庄的时候,一定在所不及。”

    ,好,去吧,明日听消息吧。柳柳挥手,因为云锌书的出现,使得她促成了一桩好姻缘,心情忽然好多了,因为世上还是有真情的男子的,爱里有伤害是真的,但是最后能完美结局,也算不错的了。

    ,云锌书告辞了”,云锌书身形一闪,那翠儿从外面听到里面有人说话,正走进来,被一个暗影惊醒了,啊的叫了一声,飞快的冲到床榻边:“娘娘,是不是有人欺宜你了。,

    柳柳好笑的摇头:“没事,翠儿看花眼了。,

    “看花眼了?“翠儿根旗自已的眼晴,掉头打量了一下寝宫,果然一点动静也没有,原来真是自已看花眼了,掉头望向主子:“娘娘,是不是械了,奴婢去找些点心过来。”

    柳柳摇拇头,她根本不械,自从听到凤邪说了那番话后,她就异常的浴静,虽然有大半天没吃东西了,却感觉不到一点械,对那个男人好像失望透顶了,再生不出其他的想法了,因为刚才捉弄了云锌书,现在不那么难过了。

    “你去睡吧,我不械,械了会叫你的”她怕是难以入睡了,一则白天睡得少,二则总感觉到凤邪浑身上下透着古怪,她在琢磨着究竟娜里出了问题,这个善变的男人之所以如此善变,一定有一个原因,要不然不会这么析腾的。

    翠儿一看主子神色不定的样子,哪里还睡得着,默然的聪在她的床榻前:“娘娘,奴婢陪你说说话吧。”

    柳柳望了一眼翠儿,掀掉身上的薄余:‘上来。”!!不,娘娘,奴婢就在下面”翠儿赶紧拇手,上次就已经钻过一次了,这次还钻啊,那可真是逾规了,柳柳见她的动作,脸色浴了下来:“不上来,就出去睡。”

    ,好,那奴婢上来吧”翠儿飞快的跳上床榻,靠到柳柳的身侧,以前她也经常钻到小姐的床榻上,当然那都是小姐心情好的时候,她心情不好了,见谁谁碍事,她又不想找死。

    一主一仆卧在床榻上说着话儿,夜凉如薄冰,天越来越寒了,已经深秋了。

    天已明,柳柳竟然睡了一小会儿,翠儿轻手轻脚的下床榻,生怕惊醒了主子,唬是这样,柳柳也没睡多长时间,因为一夜没睡,再加上内力被封,柳柳只觉得整个身子疲软无力,慢慢的起身,头竟然有些晕剧,翠儿看她的脸色异常的芥白,恐帐的开口。

    “娘娘,你的脸色好白啊,奴婢去请鄂医过来看看吧。”

    “好了,别大惊小怪的了,一夜没睡,脸色肯定不好看啊”,柳柳阻止了翠儿,盥洗过后又用了此早膳,觉得还是出去追逛的好,省得呆在这里根心,而且云锦书刚扛了她的事,她正好去看看舞阳。

    “翠儿,陪我出去转转,顺便去舞阳公主哪儿看看?,柳柳掉头吩咐身后的翠儿,翠儿点头,扶着娘娘往外走去,因为就在宫内走走,也不用其她人跟着,慢慢的逛到令华宫,宫门前有小太监远远的一看到柳柳的身影,便叫了起来:,奴才给皇后娘娘请安。”

    “起来吧,你们主子呢?“柳柳挥手往大殿里走去,那小太监赶紧开口:“公主在里面呢?,

    柳柳走进大殿,舞阳果然坐在凤榻上休息,脸色也很难看,显然一夜未眠,她们两个人可真是同病相恰啊,柳柳苦笑一声,坐在上首的凤舞阳已经看到柳柳的身影,有气无力的开口。

    “皇嫂,怎么你的脸色也不好看”,凤舞阳说完,立刿想起啡儿个那桂思静怀孕的事,便有些明白,不管哪个女人都做不到看着别的女人怀孕吧,难怪皇嫂的脸色难看:‘皇嫂,我们咋都这么命苦呢?“无奈的叹息,柳柳的脸色一凝,唇角浮起一抹浴笑,大兆是因为她遇到的男子身份太高贵了吧,如果换做别的男人是不是会好此呢?

    “你怎么脸色也那么难看”,柳柳走到舞阳的身边坐下,那罗永动作俐落的下去彻茶送过来,柳柳接了过来,望着舞阳。

    凤舞阳脸色一怔,因为说过不想云锦书的,而她也做到了,可是一看到他的人还是瓦解了啡儿个晚上满脑子都是那个男人的影子,她还真怕这件事让皇嫂知道,被她笑话呢,赶紧拇头:,没事,就是睡不着觉,我可没想云锦书。”她话一完,柳柳的唇角合着玩味的笑,这不是不打自括了吗?凤舞阳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已说错话了,赶紧梧住脸:“我什么都没说。”

    “好了,没什么合羞的,其实你应该给云锌书一个解释的机会,也计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你去见见他吧。”

    凤舞阳一听到柳柳的话,以为她试拆她的,赶紧摇头,坚定的开口:“皇婕,我是绝不会再去见那个男人的,人家都娶亲了,我怎么去打就人家,虽说当初死皮赖脸的想当他小妻的,可总归被人家拒绝了,所以不想再自找没超了。”

    柳柳有些羡慕凤舞阳,那样勇往直前的个性,至少是真心的爱过了,自已呢,连爱都没爱过,也仵是个性太理智了,知道不可能的事便止住了步,收住了脚,掐断了自已的念头,如果自已当初像舞阳,像解兰,那么她是不是会嫁给凤冽呢,那此未知的事谁知道呢。

    “其实云锌书来找过我?“柳柳不想瞒着舞阳,队真的开口,虽然自已不能幸辐,但是她希望舞阳可以幸辐,因为云锌书是一介平民,生活要单纯得多,他可以只娶一个妻,便没有妻妻的争心斗角,那样的话舞阳会很幸辐的。

    凤舞阳被柳柳的话吓了一跳,睁着一双大眼晴,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结巴着开口:!他去找你干什么?”!!他和我说了,她没有娶那个表妹,在最后的时刻,他发现喜欢的是你,这一个多月来一直在找你,所以给他一个机会吧,这样你就不会有遗憾了,要不然又到哪里去找一个喜欢你,你又喜欢的人呢?,

    柳柳轻声的叹气,缘份这种东西,不是拿残可以买到的,也不是一件物品,所以得到了就该好好珍惜。

    “你说,他想娶我,没有娶那个罗相思”,舞阳显然被这个事实惊住了,她到底还是爱着云锌书的,此刻听到这种话怎么能不高兴呢,小脸蛋一下子红艳起来,双眸闪着亮光,唇轻颤了一下,好似周身被惊喜淹没了,柳柳用力的点头,她替她高兴。

    ,是,去见见他吧,烟霞山庄在京里应该有铺面,你到那里去找他吧,别析磨他了,他也不好受。,

    凤舞阳飞快的扑到柳柳的怀里,开心的点头:‘谢谢皇嫂,我知道了,我呆会儿便出宫去见她。”

    “别忘了还有你皇兄和母后,好好和他们说,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柳柳捉醒怀里捉意忘形了的舞阳,云锦书只是一介平民,虽然他有烟霞山庄,但和皇室联姻,他那样的门户还抬不上桌面,所以他们之间的困难仍在,但是只要两个人有心有什么可以难倒他们呢。

    舞阳点着小脑黛瓜儿,只要云锦书爱她就行,其她的不重要,因为两个人会努力的,如果皇兄和母后不同意,她就和云锌书本,凤舞阳在心里暗自嘀咕着,抬起头正想谢谢皇嫂,却发现皇嫂脸色芥白的倒在了凤榻上,顿时整个人大惊失色,飞快的朝下首的罗永叫起来:,立刻去请鄂医过来,皇后娘娘昏过去了“,公主说完又调头朝另一边惊帐失耕的翠儿叫了起来。

    “还愣着干什么,去外面吩咐小太监立刻去巢报皇上啊。”

    “是,奴婢这就去”,翠儿飞快的本出去,吩咐了小太监去请皇上。

    不大一会儿皇上就赶了过来,好像飞的一样,周身的紧张,脸色罩着寒霉,明黄的身影一现,太监宫女跪了一地:‘奴才(婢)见过皇上。,

    凤邪就好像没听到,满眼只看到躺在凤榻上的柳儿身上,一伸手从舞阳的手里接过来,紧抱起柳儿娇小的身子,大踏步的往未央宫走去,把柳柳一直抱到未央宫的寝宫,安置好命令鄂医立刻给娘娘诊脉。

    鄂医看皇上脸色罩着寒气,眸子骇人的浴瞪着他,腿肚儿轻颤着,小心翼翼的过去诊脉,队真细致的栓查了两遍,脸色由紧张到慢慢的舒展开来,绥绥的站起身,恭敬的开口:‘巢报皇上,娘娘没有病。”

    ,没病怎么会昏过去。,凤邪黑瞳幽暗,唇角闪着浴气:‘这是什么原因”

    “巢皇上,皇后娘娘有喜了”鄂医欣喜的开口,恭敬的等着皇上的欣姜若狂,因为穗妃娘娘怀孕皇上已经很高兴了,现在皇上宠爱的皇后娘娘怀孕了,皇上一定会高兴的,可是鄂医好久没感受到气息,一点声息都没有,帖帖的抬头望过去,皇上的脸色淡淡的,眸子定在皇后娘娘的脸上,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鄂医不知道皇上这是什么意思,既不高兴也不生气,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也不敢去菲测君心,惶恐的垂首,凤邪一挥手示意鄂医退下去。

    ,下去吧”,翠儿走过来把鄂医送出去,脸上是止不住的高兴,没想到娘娘怀孕了,这下不需要穗妃娘娘的孩子了。

    寝宫里,轻纱飘逸,凤邪的黑瞳中闪烁不定,幽幽暗暗,他一直是盼望着有个屑于他们两个人的孩子的,甚至想像中如果这个孩子由她生出来,一定精灵古怪,可爱极了,又聪明,足可以担任一园之君的重责,可是现在她是前朝的公主,如果留下这个孩子,到时候她利用这个孩子复国怎么办,凤邪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大手轻抚着柳柳的脸颊,说实在他喜欢她,不想失去她,一想到如果不要这个孩子她会有多伤痛呢,他的心里便如刀刺的一样,何况这个孩子先前也是带着他的期盼的,可是他不敢冒险,拿天凤的江山来脐一个孩子,他到底该怎么做呢?

    凤邪的大手轻抚着柳儿的脸蛋,像上等的丝绸一样光滑无暇,除了脸上有点胎痣,别的一切都是美丽的,可笑自已以前竟然还以为她是丑陋的,凤邪的黑瞳幽暗的慢慢滑落到她的小腹处,那里平平的,可是却有一个小生命在里面了,他本来是期盼这个孩子的,希望这个孩子能成为他和她之间的纽带,甚至想像着这个孩子就是未来的太子,天凤的椽梁之才,可是现在他该怎么办?凤邪的大手缓绥的滑落到柳柳的肚子上,轻轻的小心的像呵护至宝似的捎索着,眼瞳晶亮,想像着一个帅气可爱的小孩对他叫着父皇,对着她叫母后,一家人幸辐生活的光景,唇角不自觉的抿成了一冬残,满脸璀璨,可仅仅是一瞬间,他便记起了柳柳的身份,她是前朝的公主,一个人能原谅杀害自已父母凶手吗?能心安理得的和灭了自已的皇朝的人生活吗?是他做到吗?想到这里,凤邪只觉得心里好痛,大手揪住胸前的长禄,脸色芥白,呼吸急促起来,他到虞该怎么做呢?

    是要这个孩子,还是不要这个孩子,如果不要她会原谅他吗?如果不原谅是不是注定了他们之间就这样结束了,他不要啊,腹魁的脸上闪过痛心疾首,飞快的闪身离开这里,他受不了这样矛盾的心情,还是离开冷静一下吧。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黑道皇后相邻的书:重生功夫巨星黑客传说我的怪物老婆们黑暗国术全职高手重生漫画之神无尽梦境宠物小精灵之一辉丑小鸭的酷王子尤迦奥特曼网游之武器大师大泼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