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黑道皇后

第九十章雨露恩泽

【书名: 黑道皇后 第九十章雨露恩泽 作者:吴笑笑

黑道皇后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科技之门楚风大时代1958异世界的魔王大人俗人回档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嫡长孙天才邪少超级金钱帝国神级仙医在都市无限作死    自从知道姑姑她们有惊无险的离开了京城,柳柳的一务心思总算放下了,现在她只能安心的待在皇宫里,因为没有了内力,她寸步难行。

    光阴似箭,眨眼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这一个月来,柳柳大部分的时间陪着舞阳,舞阳也从最初的伤痛欲绝到现在的心态平和,虽然仍有痛,也不能在短时间接受任何一个男人,但是她决定忘了云锦书,不忘又怎么样,人家已经娶了心爱的女人,她何苦再折磨自已呢。

    凤邪和她之间的相处越来越和谐了,他只要下了朝便会来看她,而不强迫她做什么不愿做的事情,赏赐不断,从点心到古玩,应有尽有,皇宫里谁人不知皇上独宠皇后,任何一个妃子也见不到皇上的面,虽然有太后娘娘的提点,可是凤邪依旧我行我素,他甚至想到等这一阵子朝政处理好了,把后宫废了,金佳丽已经进冷宫了,除了楼修仪和德妃娘娘,其她没有宠聿过的妃子全部送出宫去,至于张修仪和德妃两个女人刿也安份,就让她们安静的呆在后宫里吧。

    未央宫的大殿上,柳柳正陪着公主说话儿。

    “皇嫂,过两天我们去天香寺祈福好吗?”凤舞阳已经改。唤柳柳皇嫂了,因为她没想到皇兄竟然是真心喜欢二表姐的,既然如此,她当然乐观其成,希望皇兄和表姐幸福了,因此她现在叫柳柳皇嫂。

    “好,我也想出宫去走走”,柳柳点头,整天呆在宫里确实烦闷,权当出宫去散心的,那天香寺本就是皇家寺院,想来皇上也没有不准的。

    “舞儿没想到皇兄那样一个狂妄霸道的人竟然对皇嫂如此好?他是真的知道皇嫂有多好了”,凤舞阳的小脸蛋上因为认真的调养,已恢复了以前的水嫩红艳,眼睛里是狡诘的光芒,轻吐着舌头。

    柳柳淡笑不语,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难道这一个月来他所付出的真是爱吗?也许是伤害太深,使得她不敢轻易的相信这样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是一个帝皇,他的真心能堆持多久呢,一个月,一年,所以她不敢敝开心菲,正如他无法完全敝开心菲一样,如果他真的信任她,想要爱她,又为什么要封印了她的武功,这种行为只是一种囚禁,囚禁住的东西只是一件物休,而不是爱。

    柳柳正想得入神,便听到宫门前小安子的声音响起来:“小玩子公公来了,又是皇上给娘娘的赏赐吗?”

    “是,皇上怕娘娘忘了下午的点心,所以吩咐奴才送了过来”,随着话音,那小玩子领着一小溜儿的太监走了进来,每人手里棒着一小碟的点心,枣泥糕,金丝酥雀,苹果酥,核桃粘,蜂蜜腰果等,足有十几种,一一按放在大殿一侧的高几上,静候娘娘的发落,柳柳扫了一眼,不置可否的挥手:“你们都下去吧。”

    “是,娘娘,“小玩子领着人下去了,坐在座榻上的凤舞阳用绸绢掩着嘴笑,笑靥如花:“皇嫂,皇兄可真关心你,真让我这个做妹妹的嫉妒。”

    柳柳淡笑着拉起舞阳,两个人移步走到高几边,好歹送了过来,总要吃点吧,每人挑了两样吃了点,便挥手吩咐翠儿撤了下去,对于凤邪的行为,她是不赞同的,她素来就不是个喜欢铺张浪费的人,如果她想吃,会叫丫头们准备,而不需要他派人送过来。

    凤舞阳看柳柳并没有过多的高兴,神色淡淡的,这一个月来皇兄的行为可说是极疯狂的,赏赐了形形色色的东西,温柔呵护,经常过来关心皇嫂,一个皇帝能做到如此地步,可算是绝无仅有了,可是皇嫂好像都不为所动,神色清冷的,淡漠的,从来没有变过,难道是皇嫂不喜欢皇兄,一想到这个舞阳可就有点替她们耽心了,因为只要皇兄想要的东西,他从来不会放手的。

    “皇嫂,为什么你不会高兴呢?如果是锦书这样对我,我睡着都要笑醒了”,舞阳不知觉的开口,忽然发现自已又说到了那个不该说的人,脸色便有些愤疾,暗咒自已的不争气,怎么又想到那个人了。

    “舞阳,你相信你皇兄是真的爱我吗?难道这表面上的东西便能证明他心里真实的爱意吗?他那样一个人做什么事都是步步为棋的,难道这不可能是一个局吗?他封了我的武功,如果是真心喜欢我的,他会封我的内力吗?”

    柳柳笑如春风的问凤舞阳,凤舞阳想了一下,觉得二表姐说得有理,还真不能让人相信,一面对人家好,一面又封了人家的内力,就算怕二表姐跑吧,也不应该封她的内力,这是不对的,那和囚禁是一样的。

    “嗯,舞阳明白了”,凤舞阳低低的叹息,为皇兄的感情路有一番折腾而叹气,其实她多少有些了解皇兄,从来没失去过东西,现在忽然有一样自已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自然用尽手段也要得到,可是得到了呢,他会不会弃之如敝呢,那对皇嫂是多大的伤害啊,聪明如她,自然要牢牢的守着那一颗属于自已的心口

    “舞阳,我累了”,柳柳柔声细语的开口,最近不知道咋回来,她总是嗜睡,而且特别容易疲倦,说一会儿话便累了,一定是内力被封的原因,不知道人家没练武的人是怎么日子的,柳柳叹息着。

    凤舞阳立刻点头,她一大早过来,也有些累了,在诺大的后宫里除了母后,只有皇嫂能说说话儿了,其她人她不想理,尤其是那个楼思静,一派高高在上的样子,她看着就不爽,不过是个小小的德妃,行起事来一丝不芶,谁知道那是不是她的本性,不过一想到金佳丽被关到冷宫去,凤舞阳便觉得心里很舒服,那个趾高气扬的孔雀终于被拨了毛,而且金家的大权也被收掉了,现在只剜下一个金绍远了,好像也告假了。

    “行,那我回去了,你多休息,回头再聊,别忘了过两天去天香寺的事,皇嫂要记得和皇兄提啊。”

    “嗯,“柳柳点头,看着舞阳走了出去,才站起身,翠儿飞快的奔过来扶着她的身子,小心的开口问:“娘娘,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这两天好像都有些不对劲儿?”

    柳柳唇角扯出一抹笑,连翠儿都看出来了,不过能有什么问题,只不过是不经累罢了,便摇了摇头:“有没有事,我知道,就是感觉累,睡睡就没事了,你别放在心上了。”

    “那奴婢扶娘娘进去吧”,翠儿听主子这样说,也不便开口反驳,主子虽然看上去极累,并没有其她症状,有时候睡过觉得好多了,没事人一样,如果自已大惊小怪的,传到别人的耳朵里,一定会说她们恃宠而娇了。

    凉风拂过,纱帐轻舞,小香炉里薰烧着花香,四周静谧宁静,柳柳安然的入睡,姿态从容,自从失去了内力,她的警觉低了很多,就连床前站了一个人也毫无知觉。

    一抹高大的身影立于床榻前,俊美的五官上闪烁着宠溺的光芒,眸光里是幽深如海水的波澜,荡着涟涟的清波。

    翠儿小心的站在一边望着床榻前的皇上,皇上总是乘娘娘睡着了的时候过来看她,脸上的神情是满足又快乐的,她怎么看都觉得皇上是真心喜欢主子的,可是主子显然不太相信,有一句老话叫旁观者清,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娘娘今天没事吧?”

    俊美的脸在转过来的瞬间,便罩上了冷冽的寒气,黑瞳里是冰一样锐利的光芒,周身的霸气,定定的望着翠儿,翠儿禁不住抖索了一下,皇上可真吓人,和刚才完全两个样子,那样温柔的样子大概只有娘娘可以独亨吧。

    “回皇上的话,娘娘没事,和公主说了会手话,有些累了,所以奴婢侍候她睡了。”

    “嗯,那就好,以后小心侍候着,如果娘娘有什么不适,立刻派人来告诉朕”,凤邪冷冷的命令,翠儿立刻点头,便看到皇上又回头瞧了主子一眼,再回身往外走去,翠儿等到皇上走出去了,再移步走到床榻前,小声的开。:“娘娘,皇上是很喜欢你的,你为什么不相信呢?”说完慢慢的退下去,床榻上的人在一瞬间睁开眼,眼里染上淡淡的暖意,唇角浮起一缕笑意,沉沉的睡过去。

    柳柳自从听了凤邪的话,虽然没有完全的敝开心蒹,但准备尝试着接纳他,因为两个人经常生活在一起,总是这么仇视着也不是办法,而且柳柳要想接受凤邪并不是难事,她永远记得十二岁那天见他一面的画面,如果拚除了中间所有的,其实还是挺美的,只是不现尖罢了。

    翠儿走进寝宫。见娘娘坐在床榻上傻笑,走过去哥怪的问:“娘娘,想什么呢?笑得这么甜。”

    柳柳赶紧摇头:“没事,侍候我起来吧,我想出去散散步”,重点是她想把那颗夜明珠还给赵玖,她根本不是什么前朝的公主,那个东西她才不要,而且想想那前朝皇后就来气,连好朋友都可以背叛,这种人的东西她是决不会要的。

    “好”,翠儿很快侍候着柳柳起来,陪着娘娘走出未央宫,在后宫里随意的转悠着,现在的柳柳身份不同以往,走到哪里都受到众人的恭敬,这就是被皇上宠爱的好处,如果有一天被皇上嫌弃了,这些荣耀也会随风般吹走吧。

    午后的阳光和煦,在后花园的上空徘徊,满园色彩嫔纷的菊花,娇研欲滴,映衬得旁边的池水荡漾,一片空明,飞花入池畔,了得金鱼戏嬉,柳柳看得入神,顺着幽径走去,一身的掐蝶桃红小袄,绣圄百褶裙,说不出的妩媚,竟然少了平日的清冷,多了一些小女儿家的娇态,也许是隐藏了身上的刺,变成了如水的女儿家。

    “娘娘,现在看上去真像个幸福的小女人”,翠儿在一边发出感叹,柳柳好笑的抬眸,瞪了小丫头一眼:“就知道你嘴坏,真想撕了你的嘴。”

    翠儿赶紧梧住嘴摇头,生怕主子伸出手过来掐她,这在以前可是经常有的事,柳柳正准备逗她,眼角便瞄到远处走过来的高大身影,赶紧挥手示意翠儿先过去,她有事和赵大人说呢,翠儿灵巧的点头。

    赵玖本来是不想过来的,怕给娘娘惹麻烦,可是看娘娘东张西望的,他便估到娘娘在找她,一路跟了过来,直到周围没有人影了才出现,单膝一跪恭敬的开口。

    “娘娘找奴才吗?”

    柳柳等到翠儿走得远一些了,点了一下头,从袖拢中拿出那锦盒,里面放着夜明珠,递到赵玫面前:!”把它收回去,以后只当没这回事,什么都不要说。”

    “娘娘,万万不可,这是臣的使命,请娘娘无论如何要收下”,赵玫惶恐的摇头,推开面前的锦盒,好像里面装着什么毒蛇猛兽一样,阳光下,那锦盒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本宫命令你收下,就算本宫赏了你的,以后不要再提这件事了?”柳柳的脸色很冷,眼睛里盛着冰一样的寒气,浓烈得化不开来,赵玫不敢言语,想了半天才伸出手接过那锦盒,拿在手里忐忑不安,他的使命就是找到公主把夜明珠交到公主的手里,结果公主不要,赏给他了,这算什么事啊?赵玫一个大两个大。

    “是,娘娘“,他收起来,这后宫里人多眼杂,他若是和娘娘僵持不下,一定会害了娘娘的,这件事以后再说吧,赵玖想着把锦盒收起来,恭身退下去:“臣告退。”

    “好,你下去吧,“柳柳摆,等到赵玖离开,心里阻着的一口浊气总算松了开来,小脸蛋上闪过笑意。

    可是花园一偶发生的事情却落入远处一抹眸光中,那个人一直跟在柳柳的身后,见到赵玫离去,身形一闪不见了,原来那身影是一个小太监,凤邪怕有人把柳柳接出去,所以暗中派人监视了柳柳,因为柳柳失去了内力,感应力不行,那小太监又有功夫,又离得远,所以并没有察觉,花园里的一切便到了凤邪的耳中。

    上书房里,凤邪俊美的五官布着寒气,眼神幽暗忽闪忽闪的,唇角擒着雷霆之怒,周身笼罩着寒霜,挥手命令那小太监:“继续盯着皇后娘娘,看她还和什么人接触了。”

    “是,皇上”,小太监飞快的闪身出去,凤邪的脸色青紫一片,大手紧握起来,青筋遍布,难道最近自已对她不好吗?放低了姿态,关心她呵护她,她还想干什么?凤邪一想到这个,飞快的朝外面冷硬的叫了一声:“小玩子,立刻把赵玫叫过来。”

    “是,皇上”,虽然隔着上书房的门,可小玩子仍然感觉到皇上的杀气浓重,这一阵子不是挺好的吗?和皇后娘娘也恩爱起来了,怎么又变了,难道他的苦日子又要来临了,小玩子只觉得头顶上一排鸟鸦飞过,做奴才的命可真苦,飞快的闪身出去。

    小玩子很快把赵玖领了过来,赵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问小玩子说不知道,头皮隐隐发麻,为什么刚好是今天呢,娘娘才见过自个儿,那锦盒还在自已的袖拢里呢?难道是这件事发了,赵玖的脸色苍白一片,自已死无所谓,可千万不要连累了娘娘,那他真是罪孽深重了,就是死几次都难到地下去见先人。

    上书房里一片冷戾之气,赵玫小心恭敬的垂首:“属下见过皇上,不知皇上传唤属下过来所为何事?”

    赵玫的话音一落,只见眼前快速的闪过人影,等他发觉有异的时候,袖拢里的那只锦盒已经到皇上的手里了,皇上脸色阴沉的怒瞪着他,声音凌寒的开口:“这是怎么回事?娘娘为什么要把这个给你?”

    赵玫一阵发颤,看来皇上派人暗中监视着娘娘,才会发现娘娘和他见面了吧,没想到外界传得沸沸扬扬的皇帝宠爱娘娘原来不过如此罢了,赵玖飞快的摇头:“这是夜明珠。”

    凤邪听了赵玖的话飞快的打开锦盒,里面果然是一大颗夜明珠,这样大颗的夜明珠,凤邪也见过几颗,可是这一颗却不是宫中之物,这样珍贵的东西柳柳哪里来的,还送给了赵玫,她和他究竟达成了什么协议,凤邪凉薄的唇吐出丝丝的冷气,一双琉璃眸子耀了冰一样的寒意,脸色幽暗无比,好似陷入了地狱般杀机重重的,他粗重的盯着赵玫。

    “说,这夜明珠是哪里来的,她为什么要把这夜明珠给你?!”

    赵玫哑然,害怕连累娘娘,飞快的开口:“这夜明珠是属下送给娘娘的。

    凤邪一听脸色更暗了,阴沉沉的闪过暴戾,努力控制住自已的杀气,否则赵玫此刻死无葬身之地,他要搞清楚她们究竟在做什么,达成了什么交易,赵玫一听皇上的话,脸色苍白,他自然不能说出娘娘仍前朝公主的事,如果这件事让皇上知道,娘娘只怕就要遭大劫了。

    “赵玖,你家会有这等名贵的东西吗?说吧,这夜明珠是从哪里来的,是谁托你交给皇后娘娘的”,赵玖大惊失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没想到皇帝竟然猜中了,赶紧跪下来:“是属下该死,请皇上赐属下一死。”

    “你?!”凤邪眼里闪过寒意料峭的绝冷,面罩冷霜,唇角浮笑,笑里锐利得如一把冰刀,阴沉沉的开口:“赵玫,看来朕必须请出你那瞎眼的老娘亲,让她见见她的好儿于都做了些什么?”

    赵玫一怔,没想到皇上竟然用他的娘亲威胁他,要知道他们娘俩相依为命了多少年,娘亲的眼睛瞎了,自已怎么能让她知道这些事呢,就是爹爹当年嘱咐他的事,他娘也不知道,因为娘讨厌前朝的人,说他们荒淫无道,自取灭亡,如果让她知道自已所做的事,一定会要了她的老命的,赵玖的脸色闪烁不定,凤邪很有耐心的等候着,因为他知道赵玫是个孝顺的儿子,不会让他娘受委屈的。

    果然赵玫沉凝到最后,还是一咬牙沉声开口。

    “这事不关娘娘的事,属下的亡父曾是前朝皇后的侍卫长,临死前嘱咐属下一定要找到公主,公主名叫琉璃,手臂上有一血色蝴蝶,那一次属下去华清宫时,因为惹怒了娘娘,娘娘打了属下,属下便发现了那只血色蝴蝶,知道娘娘便是前朝公主,这颗夜明珠走前朝皇后托附给先父的东西,务必要交到公主手里,当时娘娘还嘱咐了一句,让公主只要幸福就好,不要复国。

    赵玫的话音一完,上书房里好久没有声响,凤邪想了多少种可能,都是柳柳和外面的那个男人勾搭上了,准备离开皇宫,却没想到竟是眼前的这种状况,他的皇后竟是前朝的公主,先皇灭了她的皇朝,杀了她的父皇母后,她能不恨吗,那次她去黑风城干什么?乘着比武大会联络人马吗?凤邪的眸光里闪过嗜血的暗芒,却夹杂着心疼和痛苦,可是他是绝不会允许人威胁到他的江山的。

    赵玫说完,抬头见皇上的脸一下子陷入了冰寒之地,那眸子泛着血色的光芒,完全不同于先前,赶紧磕头:“皇上,娘娘不承认她是前朝的公主,把这颗夜明珠还给属下了,求皇上千万不要责罚娘娘。”

    凤邪的脸色陡的一暗,朝外面大叫一声:“来人,把赵玫押进大牢听候发落。”

    赵玫身子一瘫坐到地上去,早知道他就不说了,想想也是,皇上怎么可能放过他呢,他可是前朝侍卫长的儿子,不由得苦笑起来,早知道就都担了,这下恐怕连皇后娘娘都连累了,赵玖的脸色如死灰一样苍白。

    日影和月影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皇上的命令自然要执行,飞快的领着侍卫进来把赵玫抓进大牢里去。

    上书房里,凤邪反手背后,心里满是煎熬,反复的想着,如果是自已的皇朝被灭,自已能做到不报仇吗?如果是自已的父母被杀,自已能做到不报仇吗?这样想着真是既痛苦又难过,他刚刚才确定了自已的心意,没想到他和她竟然是仇人,不共戴天之仇,可是为什么她会落在丞相府里,还进了宫,先皇还严令必须她做皇后,难道不怕她是谋朝篡位吗?如果她生下的孩子,完全可以挟天子已令诸候,到时候便可复国了,凤邪越想越阴暗,脸色惨白一片,大手紧紧的握着,青筋突起,整个人像疯了似的发起狂来,把上书房里所有的东西都砸烂了,小玩子在外面听得心惊胆颤,究竟发生什么事了,皇上生这么大的气,这可是他侍候皇上有史以来最厉害的一次了。

    小玩子想着,只见上书房门一拉,一道晚黄的身影像旋风似的闪了过去,等到小玩子抬起头来,皇上早没了影子,小玩子赶紧领着几个小太监追了上去。

    凤邪一路狂奔进慈宁宫,这整件事情,母后一定是知道的,包括先皇的旨意,所以他要问母后,柳儿真的是前朝的公主吗?他在心中狂喊,柳儿一定是丞相的亲女儿,是赵玫搞错了,她根本不是什么前朝的公主。

    慈宁宫的高座上,太后娘娘正在喝茶听大太监清安说事儿,一抬头见皇上脸色阴骜,用杀人的眸光盯着她,太后娘娘吓了一大跳,把手里的茶盎放到清安的手上,示意清安领着人退下去。

    “是,娘娘”,清安把慈宁宫所有的宫女和太监都彻得远远的,把独立的空间留给皇上和太后娘娘。

    太后娘娘招手示意凤邪:“皇儿过来坐下吧,有什么话要问母后不成,怎么脸色如此难看?”太后诧异的开口,她这个儿子一身冷漠强势,从来是形不露色的,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养况。

    凤邪几大步跃到太后娘娘的座榻前,高大的身躯罩着太后娘娘的身子,一双好看的丹凤眼里,此时是血红一片,完全兽化了似的,低吼着望向自个的母后:“母后,柳儿难道真的是前朝的公主吗?”

    太后娘娘先被皇上的样子吓了一跳,再被皇上的话吓了一跳,眼神飞快的闪烁着,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皇上怎么会突然知道这件事的,是谁泄露出去的,凤邪早从母后惊慌失措的眼神中看出了端睨,阴暗冷沉的开口。

    “母后,别想瞒着朕,朕想知道实情,否则朕去问柳家,他们竟然敢收养前朝的遗孤,这可是重罪。”

    太后娘娘一听皇上的话,赶紧飞快的开口:“这件事你不怪你舅舅他们,是先皇让他们收下的,因为先皇和前朝的皇帝本是结义兄弟,觉得对不起他们,所以才会帮他们留下一各后”,太后娘娘哪里愿意柳家受到这件事情的牵连,而且当时弟弟确实是禀明了先帝的,是先帝让他好生养着的,但是太后娘娘没有说,柳柳其实不是前朝的公主,她是苏家的孩子,而苏家的一百多。人都死在了先皇的刀下,如果一说出柳柳是苏家的孩子,势必牵扯到先皇那段不光彩的事,先皇可一直是皇上心目中的神,如果让他知道自已敬仰的父皇做出了人神共愤的事,所以为了勉补苏家才做让苏家的孩子当皇后的。

    “留后?竟然留前朝的公主为后,真是荒唐,父皇的想法可真是怪啊,是他灭了人家的皇朝,又灭了人家的父母,现在竟然要人家来做皇后,难道一个皇后就可以弥补她们了吗?何况父皇做得又没有错,为什么想要弥补,是前朝糜烂不堪,才会被取而代之”,凤邪张狂精致的脸上闪过不敢芶同,真不知道英明壑智的父皇为什么会做出这种糊涂的事情来,现在他该怎么办?杀了柳儿吗?光这样想着,他的心便痛了,如果早发现这件事,自已还可能掐杀了自已的心,废了她吗?好像也不太可能,凤邪冷凝着脸,脸色闪烁了几下,最后决定,只当这件事没发生,反正柳儿的内力被他封住了,她只是一个寻常人,想做什么也做不了,另外一个重要的事,他不能让她轻易的怀孕,如果她利用孩子复国怎么办?所以只要她不怀李,他仍然会宠爱她,至于孩子,等以后再说吧。

    “皇儿,你想怎么对付柳儿,她可不是个坏心的孩子”,太后娘娘望着周身冷气四溢的儿子,那张脸阴骜萧杀好似来自地狱的鬼差,小心翼翼的开。”柳儿那孩子她还是很喜欢的,因为她亏对了文瑶,自然不喜欢她的孩子有事,可是皇上怎么想呢?

    “母后,今天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没必要让别人知道”,凤邪像下了一个大决定似的开口,太后娘娘赶紧的点头:“好,母后不说,皇儿放心吧。

    “那朕还有事?”皇上说完,身形一闪疾使出大殿,太后娘娘目瞪。呆的看着来去如风的儿子,先前欲杀人般狂怒,这会子好了,连话都不说,又闪身离开了,但愿他和柳儿一切照日,听说最近皇上独宠皇后,本来她还以为好事将近了,说不定她很快便会抱孙子了,谁知道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太可恶了,是谁把这件事禀报了皇上,太后忿忿的想着,清安见皇上走了,小心翼翼的走进来。

    “太后娘娘,没事了吧。”

    “没事了”,太后娘娘摆手,她怎么可能把皇室中的丑事泄露出去,清安点了一下,便移到太后娘娘身边为娘娘捏肩,小声的说着话儿,

    凤邪因为想通了便不再纠结在这件事上,吩咐日影和月影把赵玫调到城门去守城门,从此后不准再进皇宫一步,对于皇上如此的处罚,赵玖可算是心悦诚服的,因为自已能留一条命,实属皇上开恩了,他还要照顾自已的瞎眼老娘。

    月冷星稀,月亮桂在半空中,如绢的轻辉洒在威武华丽的皇宫上,给耀眼的琉璃,洁白的宫墙蒙上一层轻纱,雾气慢慢的升腾,浮缭到半空,如仙如幻,朦胧而美丽。

    未央宫里,柳柳刚用了晚膳,翠儿命人送了一盘拼目果蔬上来,既漂亮又好吃,一个一个的喂进柳柳的嘴里,另有彩霞和明月帮她捶着腿,日子过得真是惬意,可这样的平静不知道能维持多久,她的心头隐藏着一份阴骜,总感觉又有事发生了,难道是她最近变得多愁善感了。

    正想得入神,大殿外响起太监的声音:“皇上驾到。”

    柳柳动了一下,翠儿放下手里的果蔬,领着彩霞和明月跪接了皇上:”奴婢见过皇上。”

    柳柳也待起身施礼,那凤邪早一步按住她的身子,柔声开口:“你别动,坐着吧”,一言说完,自个儿也挨着柳柳的身边坐着,精致的五官上,凤眉高挑起来,黑眸像那上等的蓝宝石似的发出灼灼的光芒,渲染了高贵的气息,却带着深深的疼宠,好似满眼只有她一人,唇角桂着柔润的笑。

    “晚膳用过了吗?”

    “嗯”,柳柳点了一下头,慢慢付摸着开口:“用了,皇上用了吗?”今晚的凤邪好像比之前更多了温柔,那张笑意溢然的脸总给她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好像在梦里一样,他的脸饱满光洁,闪着潋滟动人的神彩,眉眼如画,唇角飞扬,好似看到她的存在便极开心了,而且她回来一个月,他从没强迫过她做自已不愿意做的事,也没有强行要求亲热,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温文懦雅,今晚她有点神智不清了,是被他迷感了吧,抿紧唇轻笑,那张血色的脸绽放出夜的妖娆,凤邪只觉得眼里**的热潮翻滚,心里烧烫起来,明明一直想靠近她,亨受着那样的快乐,却偏偏还要压抑着自已,自古以来大概只有他这样的皇帝,宠幸一个女人还要看这个女人的眼色,但是今晚她的脸是朦胧的,唇是诱人的,引得他心里阵阵发酥。

    凤邪大手一挥,沉声命令大殿上的宫女:“都下去吧”,伸手抱起柳柳寝宫而去,自从媚药的那天晚上,他就一直想念她的滋味,使得别的女人近不了身,因为那些女人在床榻间都只是一个木头人,而不似她的生动有趄,好似水和火之间相互独扯纠缠着,柳柳一看凤邪的动作,便知道他想做什么,脸色憎的红了,飞快的伸出手去推凤邪,轻声的开口。

    “皇上,皇上”,可那声音柔软好似掺了酒的甘醇,香甜不已,更可得凤邪想采摘她的香甜唯美,俯下身低头:“朕可是为了你,好久没碰过别的女人了,是不是该给朕一些嘉奖”,说完飞快的俯身亲了柳柳的嘴一下,柳柳只发出嘤咛声,却挣脱不了凤邪的嵌制,他紧抱着她一直走到寝宫内的大床榻上,大手一扬,纱帐垂桂下来。

    纱帐内,气流旋旖,暧昧不已,他温柔的轻手轻脚的脱掉她身上的衣服,就像生怕碰坏了她一样,柳柳的脸色陡的一红,欲挣扎却被他一只手给按住了,只能接受他目光的l,他的眸光炽热而烧烫,从她的脸一寸一寸往下移,不时的发出轻叹声:“柳儿,真是太美了,洁白无暇,就像一件美丽的珍品,而这件珍品是属于朕的,一想到这个,朕就欣喜以发狂”,凤邪五官上散发出魅人的笑意,眼神紧紧的盯着她,直到她羞怯的掉头望向别处,他的大手飞快的退去自已的锦袍,露出健硕修长的身势,直直的压了上去,俯着她的耳边轻柔的开口:“朕的小麾女,朕喜欢你**辣的声音。”

    “皇上”,柳柳差点没钻进洞里去,那一夜她是无意识的,他怎么总想着念着呢,真正的她可是很羞怯的,可这个男人偏就喜欢她的热切,男人果然色,柳柳想着,耳边却传来他热气氤氲的声音:“叫朕邪,叫来听听”,暧昧之极,柳柳还真不适应,习惯性的挑起眉,他细长的手指立刻抚平她的眉,一个热热的吻映了上去,轻声的开口:“来,开心点”,低语过后,顺着她的眉毛一直往下移,每一寸都不放过,最后落到花瓣一样清新的唇上,深深的吻上去,由浅到深,由里至外,先是慢慢的像舔着什么好吃的东西,一点一滴,直至身上的情潮涌起,唇便加深了,彼此迫切的吮吸起来,除了来自心里的渴望,还有身体的需要,但是他炽热中却又带着小心,像一个珍宝,慢慢的品尝着,在这样的温柔对待中,女人没有不成为绕指柔的,宁愿化成男人身下的一汪春风。

    凤邪那张邪魅的脸上布着浓烈的**,一双琉璃眸子闪着璀璨,唇轻声的嚅动着:“柳儿,来,叫声朕的名字”,说完轻轻的挑逗的咬了一下柳柳细小的耳垂,吸得她一阵轻颤,克制不住的身子扭动了起来,轻叫了一声:“邪,邪。”

    这一声带着轻柔情丝的唤声,不由得把凤邪的欲念挑到极致,再次吻上那唇,夜缠绵起来,一室的春辉,纱帐轻晃,寝宫外,月色如辉,照耀着每一个角落,夜是如此的美好。

    阳光从雪纺纱帘穿透进来,照在大床榻上,暖洋洋的使人舒服,柳柳睁开眼,身边的位置已是空了的,天色已不早了,想必皇上去上早朝了,翠儿正候在纱帐外,听到里面的响动,忙开口:“娘娘要起来了吗?”

    柳柳听到她的声音,想到昨儿个晚上的事,脸色不禁羞红了,身子还有些酸楚,但是已经睡得足足的了,而且她饿了,淡淡的的应了一声:“好,侍候我起来吧。”

    翠儿听了,便打起纱帐,只见主子脸色徘红,缓缓的坐起身,那锦余滑落下来,露出白嫩的身子上竟然印了很多的吻痕,小丫头哪里见过这等阵仗,不由得红了一张脸,发出一声惊呼,柳柳飞快的低下头,看到洁白的身上竟然布满了吻痕,难怪翠儿红了脸色,赶紧一拉锦余,飞快的开口:“把抹胸和中衣递过来。”

    “是”,翠儿抿嘴笑,把抹胸和中衣递了过去,乐着禀报:“皇上临走嘱咐了奴婢不要吵醒娘娘,所以奴婢一直没敢叫娘娘,娘娘是不是饿了?”

    “嗯,是饿了”,柳柳点了一下头,已经穿好了抹胸和中衣,慢慢的滑下床,翠儿侍候她穿了一件袍柚的逶迤拖地的长裙,肩上披着烟霞罗的轻烟纱,头发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压一朵碧玉梅花簪,别无其它饰物,却已把女子的玲珑水灵展现无遗。

    “出去用膳吧”,翠儿扶着柳柳走出去,虽然已日上三竿,可还是早膳,只简单的吃了一点,便让人撤了下去,柳柳起身准备在院子里转悠几圈,那小年子飞快的闪身进来,神神秘秘的开口:“娘娘,很多人去冷宫了,娘娘也过去看看吧。”

    “嗯,去哪里干什么?”柳柳蹙眉,她是知道金佳丽被关在那个地的,既然她落在冷宫里了,何必再去看呢,柳柳摇头:“去凑什么子热闹,她都住到冷宫去了,还看什么?”

    小年子以前被金佳丽抓过,心里有点恼她,因此脸色兴高采烈的:“娘娘,你不知道,出大事了,听说金佳丽住在冷宫里竟然怀孕了,你说皇上这下可怎么想,竟然连住到冷宫里都不安份。”

    柳柳一听小年子的话,眼里一闪而逝的暗芒,那冷宫里哪来的男子,还让金佳丽怀孕了,除非是外面的男子进来了,那金佳丽恐怕没那么大的胆子敢偷人,那么就是被谁强了的,可是谁敢在冷宫里强行沾辱皇上的妃子啊,这可是给凤邪活生生的戴了一顶绿帽子啊,柳柳左思右想了一会儿也没动静,那小年子和翠儿倒想去看。

    “娘娘,我们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吧?娘娘。”

    柳柳脸色不悦,人家本就出事了,她们还去年热闹,这不是添阻吗?正想摇头拒绝,谁知道那大门外走进凤舞阳,看到柳柳盈盈站在门边,走到柳柳的身边,顽皮的开口:“皇嫂,我们进冷宫去瞧热闹去吧,这一阵怪闷的,都快闷出病来了。”

    小年子和翠儿一听,早眉开眼笑的点头:“是啊,娘娘,我们一起过去瞧瞧吧。”

    柳柳看着眼前的三个人一起望着自个儿,只得无奈的点头:“好吧,过去瞧瞧吧,不过到了哪儿不许幸灾乐祸的。”

    “是”,舞阳公主连同小年子和翠儿全都高兴的点头,柳柳只得领着这几个人一起走出未央宫,冷宫在最后面,又偏又远,离柳柳以前住的华清宫倒是蛮近的,柳柳因为身子比较累了,所以和舞阳两个人坐软轿过去,翠儿彩霞和明月还有几个小太监都跟着软轿后面往冷宫而去。冷宫里,并没有多少妃嫔被关,因为先皇忙于建立新朝,并没有时间去宠幸女人,只选了几个,也没多少时间让她们侍寝,因此那些没有儿女的后妃,便住在冷宫里。

    而金佳丽是唯一个被关的新妃,柳柳她们过去的时候,冷宫里静悄悄的一点声响也没有,这种事情皇上一定会私下处理的,不地声张的,就是这后宫中的人谁敢多嘴,只怕也没有好果子吃,柳柳想到这儿,立刻回身望着身后的几个太监和宫女,飞快的开口。

    “立刻回去。”

    “娘娘,都来了就进去看看吧”,彩霞和明月开口央求,她们也就是小,心眼的作用,当日被金佳丽关到地牢毒打,想到现在终于轮到她吃苦了,怎不叫她们开心,所以就想看一眼那个女人的受罪样,柳柳脸色一冷,寒凌凌的怒瞪了一眼手下。

    “你想皇上愿意让人知道这件事吗?尤其是你们这些宫女太监,这可是会招来杀身之祸的”,柳柳一句话落,彩霞和明月连同小安子等皆大惊失色,他们怎么忘了后宫规律了,凡是要谨慎小心,忙惶恐的恭身。

    “是,娘娘,我们回去吧。”

    舞阳知道二表姐说的是个理儿,这皇上的妃子被人强了怀孕,或者是偷人,不管哪一种都是隐秘的,怎么可能愿意让他们这些人知道呢,忙点了点头。

    “我们回去吧。”

    软轿没停,掉转头又往回走,不过走出去不远,便听到冷宫里金佳丽传来杀猪一样的哀嚎:“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别喂我药,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不知道怎么怀孕的。”

    一个狭小的房间里,金佳丽的身子被两个太监压制着,头发被一个太监拉扯着,而另一个太监正把一碗黑呼呼的药往她的嘴里灌,边灌边说:“这可是野种,怎么能留呢,皇上可是下了死命令的,一定要见到红了,才让奴才们收手的。”

    金佳丽大声的嘶叫着,眼泪叭叭的流着,连声的哀求:“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孩子是无辜的,他要杀就杀我吧,求他放过我的孩子吧。”

    那小太监捏着金佳丽的嘴眉,使得她动弹不得,吩咐站在旁边的另一个太监:“快点灌,要不然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见红啊。”

    那个小太监听了这个太盅的话,又端起一碗黑呼呼的药接着往下灌,足足灌了两碗药,才松开金佳丽的头,几个太监冷冷的站在一边望着金佳丽,他们可不会同情人,他们同情了她,谁来同情他们啊,到时候死的就是他们了。

    金佳丽此时死的心情都有了,一个胎儿莫名其妙的被人下药流掉了,这个莫名其妙来的孩子却又被硬的灌药,她为什么要遭受这种罪啊,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流,想着自已一天进宫,连后便和那个丑女人争斗,一直以来自已都处于下风,没想到好不容易怀了一个孩子,竟然轻而易举的掉了,金佳丽直拿头往墙上撞,这一次完金不同于以前,以前最多装装样子,但现在她是生不如死了,肚子已经隐隐的疼了起来,她知道自已的孩子慢慢的从她的体内流出去了,这辈子她也不会再有孩子了,身下一片粘糊,血好像越流越多,而她的意识好像开始飘渺起来,孩子,娘亲来陪你了。

    那些太监看到金佳丽的身上流下了一摊鲜血,总算松了口气,这孽种终于打下来了,很快发现金佳丽好像不以劲了,整个人都昏了过去,而那血仍然没有止住的倾向,她不会出事吧,那些小太监害怕起来,是不是他们州才灌得太多了,好像那御医让他们只灌一碗,他们怕等,便多灌了一碗,以为没事的,谁知道出事了,这可怎么办,几个小太监慌了,让其中一个小太监赶紧去找后宫的总管太监阿风。

    阿风得了消息先把这几个太监狠狠的骂了一顿,连后赶紧赶到上书房去禀报皇上,凤邪正在上书房里满脸盛寒的斜靠在龙榻上,一脸阴冷的望着小,玩子:“冷宫怎么会有男人可以进去的,外面的人可能知道那是冷宫吗?还知道那里关了一个妃子,所以一定是宫里的人做的,一定要查出来。”

    “是”,小玩子点头,赶紧禀枫“后宫总管太监阿风有要事禀报皇上。

    凤邪阴黑着脸,眸子锐利得像一把刀,薄唇紧抿着,透着他的心里的愤怒:“让他进来吧。”

    “是,皇上”,小玩子走出把阿风叫进来,阿风一见到皇上早惶恐的扑通一声跪下来连连的磕头:“奴才该死,皇上,淑妃娘娘不行了,不知是药性太猛还是怎么回事,胎儿是打下来了,可是人也不行了,奴才来禀报,是给她请医呢,还是不给请。”

    凤邪皱起眉,想起了金家,金佳丽的爹爹,戎马一生,还有她的哥哥金绍远,是自已儿时的玩伴,他的妹妹金佳丽虽然有错,可是自已也是有贵任的,后宫怎么会有男子闯进来,凤邪神色一松,冷冷的命令阿风:“立刻给淑妃娘娘请个御医诊治一下。”

    “是,皇上,奴才这就去办”,阿风得了旨意,奔出上书房,立刻派小,太监去给金佳丽请了御医,金佳丽总算桧了一条命,但因为失血过多,整个人神智都不太清醒,痴痴傻傻的。

    凤邪有感于金家的荣宠,决定给金佳丽一条生路,如果她继续呆在冷宫里,早晚有一天会死的,所以凤邪命小玩子把金绍远叫进宫来,金绍远抱病多日未上朝了,得了皇上的圣旨,便领命进宫来,知道自个的妹妹在冷宫里竟然怀孕了,整个人都呆了,要知道这件事就是治他们金家满门抄斩也不过份,没想到凤邪还愿意把让他把金佳丽领回去照应,虽然妹妹痴傻了,但是金绍远是万分感激凤邪的,爹爹虽然被摘了官位,弃了权,可是还保住了一各命,而妹妹也能活着回金家去,金绍远可以感受到凤邪是极念日情的,顾及了他们小时候的情谊,要不然只怕金家真的灭亡了,只是他一念仁慈间。

    “臣磕谢皇恩。”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黑道皇后相邻的书:生命兑换医道高手济世神针组织部长家的小保姆唯我巅峰魔城领主唐醉一个人的时空走私帝国神魂召唤师美女拯救攻略异世之封印人生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