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说 > 介绍 > 黑道皇后

第七十四章 心计

【书名: 黑道皇后 第七十四章 心计 作者:吴笑笑

黑道皇后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本站域名:"2k小说"的完整拼音2kxs.com,很好记哦!www.2kxs.com 好看的小说
强烈推荐: 近身兵王仙路至尊现代修仙录魔域汉末召虎都市猎人大汉科技帝国网游之逆天戒指大宋小郎中地府重临人间无神论武道霸主    战云花了很大的精力寻常柳柳,一直石沉大海,本来极端失望,却没想到在这里看到心仪的女人了,哪里放柳柳离开,更快一步的挡住柳柳的身子,一双盛着碧潭的眸子里溢着诱惑之气,轻柔的叹息。

    “你知道我找你多久了吗?没想到你竟然是皇宫里的一个小宫女,要是早知道的话,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接出去的。”

    “我是小宫女”,柳柳低喃了一句,上下打量了自已一眼,确实很扑素,也难怪人家把自个当成小宫女,可自已是什么关他什么事啊,他最好离她远地,能离多远便滚多远。

    “战云,我不稀憾,你最好离我远点,不要惹火上身”,柳柳冷冷的警告,语气不愠不火,却自带着一股威仪,战云倒是看得一呆,没想到这女人的面孔千变万化,弱时是楚楚动人,强时气势凌人,哪一种他都愿意接受啊,张扬狂放的脸上闪着势在必得,唇角浮起浅笑,笑中透着清雅温润如玉,完全不似武林大会那天的狂暴嗜杀,这男人可真善变,哪一种才是真正的他呢?

    柳柳智慧的眸子里闪过狡诘的暗芒,如果让他知道他一心想要的女人其实是主子的女人,他会怎么样呢?唇角闪过凉薄的笑,如果这男人是真心想对她一个人好,就算自已不喜欢他,多少也会感动着,但是现在他追着喊着的是,要纳她为妾,这很可笑。

    柳柳扫向远处的一角,清冷的开口:“赵玖,你准备躲多久,娘娘我要离开了。”

    随着柳柳的话音一落,赵玖高大的身姿凌空闪过,恭敬的一抱拳:“是娘娘,让属下为娘娘解决掉这个男人。”

    战云听了赵玫的话,显然震住了,好半天没反应,直到赵玫飞快的向他身上扑去,他的脸色阴黑下来,闪着雷霆之怒,眸子是狂风骇浪,一谢氐挡着赵玖的攻击,一边大吼:“你刚才叫她什么?”

    “娘娘,她是当朝的皇后娘娘。”

    赵玖的话音一落,不亚于五雷轰顶,在战云的头顶上方炸开,这女人竟然是皇后娘娘,原来她就是那个传闻中丑无颜的皇后娘娘,既然她是皇后娘娘为什么会去黑风城,难怪皇上见到那个画像,狂怒得想杀了他,原来自个贴的是皇后娘娘。

    战云的脸色苍白中带着丝无力,身形不稳,却在赵玖攻击过来时,狂性大发,身形凌空一闪,毒辣的狠招出手,招招致人死命,恨不得把赵玫给杀了,谁让他告诉他这件事实的,使得他的快乐只持续了那么短便瓦解了,难道他要和皇上抢女人吗?除非是皇上不要的,疯狂的战云是一枚危险炸弹,周身睹血的杀机,步步紧逼着赵玫,不过赵玖也不是吃素的,两个人互不相让,高手间的对恃差之分毫,所以两个人全力以赴,丝毫不敢怠慢。

    柳柳反正无聊,索性在一旁的草地上坐下来,掉头望着远处渐行渐远的人影,很快融入到天色间,柳柳不时的往湖心扔石子,轻轻的飞快的扔出去,打到湖正中的位置,旋转出涟漪,荡出一圈圈的波纹来,再看远处,两个人早就不见影子了,她还是回去吧,让他们两个打去。冷宫里,因为逝去的皇帝没纳多少妃子,所以人很少,村木萧各,枝叶斑驳,偶有几个太监在打扫落叶,也是满脸的萎缩不振,有谁愿意呆在冷宫这样终年不见天日的地方,只有那些犯了错的宫女太监,才会被发配到冷宫来,经年累月的慢慢的老得很快,一点人生的乐趣和目的都没有,行尸走肉,麻木不仁的活着,那瞳孔都散着的,看到柳柳一点表情也没有,又低下头去扫他们的落叶,完全不好奇怎么会有人进冷宫来呢?

    柳柳见这几个太监不答理自已,她也懒得理他们,闪身离开了冷宫,准备回自个的华清宫,却在长廊的尽头意外的看到了解兰公主,公主身后站着的正是翠儿和彩霞两个小丫头,一见到柳柳,便飞快的奔过来,福了一下身子。

    “娘娘,公主要见娘娘,奴婢们拦不住口”

    “嗯,要见我?”柳柳抬头,有些诧异,虽然她和解兰惺惺相惜,但应该没有什么非见不可的事吧,只见站在翠儿她们身后的解兰,满脸布着憔悴,眼里是愁思,如云的乌丝高挽着,却滑落下一小揖,这一点都不像那个高贵的解兰,是什么事打击了解兰,让她如此不注重妆容呢?

    “解兰,怎么了?”她柔声问,走过去定定的立在解兰的面前,解兰身后立着的小丫头显然对柳柳有着莫名的敌意,眼角间闪过轻蔑,柳柳的心里闪过一丝不安,不会是公主知道凤冽喜欢的是自已吧,所以公主很伤心了,那么她要见自已干什么?

    “我能请你帮个忙吗?”解兰小心翼翼的开口,大眼睛扑闪着,有氤氲的湿气在里面打滚,卷翘的睫毛一抖一抖的,分明有泪珠儿沾在上面,白王,小手紧搓着衣角,说明她此刻心里是极度不安的,柳柳不解的望着解兰,她可是个坦荡又勇敢的女孩子,这次是怎么了?

    “公主请讲?”柳柳领着解兰走到前面的亭子里,亭子四周白玉栏柱,亭外栽种着芭蕉等植物,柳柳和解兰凭栏而站,两个人都遥望着远处,柳柳静静的等候着,她知道解兰要说的话一定难以启齿,或许是那样的话对于她是一种莫大的打击,但既然她来找她,柳柳相信解兰一定会说的。

    解兰由最初激动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语调虽然苍凉,脸色却很镇定。

    “原来他喜欢的人是娘娘,大概只有娘娘这样的人才是他喜欢的,可怜我解兰不远万里来到天凤,看中的男人心里却装着别的女人,这是不是很可悲?”她笑着说,眼角间却有着泪花,像她这样才貌双全的天之骄女,一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自从来到天凤后,连番的遭到打击,才让她明白世上不是什么东西想要便会要到的,虽然这明白的代价太大了,可是却让她成长起来,不像以前那么幼稚。

    “公主,其实我和他根本没什么,真的?”柳柳唇角浮起一抹浅笑,眼神迷离,过往的一幕幕呈现在眼前,她和凤冽少年时期的相处,更多的只是朋友,她不明白为什么在她收回了心时,凤冽会说喜欢她,柳柳把视线收回来,落在解兰的身上,她淡淡的柔和的眸光就像天际的一缕浮云,轻飘飘的,却奇异的能安定人心口

    “解兰,你知道吗?我和凤冽很早就湘识了,我曾经以为和他是那种青梅绕竹马的关系,所以有一度时间幻想过他请了媒人过来提亲,可是在一年一年的失望后,终于明白一件事实,我和他是永远不可能的,我们身上相似的东西太多了,只能做朋友,凤冽他只是迷茫,公主应该站在他的身边候着他,他会发现,我和他是不可能的,我们曾经错过了彼此,有些事错过了就是一生,不是所有的人和物都会站在原地等候着的。”

    柳柳意味深长的话,解兰听进耳朵里,心里是小小的喜悦,她好喜欢凤冽,今日鼓足了勇气来找娘娘,生怕听到她也喜欢凤冽的话,现在听到娘娘所说的话,心里莫名的升起希望,小小的脸蛋上浮起璀璨,唇角含笑,那眼角间还有未干的泪痕。

    “娘娘说的是真的吗?凤冽和娘娘什么都不是。”

    “什么都不是,现在连朋友都算不上,所以公主不要想多了,他身边站着的应该是公主这样有才情的女子”,柳柳忽然佩服起解兰来,如果当初自已有她一半的勇气,是不是可以改变一切呢,如果自已和凤冽说了,她一直想嫁他,是不是有什么不一样呢?但现在想这些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柳柳安抚了解兰,便告苁回华清宫,解兰忙拦住她的去路,今日,她并不是找娘娘诉苦来的,她有一事求她帮忙。

    “娘娘,炎亲王整日喝酒发狂,什么人也无法阻止他,所以解兰想请娘娘帮个忙,去见见他吧,希望娘娘能开解他,好让他死了这份心口”

    “解兰,你这是何苦呢”,柳柳不明白解兰为什么做这样的要求,是因为她大度,还是爱得太深到完全忘我的付出了,总之她是不会去见凤冽的,因为皇上不会同意的。

    “皇上不会同意的,这件事到此为止吧”,能做的她会去做,不能做的她是决不会插手的,心底叹息,凤冽,你这是何苦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你应该睁大眼看看现在拥有的,千万不要等到失去了才知道珍惜,错过一次是无缘,错过两次就是自已神的苦果了。

    柳柳拒绝了解兰,便领着小丫头离开了亭子,解兰望着她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娘娘才是个真性情的女子吧,原来她懂自已心中那份苦涩的味道,因为她们爱上了同一个男人。

    “公主,起风了,我们回去吧”,解兰的贴身婢子心疼的望着自个的主子,主子善良又美丽,是月华国最善良可爱的公主,可是到天凤来竟然屡屡碰壁,她真想让公主立刻回月华国,可是公主爱那个男人,她是绝不会轻易走的。

    “不,我要去见天凤的皇帝”,解兰坚定的抬高小脑袋,抬头仰望着天际,她一定要让娘娘去见凤冽,如果天凤的皇帝不同意,她就给他跪下,解兰打定了主意,步出亭子,却被一道耀眼的身影挡住去路,抬头望过去,原来是淑妃娘娘,这个女人长得真美啊,解兰叹息,一身大红的罗裙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姿,说不出的妖娆性感,是男人只怕都逃脱不了她的魅惑吧,解兰暗暗猜测,但是直觉上她不喜欢这个女人,太过于张扬招摇了。

    “原来是淑妃娘娘,解兰有礼了。”

    解兰微侧了身子,不知道这淑妃娘娘找自个有什么事,而且直忤忤的挡住她的去路,她只得有礼貌的行了礼。

    金佳丽用眸光上下打量着解兰公主,本来她还希望解兰能喜欢她的哥哥呢,这样金家的势力就会更上一层楼,没想到最后这个公主竟然选择了炎亲王,炎亲王一向狂妄霸道,任何女人都不放在眼里,皇上赐婚当日,王爷拒婚还让金佳丽得意一番呢,派人偷偷的留意着解兰的动向,如果三个月后炎亲王仍然没有喜欢解兰公主,那么就让自个的哥哥向解兰公主求婚,到时候她一定会感动的。

    金佳丽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响,但是她做梦也没想到,那炎亲王喜欢的人竟然是柳柳那个丑女人,这个事实她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因为炎亲王爷可是人中龙凤,为什么会喜欢那个丑女人,连解兰公主都不喜欢,竟然喜欢一个丑八怪,金佳丽的眸子一闪而逝的暗芒,伸出手拉住解兰公主的手。

    “解兰妹妹是不是碰上什么烦心事了,说出来让姐姐听听,说不定姐姐可以帮助你呢?”

    解兰扇动着睫毛,显得有些难以置信。这女人说要帮她,是真的吗?听说她是皇帝的宠妃,如果自已让她去求皇帝会不会好些呢,阳光照在解兰犹豫不决的小脸上,眼神间的左右为难早被金佳丽捕捉到了,再接再厉,话语越发的柔软,解兰终于决定相信这个女人一次,便盈盈半福了身子,谢过淑妃娘娘的疼护。

    “解兰谢过淑妃娘娘了。”

    “没事,以后你有什么烦心事,尽管找我就是了,我会帮你想办法的。”金佳丽笑眯眯的望着解兰,解兰竟然有些相信她了,自已初到天凤,举目无亲,虽然喜欢皇后娘娘那样清如水的女人,可是她总是那么淡漠,使人难以亲近,再加上凤冽喜欢的人是她,心里总归有些隔阂,现在见淑妃娘娘如此亲切可人,解兰的心里不由得靠向了金佳丽一些。

    “是凤冽,他喜欢皇后娘娘,现在整日喝酒浇憨,所以我请皇后娘娘去劝劝他,但是娘娘不肯去,所以我想求求皇帝。”

    “喔”,金佳丽应了一声,说实在的,这种事她可不敢多嘴,最多给这个女人出出主意,要知道皇上可不喜欢后宫的女人太过于聪明,如果让他知道自个儿掺合这些事,只怕就要被撵了出去,可是为了哥哥的未来,为了金家的未来,她要拼命的在里面鼓捣,直到她和炎亲王之间的亲事黄了为止,金佳丽暗暗算计着,脸上的笑越发柔媚。

    “你过去找皇上吧,就说皇后娘娘同意去看炎亲王爷,就怕皇上不同意,所以你去求求皇上。”

    金佳丽的主意一出,自个的心里得意了半天,没想到她金佳丽的头脑也好使,哥哥还总是说她整脑袋瓜儿,她这使的可是一石二鸟之计,一打皇后,一打炎亲王,到时候公主就落到金家手里了。

    解兰本来就准备去找皇上的,此时一听到金佳丽的话,便好比吃了一颗定心丸,整个人高兴起来,只要娘娘劝劝凤冽,相信他会听的,而她安心的陪在他身边,早晚有一天他会明白她的好而娶她的,她要嫁就嫁喜欢的男人,否则就不嫁,想到使臣临回国去不放心的叮咛,解兰盈盈而笑,虽然现在她不舒服,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云开见日出的。

    “好,那我去求皇上。”

    解兰说完,和金佳丽道了别,领了小丫头出了后宫往前面而来。

    百花凋谢,金缕玉杆,湖波明净,落花吹满地,掩没了香径,风起,好像舞起了花雨。

    上书房里,一身明黄龙袍的凤邪阴沉脸,凉飕飕的盯着自个的手下,凤眉轻挑起来,潦黑如墨的眸子里闪着山雨欲来的狂暴,唇角浮起一抹凉薄的笑意,森寒的冷哼。

    “看来你们两个很闲,竟然在皇宫里激烈的打斗起来,难道没事可做了?”虽是简单的话,可那凌寒却如霜至,战云和赵玫知道皇上在生气,那隐忍的怒火才是可怕的,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却如重鼓落在他们的心上,寒颤若惊,动也不敢动一下,他们再狂傲,眼前的人一言可覆灭他们,他们还没傻到自不量力,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说吧,为了什么打起来的”,凤邪唇角闪过嗜血的玩味,他刿是好奇这两个人为了什么事能打得如此拼命,明明不相干的人竟然能拼个你死我活的。

    “他?”战云和赵玖同时指向对方,两张俊脸在一怔后停住了嘴,后知后觉的想到,如果自已把皇后娘娘说出来,娘娘一定会遭到皇上惩罚的,两个人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面面相觑。

    凤邪漆黑的瞳孔幽暗阴寒,陡的冷冽,这两个有什么事瞒着自已吗?正待沉声逼问,小玩子从门外轻颤颤的走进来,小心的开口:“皇上,解兰公主求见?”

    “她来干什么?”凤邪口气不耐的冷哼,精致的五官上,眉轻挑,眼森寒,唇角浮起丝丝冷气,连诺大的上书房里都想冰冻住了一样,所以小玩子才害怕,格外的小心,他可不想被惩罚,低睑着眉恭顺的望着脚面,等候皇上的命令,心里把战云和赵玫家的祖宗都骂了一遍,真是没事找抽,最好让皇上把他们抽筋扒皮,看他们下次还敢惹事生非,骂归骂,嘴上可不敢马虎。

    “禀皇上,奴才不知道,公主一脸焦急,好像有急事找皇上,一再的央求奴才进来禀报,奴才说了皇上正在处理政务,可是公主坚持不肯离开口”

    小玩子为了证明不是自已的错,说了一大堆,凤邪冷哼一声:“好了,让她进来吧。”

    战云和赵玖一听皇上的话,同时松了一口气,还以为皇上不计较了,赶紧恭身:“属下等告退了。”

    “一边站着,朕问你们的话,好好想想该怎么回答,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相信不用朕一再提醒你们吧”,冷冷的警告,战云和赵玖的一颗心瞬间提到嗓子眼,这可怎么办,如果他们一说出娘娘的事来,娘娘一定会被重罚的,两个人一想到这个,彼此间怒目相视,退到旁边。

    解兰领着贴身的丫头跟着小玩子身后走进上书房,对着凤邪盈盈福了身子请安。

    “解兰见过皇上。”

    “好,起来吧”,凤邪的口气淡了一些,可是解兰还是感觉到了空气中萧杀的冷寒,心下暗惊,不知皇上为啥气成这样,自已到底要不要说呢?眼前扫过皇后娘娘疏卷的神态,就好似天上一楼摸不着的浮云,淡漠得毫无情绪,可偏偏大家都想抓住她,就连凤冽也是,想到这里,她的心便有一丝怨气,淑妃娘娘和皇后娘娘不和她不是不知道,而且淑妃今儿个的用心,她也不是不懂,只是装傻罢了,为了爱她也想自私一回。

    解兰的心里憨肠百结,脸色惊疑不定,不知道是该说还是不该说,说了她便失去了那样一个如云如水般的朋友,不说她又不甘心,凤邪还在等这个高贵的公主说话,可是只看到她的脸由白变红,由红变绿,变了几变,好似在下大决心似的,不禁有些厌烦,冷硬的开口。

    “公主找朕所为何事?”

    “我?”解兰一咬牙抬头,眼角间发现旁边站着的两个男人,不是先前为了娘娘打起来的男人吗?解兰的眸子陡的幽暗下去,唇角浮起淡淡的笑,难道是老天爷在帮她,她和凤冽才是有缘的,解兰美貌的脸上浮起温柔的笑,纤手指着战云和赵玫,惊呼出声。

    “你们两个不是为了娘娘打架的人吗?怎么在这里呢?” 2k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黑道皇后相邻的书:异界之古怪修真者怪胎圣妃异能斗天伏羲琴重生之末日霸主史上第一混乱修真的电脑程序员高太尉新传英雄之轮权势神医王妃好淘气闪烁拳芒